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镖旗 > 正文 > 第二十六回 教生受挫
第二十六回 教生受挫



更新日期:2022-04-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关中岳道:“姑娘怎不生擒他们一人,问明内情。”

  刘婉蓉道:“留他们一条路走,他们才不会情急拚命。”

  关中岳道:“在下想不明白,这对咱们有些什么帮助。”

  刘婉蓉道:“帮忙很大,只可惜咱们少了一个人。”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之意,可是要咱们摆成四象阵吗?”

  刘婉蓉点头一笑,说道:“正是此意,只可惜,咱们缺少一人,说不得只好把赶车的接来充充数了。”

  关中岳道:“就算咱们凑足四人,但也需也改装了衣物才成。”

  刘婉蓉道:“此事简单,我已查过了,这座大宅院,宿住之人,撤走不久,而且形色仓促,留下衣服不少,两位去找那个车夫来此,我去取衣物好了。”

  三人分头工作,不过片刻工夫,已然改装完成。

  虽然刘婉蓉和杨四成衣着宽大一些,但室中幽暗,足可掩遮。

  刘婉蓉分配了三人的位置,说道:“他们用四角阵对付铁梦秋,只怕那八卦教主也明白难以收效,其中必然有着更为厉害的安排,我已很仔细的查过这座大厅,不见再有埋伏之人……”

  关中岳道:“姑娘可能肯定那铁梦秋和八卦教主非来不可吗?”

  刘婉蓉道:“自然可以肯定。”

  关中岳道:“那四个逃离此地的八卦教徒,难道不会去告诉那八卦教主吗?”

  刘婉蓉道:“不会。”

  她语声坚定,听得关中岳怔了一怔,道:“姑娘怎能如此肯定。”

  刘婉蓉道:“他们不会去见那八卦教主,定然要吃一次苦头了,所以,他们不敢去见。”

  关中岳道:“他们到哪里去呢?”

  刘婉蓉道:“情势逼的他们非赌运气不可,八卦教主在他们身上下了禁制,但他们又被咱们逼得无法,非要离开此地不可。”

  关中岳道:“怕姑娘杀死他们。”

  刘婉蓉道:“他们并不是怕死,而是怕咱们揭开他们的人皮面具。”

  关中岳啊了一声,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因为,他们认识你关总镖头,你也认识他们,一旦揭穿了,岂不是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关中岳道:“他们既然投入了八卦教中,为什么还怕人揭露身份。”

  刘婉蓉答道:“八卦教有一宗任何门派都没有的长处,他们最擅长借用其他门派中人,为自己效命。”

  刘婉蓉心中已然有些明白,叹息一声,道:“这些人是武林中正大门派的人?”

  刘婉蓉道:“不错,也许是少林,也许是武当,也许是已退休的武林高手……”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诸位尽量把兵刃藏于衣服之内,让人瞧出咱们有兵刃,但不能让他们一眼瞧出咱人是什么兵刃。”

  几人依照行事,各自坐了方位。约等了顿饭工夫左右,砰然一声,木门被入撞开。关中岳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青衣的少女,手中提着长剑,闪入大厅。

  紧接着人影一闪,铁梦秋也仗剑而入。

  一切,都在刘婉蓉的预料之中。

  那青衣少女,似是已经受伤,左肩处鲜血湿了半个衣袖。

  铁梦秋目光四顾,望了关中岳等四人一眼,道:“我已经剑一留情,你如还不知悔悟,莫怪我取你这命了。”

  青衣少女冷冷道:“铁梦秋,你不可逼人过甚了!”

  铁梦秋冷冷说道:“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如是我有取你性命的机会时,便再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青衣少女突然举步而行,风摆杨柳似的穿过了关中岳等摆好的四象阵。

  铁梦秋低头一顾,淡淡一笑,道:“原来,姑娘在这里没有埋伏。”

  青衣少女道:“有备无患,想不到今日果然用上了。”

  铁梦秋目光转动,向四下望了一眼,说道:“这室中的桌椅,都早已经移开,姑娘是早有准备的了。”

  青衣少女微微一笑,道:“谢谢你手下留情,所以,我也先把此地的埋伏说明,你自己酌量一下,是抗拒,还是弃剑投降。”

  铁梦秋道:“就凭这座四象阵吗?”

  青衣少女道:“他们四人,可以合力拒你十把以上,我就有充分的时间,开放出这大厅中的埋伏了。”

  铁梦秋笑一笑道:“那是些什么埋伏?”

  青衣少女道:“一共有三种之多,八卦教中的邪门玩艺江湖闻名,你铁大侠,应该早已有耳闻了。”

  铁梦秋道:“江湖传闻,未必可信,再说,对于那些鬼域伎俩,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青衣少女道:“世间有一种会飞的蜈蚣,不知你铁大侠听说过没有。”

  铁梦秋道:“金翅蜈蚣。”

  青衣少女道:“对,金翅蜈蚣,不但是天下各种毒蛇克星,而且它本身亦含蕴着一种奇毒,只要被它咬中了一口,除了服一种特制解药之外,必死无疑。”

  铁梦秋道:“在这座大厅中,埋伏有金翅娘蚣吗?”

  青衣少女冷冷道:“不错,不知道你是相不相信?”

  铁梦秋道:“那金翅蜈蚣,乃极为稀少之物,你纵收罗的有,相信也不会多。”

  青衣少女笑一笑,道:“别忘了,我说过这大厅内有三种理伏,那金翅蜈蚣,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笑了。”

  铁梦秋道:“还有两种毒物,亦必是世间罕闻罕见之物了。”

  青衣少女道:“一种很普通,但它的数量却很宠大。”

  铁梦秋道:“毒蜂。”

  青衣少女道:“一种特别饲养的毒蜂。”

  铁梦秋点点头,道:“八卦教中人,也许可以办得到,还有一路什么毒物?”

  青衣少女道:“这一个恕不奉告,但我说出了两种,你自己能否抵挡,也该有个决定了。”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但有一点,姑娘应该自作忖思一下。”

  青衣少女道:“什么事?”

  铁梦秋道:“你是否有足够放出毒物的时间,别要毒物未放身先丧……”

  青衣少女道:“如若我安排这座四象阵,能够一阻你的长剑攻势,我就有放出毒物的机会。”

  铁梦秋突然举起长剑,道:“你试试吧!也许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关中岳感觉到那举起的长剑上,透出一股剑气,直逼过来,心中暗暗忖道:“他举剑之间,就能透出这一森寒的剑气,内功之精深,实已到了惊人的境界。”

  那青衣少女目光一顾黑衣人道:“你们给我站起来,合力挡他一招。”

  刘婉蓉缓缓站起身子,淡淡一笑,道:“叫你姑娘失望了,你安排在这里的四个人手,都已经离开了!”

  青衣少女呆了一呆,道:“你是谁?”

  刘婉蓉道:“小妹刘婉蓉,如教主不太健忘,你应该还记得我。”

  她这一现身,关中岳同时抛开了脸上黑布,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青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他们呢?”

  关中岳道:“走了!”刘婉蓉笑一笑,道:“这叫人算不如天算,你教主安排的虽然很好,可惜,你棋差一着,落得了一败涂地。姑娘应该早来一步的,可惜你来晚了。一着失错,满盘失输。小妹奉劝你认命算了。如若你意气用事,那徒然招致败亡。”

  铁梦秋缓缓收起长剑,目光投注在刘婉蓉的脸上,道:“原来是刘姑娘。”

  刘婉蓉笑一笑,道:“铁大侠,难得你还记得我”。

  铁梦秋道:“刘姑娘深藏不露,何以又陡然间改变了心意。”

  刘婉蓉笑道:“人总是会变的,现在,我变了。”

  铁梦秋笑一笑,道:“刘姑娘的心机,实叫在下佩服得很。”

  刘婉蓉笑道:“铁大侠夸奖了。”

  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女的身上,道:“教主,人到矮檐下,怎能不能低头,教主如是还不能见机而作,就只会溅血当场了。”

  铁梦秋举步行了过来,冷冷说道:“铁某人出道以来,对你是唯一手下留情的人,你如不知进退,那就别怪在下手下无情了。如果留下你是一祸患,那就不如杀了你以绝后患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铁大侠说的不错,教主目前已然全无反抗之力,除了谈和之外,只有死之一途了。”

  青衣少女道:“我如拚着重伤人死,放出毒物,你们也将陪我断魂此地。”

  刘婉蓉笑一笑,断然道:“你没有机会的,教主。”

  青衣少女怒道:“为什么没有?”

  刘婉蓉道:“一个铁梦秋已经够你对付了,何况,目下还要加上我!”

  青衣少女听得冷然一笑,道:“你,你!也算一个人物吗?”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你别说得那样难听……”

  青衣少女冷冷接道:“难听,除了铁梦秋之外,放眼云集在开封府高手,又有几人能是我手下之敌。”

  刘婉蓉道:“也许我可以接你几招?”

  青衣少女道:“你如能单独接下我三招,那就算你命长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咱们打个赌如何?”

  青衣少女道:“赌什么?”

  刘婉蓉道:“我接你三招,如是你把我击败了,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青衣少女双目一亮,冷冷说道:“你能做得了主吗?”

  刘婉蓉笑一笑,道:“自然做得了主,但如是你败了呢?”

  青衣少女道:“那就听凭你的处置了!”

  刘婉蓉道:“你束手就缚,听我之命?”

  青衣少女道:“好吧!就是如此!”

  刘婉蓉缓缓脱去身上穿的宽大黑衣,笑道:“你可以出手了。”

  青衣少女冷冷道:“不要慌,你说的我无法相信!”

  刘婉蓉道:“那要如何你才肯相信?”

  青衣少女道:“要铁梦秋说一句话。”

  刘婉蓉点点头,缓步对铁梦秋行了过去。

  铁梦秋神情冷漠,两道目光凝注在刘婉蓉的脸上,一语不发。

  刘婉蓉行到了铁梦秋身前两尺左右处,才欠身一礼,道:“铁大侠,请你帮个忙。”

  铁梦秋似是极不喜爱女色,那刘婉蓉生的桥柔清丽,有如水中白莲,但铁梦秋却缓缓把目光移往屋顶之上,道:“帮什么忙?”

  刘婉蓉道:“你答允作个保人,我要和八卦教主比试三招。”

  铁梦秋轻声道:“她武功高强,你不是她的敌手。”

  刘婉蓉道:“那就放她离开。”

  铁梦秋道:“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刘婉蓉道:“两人相搏,我有一半取胜的机会,你为什么没有一点信心?”

  铁梦秋皱皱眉头,道:“刘姑娘,你是千金之躯,帅府的少夫人,还是站在一边看热闹,动手相拚的事,你最好别插手。”

  刘婉蓉道:“我已是自由之身,帅府的少夫人,岂能插手江湖搏杀之事,督帅已替我解除婚约,这一点,你不用担忧了。”

  铁梦秋嗯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是一定要找这一场麻烦了。”

  刘婉蓉道:“只要你答允作呆,我就可和这位八卦教主赌一下。”

  铁梦秋剑眉耸动,俊目放光,颇有不胜其烦,但又无可奈何之概。

  刘婉蓉倒是轻松得很,望也不望那铁梦秋一眼,接道:“你答应了没有。”

  铁梦秋道:“姑娘可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

  刘婉蓉道:“大不了我被她杀了,严重什么?”

  铁梦秋她缠的没有法子,摇了摇头,道:“好!你们睹一次”。

  八卦教主接口道:“铁梦秋,我如果赌胜了呢?”

  铁梦秋道:“赌胜了,就任你离开此地。不过,天涯路长,错开今天,我自信仍能追上你。”

  八卦教主道:“那就只好走着看了。”

  铁梦秋淡淡一笑,道:“好吧!你们赌。”

  让开大路,站在大厅一角。”

  显然,在他想象之中,那刘婉蓉非输这一赌不可。

  八卦教主似是也有着必胜的信念。笑一笑,道:“刘姑娘,你准备了。”

  刘婉蓉道:“我早就准备好了,教主只管出手。最好,你能多用一些功力,一旦小妹封架不及,被你击中,希望能一下死去,免受活罪。”

  八卦教主道:“难得你有救我一片好心,决然不会杀你。”

  刘婉蓉笑一笑,道:“我瞧你不用这样仁慈了,须知你只有三把机会,三招不中,你就丧失了八卦教主的身份。”

  八卦教主道:“我想一招够了。”

  右手一挥,玉掌缓缓向刘婉蓉道了过来。

  她掌势很慢,但那气势,却十分惊人,刘婉蓉微微颔首,道:“教主果然有着过人之能,这一招应是天罗手中绝技之一。”

  她一下叫出天罗手,不但那八卦教主吃了一惊,就是铁梦秋也听得怔了一怔。不觉之间,转身望了那刘婉蓉一眼。

  但见她气度从容,在对方天罗手罩住了全身大穴之下,仍然是全无畏色。

  八卦教主掌势缓进到距离刘婉蓉还有尺许左右时,突然喝道:“着!”

  掌指疾伸,快如流星一般,直向那刘婉蓉全身数处大穴点去。

  只见刘婉蓉身子疾快地转了两转,竟然把漫天指影避了开去。

  八卦教主大为震骇,呆呆地望着刘婉蓉出神。

  但最为惊震的还是铁梦秋,双目凝注刘婉蓉,一脸惊异中,做透出亲切之色。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这是第一招,你还有两招机会,慢慢的不要慌。”

  她愈是沉着,八卦教主心中也愈是震惊,目注刘婉蓉,缓缓说道:“原来姑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人。”

  刘婉蓉道:“夸奖,夸奖!”

  八卦教主轻轻咳了一声,道:“刘姑娘,还有两招攻势,我为了求胜,可能会下手恶毒一些,你要小心一些了。”

  刘婉蓉微微一笑,道:“你尽管施展,我就是伤在你的手中,那也只怪我学艺不精,对你决没有半句怨言”

  八卦教主神情严肃地道:“好!你要小心了。”

  陡然间,双手齐出,十指半屈半张,抓向刘婉蓉。

  刘婉蓉身子转了一转,竟然轻轻巧巧地又把一招避开。

  青衣少女不容刘婉蓉有喘息的机会,紧接着飞跃而起扑了过去。

  关中岳抬头看去,只见那青衣少女的扑击之势,有如飞龙下击一般,掌指所及,遍及丈许方圆,心中大吃一惊,暗道:“这是什么武功,有如此庞大的威势。别说不还手了,就是让我还手,也是不易避开了。

  但见刘婉蓉身子转了两转,竟又轻巧地避了出去。

  八卦教主忽的一翻皓腕,闪起了一片森寒的剑光。

  刘婉蓉跃避开去,浅浅一笑,道:“姑娘,你已经攻了三招。”

  八卦教主愣了一愣,收起了长剑,道:“够了吗?”

  刘婉蓉道:“够了,如若按照咱们的约言,姑娘应该束手就缚。”

  八卦教主还剑入鞘,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小妹惭愧的很,竟然未发觉督帅府中,隐藏着你刘姑娘这等高手。”

  刘婉蓉道:“那不怪你,铁梦秋大侠,你也一样看错,我未决定走入江湖时,已完全忘去了自己是一个会武功的人,那时,就算真的有人要杀我,我也会任他们杀死。”

  铁梦秋冷冷接了一句,道:“教主已经输了,是否要守约言”。

  八卦教主道:“我自然要信守诺言。”

  解下身上佩长剑,丢在地上,道:“刘姑娘准备如何发落小妹。”

  刘婉蓉回顾了铁梦秋一眼,道:“铁大侠!八卦教主如育弃暗投明,帅府中八卦教徒,自然不会再兴风作浪了。”

  铁梦秋沉吟了一阵,道:“目下,云集在开封的高人,愈来愈多,我们实需要像八卦教主那样的高人帮助……”

  方振远答道:“听说铁大侠有事要走,所以想荐一位高人,代你主持帅府中事?”

  铁梦秋说道:“八卦教主,足可担当此任,不过……”

  刘婉蓉笑道:“不过什么?”

  铁梦秋道:“不过,那时,在下不知道帅府中有你刘姑娘这么一位人物。”

  刘婉蓉道:“铁大侠夸奖了,小妹不过是摇旗呐喊的人。”

  铁梦秋道:“刘姑娘客气了……”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想请教刘姑娘两件事,不知是否肯予见告。”

  刘婉蓉道:“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不过,不是现在!”

  铁梦秋道:“是什么时候?”

  刘婉蓉道:“谈过了公事,咱们再谈私情。”

  铁梦秋神情肃穆,冷冷说道:“在下只想请教姑娘两件事,并无私事和姑娘相商!”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为万民百姓,千千万万的事。为之公,为一二人的去处,为之私,铁大侠不要误会了小妹的意思。”

  铁梦秋突觉脸上一热,缓缓说道:“姑娘说的是,在下失言。”

  刘婉蓉笑一笑,道:“不要客气。”

  铁梦秋道:“刘姑娘所谓的公,不知是指何而言。”

  刘婉蓉道:“就目前情形而言,自然是指这位八卦教主而言了。”

  铁梦秋道:“明白了。”

  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女身上,道:“姑娘愿否弃邪归正?”

  青衣少女缓缓说道:“谈不上奔邪,咱们应该站在平等的身份上,谈谈合作。”

  铁梦秋道:“姑娘错了。”

  青衣少女道:“哪里错了。”

  铁梦秋道:“姑娘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也谈不上合作。”

  青衣少女皱皱眉头道:“铁梦秋,你这样气势凌人,咱们只怕是谈不成了。”

  铁梦秋道:“姑娘的才智、武功,都是第一等,如是咱们无法谈成,在下不会留下后患,姑娘只有一条路走。”

  青衣少女道:“杀了我?”

  铁梦秋笑一笑,道:“除此之外,在下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

  他虽然英俊动人,但却不苟言笑,自有一种冷肃的味道。

  青衣少女抬头看了铁梦秋一眼,道:“杀了我,对你们害大于益。”

  铁梦秋道:“八卦教中有一百位高手,但合起来,也不如你!”娘一个人!”

  刘婉蓉生恐两人闹到无法分解之境,急急说道:“教主,铁大侠冷面佛心,对教主的武功、才智,均极赏识……”

  八卦教主冷哼一声,接道:“我瞧他是一位很冷酷的人。”

  刘婉蓉道:“他习的剑法,带有冷肃的杀气,连带影响到他的性格。”

  八卦教主冷冷说道:“姑娘替他这等掩遗、解说,不知用心何在?”

  刘婉蓉道:“小妹觉得,一个人练得一身过人的武功,扬名立万,叱咤风云,一呼百诺,那只是满足一时,只有为武林立典规,造福苍生,才能使心神安宁,虽死犹生。”

  八卦教主冷冷道:“人争一口气,铁梦秋欺人过甚……。”

  刘婉蓉道:“你如想在武功功胜他一筹,出出胸中之气,只有一个办法!”

  八卦教主道:“什么办法?”

  刘婉蓉道:“和我合作。”

  八卦教主愣了一愣,道:“和你合作?”

  刘婉蓉说道:“不错,他的剑法,走的是极猛、极快的路子,非绝强的阴柔之力,不足以和他抗拒。”

  铁梦秋脸色一变,道:“刘姑娘,你是在帮什么人的忙。”

  刘婉蓉道:“督帅大人和你!”

  铁梦秋说道:“照目下的看法,似乎是不大对吧!”

  刘婉蓉笑一笑,道:“我要帮助你劝服八卦教主,使她弃去教主之位,和你合作。”

  铁梦秋皱皱眉头,道:“姑娘错了,不是和我铁梦秋合作,而是为徐督帅效力。”

  刘婉蓉道:“事实上,应该是为了四省千万饥民造福,这是一件大功德事,一个人,一生行侠仗义,也做不了这多功德。”

  铁梦秋只觉得她婉转言来,句句有理,驳她不得,只好忍下不言。

  刘婉蓉微微一笑,目光转到八卦教主的身上,接道:“教主和小妹,都是女儿身,你小小年纪,已出任一教之主,固可羡慕,但这江湖事业,不是咱们女儿家的事业,如是你能够及时悔悟,解散八卦教,咱们合力寻得宝藏,完成救世大业,比你风云江湖一世,更有意义一些。”

  青衣少女突然叹一口气,道:“姑娘说的极是,可是我……”

  刘婉蓉接道:“大是大非当头,难免要有些牺牲自我,你得建八卦教,费尽了心机,好不容易有今天这个基业,一旦要你散去,难免有些不忍,但如你能想通个中道理,那就不会再生留恋之心。”

  青衣少女回目向铁梦秋望去,只见他神色冷肃,暗藏杀机,暗暗忖道:“铁梦秋已非我能敌,这位刘姑娘是一位莫测高深的人物,今日之局,已极明显,如不答允解散八卦教,决难生离此地了!”

  心中一转,缓缓说道:“我费时两年,耗去无数心血,才把八卦教重新建立,就凭你们几句话,就要我解散吗?”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生如有什么条件,小妹愿尽力助你得偿心愿,尽管请说,我这里洗耳恭听。”

  八卦教主道:“八卦教中有百位以上江湖高手,我用尽心机,把他们罗致教中,一旦解散,要他们行向何处?”

  刘婉蓉道:“这个容易安排,小妹愿在督帅大人面前,全力保荐,把他们编入官军,目下灾旱连年,盗匪日增,天下已呈乱象,正值用兵时机,他们学得一身武功,如能堂堂正正,求得一官半职,也可荣宗耀祖,强过他们在江湖上混一生了。”

  八卦教主淡淡一笑,道:“说的倒也有理。”

  刘婉蓉道:“教主既是觉得有理,何不答允下来,咱们携手合作。”

  八卦教生道:“合作什么?”

  刘婉蓉道:“目下江湖高人,大都云集开封,准备一显身手,而且都以督帅府作为目标,这该是很热闹的一场大搏斗,不但要斗力,而且还要斗智,教主如想在江湖上立威扬名,不用重建八卦教了,只要参与这一场搏斗,一战下来,就天下闻名,武林皆知了。”

  八卦教主道:“江湖上有一规戒,非不得已,决不和官府斗狠,此番竟然以督领四省府作为目标,也算得一桩千古奇闻了。”

  刘婉蓉道:“教主既可疑问,小妹就只好一遍了……”

  八卦教主脸儿微微一红,接道:“我也听说过一些内情,只可借不够详尽,你如愿详作说明,我倒愿仔细听听!”

  刘婉蓉道:“有一幅牧羊图,教主大概听说过了?”

  八卦教生道:“听说过,但去未能目睹。”

  刘婉蓉道:“想看牧羊图,并非难事,只要教主愿和小妹合作,小妹担保把牧羊图奉呈教主,要你看个仔细。”

  八卦教生道:“听说牧羊图关系着一笔庞大的财富,才引起江湖中人争夺?”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大约是想考考小妹了,那牧羊图不但隐示着一笔庞大的财富,而且还隐藏着几种绝高的武功,和一枚延年益寿的千年何首乌,不知道小妹是否说对了。”

  八卦教主道:“真看不出啊!你果然知道的不少。”

  其实,不但八卦教主大为惊异,就是铁梦秋也听得心中一动,暗道:“这丫头,不但武功奇绝,而且似包罗万有,不知是何来路?

  但最为惊讶的,还是关中岳和杨四成,他们对刘姑娘的渊博,简直是心神震动,惊骇不已,想不出一个出岙官宦之家的小姐,竟对江湖事,知晓的这般详尽,言来如数家珍一般。

  刘婉蓉举手理一下鬓边散发,道:“教主夸奖了,因为,那牧羊图现在督帅府中,所以,天下武林高手,都把督帅视作对头冤家,人为财死,果非虚言。”

  八卦教主道:“那牧羊图本是江湖中人所拥有之物,徐督帅就不该插手此事。”

  刘婉蓉突然收敛起满脸笑容,道:“教主错了。这财物,原本取后,徐督帅要用它救助四省灾民,这难道算错了么?……”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再说,这批财物,一日不把它找出用去,就一日引起江湖人觊觎之心,只要牧羊图在江湖出现,就会引起一番杀戮,实是祸害之源。”

  她板起面孔,义正词严的一番话,只说得八卦教主心中泛升一楼惭愧之感。

  八卦教主听得一怔,道:“什么好玩的事?”

  刘婉蓉道:“云集于开封的无数高手,要抢牧羊图,咱们几个人,却要保护它,敌众我寡,相去何止十倍,要费多少心血,机智,才会使宝图安全,要经多少场生死搏斗,才能使宝图无恙,这岂不是一桩好玩的事。”

  铁梦秋冷冷接道:“据在下所知,已有几个归隐甚久的魔头,赶来开封,准备抢图,这是捷命的事,岂是好玩的?”

  刘婉蓉笑道:“有你铁大侠助我们,天下魔头齐集于此,我们也不用害怕。”

  铁梦秋冷哼一声,道:“刘姑娘怎知在下一定要帮助你们。”

  刘婉蓉摇摇头,笑道:“我不说了。”

  铁梦秋一怔,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我说了怕你赌气,拂袖而去,那岂不自己搬石砸脚,得不偿失。”

  铁梦秋说道:“只要你说的有理,在下自然会听!”

  刘婉蓉道:“你不赌气?”

  铁梦秋被她闹得没有法子,只好点点头,道:“你说吧!我不赌气。”

  刘婉蓉道:“你已经出手帮我们了,有道是救人救活,你如中途撒手,那岂不是大丈的行劲。”

  铁梦秋道:“我对徐督帅并无承诺,只是觉得他官声清正,所以,才出手助他……”

  刘婉蓉接道:“那你就该助他完成心愿。”

  铁梦秋道:“可惜,在下另有要事,不能在此多留!”

  刘婉蓉道:“什么事?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如何?”

  铁梦秋道:“恕难奉告。”

  刘婉蓉笑一笑,道:“也许我听了,能够帮你点忙。”

  铁梦秋道:“好意心领,但你却是无此才能。”

  刘婉蓉淡淡一笑,道:“至少,你说说看不会坏事。”

  铁梦秋道:“姑娘苦苦追问此事,不知是何用心?”

  刘婉蓉道:“帮你解决问题……”

  语声微微一顿,接:“你似乎是对我有些不大放心,是吗?”

  铁梦秋道:“不错,在下的事,一向不愿借重外人之力帮忙。”

  刘婉蓉道:“那是因为你感觉到别人没有能力帮助你,所以,你不愿说出来。”

  铁梦秋皱了皱眉头,说道:“姑娘,你一定要问吗?”

  刘婉蓉微微一笑,道:“看起来,你似乎是真不愿说,那么只好由小妹猜猜了!”

  铁梦秋道:“好吧!你就猜一下吧!不过,只许猜一次,姑娘如是猜的不对,那就别自作聪明了。”

  刘婉蓉道:“好!我如是猜的不对,你以后就别再信我胡说八道。”

  铁梦秋点点头,不再答话。

  刘婉蓉道:“你在找一个人?”

  铁梦秋道:“如是一个稍为聪明的人,赌运气也该猜到在下是在找人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好吧!那我就再说的具体一些。”

  铁梦秋道:“姑娘如是想从在下神色瞧出一些什么?那是白费心机了。”

  刘婉蓉道:“找一个很重要的人,对你来说,他是你唯一的亲人,不知道小妹说的对不对?”

  铁梦秋愣住了,那冷漠的脸上,也逐渐泛现出一片黯然。

  铁梦秋轻轻叹息一声,道:“刘姑娘,你好像知道很多事?”

  刘婉蓉道:“是的!我要和你好好的说了。”

  铁梦秋道:“不错,在下也要和姑娘仔细地说说。”

  刘婉蓉道:“但此刻,时机不对,咱们先要解决了八卦教主的事。”

  铁梦秋道:“那很容易,如若我决定留在这里,她是否愿意和我们合作,那似乎是已经无关重要了。”

  缓缓向前逼进了两步,长剑一举,接道:“教主如是不愿和我们合作,在下再给你一个机会。”

  青衣少女道:“什么机会?”

  铁梦秋道:“我在十招之内取你之命,你能挡过十招,任你离去。”

  青衣少女双目中神光闪动,似乎已为铁梦秋言语激怒,大有出手一搏之意。

  刘婉蓉伸手拦住了青衣少女,道:“姑娘不可逞强。”

  青衣少女道:“为什么?”

  刘婉蓉道:“他已心怀杀机,出手必然毒辣异常……”

  八卦教主大为不服地,接道:“我和他恶斗数次,难道我不能挡他十招。”

  刘婉蓉道:“那时和此刻有很大的不同。”

  八卦教主道:“请教姑娘。”

  刘婉蓉道:“那时,他只是想在武功上折服你,和你全力拒敌,故而有很多致人死命的毒着,无法施用,现在,他心口已充满着杀机,一出手,必将是致命的杀着,姑娘心中应该明白,高手相搏,有不得分毫之差,何况……”

  八卦教主道:“何况什么?”

  刘婉蓉道:“我如是不了解他,只怕他已出手了,如何还肯听我说这样多话。”

  语声微微一顿,道:“男人们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耐心,明明知道发怒足以误事,仍然忍不住心头火起。”

  铁梦秋不知何故,对那刘婉蓉似是有着很大容忍,一直站在旁侧,默然不语。

  八卦教生长长吁一口气,道:“姑娘说的是实话,但小妹心中,确实是有些不大服气。”

  铁梦秋道:“那么你何不出手试试看。”

  刘婉蓉突然闪身退开,道:“你们可以印证,不过,不许有人受伤。”

  铁梦秋道:“不许伤人,在下没有把握,但在下可以不丧她的性命。”

  八卦教主道:“只有十招吗?”

  铁梦秋道:“是的,十招之内,一定要你觉出非我之敌。”

  八卦教生道:“如是我能够挡过十招,安然无恙呢?”

  铁梦秋冷冷一哼,道:“在下自断右手,今世永不用剑。”

  八卦教主道:“我如十招之内,败你手中,就解散八卦教,和你们联手,保护徐督帅,拒抗八方豪雄。”

  铁梦秋道:“姑娘说的是真话么?”

  八卦教主道:“一言如山。”

  铁梦秋长剑一探,平手伸出,道:“姑娘请出手。”

  这等姿势出剑,等于是先把招术用老,只看得关中岳等大感不解。

  八卦教主右手一挥。手中之剑,突然幻起了朵朵剑花。

  冷森的寒气和剑气,环绕在铁梦秋身侧,闪了一转,突然停了下来。

  关中岳看出那八卦教主出剑的凌厉,但却不知何以停剑不攻。

  八卦教主收剑停了片刻,突然又震剑而起,人随剑转,环绕着铁梦秋打了一转。

  关中岳、杨四成,都觉得那闪转的剑芒,发出了逼人的寒气,不自禁向后退了两步。

  又在铁梦秋身侧绕了一周之后,突然收剑而住。

  铁梦秋仍然是手伸着长剑而立,除了随着八卦教主的绕身剑气转动之外,原姿势没有变过。

  关中岳愈看愈不明白,行近了刘婉蓉,低声问道:“刘姑娘,那八卦教主何以不肯出手。”

  刘婉蓉笑一笑,道:“她找不出可以出手的空隙,所以,两次都罢手不攻。”

  关中岳道:“姑娘,在下虽然不善用剑,但却知道剑是属于一种轻灵的兵刃,讲究的是灵动,迅快,以巧为主,但那铁大侠的长剑平伸,在招术上言,完全用老了,已然全无回旋余地,正是武学中的大忌,何以,那八卦教主,竟然会找不出攻入的空隙。”

  刘婉蓉笑道:“那是你关总镖头的看法,但在八卦教主的看法里,却是找不出一点破绽来。”

  关中岳尴尬一笑,道:“这么说来,在下的武功和诸位,似乎是有一段很大的距离了。”

  刘婉蓉道:“这是见仁见智的看法,关总镖头也不用太自谦了。”

  这时,八卦教生又扬起了手中的长剑,环绕在铁梦秋身侧走了一转。

  关中岳这一次看的很仔细,觉得那八卦教主实有攻出的机会,不知何故,她竟然又收剑而退。

  一连退了三次之后,八卦教主突然把手中长剑,投掷于地,道:“我认输了。”

  铁梦秋还剑入鞘道:“姑娘毕竟是聪明人。”

  八卦教主道:“铁大侠过奖了。”

  刘婉蓉伏下身子,捡起长剑,缓缓把长剑还入八卦教主的手中,道:“教主请收起长剑。”

  八卦教主叹息一声,道:“这长剑对小妹还有什么用处?小妹要从此弃剑不用了。”

  刘婉蓉笑道:“教主请先收下长剑,小妹还有话说。”

  八卦教主道:“刘姑娘有何见教?”一面伸手接过长剑。

  刘婉蓉笑一笑,道:“教主如若知晓了他用的什么剑招,也许就不会生气了。”

  八卦教主道:“他用的什么剑招,小妹一点也瞧不出来。”

  刘婉蓉望了望关中岳,却回头对八卦教主道:“教主绕剑而行,一直不肯出手,不知是有些什么感觉?”

  八卦教主道:“他的剑上,透出强劲的剑气,有如铜墙铁壁一般,使人无懈可击。”

  刘婉蓉笑了笑,道:“恭喜铁大侠,它练成剑壁神功。”

  铁梦秋脸色一变,道:“刘姑娘,你知道的太多了。”

  刘婉蓉笑一笑,道:“我多知道一些,难道不好吗?”

  铁梦秋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的气度,的确是叫人心折。”

  刘婉蓉道:“目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先要劲服这位姐姐解散八卦教。”

  铁梦秋突然退后五步,道:“好!一切由你刘姑娘全权处理!”

  刘婉蓉笑道:“铁大侠不要把小妹估计的太高了,我如是解决不了,还要铁大侠,从中美一二。”

  铁梦秋道:“这个,这个……”

  刘婉蓉道:“我有话要和你谈,不过,先要办完其他的事。”

  目光转到八卦教主的身上,接道:“姐姐,是否愿解散八卦教?”

  八卦教主道:“只怕我一时之间,无法回答姑娘。”

  刘婉蓉道:“那么姐姐见时能给小妹一个回音?”

  八卦教主沉吟了一阵,道:“两天时间,不多吧!”

  刘婉蓉道:“好!在两天之后,咱们在哪里见面?”

  八卦教主道:“你们在督帅府等,两天后我到督帅府中找你。”

  刘婉蓉道:“小妹恭候大驾了。”

  八卦教主道:“好!我告辞了。”举步向外行去。

  铁梦秋轻轻咳了一声,道:“站住。”

  八卦教主停下脚步,道:“怎么?你准备留下我?”

  铁梦秋道:“你在这厅堂之中,设下了很多的埋伏,是吗?”

  八卦教主点点头,道:“不错。”

  铁梦秋道:“你是要把那些埋伏撤出,还是留在此地?”

  八卦教主道:“你可是试试看,这埋伏能否伤得了你?”

  铁梦秋摇摇头,道:“在下并无此意,只是想开开眼界罢了。”

  八卦教主又缓缓行回厅中,道:“诸位清退出厅外。”

  铁梦秋微微一笑,向外行去。

  刘婉蓉突然加快了脚步,行到了关中岳的身前,低声说道:“小心一些,你们要设法藏在那铁梦秋的身后。”

  她边走边说,说完了这几句话,人已行过了老远。

  铁梦秋退出厅门,两丈左右处,停了下来。

  关中岳、杨四成两人,依言躲在了铁梦秋的身后。

  他们的举动,都很自然,看上去,毫无牵强之感。

  八卦教主突然伸出双手,掩上厅门。

  铁梦秋高声说道:“姑娘掩上厅门作甚?”

  八卦教主道:“你我怕有人受伤。”

  铁梦秋道:“姑娘可是顾虑在下吗?”

  八卦教主道:“你也可能受到伤害。”

  铁梦秋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却很想见识一下。”

  八卦教主沉吟了片刻,道:“好!你不要太过逞强,如是感到支撑吃力时,就设法招呼一声。”

  铁梦秋道:“好吧!在下如是无法抗拒时,就招呼姑娘。”

  八卦教生不再多说,转身行入厅内。

  突闻一阵嗡嗡之声,传入耳际。

  大厅内忽然间飞出一群毒蜂。

  铁梦秋冷笑一声,突然拔出长剑,平胸而举。

  那毒蜂向前飞行,虽然没有特别飞向那铁梦秋的用意,但那铁梦秋却处当其冲。

  铁梦秋大喝一声,右手长剑突然一挥。

  寒光闪处,幻起了一片芒芒白气。

  一阵轻微的沙沙之声,有如落下一阵小雨一般。

  凝目望去,只见那一群毒蜂,有半数被幻起的剑光,劈成了两岸,另外有一半,突然又转回大厅中去。

  铁梦秋还剑入鞘,默然不语。

  关中岳、杨四成却是看得心中大为惊叹不已,付道:“这一剑,至少劈死了百只以上的毒峰,当真是世无其匹的精绝剑招。”

  但铁梦秋脸上却毫无半点喜悦之容,反而涌现出一片淡淡的忧苦之色。

  八卦教主缓步物了出为来,望望地上的毒蜂,脸上泛出痛苦之色,道:“果然是精绝一时的剑法,叫人敬佩的很。”

  铁梦秋道:“教主夸奖了。”

  转身向前行去。

  以关中岳和杨四成两人的见多识广,也瞧不出铁梦秋何以会有些不悦之感,但却瞧出他心中十分生气。

  刘婉蓉高声叫道:“铁大侠,小妹还有话和铁大侠谈。”

  铁梦秋头也不回顾一下,淡淡应道:“改一天吧!”

  刘婉蓉道:“两天内八卦教主要到督帅府中回话,希望你能早一点去。”

  铁梦秋嗯了一声,道:“到时候看吧!”

  口中答话,人却极快地行了出去,话落日,人已走的踪影不见。

  关中岳、杨四成,望着铁梦秋的背影,呆呆出神,暗自奇道:什么人开罪了他,使他如此的不愉快而去。

  八卦教主望着那劈作两半的巨峰,不住地摇头叹息一声,道:“可惜啊!可惜。”

  飞身一跃,登上了厅面,接着又一个飞身而起,身形消失不见。

  关中岳望着那八卦教主消失的背影,轻轻咳了一声,道:“刘姑娘!”

  刘婉蓉道:“你可想问我铁梦秋为保含忿而去么?”

  关中岳道:“不得了,当真是一代新人胜旧人,不论才智武功,区区都觉得难与诸位相较。”

  刘婉蓉道:“不用夸奖了,任何人只要有留心一些,都会猜到你要问什么?”

  关中岳略一沉吟,道:“姑娘说的是,在下正是请教此事。”

  刘婉蓉道:“因为铁梦秋受了毒蜂螫伤,所以,他心中十分气普,含忿而去。”

  关中岳心中叫了一惊,凝目向地上的蜂群尸体瞧了一阵,道:“这样多的死蜂……”

  刘婉蓉道:“九十九只死蜂,有一只活着飞了过去,这就是漏网之鱼,也是武功中最难防守的万一之变。”

  关中岳道:“姑娘目力过人,见人所不能见,在下就瞧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变化之处。”

  刘婉蓉道:“所幸的,你们没有瞧出来,连八卦教生也没有瞧出来,如是不幸被你们瞧出来,即将有惨局发生!”

  关中岳道:“什么惨局?”

  刘婉蓉道:“他可能拔剑杀了你们,也可能回头而去,永不再和你们见面了”。

  关中岳道:“啊!有这等事?”

  刘婉蓉笑一笑,道:“你们想一想他离去时的神情,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关中岳细想那铁梦秋离去的神色,果然是有很多可疑之处。

  刘婉蓉长长吁一口气,道:“不过,这样也好,他太骄了,让他受点挫折也好。”

  关中岳听得不禁征了一怔,问道:“姑娘的口气……”

  刘婉蓉笑一笑,道:“关总镖头,大约心中也有此感,只是你不肯说出来罢了。”

  关中岳无法可答,只好淡淡一笑。

  刘婉蓉道:“年轻人,受一点挫折,可以杀杀他的火气,对他有益无害。”

  杨四成突然接口说道:“姑娘,这些蜂不是一般的巨蜂,只怕是八卦教中特别词养的毒蜂,铁大侠如是被螫,只怕会中毒。”

  刘婉蓉道:“这点毒伤不了他……”语声一顿道:“咱们回去吧!”

  三人行出巨宅,登上马车,驰入帅府。

  进得府门,瞥见沈百涛跑的满头大汗,迎了上来,道:“三位回来了。”

  刘婉蓉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百涛点一点头,说道:“是的,府里发生了事情……”

  刘婉蓉急急接造:“督帅大人安好么””

  沈百涛道:“督帅无恙。”

  刘婉蓉长长吁一口气,道:“你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

  徐督帅低声说道:“夫人中了邪魔……”

  刘婉蓉接道:“可是发了疯吗?”

  沈百涛道:“是的,夫人神志迷乱,督帅大人也十分焦虑,要在下遣派人手寻找姑娘。”

  刘婉蓉沉吟了片刻,问道:“现在,夫人在何处?”

  沈百涛道:“情势逼人,督帅下令属下,暂时点了夫人两处穴道,现在花厅书房。”

  刘婉蓉道:“咱们瞧瞧去。”

  沈百涛道:“督帅大人,现在花厅之内,等候姑娘。”

  刘婉蓉笑一笑,举步向前行吉。

  她锋芒毕露,在此纷乱局势之中,一出道,立刻成了督帅府中领袖人物。

  徐督帅落后一步,低声对关中岳道:“关兄,刘姑娘的才慧如何?”

  关中岳道:“智略过人,算无遗策。”

  沈百涛道:“武功如何?”

  关中岳道:“身怀绝技,难测高深。”

  沈百涛长长吁一口气,说道:“那就好了,希望她才略、武功,都有大成,帮助徐督帅,度过难关……”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关兄,徐大人和属下谈过了关兄的事。”

  关中岳道:“谈的什么?”

  沈百涛道:“督帅大人,很感激关兄的帮助,因此……”

  突然住目不言。

  关中岳微微一笑,道:“沈兄,怎会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沈百涛道:“兄弟感觉到,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关中岳道:“沈兄有什么话,只管请说。”

  沈百涛道:“督帅大人亲笔写了一个委状,要在下和关兄商量,酌情处理。”

  关中岳道:“什么委状?”

  沈百涛说道:“委任关兄为督帅府总护院,兼领督帅府领班捕头,暂领五品衔,关兄如是同意,他再奏明圣上,颂下昭谕,再接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