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武当争雄记 > 正文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2-01-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第十六处暗哨……。

  一路连串而来的骤变,已经将这处的暗哨惊动了,两名百毒门的门徒匆忙独出佩刀迎上,另一名霍的自身上拿出一只泛光的银色圆筒,用力往地上摔去……

  冷冷一哼,仇恨蓦地弹起,双腿猛踏那拦截上来的两名敌人,在雪亮的朴刀闪晃中,他的两只足尖已穿过刃与刃之间的微小空隙,准确无比地踢在两名敌人的眉心,哀嗥一声,在一阵“当啷啷”朴刀掉坠声中,那两名大汉也一头栽落走道之上。

  同时,仇恨的目光一扫,已瞥及另一名大汉将圆筒摔向地上,他右掌飞快劈出,右脚闪电般地挑向那即将着地的圆筒,大蓬鲜血自那名百毒门徒的咽喉溅出,银简亦在仇恨的足尖挑踢之下撞落拐道,但是,就在仇恨有如一尊来自地狱魔鬼般紧接扑向第十七处桩卡时,银筒的清脆撞击声便已被一个更大的爆裂声所遮盖,随着这爆裂之声,一片五颜六色的火焰蓦地四射,更高高迸散空中,这片火焰的绚丽与夺目,就似正月里施放的花炮。

  在这片艳丽而明亮的火焰里,仇恨与艾惠玫的身影已被映照得丝毫中露,无所遁形。

  同时,也惊动了拐道下面的孔达众人,他们跟着毫无阻碍的穿过一道一道拐道,直扑上来。

  现在,隔着前面这道校卡尚有五六步距离,三名百毒门的徒众猛然被前面的火焰映耀得一楞,其中一个已经看见仇恨捷如鹰隼扑来的影子。

  这名百毒门徒嘴巴张了张,在恐惧中拼命吼了起来道:“奸细啊!奸细啊……”

  “啊”字甫始出口,又一下子噎在他的喉间,这名百毒门徒双手捂胸,满脸痛苦地倒了下去,他的胸膛上,赫然浮现着一只蝴蝶镖。

  当然,这是艾惠玫的杰作,另两名大汉怪叫一声,其中一个探手入怀急掏,唔!也掏出一枚与原先那名百毒门徒一式一样的圆筒来。

  仇恨一咬牙,手掌一扬倏偏,眼前的这个敌人连刀还没来得急拔出,“砰”的一声被震飞出去,仇恨的掌势似来自虚无,几乎在同一时刻,那名手执银筒的仁兄也狂叫一声,满口的鲜血倒飞而出,他的银筒也正好砸在他自己的脚背上。

  于是,“砰”的一声爆裂之响,五色摈纷的火焰已将这名百毒门徒裹卷于内,火星与烟雾环绕着他的身体,更以他的肉躯为中心往四周溅射,焦肉的气息混融在刺鼻的磷硝味里,还带着“滋滋”的烤炙之声。

  没有太多的机会给人欣赏这幅惨厉的画面,这名裹于烟火中的百毒门徒已在一阵令人毛发悚然的惨号声中翻跌人拐道之内。

  场面跟着整个转变,一簌簌的五色烟火开始连串的,连接不断的往天空爆射,绚丽的色彩纵横满布在沉黑的夜空中,仇恨恍若未见,继续往上扑去,这时,下面的拐道里蓦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噗嗤”之声,仿佛有千万条光蛇飞-舞,整个拐道已在瞬息间燃烧起来,猛烈的火势那么迅速地蜿蜒而上,一直燃烧到这拐道的尽头,火苗子带着红蓝色的焰苗窜跃,窒人的热度波浪般刹时自空气中传荡开去。

  艾惠玫一提气追上了仇恨,她急促地道:“哥,形迹暴露了!”

  仇恨的身形倏斜蓦起,就在这一偏一起之间,眼前的这两名百毒门徒已悲号着分向两边摔出,剩下一名也被艾惠玫震翻。

  仇恨冷漠地道:“一直闯上去。”

  艾惠玫钓秆连挥,三丈外的三名百毒门徒哀号罄跌翻于地,他们飞越而过,眼前,在石脊上,已有二十名百毒门徒并排冲来。

  仇恨暴叱一声,霍的抛臂抖掌,于是,一弯半月形的,银芒已呼啸着旋斩出去,去势是如此凌厉而快捷,以致只见银芒突闪,冲来的百毒门徒众已有十多人头落尸横,兵刃掉落之声也宛如一下子推倒了一架瓷器柜子般乱成一片。

  适才仇恨发出的是一柄“银月刀”,这种暗器使用手法本是“红拂女”的“回风折柳”手法,此次有感于百毒门人多势众,而且都是不讲武林道义之徒,故才刻意打造了十二柄,以备随时应用,这还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使用,想不到效果奇佳。

  左手一扬一抓,出去的“银月刀”又在回旋中被仇恨捏住,他电射而去,留下残余的七八名敌人交给艾惠玫处理,热血与嗥号掺和在一起,此时此地越觉凄厉。

  前面,嗯!只有一处桩卡了,这道桩卡的上方却被一堵显然是人工砌造的石墙所阻,石墙之前,静静排立着数十名百毒门徒众,在这些百毒门徒的右侧方,卓立着六名壮汉,这六名壮汉虽然也是一式黑衣,却在颈项上悬挂了一只与巴掌大小的黑色蜘蛛饰物。

  仇恨足尖一旋,毫未退意地冲上,口中叫道:“百毒门朋友,讨债的来了。”

  六名壮汉齐齐厉吼,分成六个不同方向包抄而上,六柄迥异的兵刃闪泛着寒光斩来,仇恨冷冷一笑,单膝突然沾地,手中的“银月刀”“呼”的飞出,银芒带起一溜眩目豪光回转,快得令人瞳孔来不及摄印,而当“银月刀”绕回他的手上,围上来的六名百毒门徒已有四个滚倒地上,俱是被齐腿切断双足。

  剩下的两名不禁微微一楞,但却仅是一刹,两人的面孔极为显明的猛然抽搐,又咬着牙冲了上来。

  斜刺里,群雄已经上来了,冯奇一马当先,双臂颤着奇妙的点线暴卷来敌,他冷森地道:“百毒门‘血魂堂’的朋友,带着你们的血魂定吧。”

  两名百毒门徒闷声不响,一柄鬼头刀与一柄青刃单钩,泼风骤雨般疯狂地攻来。那边,可扎钦汉与“儒侠”孔达已落入石墙下群敌之中,在对方挥动的兵刃刃口间纵横攻拒,在这种当口,这两个早年成名的角色,此刻象是互别苗头,各自发挥出极大的威力,砸、扫、碰、撞,所至之处,所向披靡。

  仇恨冷然抿抿嘴唇,双臂一振,直向石墙之顶掠去,当他的双脚刚刚踏上墙端,对面的黑暗中已蓦然传出一阵机关响声,无数利矢,有如飞蝗群蜂般暴射而来,顿时,满空冷芒闪眨,尖啸破空,好不歹毒!

  目光一扫,仇恨已觑准了角度位置,他人在石墙上一个跟斗栽了下去,而就在身躯跌落的同时,手上的“银月刀”,已“呼”的一声拖着一条银闪闪的尾巴旋飞而出。

  隔着地面尚有半尺,仇恨双臂一抖猛伸,整个身体凭空折转,利落已极的稳稳站立于两丈之外,耳边响着“铿锵”的金属撞击之声,而这成串的撞击声却包含在起落不息的惨吼哀号里。

  于是,他恰到好处地斜伸出了手,金色寒光一闪,银月刀沾着淋漓的鲜血又回到他的手上。

  在十丈之外,即是那幢以巨石砌造的大庄院了,这就是“九槐山庄”,百毒门第二号发令枢纽。

  砌成这所庄院的巨石都是灰褐色的,每块皆大如磨盘,高大的庄门泛着冷瑟的金属光芒,是黄铜铸成的,庄门前有着十级宽大的大麻石台阶,每级都在两只宽,十丈长,气势雄浑而豪壮。现在,除了门前的两盏大红灯笼还亮着外,原先庄院里明灿辉煌的灯火已经完全熄灭,只见一片黑沉。

  借着门檐边两盏灯笼的亮光,仇恨看到门据上一块巨大的红底黑字匾额,匾额上有着四个斗大的篆体黑字:“九槐山庄。”

  仇恨站着的地方,是山庄前面的一段斜坡,箭矢则来自也右手二十步左右的一道土堤之后,这时,仇恨急快的往土提那边潜行过去,当他刚刚走出几步,身后的黑暗里,已传出一个冷厉的声音道:“刀不闻名,而使用的手法却是‘回风折柳’,你该是‘武林帖’得主仇恨了?”

  霍的转过身来,仇恨看见在后面五十尺之外有一个瘦削颀长的身影正站在一块突起的山石上向他炯然注视,冷冷地一笑,道:“既然银月刀无人能敌,朋友,为何不出手援救你的手下?”

  那人重重地一哼,语声毫无情感地道:“此番救不得他们,早晚也能索回这笔血债!”

  仇恨眉梢子一扬,蓦地大喝道:“就现在索取吧!”

  手上的银月刀蓦然旋飞,带着锐利的破空之声暴斩而去,对方似是一震,微微侧身,在他侧身的当儿,一柄精莹雪亮的长剑已闪电般戳点飞来的银月刀。

  经过只是眨眼的时间,长剑那么准确地点在银月刀的刃口上,而银月刀“呼”的一转,散发着冷醋的银芒,似魔鬼的森森利齿,狠毒地直切问这人大腿。

  蓦地,朵朵光莲浮掠,长剑在极小的幅度里做着频繁购砍截与敲切,于是,银月刀又连连被击出三次,终于“当啷”一声坠落地上。

  仿佛来自那云深不知处的幽冥云雾之间,嗖嗖一声响,又是两柄银月刀滴溜溜的打着转子袭到,当那人发觉,银月刀的银芒已近得耀花了他的眼。

  仍然没有惊惶忙乱,这人大吼一声,脚步飞快的在三尺方圆之内诡异的游走闪晃,手中长剑抖洒出点点片片的芒影光彩,而这些绵绵密密的光影又重重交织连结在一起,银月刀隼利的旋落狠斩,在连串的撞击之声中一次次被震开,而又一次次的在绕过一度的经纬的半弧中往回复切。

  仇恨阴沉地道:“不错,朋友,你有两下子!”

  每一个字自他口中吐出,一柄柄铡刀般的弯月形银月刀便似带着血一般呼啸着旋去,于是,银芒闪闪,刹时充斥在天地之间,宛如洒遍了死亡的冷眼。

  使着长剑的那人蓦觉瞳仁中映入一片片暴烈的彩芒,九柄银月刀已成不规则的形势飘然而到,尖锐的风声在空气中回荡号叫,缠合着灿闪的光华,掺揉着锋利的刃口煞光,似一面网,一张灿烂的蒙尸布,一条宽阔的阴阳丝。

  一声宛若呻吟般的惊叫出自这瘦长的人物口中,他疯狂般挥舞着那柄利剑,身形更在快速的躲闪跃腾,迸射的寒光似匹练般环绕着他的身躯上下翻飞,剑刃削割着空气,而气流仿佛被撕成片片,“嗤嗤”有声地响着刺耳的裂帛之首,剑势急疾丽猛快,每一剑与每一剑之间已毫无间隙,贸然一见,似是条条溜溜的光带已凝结成幕,一个旋舞流闪不息的,透明晶莹的光幕。

  于是,十一柄半月形的银月刀宛如十一个闪射着血红仇焰的魔鬼,凄怖地啸舞着轮番偏斩斜欧,自不同的角度,用迥异的刀口各端。而每在遭遇碰击后又奇幻地翻拆重来,恰似在隐冥中有一个狂笑着的恶魔在操纵摆布,显得如此狰狞,如此狠厉,又如此血腥。

  连串的金铁撞击之声宛如正月里的花炮密密响起,火星子迸溅四射,时间只是一刹,在银闪闪的辉芒与金链绞会之下,“吭”的一声闷哼,似窒息的人所发出的呻吟,那使长剑的角色打着转子踉跄歪出。十一柄银月刀有三柄被他震落于地,但是,其他八柄那吸血的冤魄厉魂般那么残酷的深深切入他的躯体,长剑泛着冷光弃置于地,这瘦长的汉子已轻轻的倒在地上。

  仇恨风一样旋了上去,刹时拾起地上的银月刀收好,走近了横倒地上的人。老天!八柄银月刀完全嵌入了他的身体,每柄仅只留着一弯脊缘在外,这人的整个面形早已极曲得走了原样,口中流着点点的血丝,浑身上下全已被鲜血所浸透。他仰面躺着,四肢在不住地抽搐,瞳孔的光辉已在扩散,但是,他却直楞楞地瞪视着微微俯望他的仇恨,嘴巴吃力地吸合……。

  这人也是穿着一身黑衫,胸前也悬接着一只黑蜘蛛,但与别人不同的,却是这枚金属蜘蛛的一对眼睛是用红色宝石镶嵌的。

  当仇恨注意到这枚金属蜘蛛里的红宝石,他已明白此人在百毒门的身份必然不同等闲,而不待他第二个意念浮起,眼里已瞥见人影一晃,紧跟着一个悲切的口音号陶般响起道:“不好了……来人啊……七哥……七哥被对头坑了!”

  仇恨神色一凛,原来此人竟是“九槐山庄”十个头子中坐第七把交椅的人物,他低下头来,沉沉地道:“朋友,你死得冤,实在不该为百毒门卖命,但你却是一条好汉!”

  那人的面孔已呈死灰,他瞪着仇恨,喉头一阵比一阵低沉地咕噜着,终于,在一声“咯咯”的痰音里猛地身子一挺侧过脸去。他的眼睛仍在大大地瞪着,却已寂然不动,低微的光线下,仇恨有些征仲地发现这人左边面颊上有着一颗铜钱大小的青痣。

  一阵悉萃的声音蓦地惊动了他,目光一闪,四周已有上百名黑衣大汉执着亮晃晃的朴刀围近,每张面孔都是那么冷漠,那么生硬,更流露出无尽的仇恨与愤怒。

  双手急伸,仇恨已将地上尸体上的八柄银月刀拔了回来。他合并一起握于左手,寒声地道:“叫你们的头领出来,畏缩并不能解决争端,百毒门徒,不要让你们的血白白地玷污了‘九槐山庄’这四个字!”

  仇恨的话尾尚未完全出唇,这百名大汉后方的远处,已有三条人影翩若惊鸿般电掠而来,这三个人在飞跃之间,偶而可见兵刃的寒芒闪泛。

  同一时间,那边堵住来路的石墙上也起了一阵长啸,同样的是三条人影翻腾而上,略一张望,亦向仇恨这边扑来。

  明白又是一场血战摆在面前,仇恨缓缓将染着血的银月刀一柄柄插回腰际的皮扣内,自石墙上奔来的三人,是可扎钦汉,冯奇与“儒侠”孔达,三个人浑身染血,微微喘息着掠到仇恨的身侧站住,老可扎大大吁了口气,低促地道:“石脊上的百毒门徒全部歼灭,老夫三人都无恙,玫儿及其义父母带着‘四雨点’已越过了所有暗卡拐道,正向这边走来…………”

  仇恨淡漠地道:“对方准备在这里与我们胶着缠斗,三位前辈先替我掠阵,我先掂掂百毒门的斤两,等小玫他们上来再全面进攻。”

  老可扎怔了怔,道:“娃儿,你是说,你一个人对付他们这么多人……”

  对面百毒门徒已在五丈之外停住,摆成一个扇形包围形势,而那遥遥掠来的三条人影瞬息间已到眼前,他们齐齐腾身跃过百毒门徒的头顶落到前面,六只眸子仿佛喷着火焰般怒视着仇恨等四人。

  仇恨轻轻抿抿嘴唇,侧首向可扎钦汉等三人道:“不用多久,情形就会比现在好得多。”

  对面,黑衣群中的百毒门徒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但那三个为首者却冷森而狠毒地盯着仇恨,甚至眼皮子也不眨一下。

  于是,其中一个魁梧而粗壮的大汉往前跨上一步,暴烈地说:“小子,你狂够了,老七是你做掉的么?”

  仇恨微微一笑,道:“假如我记忆不错,你该是九槐山庄十个头儿中位居第六的‘山熊’吕达?”

  那大汉生着一对蛇眼,却有个狮鼻海口,他愤怒地吼道:“是我在问你,老七可是死在你手上!”

  仇恨哼了一声,道:“是又如何?”

  大汉的狮鼻猛地红了,他粗暴的道:“你是谁?”

  一甩衣袖,仇恨道:“武林末学――仇恨。”

  “仇恨”两个字象响起两声旱雷,吕达全身一晃,神色骤变地怪叫道:“好!仇恨,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他身旁那个削瘦而生着斑顶的中年人阴鸷的冷笑两声,道:“六哥,七哥尸骨未寒,莫非要等他僵直了才索回血债么?”

  另一个粗肥细眉的中年人双目倏睁,叫道:“姓仇的,你来,我莫老九与你生死道上走一遭。”

  冷冷扫视着眼前这三个人,仇恨镇定地道:“不错,九槐山庄的老六‘山熊’吕达、老八‘乌鹫’田齐、老九‘双刃夺魂’莫松,很好,全来了。恕在下眼生,昔日未曾识荆,直到各位报出排行才能得知贵号大名!”

  这时,原先黑沉沉的拐道,如今象焰龙一样照亮,而且,隐隐传来呐喊冲杀之声,那右边拐道也时而有爆炸的火弹烟硝闪现。

  仇恨感到异常迷惑,这时会有谁事着人马进攻,看情形,战况还极为惨烈。

  那大块头吕达没有表情地朝他的两位拜弟看了一眼,目光又落在尸横地上的另一位伙伴身上,他缓缓地说道:“仇恨,九槐山庄与你有什么过节,你却上门寻衅?”

  仇恨眉毛一皱,唇角抹起中丝微笑,道“吕达,你为什么不说‘百毒门’与仇某有何过节呢?”

  生着斑顶的“乌鹫”田齐怒“呸”一声,大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

  吕达挥手阻住了田齐的怒骂,重重地道:“仇恨,值得么?为了一个女人卖命?今夕你闯入九槐山庄伤人残命,我们不会放你生还。现在不妨明白告诉你,艾惠玫那贱婢和展伯彦那一对老鬼也逃不过我们六哥和老大的迎头痛击,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仇恨这时才明白拐道喊杀之声,又何以后继人员为什么迟迟没有跟上来。

  他含蓄地一笑,道:“是么?咱们不妨试试!”

  喉中似野兽般“嗥”了一声,吕达强忍住愤怒,似有所望地极快看了看天色,忽然狞恶地冲着仇恨笑了起来,他慢慢逼近,浑浊的道:“说得好,现在,我们就可以试试了!”

  仇恨背过手朝身后的孔达三人急快地打了个手势,就在他手收回的一刹那,他瘦削的身影已暴射而出,凌空一个翻转,如刃的掌缘已切到吕达咽喉。

  几乎是同一动作,“山熊”吕达狂吼一声,利落快极地滑步闪跃,固身之间,一条三尺长,鸭蛋粗细的银棍已握在手中,狂风暴雨般攻向仇恨。

  悄无声息的,“乌鹫”田齐亦幽灵般掩上,抖手便劈至沈根背脊,两肋项颈。

  可扎钦汉铁掌一挥,低促地道:“走!”

  冯奇与他同一动作,翻身便扑向九槐山庄庄院。原来,他们在这瞬间已获得协议,留下“儒侠”孔达替仇恨掠阵,他们两人扑向庄院,借以分散敌人主力集中。

  但是,就在他们方才跃出寻丈之遥,四股掌风已蓦地斜拦而至,从堵墙上翻下两人,冷冷地道:“两位耍上一阵再走吧!”

  可扎钦汉一眼便瞧出,这两位正是“摄魂”、“毒煞”,昔年“百毒门”的双卫。当下不敢怠慢,呼轰连出九招十七式,迎向“摄魂”刁豹,冯奇的动作也不慢,正好迎上了“毒煞”尤彪。

  四片掌影滚滚翻腾,有如涌天乌云,咆哮的海涛。

  那边,仇恨使然左右摇晃,躲过了田齐的暗袭,左掌一闪骤出,飞快地斩向对方,右手同时幻成片片点点,神鬼莫测地劈迎正面攻来的吕达。

  于是,三个人倏然跃开,仇恨冷冷一哼,“苦尽甘来”,中的绝式一招闪电般施出。

  满空飘舞着如刃的掌影,来去仿佛极西的掣电火光,自千里,自虚无斩至,却在眨眼之间归于无踪,快得血淋淋的,狠得暴烈烈的。

  “山熊”吕达以他成名江湖二十余年的“追絮十六闪”身法配台着他沉重的“乱鼎棍”做着最猛厉的攻击,田齐一双肉掌卸贯注了他苦练多年的“三阴功”在内,于周遭游走侧袭,双方的拼斗俱如流鸿掠空,一触即过,瞬息间有毒式展现,眨眼间生死已过。

  “儒侠”孔达身为八奇之首,早巳弃置兵刃不用,如今面对强敌,却也取出一柄榴扇应用,别看这只是一柄纸与竹笼糊的扇子,较之任何一种利器都不逊色。现在,他已经和这位排行第九的“双刃夺魂”莫松卯上了。

  近百名黑衣大汉,在几名头目串领之下蜂涌围上了仇恨与孔达。

  双掌一合猛分,再一合猛分,一招“苦尽甘来”前四式连续施出,宛如移山例海般分做不同的方向由掌势中完全推出,在敌人厉吼闪退中,他一脚踢翻了一名摸上来的黑衣大汉,左掌自肋下穿出,另一名黑衣大汉亦满口喷血地倒摔出去。

  仇恨俯地窜出三尺,朗声说道:“孔前辈,下手不要容情!”

  说话中,碎鼎棍挟着劲风呼呼地砸向他的后脑,仇恨猛一弓身,反手抖出十九掌,再一招“千手闪”直劈田齐,虹电掠闪中,又有七名百毒门徒命丧当场。

  孔达与莫松拼斗,老实说,他虽是八奇之首,一身功力十分卓越,但他此刻对手却是“九槐山庄”首要人物之一,“双刃夺魂”的万字在江湖上响当当的,提起来迎风晃出十里路,莫松与他俱是豁出平生所学做殊死之斗,虽然孔达并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制服莫松,但莫松要想胜他却是无望。

  目前,莫松不敢稍有大意地缠着对方不放,仇恨觑得分明,但奋起神威攻击他的两个对手,却也横了心似的拼命缠战,不但险招连连,更有豁出这条老命之概,而他们两个人的把式较之莫松犹要强上三分,仇恨虽然身兼数家之长,艺高胆大,却也并非能三五下子便可以收抬下他们,当然,除非绝式之外,而用绝式,往往都得冒上几分险。

  蓦地一咬牙,仇恨长射而起,在空中一个倒射扑下,“乌鹫”田齐怪叫一声,双掌同时暴出十一次,阴冷的掌风带着森森寒瑟悠悠卷去……。

  没有躲避,没有回转,仇恨竟笔直朝田齐扑去,当掌风快要接近他的躯体,似空中的流云,他“呼”的沿着风缘倒拆而下,一招“千手闪”接着一式“极目沧波”同时并出,掌刃如刀,闪电般罩向田齐。

  心腔疯狂地一跳,田齐慌不迭地往后急退,仇恨暴超追上,而这时,大吼着,“山熊”吕达的碎鼎棍之力,似劈山捣石的猛挥而来。

  双手倏然上扬,仇恨竟放弃了追扑田齐,霍的反弹而回,其动快得无可言喻,只见一团黑影蓦地射来,吕达的碎鼎棍一经砸出,他已来不及收回势子,情急之下,足尖暴旋,碎鼎棍同时猛然下挫。

  然而,就在他的棍子刚刚反挫到一半的时候,仇恨的双掌已闪电般连续七次劈上了他的胸腹,快得如若人们的意念回转,当吕达坚实的胸腹感到一阵沉闷而巨大的震动,仇恨早已随他肋下翻跃出去。

  面色在刹那间突地变为灰白,“山熊”吕达拿不稳桩的“蹬蹬瞪”退出五步,没忍住喉头的腥甜,一大口鲜血“哇”地喷了出来。

  仇恨眼皮也不撩一下,足尖一沾地“刷”地飞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身,一排浪涌的二十六掌连成一串,流泻向正朝这边扑来的田齐。

  田齐怒骂一声,倏还十九掌,身形却被逼回,不待他再次有所动作,九槐山皮的那群大汉已惊恐地哗然响起:“六哥裁了……快来人哪!六哥躺下去了……”

  “乌鹫”田齐似是被一声霹雳轰在脑门上,他几乎不敢相信的愣住了,而仇恨却没有愣住,冷冷一笑,他已突进敌人中宫,右掌一偏突翻,直攻对方头颅。

  掌影如冤魂的魅影一闪,田齐惊然一惊,慌忙曲腰低头,双掌横起猝然而出。

  仇恨右掌落空,五指一伸,掌沿又反砍而回,左掌亦自斜刺里突然兜去,借着变式换掌之际,他的身躯亦已侧移出半尺有余。

  “咔嚓”一声骨骼的破碎声清晰扬起,田齐颊骨尽碎地在旁一斜,仇恨的右掌又回劈到他的后脑,但是,这却使他侧斜的身形往前一俯,在这情形之下,田齐的两只手掌竟还能弯曲如钩,笔直抓向仇恨小腹。

  仇恨双肘一拐倏出,又将频死的田齐撞飞,重重地摔落地上,而他自己溅着斑斑血迹的宝篮长衫上却平自添上三道乌黑的指痕。

  仇恨没有丝毫犹豫,瘦削的身形贴在地面“呼”地打了一个横转,银月刀翩然飞出一柄,灿然的流光甫观,五双人脚已与它的主人分了家。

  与“懦侠”孔达激战的“双刃夺魂”莫松看得分明,一股热血直冲他的脑际,红着眼,他的双刃刀缤纷如云,片片绕舞,奋不顾身地步步逼向孔达,他招招走险,式式豁出去了老命。

  孔这冷哼了一声,手上描金擢扇呼轰翻点,迎了上去。

  这边,不消几个回合,仇恨已虎入羊群般搏倒了近三十名黑衣大汉,悲号惨嗥连成了一片,热血迸流溅洒,龇着的牙,瞪着的眼,颤抖的肢体,突突跳动的肚肠,活脱一幅地狱火炼之景。

  仇恨一甩头,双臂平伸,回身扑向几丈之外的“双刃夺魂”,莫松目俏瞥见了仇恨的身影,不由惊心动魄,忧愤交集,手上一慢,骤见孔达扇柄一偏,莫松只觉眼前一花,“咔嚓”一声,左臂齐肩而断,莫松一声惨叫,仰天栽倒地上。

  孔达感喟地道:“这就是江湖生涯!”

  走过来,用脚朝莫松身体拨动了一下,突见莫松便卧中的身体疾弹而起,双刃刀一挥,这一招乃是一个人临死之前最后一击,剑式之快,力道之猛,实乃穷尽一个人全部真力而发,孔这万料不到莫松断臂之后还能忍痛装死,折扇来不及阻截,莫松那一刀已穿胸而过,他连叫都没叫出声,“扑通”倒了下去。

  莫松一刀刺杀孔达,他自己也是油灯耗尽,往后一倒,他也跟着倒在地上。

  仇恨一个滑步,冲入重围,他单臂一滑猝斜,掌风擦过这五名大汉其中三人的咽喉,三股血箭蓦标,另两名大汉狂号一声,朴刀脱手飞出,惧是胸骨尽碎地横尸当地。

  孔达卧着,咬紧牙关,呼吸粗浊,鼻翅儿在急剧地吸动,左手用力捂住胸前的伤口,而鲜血却似泉水般自他五指缝中溢出。

  仇恨半蹲下来,急遽地道:“前辈,孔前辈,你觉得如何?”

  孔达呛咳了两声,语音沙哑道:“这种感觉……我曾听人说过……仇恨……只怕……不成……了……”

  霍然转首回视,九槐山庄方面这时早已乱成一团,人影东奔西掠,有几个黑衣大汉正搀着莫松急往九槐山庄的方向行去……。

  仇恨一把扛起孔达,厉声大叫道:“莫松,你要偿命……”

  叫声里,他长射而起,双腿在空中一展一挟,已落到那几个黑衣大汉前面,搀扶着莫松的几位大汉怪叫一声,有两个已挥起朴刀凶狠地戳来。

  仇恨眼皮也没有撩一下,右掌翻飞如电,两名挥朴刀的黑衣大汉几声“砰砰”闷响中喷着满口鲜血裁倒,而重伤后的“双刃夺魂”莫松被震得飞了起来,在空中连连翻了好几个滚,“砰”的一声一头撞在地上。

  两个灰衣大汉早已魂飞魄散,吓得几乎变成白痴似的呆呆站着,他们象是腿生了根,连逃走也挪不动两双脚了。

  仇恨目光如同带着血,那么狠辣地瞪着两个黑衣大汉,缓缓地说道:“你们自绝于此,现在!”

  须知仇恨与孔达有着深厚的情感,他曾吸收了孔达的功力于己身,孔达已是退隐江湖的人了,他之所以介人这场纷争,完全因仇恨的安危而由东海赶来,因此,对孔达的伤亡,他深深感到内疚。

  猛的一机伶,两个黑衣大汉象是大梦方醒,回过身来便想奔逃,仇恨冷叱一声,抖手翻腕,“刷”地飞出一柄银月刀,当那两个大汉的闷嗥传来,银月刀已血淋淋的重又飞回他的手上。

  仇恨没有再迟疑,迅速奔到了那条土堤之后放下肩上的孔达,这时的儒侠早已奄奄一息,气如游丝了。

  仇恨搓着手,语声里有着几分颤抖道:“前辈……前辈……申、展两位前辈即将上来了……你再挺一挺,他们身上备有最好的伤药,那是‘朱胶’与‘草髓精’,朱胶能使刀剑伤口完好如初,草髓精可以失血长肌,前辈……前辈,你再振作一下!”

  孔达悠悠睁开眼睛,惨白的面孔上浮起一抹痉挛似的微笑,他微弱地呛咳了几声,低哑地道:“只……只怕不济事了,仇娃儿……不用为我……我担心……大半生……生的……铁血生涯……换来今夕……之果……原也是……是意料中事……活……活到……我这年纪……并不算……算夭折……啊……”

  仇恨凄然摇摇头,低沉地道:“都是晚辈一人之过,前辈不是为了维护仇恨,也不会有今日,前辈,我……唉,我该死,叫我对伯骏弟如何说呢?”

  孔达的身躯剧烈地抽搐了几次,他瞪大了眼睛,而眼瞳的光辉却已散乱而灰暗,这种情景,仇恨已见得太多,他知道:地上这个亦师、亦父、亦友的八奇之首,距着死去之限已是不远了。

  孔达喉头“咯咯”响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仇恨的双手,他极曲着面孔,用力提起一口气道:“瓦……瓦罐……难……难离……井………井……口……破……伯骏……这孩……孩子……就……就交……给……给你………啦!”

  仇恨肯定地道:“伯骏弟我会善待他,前辈,就象对待我自己的亲兄弟一样。”

  于是,孔达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随即整个瘫了下去,寂然不动,那双眼却瞪得圆鼓鼓的,他没有瞑目,而他又如何能瞑目啊?

  仇恨默默地瞧着眼前的尸体,哀啕地将孔达抱了起来,置于一隐蔽之所,然后,他磕了三个响头,恨声道:“前辈,我将夷平九槐山庄为您报仇,血洗百毒门以告慰您在天之灵!”

  说罢,他反身奔向九槐山庄。

  以巨石砌就的院墙是显得如此高大而坚厚,有一股盛气凌人的意味,仇恨却连正眼也未瞧一下,似一头大鸟般翩然掠起,在空中微微一弓身,飘飘如一片落叶降于院墙之内。

  他落脚的地方,是一块铺设着大青石的广阔天井,亦是用巨石砌成的屋宇连绵建筑于墙包围之中,正面便是一所大厅,八面紫铜网形门落落大方地敞着,大厅内灯火通明,两侧的屋廊垂下十二盏擦得雪亮的银灯,而此刻却寂无一人,镶着云丹石的太师椅与桃花心木的小几散乱摆置着,正梁上为一方匾额,白色做底,没有写任何字样,只有一只黑色毒蜘蛛,仇恨不敢断定这是否就是代表百毒门的标志。

  他缓步走上台阶,来到大厅里,巡视了一阵,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找,仇恨小心翼翼地沿着屋檐穿入后间,则是一处布置清雅的花厅。

  花厅有三扇门,一扇又通往后门,左右各一扇,想是出去到别幢屋舍的,考虑了一下,仇恨没有继续往里进,转向右面的小门行去。

  右面接着一条曲折的回廊,尽头处是三排格式相同的石砌房屋,屋子里俱是一片漆黑,毫无动静。

  仇恨足尖一点地面,电射出来,至回廓的一半,他身形猝侧,已经越廊而出,一弹一翻便上了廊顶。

  廊顶两边都有向内翻卷的铁皮雨檐,宽窄正好容得一人横卧,仇恨才向里面一滚,耳中已听到“铮”的一声轻响,两面的铁皮雨檐竟然猛的向下合扣,这时,仇恨才发现达铁皮雨檐的边沿锋利得与刀刃一般无二。

  刹那间,仇恨用力往下一拍,整个身躯似滚桶般倏然弹了出来,而他刚刚重回廊顶,一片箭雨已恰到好处地暴射急落。

  黑暗里,仇恨看得出箭矢来处是回廊相接的第一排石屋的窗口,他一个旋身窜了出去,抛肩挥手,一柄银月刀猝射,准确无比地击中了回廊尽头的一盏琉璃灯。

  而在同时,一条黑色油布带毒蛇似的飞出,恰到好处的在一片“哗啦啦”的破碎声中,“呼”的一丛火苗子散了开来,更掺着滚滚的黄烟丝光。

  好好的吸了口气,仇恨的双臂疾振,人如一道流光般悄然拔升空中,他目光极力的往四周一扫,已斜斜飘上原来那幢巨大的屋顶上。

  下面的磷火在燃烧弥漫,借着这阵阵火光映照,仇恨快捷地自屋顶上往前掠去,在快要奔至这幢巨房的边缘时,唔。!他已看见两对,四条人影在十丈之外的另座石屋顶上流闪如电般拼斗不息。

  隐约中,仇恨可以看出对面屋顶上格斗的两对,正是老可扎与冯奇,跟他们对手的,则是“摄魂”刁豹与“毒煞”尤彪。

  仇恨方想纵身过去帮助,不由心头一动地停了下来,是了!刁豹、尤彪是属于百毒门总坛人物,莫不成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百毒门已派遣高手前来助拳?如果是这样,又来了多少助拳的敌人?他们功力如何?现在又都隐藏在什么地方呢?

  其次是老可扎与冯奇,都是老一辈成名角色,如果自己贸然加入,极有可能伤害了两老的自尊心。

  略一沉思,极快的,有如一抹淡淡的虹,飘飘的掠了过去,隔着尚有七尺,高呼道:“冯前辈,孔大侠已罹难,务必速战速决。”

  话声甫落,他的掌影已血刃一样飞到了尤彪的头上。

  晚了一声,“毒煞”尤彪猝然旋着让了出去,冯奇双掌上下交合又迅而收回,口中叫道:“仇恨,你说什么?孔大侠,他怎么了?”

  话甫说完,尤彪左右晃挥,在晃挥中一掌反击仇恨,另一掌直取冯奇,劲力雄浑凛烈,有如铁锤巨杵。

  “噗”的一笑,仇恨心里不由觉得有气,对方竟大刺刺的以一掌取他,而且分攻两人。

  冯奇冷喝着双手同时划出几个小弧,而这几个小弧又合成一个大圆,大圆中掌势飞舞,仿佛有形的罗网反罩敌人。

  仇恨微一滑步,没有出声,药道人“苦尽甘来”八式随手中的“南山采药”已蓦地使出,于是,对面的“毒煞”尤彪在双重压力之下已觉得情形不对,急快收手后撤中,袍角已“嚓”一声被仇恨的手掌切掉。

  仇恨如影随形般紧跟而上,一口气朝尤彪劈出三十七掌,双腿急速地翻飞猛扫,掌势宛如江河决堤滚滚不患,腿影似檑木重重浮沉上下,这一阵急攻猛打,已将尤彪逼到了屋顶的边缘。

  那边,“摄魂”刁豹在顷刻之间,已从各种不同角度,向可扎钦汉拍出二十三掌。

  出手之快,宛如二十三掌合为一次劈出,简直不分先后。

  可扎钦汉冷笑一声,已在瞬息之间,提聚了他数十年修为的混元真气,不闪不动,掌势自胸前缓缓推出。

  一片汹涌如涛的掌风,仿若一张雄浑深沉的网幕,呼啸迎卷而上,与刁豹袭至的层层劲气相触。

  “轰”然巨响中,又跟着起了一串密如爆珠的响声与震响,四溢的劲风,竟将一旁观战的两名九槐山庄手下跌出五尺之外。

  可扎钦汉在侧身避过刁豹飞来的一掌一腿之后,身形已在狂笑声中霍然回转,他这次的回转,威力之巨,仿似海水倒灌,足使风亏变色。

  可扎钦汉在急遽的回旋中,已正反七次的将“斩掌”全部的威力发挥无遗,他在这有如电光石火的须舆之间,竟将“斩掌”十九式全然使绝。

  在他早已分不清掌腿何出的快速招式中,“斩掌”最为凌厉的绝着“旋心动魂”,已候如巨浪排天汹涌而出。

  可扎钦汉此时状态,真象是多臂金刚一般,掌风腿影,配合着万千劲气,端的裂阻惊魂,威猛慑人。

  于是,“摄魂”刁豹在这一闪击之下已闷哼一声,踉跄退出六步,他身上所穿的黑袍,亦条条破碎,随风飘舞。

  可扎钦汉狂笑连连,宏声道:“摄魂、毒煞,不过耳耳。刁豹,今日便是你飞升极乐的日子。”

  刁豹此刻胸口闷滞,五脏翻涌,全身都如刀削斜刺,那勉强提聚的一口先天真气,若自己稍微提运真力,便会凝聚不注,更会促使血气溃散倒流,全身抽搐而亡。

  他面色在惨白中带着暗灰,肌肉在微微痉挛,牙齿已将下唇咬出丝丝鲜血,刁豹正痛苦地徘徊在“死”与“辱”的边缘上。

  他目前的处境,在他身为百毒门高级头领来说,是多么悲悯与凄凉!

  但是,刁豹在这种情形之下,除了自绝或被戮之外,还能再做什么呢?

  可扎钦汉缓缓逼近了,他唇角的那抹微笑,此刻是如此深沉与残酷,今人有着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深沉地道:“刁豹,老夫是堂堂正正的与你公然交手,阁下便是魂归阴冥,亦应心安理得,再无任何口实可借了!”

  刁豹努力地匀一口真气,半晌,他右手的食、中两指,又转变为赤红肿胀,面孔也在刹那之间变为紫红之色,红得发亮、发光,这一次的力道,似乎比他适才运气时更为厉烈。

  冯奇脱口呼道:“双无指!老可扎。”

  可扎钦汉豁然长笑如雷,身形似鬼魅般在敌人身侧快速闪掠,一个急旋中,厉声叫道:“刁豹,阁下生死之时已到。”

  “到”字尚未说完,他那“白蟒气”仿佛怒海中的旋涡,带起一阵惊魂动魄的刺耳声,“呼”的自他掌心斜卷而出,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撞刁豹。

  原本强弩之末的刁豹,已因伤后强聚真力,导致肺腑破裂,八脉交错,再加上老可扎一股白蟒气的攻击,此刻已是满口鲜血狂喷,身体痛苦地收缩成一团瘫钦在地上。

  而这时,仇恨身形一翻倏转,斗然之间,仇恨的蓝衫幻成千百,似有千百个仇恨,从千百个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位置同时出手攻敌。

  暴烈的掌风融合在呼啸被空之声里,象吸血蝙蝠似的翩翩掌影,充满了天地之间,充斥满了任何细小空隙,它们仿佛带着眼,发着声,那么残酷而又准确无比的流泻向尤彪。

  于是,尤彪惊呼脱口,倾力跃进,跃进中,双掌纵横舞起,筑成一片无形劲力之墙,企图阻挡那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目眩神迷的攻击。

  一连串的震响密密传来,其中几乎没有间歇,没有段落,尤彪的身体有如一片树叶,毫无控制之力被震飘下石室屋顶。

  冯奇之所以能闯出“屠天万啸”的字号绝非幸致,他的“黑霹雳”掌乃是武林一绝,“八大雷”亦未曾通过对手,尤彪却与他缠斗了近两百招,如今,仇恨前后只用了三招便收拾了尤彪,除了自叹老迈,也深深体会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这句话。

  可扎钦汉突然问道:“仇恨,你适才说孔大侠怎样?”

  仇恨将目睹之事说了一遍,可扎钦汉苦笑道:“莫松临死一击,这是谁也想不到,就是换了你我,也未必可以躲得过去!”言下不胜唏嘘。

  仇恨略一沉思,道:“两位前辈请前往接应申、展两位及惠玫他们,我们再经不起伤害了!”

  可扎钦汉道:“仇娃儿,你呢?”

  仇恨道:“我还要往里面摸,今天我纵不能夷平九槐山庄,也要杀他个片甲不留,否则无以告慰孔前辈他在天之灵!”

  可扎钦汉多少知道仇恨与孔这的微妙关系,也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与冯奇相对默默无语。

  仇恨转过半个身子,道:“两位前辈,现在咱们就分开行动吧!”

  说着,仇恨纵身掠入黑暗之中,可扎钦汉与冯奇感叹着,也朝另一个方向匆匆逸去。这片深沉的庄院四周一片寂静,在寂静里,却有着一股隐隐的,令人心颤的凶危。

  仇恨身形不停地东奔西掠,目光尖锐地往周遭搜视,但是,除了静默,除了黑暗,这座借大的庄院,几乎已没有任何生物存在。

  来到一片看情形中日维护极好的小花园里,簇簇的菊花种植在一湾清清的小池周侧,一道曲折的小小拱桥横过池面,连接着一座精巧的凉亭,好一阵,凉亭里终于又响了一声衣衫擦动的悉卒声。

  心头一动,仇恨急忙伏下,目光炯然注视着前面那座巧致的凉亭,好一阵,一个脑袋小心翼翼地伸了出来,谨慎地往左右巡视……

  双足猛力在地下一蹬,两臂倏振,仇恨去势如极西的流电,几乎在不是眨眼的时间里,他已似魔鬼的魅影一样来到了那颗伸出的脑袋之前。

  这突来的变异,令那伸头出来张望的仁兄吓得怪叫一声,尚不及有任何动作,仇恨已劈手将那人扯了出来,嗯!一身黑衣,满脸横肉,典型的恶胚。

  “啊唷!”叫了一声,手上的朴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仇恨五指如勾的紧扣着那人的领颈,阴森地道:“朋友,九槐山庄十个头儿伤去大半,小角色们更是横尸累累,奔逃一空,你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

  那名黑衣人面孔胀得发紫,他窒息地“唔唔”挣扎着,嘴巴张得大大的,浑身不住地抖颤,仇恨松了一下五指,冷硬地道:“百毒门还有些什么人物来了?”

  这黑衣人大大地喘了口气,嗫嚼地道:“我……我不知道。”

  仇恨目光如刃,寒气森森地道:“现在,你死了也是白死,九槐山庄已经溃灭,没有人再会赞扬你,记忆你,你死得就和一头猪、一条狗似的没有价值,放心,他们都已四散,不会有人寻你麻烦,而你告诉我,我给你一百两纹银为酬,嗯?”

  这人满脸上的横肉扭动了一下,迷惑地瞪视着仇恨,仇恨冷冷地道:“如何?”

  黑衣人在两边看了看,悄悄地道:“好吧!我告诉你,他们在凉亭下的密室里……”

  仇恨注视着他,道:“如何开启进入密室之门?”

  黑衣人略一犹豫地道:“将凉亭的石桌左右各转三下,石桌即会自行移开,有石阶自穴道通下,经过一条甬道,便是那间密室了。”

  仇恨紧接着道:“都有些什么人?”

  这黑衣大汉咽了口唾液,迟疑地道:“有……有‘冀南双煞’老大‘铁沙掌’刘松,老二‘赤沙掌’刘拍,四哥曹宣与五名大头目……”

  仇恨双目中修有煞光隐现,却微微一笑道:“好,你很坦诚,我现在就报答你。”

  黑衣人的唇角浮起一抹诡谲的笑意,他伸出手来要接仇恨那一百两纹银,仇恨也确实自怀中掏出两锭五十两一个的银元宝来,但是,当他刚刚要放在黑衣人手掌上时,却忽然古怪地一笑,这一笑里却包含了完全与笑的本质迥异的冷厉,那黑衣人才觉得不妙,仇恨那两锭银元宝已嵌人了他的筋骨之中。

  “哇”的一声惨号,这名黑衣人痛得脸上全变了颜色,仇恨紧抓着他,冷冰冰地道:“告诉我实话,他们藏在何处?”

  黑衣人痛得大汗淋漓,他龇着牙抖索着道:“我……我……已告………告诉过你………我……我讲的……全……全是实……话!”

  仇恨微微一笑,道:“但你有一点疏忽了,你不该得意得太早,那抹诡谲的笑意便告诉了我你在撒谎!”

  那黑衣人哆嗦了一下,楞楞地呆在那里几乎连痛苦也忘记了,仇恨轻轻一按那两锭嵌入他筋骨中的元宝,这黑衣人已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仇恨冷硬地道:“在哪里?”

  这名黑衣人痛得连声音都变了,咬着牙根,语声自齿缝中进出道:“确是………确是在……在石室之内………”

  仇恨大喝一声道:“胡说!”

  顺手一个大耳光掴在这黑衣人脸上,这大汉仰身翻倒,却在爬起之前抓着他掉在地上的朴刀,贴着地面削向仇恨双足。

  这又是临死前的一击,与伤害孔达的一幕如出一撤。

  那片刀光始才闪泛,仇恨的脚由地飞起,比对方挥刀来势更快一步的踢在黑衣人的“太阳穴”上,将他整个人抛升在空中,又“哗啦啦”的坠入水池里面。

  仇恨望着那浮沉的尸体,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但是,他却在脚跺下的同时“呼”的转过身来………

  凉亭之内,不知何时已站着一个亦是全身黑衣,却蓄有一把金髯的老人。

  那老人缓缓地,沉静地道:“让老夫来告诉你他们藏身何处………”

  仇恨冷厉地道:“你是谁?”

  老人深沉而怪异地一笑,道:“晋如尘。”

  仇恨重重一哼,道:“久仰了,老友,昔日大理第一凶人――‘鬼手百毒’,如今是九槐山庄的军师,杀人放火的大善人!”“鬼手百毒”晋如尘毫不温怒地一笑,道:“老夫看似慈悲,实则凶险,而你年纪轻轻,却杀人如芥,心狠手辣,小友,你我并无分别!”

  仇恨眯眯眼,淡漠地道:“两凶相遇,便要分出生死了,是么?”

  晋如尘一捋银须,镇定如恒道:“如今血战已经展开,你们要想善了亦不可能,而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鲜血未干,完全染在你的双手,这笔债,小友,你要用超出死它的代价来偿还!”

  仇恨拱拱手,道:“这正是我估量过你们报复的方法,老朋友,我们即将看到结果如何,当然,那是血淋浴时,只是不知流你们的血抑是不才我!”

  晋如尘阴沉着脸,默默注视了仇恨好一会,冷冷地道:“小友,我们立刻就会再见。”

  仇恨笑笑道:“那时,也就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晋如尘又看了仇恨一眼,倏然回身,几乎在他回身的同时已消失了身影,但是,仇恨却看到他方才站立之处的两步左右,正有一种磁跨在缓缓封台,哦!晋如尘已跃人地下的秘室中去了。

  仇恨沉吟了片刻,转身往外奔去,他急着要将这消息告诉可扎钦汉与冯奇,但是,他却有一种隐隐的预感,老觉得九槐山庄方面情形不大正常,仿佛蕴藏了极大的阴谋与诡计。其一,为什么九槐山庄的首领不完全现身应战呢?他们必然知道力量不宜分散这个简单道理。其二,他们将展、申两位老人家及惠玫等扼守在十二拐道之间,呈现胶着状态,而且,防卫也似乎很薄弱,这不是一向仔细精密的九槐山庄应有的作风。其三,百毒门对这块据点,不可能漠视无睹,仅派“摄魄”习豹与“毒煞”尤彪两人助拳?那么,他们是否已于暗中准备起来?这桩疑云,盘迥在仇恨脑中不散,他越想越觉事情不大乐观,于是,他奔行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纵身掠上一幢石屋之顶,这里,已可望见那间仍然灯火通明,却杳无人迹的大厅,更紧闭着的九槐山庄院大门。

  仇恨微微转了口气,正待飞跃出去,一片喊杀之声已飞快移近,挟着磺磷弹的爆裂与火光的烟雾里,甚至还可以听到隐约的号叫声及兵刃撞击声。

  方才,在庄院内还没有听到这些声息,显然是隔得并不算近,但是为何只在这片刻之间却如此迅速的……不,如此简易的攻了过来?这其中又有什么玄虚?又有什么枝节呢?

  没有再思虑下去,仇恨提住一口气速起速落飞出九槐庄院,刚一落下院墙,老天,他已看见艾惠玫率领着四雨点自拐道及石墙上杀了过来,只有少数的九槐山庄所属在奋力抵挡,黑暗里,大批的黑衣人正向北方逸去。

  在火光与烟硝之中,艾惠玫娇小玲珑的身影已奔了过来,她身后四雨点紧随其后。

  仇恨叫了一声,赶忙迎了上去,艾惠玫面孔粉红,身上罗衫血迹斑斑,这位昔日贵为百毒门的宫主微微喘息,秀发蓬乱,身上也烧焦了好几处,一见仇恨,她已高兴地大叫道:“哥,我们已经攻上来了,你这边情形如何?”

  仇恨笑了笑,低声道:“玫,为何你们攻扑得这么快?”

  艾惠玫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不算快了,我折返山下通知姨父母开始攻击,那些混帐东西守得好紧,个个都力拼不退,攻到一半我那八婢便全倒下了,连姨母也带了伤,但他们大约自知不敌,在我们又攻上一段之后却纷纷溃退,我们便势如破竹,一直杀到这里……”

  顿了顿,接着道:“哥,稍等我们跟姨父会合,就直捣他们的老巢去吧?”

  仇恨摇摇头,道:“玫,我看情形不对,攻扑应该暂时停止。”

  艾惠玫张大了眼睛,惊异地道:“暂停?好不容易杀到这里,怎能就此罢手?”

  仇恨沉静地道:“玫,你听我说,对方至今出现的仅是他们十个头子中排在后面的几人,最强的高手一个未见,百毒门的人也仅见习豹与尤彪,而且,九槐庭院里一片沉寂,不见人迹,此情此景,一切都非佳兆……”

  仇恨向四周匆匆一瞥,又道:“他们原先坚守,方才却又忽然退走,于情于理实难解说,这其中若非有诈,便是另有诡谋!”

  艾惠玫征征地听着,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不对,极快的,两条人影如飞而来,前面的正是展伯彦,后面跟随着铁面婆婆申无痕。

  展伯彦人还未到,已大声吼到:“玫儿,你怎么啦?在这等当头怎么停下来予敌喘息机会呢?”

  艾惠玫尚未答话,仇恨已迎了上去,平静地道:“姨父,是我要玫妹暂时停战的!”

  一眼看见仇恨,展伯彦将怒火硬行压下,强颜一笑道:“仇恨,有什么不对?”

  仇恨简要地将方才所述又讲了一遍,他诚挚地道:“姨父,百毒门的阴毒狠辣是出了名的,他们万万不会就此退却,一定有其他毒计待展,此刻情况未明,若贸然冲入九槐庄院,只怕中了他们的阴谋!”

  展伯彦一拂长髯,不以为然地道:“此番只怕未见如此,老夫通过大风大浪多矣,这点阵仗老夫实不置于眼中,百毒门自玫儿反正后,屡遭痛击,早已心胆俱碎,九槐山庄只不过是他们一个据点,纵有作为,不见得强到哪里,方才一阵冲杀,他们伤亡累累,自是望风披靡,纷纷溃逃,此等良机,岂可失之吾等犹豫之中?还是以即时进袭为上上之策!”

  仇恨暗暗叹息一声,低沉的道:“姨父,恨儿年轻识浅,自是难与姨父相提并论,但今日之战,参与成员,与恨儿却有切肤之病,孔前辈之死,我已痛悔终生难忘,若再有闪失,更使我难负其责,因此,尚望再三思虑!”

  一侧申无痕有些犹豫地道:“老伴,恨儿之言亦有道理,我看是要考虑考虑。”

  展伯彦不悦地看了老伴一眼,冷冷地道:“迟疑不决为兵家大忌,老伴,如果你认为有所不妥,老伴,你跟玫儿他们打后援,由我先攻!”

  申无痕神色一变,怒道:“展伯彦,夫妻本是同林鸟,我会弃你安危于不顾么?你,你………你竟然对我说出这种话!”

  展伯彦霍的转过身去如飞而去,申无痕也急急跟着翻墙面过。

  艾惠玫牵着仇恨的手,低低地道:“哥,姨父就是这个专行独断毛病,在家里,对姨母百依百顺,一旦进入搏斗,那股子傲气凌人,谁也本买帐。哥,唉!看在他一大把年纪及我的份上,不要记怀于心……”

  仇恨淡漠地一笑,悠悠地道,“我心已尽,夫复何憾?”

  在他说话中,一阵“吱唧唧”的金属磨擦声已传了过来,九槐山庄的大门已经启开,展、申两人闪身而入。

  艾惠玫微微苦笑说道:“哥,我们去吧!”

  仇恨抢先掠出,低沉地道:“又怎能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