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笔灵3·沉忧乱纵横 > 正文 > 第四章 张良未遇韩信贫
第四章 张良未遇韩信贫



更新日期:2022-0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出自《全唐诗》一百六十五卷·李白〈猛虎行〉

    郑和与罗中夏,可以说是同时卷入笔冢的纷争之中。可惜的是,与罗中夏的「幸运」相比,郑和可谓是命运多舛。他先是险些被秦宜炼成笔僮,在加护病房里一躺就是好长时间;然后他又被「他们」不知用什么法子捉去,用笔灵生生炼成了笔灵僮,变成一个丧失了意识的怪物,在永州几乎让罗中夏一干人全军覆没。

    绿天庵那一战,他们好歹救回来郑和。可惜郑和当时已经成了笔灵僮。那是一种比炼制笔僮还要可怕的禁忌邪法,是用笔灵和人体为材料生生炼就出来的。他被救回来以后,变回成植物人的状态,一直躺在加护病房里无知无觉。罗中夏和彼得和尚试了许多办法,却始终探测不出究竟「他们」是用什么笔灵来炼郑和的。唯一确知的是,郑和还活着,笔灵化作藤蔓般的精神枝条分散到他的四肢百骸,却一直不曾到达脑部,为他保存了一丝意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何以炼散了的笔灵无法进入到他的脑部呢?是敌人有意为之,还是他体质上有什么奇特之处?这一点便是费老也想不通,于是郑和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躺回到加护病房,一动不动,安静地等待着谁能想出好法子替他收回笔灵。

    现在他居然醒了,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曾桂芬曾老师因心脏病而住院,现在已无大碍,但是还得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于是监视郑和的工作就顺便由她来负责了。她虽无笔灵,却凭着深厚的大鼓功底练就了一身掷地有声的功夫,所有的小辈都非常尊重她。

    现在她说出事了,那就一定是出了大事。

    四个人匆匆从松涛园赶去第三医院。十九虽然心情悲痛,却也知孰轻孰重,缅怀死者随时都可,现实里的敌人却是随时可能发难。

    加护病房是一栋独立的建筑,平时进入的人非常少。他们赶到的时候,曾桂芬穿着病号服已经等在了大门口,苍老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愁容。

    彼得和尚顾不得寒暄,见面便问:「曾老师,怎么回事?」

    曾桂芬颤巍巍地支着精钢拐杖,叹道:「刚才我按照每天的惯例,去加护病房查探郑和的情况。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一种奇特的感觉笼罩,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操纵着,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朝外走去。我试图挣扎,却毫无反抗余地,只能一直朝前走。在离开病房的时候,我借着门上玻璃的反光瞥到一眼,原本躺在床上的郑和竟然从床上半坐起来!」

    曾桂芬的额头仍旧浮着一层薄薄的汗水,可见当时她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彼得心中一凛,这个场景何其熟悉。他的父亲、韦家的族长韦定邦,就是在自己面前如同一个提线木偶般剧烈舞动,然后横死的。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曾老师,只不过手法稍微和缓了一些,没有伤到人命——暂时还没有。

    这么说,韦庄中那看不见的敌人,眼下就在这座建筑里。

    或许就是「他们」。

    甚至有可能就是褚一民口中的「主人」。

    颜政见彼得和尚的眼神闪烁,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他一向大大咧咧,懒得多作思考,便直截了当问道:「那现在情况如何?」

    曾桂芬道:「建筑里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和我一样被赶出来了,大概都是被那种力量所操纵吧——现在里面恐怕只有郑和一个人而已了。」

    「那还不好说吗?进去看看就是了!」颜政说完就拉开大楼的玻璃门,朝里迈去。不料他的腿刚迈了一半,就僵在了半空。颜政一惊,拼命控制右腿朝前落地,不料右腿竟似是自己活了一样,轻轻一转,反而朝后荡去,整个人一下失去了平衡。亏得颜政平衡感比较好,身子微微一晃,左足点地,双手伸平,总算是没摔倒在地。

    可这样一来,他变成了背对玻璃大门的位置,就像是刚从楼中被撵出来一样。颜政不甘心地嘟囔了一句,挥了挥手,转身又朝楼里冲去。这一次的结局更惨,他的两条腿腾空而起,然后整个人直直摔在了水泥地上,活像是刚刚练完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颜政,不要逞强!」彼得和尚在一旁提醒他。可颜政哪里吃过这种亏,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右手一晃,五道红光闪耀而出。

    画眉笔。

    罗中夏、彼得和十九都一起叫起来。颜政身上的笔灵,是汉代张敞的画眉笔,可以令物体恢复特定时间的状态——可在这时候能有什么用处呢?

    颜政一脚踢碎大门玻璃,朝里面硬生生地跑过去。就如同之前两次一样,他的两条腿又开始失去控制,急速反转,要带着他飞出楼外。颜政在挣扎中突然竖起右手食指与中指,飞快地在大腿处叩了一下,双腿肌肉立刻恢复了正常。整个人的身形只微微停滞片刻,旋即穿越了玻璃门来到大楼内。

    这时旁人才看出他的心思。那来路不明的神秘力量可以通过操纵人体肌肉,如同操纵木偶一般控制被施术者离开大楼。这种机能显然是要等在进入大楼的一瞬间才被触发,而颜政朝自己双腿用上画眉笔,让它们一下子恢复至进楼前数分钟的状态,那时候的双腿自然还不在那力量控制之下。如此一来,颜政便对自己的双腿如臂使指,得以继续前行。

    这想法可谓是别出心裁,独辟蹊径,也只有画眉笔可以做到这一点。

    可问题是,究竟能撑多久呢?

    画眉笔一共十枝,在地铁里已经用掉了五枝。现在双腿每迈出几步,便要用掉一枝,而且效果持续不了多久。颜政只迈出了五步,双腿就又一次开始肌肉反转,他不得不又点了一次,这才保住了控制权。这样算下来,他最多也只能迈出去二十五步,然后便会被打回来。

    何况还有一个大大的凶险在里头:那股力量能够操纵你的双腿,自然就能够操纵你的全身。倘若施术者发觉颜政的意图,转而控制其手腕与肩胛,那画眉笔可就半分用处也无了,届时全身受制,谁知道那力量会如何料理颜政……

    彼得和尚最先洞察到此节。他甫一说出忧虑,罗中夏立即急道:「那我去把他拽出来!」也顾不得自己能不能进大楼,一个箭步朝前冲去。十九见状不妙,也纵身上前,她嫌那道玻璃大门实在碍事,飞起柳叶刀,祭出如椽笔。只听轰隆一声,那大门已然被她变巨后的柳叶刀斩得七零八落,玻璃屑乱飞。

    罗中夏与十九双目交错,彼此会意地点点头,并肩而入。十九双足一进去便觉得有些古怪,自己的双腿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牢牢握住,硬是往回拖着自己。十九大怒,让柳叶刀在自己身边飞旋舞动,想要把那隐形的敌人斩得粉碎。可惜这一切只是徒劳无功,她的刀只能斩削实体,对于这来路不明的力量却无济于事,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足拖着身躯返回大门口,然后猛一跺脚,飞跌出去。

    彼得见势不妙,双手合十,一道绵软力道接住十九身体,再缓缓把她放下。他下意识地还多甩出一道力,想把罗中夏也接住——可是这一招却落空了。彼得和尚、曾桂芬和惊魂未定的十九惊讶地发现,罗中夏已经走入楼中数十步,却仍旧安然无恙,无任何异状发生。

    罗中夏本人也惊异莫名,他踏进楼里的时候全神戒备,青莲笔和禅心蓄势待发,结果却扑了一个空,既没有古怪的力量牵扯自己身体,也没有什么傀儡丝线,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可十九和颜政一个被干脆地轰出了大楼,一个在艰苦卓绝地一步步前进,这说明他的「正常」,其实才是一种不正常。

    这时候已无暇多想,罗中夏冲楼外三人比了个手势,转头朝颜政跑去。颜政咬着牙还在与那股力量僵持,一步一趋,十个指头只剩两个小指头还有红光,额头汗水涔涔,已是强弩之末。

    「颜政,你快出去!」罗中夏大叫。

    颜政听到罗中夏的呼喊,转头看来,见罗中夏神态自如,不由愣道:「你怎么跑过来的?」他这一开口,精神一松,登时被力量裹胁住全身,倒头朝着楼外拖去。罗中夏一把扯住颜政的衣袖,颜政双拳当即回攻朝他砸去。

    「喂,是我呀!」罗中夏一边躲闪一边嚷道。

    「我知道,我也控制不住啊!」颜政气喘吁吁地解释,手里招式却一刻都不放松。好在他是被人操纵,拳脚都显得生硬,倘若是颜政自己使出当年在街头打架的手段,只怕罗中夏三个照面都走不下来。

    两人拉扯了几番,颜政道:「我说,你还是快松手吧。这么纠缠下去,咱俩一块儿完蛋。」罗中夏心想这力量虽然强悍霸道,目前倒还没痛下杀手,只把入侵之人摔出楼外了事,性命可保无虞。心中念想转动,手里松开了颜政衣袖。颜政抓紧时间嚷嚷道:「你赶紧去加护病房,我没事,算命的说我有……」话未说完,整个人连滚带爬地朝大门口走去,一路踉跄。

    罗中夏没奈何,只得一个人朝着三楼的加护病房走去。此时楼里静悄悄地空无一人,他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格外清晰。廊灯、地板、告示牌、一排排的木门与玻璃窗,一切都很正常,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弥漫在四周,不是恐怖,也不是诡异,更接近于一种深不可测的威严,如同无形的卫兵一样肃立着,瞪视着这个走在其中的少年。

    「我难道是被选择的?」罗中夏心想。这似乎毫无疑问,那股力量排斥了彼得、十九、颜政、曾桂芬和其他所有人,但独独阻挡不了自己。这一定是刻意为之的,只想让他单独一个人出现。一个明确无比的暗示。

    是郑和吗?这没理由,他才没有如此能打。

    是老李吗?这更没理由,诸葛家何必如此故弄玄虚。

    是「他们」吗?那倒是有可能,但他们若有这等手段,直接把罗中夏等人捏了岂不省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罗中夏反复思考,却理不出个头绪来。他有个优点,倘若碰到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就索性不去想它。这世界上的事,本来就不是每一件事都必须要想明白不可的。「难得糊涂」是他的人生哲学,也与怀素的那颗禅心相应和。

    即使碰到最坏的情况,也能用青莲笔来拼命吧。这是罗中夏有恃无恐的信心。

    事实上,自从诗笔相合大破鬼笔之后,怀素的禅心就消解成了丝丝缕缕的意识与潜意识,溶入了他的心灵深处,让其性情在潜移默化间有了微妙的改变。虽然如此一来,威力无俦的〈草书歌行〉便成了绝唱,再也施展不出来,但他驾驭青莲笔的整体实力却上了一个新的境界——甚至可以说,他的人生境界,也更上了一层。

    罗中夏走到了三楼加护病房前,深深吸了一口气。那种逼人的气势更加明显了,毫无遮掩地从加护病房门缝里流泻出来,如同暗涌海潮一样扑击着他的双腿。青莲笔在胸中跃跃欲试,一见情况不对就会立即出手。

    他正在犹豫是否该先敲门,周遭强烈的气场突然「唰」地收得干干净净,瞬间退潮,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再无一星半点的痕迹。这让罗中夏一下子有些失神恍惚,像是精神上挥拳落空用力过度一样。

    「进来吧。」

    屋子里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罗中夏有些狼狈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推门进屋。

    他看到郑和从病床上半坐起来,正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还是那一副令人厌恶的嘴脸。

    郑和的身边还有一位老人。

    那老人身材不高,瘦小干枯,穿着一套破旧藏青色干部服。床边还歪歪斜斜靠着块脏兮兮的布招牌,布上写着「算命看相,测字问吉」八个字。

    罗中夏的脑子嗡的一声,记忆一下子回到了整个奇遇的最初。

    是那个旧货市场的算命先生!

    那一个命运注定的清晨,他去旧货市场为鞠式耕淘笔,一进去便碰到了这位算命先生。这位算命先生说他面相有大劫难,他还不信,便用英文单词person测了个字。

    「去PER而不成人,这SON发音却似个丧命的丧。你大劫临头,还算什么前程!」

    「S是个死字,RO就是两翼。你若想禳灾活命,就该离R、O远些,却应在一个PEN上。」

    那两句解字的话,一下子无比清晰地回荡在罗中夏脑海中。当时罗中夏只道那算命先生是瞎说,可如今细细想来,却是无一不中!RO是个「榕」,而他的命运,可不就是应在这个PEN笔上了吗?

    如此看来,罗中夏踏入笔冢世界,便是自那一天的清晨开始。

    此时突然见到那算命先生,罗中夏这些已经快淡忘的记忆便一下子井喷而出,瞬间在脑海中印证了测字的谶言,令他惊骇莫名。

    「你……你……」罗中夏指着算命先生,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算命先生微微一笑,核桃仁般的皱纹在脸上扭曲成漩涡:「好久不见了,罗小朋友。」他的食指轻轻一拨,一把折叠椅主动跑到了罗中夏的身后,他扑通一声坐了下来。

    郑和这时开了口:「怎么会是他?」

    「怎么不是他?」算命先生悠然道,「人有定命,命有定数,数有定则哪。你躺了太久,外面的世界已不太一样了。」

    「可他,只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是渡我之人……」郑和皱起了眉头,露出惯常的精英学生嘴脸。

    算命先生大笑道:「这一个普通学生,经历却已经是不凡哩,如何做不得渡笔人?」

    罗中夏见他们两个自顾聊了起来,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算命先生转过脸来道:「我是谁,这并不重要——王老五、赵老三、尼尔·盖曼、随便你怎么叫都成——得了,也不为难你,看过《美国众神》吗?叫我星期天就行了。」他缓了缓口气,两只隐藏在皱纹里的眼睛盯着罗中夏:「重要的是,当日我曾给小朋友你做过命批,如今可都应验了?」

    「嗯。」罗中夏谨慎地回答了一声,暗自揣摩这个横空出世的算命先生究竟是什么来头。他偷偷瞄了一眼郑和,发觉如今的郑和与他熟悉的那个郑和不大一样,同是精英嘴脸,现在这个却多了几分自然而然的平淡气息——换句话说,以往郑和的神态是「我比你上等」,而现在的郑和却是「我比你上等,这还用说吗?」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又与这个自称「星期天」的老头什么关系?无数问号在罗中夏胸中飞旋。星期天没理睬他,自顾说道:「那时候我说教你禳灾避祸之法,可惜小朋友你眼界浅,不识货,以致有此横祸。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

    「也不至于叫横祸吧?」罗中夏觉得这个词用得太过了。他虽历经坎坷,屡遭险情,可也不至于上升到横祸的高度。

    星期天笑道:「你不过是尘世间一个惫懒闲适的家伙,却误入这笔冢的世界,背负上管城七侯的宿命,可谓是驽马驮山、蚕丝缚龙。不是你的劫难,难道还是福缘不成?」

    周围空间的温度霎时冷了下来,罗中夏心头狂跳,这家伙果然与笔冢有关系。

    「所以你打算退笔的心愿,是可以理解的。」星期天像是宽慰他似地点了点头。罗中夏面无表情,他为了救颜政和十九,已经放弃了怀素给他的最后一个退笔机会,如今已然是禅心淡定,再不想那些事。

    「可惜啊可惜,造化弄人。你一心想退笔,结果笔灵却越退越多,先有青莲,后有点睛,右手还藏着一管杜子美的秋风。」

    星期天说完,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他的右手,罗中夏这时再也忍不住了,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面色苍白。怀素临终前把韦定邦的秋风笔寄在他的右手,嘱托他渡给有缘之人,这事极为隐秘,就是颜政、彼得和尚他们都不知详情。这个星期天却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星期天似乎对他的反应颇为满意,继续道:「自古笔冢吏中,从无一人能身兼二笔,而你一下子就搞了个二拖一,你可知是什么道理?」

    以前罗中夏也听曾老师、费老等韦家和诸葛家的长老说过,笔冢传统都是一吏将一笔,从无例外,对于自己身上能藏着青莲、点睛两管笔灵且不互相抵牾感到非常好奇,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个算命老头却显得胸有成竹,似乎早知答案为何。

    纠缠于罗中夏本性中的怀素禅心此时发挥了作用,暗暗压抑住了他冲动的一面。罗中夏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急躁,沉声道:「听老前辈指点。」

    「因为你的本命并非是笔冢吏,而是渡笔人。」星期天不紧不慢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