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宝藏》 > 第一卷 > 第六章、神秘女人
第六章、神秘女人



更新日期:2022-04-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离开顾威的住处,已是接近中午,我准备回母亲家。
       琪琪回来后,我还未能腾出时间陪过她,对于这个从小就喜欢缠着我的丫头,作为哥 哥总要道个歉,不然她恐怕要怪我一个暑假了。
       我与路边买了一些水果和母亲最喜欢吃的绿豆糕,当然还有琪琪最喜欢吃的卤味,你能接受一个男子对着那些卤肉大快朵颐,却很难想象一个可爱女孩一手猪蹄、一手卤鸡的疯狂咀嚼,琪琪便是如此。
       一切准备妥当,我重新开着车驶向母亲家。
       此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蓝牙耳机,礼貌地问道:“喂,您好!”
       “是李泽先生吗?”沉默了几秒,耳机中传来一个深沉而怪异的男子声音。
       “我是李泽,请问您是哪位?”我脑海中不断地搜索着声音的来源,但却一无所获。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男子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我只是想告诉李先生,关于鲁亭山的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对你没有好处。”
       我愣了一下,忙把车在路边停下来,拿起手机去看上面的号码,但却只有“陌生号码”四个字,并没有具体的电话号码,我想他一定是用什么特殊手段隐藏了号码。
       我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故作镇定道:“你到底是谁?究竟想怎么样?”
       男子道:“我们并不想伤害李先生,前两次只是警告,希望李先生不要多管闲事,只要李先生不再插手,我们保证绝对不再打扰你。”
       我冷笑一声:“打扰?你们的打扰差点让我丢了性命。”
       男子道:“抱歉,我的两个手下有些过火了,好歹李先生身手不凡,并没有什么大碍。”
        “如果不是警察及时赶到,恐怕你们的‘有些过火’会让我在今早的新闻报道上‘大火’一把。”
       男子传来一阵笑声,或许是我的话把他逗笑了,但我却没有一丝想开玩笑的意思,如果昨晚不是张荣及时赶到,过不了十分钟,我就会被那两个矮子找到,面对两个绝顶武术高手,我自认为没有生还的机会。
       男子止住笑声,依然用那冷冰冰的声音说道:“如果李先生不肯罢手,我不敢保证下次会不会在新闻报道上‘大火’一把。”
       我大笑一声道:“你是在威胁我?作为一名侦探,只要接了委托人的委托,就不会因为受到威胁而取消!”
       手机那头停顿了一下,显然男子没有想到我根本不惧他的威胁。过了半分钟,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言尽于此,既然李先生不肯罢手,那就自求多福吧!”接着,通话便被终止了。
       我赶忙回拨过去,手机里响起“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手机号码既然被隐藏,自然不会让我有拨通的可能,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我仍是有一丝失望。
       接下来,我拨通了张荣的电话,希望从他那里可以查到打电话的人。
       “你好,李先生!”
       “张警官,你现在在哪?”我急切地问道
       “哦,我现在在局里,有什么事吗?”张荣愣了一下,说道。
       “好,你在局里等我一下,我现在去找你。”我不等张荣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调转车头向公安局驶去。
       公安局网络信息部
       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坐在电脑面前,而我和张荣则坐在他的身后。此时,他用一根数据线把我的手机和电脑连接在一起,接着把那段录音传到电脑上,用某种我不曾见过的软件打开,然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声波图谱。
       那名警察不停地在键盘和鼠标之间操作着,声音随着他的操作不断地发生着改变,这一切我并不是很懂,自然也帮不上忙,只好一脸期待的盯着显示屏。
       一个小时后,那名警察回身摇头说道:“张队,这段声音可以确定处理过,但他用的变声系统非常先进,我们的系统无法还原真实的声音,不过,听上去很像一个女人的声音。”
       张荣一脸严肃地道:“小王,能否查到她是什么人?”
       那叫小王的警察摇了摇头,道:“由于声音无法还原原声,又不能破解被隐藏的电话号码,想要查到几乎是不可能的。”
       张荣叹了口气:“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小王警官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虽然目前我们县里的设备无法做到,但我可以把录音发给市里的同事,他们那里的设备更加先进,或许可以还原声音。”这句话让我和张荣再次燃起了一丝希望。
       张荣站起身,把手按在王警官的肩膀,笑道:“好,那就拜托你了,有什么进展联系我。”说完,我们便走了出去。
       走出警察局,张荣拍着我的肩膀,道:“李先生,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到那个人的。”
       “我相信你们警察的实力。”我向张荣笑了笑,挥手告别。
       到母亲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两点多。
       母亲家位于老城区窄小曲巷的尽头,由于车无法开进去,我只好把车停在大路上,拎着水果和已经凉透的卤味,步行前往。
       这是一所三层的独家独院,外墙上的蓝色瓷片是前年才贴上的,不过已经有三四块脱离了“大众群体 ”。
       我轻轻地敲了三下门,来开门的正是我的母亲,看到是我,笑道:“小泽,你回来了!”
        “妈,是不是我哥回来了?”还未等我答话,屋内便传出琪琪的喊声。
        “是,是你哥回来了,臭丫头,见你哥比见你妈还亲。”母亲笑骂道。
       接下来,我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不一会儿,散着长发,穿着蕾丝睡衣的琪琪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
       琪琪噘着嘴,背着双手,看起来有些生气,但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喜悦,她哼了一声:“臭哥哥,说话不算数,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你要向我道歉!”
       为了大小姐不“变本加厉”,我不得向她“赔礼道歉”。
       琪琪看见我真的弯腰,一脸苦笑地向他道歉,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我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琪琪便迫不及待地打开袋子,当看到那些卤味的时候,眼神就仿佛是发现了宝藏,拿出一个鸡腿一边吃一边说道:“妈,你和我哥说话吧,我先上去了。”拎起装着卤味的袋子往楼上跑去。
        “你不才吃过饭吗,这么快就饿了?”母亲喊道:“你就不怕发胖!”
        “妈,你就别喊她了,一次两次没事的。”我笑着挽起母亲的胳膊坐在沙发上,展开了一次长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原本是准备在母亲家吃完晚饭才走的,可就在晚餐刚刚端上桌的时候,接到秘书陈小姐的电话,说有一位女士找我,并且今天一定要见到我。我只好望了一眼满桌子的美味,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离开母亲家的时候,夕阳已经渐渐西沉,红色的晚霞遮住了半个天空,蝉鸣更胜于白天,仿佛开一场大型的音乐会。
       回到侦探社,陈秘书第一时间迎了上来:“对不起,李总,那位女士非要见你,我也······”
       我笑着摆了摆手:“没关系,工作重要,不过,你欠我一顿饭哦。”陈秘书接过我手上的提包,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
        “那位女士呢?”我接着问道。
        “那位女士现在正在接待室等您呢。”
       我走到接待室门口,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着里面的那位女士。由于整个接待室都是用钢化玻璃做成的,可以把里面的一切一览无余。
       这是一位穿着黑色蕾丝纱裙的女士,身材凹凸有致,虽然看不到脸,也能大致知道她是一位佳人。
       就在我构想这位女士的美貌容颜时,她猛地转过头,虽然带着墨镜,但仍然让我感到目光中的一丝锐利。
       我推开门,走进接待室,笑着伸出右手:“你好,我是李泽。”
        “你好,我姓赵。”她缓缓站起身,与我握了下手,声音中带着一丝冰冷。
        “不知道赵女士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侦探社帮忙?”
        “我是专门来找李先生的。”
        “噢?”我在相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那,赵女士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据说李先生博学多才,不知道听没听过‘闭门不管庭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张。’这两句诗?”赵女士冷冰冰的声音让人有些不舒服。
        “当然”我依然笑道:“这是宋代诗人陈郁《苦吟》里的诗句,意思是说关上门不管那些与己无关的闲事,谁的事让他自己作主。”
        赵女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李先生一定也听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两句了?”
         “这是论语·泰伯篇中的名句,意思是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去考虑那个职位上的事。”
        赵女士再次点了点头,但没有再问,而是从提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点了一根。
        “赵女士,你问这些,是不是我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隐约间感到这位‘赵女士’可能和鲁亭山有关。
        “凭李先生的聪明才智,应该已经猜到一些了。”赵女士从口中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侦探可以解决的,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的好。”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做,而是身不由己。我可不愿做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我把身体往前伸了伸,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我感到很抱歉,只要你不再管这件事,我可以给你补偿。”她说着,从提包中拿出一本支票,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撕给我:“这是一千万,应该足够补偿你了。”
       我看了一眼支票,冷笑一声:“钱不是万能的,赵女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回吧。”
       赵女士站起身,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望着赵女士的离开,我竟然有一丝期待与她的“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