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生死盟 > 正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22-01-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林傲霜苦笑道:“你……你这位‘红衣昆仑’,不单武功绝世,连嘴皮子也锋利无比,我已经是出了家的人了,何苦还要把我也拉在一起?”

  萧瑶笑道:“要出家我们便一同出家,不单我陪你贝叶参经,香罗礼佛,连我妹子也都拉去作尼姑,让顾大哥和南宫兄弟这一对‘生死之盟’去当凡心难绝、六根不净的相思和尚!”

  萧瑶妙语如珠,尤其最后的“相思和尚”四字,奇趣横生,未经人道,连诸葛仁、穆超元和辛东坡等都被她逗得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林傲霜知晓斗嘴斗不过她,只得苦笑说道:“好了,瑶妹不要耍贫嘴了,我们既决定再入‘千鬼壑’,是否立即付诸行动?”

  萧瑶点头道:“当然要争取时间,但虽然群邪业已遣散,我们仍不宜过于大意,最好把当前八人相隔数丈地分作先后两拨,以防暗算,好作策应。”

  诸葛老人笑道:“萧大姑娘委实持重高明,居安思危,老夫为之心折,就请你划派人手,但不知你把我这糟老头子派在第一队,抑或第二队呢?”

  萧瑶笑道:“凡事须防万一,倘若木小萍等留下厉害埋伏,我们有人中毒受伤,全靠老人家妙手疗治,你自然应该留在第二队了。”

  南宫敬道:“小弟曾是其中堕落人,对于壑中一切地形均极熟悉,应该由我打前锋了!…萧瑶颔首道:“敬弟地形最熟,自然应打前锋,但说句不客气的话,你的功力却嫌稍弱,我派名好手随充保镖,你与琪妹二人作搭档吧。?

  南宫敬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这是萧瑶故意成全自己与萧琪接近,遂向她投过一瞥感激的眼色,点了点头,扬眉含笑说道:“有琪姊作我的保镖,必可安然无虑,还有两位又是谁呢?”

  萧瑶笑道:“我如今主意又变,不是把八人分作两拨,而是分作三拨,你与琪妹充当先锋,顾大哥与霜姊担任第二队,我与诸葛老人家、穆老人家、辛师叔等,断后接应,每拨的距离均保持二丈至五丈之间,万一有甚事变,彼此可立即呼应照顾。”

  南宫敬好生暗佩萧瑶襟怀宽阔,用心良苦,把劫后初逢的顾朗轩和林傲霜又给派在一起,让他们好有一倾别愫、互诉衷曲的机会。

  他一面心中佩服,一面向顾朗轩笑道:“大哥,常言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瑶姊派我们兄弟二人负责第一二队,委实十分允当。昆仑有急,事不宜迟,小弟与琪姊先行,大哥和霜姊也就随后来吧!盎巴辏与萧琪二人便向摩云峰下的“千鬼壑”中当先驰去?

  顾朗轩与林傲霜身为第二队接应,不敢怠慢,在南宫敬、萧琪奔出三五丈后也双双随去。

  穆超元目注萧瑶一翘右手的拇指,含笑说道:“萧大姑娘,好胸襟,好安排,你这两拨人选派得真有学问。”

  萧瑶嫣然一笑,尚未答言,那位“妙手天医”诸葛老人已在一旁笑道:“辛兄在终南山中与我下棋之时,每每道及‘红衣昆仑’如何如何,我总以为多少有点过于揄扬,谁知今日一见之下,方知毫未溢美,像先前利用‘正气歌’声掩护南宫兄弟暗袭‘青阳木魃’柳洞宾之计,用得真是匪夷所思,使我佩服无已!”

  萧瑶娇笑道:“诸葛老人家你还说呢?我若早知道你老人家随后在侧,何必还苦思计谋、绕着弯子来摆布柳洞宾,费上那多心思?”

  诸葛老人笑道:“不然,不然,掩护南宫兄弟之举仍属必须,因为我有自知之明,垂老暮年,气血渐衰,若凭硬打硬斗,未必制得了那柳洞宾呢?”

  萧瑶呀了一声道:“老人家莫顾夸我而忘了接应之事,我们这‘断后大队’距离第二拨的顾大哥和林傲霜姊姊,业已超过五丈,将及十来丈了。”

  辛东坡笑道:“不必硬性规定什么‘五丈’距离,让他们离得远些,才方便谈些不愿被外人听见的体己话儿!”

  萧瑶点头道:“辛师叔说得不错,但若距离太远,也有顾虑,万一出甚事情……”辛东坡道:“木小萍、皇甫婷等偷袭昆仑,‘千鬼壑’中业已人去壑空,应该不会出甚事儿了吧?”

  萧瑶含笑说道:“这帮万恶凶邪,什么花样都想得出来,常言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虽在处处都占了上风之下,还是谨慎点好!靶炼坡以及诸葛老人、穆超元等听萧瑶这样说法,遂一齐起身,尾随顾朗轩、林傲霜二人,保持个十丈距离左右?

  到了摩云峰脚,先后三拨进入秘洞,果然均未遭到丝毫阻碍!

  洞中的“玄阴鬼门”也已吊起,南宫敬生恐有变,并请萧琪以绝顶神功毁去机关,使这道足以阻人出路的万斤铁门永远无法放下。

  出得秘洞,到了壑下,只见“望乡台”,“奈何桥”等地,虽仍鬼气森森,却已看不见半条鬼影。

  南宫敬止步卓立,向萧琪笑道:“琪姊,我们等一等吧,等瑶姊他们到来会齐,再商量一下应该怎样下手彻底毁却魔窟!”萧琪方一点头,秘洞之中业已传来林傲霜娇脆的语音道:“琪妹怎不走了?莫非你们业已发现什么疑难棘手的问题?”萧琪笑道:“没有什么疑难棘手,这‘千鬼壑’中果似已走得一人不剩,我们是想等瑶姊等大伙到齐,商量个彻底毁却魔窟之策,因为‘千鬼壑’的地势不小,房舍甚多……”话方至此,顾朗轩与林傲霜二人业已神情十分亲热地相偕走出秘洞。萧琪突然咦了一声,双臂抖处,人如白鹤冲天,凌空拔起五六丈,再在台阶上略一点足借力,便自扑上“望乡台”去。南宫敬叫道:“琪姊,你……

  你这作甚?”萧琪身形尚在空中,便应声答道:“我觉得这‘望乡台’上好像藏得有人,发出颇为紧张的呼吸之声。”

  这几句话儿把顾朗轩、南宫敬暨林傲霜等三人都听得好生惭愧!因为大家都在一处,却只有萧琪听出“望乡台”上有藏人呼吸之声,可见功力方面,委实都比这“白衣昆仑”差了一段距离!萧琪答复南宫敬问话之时,身在半空,话音落处,人已到了“望乡台”上。果然,她耳力极强,听得丝毫不错。有一夜叉鬼卒打扮之人躲在“望乡台”一角之上,全身还在瑟瑟发抖。萧琪起初以为是什么主要凶邪故意装扮,但走到近前仔细注目一看,方知确实是名寻常鬼卒。她故意沉着脸儿问道:“你鬼鬼祟祟藏在此处则甚?木小萍、皇甫婷那些凶邪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夜叉鬼卒见了萧琪的上台身法,已知是绝顶高人,哪敢丝毫迟延?战战兢兢地向她恭身施了一礼,语音微颤答道:“木神妃与皇甫仙姬……”萧琪叱道:

  “什么‘神妃’、‘仙姬’?要叫她们木小萍和皇甫婷。”

  夜叉鬼卒点头领命道:“是,是,木……木木……小萍和皇皇……皇甫婷等主要人物有事他往,所有‘千鬼壑’中人员也都已一一遣散……”萧琪不肯放过对方语气上的漏洞,接口问道:“既然都已遣散,你为何还留在这‘千鬼壑’中,鬼鬼祟祟则甚?”

  夜叉鬼卒道:“我……我……”

  萧琪怒声喝道:“说,说老实话,否则我便要了你的狗命!”

  她把这两句话儿说得极高,一面对夜叉鬼卒构成威胁,一面也可使台下的顾朗轩、南宫敬、林傲霜等知晓台上情况,不至有甚惊疑。

  那夜叉鬼卒一见萧琪发怒,果然吓得全身抖颤,立即嗫嚅答道:“小人是……

  是去后又回……”萧琪道:“你去后又回则甚?是想占据这‘千鬼壑’魔巢后,再为非作歹……”夜叉鬼卒慌忙辩道:“小人只会上点粗浅功夫,哪敢为非作歹?

  我是瞥见木……木小萍把许多宝物藏在‘九幽地阙’之中,动了贪念,想悄悄回来偷上几件,只为一生温饱之需,谁知听得秘洞中突起人声,遂吓得心胆俱裂,赶紧躲到这‘望乡台’上!”

  萧琪问道:“木小萍在‘九幽地阙’中所藏的是些什么宝物?”

  夜叉鬼卒答道:“是数不清的金银珠宝,木小萍要留来作她重图武林霸业、东山再起之用,还有一些兵刃毒物……”说至此处,他忽然打了一个呃儿,眉头紧皱,未再言语。

  萧琪道:“你怎么了?为……为何不说话呢……”那夜叉鬼卒先是伸手指指咽喉,然后便双手捧腹,流露出满面痛苦的神色。

  萧琪见了他这副神情,才恍然说道:“你是中了毒么?这‘望乡台’上别无他人,这毒却……却由何而来?……她一面说话,一面目光如电扫视全台,果然看不见丝毫人影和丝毫可以藏人之处。

  但就在萧琪目扫四外的刹那之际,那夜叉鬼卒业已痛苦得站立不住,倒地乱滚起来。

  萧琪觉得此人有讯问口供的价值,不可令其死去,遂向他安慰说道:“你尽量忍耐,我带你去见一位盖世神医,包管可以着手回春,救你一命!”

  说着,便抓起这名夜叉鬼卒,施展绝世轻功,纵往望乡台下。

  这时,殿后行动的诸葛仁、穆超元、辛东坡、萧瑶等四人,也已到了“千鬼壑”之内。

  萧琪把那夜叉鬼卒送到诸葛仁的面前,秀眉双扬,含笑叫道:“老人家,请再把你的回春手段施展一下,这名鬼卒知道甚多秘密,不能让他中毒死去。”

  诸葛仁替夜叉鬼卒略一诊视……向萧琪摇了摇头,苦笑说道:“抱歉,萧二姑娘,我对此事无能为力。”

  萧琪讶道:“老人家何出此言?难道这鬼卒所中的毒力竟比我们所中的‘虾蟆毒蛊’还要厉害?”

  诸葛仁道:“萧二姑娘是明白人,应该知道所谓‘生死人而肉白骨’,只是对于良医灵药的过份夸大之词,老朽虽精岐黄,但亦只有为活人对症下药之功,绝无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法力!”

  萧瑶在一旁笑道:“琪妹别再胡缠诸葛老人家了,这名夜叉鬼卒业已死掉,你还要他老人家怎么施展手段呢?”

  萧琪脚尖微挑,把个仆倒在地的夜叉鬼卒翻转一看,发现他七窍流血,脸色紫黑,果已中毒死掉!

  她看清以后,不禁气得顿足叫道:“可惜,可惜,但我真不知道这名夜叉鬼卒是怎样猝然中毒?”

  萧瑶笑道:“琪妹不必懊恼,你且把这厮的中毒经过说来给我们听听。”

  萧琪立即说明台上的经过,萧瑶想了一想,向萧琪扬眉说道:“照这情况听来,这鬼卒定是猝然遭受暗袭,而向他暗袭之人,可能是以上乘轻功悬身台边,才使琪妹未看见任何踪影。”

  萧琪怔了一怔道:“瑶姊这种推测颇有可能,但那行凶之人倘若悬身台边,必然如今还在,因为有任何人从台上降落,顾大哥、林姊姊与南宫兄弟决不会毫无觉察,我们是否多派几个人儿上台搜一搜呢?”

  萧瑶点头笑道:“你们四位既为先锋,便应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搜索敌踪之事还要另派人么?”

  萧琪笑道:“好,我们先上台搜索,瑶姊与三位老人家也请在台下注意上点,防范被人走脱!”

  语音一毕,立即招呼顾朗轩、南宫敬、林傲霜等三人,一同纵往“望乡台”

  上。

  萧瑶笑向诸葛仁道:“诸葛老人家,你认为我的这种判断合不合理?”

  诸葛仁略一沉吟答道:“这是可以情况之一,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或许也有几分可能?”

  萧瑶道:“什么情况,老人家请加指教!”

  诸葛仁笑道:“我先动问一声,那‘五毒香妃’木小萍的为人,是否十分狠辣厉害?”

  穆超元在一旁接道:“当然狠辣异常,厉害无比,否则,她怎能统率‘千鬼壑’中这一批无恶不作的牛鬼蛇神?”

  诸葛仁道:“木小萍既然狠辣厉害,我的推断便相当合情合理了,诸位试想,木小萍既在‘九幽地阙’之中藏有重宝,她怎不顾虑这批一向贪财轻义的黑道凶邪,于遣散之后再悄悄回头,企图窃宝?”

  辛东坡点头道:“有理,有理,木小萍一定会有这种顾虑!”

  诸葛仁道:“于是,木小萍很可能悄悄对遣散的群邪都下了慢性剧毒,使他们过上几个时辰之后便会毒发身亡,这名夜叉鬼卒便是惨遭毒手的其中之一!”

  萧瑶听得好生佩服,向这位“妙手天医”点头含笑说道:“我觉得老人家的这项判断多半接近事实,比我适才的愚见,可能性要大得多了……”诸葛仁笑道:

  “这也难说,要看萧二姑娘等在台上搜索有无结果……”话方至此,四条人影已如绝世飞仙般,从“望乡台”上凌空飘降。

  萧琪首先向萧瑶噘着嘴儿说道:“瑶姊,你的猜测不对,整座‘望乡台’差不多已被我们四人翻了过来,仍未曾发现半点鬼影和任何蛛丝蚂迹!”

  萧瑶笑道:“我的猜测已被诸葛老人家更高明的猜测推翻,再加上你们这一证明,更可断定诸葛老人家的看法是完全合于事实的了!”

  萧琪问道:“诸葛老人家发表了什么高明看法呢?”

  萧瑶含笑说道:“诸葛老人家认为木小萍心狠手辣,深恐手下去而复来,攘夺藏宝,遂对所有遣散的凶邪都下了慢性剧毒,使他们到了相当时刻,立即毒发而亡,这名夜叉鬼卒便是其中之一……”萧琪听得连连点头道:“诸葛老人家的这种看法定然不错,我们由此可以判断,木小萍既然藏宝于‘九幽地阙’之中,定也设了不少厉害埋伏。”

  南宫敬表示异议,摇头说道:“不见得,一来‘九幽地阙’除了难以进入,门户奥秘外,本未设甚埋伏,木小萍等既然走得如此仓促,哪里来得及临时装置?……”萧瑶同意他的看法道:“敬弟说得有理!”

  南宫敬获得鼓励,继续说道:“二来木小萍既已把遣散的群邪完全毒死,也就不必再在‘九幽地阙’之中费心费力地设甚埋伏了……”顾朗轩听至此处,接口问道:“木小萍虽然不顾虑她手下群邪有归来窃宝的机会,但却应知我们于等她失约不到之后,定会寻来……”南宫敬笑道:“木小萍当然知道我们会寻来,但我们来此,发现群邪已遁,无非放起一把劫火,把‘千鬼壑’烧成一片净土而已,她日后回归,仍可于废墟之中掘出所藏的敌国财富,重图霸业!”

  萧瑶笑道:“依敬弟之见,我们是否应该设法毁去‘九幽地阙’,使木小萍的那批宝藏永埋这绝壑之下?”

  南宫敬摇头笑道:“小弟一向认为把许多盖世珍物随着帝王薨崩、将相亡故而埋葬于坟墓以内,再经陵谷变迁,便永远难觅之举,最为不当,如今面对着木小萍的这批珍宝……”萧瑶听得嫣然微笑,接口说道:“咦,连敬弟这等豪侠胸襟之人,居然也会对木小萍的倾城财货动了贪念?”

  南宫敬连连摇手,加以解释道:“不,不,我可不是起了贪念,是想化私有为公用,年来秦陇黔滇诸省灾乱频传,哀鸿遍野,我们若以木小萍的敌国珍藏换成金银衣米,加以全面赈济,却是多大功德?”

  诸葛仁首先双挑拇指,称赞道:“好,好主意,据我所知,秦中向称富庶,也已因连年荒旱,有了‘人吃人’的悲惨情况,陇黔等边远省份更复可想而知,故而我绝对赞成南宫老弟这项化私为公、普济众生之议!”

  萧瑶嫣然笑道:“不单老人家——在抱,仁爱为怀,便是我们之中任何一人,也无不赞同此事,但关键在于南宫兄弟所说的‘九幽地阙’门户奥秘,难以进入……”话犹未了,南宫敬便接口笑道:“不要紧,木小萍百密一疏,她忘了一件事儿,我们可以毫无困难地进入‘九幽地阙’,找到她的‘宝库’!”

  这几句话儿,使群侠都听得有点大出意外!

  萧琪妙目流波地盯在南宫敬脸上,诧声问道:“木小萍忘了什么事儿?”

  南宫敬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尖,得意笑道:“她忘了我,木小萍与皇甫婷等始终不知我灵智早复,她们于忙乱之中虽然发现我失踪,却未必想得到我已回归原来的阵营之内!”

  萧瑶秀眉双挑,哦了一声,目注南宫敬,向他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敬弟知道进入‘九幽地阙’的门户和途径走法!”

  南宫敬道:“我在‘九幽地阙’之中进进出出,不知多少次了,当然知道所谓‘门户奥秘’,我们是不是立刻去呢?”

  萧瑶扬眉道:“当然立刻就去,我们尚须尾随木小萍、皇甫婷等前往昆仑,虽然有近路可抄,在时间上可以快过她们一日左右,但事关重要,却也不宜过份迟延,至有陨越!”

  南宫敬目中神光一闪说道:“好,瑶姊等请随我先进那已被琪姊震塌、尚未完全修复的‘枉死城’内。”

  萧瑶笑道:“我化身‘离明火姬’呼延霄之际曾经参观过‘枉死城’,知道‘九幽地阙’的入口之处是口枯井……”南宫敬叹息一声,摇头说道:“木小萍的心计委实毒辣,那口枯井其实是陷阱,并非真正的‘九幽地阙’入口,外人若是纵身入井,便中毒计,非遭惨死不可。”

  萧瑶听得心中一惊,暗暗自觉侥幸,向南宫敬含笑说道:“南宫兄弟,当时我因琪妹与你均陷身‘九幽地阙’之中,曾想不顾一切闯入,加以营救……”南宫敬听至此处,含笑接口说道:“幸亏瑶姊没去,否则,一入枯井,定遭惨祸,任凭你有多大本领,也绝难全身而退呢。”

  萧琪有点不服地扬眉问道:“敬弟且说说看,那枯井之中究竟有些什么了不起的厉害埋伏?”

  南宫敬笑道:“只要发现有外人进入枯井,木小萍所派的轮值凶邪只消略按机括,便有块万斤大石把枯井出口封死!…”萧琪皱眉道:“人在井中,要顶开万斤巨石所封,确实有点难于脱困!…”南宫敬扬眉又道:“不仅被困,井中共有三种厉害设施,先是从暗穴中放出烟来熏人,跟着再放出水来淹人,倘若来人本领太高,不怕烟熏水淹,便索性把那块万千大石,从井口倏然下砸,使井底之人无可避免地全被活生生地砸成肉酱!”

  萧琪苦笑道:“无论烟熏,水泡,抑或巨石当头,这三种死的滋味,都不好受,若在那等环境之中,我也想不出任何破解抵制的办法。”

  萧瑶笑道:“琪妹,我们如今已知趋避,不入枯井,你何必还与南宫兄弟研究井中埋伏则甚?”

  萧琪道:“问问又有何妨?或许我们所走的另外一条途径中也有类似埋伏……”话犹未了,南宫敬便面含微笑,连摇双手,向萧琪笑道:“没有,没有,另一条途径专供木小萍、皇甫婷、聂玉倩等高级人物通行,根本不曾设有丝毫埋伏。”

  萧瑶哦了一声,因此时业已步入那座空荡荡的“枉死城”中,遂目光四扫,轩眉问道:“南宫兄弟,你说的那一条进入‘九幽地阙’的真正途径却在何处?”

  南宫敬引着群侠走向一所外面无门的庭院之中。

  萧瑶叫道:“这不是走向那座枯井的方向么?我上次来过,依稀记行,那座枯井便在这庭院之内。”

  南宫敬笑道:“瑶姊说得不错……”

  说话之间,他已把诸葛仁等老少男女群侠引到一座枯井之旁。

  顾朗轩讶然问道:“南宫贤弟方才不是曾说这座枯井是个阴毒陷阱,其中埋伏相当厉害么?如今怎又……”南宫敬不等顾朗轩再往下问,便截断他的话头,含笑叫道:“大哥,我们只到井边,却未入井,这一真一假两条进入”九幽地阙‘的道路,等于就是在一处呢。“说完,他便走到那枯井之前,双手用力推动井栏。

  那井栏果然一推就动,南宫敬先向右推,转了两圈,然后再向左推,转了三圈。

  一阵“隆卤声息起处,就在枯井左侧约莫一丈二三的一块巨大山石突然移开,现出一个方圆丈许,并凿有阶梯的巨大地穴。

  南宫敬得意笑道:“诸位老人家,诸位大哥大姊,这就是通往‘九幽地阙’的唯一途径,我们快下去吧。”

  顾朗轩道:“我们都下去么?要不要留上一人或两人在此防护策应?”

  南宫敬笑道:“‘千鬼壑’内阒然无人,此处还会有什么事儿发生?我们还是一齐进入‘九幽地阙’之中,找寻那木小萍所遗的敌国宝藏,把它搬运出来,再将这万恶的魔窟来个彻底毁灭!”

  萧瑶也觉似无留人在此的必要,遂点了点头,向顾朗轩嫣然笑道:“顾大哥,南宫兄弟说得对,我们进入‘九幽地阙’,尚需细搜藏物,人越多越好,此处不必留人的了!”

  顾朗轩听得萧瑶也如此说法,自然不再坚持己见,与群侠一同循级而下,走入地穴。

  走了二三十级以后,前行引路的南宫敬突然止步不前,口中并低“咦”了一声。

  萧琪反应最快,又是紧随在南宫敬的身边,立即向他问道:“敬弟惊咦则甚,莫非你发现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可疑之处?”

  南宫摇头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前面壁上突然多出了一面巨型铜镜,以前好像没有……”他边自说话,边自伸手向前面指了一指。

  群侠循着南宫敬的手指向前看去,果见前面壁上装了一面约莫方圆二尺的巨大铜镜。

  林傲霜笑道:“区区一面铜镜,又不是什么厉害埋伏,敬弟何必理它?……”

  话方至此,一阵“隆卤巨响便从身后传来。

  群侠回头看去,只见那块巨大山石业已还原,把来路密密堵死。

  南宫敬大惊叫道:“这……这是谁在捣鬼?”

  顾朗轩苦笑道:“我就知道木小萍这群凶邪刁钻诡诈,花样太多,才建议在地穴入口之外留上一人或二人,以资防守,或许会……”萧瑶比较豁达,向顾朗轩摇手笑道:“顾大哥,事已至此,再埋怨也是无用,我们且打点精神,准备接受什么烟熏水泡和巨石压顶吧!”

  萧琪也仍然声若银铃,点头娇笑说道:“反正若非诸葛老人家突然赶到,我们早就是‘虾蟆毒蛊’的啮心之鬼,以业已死过一次之人的身份多活了半日,再尝试尝试烟熏水泡和被巨石压成肉泥的特殊滋味,倒也蛮不错呢!”

  萧琪银铃似的笑语之声方了,竟突然又响起另一个银铃似的笑语之声,笑罢,接口说道:“萧二姑娘好豁达的心胸,但你尽管放心,我既不会放烟,也不会放水,更不会给你们来个泰山压顶。”

  南宫敬失声道:“这……这是木小萍,这……就是群邪之首‘五毒香妃’木小萍在说话……”木小萍的语音笑道:“不错,不错,究竟有几天枕席之亲,交情不同,南宫少侠居然在灵智已复以后还听得出我的声音!…”话音至此略顿,又复笑着叫道:“喂,南宫少侠,你想再见见我这旧情人么?请看那面镜子?

  木小萍口没遮拦地又是“枕席之亲”,又是什么“旧情人”,弄得南宫敬好不头痛!

  因为他如今一心痴爱萧琪,加上又有萧瑶、顾朗轩等在旁相助,似乎好事可成,倘若木小萍这样风言冷语地使萧琪引起反感,岂不大煞风景?

  就在南宫敬俊脸通红,心中忐忑,好不尴尬之际,群侠已一齐如言向壁上铜镜注目。

  那面铜镜本来黯淡无光,如今竟突然亮了起来,镜中并出现了未进地穴之前的外厢景物,首先入目的,便是那口“枯井”。

  穆超元经验老到,一看之下便知究竟,向群侠扬眉说道:“对方至少装设了三四面镜子,才可互相折射,看出远处情事……”穆超元说话之间,那枯井中业已走出男男女女不少人来。

  群侠定眼看去,只见“五毒香妃”木小萍、“氤氲仙姬”皇甫婷、“赤尸夫人”聂玉倩等主要凶邪,以及她们手下的一些得力人物,均在其内。

  辛东坡因“妙手天医”诸葛仁对于这帮把武林中搅得一片腥风血雨的荡妇淫娃尚颇陌生,遂为他一一指点说明。

  诸葛仁听得瞿然叫道:“这样说来,她们根本未去偷袭昆仑,我所听得的讯息是木小萍‘请君入瓮’的诡计!”

  他们在地穴之中的一切言行,木小萍站在枯井旁边居然均能闻能见,她发出一阵娇笑说道:“诸葛老头,我不会笨得失去地利人和,千山万水地前去偷袭昆仑,若能擒住萧瑶萧琪姊妹,不怕董夫人不登门要人,若是杀却这被江湖人物誉为武林环宝的绝代奇葩‘红白昆仑’,更不怕董夫人不怒气冲天、伤心欲绝地来兴师问罪,那时我大概只需斗智不需斗力,便可把一帮侠义遵奉若神明的董夫人除去,则八荒四海,唯我独尊,放眼乾坤,谁是敌手?

  木小萍便霸业可成、心愿得遂的了!?

  诸葛仁冷笑道:“木姑娘,我们尚是初会,老夫便领教高明,瞻仰妙计……”

  话犹未了,木小萍便接口笑道:“我这条‘请君入瓮’之计虽然不算高明,但若没有适当的传话之人,也未必能使玲珑剔透的萧家姊妹上此恶当,故而,此计之成,还要谢谢老人家呢!”

  诸葛仁气得连翻白眼,但又无可奈何!兀自满面愧色,觉得难对群侠交代。

  萧瑶秀眉微蹙,眼球一转,向那俏立铜镜之中的木小萍叫道:“木神妃,你如今已将我们请入瓮中了,第二步手段,怎的尚不施为?……”木小萍含笑说道:

  “你们的功力不弱,运气似乎更好,所以才几次在我手下死里逃生,这一次,我要用个有稳妥的方法,使你们绝无侥幸,一齐消灭!”

  萧琪也把身入险境之事置诸度外,在一旁娇笑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运气好,还要苦用心机则甚?任凭你千方百计,张牙舞爪,我们仍然会逢难呈祥……”木小萍摇头道:“不会的,我想,幸运之神不会永远跟着你们,我这次所作的准备,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萧瑶哦了一声,朗声说道:“我就不相信,你敢宣布你的得意计划么?”

  木小萍道:“你们已成瓮中之鳖,釜底之鱼,告诉你又有何妨?我在你们困身的地道之中埋了地雷火药,只消一燃引信,什么‘红白昆仑’,什么‘紫竹书生’,立刻骨肉成泥,全化飞灰……”萧瑶趁着木小萍得意发话之际,暗以低声密语,向诸葛仁、穆超元、辛东坡等悄然问道:“老人家等,有没有什么突围脱困的妙计?”

  诸葛仁与穆超元都面色肃穆地摇了摇头,辛东坡这时却以“传音密语”向萧瑶耳边说道:“目前哪里有甚脱困之策?瑶侄只可设法拖延一段时间再说!”

  萧瑶闻言,遂在木小萍说到“全化飞灰”之际,娇笑连声,摇头说道:“不会,不会,我们决不会全化飞灰!”

  木小萍冷笑道:“为什么不会?难道你们都是些铜浇罗汉、铁铸金刚,练成了不坏之体?”

  萧瑶道:“你要知道为什么不会,便应该先知道我们运气好的原因。”

  木小萍道:“运气好还有原因?”

  萧瑶笑道:“当然有原因,其原因在于我们立身处事,都下循人道,上顺天心,常言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又道是’千算万算,不如苍天一算。

  ‘你们以为万无一失的手段,在神明默佑之下,往往便会不灵,譬如引信受潮无法点燃,火药失灵不能爆炸……“木小萍听至此处,冷笑说道:“本身无力,寄望神明,你简直是痴人说梦!”

  萧瑶朗声说道:“木小萍,你竟敢藐视神明?我念两句诗儿给你听听:‘善恶终有报,神道定无亏,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末后四语,萧瑶竟以内家真气传音发出,听得木小萍、皇甫婷、聂玉倩等以次群邪,均有点神摇色变!

  木小萍静等萧瑶语毕,冷笑说道:“即令当真善恶有报,神道无亏,苍天也不过在日后才饶不过我,我却在如今饶不过你们!…”话音至此略顿,目中突然闪射出极为狞厉的慑人光芒,高声叫道:“‘好个不信抬头看!’萧大姑娘,萧二姑娘,以及你们这干自命不凡、认定受天佑的侠义道们,请抬起头看吧,我如今便要开始点燃引信,发动地雷火药,把你们炸成飞灰,倒看是否我的人算高于天算,到底谁不饶谁??

  说完,右手一扬,竟把那枯井旁边的一块方石凌空吸起!

  木小萍右手吸起石块,左手随扬,便把这方巨石推向丈许以外。

  萧瑶喝彩道:“好一手接引神功,我倒真想和你各尽所能,好好搏斗一下!”

  木小萍冷然道:“萧大姑娘,你休想激得我把你放出地道了。虽然武林争胜,对手难寻,但在你们业已把我这‘千鬼壑’几乎搅得天翻地覆的情况之下,我决不肯冒甚风险,使蛟龙再度得水,猛虎更复出泥坑!…”说至此处,朗声叫道:“火来!?

  随即,那方巨石被木小萍吸起推开,石下竖起了四根火药引信。

  木小萍一叫“火来”,便有名鬼卒晃着火折,点了一只松油火把递过。

  木小萍手持火把,扬眉叫道:“萧大姑娘,你看我有多谨慎?生恐万一引信受潮失效,竟设了四条之多,其中只要有一条就可以点燃炸药,你们便血肉成泥,永埋地道之内,如今,我要点火了,你们赶紧祈祷神明,请那冥冥彼苍及时睁开眼吧!”

  这位“五毒香妃”一面说话,一面便持着那只火把向四根引信点去。

  “且慢,奇怪!”

  这声断喝,是出自木小萍的死党、“氤氲仙姬”皇甫婷的口中。

  木小萍止步回身,向皇甫婷讶然问道:“婷妹奇怪什么?我早点燃火药,把他们一齐炸死,不是了却心腹之患?”

  皇甫婷双眉微蹙,满面疑惑的神色,伸手向“枉死城”外指了一指。

  木小萍随着皇甫婷的手指看去,只见从“枉死城”外走进一个人来。

  此人装束十分奇异,身上穿了件七彩宫装,头上戴着凤冠,冠上垂落无数明珠,闪闪发光,把脸面完全罩祝木小萍因不识此人,遂向皇甫婷问道:“婷妹,此人是谁?”

  皇甫婷答道:“是我母亲。”

  木小萍听得竟是前辈人物中久享盛名的“氤氲仙婆”皇甫霜,不禁微诧说道:

  “我们派人去请伯母之语,原是捏造的谎言,怎么她老人家倒真的来了?”

  皇甫婷道:“或许她老人家是惦记我久出未归,特意前来看看,并与萍姊见上一面。”

  木小萍道:“如今距离尚远,来人脸面更为垂珠所罩,婷妹怎能认出定是伯母……”皇甫婷接口笑道:“因为我母亲这件‘七彩氤氲袍’与头上所戴缀有一百零八粒明珠的‘氤氲冠’,是武林中独一无二的宝物,故而我无须认人,只消一瞥装束,便知道是她老人家……”说至此处,又复伸手一指,娇笑说道:“萍姊请看,她老人家已在施展千里庭户的‘缩地法’了,除了我母亲外,当世武林中能具如此神功之人,恐怕不多见呢?”

  木小萍把手中火把暂交鬼卒,向皇甫婷笑道:“婷妹,既是伯母光临,我们应该抢前几步,迎接一下。”

  皇甫婷笑道:“不要紧,我母亲一向不拘俗礼,洒脱开朗得很……”就这答话之间,面前微拂氤氲香风,那位“氤氲仙婆”皇甫霜已自卓立于三尺之外。

  木小萍抱拳恭身,向皇甫霜陪笑说道:“参见伯母,侄女木小萍不知伯母驾临,未曾远迎,尚望伯母恕罪!”

  皇甫翠未曾答话,先是摇了摇手,示意木小萍无须多礼,然后又向枯井旁边所竖起的四根火药引信指了一指,似欲询问究竟?

  皇甫婷笑道:“娘,你问火药引信么?事情是这样的……”跟着,她便把事实经过向皇甫霜择要叙述。

  这时,被困于地道中的穆超元于铜镜中瞥见皇甫霜赶来,不禁失声叹道:

  “我等被困无策,木小萍已然得势,如今又赶来‘氤氲仙婆’皇甫霜这个狡猾凶恶无比的成名老魔,我们多半是气运已尽,难逃劫数的了!”

  萧瑶双目凝光地注视铜镜之中,并向穆超元摇头说道:“未必,未必,穆老人家无须过早悲观,或许会天降救星也未可知?”

  穆超元发现萧瑶面有喜色,愕然问道:“萧大姑娘,你……你怎么面……面带……“萧瑶不等穆超元再往下说,便改以“蚁语传声”悄然叫道:“穆老人家不要高声问话,你看见皇甫霜的鬓边插了一根凤钗没有?”

  穆超元目注镜中,从皇甫霜的满头珠翠之内看出果然有根凤钗,遂点头以传音说道:“不错,她的耳边插有一根凤钗。”

  萧瑶仍以“蚁语传声”说道:“假如我所料不错,这根‘凤钗’,便是我们的灾厄救星!”

  穆超元不解道:“萧大姑娘此话怎讲?你可不可以……”萧瑶摇手道:“我此时尚无十分把握,且静看变化再说,总而言之,那根凤钗倘若能成为我们的厄运救星,则武林之中无忧虑的了!”

  她这番话儿只有萧琪明了其意,连连点头,其余群侠则如坠五里雾中!

  这时,皇甫婷已将事实经过向皇甫霜扼要说完。

  皇甫霜一面伸手搂住偎在身边的爱女皇甫婷,一面向木小萍笑着叫道:“贤侄女赶快点火,常言道‘夜长梦多’,又道‘事不宜迟’,不要再出什么差错!”

  木小萍恭身笑道:“适才若非迎接伯母,侄女早就点火,好在萧家姊妹等人已如鱼游釜底,鸟入笼中,无论如何也走不脱的了……”语音一顿,立从鬼卒手中取过火把,向枯井旁边的火药引信走去。

  困于地道中的群侠见此情况,均知劫数难逃,穆超元向萧瑶看了一眼,正待发话,萧瑶业已笑道:“穆老人家是否要问我所说‘救星’之语为何不灵?常言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又道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她说到“时辰未到……”之际,木小萍已用手中火把将火药引信点燃!

  “哧……哧……哧……哧……”

  四根火药引信立即分别带着“哧哧”响声,向地上烧去。

  穆超元知晓转瞬之间火药一爆,群侠立即将碎骨粉身,遂苦笑说道:“萧大姑娘,不是‘时辰未到’,是我们的时辰大概到了!…”萧瑶依然神色自若地娇笑说道:“未必,未必,一腔正气,能辟诸邪,老人家听我再唱一阙‘正气歌’吧!?

  话完,立即提足真气,朗声唱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说也奇怪,萧瑶的“正气歌”唱到“沛乎塞苍冥”之际,地下火药引信的“哧哧”燃烧之声竟告突然停止!

  不单穆超无、辛东坡、诸葛仁、顾朗轩以及南宫敬、林傲霜等均感惊奇,连那“五毒香妃”木小萍也莫明其妙?

  木小萍倾耳一听,不闻那“哧哧”之声,不禁双眉一蹙,诧然自语说道:

  “咦!共有四根火药引信,为何齐不响了呢?”

  “断了,一齐断了!”

  这句话儿,是出自那位“氤氲仙婆”皇甫霜的口中。

  木小萍不解道:“怎会断了?……”

  皇甫霜接口道:“是被人家用一种‘无形毁物’的极上神功,在地下把火药引信震成寸段!”

  这时,萧瑶的“正气歌”声方歇,木小萍恍有所悟,皱眉说道:“难道竟是萧瑶那丫头把内家罡气化为歌声、渗入地下所为?但她……她似乎还没有练到这种绝世火候?……”皇甫霜点头道:“你说得对,萧瑶的确没有这高的功力!”

  木小萍讶声道:“那么这于无形无声之下,能以无上功力把四根火药引信一齐震断之人,却是谁呢?”

  “我!”

  这个“我”字,又是出自“氤氲仙婆”皇甫霜之口。

  木小萍瞠目道:“你……”

  皇甫霜伸手把那顶带有百余粒垂面明珠的凤冠摘去,露出一张清丽绝世、高华无比、望去只有三十四五的中年美妇的脸庞儿来,向木小萍笑道:“不错,是我,木姑娘认得我么?”

  木小萍大吃一惊问道:“你……你难道不是‘氤氲仙婆’皇甫霜么?”

  中年美妇笑道:“我在‘千鬼壑’上与皇甫霜恰巧相逢,老妖婆恃技逞凶,被我超度,遂借了她一顶帽儿、一件衣服,来此为穆、辛、诸葛兄等消弭一场劫运!”

  木小萍诧道:“你既不是皇甫霜……皇甫婷怎么听不出你的语音?”中年美妇把按住皇甫婷的手儿一松,使那位“氤氲仙姬”颓然仆倒,并含笑说:“在我开口说话之前,皇甫婷业已被我这冒牌母亲点了穴道,她自然无法对你示警,而任凭我获得足够时间,默运玄功,震断地下的火药引信!”木小萍恨得银牙猛锉,目中喷火,厉声喝道:“你!你到底是谁?竟害得我功败……垂成?……“话方至此,忽似又有所悟地失声说道:”我多问了,当世中能超度‘氤氲仙婆’皇甫霜,并以绝世神功无形毁物者能有几人,尊驾大概就是萧瑶、萧琪的义母而兼恩师,昆仑董夫人吧?“中年美妇点头笑道:”木姑娘果然聪明,猜得不错。“她边自说话,边自把身上所着的七彩宫装也复脱掉。董夫人的身份一明,穆超元等方知萧瑶适才所说未必定遭劫数之意,也猜出她定是从董夫人鬓边那根凤钗之上看破其中奥妙!

  木小萍见来人就是被当世武林人物尊为“地仙”的昆仑董夫人,不禁废然叹道:“既然是你,木小萍只有束手待毙,但火药并未爆炸,地道门户却只有我一人能够开启,我死以后,萧瑶、萧琪等一干老少侠义道们,也必生生活埋于地道之中,木小萍赚了不少,九泉之下亦当瞑目的了!”

  董夫人笑道:“我知道木姑娘此话并非虚言恫吓,故而,我不想以大欺小,亲自杀你,愿意给你一个公平搏斗的机会!”

  木小萍闻言,心生希冀地注目问道:“什么公平搏斗的机会?”

  董夫人道:“木姑娘且开启地道门户,把群侠放出,由你在萧瑶、萧琪中,任选一人交手,只要能在五百招内保持不败,我便放你逃生。”

  木小萍略一沉吟道:“我有一项请求,想把你这条件略为更改。”

  董夫人道:“你说说看,只要不太过份,我答应你的请求就是。”

  木小萍指着已被董夫人点了穴道的皇甫婷以及在一旁皱眉呆立的聂玉倩道:

  “我们姊妹三人练有一种合击功力,如今聂玉倩略受重伤,不能施展,我想请夫人解开皇甫婷的穴道,由我和她合手施为,对抗萧瑶、萧琪姊妹!”

  董夫人不加思索地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随手一指,便把皇甫婷被制的穴道解开。

  木小萍扶着皇甫婷走到地道入口的那块万斤大石之前,高声喝道:“地道中人听真,这门户设置乃特殊机构,再度开启,只有一瞬之间,过此一瞬,便将永远关闭,任是大罗金仙也难再开,你们且走到出口附近,准备冲出,千万莫要自误!”

  萧瑶笑道:“木神妃请施为吧,我们业已都准备好了!”

  原来,萧瑶猜出木小萍定会答应义母董夫人所提的条件,遂悄嘱群侠走近出口等待。

  木小萍双掌一搭大石,那块重过万余斤的蠢然巨物果即缓缓移动。

  诸葛仁、穆超元、辛东坡、顾朗轩、南宫敬、林傲霜以及萧瑶、萧琪等八条人影,立即电闪穿出。

  木小萍所言不谬,那块万斤巨石瞬即还原,又复堵死地道,但在巨石还原以前的刹那之间,却有两条人影向地道之中窜入。

  这两条人影,正是木小萍和皇甫婷。

  这种变化,大出群侠的意料之外!

  巨石一封,便响起木小萍得意的笑声说道:“董夫人,你当我木小萍是傻瓜么?胜不了萧瑶、萧琪,自然难逃一死,即令胜得了时,你又怎会遵守诺言,放我脱身?还不如用条小计,扬长而去,常言道:”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金钩。‘我们后会有期,木小萍与皇甫婷姊妹非把武林中闹个天翻地覆不可!岸夫人微微一笑,尚未答言;那“赤尸夫人”聂玉倩却抢前两步,朗声叫道:“木小萍,你和皇甫婷设计逃走,不管我了??

  木小萍阴笑道:“抱歉,抱歉,一来你内伤方重,行动需要人照应,带着你是个累赘,二来若不留下一人,对方可能生疑,坏了我这条脱身妙计,于是我在权衡利害轻重之下,只得牺牲你了!”

  聂玉倩咬牙道:“还有一事,我与我丈夫白笑天反目多年,好容易才得和好,便又分离,你是否佯派他外出,实已将他害死?”

  木小萍“格格”笑道:“你真聪明,我还以为瞒过你了呢?这件事儿要怪你那丈夫太不争气,我和他两相欢合,才略施‘素女偷元’之术,他便一冷一热之余,虚脱而死,我便把他悄悄埋掉了!”

  聂玉倩厉声道:“木小萍,你这样对我阴毒无义,难道不怕我加以报复?”

  木小萍大笑道:“你必被萧瑶等诛戮,难逃一死,怎样对我报复?何况我如今身在地道之中,安如泰山……”聂玉倩呸了一声叫道:“木小萍,你少作梦,我早觉察你对我有甚多不诚之处,曾在地道中秘密另设埋伏,足可制你死命!”

  木小萍“哈哈”笑道:“我不相信!”

  聂玉倩脸色铁青,冷然说道:“我自知罪孽深重,也无颜向董夫人等群侠哀求苟活,愿意自我解脱,但在解脱以前,却要先追你和皇甫婷两个万恶妖女之魂,让莽莽江湖之中,清平上一段岁月!”

  话完,飞身而起,一头便向封住地道入口的万斤大石撞去!

  萧琪闪身想拦,却被董夫人一把拉住说道:“拦不住了,不必拦她,你姊妹凝足‘太清罡气’,随我防变!”

  一语甫毕,聂玉倩的头颅业已撞上大石!

  脑浆血溅处,这位“赤尸夫人”立告解脱,满身鲜红,名副其实地成了一具“赤尸”!

  但震天价一声巨响随起,那块万斤巨石竟被聂玉倩飞身引发预藏的火药,“砰”然炸裂!

  霹雳天惊血肉摧,凶邪魑魅尽成灰。

  英雄儿女成佳侣,生死盟完醉一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