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青萍 > 正文 > 第1185章 走马换将
第1185章 走马换将



更新日期:2022-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1186章走马换将

    冥河老祖得了萝茜陀提醒,立即对婆雅和毗摩芷多罗暗授机宜,然后突然对上方再次发出了攻击。

    冥河老祖召出了亿万血神子,正在清除第七层地狱中的冥猴,但浩浩荡荡的阿修罗大军,却是因此腾出了手来。

    随着冥河老祖一声令下,无数的阿修罗战士,悍不畏死地向上冲去。

    东华帝君一声冷笑,手中长剑一圈一转,望空一抛,登时化作无数口飞剑,自天而降,刺向那无数的阿修罗战士。

    此时,冥河老祖发动神通,血海翻涌,一道道血海中郁积的阴煞之气在空中凝成一个血球,随着四下里无穷无尽的阴煞之气加持,那血球愈发地厚重壮大,在空中滴溜溜旋转着,血色浓的几乎要变成墨黑色。

    “去!”

    冥河老祖一挑元屠神剑,那血球随之冲起,仿佛那一颗血球内蕴含着一个惊涛骇浪的大海似的,恐怖的阴煞之气冲天而起。

    那阿修罗战士在这阴煞之气中如鱼得水,愈发地强大,但这么浓郁的阴煞之气,却让陈玄丘等人大感不适。

    “开!”

    陈玄丘凝聚神力,一剑劈去,狰狞一击恰在此时出了暴击,“轰”地一声,便把那个血球劈碎,阴煞之气若有实质,激射锐啸。

    无数道血色纵横下,就见三个性感妖娆的修罗女王身着黑铁铠,手执森白色的修罗刀,猛扑上来,分别攻向陈玄丘、七音染和正在布设结界的绮姹蒂千莎。

    而冥河老祖,手提元屠、阿鼻两口先天神剑,脚踏十二品业火红莲,攻向了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正操纵无数神剑,斩杀那些阿修罗战士,陡见冥河老祖攻来,不由吃了一惊,急忙闪避,这一来就叫许多阿修罗战士突破了防御,向上层攻去。

    冥河老祖桀桀怪笑,两口神剑暴雨狂风一般追斩向东华帝君,口中说道:“木公,久违了。”

    东华帝君招手唤回一口神剑,一边与冥河老祖交手,一边叫道:“冥河,你不在血海自在,非要跑到冥界来做什么?”

    冥河一听这风凉话,不由得破口大骂:“老夫来去自由,才叫自在。被人堵在家里不得出入,算得什么狗屁!老夫要从这冥界借道出去,关你木公何事,为何非要与我作对。”

    二人一边交手,剑刃相交,叮当作响,一边对答如流,毫不耽搁。

    东华帝君道:“冥界的事,自然轮不到本座去管,不过既然适逢其会,却也不能袖手旁观。血河之道,有悖天理循环,你还是回去血河吧,三界之中,已经没有你存身之地。”

    冥河老祖狞笑道:“就凭你,想拦我?我却不信!”

    冥河老祖突然一声大喝:“动手!”

    正与陈玄丘等人交手的婆雅、毗摩芷多罗、萝茜陀突然舍了各自的对手,三口修罗刀,齐齐攻向东华帝君。

    冥河老祖座下业火红莲陡然毒焰大炽,背后烈焰焚天,内中无数厉鬼怨魄凄厉地嚎叫着,那叫声,元神不固者听了,就会立时被吼得魂飞魄散。

    冥河老祖手中双剑也是狠狠向东华帝君刺去。

    东华帝君惊道:“我地乖乖,好不怕人!”

    言犹未了,手中剑荡起,已经架住了冥河老祖的元屠剑。

    但是与此同时,婆雅、毗摩芷多罗、萝茜陀三人的修罗刀,却也划着诡异的弧度,斩在了东华帝君身上。

    陈玄丘惊呼:“东华前辈!”

    陈玄丘使剑就要来救,面前突然现出一人,余悸未消地道:“居然四打一,好卑鄙!”

    说话的,赫然正是东华帝君,只是穿着中衣,形色稍显狼狈。

    而脸上刚刚露出喜色的三位修罗女王,却愕然发现,被她们斩中的,居然是一件道服。

    道服被三刀一剑斩成了碎片,蝴蝶般飞扬于血海之上。

    冥河老祖目光一凝,脱口叫道:“五行大遁!”

    冥河老祖毫不犹豫,立即斜插身形,攻向七音染。

    七音染举起哭丧棒一迎,这随她多年的神兵,竟被阿鼻神剑“嚓”地一声斩为两段。

    七音染吃了一惊,急急一闪,被元屠神剑斩去头上金冠,一头长发瞬间披散下来。

    冥河老祖却已剑交左手,鬼爪箕张,向她肩头抓来。

    陈玄丘和东华帝君不约而同,同时出手。

    婆雅等阿修罗三女王,却也是配合默契,齐齐挥刀迎来,欲阻二人。

    眼见两口修罗刀一正一反,从两个刁钻角度齐齐劈来,东华帝君急进的身影突然一停。

    天罡三十六神通之正立无影。

    两口修罗刀从他的身体上一挥而过,却如砍中了一道虚影。

    刀锋刚过,东华帝君突然又动了,左掌拍在毗摩芷多罗的肩头,右脚踹在萝茜陀的小腹上。

    两个修罗女王身上都穿着黑铁甲,这两处地方都是在铁甲保护之下的。

    显然,东华帝君自恃身份,不好向两个修罗女王裸露在外处发起攻击。

    但饶是如此,这一掌一脚,威力也是奇大,拳脚着处,铁甲碎裂,毗摩芷多罗和萝茜陀惨叫着便摔向血海,无数面目狰狞却忠心无比的阿修罗战士立即不要命地扑了上来,截在她们跌落的方向上方,阻止东华帝君追杀。

    而另一边,陈玄丘冲向冥河老祖,冥河老祖却已一把扣住七音染的肩头,神力一发,阴煞之气入体,禁制了她的神通,哈哈大笑着,便往血海中跳去。

    在他想法中,这个精通上乘冥修功法,境界隐隐然已经是准圣初期的女修,十有八九乃是冥后,不然的话,冥界恐怕没有修为这么高的女修。

    既然拿住了冥后,那比擒住了东王公却也不差几分,足以用来要挟冥王向他妥协了。

    因而,人一到手,立即便要遁回血海,等那冥王到了,再做理论。

    陈玄丘哪里肯让他逃走,婆雅持刀冲上阻挡时,陈玄丘一个“天狐魅影步”便绕过了她,掌中神剑便向冥河老祖砍去。

    冥河老祖嗔目大喝,目中射出两道血光,元屠、阿鼻两口凶剑登时飞于空中,自行斩向陈玄丘。

    陈玄丘冷笑,以神御剑,当我不会么?

    诛仙、戮仙两剑立即迎上。

    若非那陷仙剑受血煞之气浸淫太久,还没有蕴养抹杀血煞之气,他连陷仙剑也要抛了出来。

    可离了神剑的陈玄丘,比那东华帝君不同。

    东华帝君一生浸淫于剑,专精于剑,离了剑,至少削弱他三成修为。

    陈玄丘却不同,十八般兵器,他样样精通。便是手无寸铁,他的身体,也如巫人一般,可以化为最强武器。

    陈玄丘一双铁掌,连环拍出,掌掌如潮,气浪滔天,无穷恐怖之势,在不断闪避的冥河老祖身前炸开道道虚空。

    冥河老祖眼见东华帝君打伤婆雅和萝茜陀,情急之下,脚下业火红莲一旋,身形已经到了婆雅身后。

    “去!”

    冥河老祖一掌推在婆雅后背上,将她撞向陈玄丘,趁这一挡之机,一道火莲,呼啦啦便向血海坠去。

    元屠、阿鼻两剑在冥河老祖的神念控制之下,也向血海中追射而去。

    陈玄丘眼见婆雅向自己撞来,原本狠狠打出的一拳,忽然记起她一旦落入血海,便是不死之身。仓促之下,立即变拳为爪,狠狠一抓。

    “呃!”

    婆雅痛呼,秀眉紧蹙。

    陈玄丘一抓扣进了婆雅的胸甲,擦着乳肉抓住了那片板甲,因为生怕她逃了,这一爪抓的凶猛,令婆雅好不痛楚。

    陈玄丘不管不顾,一把把她扯到了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便一掌砍在了她的颈上,将她硬生生砍晕过去,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可是此时,冥河老祖扣着七音染,业已“嗵”地一声,坠入了血河。

    一见冥河老祖和三位阿修罗女王纷纷撤退,空中那些阿修罗族战士便要随之撤退。

    可就在这时,一身帝王冠冕的小冥王,领着诸多的判官、阴帅、鬼王、冥将,率领着无边无际的阴兵鬼卒,自那上方浩荡而下,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般,将那些来不及撤退的阿修罗族战士屠灭殆尽。

    陈玄丘提着昏迷的婆雅,死死盯着那波涛汹涌的血海,眼见得波翻浪涌,哪里还有冥河老祖的身影。

    这时,空中那些飞速闪烁来去的血神子,突然俱皆一定,化作一颗颗血滴,在空中定了一定,便向血海中落去。

    宛如突然间下起了一场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