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若春和景明 > 正文 > Chapter 16
Chapter 16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hapter16

    之后的一些天,杜若再也没有碰见过景明。

    一来因为期中考试快到了,她一边准备考试,一边还得继续学习课外内容,无暇去顾及别的事。

    偌大的学校,当她的路线固定在宿舍图书馆食堂教室这四个点时,就很难再碰见熟人。

    二来是她陷入了一股自我厌弃中,她讨厌现在不断分心且不自觉迷失掉的自己,像没头的苍蝇,偏离了原先的轨道。

    她怀念在家乡时那个心无旁骛目标清晰的女孩。

    思想挣扎着,竭力想从这怪圈里爬出去。

    这么想着,手中的笔不自觉在纸上用力划起来,哗,哗,画下一条条粗暴而又无规则的斜线。

    宿舍里,何欢欢正嚼着麻辣牛肉丝,伏案做知识点摘抄,听见笔划纸张的声音,扭头:“杜小草同学,你干嘛呢?”

    夏楠捧着本书,头也不抬:“像是在把谁千刀万剐。”

    杜若回神,见好好的稿纸被她划得乱七八糟,匆忙撕下头两页揉成团扔进垃圾篓:“没事儿,有点走神。”

    “哦。”何欢欢没在意了;夏楠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心虚地避开目光。

    今天虽是周六,但下周有期中测验,所以夏楠和邱雨辰都没回家,留在宿舍看书。

    邱雨辰看乏了,扔下书本,打开电脑塞上耳机准备看美剧:“欢,把你家乡特产,那什么灯影特辣的牛肉丝给我吃一包。”

    何欢欢扔给邱雨辰一包,看夏楠。

    夏楠:“太辣,我吃不了。要是冒痘,我护肤白做了。”

    “牛。”何欢欢竖起大拇指,“佩服你的自控能力。……小草?”

    “来大姨妈了,肚子疼。”杜若气若游丝。

    何欢欢:“对了,你们班不是这周秋游吗,你请假没去?”

    “我是请假了。但我一请假,班上男生都不去了,说要等我一起,推迟到下周。”

    邱雨辰吃着辣牛肉,鼻尖冒汗:“果然是班花,待遇真好。我们班上周秋游,有个男生请假没去,也没见全班取消。”

    杜若揉着痛经的肚子,无力地笑了笑。

    小插曲过后,宿舍又安静下来。

    大家各自看书复习,偶尔传来何欢欢撕零食包装袋的声音,或邱雨辰耳机里漏出的一点点声响。

    直到某一刻,再次响起笔尖划破纸张的声音。

    何欢欢和夏楠同时看过来,杜若紧咬着唇,拿笔刨着桌上的稿纸。

    何欢欢:“杜若?”

    杜若停下,手心一片冷汗。

    “你怎么啦?”

    杜若把纸揉成团,撒谎:“可能要考试了,紧张吧。”

    何欢欢松了口气:“以为什么大事呢。你呀,从入学开始状态就很紧,天天跟备战高考似的,放松点儿嘛。”

    “知道啦。别担心。”

    夏楠却斟酌半刻,问:“小草,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对啊。”邱雨辰也暂停了电脑,关心道,“遇到麻烦就说,看我们能不能帮忙?”

    杜若低头揪手指,迟疑半刻,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总陷入一种讨厌的状态,还不自知。就像划纸一样,划的时候不由自主,反应过来已经划成这样了,又很懊恼。”

    邱雨辰:“是情绪低落期吧?每个人隔一段时间都会这样,过一阵儿自然就好。我前段时间也莫名其妙低落呢。”

    何欢欢附和:“对,我也有那种时候。”

    杜若稍感安慰。

    夏楠却把书收起来,提议:“想去林荫道散步吗?就当是宿舍团建。”

    “棒!”何欢欢立刻扔下笔:“这书我早就看不下去了!”

    邱雨辰关了电脑:“我换件衣服。”

    杜若也赞同,反正该复习的都复习了,出去透口气也好,她快闷死了。

    ……

    只有树木知道,过一天,秋意就更浓一点。

    靠近物理学院那边,有几条长长的静谧的林荫道。一段时间不来,树梢大片大片地变黄了。

    路上,落叶铺了薄薄一层,踩在上边,能听到叶片碎裂的轻微声响。

    那悦耳的声音落在心间,仿佛在说,大学不是只有教学楼和图书馆,还有林荫道和体育场啊。

    起初,四个女生各自安静地走着,吹着秋风,谁也没有说话,没有问考试,也没有问心事。

    经过政务楼时,杜若忽就想起了那个夜,她站在台阶上等景明。

    而如今,树叶全黄,天光大亮。

    她忽然问:“如果总是过分地关注一件对自身影响不好的事,要怎样才能不继续关注?”

    何欢欢纳闷:“诶?人关注的不都是自己喜欢的吗?像雨辰喜欢追剧,我喜欢吃零食,夏楠喜欢美妆。”

    “有一些你排斥或忌惮的东西,也会特别注意啊。”

    “忌惮?像花粉过敏的人会第一时间察觉到花粉?”

    杜若噗嗤笑了。

    夏楠道:“过分的关注,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危险的,会让人偏离方向。像我有时候追剧,明明很烦那剧情,可越吐槽越看,到最后还觉有趣了。不过解决方法很简单——远离源头。没什么是远离解决不了的事儿。”

    杜若若有所思。

    邱雨辰岔开话题:“杜若是小草,我们仨是不是也该取个绰号?”

    杜若:“夏楠是一木,雨辰是四水。”

    邱雨辰:“何欢欢呢?”

    夏楠:“双欢。”

    何欢欢抗议:“太难听!”

    杜若:“她那么二,二欢吧。”

    何欢欢继续抗议:“你才二。”

    邱雨辰:“这个适合。”

    何欢欢:“不要!”

    夏楠:“二欢好。”

    何欢欢:“你们才二,二乘你们三等于六。”

    夏楠:“看。刚说完就犯二。”

    四人细细碎碎聊着,越走越远,声音渐渐散落在秋风里。

    杜若心里泛起的那一点涟漪,也似乎被落叶卸下,随风远去了。

    她很长一段时间没再碰见过景明,倒是课余之时,把助学金和助学贷款研究一番,提交了申请表。

    ……

    而景明这段时间人根本不在学校,而是成天泡在工业园中。期中考试对他形同虚设。不仅如此,Prime的队员们也陪他一起日日守在工业园——景明他爸从国外海运回来的一辆无人驾驶汽车到货了。

    由于无人汽车本质上已是机器人的范畴,大家都直接叫它机器人。

    机器人刚到的那天,一群少年围着车上上下下地看,男生天生爱车,自然爱不释手。待它在工业区内成功自动试跑之后,更是如获至宝。

    只不过,在系统的研究之后,一群少年忍着无尽的心痛,生生地开始将其拆卸。

    景明更是日夜守在工业园,每一个步骤每一个零件都绝不疏漏。

    李维常在工作间隙赞叹:“真他妈的是艺术品!卧槽,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浑身都是传感器。”

    “卧槽你看人家这激光探测器。”

    “卧槽你看人家这陀螺仪精致得。”

    队内的计算机天才何望也叹息道:“还不知道它里边几台电脑主机,用的哪些算法做线路规划和障碍躲避的。”

    朱韬则稍微轻松点儿:“方向盘,油门和刹车系统反而是最简单的了,我们要做到这种程度,得加把劲儿,但保证没太大问题。”

    景明做事时却话语最少,只是一丝不苟地规划,记录,索引,以及对其整体和细节进行分析学习。

    有次天黑了,众人离开工业园时,万子昂问景明:“你爸知道你买这车是要拆掉的吗?”

    景明:“知道啊。”

    众人齐齐“哇哦”一声。

    景明:“怎么了?”

    万子昂:“你爸够宠你的。”

    景明无语:“切。”

    ……

    一个星期后,考试周到了。

    杜若不是临时抱佛脚的人,且她是考试型选手,读高中时就不至于因考试而紧张忙乱。但她也格外努力认真了一把,因为成绩关系着奖学金。

    学院的奖学金评选权重是期中40%,考勤20%,期末40%。奖学金的争夺从开学之初就开始了。

    除了选修课只用交论文,专业必修课和公共必修课门门都要测验。

    杜若在几门公共必修课考试上见过景明,政治和英语他都提前交卷了。看不出他是太自信,还是根本没当回事。

    其余时间,她泡图书馆复习得昏天暗地,再没见过他。

    直到星期四下午,考完电路原理后,是三点半。

    当天没考试了。杜若准备去图书馆复习高数,半路收到李维的短信,说班导师张如涵找她。

    他们是双导师制,每班都有一个负责教学的班导师,相当于高中时期的班主任,他们班是杨长青老师;同时还有年级共用的管生活的班导师。

    说白了,便是时不时找学生聊聊天,帮他们解决非学习类的困难。

    办公室很大,没有隔间,每张桌子上都堆着如山的文件,像高三教室似的。角落里有几株茂盛的巴西木,绿意点缀。

    其他老师都去监考了,只有张如涵一人。

    “杜若啊,快,过来坐下。”

    杜若坐去办公桌对面,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张如涵的桌子靠近窗户,百叶窗开着,外边的蓝天和树梢被分割成一块一块。阳光也被切割成一条一条,零落地洒进来,照在窗台的多肉花盆里,晕染出毛茸茸的微光。

    左手边和右手边各有几张办公桌,左边看过去,每张桌子都一览无余;但右边第二张办公桌上堆放的资料尤其高耸,遮蔽了那头的视线。

    “老师,你找我?”

    “开学半学期了,也没找机会聊天。今天叫你来谈谈心。”张如涵是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年轻女人,说话轻声细语的,格外好听,“学校生活适应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

    杜若觉得她笑容亲切,人也放松下来:

    “说实话,刚开始一个月很紧张。读高中的时候,大家都说上大学就轻松了,才不是呢。学校里厉害的人太多了,比你优秀的比你还努力,我每天都拼命看书,生怕被甩到后边。好在后来,也摸到了一些规律,就适应了,不会手忙脚乱,还能迅速跟上呢。”

    而且,她早开始自学课外教程了。不过,这就没必要拿出来炫耀了。

    张如涵赞许笑道:“你觉得适应,是因为你在不知不觉中能力提高了。”

    杜若笑了笑。

    “不过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知道的。”

    “参加社团了吗?”

    “没。”杜若认真道,“但我准备下学期尝试。”

    “那就好。多认识些同学。如果以后有心理上的压力,或是生活上的困难,都可以跟老师讲。”

    “嗯。”杜若正感激之时,张如涵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表格,问:“你想申请国家助学金?”

    “是。”

    “不过这助学金规定只能给贫困生。”

    气氛微变,

    杜若一时间没接话。

    走廊上有人走过,直到那脚步声走远了,她才说:“我是啊。”

    张如涵点点下巴,沉吟半刻:“据我所知,你的手机是iPhone6S。”

    杜若微微惊讶地瞪大眼瞳,看了她好几秒,才说:“这是别人的旧手机,送给我的。不是我买的。我没必要为了这笔钱而撒谎。”

    张如涵笑笑:“我就随口一问,不是怀疑你,你别多想。”

    “没事,我不在意。老师,申请助学金需要民政证明,我已经提供了,就夹在申请表后边。”

    “我看到了。不过,申请助学金的同学不止你一个,能否成功也要看以后的审核。”

    言下之意是得比穷。

    所幸,办公室里没有其他旁观者。就算自尊心被人摔碎在地,她也能捡起来拍拍灰尘兜好了,重新抬头走出去。

    阳光落在室内的巴西木上,叶片上的光泽静止不动。

    张如涵说:“对了,你说你家境贫困,那入学时怎么不申请助学贷款?”

    “有人定期地资助我,所以刚入学时我没查找过这种方式,但现在我也在申请。”

    “哦?是资助太少,方便问一下金额吗?”

    杜若一愣,立刻摇头:“不是。老师,我之所以申请助学金,是因为我已经受人资助太多,不希望继续给他们添麻烦,继续拿他们的钱了。”

    正说着,有人走进办公室。

    杜若如遭惊扰,立刻回头,是个男老师,他径自朝杜若这边走过来,经过之后,走到右手边第二张办公桌旁。

    那张堆满文件的乱糟糟的桌子便是他的。

    他卷起手中的纸张,扬手便轻轻敲在谁的脑袋上,哐地一声。

    张如涵并不意外,但杜若冷汗一冒,那堆文件后头,一直坐着一个人?

    男老师训斥:“政治课是怎么会考出9分的?!”

    杜若盯着那堆文件,见那人稍稍坐直了身子,文件堆上冒出一丛漆黑的头发,他拿手扒拉两下发型。

    “我能做对9分的题,已经很不错了。”景明不耐烦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