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八章



更新日期:2022-01-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被秋田刑警带来的稻泽义雄脸色铁青地进入凶宅,身子不住地颤抖,对周围投以不安的眼光,看到研三又马上把视线移开。

    “研三!”

    “你刚说与你擦肩而过的人,就是他吗?”

    “没错!”

    “你也一起来。”

    他于是便在八张榻榻米大的房间里开始询问稻泽义雄。

    “劳驾你到这儿的原因,你大概知道了吧!”

    “是!不……”

    “你的姓名和年龄?”

    “我叫稻泽义雄,四十五岁。”

    “职业呢?”

    “土木建筑业,担任最上组的经理。”

    “请让我们采集你的指纹。”

    稻泽因害怕而无法好好地应对,伸出的双手不住颤抖。纸和打印机已经拿来。退到别个房间的指纹收集员回来,对课长耳语着什么。

    “你主人的情妇住处,你大概不会都没来过吧!”

    “是!我偶尔会送钱来。”

    “昨晚你是来送钱的吗?”

    “不!昨晚是……”

    “早上才回去的吗?”

    “哪有这回事!”

    “撒谎!你早上拎着小包袱从这儿出来,有人看到了……”

    这一击正中要害,稻泽勉强挤出笑脸,却比哭还难看。他咬着香烟,要点火柴,却怎么也点不起来,左右两手一直无法协调。

    “怎样?你干脆就承认杀了绢枝吧!你到底将尸体藏在哪里了?”

    稻泽的烟掉在榻榻米上,便将双手伏在上面,看着课长的脸。

    “不!不是我!我到这儿时,绢枝就已经死了。”

    他大声叫着。

    “说来听听。”

    “事实上,我偷偷爱上绢枝,也许你会笑我这么大把年纪了,替老板送钱到这儿,竟还产生那种中学生似的爱恋——一旦看到她背上的刺纹,啊!那真是不可思议的美丽,简直令人疯狂,丧失理智。一个过了四十岁的人了,又有老婆孩子,偏偏对主人的女人有非分之想——我自己骂自己也没用。起初,绢枝对我都不理不睬。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要告诉我先生,真讨厌!

    “就这样,她很干脆地拒绝我,我知道她以前做什么的,也许是我自大也说不定,过去我会有说服女人的经验,觉得这件事并非完全没希望,只要一再努力,终有一天她会被我的真情所感动。大约十天前,事情稍有转机,一直到前天她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回音。老板搭昨晚的火车,从静冈到大阪出差。

    “——明晚十二点,傍晚时人多,让人家看到麻烦,主人出差不在东京,女佣人也休息了……

    “听她这么说,才知道我的愿望终于达成了,一心只想快点用我的双手拥抱那美丽的刺青。”

    到底是在受讯问,还是在讲情话给别人听,真是让人难以分别。松下课长感到十分紧张,对他的一言一语都特别注意听。

    “我昨晚到八点为止,一直都在涩谷我认识的那家餐馆喝酒,边喝边等,但又怕喝醉了会让她厌恶,所以八点多就去了。到了下北泽车站时大约八点半,在站前的茶店喝了杯冰咖啡解酒,约十五分钟就离开,步行到这儿来。家里的灯都关着,由于时间还是太早,路上还有人走动,我为了消暑就在附近散步,约十点半又回到这儿来。那时忍不住想着,不如进去算了。不过,当时隔壁家的二楼有学生在弹吉他,若被他们看到了,以后若发生事情就不好了。大概约十一点时,邻家的电灯关了,我就打开木板门进入家中。”

    “从你等待的地方,可以看到这家的门吗?”

    “可以啊!”

    “你从十时半到十一时之间,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这个门进出?”

    “没有!”

    “好,继续讲下去。”

    “是。进去一看大门紧闭,我按约定从后面的板门进去,小声地喊:

    “——绢枝小姐。

    “一点回音也没有,我以为她在睡觉,便偷偷地进去。卧室都看不到她的人影,床也还没铺,我觉得有一种被骗的感觉,顿时便生起气来。廊下的尽头有流水的声音,啊!她在洗澡,因害羞不好回答,我便自作聪明地来到浴室前面,再叫她的名字,还是没回答,只有流水声,似乎没人在里面。我慌张地转动把手,但门却打不开。我觉得鞋底有点异样的感觉,一看,原来我一直踏着血走过来。”

    稻泽现在想来心里仍十分害怕,吞了口口水。

    “我害怕得想逃,但又很想探究浴室里面的情形,门下有一点缝隙,露出些微的亮光,我便从那儿窥看里面——看见人手腕的切口,我差点昏了过去。我到底怎么昏睡过去的,现在已记不得了,等我醒了想离开,最后一班电车已经开走了。我后来连怎么回去的也忘掉了,只知道到达大森的家中是早上三点。回到家,头脑一片混乱,那只断腕不停地浮现在眼前,一直到早上才觉得不得了,我昨天想送给绢枝小姐的皮包竟遗忘在那儿,包袱上又绣有我的名字。”

    稻泽用绉绉的手帕拭去额上的汗水。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做。杀人现场留下自己证物,……所以我绞尽脑汁无论如何也要把东西拿回来不可。我没吃早饭,又从家里回到此地,那时已过八点,幸好街上还没什么人。逮到个好机会,又潜入住宅,昨夜屋内还好好地没被动过,但今天却好似遭了小偷一样,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我感到相当吃惊。我还是找我遗落的小包袱,结果在廊下浴室前找到了,就很高兴地跑出庭院。看了外面没人,才安心地出门到下北泽车站搭车,转往新宿再到中野上班。”

    稻泽冗长的供词终于结束了。

    “浴室的灯亮着吗?”

    刚才一直默默听他讲话的课长如此问。

    “是的。”

    “你记不记得关灯了么?”

    “没有!”

    “研三,来!”

    松下课长站起来叫研三到走廊,以慎重的口吻问:

    “你们刚发现尸体的时候,浴室的灯是不是亮着?”

    “没注意!”

    “你们有没有动开关?”

    “我没有!”

    “博士呢?”

    “不知道。”

    “你打电话到警视厅的时候,博士在哪里?”

    “站在浴室的前面。”

    “电话的位置可以看得到浴室吗?”

    “看不到。”

    “这么说,博士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你就不知道咯?”

    “对!”

    “嗯!当我们进去时,浴室的灯已经通过外面的开关被关掉了……”

    松下课长好像想到什么,看着弟弟的脸小声说。

    “我觉得有点奇怪!吃了这么多年的警察饭,以为练就了灵敏的第六感:犯人将死者藏于密室,延迟证物发现的时间,这是所有犯人共通的心理。但若如此,水一定要关,电灯也一定要关才是,假使稻泽所言非假,而博士又没有动开关的话……这点要特别注意。”

    课长回到座位,却对这点不再追究,转个话题继续问绢枝与竹藏的关系。

    “我昨晚说过,他该到静冈去。但凌晨两点我问他从哪儿打电话来,他好像很不高兴,‘我要去之前,还要拐到别的地方,也许会晚一班车,不用来送我了。’

    “他这么说着,就从办公室出去了。约五点的时候,我打电话到他家里,那边说他还没到。我想他大概直接到车站去了,但昨晚值班人员因有事,打电话到他静冈的投宿地点去,那边也说他还没到。”

    “今早也没回到住宅吗?”

    “是的。”

    “最上到底有多少财产?”

    “大概有七八百万日币,其他无法估计的还不知有多少。”

    “他的家庭呢?”

    “我们老板的想法很奇怪。他并不是讨厌女人,就我所知,那些跟他有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入户籍的。

    “——女人,我很快就腻了,若娶为正式的老婆,将来要赶还赶不走呢!

    “这就是他的口头禅。”

    “那么绢枝也一样,是他暂时享乐的对象吗?”

    “稍微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

    “像这样全身有纹身的女人,只有她一个。起初是因为好奇,最后便一直陷下去——他这么告诉我,好像一点也无法摆脱。

    “——就因为那个大蛇的关系,我好像被大蛇绞住,无法动弹。

    “他曾私下对我这样说过。”

    “这样!刺青有如此的魅力吗?”

    课长独自念着,而在一旁的研三早已脸红起来。

    “最上的家族呢?”

    “只有弟弟阿久,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跟早川博士有什么关系?”

    “他是老板母亲的弟弟。”

    “哦!舅甥的关系,若最上有亿万的家产,将来由谁来继承?”

    “我想是他弟弟,详细情形我并不清楚。有位叫狭山先生的律师,是公司的法律顾问。我们老板私人的问题也会跟他谈,可以问他看看。”

    “最上这个人怎么样?”

    “很难说,他度量很大,对属下也很好,不过一旦做出违背他的事,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会完全不理这个人,而且一旦他决定这么做,不管几年,用什么方法,他都是非达目的不善罢干休的。”

    “你也是很危险,为了这个女人,愿意牺牲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将来的希望?”

    “是……”

    松下课长浮起困惑与同情的表情,对稻泽所言难断真伪。四十几岁男子真挚的爱恋虽不正当,但这份情感却使人感动。

    “叫绢枝的那个女子,没有其他男人吗?”

    “以前的不说,自从受我们老板关照后,就都没有了。我们老板的个性绢枝也知道,绢枝自己都说:

    “——刺青就好像动物的保护色,虽然我不这么想,但男人们都会有戒心,这一定不是平常女子,不是女贼,就是……而纹身女人的对象,也大都是不正当的男人,所以我们这种女人一生都将陷于泥淖中,永无翻身之日。”

    “一副自谑的语调。”

    “你说‘以前的不说’,你知道她以前的男人吗?”

    “怎么会全部知道,只不过有所耳闻罢了。”

    “当初知道刺青的事就令我很吃惊,连男人都无法忍耐,很多人都半途而废,今天这个女人竟能完成!绢枝笑着说:

    “——刺青在关西话就叫‘忍耐’,是一种对金钱与疼痛的忍耐。因我是纹身师的女儿,所以在金钱方面不用花一毛钱,家中上自父、母、兄长都有刺青,到家中的客人没有一人有雪白的肌肤,我自然会喜欢纹身。一开始,除非我离家出走,哪能逃得掉?”

    “嗯……”

    “照片找到了吗?与裸体的男人一起拍的全裸照片。”

    “我不知道。”

    “我记得那个男子纹的是金太郎抓鲤,那也就是绢枝的第一个男人,他照像馆生意失败

    后,就成了流氓,到雕安家纹身时与绢枝发生感情,绢枝也是受他影响才会纹全身。”

    “他叫什么?”

    “不知道,只知道她以前还有个在横滨当流氓的男友,目前在狱中。”

    “哦!其他呢?”

    “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最上竹藏、照像师,流氓情夫、你、早川博士——与这个有刺青的女子有关系的,就是这五个男人。”

    松下研三因自己的名字没被念出来,而松了一口气。

    与绢枝有关系的男人中,当哥哥举出早川博士的名字时,他发现他有一种特别强调的感觉。

    早川博士……早川博士……博士到底怎么搞的?那底片,是什么照片的底片……

    这个家伙到底打算干什么?跟踪早川博士的石川刑警在途中咬牙切齿慢慢地想。

    离现场最近的电车站是下北泽和东北泽,而他却不向这些地方去。他从商店街跨过平交道,通过有驻军的半圆型军营,走过教堂附近左边住宅区的狭窄坡道,一直到寂静的商店街。

    从池上搭电车打算去涩谷吗?——石川刑警这么想,结果却不是这样。

    他过了车站再左转,弯了几条小路到以前航空研究所和电车路线间的低地,到日本民艺馆,再从车站搭往涩谷的电车。

    可恶的家伙,他一定知道我在跟踪,想甩掉我,没那么容易,我偏不让你如愿。

    刑警急忙从窗户跳入车内,不想让早川博士离开。

    博士老早就感觉到有人跟踪他,所以他认为直接去涩谷相当危险,便在终点的前一站神泉车站下车。

    圆山附近的风化区己化成废墟,战后的重建进行得很慢。

    博士走进叫黄兴楼的中国餐馆。

    “东京租界!”

    石川刑警不觉地叫了出来,战争结束仅一年时间,第三国竟如此跋扈,唉!战败国真是悲惨啊!

    ——算了!看来只有赌一赌运气了。

    石川这样自言自语着。靠近建筑物那边,他看到从二楼窗边的桌子,一直往这边看的博士的眼神。

    石川刑警马上改了方向,一转身,在马路尽头的商店借电话,向课长报告现场的情况。

    “打从出来后,他就一直打转,弄得我满身大汗。现在博士正在涩谷的黄兴楼,一家中国餐馆吃饭。”

    “第三国人经营的吗?”

    课长的声音有点踌躇。

    “辛苦了,但绝对值得。博士从现场带出也许是重大证物的底片,这照片的底片是一种破片,大概不会中途处理掉吧!”

    “有我跟踪,怎么会让他做出这样的事!”

    “将他带到附近的警祭局去——查查看有没有底片?这报告以后再说。”

    石川刑警马上勇气百倍,大步横过马路进入黄兴楼,并到二楼走近博士的餐桌。

    正在吃凉面的博士静静地抬起头来。

    “啊!是你,走路很热,一起来吃凉面吧!”

    “博士,你为什麽要到那些地方?”

    “散步!把整个事件好好地想想!”

    “相当长的散步!发生那种事后,你还可以吃得下去?”

    “我的职业是医生,若是每次解剖尸体都吃不下饭,那要如何工作?这是一种宿命的工作。”

    “博士,请你跟我一起去警察局。”

    “警察局?做什么?”

    “你有持有杀人现场的重要证物的嫌疑,奉了上司的命令要找到你,做搜身检查。若在这儿执行,给人家看到有损你的人格。”

    “来吧!”

    将筷子丢在盛食物的盘上,博士愤然站起来。

    “去调查吧!”

    口袋中并无底片,只有皮夹、手帕和卫生纸。

    “底片呢?你说到底在哪里?”

    只剩下衬衫了,博士骄傲地摇著白扇。

    “请在这儿等我回来!”

    石川用极不高兴的口吻这么说,就离开警察局,再从外面向现场的课长打电话。

    “到黄兴楼查一查!”

    命令简短有力。石川擦着汗,再度回到黄兴楼。

    他上了二楼,女服务生手不住地发抖,将啤酒瓶掉落在地板上。

    “我是警视厅的……”

    走到那个女侍的旁边,石川刑警如此说。

    “刚才那个客人是杀人案件的嫌疑犯!”

    “是……”

    “你有没有替他保管什么东西?”

    “有……”

    那位女侍踌躇地从里面拿出一个纸包来给刑警。

    石川打开一看,心中不住地欢喜。黑的玻璃碎片!的确是照片的底片。

    他向着窗户一枚一枚地拿来看。

    女人的裸体——从背后照的,一丝不挂。因为是底片看不清楚,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图样,从背到腕到大腿,一直到全身。

    “谢谢!”

    他步下楼梯打电话给松下课长。

    “马上将博士带到警视厅,我们马上就回去。”

    石川刑警在博士面前拿出底片给他看。

    “博士!怎样?你没法再装傻了吧!”

    “没办法了!”

    博士脸色并没有多大改变,小声地说。

    “我是个收集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种刺青的照片怎么可以放弃。”

    “博士,请跟我一起到警视厅一趟。”

    “唉!这也是不得已了!”

    “那照片,事后可不可以分我一张?”

    “我也不知道,要由课长决定,还要查一查这照片跟本案有无直接关系之后再说。”

    “关系?当然有关系,有刺青女子的照片,哪里会与本案无关!”

    博士的瞳孔,燃起兴奋的神情。

    “底片的黑与白若相反的话,那这事件的秘密一下子就可以解开了。”

    “博士请吧!”

    石川刑警冷漠地请博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