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镖旗 > 正文 > 第二十四回 少林僧侣
第二十四回 少林僧侣



更新日期:2022-04-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葛玉郎接道:“这么说来,督帅大人是不可能交出牧羊了。”

  徐督帅轻轻咳了一声道:“我会交出去的。”

  葛玉郎听得怔了一怔,道:“督帅肯交出来,那实是远离是非的明智之举,不知督帅大人有什么条件?”徐督帅微微一笑,道:“我已经遣人去请少林寺中僧侣,准备把牧羊图交给他们。”

  葛玉郎呵了一声,道:“督帅大人准备挑起一场武林纷争了。”

  徐督帅道:“本座并无挑起武林纷争之意,但如情势变化的非得一场恶斗丕可,那要得诸位自己多想想了。”

  葛玉郎沉吟不语。

  徐督帅轻轻咳了一声,道:“名传千秋,身不过百年,本座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竟然为财富而死。”

  葛玉郎道:“人为财死,自古皆然,哪里不对了。”

  徐督帅道:“一个人生不过数十年,能吃多少粮食,花多少银子,我想你葛公子,早已不必再为衣食忧了。”

  葛玉郎微微一皱头,默然不语。

  徐督帅接道:“但葛公子仍然极为觊觎那笔财富,纵然你如愿以偿,你又如何用那金很呢?”

  葛玉郎轻轻叹息一声,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纵然不能立不朽功业,传名干代,至少应当行心之所安,仰不愧天,俯不作地,最坏的,也不能做那些深夜自扪,抱撼终身的事。”

  葛玉郎双目眨动,瞧了那徐督帅一眼,缓缓说道:“大人,你有没有胆气。”

  徐督帅立道:“什么胆气?”

  葛玉郎道:“大人的说服之力,葛玉郎十分敬服……”

  徐督帅接道:“过而能改,仍是完人,不管葛公子过去如何,但此刻如能放下屠刀,本座愿与公子论交。”

  葛玉郎淡淡一笑,道:“大人盛情可感,葛某人只怕高攀不上语声一顿,道:“葛某人受了数十位江湖高手之托,来此劝说督帅,实为督帅的官声太好,他们不愿轻易冒犯。”

  徐督帅点点头,道:“盗亦有道矣!”

  葛玉郎道:“听督帅一番良言,实有发人深省之处,但这些话,只请出诸大人之口才感人至深,如是要在下转述一遍,只怕是很难有预期之效。”

  徐督帅道:“葛公子的意思呢?”

  葛玉郎道:“在下愿邀云集开封的高手,和大人一会。”

  徐督帅道:“你的意思是要和他们谈谈?”

  葛玉郎道:“不错,大人的胆识,风仪,都足以眼众,也许能在一席酒筵之下,使群豪归心。”

  徐督帅沉吟一阵,道:“葛公子愿意如此帮忙,本座十分感动。”

  葛天即适:“咱们就此一言为定,在下告辞.两三日内一我再来奉告督帅。”

  葛玉郎一拱手.道:“本座恭候佳音。”

  葛三郎一抱拳转身而去,片刻间,走的踪影不见。徐督帅目睹葛天即去远之后,才回顾了关中岳一眼,笑道:“关总缥头,这位葛玉郎来此的用心何在?”

  关中岳道:“葛天即乃当代江湖后起之秀,以他的年岁,已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自然要有点真才实学才成,但最厉害的,还是他那深沉的心机,狡猾的诡计,至于他此番前来,可算得满载而旭,这可证明他对督帅大人的为人,早已了解得十分清楚了。”

  徐督帅啊一声,道:“关总镖头已可确定,他邀我赴宴之事,是一场大大的阴谋吗?”

  关中岳道:“自古以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葛玉郎请督帅趁他的酒筵,自是别有用心的了。”

  徐督帅道:“本座觉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葛玉郎既然替我安排了这个机会,本座倒极愿去见识一下”。

  关中岳道:“督帅大人,可是觉得当真能够说服他们吗?”

  徐督帅道:“本座未存此想,但我觉得说服一个,就可减少一个敌手,如惹能够使他们顾及到万民安危,咱们就多了一个帮手。”

  关中岳道:“督帅大人,果然是一代清官,为了苍生万民,不顾自身安危,的确叫人感动。不过,此事不可轻率从事,必得一番周密的计划才成。”

  杨四成道:“照在下的看法,此事,必需得一个人答允帮忙才成。”

  关中岳道:“什么人?”

  杨四成道:“铁梦秋”关中岳道:“不错,铁梦秋……”

  回顾了徐督帅一眼,道:“大人,此事最好不要先作决定,等见过铁梦秋之后,和他谈谈,再作决定不迟。”

  徐督帅笑一笑,道:“铁大侠身有要事待办,咱们也不能因为他事务繁忙,就不再办事,和他谈谈可以,但却不能为他事忙,咱们就停下事情不办”。

  谈话之间,又有一个黑衣大汉,奔来花厅。

  沈百涛瞧出是自己的属下,急急迎了上去,低声说道:“什么事?”

  黑衣人低声说道:“有两个少林僧侣,求见督帅。”

  沈百涛一愕道:“少林僧侣。”

  黑衣人道:“两个和尚,坚请面见督帅,属下无法,只好通报进来。”

  沈百涛沉声道:“你可曾问过,他们是什么身份?”

  黑衣人道:“这个属下未曾多问。”

  沈百涛转身入花厅,低声说道:“禀督帅,少林寺两位僧侣求见。”

  徐督帅道:“快些请他们进来。”

  徐督帅站起身子,迎向厅门口处。

  少林僧侣,在武林之中,极受尊敬,关中岳,杨四成等齐齐站起身子,迎了过去。

  两个灰袍僧人,衣履上满是尘土,显然是兼程赶来。

  在首一个取下身上戒刀和黄布包袱,放在厅门口处,合掌宣了一声佛号,道:“不敢动劳诸位施主迎接,贫僧有礼了。”

  语声微微一顿,又接道:“哪一位是督帅徐大人?”

  徐督帅一拱手道:“本座徐断宗。”

  这时,右首僧侣,也放下了手中的禅枝。合掌当购,道:“弊方丈接到了大人的手谕,但寺务绕身,一时间无法动身,稍作交待之后,即刻起程,先遣贫僧等赶来回复督帅大人一声。”

  徐督帅笑道:“有劳两位大师了。”

  左首僧侣应声道:“督帅官声清明,敝方丈极是敬佩,命我等先向督帅致敬。”

  徐督帅道:“为国尽忠,事所当然,贵方丈过奖了……”

  微微一笑,接道:“两位大帅长途跋涉,备极辛劳,请入厅中稍息,我先替两位准备斋饭。”

  两个灰衣僧侣,欠身而入,并坐一处。

  徐督帅引见过关中岳等群豪,接道:“两位大师怎么称呼?”

  左首僧侣道:“贫僧铁行。”

  右首僧侣道:“贫僧铁道。”

  关中岳一抱拳,道:“两位大师,都是铁字辈的高僧,在下失敬了。”

  铁行、铁道同声说道:“关总镖头威名远播,贫僧虽居少林,亦久闻大名了。”

  关中岳哈哈一笑道:“两位大师过奖了。”

  书童送上面巾,铁行、铁道净过面之后,合掌说道:“敝方丈交待我等,大人如有差遣,但请吩咐。”

  徐督帅道:“两位大师千里赶来,先请休息一下,进过酒饭,我们再谈正事。”

  片刻之后,素斋齐上,两个僧侣,另行坐了一桌。”

  铁行,铁道同时端起一杯香茗,说道:“贫僧等受的苦戒,酒亦不能沾唇,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

  铁道大师饮干杯中香茗,回顾了关中岳一眼,道:“关总镖头,阅历丰富,见识广博,贫僧敢问一声目下开封府的情势如何?”

  关中岳道:“头阵风雨已过,目下是二度大风暴前的暂时平静。”

  铁行大师道:“听关施主的口气,似乎是诸位经过一场风暴了。”

  关中岳道:“不错,我们已经和八卦教中人动了一次手。”

  铁道大师奇道:“八卦教?”

  关中岳道:“不错,八卦教。”

  铁道大师道:“八卦教早已不在江湖存在,哪里还有八卦教呢?”

  关中岳道:“八卦教死灰复燃,根据地就在这督帅府中。”

  铁道大师道:“当年贫僧追随寺中几位长辈,对付过八卦教徒,对八卦教中的鬼蜮伎俩略知一二,不知关施主是否和他们教主见过。”

  关中岳道:“第一回合的搏斗之中,我们稍占优势,八卦教中的主要人物,已被逐离帅府,至于八卦教主,我等也照过一面。”

  铁道大师道:“就贫僧所知,数十年前的八卦教教中主要首脑,都已伏诛,这次领导八卦教的,必然新的人手。”关中岳道:“恐所出了大师意料之外,那位八卦教主,是一位很年轻的姑娘。”

  铁道大师怔了一怔,道:“年轻姑娘。”

  关中岳又问道:“八卦教中人,是否极善用毒?”

  铁道大师沉吟了一阵,道:“不会,八卦教中人,不会用毒。”

  关中岳道:“这就大不相同了。”

  铁道大师道:“怎么说?”

  关中岳道:“新崛起的八卦教中人,极善用毒,而且用毒之法,花样百出,叫人防不胜防。”

  铁道大师道:“这就和原来的八卦教大不相同了……”

  语声一顿,接道:“关施主,八卦教可是被施主和属下镖师,把他们逐离此地吗?”

  关中岳道:“在下不敢掠美,并非是我关某之力。”

  铁道大师道:“那是什么人?”

  关中岳道:“一个姓铁大侠客。”

  铁道大师道:“能够逐退八卦教之人,定然是一位非常人物,在武林之中,应该是极有名望的才是。”

  关中岳道:“话是不错,事实上,那位铁大侠,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没有什么名望,但他却有极高强的武功,过人的智慧。”

  铁行大师道:“有这样一位人物,还望你关总镖头,替我们引见一下”

  关中岳道:“那是自然,铁大侠回来之后,在下自然会替两位大师引见了。”

  铁道大师问道:“那位铁大侠,现在到哪里去了?”

  关中岳听得暗暗奇怪,付道:“这两位和尚,一直追问铁梦秋,不知是何故……”

  付思之间,徐督帅已抢先开口,道:“大师,贵派掌门什么时间,可以赶到开封。”

  原来,徐督帅听了一阵,也觉得这两个和尚苦苦追问铁梦秋的下落,有些不对,急急开口,把话岔开。

  铁道大师合掌说道:“详细的日子,贫僧无法确定,但快则明日,至迟不会超过三天。”

  铁行大师道:“就贫僧所知,敝方丈已在寺中选了很多好手,普及上下三代弟子,俟他到了之后,自然有万全之策。”

  徐督帅道:“两位大师进过斋饭之后,就暂访在花园客房中休息,我已经交代过他们,替两位打扫客房。”

  铁道大师说道:“敝方丈亦曾说过,如果是督帅府中不方便留宿出家人,则要我等到相国寺中挂单。”

  徐督帅道:“我已为你们准备了很多房舍,就算是再来上百十个人,也可以住。”

  铁行大师道:“贫僧等恭敬不如从命了。”

  徐督帅道:“理当如此。”

  一直不开口的刘姑娘,突然启齿说道:“两位大师可是从少林寺中来吗?”

  此话间的突兀,关中岳等都听得为之一愕。

  铁行大师道:“不错,贫僧等来自少林寺本院。”

  刘婉蓉道:“两位大师一路辛苦,请用过斋饭后,早些休息去吧!”

  这两句话,似是有很大的含义,不但听得徐督帅为之一愕,就是连多识广的关中岳,也听得茫然不知所措,只觉那刘婉蓉话中有话。

  再看铁道、铁行,两位大师脸色一片严肃,虽未怒形于色,但心中不悦,却是看的出来。

  两个僧侣不再说话,一时之间,花厅中寂然无语。

  铁行、铁道,表面还保持相当的涵养,略略进了一些斋饭,放下筷子,齐齐站起身子,铁道大师合什行礼道:“大人,出家人,恐不便在府中留宿,我们还是寺中挂单的好。”

  徐督帅道:“已为大师备好休息之所,两位就请暂时屈驾留此,等候贵掌门的佛驾。”

  铁行大师道:“师兄,大人既然如此吩咐,我瞧咱们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铁道大师道:“师弟说的也是……”

  抬头一顾刘婉蓉,接道:“女施主,在帅府中是……”

  刘婉蓉道:“我在帅府中掌理文案。”

  铁道大师啊了一声,道:“贫僧失敬了。”

  回顾了徐督帅一眼,道:“那就打搅大人了,贫僧等匆匆赶来,确也有些困乏,希望能够早些休息。”

  沈百涛一抱拳,道:“在下替两位大师带路。”转身向前行去。

  铁道、铁行,鱼贯相随,紧追在沈百涛的身后而去。

  三人背影消失之后,徐督帅才回顾了刘婉蓉一,道:“婉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婉蓉微微一笑,道:“我觉得这两个和尚可疑。”

  关中岳道:“不知姑娘有什么证据。”

  刘婉蓉道:“我没有确切的证明,只是凭我的看法罢了。”

  关中岳道:“在下在江湖上走数十年,自认阅历甚多,但在下却瞧不出两位大师有什么可疑之处。”

  刘婉蓉笑一笑,道:“他们有了很充分的准备而来,自然是不容易瞧出来了。”

  徐督帅道:“婉儿,你又从什么地方瞧出来的呢?”

  刘婉蓉道:“我从他们的眼神和他们的戒疤中,瞧出他们不是少林寺的僧侣。”关中岳听得怔了一怔,道:“姑娘可否说的详细一些。”

  刘婉蓉道:“看两人的眼神,各有所见,不谈也罢。只谈两人头上的戒疤。想那铁道铁行,都是少林高僧,出家数十年,如是头上没有戒疤,也还罢了,如有戒疤,应该早年烙下,对么?”

  关中岳道:“不错。”

  刘婉蓉道:“但我见两人头上戒疤,痕迹尤新,分明是新近烙成不久。”

  关中岳道:“佩服,佩服,姑娘能顾及细微未节,实是叫人难及,我算空白自走了数十年的江湖,说起来惭愧的很。”

  刘婉蓉道:“就晚辈看两人头上的烙痕,不会超过十日。”

  关中岳道:“卧榻之侧,岂容别人打鼾,这等凶人,留在世上,也无好处……”

  刘婉蓉道:“总镖头,咱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呢?”

  关中岳一抱拳道:“请教高见。”

  刘婉蓉道:“找出两人来此用心,然后,再设法利用。”

  关中岳听得一怔,暗道:“这丫头不是简单人物。”

  口中却说道:“姑娘说的有理,只是两个人住在帅府之中,随时有祸萧墙之危。”

  刘婉蓉道:“所以,要你关总镖头,多多辛苦了。”

  徐督帅哈哈一笑,道:“有一件事,本座还不明白?”

  关中岳道:“什么事?”

  徐督帅道:“那两个假冒少林寺中僧侣的和尚,怎会知晓本座有书信,寄到少林寺去。”

  关中岳道:“一个是,他们在府中知晓了消息,一个是杀害了督帅派的人,由督帅书信上,看出了内情。”

  徐督帅道:“本帅忧虑的,也就是这件事,如是下书人被他杀害,少林僧侣,岂不是未曾得到我的书信?”

  关中岳道:“如是咱们确知两个和尚是冒充少林寺中的僧侣而来,自然是不能放过他们,咱们要先下手。”

  徐督帅回顾了刘婉蓉一眼道:“你看此事应该如何?”

  刘婉蓉道:“先要关总镖头一些人手,把两人严密监视,不准他们离开住处一步。目下,帅府中急需人手,关总镖头最好能够再调集一部分高手到此,等一会,我召集一部分府中的护院,布置一下……”

  徐督帅奇道:“你要布置什么了?”

  刘婉蓉道:“我熟记五行奇术,想在府中布置一些小小奇术。”

  关中岳望望刘婉蓉,心中忖道:“这丫头实是一位莫可预测的人物,行在途中之时,那等佳美无比的装作,任何人也想不到她是在装作。”

  刘婉蓉似是心中早已了解那关中岳在想的什么?微微一笑,道:“关总镖头,对那两上假冒的和尚,要早些派人监视!免得他们暗动手脚。”

  关中岳应了一声,道:“姑娘说的是”。

  站起身子,道:“四成,大立,咱们走。”

  大步向外行去。

  杨四成、林大立,站起身子,举步各外行去。

  徐督帅目瞥关中岳等出去后,低声对刘婉蓉道:“贤侄女!局势似乎是越来越复杂了。”

  刘婉蓉站起身子,道:“不要紧,伯父大人请在花厅休息一下,晚辈去去就来。”

  回顾一眼小梅,道:“姑娘,咱们走吧!”

  小梅应了一声,紧随刘婉蓉而去。

  片刻之间,整个花厅,走的只余下了一个徐督帅。

  四个佩刀的黑衣大汉,守在花厅门外。

  徐督帅缓缓站起身子,来回在厅中走动,他开始仔细思索近日内的件件事情。

  第一个,他想到了刘婉蓉,这位出身于名门的少女,何以会学得江湖上那等五行奇术的怪异之学?

  何以,她入帅府后,一直深藏不露。

  又为什么突然会显露出那等尖锐的才华,语惊四座。

  这丫头的一身奇学,由何处得来,她的父母,是否真的全然不知?

  目下的情势,似乎已发展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境地,这些胆大妄为的武林人物,竟敢把帅府视作争夺宝藏之地。

  自己乃堂堂四省的经略大员,竟被如此藐视,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觉各种事端,纷至沓来,竟然比统率大军,敌寇边疆,还要复杂。

  想到忿慨之处,忍不住砰然一掌,击在木案之上。

  但见人影一闪,沈百涛欠身而入,低声道:“督帅大人。”

  徐督帅道:“百涛,我虽然得父母余荫,世袭爵位,但我也是南征战打出来今天这个局面,数十万大军,我都能运用自如,想不到几十个江湖人物,竟然敢闹我的帅府,胆大妄为,侵拢内宅,还成什么体统。”

  沈百涛道:“督帅大人之意呢?”

  徐督帅道:“我想密下令谕,调集精锐步、骑,设下埋伏,把他们一网打尽。”

  沈百涛沉吟说道:“大人,如若调集大军,能把他们诱人埋伏,重重围困,故然可握胜算,但这些都是老奸巨猾,神出鬼没的人物,要把他们诱入埋伏,只怕不是简单的事,如若无法把他们诱人埋伏,那就是很难善后了。”

  徐督帅突然哈哈一笑,道:“我明白,只不过,想到这件事,我就觉得他们太过分了。”

  沈百涛道:“小不忍则乱谋,此时此刻,督帅大人,最好能忍耐一些。”

  徐督帅沉吟了一阵,道:“百涛,我这堂帅府,似乎是已成了他们闹事的所在,总不能就这样拖下去啊!”

  沈百涛低声说道:“大人,想法笼络一下铁梦秋,就目下情势而言,他似乎是唯一能够担当大事的人。”

  徐督帅皱皱眉头,道:“想不到,我一个身受皇恩,列土封疆的大员,竟然也被拖入了江湖的恩怨之中。”

  语声一顿,又道:“我断过了少民冤,但对江湖中事,却是一点也猜测不透。”

  沈百涛道:“督帅大人是指何而言?”

  徐督帅道:“就拿刘婉蓉说吧!她是我故交之女,但我对她,却是一点也想不明白,她深藏不露胸有韬略,但又自廉不会武功,你说说看,那位刘姑娘是否真的不会武功?”

  沈百涛道:“这个,督帅大人,何不直接问问刘姑娘?”

  徐督帅道:“说的是你派人找她回来,我得和她仔细地谈谈。”

  沈百涛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其实沈百涛心中对那位神秘的刘婉蓉亦是急于多了解一些,一听督帅吩咐,立时亲身赶去。

  片刻之后,沈百涛带着刘婉蓉重回花厅。

  刘婉蓉欠身一笑,道:“大人找我?”

  徐督帅轻叹一声,道:“你坐下。”

  刘婉蓉依言坐了下去,笑道:“督帅大人,有什么要质问晚辈之处”。

  她说的很直接,听得那徐督帅为之一怔,道:“你早想到了。”

  刘婉蓉道:“以晚辈的出现,确有很多可疑之处,那自是难怪大人怀疑了。”

  徐督帅点点头,道:“难为你想的这样周到,我确然有几点疑惑不解之处,想请教一下。”

  刘婉蓉道:“大人请问!”

  徐督帅道:“你是否会武功?”

  刘婉蓉点点头,道:“我会,但在大人未决定解去我和令郎的婚约之前,我已下定了决心,把武功停下,督帅大人的儿媳,如若是一位身负武功,高来高去的人,岂是不是令人耻笑。”

  徐督帅道:“一个人,会了武功,如何还能停下?”

  刘婉蓉道:“只要有决心,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我决心要做一官宦之家的少夫人时,我忘去了十年苦练学成的武功,我也忘去了江湖的很多事情……”

  徐督帅接道:“那不是忘去,只是你不肯说出来罢了。”

  刘婉蓉道:“也不是我不肯说,而是我根本就不去想它,我到了督帅公馆之后,眼看八卦教徒,在公馆中生根闹事,而且连徐夫人也成了受害之人,晚辈为了保护夫人,不得不做出一点禁制,稍阻八卦教的凶陷。”

  徐督帅点点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了。”

  刘婉蓉道:“晚辈说的句句实言,知晓我会武功的人,大人是第二个人。”

  徐督帅道:“第一个是你父亲了。”

  刘婉蓉摇摇头,道:“不是,我父母都不知道我会武功,第一个知道的人,是传我武功的师父。”

  徐督帅道:“你的武功,是否很高强。”

  刘婉蓉笑一笑,道:“应该是不错,不过,高到什么程度,很难说了,至少,武林中有几个比强的人。”

  徐督帅道:“只有几个?”

  刘婉蓉道:“也许晚辈口气托大一些。”

  徐督帅微微一笑,道:“婉蓉,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刘婉蓉笑道:“大人言重了,你有甚么事,只管吩咐,晚辈力能所及,无不从命。”

  徐督帅道:“你既然已决定了置身江湖,自然无法再说婚姻的事?”

  刘婉蓉重下头去,黯然说道:“晚辈婚姻,本由父母决定,如是督帅后悔了解约的事,不妨再和晚辈父母研商,恢复婚约。”

  徐督帅哈哈一笑,道:“贤侄女,伯父说过的事,几时不算过了,我正是为了彻底解决此事,才想到一个办法。”

  刘婉蓉道:“晚辈洗耳恭听。”

  徐督帅笑道:“我们徐、刘两家,解除婚约,但应该仍然保有一些亲戚关系才是。”

  刘婉蓉道:“大人准备如何?”

  徐督帅道:“我想收你作为义女,不知你是否愿意?”

  刘婉蓉站起身子,盈盈拜倒,道:“义父在上,受女儿一拜!”

  徐督帅离座欠身,说道:“快起来,今日,我们先定了父女的名份,再过一天,我再大摆宴筵请客。”

  刘婉蓉起身落座,说道:“义父用不着太破费了。”

  徐督帅道:“我们谈过私情,现在,我要请教一件公事了?”

  刘婉蓉道:“义父请吩咐!”

  徐督帅道:“目下情势,我们应该如何应付?”

  刘婉蓉道:“现在情形,和过去有些不同了,过去,女儿我不便出面,任他们来去自如,横行无忌;但现在,我已决心出面了,不能再让他们小视督帅府中的力量,不过………”

  徐督帅接道:“不过甚么?”

  刘婉蓉道:“女儿还不想堂堂正正的出面,所以,我要经过一番改装。”

  徐督帅道:“好!你看看该怎么办?就照你的方法去做。”

  刘婉蓉道:“我穿一身玄色劲装,玄巾蒙面,前面绣了一朵红花。”

  徐督帅道:“也好,你先告诉我,免去我一番惊讶。”

  语声一顿,道:“蓉儿,目下开封府中,云集了无数江湖高人,此中,似乎以那铁梦秋最为突出,但他身有要事,似乎不能在此久留!”

  刘婉蓉接道:“他在找人。”

  徐督帅道:“不知他找甚么人?”

  刘婉蓉道:“义父可是想留下他吗?”

  徐督帅道:“此人武功绝世,已到入仙之境,如他能留下,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刘婉蓉道:“我有办法使他留下来。”

  徐督帅怔了一怔,道:“当真吗?”

  刘婉蓉点点头,道:“做女儿的,怎敢给义父说谎?”

  徐督帅道:“那位铁大侠是一位很古怪的人,只怕是很难说服?”

  刘婉蓉道:“这世间,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劝说他留下来。”

  徐督帅道:“为甚么?”

  刘婉落道:“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义父,不过,你暂时得守秘密,我目前还不准备告诉他详细同情。”

  徐督帅道:“守秘可以,不过,你不告诉他内情,他如何肯留下来。”

  刘婉蓉道:“我有办法,让他心中动疑,就自行留了下来。”

  徐督帅道:“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内情啊!”

  刘婉蓉沉吟了一阵,道:“他要找一个人。”

  徐督帅道:“找甚么人?”

  刘婉蓉道:“找我。”

  徐督帅呆了一呆,道:“找你干甚么?”

  刘婉蓉道:“因为我是唯一知道那镖旗老主人下落的人。”

  徐督帅道:“镖旗老主人是谁?”

  刘婉蓉道:“镖旗老主人和那铁梦秋有很密切的关连。”

  徐督帅道:“甚么关连?”

  刘婉蓉道:“因为那镖旗老主人,就是铁梦秋的师父。”

  徐督帅道:“那又和你甚么牵连呢?”

  刘婉蓉道:“晚辈的武功,也是由那镖旗主人传援。”

  徐督帅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你们是同出一个师门,那你的武功,也和铁大侠差不多了。”

  刘婉蓉道:“学的武功路数相同,但铁梦秋由童功练起,他的成就,自非我所能及了。”

  徐督帅道:“这么说来,你是他的师妹了。”

  刘婉蓉道:“不错,我是他的师妹。”

  徐督帅道:“你们的师父呢?”

  刘婉蓉道:“死了。”

  徐督帅又问道:“这世间,你师父收了几个徒弟。”

  刘婉蓉道:“只有我和铁梦秋两个人。”

  徐督帅话题一转,道:“蓉儿,既有人冒充少林僧侣而来,定然是已经取得了义父手书,这一点,咱们应该如何对付?”

  刘婉蓉答道:“八方豪雄聚开封,少林寺中人,岂有不知之理,也许他们已经有很多高僧,隐在这开封城中了。”

  徐督帅道:“是否要想法子,和他们联络一下呢?”

  刘婉蓉道:“这个得仔细的想一下,我想关中岳虎威镖局开封分局,定在开封府中布有不少的眼线,那些人,都是市井屠沽之流,但他们的消息灵通,开封府中,来了些什么人物?无法瞒得地他们的双目,这一点,义父尽管和关中岳商量。”

  徐督帅笑道:“好!目下还有一件要事,就是那两个假和尚,虽然已被监视,但如不早作处理,只怕留作祸患。”

  刘婉蓉道:“义父说的是,关中岳已带人手,团团把两人围起,事实上,无疑已拉破了脸皮,此事已用不着再拖下去。”

  徐督帅站起身子,道:“走吧!”大步向厅外行去。”

  沈百涛带着两个带刀大汉,走在徐督帅的前面,刘婉蓉随在身后。”

  穿过一片花树后,到了一座翠竹环绕的庭院前面。

  只见关中岳和林大立、杨四成三人站在一起,低声交谈。

  张大豪、张大龙、于俊三人,却分守左右后三面。

  沈百涛低声说道:“关总镖头,和他们谈过了吗?”

  关中岳道:“事情虽已叫明了,但他们倒是十分沉得住气,一直装聋作哑,闭门不理。”

  徐督帅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他们不作辩驳,那无疑承认此事了。”

  关中岳道:“就目下情势而论,大致如是,问题在咱们应该如何?”

  徐督帅道:“如若确定他们是冒充少林寺中僧侣而来,最好是把他们生擒活中活捉,追问内情,其次予以搏杀,至少不能再让他们留居在帅府之中。”

  关中岳道:“好!督帅有此令谕,在下就好办事了。”

  抽出金背大刀,接着道:“四成,咱们闯进去。”

  杨四成应了一声,拔出一对判官笔,向前行了过去。沈百涛横身挡在徐督帅的前面,以防暗袭。

  刘婉蓉横跨两步,一错肩站在徐督帅的身侧。

  关中岳行近室门前面,高声说道:“两位已经暴露了身份,用不着再藏头露尾了,如是再不开门,休怪我关某无礼了。”

  室中一片寂然,不闻相应之声。

  关中岳又向前欺进一步,举拿一击,蓬然一声,击在木门之上。

  这一掌运足了内功,掌劲极是强大,门内木柱被关中岳一掌震断。

  关中岳举刀护面,身子一侧,冲入了室中。

  抬头望去,只见两个僧侣并肩膝席地而坐。

  刘婉蓉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倒是沉着得很啊!”

  右手一探,大环刀闪闪寒光,点向第一个僧侣的前胸。

  眼看金背刀寒芒,就要刺中那和尚前胸,和尚仍然端坐不动。

  关中岳心中大感奇怪,暗道:一个人沉着到这等境界,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心中念转,右手急收大环刀。

  但刀尖寒芒,已然刺破僧袍而入。

  这时,站在室外的徐督帅,也瞧的茫然不解,道:“关总镖头,是怎么回事。”

  关中岳一伸手,抓住了那僧侣的左腕脉穴。

  但觉入手冰冷,敢值是早已死去,不觉间呆了一呆,道:“回督帅话,这和尚死了。”

  徐督帅吃了一惊,道:“怎么死的。”

  关中岳放开第一个和尚,又向第二个僧侣抓去。

  那和尚也是一样,脉搏停息,手腕已寒。

  这情景,使得关中岳心中又是奇怪,又是震动,道:“在下还未瞧出来他们如何死亡?”

  徐督帅回顾了刘婉蓉一眼,低声道:“可以进去瞧瞧吗?”

  刘婉蓉点点头,道:“他们死的很奇怪,这又是一个意外的变化。”

  徐督帅已瞧出了刘婉蓉脸上也泛起了惊愣之色,似乎是对此事,也大感震动。

  沈百涛示意两个随行大汉,留在门口,当先举步行入室中。

  徐督帅、刘婉蓉随后而入。

  沈百涛低声道:“关兄,他们怎么死的了?”

  关中岳道:“外面不见伤痕,神色不见痛苦,不知他们用何法自杀而死。”

  刘婉蓉缓缓移步,在室中走动,目光流转,打量四周的形势。

  关中岳道:“刘姑娘……”

  刘婉蓉一回头道:“什么事?”

  关中岳道:“有一件事,在下想奉告姑娘,在下到此之时,这两个和尚,都还活着。”

  刘婉蓉道:“关总镖头见到了什么?”

  关中岳道:“我听出室中有步履之声。”

  刘婉蓉道:“你没有瞧到这两个和尚?”

  关中岳道:“没有瞧到。”

  刘婉蓉道:“那人也有可能是杀死两人的凶手啊!”

  关中岳道:“如是凶手,一定还留在这座瓦舍之中……”

  刘婉蓉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关总镖头,如是那凶手,能在诸位不知不觉中,杀了这两个僧侣,也就能在诸位不知不觉中逃离此地。”

  杨四成道:“姑娘话虽说的有理,但一个人身手再快,也快不过眼睛,除非是我们未到之前,两位大师已经被人暗算,凶手已经离开,在我们到此之后,未见任何人离开此地。”

  沈百涛道:“此事简单,咱们在这室中仔细搜查一个就是。”杨四成望了关中岳一眼,道:

  “沈兄说的是,咱们先搜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