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2-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暮春三月,一个清新灿烂的凌晨,晨曦乍显,万里碧空无云。

  在浙、皖交界的一座百丈峰头:一块平滑如镜的大青石上,端坐着个十五六岁、英挺俊秀的少年,手中紧握着一柄剑鞘隐现金光的长剑,看那少年低眉垂目的神情,似乎正在运功吸收晨间天日的精华。

  这少年,就是仇恨,他到这百丈峰,今天刚巧旬日。

  自那夜离开黄山后,仇恨的心中踏实多了,他不再象前些日子那种失望的忧郁,他不再抱怨上苍将他遗忘,他也不再愁日子难以消磨了。

  一夜之间,仇恨得到了黑白两道顶尖儿数人的几种绝艺,这真是天大的福缘,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再者,仇恨体会到了恩师在世时,强迫着自己学的一门功夫,当时仇恨曾说这门功夫没多大用处,被紫阳真人骂他蠢才,仇恨永远记得,恩师只骂过他一次蠢才,如今想起,恩师骂得对极了。

  这门功夫,就是借物吸收对方功力的“内璞皈真”之术,武当派借力使力中所幻化出来道家的一门绝艺。

  紫阳真人在仇恨幼年就强迫着他学,从这一点看来,紫阳真人早在十年前,即有先见之明。

  仇恨下了黄山就爬上了这座百丈峰,他如今需要的是时间,在没有将这“三星伴月”及“七绝剑”法练得随意挥洒前,他不下山,其次,他要使用“内璞皈真”之术,将宝剑上的功力,吸收到自己的身上来。

  不过,这一点,他知道,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事,所以目前最主要的是“三星伴月十二绝招”,及儒侠的一套“七绝剑二十八式”。关于“内璞皈真”之术,他随时都可以练习,只要有恒,不间断,他知道功力自然会到他身上来。十天了,在这百丈蜂头,仇恨每日晨昏练内功及“内璞皈真”之术,午前练七绝剑,然后打些野兔山鸡,筹备一两天的吃食。

  申时起至酉时正,练习“三星伴月”,因为这是三种兵器的招式,而仇恨却全部给他化在剑招里,所以必须多费点时间。

  而“白骨神功”这部上古奇书,仇恨只在当时匆匆看了一遍,至今,他连翻也没翻动一下。只是,他自从听了儒侠孔达的话后,他对这本上古秘笈,变得十分珍重地保藏着,藏在胸怀里面,但却不轻易去动它。

  这日清晨,仇恨在大青石上练功未毕,蓦觉耳鼓中灌入阵阵衣袂飘风之声,正朝峰巅纵来。

  仇恨倏然一惊,从这风声判断,来人轻功之高,已臻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之境界,仇恨连忙睁眼,在峰巅四处一阵打量,接着腰腿钻劲一挺,轻飘飘地落在一块巨石之后。然而,他刚在石后蹲伏下身子,蓦觉一声阴阴冷笑发自石顶,冷笑连串成线,刺耳震心,仇恨心中大惊,猛然抬头一看,巨石上已稳站看一位脸红如生肉的干瘪黑衣老者,老者眉短眼细,鼻尖嘴小,颔下数得清的一束山羊胡子,根根见肉。

  黑衣老者这副尊容,还不怎的,就是那脸色象鲜肉般的,凭谁见了也会胆碎魂飞。

  仇恨突然相见之下,还以为是个被刮了皮的血人,“哎呀”一声尚未叫出,黑衣老者又是一声阴阴冷笑,笑得仇恨体懔股颤,汗毛直竖,连惊叫也给吓回去了。

  还幸亏黑衣老者再次的一声冷笑,才算救了仇恨一命,如若不然,仇恨的惊叫,已到了嘴边舌尖,哪还止得住,假如,仇恨这一声“哎呀”叫出了声,他这一条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原因是红脸黑衣老者,自小生得丑怪,受尽凌辱欺侮,当其武功练成后,曾自定规律,有人敢当他面惊呼怪叫,定必立毙掌下,从不轻饶。

  为此死在他掌下的冤魂怨鬼,不计其数,终于黑衣老者自知罪孽深重,逸行归隐,不再问世。

  这已是数十年前之事,仇恨又哪里懂得这规矩,还是黑衣老者见到仇恨异禀天生,确是一株武林奇葩,不愿他丧身在自己掌下,遂在千钧一发之际,运起本身阴功发出吓人冷笑,将仇恨到嘴的惊叫骇然止住。

  红脸黑衣老者,脸肉虽吓人,但却缺少慑人的威严,因为他的双眼,成年累月,无时无刻不是细睐成缝,根本没有人能知他是否张得开来,这就给仇恨壮了胆啦!

  胆子一壮,仇恨傲劲又发,倏然,仇恨一个倒纵,纵出两丈远近,身形一稳,立即昂然厉声喝道:“什么人装神弄鬼,小爷可不是三岁小孩,恁人吓唬得了的!”

  仇恨这一发傲劲,还真对了红脸黑衣老者的脾味,你越是不怕他,他越喜欢,但听他哈哈的一声阴干长笑,说道:“小娃儿,你不是三岁小孩是什么?你还能有三十岁吗?瞧你那乳毛未退的模样,不是三岁,也比三岁大不了多少。”

  随你仇恨胆子有天大,脾性再强傲,他可不能说不怕,当他鼓气说完话后心中立即寒意直冒,身子索索的抖个不休。

  一旦老者开了口,说了话,仇恨倒反而不怕了,尤其老者话语风趣,与方才的两声冷笑,真有天壤之别。

  仇恨仔细的注视着黑衣老者,见他笑时,脸上的抽动都显得那么自然,倒角眉梢都是这么深纹毕露地显现出来,不象是人皮面具这类吓人的玩意,禁不住心中频频呼怪,想不起江湖上哪里有这么一号丑怪的人物,遂连忙趋前行礼道:

  “老前辈怎么称呼?晚辈仇恨给老前辈请安。”

  红脸黑衣老者一声怪叫,道:“刚说你小,你就卖乖,什么前辈晚辈的,我可不领这个情,我没有名字告诉你,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干脆就是你你我我,有多方便。”

  几句话,说得仇恨差点笑出声来,可是,蓦然间,黑衣老人又是一声阴阴冷笑,这声冷笑,较前更寒、更烈,笑得仇恨浑身热血为之冻结,不禁大惊失色,猛然退后两步,心想:“这老鬼怎的这样一副怪脾气,说得好好的又要吓唬人。”

  忽听黑衣老者,冷笑完说道:“什么人在这朔日乱闯百丈峰,既来了,又为何不出面相见,鬼鬼祟祟的还要我请吗?”

  随着声音,从一棵百年古松后惶恐地走出个四旬开外的中年汉子,异常尊敬的对老者一揖到地。

  至此,仇恨方始恍然大语,心想:“原来你不是对我,我倒真是错怪你了!”

  随见那中年汉子一揖后,“扑”的双膝跪了下来。但听那人道:“老前辈,你已破例收徒,就请你传我个一招半式吧!只要一招半式,我就受益非浅,享用不尽!”

  黑衣老者见状,依然冷笑道:“又是你,又是你这混蛋,你这没出息喜欢做矮子的磕头虫,我说过,你只要打听出我的名号,打听出我懂得什么武艺,我就教你什么武艺,没打听出以前最好不要来,现在赶快给我滚,假如要我动手,你就想滚也来不及了!”

  那中年汉子似乎不止一次地吃过亏,知道老人的脾性,说了准做无疑,而且说得到做得到。

  听见黑衣老人叫他滚,连忙一纵身就往峰下跃去,身形也自迅速异常,仇恨不禁惊奇的对老人说道:“以他的轻功看来,他也可列入江湖一流武林高手,怎么还要如此卑恭地来向你学一招半式呢?这真使我弄不懂了!”

  黑衣老者闻听,哈哈笑道:“这真是三岁小儿的话,坐在井里看到的天,只有井口那么大,你能懂得什么?江湖中一流高手,真正能有几人身怀绝艺的,这一流高手的称谓,有什么固定的的标准,小娃儿,你瞧瞧我这轻功怎么样?”

  黑衣老头语落人杳,仇恨双眼鼓得大大的,根本无法看出黑衣老者是怎么个走的?而且一点风声都没有,至此方始想到,在他耳鼓听到的来人,不是黑衣老者,而是那不知名的中年汉子。

  忽然,仇恨耳中听到一细如蚊唱的声音说道:“小娃儿,你是不是也想学武功来的?假如你是的话,也赶快给我滚下山去,我可是不会收徒的。”

  这声音虽细如蚊唱,却明晰异常,仇恨心中一愣,忖道:“好家伙,你这老鬼武功还真高啊!”遂答道:“你别以为你这武功有什么了不起,我到这百丈峰是练功来的,可不是学武来的,你用不着担心,到时我自然会走。”

  仇恨说完话后,再没听到回音,遂转过巨石,倏的,仇恨发现自己练功的大青石上,黑衣老者正面对朝阳,端坐其上,早己入定多时。

  仇恨心想:“难怪这大青石能光滑如镜,原来是你这老鬼的杰作,这样看来,大青石怕不被你磨了几十年啦!”

  陡然,红脸老者那尖尖的鼻子里冒出了两股白烟,但却结而不散,只喷出寸许来长,就一直鼻下急速的二吞一吐,伸缩不停。

  仇恨见了,惊得跳了起来,这是一种无上气功,练臻化境,可以百丈外杀人,更能以说话死人,这不能不使他惊奇了。然而他想起方才那中年汉子,老鬼只要那中年汉子打听出他当年的名号,他所练武功的名称,他就将那武功传他,可惜这无上气功的名称,仇恨仿佛听说过,但却一时记它不起。

  那两股白烟,只冒了半晌工夫就停止了。仇恨怔怔地看了顿饭工夫,再也没甚异状,遂就在大青石旁挥舞着长剑,练习那七绝剑法。

  旬日来,仇恨那七绝剑法已练得差不多了,虽还不能悟透其中的奥妙,但已能挥洒自如,达到他原来预定的目标。

  七绝剑只练得两遍,蓦觉一条黑影,硬闯入自己的剑幕,心中大惊,然而惊骇未了即觉右手一轻,金龙赤火剑已被黑影夺过去了。

  仇恨当然知道这黑影就是那大青石上的红脸老者,仇恨稳住身形,见红脸老者正双眉紧剔地眯着眼注视着他的金龙赤火剑,心中不觉狂喜,暗道:“老鬼,这下我可要你上当了,你只要动手一拔剑,你就再也跑不了啦!”

  谁想,红脸老者蓦然间,急速的将金龙赤火剑往地下一摔,就象受到蛇咬般地惊骇道:“好你个小娃儿,原是想来诈取我的纯阴精力,哈!哈!我没上当,我没上当。”其实他早上当了!

  红脸老者,待练功苏醒时,见仇恨舞着带鞘宝剑,心里就骂仇恨懒虫,这样连鞘舞着,有多么不利落,待我来替你取下它。

  红脸老者性情乖僻得无以得加,倨傲得更惊人,他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怎样便怎样,他没有朋友,他也从不找人商量,他想到要替仇恨取下剑鞘,连招呼也不招呼一声,就冲入七绝剑幕中,将剑夺过。

  红脸老者本意,他只需握着剑鞘,这剑与鞘定会自然分开,可是,他哪知道金龙赤火剑内部机密,所以一下子就被他夺了过去。

  这当然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然而他的动作也快得出奇,长剑入手,身形未停,他已连拔了两拔。

  他忽然发觉两手一阵颤抖,心中惊骇之余,在仔细的揣测下,终于让他体会到了,所以,连忙将剑甩掉。因为他假若不急急用掉,他还是会忍不住,要用本身厚沛的纯阴精力与这宝剑较量一番。

  仇恨见红脸老者居然识机没上当,遂将剑拾起道:“你虽然没上当,也可见得,你仍有怕的地方,你也没见得有什么了不起啦!你还狂傲点什么?”

  红脸老者被这两句话还真说恼了,然而只一眨眼,又复听他哈哈笑道:“小娃儿,你别逗我,我说不上当就不上当,你别以为你的宝剑了不起,你的宝剑若能将我大青石打碎了一块角,我就真服你了,你要什么给什么,绝不使你失望。”

  仇恨这一会确被怔住了,这大青石,他一天两次跌坐其上,没发觉有一点异样,难不成它里面也藏着什么鬼怪吗?

  仇恨握着金龙赤火剑,走到大青石前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只要打下一块角,我要什么给什么,说不出名字也行,你可不准赖!”

  “小鬼,我还会骗你这三岁小娃儿?”

  “铮”的一声响过,随着又是一声“叮当”声响,仇恨两手低垂着,痛如断折,连及全身。

  仇恨,他听了红脸老者那斩钉截铁的话,他就不能不生疑,他选了大青石一块比较突出的地方,双手握剑,运起周身功力猛劈而下。

  不想,宝剑被震飞起半空,两臂被震得动也不能动,可是大青石那突出的一角,连一点点碎粒石屑也没落下。

  忽听红脸老者悲声说道:“十五年前的一个月夜,我在此青石上练功,那时,我鼻中纯阴真气可以任意喷出三尺长,正在我紧要关头时,峰顶来了个红衣少女,她见我正在练功,立即将周身衣服脱除,只披了一件粉红色的长纱,就在我眼前翩翩起舞,做出了很多淫邪之态。

  我一生从未接近女色,哪禁得起这等撩拨,一时冲动,立即走火入魔,为了保全我的身体四肢,逼得将全身数十年功力,全部散在这块大青石上。”

  “十五年来,我虽然又恢复了不少功力,但要与这块大青石相比,实在相去天壤,而我始终也没法从这大青石上得回一点点的功力。”

  说完,红脸老者深深叹了口气,再不言语,低着头,慢慢地踱下峰去。

  红脸老者悲伤,仇恨却高兴得欢腾雀跃,他先将剑拾回检视,还好,金龙赤火剑也没有一点损失。

  而后,他将剑放好,在大青石上叠腿打坐,他先想再试一下大青石上的功力,不想,他只微微运劲一逼,整个身子立即被弹起三丈来高,不是仇恨事先有所准备,轻功又高妙,准被弹飞出峰顶外去。

  再次地坐上大青石,他已不再顽皮了,他仍用“内璞皈真”之术运在两掌之上,而双掌则按在大青石上。

  没半响工夫,仇恨即感到双掌滚如火烫,可是掌心却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清凉之气,从掌心直透入丹田,再从丹田散发到四肢,环送到周身百穴。

  这一阵凉气的游走,只顿饭工夫,已然完毕,仇恨连忙及时收掌,赶忙行功,用本身原有真气去与那股来自大青石上清凉之气会台,融贯在一起。

  从金龙赤火剑上,他早已得到了不少功力,虽然只短短十天,可见“内璞皈真”之术确然厉害无匹。

  宝剑上的是紫阳真人一身纯阳的阳刚之力,儒侠孔达的也是阳刚之力,而这大青石上的却是纯阴的阴柔之力。

  仇恨一开始他就意会到两种精力的不同处,于是他在晨间吸收宝剑上的阳刚之力,夜间则吸收大青石上阴柔之力。

  他虽然不时练习他原有的武功,练习三星伴月剑法及七绝剑法,可是最主要的他还是勤练“内璞皈真”之术,以吸收功力为大主题。

  月亮圆了又缺了,从月亮的圆缺上来判断,仇恨知道已过了一个月的光景,他不知道他已吸收了多少功力,他只晓得拼命的勤练。

  这日清晨,又是仇恨正在抱剑吸收功力时,蓦的一声冷喝传来:“小娃儿,你还没走……咦……”

  仇恨张眼即见红脸老者站在身前,红脸依旧,可是双眼却睁得大大的,一反那低眉目眯的神情,惊讶万状地凝视着仇恨。

  仇恨被看得莫名所以然来,惴惴地下了大青石道:“一月不见,你好呀!”

  红脸老者似乎没听到仇恨的话,倏的一声狂啸,随着虚空的在大青石轻轻按了一掌,这一掌按下,红脸老者不禁脸色倏变,那红如鲜肉的脸上,一忽儿变了铁青,一忽儿又变了惨白,确实吓人已极。

  仇恨被红脸老者一连串的举动,更弄得如坠五里雾中,见老者这神情,也不禁惊骇得连连后退。

  红脸老者一声怒喝道:“你这臭小于,不是学武功来的,原来是偷功力来的,好小子,先吃我一掌再说!”说完立即挥掌朝仇恨猛扑。

  仇恨心中不禁奇怪红脸老者怎么会发觉他在偷他的功力?见红脸老者扑来,猛然一晃肩,斜纵出去,可是这猛然的在闪避之下一纵,不但红脸老者惊讶,就连仇恨自己也不觉愣住了。

  仇恨,他纵跃的本意是一丈来远,没想他这一纵,竟会飘出五丈远去,这怎能不使他愣住了。

  蓦红脸老者又恢复了那呵呵的干声大笑道:“小子,没一点出息,我只是试你一试,就吓成这个样子,来来,赶快和我对一掌,看你功力到了如何程度?”

  仇恨闻听,心中稍安,但不觉暗骂道:“老鬼,你以后最好少试为妙,你这臭脾气,我真还摸你不透,如果做你徒弟,不给你折磨死,也必被你吓死!”

  正在这个当儿,蓦见峰下浓烟四起,烈火狂升,“劈劈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峰下乌兽惊飞惶叫,更觉惊人。

  红脸老人一见,立即脸泛怒容,怪叫道:“黑良心的狗贼,方才峰下见你躲躲藏藏,还只道你仍不死心,耐劲可嘉,本准备今日就传你个三招两式的,以达成你的愿望,不想你丧心病狂至此,做出这种事来,哼!我要不杀了你,我红花客也枉自称雄武林了。”

  仇恨一听,红脸老者自报姓名红花客,不觉骇得一身冷汗,眼见红脸老者飞身下峰,连忙也随后追踪而下。

  还没到峰腰,即在峰下冒上来的阵阵浓烟中,失去了红脸老者的影子,也同时被那浓烟呛得咳嗽连连,泪水滚流。

  蓦然,仇恨感到脑中一阵昏眩,大为惊骇,连忙闭住呼吸,回身往峰巅纵去。

  去时容易,回时难,到得峰巅,仇恨已感到周身困累不堪,心中不觉自语道:“我怎么这样无用啦!”

  忽然一个阴声,发军耳边道,“赶快就地坐下,运用本门功夫调息,那浓烟中含有剧毒。”

  仇恨随声闪眼一瞥,红脸黑衣老者红花客,不知何时,已回到峰头跌坐在大青石旁边,也正在行功调息。

  仇恨哪还敢怠慢,连忙盘腿坐下,运功调息。因仇恨中毒不深,只一瞬间,已驱除了周身疲累,脑中也清醒多了,眼睛张开时;禁不住叫了一声:“好厉害的毒烟!”

  话音刚落,即听“哼”的一声冷笑道:“小娃儿!你怕吗?”

  仇恨知道问话的是红花客,连忙也冷笑一声答道:“哼!我怕!这世上还没有我怕的事情!”

  红花客突然指着那峰腰滚滚而上的浓烟道:“这毒烟你也不怕吗?发这浓烟的火,亦有毒,你也不怕吗?小娃儿,你有什么方法下山呢?”

  诚然,仇恨对这毒烟,或许不怕,对这毒火他却不能不略有顾忌了,再说,怎么下山去呢?

  仇恨从地上站起,在四下一阵打量,其实他这打量是多余的,在这百丈峰住了一月有余,为了追捉山鸡、小兔,寻找山果,遍山什么地方没到过,哪里有溪水,哪里有山洞,他都一清二楚。

  可是他依然仔细地打量了一遍,他不是在用眼,他是在用脑,他的脑急速的在转动着,思索着,然而,百丈峰是孤立的,四面都是野草、山树,一旦看火,就无路可逃,他一遍遍的,依然想不出方法。

  这时浓烟已从四面渐渐地冲上了峰顶,那“劈劈啪啪”之声,更形明晰,许多没能逃走的野兽,都在峰巅乱纵乱跳,悲声哀叫。

  红花客看着仇恨久久答不上话来,遂道:“如今我有一条出路,可是这条路,必须经过一个地方,这地方除了我没别人到过,如今我将领去你,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除了你一个人可以进去以外,永生永世,不准再带第二人进入,你答应吗?”

  仇恨心想:“这地方不知道有怎么好法,你竟会如此珍贵的连第二人都不让进去。”遂说道:“假如说在这种情形之下,也不准带人进去吗?”

  这句话正好点中了红花客的心窝,他笑了,笑得那么难看的说道:“小娃儿,除了在这种情形之下,你不准带人进去,你答应吗?”

  这时火焰已越过了峰腰,浓烟在峰巅树丛里穿游着,仇恨点头答道:“好!除了我,绝不带第二个人进去,也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红花客又现出了那难看的微笑道:“我相信你!”语甫毕,但见他右掌朝前轻轻的一扇,那块在他身前的大青石,立即化成一堆石屑粉末,四散飘飞,青石下现出一个磨盘大的黑洞。

  仇恨一见,骇得浑身一颤,叫道:“哎呀!大青石怎么变成粉屑了?”

  红花客瞧了他一眼,道:“别装痴假呆啦!你这小混蛋,我集中全身功力,封闭了这个洞将近六十年,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部给你吸收去了,瞧你那英华内蕴的样儿,似乎功力已在我之上了,你还装什么糊涂,我又不是瞎子……”

  这些话带来不是别的,而是“铿锵”的一声金石声响,随着一道刺眼的金光和仇恨的欢声狂笑,这情景反把红花客怔了一下。

  仇恨他发觉大青石被红花客轻轻一扇之力,变成了石悄,他就想到刚才红花客轻轻的一按时,早已将大青石震碎了,因此红花客才知道自己偷了他的功力。既然大青石上功力全消,这把金龙赤火剑上的功力,也一定被自己吸收尽了。换句话说,自己身上的功力也一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样一想,他哪里还能忍耐得住,没等红花客说完,已伸手拔剑,果然没错,仇恨虽使了几成功力,可是金龙赤火剑已随手离鞘,这怎能不使他欢喜欲狂,兴奋得出声狂叫呢?

  连声咳嗽终止了仇恨的兴奋,忽听红花客叫道:“赶快来助我搬这巨石,我们下去后,好用这块大石将洞口堵死,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去处。”

  仇恨连忙闭住呼吸,将剑归鞘,闪眼匆匆一瞥,好家伙,红花客所指的巨石,竟是百丈峰头正中央,那大如小屋的峻峭山石,仇恨心想:“这怎么能推得动,两个人,二十个人也不定能动得了它。”

  红花客见仇恨怔怔站那,根本没动,又连连催促,逼得仇恨莫可奈何,只得行近去勉力一试。

  开始,仇恨只是想敷衍似的略为运劲一推,可是当他双掌按在巨石上时,发觉两臂上的力量,竟源源不绝地涌到,只在他一动念间,那如小屋般大的峻峭巨石,已“轰”的一声压倒在那大青石所覆盖的洞口上。

  红花客这时已急不能待的又将那巨大的山石一角抬了起来,叫道:“小娃儿,赶快爬进去,进到洞里,再运功把巨石顶住,让我爬进来,快!快!再迟就来不及了。”

  红花客叫尽管叫,仇恨他可是迟迟的没往里爬,他在犹豫,他心想:“假如红花客恨我盗取了他的功力,故意摆下圈套,在我爬到一半,还没及洞口时,突然把手松了,那我仇恨死得岂不是冤?”

  仇恨又想:“红花客这个老鬼,喜怒哀乐无从捉摸,我可别上这个当。”然而,在他一个换气时,连着数声咳嗽,又将他的思索打断了。

  这时,红花客已无法出声。双手抬着山石一角,脸也青了,仇恨再不迟疑,他想:“你要把我压死了,你也活不了。”

  仇恨一伏地;双眼瞄准洞口,伏地平射,一闪就到了洞边,双手往下一探,发觉洞只三尺来深,连忙跃下,一个独柱撑天,单掌就将巨石的一边斜斜顶了起来。

  为了运劲,为了毒烟,他都无法开口,他只能用左手抬起小石往外面击去,去告诉红花客,他已准备好了。

  从山石的重量压力上,他体会到红花客慢慢的将手松了,可是却没有看到他的人影移动,良久复良久,浓烟已差点将仇恨的视线蒙住了,可是浓烟却没能钻进洞去,因为洞里有阵阵微风吹出,正好将毒烟阻住。

  巨石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仇恨从单掌变成双掌,可是依旧无法支持那越来越重的压力,朦胧烟雾中,仇恨仍然能见到红花客那双干瘪瘦小的脚,只是他已支撑了顿饭工夫,仍然没见红花客爬下来。

  终于,仇恨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开口叫道:“红花前辈,你……”

  红花客应声扑倒地上,只是他扑倒后,连动也没动一下,仇恨在开口叫唤之后,双手也随着松了劲,慢慢的被巨石压得一分分、一寸寸地矮了下来,但是,他在匆匆一瞥之下,见红花客七孔淌流着乌血,已然离开了这丑恶的人间。

  在那三尺来深的黑洞中,仇恨两眼滚动着盈盈热泪,但却一直没流下来,他真想大哭一场,可是那倨傲的脾性,却又使他将那欲滴的热泪噙住了。

  他想:“红花前辈(仇恨不再骂他老鬼啦)虽然以前是个阴毒狠辣的一代魔头,可是对我仇恨总算有恩,因为我对他不信任,反而将他害了,但不知那放烟毒火烧山的人是谁,如若将来得知,我一定替他报仇。

  啊!是了,听红花前辈那口气,仿佛就是前月上山求艺的那个中年人,好!我记住你!我一定记住你替红花前辈报仇。”

  想到这里,仇恨蓦然恨恨的站了起来,“咚”的一声,复又跌坐地上,眼前金星直冒,至此他才想到,自己还在这三尺余深的黑洞中。

  在黑暗中久了,眼睛也能辨别一些事物,此刻就是不用眼睛,仇恨也能找得到出路,因为在这数尺方圆的小洞中,有着微微清新的空气,凭知觉感觉他都能找到出路,头顶上这条路是断了,他自信凭他如今的功力依然能将巨石斜斜顶起一边来,可是,要叫他将巨石从头顶移开,那就无能为力了。

  仇恨摸索着到了那空气来源的洞口,发觉洞并不大,刚好容一个人钻入,然而洞是倾斜的,似乎还长满了青苔,滑不留足。

  仇恨试着用掌沾壁而下,可是,那一块块溜滑的青苔,竟随掌而落,根本无从着力,一个不当心,仇恨终于直溜而下。

  只落得两丈远,突然发觉转弯了。而且接连下去一直都在旋转着,转得仇恨昏头转向。

  “砰嚓”一声,仇恨摔跌在一大堆干草之上,人没摔伤,可是,他早已经被转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