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笔灵4·苍穹浩茫茫 > 正文 > 第十一章 咆哮万里触龙门
第十一章 咆哮万里触龙门



更新日期:2022-03-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出自《全唐诗》一百六十二卷·李白〈公无渡河〉

    笔冢主人似乎等待他这句话很久了,仍是那一副淡然笑容:「晦庵先生,看过那段往事,你仍坚持要如此吗?」

    朱熹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像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心:「是的,这个决定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动摇过。」

    陆游听得有些糊涂,他惊讶地望望笔冢主人,又看看朱熹:「老朱,你脑子糊涂啦?打开这书筒,天人笔就会跑出来啊,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朱熹转头对陆游平静道:「陆兄,对不起,这鱼书筒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天人笔。」

    陆游霍然起身,愕然道:「不可能!我亲自检验过的,里面那股浩然正气,不是天人是谁!」

    「有浩然正气的,可不只有天人笔啊……」笔冢主人轻轻敲了敲桌面,语气有些惋惜,似乎在说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陆游一下子怔住了,他的情绪仿佛黄河壶口的奔腾水流一下子冻结成冰凌。

    朱熹默默地起身离座,朝陆游与笔冢主人深鞠一躬,然后把身体挺得笔直,黝黑的面孔变得不可捉摸。一股强悍的力量从他身子里喷薄而出,朝四周涌去。这股气势就像是决口的洪流,一泻千里,周围的桃林被震得东倒西歪,几乎站立不住。笔冢主人挥一挥袖子,才让它们回复原状。小童早躲到了笔冢主人身后,面色有些惊恐。

    其实不独小童,就连陆游也惊呆了。他眼前的朱熹似乎换了一个人,还是同样的眉眼,却变得冷峻威严,甚至还有一丝丝悲悯世人的哀伤。很快那些通天气势汇聚到了朱熹的头顶,汇聚成了一管笔。

    「不可能!」陆游失声叫道,他攥紧了拳头,全身的筋骨咯咯作响,如临大敌。

    他看到那一管笔的笔管之上竖铭一列字迹,「道源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

    正是董仲舒的天人笔!那枝本来应该在宿阳孔庙被收回了的天人笔。

    笔冢主人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似乎他对这件事早了然于胸。他双手一拱,朗声道:「董夫子,咱们可是有一千多年没见啦。」

    朱熹缓缓挪动脖颈,沉声道:「这里没有什么董仲舒,只有我朱熹,和我的意志。」他只是嘴唇稍微嚅动了一下,声音却居高临下,无比清晰。这区区一句话,却传递给了周遭无比的压力。石凳石桌「喀吧」一声裂开数条裂缝,轰然坍塌在地,化成一堆瓦砾;几棵稍微细瘦一点的桃树拦腰折断;就连小山坡本身都微微一颤,抖起许多尘土。

    陆游连忙运气抵御,才勉强站稳,胸口一阵憋闷。他略偏了偏头,发现笔冢主人的脸露出无数细小裂缝,整个面部支离破碎。它只是桃树所化,自然承受不住这澎湃的压力。那个小童吓得双手抱头,陆游一个箭步过去,把他拽到自己身后。

    过不多时,这化身「啪」地碎成了千百片木屑,四散而飞。笔冢主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意外:「阁下仍旧是晦庵先生?」他原本以为天人笔一定会侵占朱熹的身体,借机复活,但现在看起来,朱熹似乎仍旧拥有自由意志。

    朱熹举起右手,食指朝天。

    「我并非被它控制,而是我选择了与它神会——现在的我,不是天人笔的奴仆,而是可以操控天人笔的笔冢吏。」天人笔乖巧地围着朱熹转了一圈,似乎是为了证明他的说法。

    陆游大吼道:「不可能!你已经有紫阳笔了,没人能同时拥有两枝笔灵!」

    朱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陆游:「陆兄你说得对,没人能同时拥有两枝笔灵。」他朝着那寒梅鱼书筒道:「在那鱼书筒里装的,才是我的紫阳笔。」

    陆游倒退了三步,如遭雷击。他突然意识到,书筒里那浓郁的浩然正气,原来并不是出自天人笔,而是紫阳笔散发出来的。

    「可你是怎么做到的?」陆游不甘心地问。除非笔冢吏死亡,否则人笔绝不可能分离,因为一心不能两用。朱熹却能把自己的紫阳笔封印起来,换上了天人笔,这实在太违反常识了。

    「陆兄你是否还记得我在宿阳教训那些笔冢吏的话?」朱熹语气很温和,「每个人都有两心——人心与道心。顺应天理的是道心,徇情欲的是人心。只有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方才是正道。」

    陆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他当时对朱熹这套说辞不屑一顾,觉得太过迂腐。

    「我修炼理气多年,人心渐蜕,道心渐盛,此消彼长之下,方才有了紫阳笔。我为了不影响修身养性,就让紫阳笔选择了与我的人心结合。在孔庙中,这一笔一心同时被收到鱼书筒中,反倒因祸得福,让我只剩下一颗纯粹的道心,旁无杂念——这正是『灭人欲,存天理』的至纯境界啊。」

    「原来你受重伤的事,根本就是在骗我!」陆游怒不可遏,胡须根根竖立。

    「并不是那样。」朱熹微微露出苦笑,「这样的事情,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孔庙之时,我本意是想拼出自己的道心,与天人笔同归于尽,因为我不能容忍一位儒学天才死后还被禁锢在笔灵里。可当我冲过去的时候,天人笔却感应到了我的浩然之气,向我的意识传递过来一条讯息。」

    陆游还记得,当时朱熹冲到天人笔前,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天人笔在一瞬间有些退缩,这才被陆游捉住机会救回笔灵。他一直以为那是朱熹最后的神通,没想到居然别有内情。

    「天人笔——或者说是董仲舒——要求我履行儒生的天职,让他借助我的身体振兴儒家。我拒绝了,我告诉他,儒学复兴只能经我的理气之学,而非其他。就算他是尊崇无比的老前辈,也别想动摇对真理的追寻。遭到我的拒绝之后,天人笔无比愤怒,它想要把紫阳笔彻底吞噬,我别无选择,只能让紫阳笔和人心主动钻入鱼书筒。」

    朱熹回忆着起当时的情景,如今说起来很长,其实只是一瞬间罢了。

    「失去了紫阳笔和人心,天人笔以为我只剩下一副躯壳,便打算趁虚而入占据我的身体。可它没有料到,我仍旧有一颗道心留存。你们都知道,当一枝笔灵侵入一个人空荡荡的身体,却发现他的心还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神会或者寄身……」陆游喃喃道,事实上这正是笔灵认主的原理:笔灵深入人身,与笔冢吏的心碰触结合,然后供其驱使。无论多么强大的笔灵,都无法超脱这个规律。

    「不错,阴错阳差之下,天人笔反而被我吸收,变成了我的笔灵。」朱熹语气变得激动起来,「就在那一瞬间,我做到了『灭人欲,存天理』。人欲被彻底摒弃,只有坦坦荡荡的天道。」他双眼闪闪发亮,周身的气势更为猛烈。

    「那你还装出一副重病……」

    朱熹苦笑道:「我初失人心,心神耗尽,就算是有天人笔,仍旧无以为继,这又岂能是装出来的。当时我已经存了必死之心。我那时心想,已经悟得大道,就算死亦无憾了……」朱熹说到这里,遥空一拜,语气里颇多感激,「若非陆兄仗义,又有那几枝儒笔为我灌输浩然之气,只怕我已凶多吉少。」

    朱熹说清了原委,陆游长长松了一口气,他抓住朱熹肩膀,半是埋怨半是欣慰道:「老朱你这闷葫芦,怎么不早说,几乎被你吓死了。谁想到这天人笔竟成了你的笔灵。」朱熹后退一步,躲开陆游,左手一扯,撕拉一声扯去了衣袍的一角。陆游疑道:「老朱你又想做什么?」

    朱熹叹道:「陆兄你和笔冢主人,于我朱熹恩重如山,本当涌泉以报。只是今日我不得不断袍绝义,不能以私谊废了公义。」

    陆游错愕万分,开口问道:「公义?什么公义?」

    「我为天下公义,要将笔冢永久废弃,不复临世。」

    声音恢宏,字字洪亮,一传数百里,几乎响彻整个桃花源。

    朱熹的身体开始慢慢浮空,双手平举,周围的空气以他为中心开始盘旋,黝黑的脸膛满布浩然正气。陆游靠得太近,无法承受这种压迫,五脏六腑翻腾不已,几乎要呕吐出来。他忽然觉得身体一轻,再低头一看,自己已经在数十丈之外,笔冢主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旁,一手按在他肩膀,另外一只手牵住小童。

    这位笔冢主人仍是桃树化身,他看到朱熹终于吐露出目的,仰起头幽幽一叹:「在下特意为晦庵先生你一窥往事。想不到先生仍是固执己见,不能体察在下用心。」

    朱熹浮在半空之中,肃容而立,一张黑脸愈发威严起来:「董夫子的所作所为,为儒家千年计,与朱熹实在是心有戚戚焉。我正是看了这段往事渊源,才更加坚定了心意。正如我在船上与陆兄所说,笔冢小道,无益世情,只会教人罔顾正理,不复尊儒重道。」

    「那你何必惺惺作态,在孔庙与那天人笔打作一团!直接去舔董仲舒的臭脚,把我们都干掉不是更痛快!」陆游再也按捺不住心中忿怒,破口怒骂,这种遭人背叛的滋味,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朱熹闭上双眼,似乎闪过一霎时的痛惜之情:「我在孔庙乃是真心助你,只是天降大任于我朱熹,我又岂能逃避公义之责。」

    陆游大怒:「什么狗屁公义,笔冢收藏天下才情,又碍着老朱你什么事了!?」

    「天下才情?圣人之外,又有什么人敢僭称天下才情?」

    朱熹的声音转而威严,他猛然睁开眼睛,两道凌厉的力量「唰」地扫出。霎时间飞沙走石,天地震动,桃花源原本一个恬静的田园世界,立刻变得扭曲不堪,崩裂四起。小童看到这熟悉的地方被那个人折腾得面目全非,吓得瑟瑟发抖。

    笔冢主人抱起小童,面色凝重道:「想不到天人笔到了晦庵先生身上,威力更胜从前。这『灭人欲,存天理』的境界,果然不得了。」

    陆游一挥拳头,咬牙切齿:「我说,把从戎笔先借我,我去教训一下老朱。这家伙脑子一定坏掉了!」他着实气得不轻,以至于全身的皮肤浮起一层淡淡的锋芒。

    「天人一出,如之奈何。」笔冢主人轻轻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