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Chapter 15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hapter15

    宿舍里,杜若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听加州理工的网络教学课程。

    旁边桌上,一堆隔壁宿舍的女生们挤在何欢欢桌前看比赛视频,连文学院的都来了——BBS论坛上,机器人格斗赛的相关帖子已经屠版,关注度空前。

    以往机器人比赛只在小范围内受关注,但这次由于景明的原因,吸引了大批路人粉。

    女生们叽叽喳喳的:

    “好帅啊!可以评他当校草了!”

    “穿衣服真好看,听说是个富二代。”

    何欢欢:“诶,你们是来看比赛,还是看模特儿的?”

    “唔……他的机器人好萌!”

    “嗯,机器人厉害。”

    “还会讲战术,聪明呀!”

    何欢欢:“……”

    杜若没有参与她们,收拾课本准备去上课。

    “他好像有女朋友了吧。”对面宿舍传媒系的系花江小韵失望地说。

    “我看BBS上有人说刚分手。”

    “听陈思说那女的踢他机器人,有病的。”

    杜若一愣,慢慢拉上书包拉链。

    大家看完视频,明显不过瘾:“有没有他以前的比赛啊,找出来看吧。”

    杜若背好书包,从她们旁边经过,透过重重的人影瞄了一眼电脑屏幕。

    看到几年前的景明,瘦瘦的穿着白衬衫的小小少年,头发长长地遮住了眼,面无表情,只有嘴角勾着一丝拽拽的弧度,看着比赛场上自己的机器人接受考验。

    果然,这些比赛都很“正经”,专业度高,没有“暴力血腥”。

    她多看了一眼视频里的少年,便匆匆移开目光,努力回想着刚才学习的内容,头也不回出了宿舍。

    学习是一段禁欲的苦行,只有游刃有余后才会感到快乐。她会尽快走去那个阶段。

    她一路默想着,快走到教学楼时,却稍稍分了心,脚步微微放缓。

    秋天的阳光从树梢洒落,她眯了眯眼,迟疑半刻,还是掏出手机,打开BBS论坛,迅速上翻下找。

    终于,在某个帖子的第79层,找到了一条评论:

    “跟他女朋友刚分手,昨儿的事。”

    她再翻看,却没有别的消息了,低着头走上教学楼的台阶,一时没注意,撞上旁边一个男生。

    “对不起!”

    “没事儿。”黎清和笑着回头,顿时觉得眼熟,“诶,你是……”

    “黎清和师兄吧,我们一个院的。”她微笑,收起手机。

    黎清和想起来了:“穿纱裙跑四百米的那个。”

    “……呃,”杜若抓抓脑袋,“好糗啊。”

    “没啊,挺好玩的。比较糗的应该是,”他特意停顿一下,逗趣道,“新生大会上,学长正发言呢,有人手机响了。”

    “额,要钻地洞了。”

    黎清和爽朗笑出声:“逗你玩儿的。”他跟着她走进教学楼,“今天上午有什么课?”

    “矩阵论。近代物理基础。”

    “觉得难吗?”

    “不难诶。”

    “看来适应得很好。”

    “谢谢关心。”杜若说。实际上,她前段时间还累得要死,日夜焦躁。但好在都已过去,且这些都不足以为外人道。

    黎清和忽问:“你没参加社团吗?我记得你当初参加过学生会招新,但第二轮面试没去。”

    “是。”杜若尴尬一笑,“学习太忙,顾不上。”

    “不去也无所谓,学生会里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做。倒是,你对辩论有兴趣吗?”

    “辩论?”她稍稍吃惊,又摆摆手笑道,“唇枪舌剑的,我不行的。”

    “别怕啊,辩论不是吵架,是讲理论和技巧的。”他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宣传单递给她,“辩论协会隔两周一次活动,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不强求。”

    “好啊,谢谢。”

    到了楼梯拐角,两人分道而行。

    杜若边走边看那宣传单,单子正面印着几张照片,师兄师姐们身着正装,英姿飒爽。每个人都淡淡微笑着,面容自信,神采飞扬。

    反面列着辩论协会取得过的成绩和数不清的奖项,“全国第X届辩论大赛第一名”,“第X届世界高校辩论大赛第二名”……

    哗!

    这东西和她完全不沾边。

    迎面走来两个男生,谈话内容一下子蹦进她耳朵里:

    “景明那小子太嚣张,居然直接烧了机器人,哪有这么不留情分的!”

    她抬眸,看见一个陌生男生,还有,易坤。

    易坤没注意到她,从她身边走过,语气冷淡:“他本意是切断电路,也让了我时间给桑尼降温,但我没要。桑尼被烧,我有责任。……我这人,呵,不需要对手怜悯。”

    “桑尼……”另一人语气低落,“就这么死掉了。”

    两人走远了。

    杜若想起那天桑尼被烧的情景,的确不忍,想必他的主人更伤心吧。

    手机忽然滴滴一响,来了条银行收款短信。

    本月入账2000元。

    杜若诧异极了,她每月生活费是1000块啊。

    她跑去走廊尽头,拨通明伊的电话,说明情况:“阿姨,是不是钱打错了呀?我退回去一半吧,或者下月您不用打钱给我了。”

    “没有错,就是这个数。”明伊语气心疼,“你这孩子,现在物价飞涨,钱不够花怎么不跟阿姨说呢,早餐就吃块面包可怎么能行?要不是景明说起,我都不知道你在学校过得这么节俭。”

    杜若惊讶不已,渐渐,脸红发烫:“阿姨,谢谢您,但真不用,我钱够花的,那一次是误会,是我赶时间上课……”

    “你别说了,阿姨的脾气你也知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再说,天凉了,添几件冬衣吧。”

    杜若眼睛发热,心里酸酸暖暖的,良久,低低地“嗯”了一声。

    明伊换了个轻松的话题:“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学习跟得上吗?”

    “跟得上的。”她稍稍提高了声音,积极地汇报成绩,“学得很快。现在在自学课外的内容呢,还翻墙去看国外的论文库和研究课程,每天都能学到新的东西,特别满足。”

    “都开始自学了啊,阿姨听了很开心。”

    “多亏了您送给我的电脑呢。”

    “小若你啊就是太客气,一台电脑,你说说,谢过我多少次了,回回电话都提,下次不许提了啊。”

    她红着脸吐舌头笑了:“诶。”

    “说来啊,之前是我和你叔叔忽略了,没早给你添置。还是景明说起,我和他爸才想到。”

    杜若再度始料未及,愣在原地。

    直到放下电话了,脸颊上的烫灼感还未褪去,连呼吸都茫茫乱乱的。

    她心事重重,返回教室,经过楼梯间时听到一群男生们快速上楼的脚步声,讲话声。男生们七嘴八舌讨论着问题,其中一个是她班上的同学万子昂:

    “卧槽,你牛,那么贵的车你舍得拆成零件。”

    “为科学献身。”这是景明调侃的声音。

    杜若脚步一缩,迟疑半秒,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在楼梯口正好与他们几个相遇。

    景明穿着一件红黑色飞行员夹克,双手插在兜里,人走上台阶,眼眸一抬,目光散漫和她的碰到一起,不做停留地移开了。

    杜若一口气吸到嗓子口,落不下去。

    擦身而过时,她凝着呼吸,没敢抬眸看他,只看见他夹克胸前有一块小小的白色标志,上边写着:U.S.ARMY。

    一闪而过,擦肩而去。

    李维和万子昂冲杜若笑了一下。隔壁班的朱韬和章磊跟她不熟,没打招呼。他们班的课在楼上一层,跟李维他们道声分别:“走了。”

    “再见。”

    景明没说话,头也没回,一只手懒懒地从兜里抽出来,挥了一下。上楼去了。

    杜若的呼吸慢慢回落下去,往教室走。

    万子昂一拍脑袋:“啊呀,光说汽车的事儿,忘了问他伊娃怎么样了?”

    李维:“放心吧,早修好了,哼哧哼哧在宿舍里蹦跶呢。”说到这儿,他似乎想到什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这次我是做不成和事佬喽。”

    万子昂没在意,转眼看见杜若手里的传单,问:“要加入辩论队?”

    “没有,我哪能辩论呀?”她把纸折起来。

    李维说:“杜若有点内向,倒是可以去训练一下。”

    杜若说:“还是算了吧,恐怕连面试都过不了。”

    楼梯间里,景明和几个同学走上楼。

    朱韬忽然毫无预兆地说:“刚那女生就是前几天BBS上很火的那个。被伊娃景明屠版前,很多。”

    章磊:“哪个?……哦,那个穿纱裙跑400米的。那天比赛时就看到了,特别好玩儿。”

    “对。就是她,李维班上的,是挺可爱的。景明跑步还把人撞倒了。哈哈。”朱韬抬手搭上景明的肩膀,后者玩着手机,没搭理他。

    朱韬晃了一下景明的肩膀:“你觉得呢?”

    景明把手机塞进兜里:“不觉得。”

    ……

    上午一连四节专业课,上到后来,男生们都有些困乏了,杜若倒始终精神奕奕。

    待到最后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她便收拾好书本跑去楼梯间。

    学生们都下课了,从楼上涌下来。

    杜若在楼梯口来来回回,往复几次,并没有碰见那个人,也没有碰见他们班的同学。

    她上去一层楼,沿着走廊向各个教室里张望,都下课了,教室里空荡荡的。她这才反应过来,或许他们今天上午只有两节课,又或者换教室了。

    道谢总该当面说比较好。

    她下楼朝男生宿舍的方向跑去。

    ……

    男生宿舍楼门口有一条笔直而不算宽敞的路,路两旁种着银杏树。风吹过,偶尔有两三片叶子坠落。

    一两只鸟儿扑腾着翅膀落到树上,钻进枝叶间,不见了踪影。

    杜若坐在路这头的花坛边,时不时望一眼十几米开外的男生宿舍大门。

    现在是午饭时间,有男生或单独或结伴走出宿舍,有男生拎着打包的午饭小跑进大门,还有人一手拎三四个塑料袋,那是给整个宿舍买的午饭。

    三楼的那个阳台,景明的OG-107军裤挂在晾衣杆上,偶尔随着风晃荡一两下。

    阳光不烈,却依旧晃眼。

    有那么一两次,阳台上有人影闪过,她伸着脖子看,又很快辨认出那影子不属于他。

    她一直坐在和煦的阳光下,心情复杂,又尴尬,直到某一刻,她觉得不该再坐下去了,不会有任何结果。

    准备离开时,却看见景明快步从宿舍楼里出来。

    她进退为难,想了想,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大树在风中摇曳,学生们拎着午饭背着书包匆匆而行。

    树影,人影横隔在他们之间。

    他的背影高高瘦瘦的。或许因为穿着飞行员夹克,秋天的衣服要厚一些,他看上去没有夏天那么单薄少年了。

    他始终没回头。

    她尾随他走过男生宿舍楼,活动楼,礼堂,主干道,花园,池塘……四周风景变化,人烟渐少。

    直到走到某栋民国时期的建筑楼后,跟丢了。

    那是一栋二层小楼,灰色的砖瓦墙,红色的木窗,楼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

    林荫道上没有人往来,黄的绿的树叶遮住了蓝天,很安静,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午睡似的,静谧极了。

    杜若四处搜寻,绕到小楼的拐角处,一只脚踢出来,绊到她小腿。

    “呀——”她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细细的尖叫声惊飞起树上一只鸟儿。

    景明眉心皱着:“跟踪我?”

    “不是。我找你有事。”杜若说。

    景明上下扫她一眼,目光最终定格回她眼睛里,一副“看你接下来要说什么”的表情。

    此刻的他又是一贯的样子,没了比赛那天的好脾气。

    秋天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洒下来,落在杜若脖子上,她鼻尖发热,没有直视他的眼睛,眼皮一耷,盯着他胸前的U.S.ARMY。

    她张了张口,谢谢你送我电脑,还有生活费的事。这话凝在舌尖,说不出口。

    她突然后悔跟了过来。

    面前那人本不是好脾气的主儿,他已不太耐烦地皱了眉。

    她脑子飞快一转:“我在自学机器人课程,有推荐书目吗?”

    他皱起的眉心松了半分,拿出手机,飞速打起了字。

    有风吹,一旁墙上的爬山虎叶片簌簌而动。

    他拇指在屏幕上摁一下,收起手机,下一秒,“叮”地一声。

    她的手机响了,杜若掏出来,来自景明的短信,密密麻麻十几本书名。

    “谢谢啊。”她抬起头。

    他却连招呼都没打,从她肩旁擦身而过,上了主路,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黄绿相间的林荫道上。

    杜若抬头望一眼头顶随风摇动的树叶,深吸一口气了,大步朝图书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