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霍华德·凯勒正和拉腊一块儿吃饭,“我们打哪儿着手呢?”拉腊问。

  “当务之急,是不惜重金聘请一个最好的班子。首先要聘请一位房地产业律师,由他同戴蒙德兄弟谈判并起草合同。然后要物色一位有声望的建筑师,这个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接下来要雇用一家第一流的建筑公司。这项工程的成本宽打宽算,我看每个套间得要30万美元,整座饭店的改建投资约为700万美元。如果我们计划得当,这笔钱够用了。”

  聘请来的建筑师名叫特德·塔特尔。听完拉腊的设想后,他咧嘴笑了,“祝贺你,我早就盼望着有你这样的有识之士来找我了。”

  他用了15个工作日画出了设计草图。拉腊梦想的每一样东西,图上都有。“这家旅馆原有125个房间,”建筑师说,“现在你可以看到,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压缩为75套。草图上共有50个套间和25个豪华单间。”

  “好极了。”拉腊说。

  拉腊将草图拿给霍华德·凯勒看,他和她一样欣喜。“我们干起来吧,我已经约见了一位建筑承包商,他叫史蒂夫·赖斯。”

  史蒂夫·赖斯是芝加哥最有名的承包商之一,拉腊第一眼就产生了好感。他是个粗鲁直爽、不讲废话、脚踏实地的人。“霍华德告诉我,您是最出色的行家。”

  “他没说错。”赖斯说,“我们的座右铭是‘为子孙万代而造房。’”

  “多么好的格言。”

  赖斯咧嘴笑了,“是我提出的口号。”

  ※※※

  工程的第一步是将设计图纸分解成许多部分,分别送给参加投标的分承包商,包括钢材厂家、泥瓦工程队、制窗公司、电器生产厂家等,总共涉及60多家企业。

  揭标那天,霍华德·凯勒特意抽出一个下午和拉腊庆祝了一下。

  “你下午不去上班,银行不会有意见吧?”拉腊问。

  “不会,”凯勒撤了个谎,“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事实上,这是因为他喜欢和拉腊呆在一起。多年来,他的生活中还不曾有过使他如此快乐的事情。他爱和她说话儿,爱瞧着她。他很想知道她对婚姻的看法。

  拉腊对他说:“今天上午我看到报上说,希尔斯大厦就要造好了,高110层,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

  “是的。”凯勒回答。

  拉腊神色严肃地说:“将来我要盖一幢比它还高的大厦,霍华德。”

  他信她的话。

  ※※※

  他俩和史蒂夫·赖斯在白厅酒店吃午饭。“请您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干?”

  “嗯,”赖斯说,“首先,我们要清理楼内。除保留大理石外,要拆除所有的窗户,砸掉浴室,卸下旧电梯,以便腾出地方安装新的电器网路,此外还要更换管道。等拆房公司干完了,才可以动手兴建你的新饭店。”

  “这得要多少人手?”

  赖斯笑了,“一大帮呢,卡梅伦小姐。得要一个拆窗队,一个拆浴室队,一个拆走廊队。这些队逐层作业,通常是从最高层往下拆。这个饭店按设计图纸应该有两个餐馆,还有客房。”

  “要多少时间才能干完所有的活?”

  “我算一下——连附属装置和家具全部搞好,要18个月。”

  “如果您能在一年内完成,我另外付奖金。”拉腊对他说道。

  “好极了。那样国会饭店可以在……”

  “我给它改名了,它将被命名为卡梅伦宫。”拉腊说这句话时,心头感到一股震颤,一种近乎性感觉的激荡。她的名字将竖立在一座建筑物上,所有的人都将看到它。

  9月里一个阴雨的早晨,6点钟,改建饭店的工程打响了。拉腊在现场关切地注视着开进来的施工队伍,他们就要动手把这座大楼整个撕开。

  出乎拉腊的意料,霍华德·凯勒也来了。“你起得真早。”拉腊说。

  “我睡不着。”凯勒做了个怪相,“我有一种感觉,今天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事业的开端。”

  12个月后,卡梅伦宫的开业招来了热烈的评论和火爆的生意。

  芝加哥论坛报发表建筑评论家的文章说,“芝加哥终于有了一家达到格言境界的饭店,这句格言就是:‘您离开了家,不过又回到了家里!’拉腊·卡梅伦是一位目光卓越的……”

  开业当月的月底,饭店全部客满,预约登记的客人名单排起了长龙。

  霍华德·凯勒深受鼓舞,“照这种速度,”他说,“12年功夫就能收回投资了。这真让人惊奇,我们……”

  “这个速度还不能令人满意,”拉腊说,“我要提高客房收费标准。”她看到了霍华德脸上的表情,“别担心,他们会掏钱的。他们上哪里去住这种有两个壁炉、一个桑那浴室和一架大钢琴的套房呢?”

  卡梅伦官开业两周后,拉腊和鲍勃·万斯、霍华德·凯勒开了一次会。

  “我又找到了一个造饭店的好地点,”拉腊说。“这次不仅要和卡梅伦宫相似,还要比它规模更大,档次更高。”

  霍华德扮了个鬼脸,“我倒要去瞧一瞧呢。”

  ※※※

  地点无可挑剔,可是有一个问题。

  “您晚来了一步,”经纪人对拉腊说,“一个叫史蒂夫·默奇森的房产开发商今天上午来看过这里了。他开过了价,准备买下这块地皮。”

  “他开价多少?”

  “300万。”

  “我出400万,你起草合同吧。”

  那经纪人的眼睛连第二下都未眨,“好的。”

  拉腊第二天下午接到一个电话。

  “拉腊·卡梅伦?”

  “是我。”

  “我是史蒂夫·默奇森。这次我饶了你,婊子,看在你还不懂天高地厚的份上。但是,将来如果你再坏我的事——你会尝到厉害的。”

  说罢他把电话挂掉了。

  ※※※

  这一年是1974年。世界各地发生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尼克松受到弹劾,被迫辞去总统职务。杰拉尔德·福特入主白宫。欧佩克组织结束了石油贸易禁令。伊沙贝尔·庇隆当选阿根廷总统。在芝加哥,拉腊开始动工兴建她的第二幢饭店——芝加哥卡梅伦商城。18个月后,这幢饭店落成了,比当初的卡梅伦宫还要成功。从这以后,拉腊势不可挡,正如《福布斯》杂志所写的,“拉腊·卡梅伦成了新闻人物,她的创举正在改写传统饭店的概念。卡梅伦小姐‘入侵’到传统上是男性角逐领域的房地产开发业中,证明了女性能够与男性并驾齐驱。”

  拉腊接到了查尔斯·科恩打来的电话。

  “祝贺你,”他说,“我为你骄傲,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出色的被保护人。”

  “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仗义的保护人。没有你,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

  “没有我你也会脱颖而出的。”科恩说。

  ※※※

  1975年,影片《大白鲨》横扫全美,人们不敢再去海边了。世界人口增长到40亿,却只减少了一个人,那就是失踪了的货车司机联合会主席詹姆斯·霍法。当拉腊听到人口达到40亿的消息时,她对凯勒说,“这么多的人需要多少住宅呀,你计算过没有?”

  他不清楚她是开玩笑还是当真。

  后来的3年里,拉腊盖了两幢公寓大楼和一个住宅小区。“下一步我想盖一个写字楼,”她对凯勒说,“就选在环形路的中间。”

  “在靠近市场的附近我知道一块不错的地皮,”凯勒对她说,“如果你看中,我们就融资给你。”

  那天下午他们去察看了地点,它位于湖滨路的上选地段。

  “这要值多少钱?”拉腊问。

  “我已经打听过了,要1.2亿美元。”

  拉腊倒抽一口气,“太吓人了。”

  “拉腊,在房地产业里,人们玩的游戏就是借钱。”

  用别人的钱去做,拉腊想道。这正是比尔·罗杰斯在客栈时曾叮嘱过她的话。打那以来,拉腊似乎已经历了几度沧桑。然而这还只是开始,她想,仅仅是开始。

  “有些房地产开发商几乎是白手起家,不是也盖起了高楼大厦?”

  “往下说。”

  “窍门就在于用出租或转售房产的收入,去偿还盖房的债务,并且还能结余资金用于购买第二批房地产,然后再向银行借贷不足部分的资金。如此循环往复,就像一个倒金字塔——房地产业金字塔,一座只用极少的启动资金就能建造起来的金字塔。”

  “我明白。”拉腊说。

  “当然,你必须谨慎从事。因为这座金字塔是建造在抵押的契约之上的。一旦发生任何差错,一旦前一项投资的利润不足以支付后一项工程的债务,这座金字塔就会轰然倒坍,活埋了你。”

  “说得对。我怎样才能搞到湖滨的这块地皮呢?”

  “我们可以通过合资的途径。我要先和万斯谈,如果我们银行独资不够,我们就去寻找一家保险公司或是一家储蓄信贷公司合资。你可以获得5000万美元的抵押贷款,你得向他们支付大约500万美元的抵押利息,利率为10%,另外再支付分期摊还的抵押本金。这样,他们就成为你的合伙人。他们将优先引走你收入的10%,但你得到了房地产,并且享受充分的融资帮助。你在每偿清一部分贷款的同时,才拥有同等比例的产权,直到产权全部归你为止,因为金融机构是不愿意承受损失的。”

  拉腊聚精会神地听着,“愿意和我一起干吗?”

  “我和你同舟共济。”

  “在5年至6年内,等这座建筑物全部出租后,你就卖掉它。如果售价为7500万美元,你除去偿还贷款外,可以净赚1250万美元。此外,你还可以享受800万美元的折旧税收抵免待遇,用以降低你在其他收入上的纳税。所有这一切,只需你投资1000万美元。”

  “好一番出神入化的分析!”拉腊赞叹道。

  凯勒做了个鬼脸,“政府希望你们赚钱。”

  “你想不想赚点钱,霍华德?赚点大钱?”

  “你说什么?”

  “我想让你到我这里来工作。”

  凯勒突然沉默不语了。他明白他面临着一生中最重要的抉择,这个抉择跟钱毫不相干,相干的是拉腊,他已经爱上了她。他曾经试图向她表白真情,却落得惨痛的记忆。那次他整夜都在操演如何向她求婚,可等到了早晨,当他走到她的面前时,他却变得结结巴巴。“拉腊,我爱你。”不等他说下去,她就吻着他的脸颊说:“我也爱你,霍华德。你来看看这份新的生产计划行吗?”于是,他再也没有勇气去尝试第二次。

  眼前,她在请求他当她的合伙人。他将因此每天工作在她的身边,却不能碰她,也不能……

  “你不信任我吗,霍华德?”

  “我若是不信任你,早就发疯了,不是吗?”

  “不管你现在的薪水多高,我给你加倍,另外给你5%的公司股份。”

  “我能……我可以考虑考虑吗?”

  “实在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呀,对不对?”

  “我想是没有……我的伙计。”他作出了决定。

  拉腊拥抱了他。“真是太好啦!你我将共创美好世界。芝加哥有那么多丑陋的房屋,它们不应该继续存在下去。每一幢建筑都应该成为外地人对这座城市的敬意。”

  他握住她的手臂,“永远别变心,拉腊。”

  她紧紧地注目他。

  “我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