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菊花香 > 正文 > 第8. 银白杨、秋天、爱章
第8. 银白杨、秋天、爱章



更新日期:2022-0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美姝!美姝!”

    承宇把美姝放到床上,轻轻晃动,美姝依然昏睡不醒。承宇背着美姝乘宾馆电梯的时候,她咳了几声,吐了。美姝的衣领处和承宇西装的肩背部都有呕吐物留下的痕迹。

    承宇低头看着美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他替她脱掉外衣,弄湿了毛巾,小心翼翼地给她擦了几把脸,帮她把散乱的头发拢了拢,又洗了几次毛巾,轻轻按摩她的双眼、鼻子和嘴唇。不管怎么说,美姝喝得确实太多了,她心里好像燃烧着一团火,脸也红红的,额头甚至有点儿烫。

    这可真糟糕!

    承宇神情严肃,焦急万分,看了看手表,想不出自己还能做什么,于是拉了把椅子坐到床边,双手握住美姝的一只手,目不转睛地盯着熟睡的美姝的脸。他现在特别后悔在美姝闹着要点第二瓶洋酒时没拦住她。

    你不要痛,心和身体都不要。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你,想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我每天不知多少次拿起话筒,每次又都在犹豫中放下。为什么……为什么……让我那么想你?我相信总会有你我相见的这一天的,因为有着这种信念,我才有了活下去的勇气。美姝……你好像还是不能理解我。

    承宇抬起抚摸美姝手背的右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眶,忍住了眼里那滴似乎马上就要滴下来了的泪。一旦这第一滴泪流出来,其余的眼泪恐怕就会像决堤的江水那样奔涌而出了。

    是啊……坦白地说,我也不明白你的什么地方这么吸引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么舍命地爱你,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我的爱远远超越了这种不明白。美姝,现在……向我敞开你的心扉吧!……似乎你现在仍然因为我们是前后辈关系而拒绝我成为你的男人,也不肯让自己成为我的女人……可是,从今天起,再也不要这样折磨我了!

    我能对你负责,我能给你幸福,只要你能接受我的爱,什么大三岁,什么前辈后辈,全都见鬼去吧!我……我爱你的一切,从你的脚尖到你的每一缕头发,都让我爱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第一次吻你的那一天,不,嗅到你头发里散发出菊花香的那一天,我已经预感到并认定了你就是我的心上人……但如果你依然因为什么理由不肯接受我,我决心相信命运的安排,一直等下去,等到我们重新像今天这样不期而遇。至少在我听到你跟什么男人结婚了,生了可爱的孩子,幸福地生活着的消息之前是决不会放弃的。这个决定是不是很消极,像个傻瓜?我不在乎。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我这种傻瓜——在结局出现之前一直等待的人。事实上……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个女孩子喜欢我,她叫英恩……就像我对你的感情一样,她对我也是那样。一想起英恩来,我就觉得抱歉和心疼,可能我爱一个人的方式就是从英恩身上学到的,或者可能因为她为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所以我就要为你受同样多的苦,作为报应。我说起英恩来,你不高兴吗?但我爱的只有你,我的爱是永不改变的。

    承宇低头看着美姝,情不自禁地说着这些话,一面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拂过美姝的头发和面颊,又双手捧起美姝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这时,美姝稍微有点儿清醒了,紧闭的双眼艰难地睁了睁,又微微合拢,朦胧中看到了用双手握着自己的手、忧虑地看着自己的承宇。

    承宇的手指拂过自己的头发,是那样的深情;抚摸自己的面颊,是那样的轻柔……那手热乎乎的,似在抚慰自己疲倦的心灵。美姝从来不曾感受过这么温情的抚摸,从这抚摸中,她感觉到了承宇心中涌动着的爱情。但紧接着种种顾虑掠过心头,美姝皱起眉,翻过身去,背对着承宇,手很自然地从承宇的手中抽了出来。

    承宇替美姝把毯子拉到肩部盖好,然后把大灯关了,只开着一盏台灯,拿起双人床上的另一床毯子,走到沙发跟前坐下,盖上毯子,身体靠在沙发背上。

    听不到承宇的声息后,美姝小心地把承宇握过的手贴到脸颊上,她感到承宇温柔的手指传到自己的脸上的微热似乎还留在那里。

    这孩子现在真的打定主意把我……把我当成一个女人了。原来那晚他在海边说的那些话,什么会像高大的松树一样,一直等待……是……是在向我表明他爱我的坚强意志!哦,这是一个固执的家伙!不管你怎么样,我可不接受比自己小的男人。跟像弟弟一样的男人谈恋爱?不可能!就算别人可以,就算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时,我也会说:“那又怎么样?不挺好吗。”可是轮到自己头上,我可不能接受。那种情况我连想都没想过,居然要我承认和接受,简直是开玩笑!

    当然,我承认,承宇确实是一个能给女人带来幸福的非常优秀的男人。……幸福?在目前我的这种情况下,目前我的这个年龄,这真是一个令人落泪的词。每当看到生了可爱的孩子,推着婴儿车出门招着手接送丈夫上下班的女人,自己的眼泪就会涌出来。曾经摇着头说过那种生活烦死人的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法完全变了,这可真是我的悲哀…………如果,我跟承宇一起……生活……不行,我可没有那种自信,根本不可能!

    美姝快速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闭着眼睛。酒劲敲锣打鼓气势汹汹地从脚尖升上来,她又重新睡过去了,睡梦中看到了一棵树,无论站在哪里都光彩夺目的高大的树。是不是承宇轻轻抚摸美姝面颊的时候,这棵树就在美姝的心里扎根了呢?

    把自己的根也扎到他的心里去不行吗?这真的比死还要难受吗?承宇具有很多值得女人爱的优点,但……为什么自己要说不行呢?在后辈当中,最招人喜欢的就是承宇,但为什么一说到爱,自己就总是踌躇和后退呢?到底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有恐惧过爱,但这一次,分明就是恐惧。或许自己很怕拥有像承宇这么优秀的男人吧。

    在梦中,美姝靠着她梦见的那棵树坐着,低头看着打湿自己脚尖的江水,不停地自言自语着。打湿了脚尖的江水带过来的是哀愁,高远的天空留给人们的是孤独和苦涩。

    我所感到的那种恐惧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呢?梦境逐渐变得暗淡,夜幕降临了。

    在夕阳的余辉中,一颗颗星星闪烁起来了,好像书写在五线谱上的音符一样,奏出优美的旋律。不知不觉中空气里弥漫起一种气息,变化一点一点地发生了。女人伸长了脖子,翘首企盼着什么,她的心随着长长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好似男人淡淡的烟草气味伴着男人的气息,幽幽随风而来。

    落叶飘零,清风吹拂,夕阳西下。美姝低垂着头,已不再是一个激情奔放的女人,她变成了一个少女,在梦中幽幽哭泣,因为树叶全落了,因为夜深了,因为他没有来。是啊,这是一个梦,就由着她在这梦中哭个痛快吧!早上打开门出去时,不会有人知道昨晚的一切,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船歌

    只要你拂过我的心,

    只要你的唇贴到我的胸口,

    你纤柔的唇,你雪白的牙齿,

    似红箭的你的舌,

    只要拂过我遍布伤痕的心跳的地方,

    你哭的声音,

    随风飘进海边我的心中,

    我的心就会发出黑暗的声音,

    发出睡梦中火车滚滚的车轮声,

    如同荡漾的水波,

    如同渗入叶子里的秋意,

    如同鲜血,

    发出燃烧天空的璀璨火花的声音,

    像梦像枝条或像雨,

    或像冷清渡口的汽笛声

    响起,

    若你随风飘进海边我的心里,

    似白色幽灵,

    在泡沫边际,

    在风之中央。

    ——巴勃罗·聂鲁达的《船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