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笔灵3·沉忧乱纵横 > 正文 > 第五章 郎今欲渡缘何事
第五章 郎今欲渡缘何事



更新日期:2022-0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出自《全唐诗》一百六十六卷·李白〈横江词六首之五〉

    「渡笔人?」

    罗中夏又接触到了一个新名词,大惑不解。

    星期天道:「这渡笔之人,乃是介于普通人与笔冢吏之间的中间类型,肉体像笔冢吏一样可以承载笔灵,精神上却无法与之神会。这让渡笔人虽然无法发挥笔灵的全部威力,却可以同时承载复数的笔灵。这种人极为罕有,几千年来算上你一共也只出过三个人,诸葛、韦家的那些小娃娃不曾听过,也不奇怪。」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罗中夏反问,他注意到这老头提到诸葛家和韦家的口气都很居高临下。

    星期天不屑地摆了摆手:「这不是你现在应该知道的,小朋友。你只要明白自己只是个渡笔人,根本不是笔冢吏,就够了。而每个人,都是需要摆正自己位置的。」

    罗中夏听着这样的评价,知道这都是事实,可心里还是有淡淡的失落:「就是说,我的定位,只是青莲、点睛暂存的容器?没有其他含义了吧?」

    「自然。渡笔人的功能——好吧,换个好听点的词儿——渡笔人的职责,就是在真正的笔冢吏出现之前,替他们好好保管笔灵。」

    「那不和收笔灵用的笔筒一样吗?」

    「差不多吧,但渡笔人显然更可靠。他不是简单地禁锢笔灵,而是有某种程度上的契合,也可以发挥一定的功能,比起笔筒来说可靠多了。你身上存了这么久的青莲笔,应该能明白。」

    罗中夏早知道自己与青莲笔并没有达到神会的境界,是以屡次与人对阵,总不免左支右绌。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学识不深,所以难以发挥青莲笔的实力。现在听了星期天的解说,分明就是自己天生的角色问题了。再往下细想,当日青莲笔和点睛笔都是毫无来由地打入自己胸腔,原来也并非是全无来由,而是自己是个渡笔人的缘故吧。

    想到这里,一个念头突然掠过罗中夏的脑海:「你现在突然出现,告诉我这些,莫非是正统的笔冢吏出现了?」

    星期天哈哈大笑:「你这小子,做为渡笔人倒也聪明。不过寻常笔冢吏,倒也没什么正统不正统之分。只有管城七侯身份尊贵,方才须要分正统伪统,每一代都有真正的传人。」他一指旁边的郑和,「这一位,才是青莲笔的正统传人。」

    他这一句话,在罗中夏听来不啻惊雷,若非有禅心压伏,早就跳将起来大叫「怎么可能」了。郑和居然是青莲笔的正统传人?那我算什么?

    这不是一个设定问题,而是一个自尊心的问题。

    没人甘心当另外一个人的替代品,尤其还是自己讨厌的那种家伙。

    罗中夏暗暗捏紧拳头,胸中青莲鸣啾,也不知是与他同心恼怒,还是向那位正统主人示好。

    「当然,事实上那天给你算完了命,我也给他卜过一卦。」星期天继续道,「他的命运一算便知。只可惜当时他尚未觉醒,还须磨炼,这才任由他先被秦宜炼成笔僮、后被褚一民炼成笔灵僮。这都是为了磨去他凡人的性情,尽快袒露出本质。至于你,我觉得历练一下也是好的,就让你自由发展。到目前为止,你做得不错。」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

    「谈不上。他的命运是早已注定的,我不过是因势利导罢了——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事情也一样会沿着既定方向前进。」星期天耸了耸肩,「我不过是让事情进展得更顺利罢了。」

    「那万一郑和被炼去了性命呢?那你岂不是白忙一场?」

    星期天发出无声的嗤笑:「我早在算命的时候,就暗中把他的头脑护住。任凭秦宜、褚一民那些家伙再怎么炼,也只是炼他的身体罢了,伤不到大脑,反而促使他的笔冢吏本性早些觉醒。」

    罗中夏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这老头看起来其貌不扬,隐藏的能力却十分惊人。就凭刚才那一手封锁整栋大楼收放自如的能力,已然强过他目前所遇到的所有人,拥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魄。但比起这个,更让罗中夏心惊的是,自己原本以为的一连串巧合,如今看来只不过是人家早安排好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听他的口气,似乎与「他们」并不是一路。

    似乎越发混乱了。

    罗中夏的脑子飞速转动,拼命回想以往的记忆细节,试图理清这一切的线索。

    这时候郑和冷冷开口道:「那么,我是否现在可以拿回青莲笔了?」他的声音比以往更为倨傲,看来凡人性情已经被完全剥离,彻底袒露出笔冢吏的本性。

    罗中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当初把他从褚一民手里救出来,是出于同学情谊,虽没想一让他多记好,可现在这种忘恩负义的态度还是让人很不爽。

    星期天站起身来,拍了拍郑和的肩膀:「我说,何必这么急躁。罗小朋友的身上,并不是真正的青莲笔,不过是一枝青莲遗笔罢了,还不入你的法眼。不如安心等到真正的青莲现世如何?」

    郑和冷着脸,不置可否,直勾勾盯着罗中夏,仿佛一个被人抢了玩具的小孩子。他的脸色还是那种铁青色,大概是做植物人的时间太长了。

    「那我要等到何时?」

    「王右军的天台白云笔已率先复苏,管城七侯一向同气连枝,届时六笔齐现,还怕青莲笔不出吗?你就暂且放心吧,一切都着落在青莲遗笔和罗小朋友身上。」

    言谈之间,他似是已把罗中夏当作了一个打杂的手下。安抚好了郑和,星期天又转向罗中夏:「渡笔人虽是笔冢吏的二传手,但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笔灵入体,不是那么容易退去的。好在怀素和尚有心,倒替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来,把你的右手伸过来。」

    罗中夏纵有百般不情愿,也只好伸出手来。

    「你胸中的青莲遗笔和点睛笔是没办法退出来的,不过怀素却把秋风笔寄在了你的右手,这便方便得紧。我今天特意找你过来,正是为了把秋风笔渡给郑和。褚一民那个废物拿笔灵炼他,又炼不得法,结果搅得郑和性情有些心浮气躁,这岂是太白仙风道骨的潇洒气度?李太白和杜子美相知相赏,拿这枝秋风笔渡来给郑和降降燥气,再好不过了。」

    「这是什么?」

    「这就是笔冢秘不传人的法门之一了——渡笔降燥。」

    「……」

    星期天说着冷笑话,微笑着握住罗中夏右手。罗中夏只觉得右手一灼,旋即有黯淡的光芒缓慢从皮层下流泻而出。这光有颜色,却难以描摹,只觉得看了一眼就有说不出的苍凉凄苦之感。杜甫的诗多感慨,〈秋风歌〉又是其愤懑怀怨登峰造极之作,这枝秋风笔自然也炼得凄风苦雨。

    也不知星期天运用了什么手段,就能把秋风笔从罗中夏右腕拽出来。秋风笔先开始还只是丝丝缕缕的暗流,被星期天手指几下拿捏,逐渐变成一枝毛笔的模样。这枝笔通体暗黄,笔须枯黄若秋日茅草,说不出的黯淡消沉。

    罗中夏曾见过费老拷问欧子龙的时候,徒手能从他体内拽出笔灵,可现在的情况却又略有不同。费老是生拽,会造成笔冢吏极大的痛苦,而此时星期天从他体内取出笔来,却轻描淡写,丝毫没有异状。

    星期天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头也不抬,一边专心侍弄秋风笔,一边解释道:「你这笔灵是怀素和尚寄在右手的,与什么神会、寄身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单纯的存放罢了。你没法利用它,自然也就没有精神上的纠葛。倘若是这笔存在你胸内,那么换作是我,也没办法把它弄出来了。」

    罗中夏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存在胸中就无法退笔?那我这渡笔人还谈什么渡笔?」

    星期天道:「渡笔人能渡什么笔,给什么人,这都是命定的。不是想渡什么就能渡什么。你看,这秋风笔就是机缘所定,要在今日渡走;而那青莲遗笔和点睛,却还没到时候。」

    听着这老头总把命数搁在嘴边,罗中夏忽然想到刚才房斌给自己写的那番话:「命运并非是确定的,你可以试着去改变,这就是点睛笔的存在意义,它给了我们一个对未来的选择。请珍重。」

    房斌的那一席话就像是为了今日的遭遇才特意写下的一样。

    一个说命运自有定数,一个说命运是不确定的,究竟谁说的才是真的啊?

    罗中夏的脑子里纷乱不堪,星期天趁这机会把秋风笔彻底抽出来,塑成了毛笔的形状,把它递到郑和的面前。

    「你先拿这个凑合着用吧。」

    郑和瞥了一眼,表情不是很满意,但星期天的话他不敢违背,只得乖乖把胸前病号服的纽扣解开,露出胸膛。星期天掣起右手,指尖隐有墨色,他指头一弹,手中的秋风笔灵「嗖」地一声刺入郑和胸膛,从头至尾没了进去。郑和脸色忽明忽暗,双肩抖动不已,过了十几秒后整个人忽然长长吁了口气,表情平复下来。

    星期天这时伸过手来,按在他胸膛之上,五指挪捏,一会儿工夫竟又慢慢掣出一管笔灵来。星期天见罗中夏面露惊色,笑道:「你不必奇怪,这不是秋风笔,而是褚一民那孩子拿来炼笔灵僮的笔灵。」

    罗中夏想起来了,费老曾经说过:郑和是被人用禁忌的秘法炼成了笔灵僮。笔灵僮比笔僮要高级,不用普通毛笔,而是要用笔灵与人类来炼就。眼前这枝,想来就是褚一民拿来和郑和炼在一起的笔灵。

    这笔灵的形体变幻不定,却欠缺应有的活力,宛如一株曝晒了三天的植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星期天把它护在手里,端详了一番,感慨道:「真是可惜,好端端一管,褚一民竟把它给炼废了。」

    罗中夏没想到星期天突然出手,一下子被他制住,丝毫动弹不得。罗中夏不知道星期天有什么打算,面色揣揣不安。星期天道:「别担心,渡笔人,我不是害你,而是帮你。」他左手运劲,那一管笔灵被缓缓推入了罗中夏的胸膛。

    迎着罗中夏惊疑的目光,星期天道:「这笔灵已被摧折,没了固定形态,也失去了以往的记忆,已不能称为笔灵,最多只能算是一枝残笔。但对你这样只能发挥笔灵几成威力的渡笔人来说,这种残灵反倒可以利用,威力不凡呢。」他拍拍罗中夏肩膀,看残笔已尽没入体,宽慰道:「你为我带来秋风笔,自然不会亏待你,何况以后还有用得着你的时候。权且渡这残笔的笔灵予你,好好利用吧。」

    罗中夏只觉得胸中气血翻腾,几乎难以控制。他有些惊慌道:「这……这是什么笔?」

    星期天道:「它已经算不得笔了,你又何必问它来历?」

    那种难受的感觉只持续了一阵,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脱胎换骨的轻松感。罗中夏闭起眼睛感应了一番,发觉胸中仍旧只有两笔存在,那一枝却消失无踪。

    「残笔是无形的,它已经融入了你的四肢百骸,你姑且把它理解为一种特异功能便是。」星期天解释道。

    罗中夏缓缓抬起头来,开口问道:「你……是『他们』吗?」

    联想到前前后后这许多「巧合」与「遭遇」,无不与这神秘现身的小老头息息相关。很难不把他与那个神秘的「他们」联系到一起。

    星期天先是一怔,然后仰天大笑道:「我若是他们,你岂还有小命在?」

    「那就好……」罗中夏四肢绵软,说话有气无力,星期天在这上面没必要撒谎。

    这管秋风笔原本是韦家族长韦定邦的笔灵,韦定邦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把这笔早早藏在了怀素那里。自己遇袭而死的时候,实际上只剩了一副空躯壳罢了。怀素嘱咐罗中夏把这笔灵交予有缘之人,以全定邦之志,倘若星期天是「他们」一党,罗中夏便是所托非人,把笔灵交给杀韦族长的凶手了。

    星期天笑罢,忽然正色道:「他们的来历,我是知道的;他们的目的,我也是明白的。只是时机尚不成熟,不能话与你知。但起码有一点,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或者说,你是站在我这边。今日我到此地来,一是为郑和渡笔;二是为你续灵;至于这三么,就是要告诉你,管城七侯我们志在必得,而你是其中的关键。」

    又是管城七侯。

    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七枝笔而来的。

    罗中夏虚弱地笑了笑:「其实,你是打算让我当管城七侯的渡笔人吧?」

    星期天眉毛一挑:「你这小朋友还真聪明,这么快便悟到了。」

    「管城七侯如今现世的唯有天台白云,只怕那几枝笔的正统笔冢吏也都不曾苏醒。把七侯搁在我这里,自然是最好的结果。敌人就算把我杀死,也是偷不走笔灵的。我说得对吧?」

    「嗯,虽不中,亦不远,你果然比原来聪明多了。」星期天的语气说不上是讽刺还是赞赏。

    「承蒙夸奖,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

    「说吧。」

    「你唠叨了这么久,又是抽我的笔,又是给我安排工作,也该问问我,我为什么要帮你?」

    从罗中夏一进这间屋子,其实就一直在单方面听星期天一个人喋喋不休。从头到尾,星期天都把罗中夏作为一个理所当然的手下来对待,想要抽笔便抽,想要渡笔便渡。若不是今天星期天突然现身,罗中夏甚至不知自己被当成猴子来耍。

    结果一个重要问题就被忽略了:罗中夏从未答应要做他的手下,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为他卖命。

    星期天似乎早对这问题有了准备,不假思索答道:「理由很简单啊,你没得选择。」

    「为什么,我可以去投靠韦家或者诸葛家啊,实在不行我就投靠原力的黑暗面。」罗中夏的嘴欠始终是禅心唯一一个难以压制的特性。

    星期天道:「韦家和诸葛家自身难保,最近他们怕是都有大祸临头,你指望不上他们什么的。至于『他们』……呵呵,房斌是你的前车之鉴!地铁里的袭击,就是一个警告。」说完他又重重加了一句:「你既然已经被牵扯进了笔冢的世界,就必须要面对自己的宿命。没那么多守护世界和平或人类安危的崇高理由,你跟着我,有肉吃,否则就是死,就这么简单,我说得够明确了吗?」

    星期天说话的时候,有强烈的气场随着他逐渐高昂的声音喷射而出,像无形的巨手扼住罗中夏的咽喉。在这种强大的压力逼视下,罗中夏终于不大情愿地点了点头。

    「当然,事成之后,你也会有丰厚回报的——我可不是不讲理的人。」星期天满意地点点头,「不过你小子国学基础太差,虽然有那个和尚帮你,怕是他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也罢,就让我给你些提示,免得你拖我的后腿吧。」

    星期天递给他一枚方孔铜钱,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转身按住了郑和的肩膀。

    郑和闭目养神,一心在消化秋风笔的灵力,不再理睬罗中夏。星期天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这次来要接走郑和,得闭关一阵。在这期间,你就尽力给我弄清楚七侯的下落吧。」

    两个人的四周开始泛出耀眼光芒,逐渐吞没了他们的身体。

    罗中夏挣扎着起身,趁着星期天还没彻底消失的时候大声问道:「韦势然,到底是什么人?」

    光芒中的星期天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他少有地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