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菜鸟闯江湖 > 正文 > 第十三章 大喜之日不速客
第十三章 大喜之日不速客



更新日期:2022-01-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梦幻岛碧波楼一大早立即洋溢着欢笑声,舒啦及云盼盼比肩而立,接受云中龙及席绣绣的祝贺!

  小青及小欢含笑张罗着早膳,初试人间至乐欢快的小欢,虽然行动不便,却洋溢着醉人的春意。

  小青虽然没有及时“搭上车”,她却毫无怨言及嫉妒,因为神医已经亲口向她道喜过,她相信自己迟早会走上“爱之旅”的。

  不久,席伏蛟夫妇亦闻信而来,二人一见僵卧床上数年的云盼盼居然能够站了起来,双目立即浮现泪光。

  云盼盼唤句:“舅舅!舅妈!”立即上前跪伏在地,泪水泪泪直下。

  左艳芳扶起她,含笑道:“乖孩子,你能够恢复健康,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怎么反而哭了呢?”

  “舅妈,这些年来,如果没有你及舅舅的收容及照顾、盼儿那能有今日呢?”说完,再度泪下如雨!

  云中龙呵呵一笑,道:“各位;老夫要向你们介绍一位无姓英雄,若没有此人,昨夜可能会出事来!”

  众人立即诧异的瞧着她。

  “呵呵!咱们到外面去瞧瞧吧!”

  说完,将众人领到那位老兄伏身之处。

  席伏蛟神色大变,喝道:“佩远,你好大的胆子!”

  “呵呵!岛主,他并无恶意,他可能是想到楼上去替他们护法,老夫担心他累下去,所以请他休息一下!”

  说完。朝舒啦使了一个眼色。

  舒啦会意的将右手一招,立即将那位老兄吸了下来。

  众人目睹这种骇人的“虚空吸物”,不由神色一变。

  云中龙在那人的身上轻拍三掌,呵呵笑道:“小兄弟,天亮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起来吧!”

  那人连打十余个喷嚏,睁目一瞧,立即跪伏在地,道:“参见岛主!哈……噗……”说完,一口气又打了七个喷嚏。

  “佩远,是谁叫你来此的?”

  “小的……小的……自己想要来瞧瞧舒少侠的神功的!”

  “胡说!你忘了此处乃是本岛的禁地吗?”

  “小的不敢忘记!”

  “哼!那你为何要明知故犯?”

  “小的……小的……”

  “快说!”

  “小的……嗯……”

  只见他身子一抖,嘴角立即溢出一股黑血。

  席伏蛟神色大变,搬开鹿远的嘴中一瞧,赫然发现一楼黑物自他的右下牙中心出,心知对方必已预装含有剧毒之养鼎。

  他立即喝道:“来人呀!”

  立见一名大汉突惊而至,道:“岛主有何吩咐?”

  “召集本岛所有的弟子在广场中集合!”

  那人应声:“是!”立即离去。

  不久,一阵急骤的海螺响声响遍了全岛。

  “夫人,咱们走吧!神医,大恩不言谢!”

  众人入应之后,小青立即长跪在云盼盼的面前,道:“小婢疏忽,险造大祸,请姑娘降罪!”

  “唉!难为你了!自昨日午后即守护到今,你起来吧!”

  “多谢姑娘不罪之恩!”

  “呵呵!青丫头,你可知道老夫昨夜开窗之时,在你身外丈余外正有人取出短匕要伤害你吗?”

  小青神色一凛,立即欲朝云中龙跪下!

  云中龙呵呵一笑,右袖一指托起她的身子,含笑道:“那人也真识相,趁着你入厅之际,悄悄的溜走!”

  “哇操!那人是谁呢?”

  “呵呵!阿啦,你也知道爷爷的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了,怎么可能瞧清楚那人是谁呢?还是别乱猜吧!”

  “哇操!爷爷,你什么时候学会《水仙不开花——装蒜》啦!快说啦!你当心太神秘,会变成小儿麻痹的!”

  “呵呵!别急!岛主待会会告诉咱们,吃饭啦!”

  说完,逞自抓起碗筷吃喝起来了。

  众人无奈之下,只好陪他吃饭了!

  那知,众人尚未用完膳,突然听见前面扬起一阵刀剑相击声音,云中龙立即突掠而去了!

  “哇操!盼姐,麻烦你照顾绣姊啦!”

  说完,暴射而出!

  云盼盼低声道:“好骇人的武功,仔细心体贴一点点到!”

  席绣绣娇颜一红,低声道:“盼姐,咱们去瞧瞧吧!”

  说完,两人立即碎步而去。

  两人来到广场之际,只见现场一片混乱,席绣绣忙低声问道:“舒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哇操!我也不知道呀!”

  只听席伏蛟喝道:“季天斌、剑一舟田海波率众叛变,你快指出他们交由舒少侠处理!”

  原来,舒啦到了现场之后,一见他们杀成一团,他原本要去帮助龙泰夫妇,却被云中龙暗中传音制止。

  云中龙坚持的理由是以恶制恶,舒啦一想这些坏蛋多死一个,天下就多一分太平,便乐得隔山观虎了。

  此时闻言,他再也无法“皮”下去了,立即按照席绣绣的指示扑向一名黑衣老者,一见面就是掌指齐攻。

  舒啦一见两位老者皆在一旁观战,立即使出浑身解数,三招不到,那名老者立即被击飞出去。

  只听季天斌喝声:“走!”立即顺着席伏蛟的掌劲突掠而出,五十余名大汉立即尾随而去。

  席伏蛟暴喝一声,立即率众追去。

  临近山拗之处,突见季开主倒掠而回,抖手掷出一团乌黑之物,立听云中龙暴喝道:“卧倒!”

  他的身子亦突掠而去!

  “轰!”一声,烟云冲天,,残肢血肉溅!

  左艳芳悲呼一声,“相公!”立即夹掠而去。

  席绣绣眼前一黑,立即晕倒在云盼盼的怀中。经过云盼盼运功顺气之后,她才悠悠的醒转过来。

  只见席伏蛟右小腿被炸得细碎,正由云中龙替他上来,舒啦则盘坐在龙来的身边,双掌飞快的击打他的周身大穴。

  “左艳芳及龙泰、闻金花和六十余名身负轻伤者,一面抢救重伤者,一面清理现场的尸体。

  半个时辰之后,现场清理妥理,左艳芳吩咐众人下去休息,然后和龙泰,闻金花走回云中龙的身边。

  只听席伏蛟呻吟一声,道:“龙来呢?”

  左艳芳松了一口气,道,“相公,舒少侠正在抢救龙来。”

  “让我去瞧瞧!”

  云中龙立即将他扶至龙来的身边,然后搭上龙来的右脉,默察半晌之后,沉声道:“命保住了!不过,武功废了!”

  闻金花立即神色一暗!

  龙泰却轻声道:“金花,看开些,咱们自幼教阿来练武,就是要他门替岛主效命。难道不值得吗?”

  席伏蛟神色一惊,道:“想不到我席伏蛟会有此种忠心耿耿的手下,夫人,咱们收下龙来为养子,如何?”

  “好!好!”

  龙泰忙道:“岛主,阿来无此福份,请你收回成命!”

  “唉!你不知道当时情景,若非阿来护住我,以身护住我,我早就粉身碎骨了!”

  “这……”

  “你别说了!吾意已决,夫人,扶我回房!”

  云中龙看着远去的席氏夫妇,暗忖道:“哇操!感谢吮天的安排,希望他就此消除雄心,我早日和爱女摊牌!”

  说完,默默的瞧着云盼盼!

  半晌之后,只听舒啦长出一口气:擦去头上的汗水,咙来也“哎唷”一叫,睁眼醒了过来。

  闻金花唤声:“来儿!”立即蹲下身子将他搂入怀中。

  “娘!我还活着吗?”

  “是的!是啊啦救醒你的!”

  “哇操!阿来,我方才在鬼门关口和那群鬼卒打了一下,下回不准你再拿生命开玩笑,知道吗?”

  说完,倒出三粒药丸送给他。

  “啦哥,谢谢你!”

  “哇操!别口中说谢,早点把伤势养好,我还要你作我的男宾相哩!快点把药服下去吧!”

  “男宾相,啦哥,你要成亲啦!”

  “不错!新娘有两个,都是你认识的!”

  龙来看着垂着不语的席绣绣和云盼盼,高兴的道:“啦哥,你果然是最有福气的人,阿母,你没说错!”

  闻金花扶起他起身,含笑道:“神医救人无效,功德无量,这些幸福当然要应在阿啦及他的子子孙孙了!”

  “呵呵!老朽不敢当!咱们回去休息吧!”

  “哇操!大叔,方才怎么打起来呢?”

  龙泰恨恨的道:“岛主刚宣布完鹿远的罪状及畏罪自尽的情形,现场就有些浮躁不安了!”

  “当岛主宣布要检察每人的口腔之际,以季天斌为首的百余人立即出手伤人,事出突然,立即有三十人受伤。”

  “哇操!季天斌这个工人蛋可真该死,我在杀了他的老妻、儿子及女儿之后,原来有些良心不安,现在,哇操!扯不平了!”

  只听云中龙沉声道:“不行!阿啦,你必须杀了季天斌!”

  “哇操!为了替这些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我会杀死季天斌!”

  “不!为了替你的双亲报仇,你必须杀死他!”

  “什么?爷爷,你说……”

  “不错!此事已埋在我的心底十余年,现在你已经可以独立了,我必须将你的身世告诉你了!”

  说完,迳自走向大厅。

  入厅之后,他一见席伏蛟夫妇坐在床上休息,他立即正色道:“岛主,在下有一件事向你报告一下!”

  席伏蛟一见他的神色及语气皆与以前有异,立即坐直身子道:“神医,你直说无妨,请不要如此的客气!”

  云中龙依众人皆坐定之后,双掌突然在脸部及颈项之间搓揉一阵子,不久,立即扯卞一屑皮。

  一张俊逸绝伦的面孔立即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席伏蛟身子一颤,可是由于右小腿已断,他立即一个踉跄朝前扑去,左艳芳立即上前挟住他。

  云中龙平静的道:“不错!我就是对波妹始乱终果,害她愁闷而亡的云中龙,请席兄动手吧!”

  说完,双膝一盘,闭目端坐在应中。

  席伏蛟单足一踢,立即踢到云中龙的身前,只听舒啦喝句:“且慢!”立即玩身护住云中龙。

  席伏蛟喝道:“姓舒的,走开!”

  “不!我必须先听清楚我的身世!”

  左艳芳慌忙上前扶着席伏蛟,大声劝道:“相公,舒少侠所言有理,咱们先等一下吧!”

  席伏蛟冷哼一声,恨恨的坐在右侧一张椅上。

  只听云中龙平静的道:“阿啦,汝父舒永明兴与母房秋莹原本为师兄妹,两人相恋成亲;我也参加他们的婚礼。”

  “当时,我就向令外公,亦即令尊之师提及他的首徒季天斌心术不正,必须及早妥为处理。”

  “想不到是隔年余,居然令我在一处荒郊林中看见令父被季天斌剁去四肢,倒地流血不止!”

  “最可恨的是季天斌居然强行奸污推近临盆的令掌,季天斌一见我现身,立即逃亡。”

  “我正欲追杀他之际,却见令堂正要分娩,情急之下,我只好救你一命,可惜,令堂流血过多不治而亡!”

  舒啦悲呼二声:“爹!娘!”身子立即向后一倒。

  龙泰立即接住他,朝他的人中一捏,舒啦悠悠醒来之后,立即脆在云中龙的身前痛哭失声!

  云中龙原式不变的移开身,叹道:“阿啦,死者已矣!你罕节哀自重,季天斌必会去投靠黄衫会,你须早日除去他,以免他引狼入室,届时梦幻岛将无一活口!”

  席伏蛟立即神色大变!

  突然龙泰牵着闻金花及龙未长跪在席伏蛟的身前”大声道:“禀岛主,属下有一事相陈!”

  “请起来说吧!”

  “请岛主谅罪,属下在说完此事之后有请求,因此,必须长跪,以示敬意及歉意哩!”

  “你说吧!”

  “禀岛主,昔年属下夫妇奉命到中原暗访云大侠,到了西安好预啦客栈之际,金花在当夜突然分娩。”

  “由于胎儿太大,金花又流血不止,当地无良医,因此,属下只能眼睁睁的瞧着金花步往地府。”

  “所幸云大侠及时相救,方使他们母子平安,因此,属下斗胆代云大侠求情,尚祈岛主成全!”

  说完,立即跪伏在地。

  云中龙忙道:“龙兄,请你毋需如此,在下昔年的确对波妹始乱终果,如今心愿已了,理该赏命!”

  突听闻金花位道:“云大侠,你错了!别说舒神医这些年来的仁心,你可知道尚有多少人等着你去救吗?”

  “岛主,波姑娘福薄,你若将云大侠处死,你可知道在往后的日子之中,会有多少人因为失去他的诊治而死亡吗?”

  说完,伏地饮泣不已!

  席伏蛟神色一悚,立即沉吟不语!

  只听云中龙叹道:“唉!舒少侠已继承我的衣缸,我……”

  舒啦立即叫道:“不!不!我不够资格!云大侠!不!我该唤你有爹了,爹,你不能死!”

  “唉!痴儿,你何必如何呢?”

  只听云盼盼长跪在席伏蛟的面前,正色道:“舅舅,舅妈,金花姨方十说的有理,娘已死了,咱们何必再冤冤相报呢?别说孩儿的爹往后可以救多少人,目前即可助本岛渡过危机!”

  云中龙突听云盼盼唤他为爹,身子一震,泪水自然掉下。

  席伏蛟沉声道:“盼儿,你真的不记仇了!”

  “是的!”

  “唉!此事错在我,若非我有称霸中原武林之野心,云大侠岂会离去,何况,我在毁去他的功力之后,又……”

  云中龙忙大声道:“岛主,往事如烟,休再提起!”

  席伏蛟知道他不愿自己提及昔年自己奸污他的妻子之后,又令手下活活将她奸污致死之事,因此,神色立即一阵惭愧。

  半晌之后,只听他沉声道:“云大侠,我愿意冰释前嫌,不过,今后,若让我知道你有一件恶迹,休怪我无情!”

  云中龙身子一震,突然高声宣句佛号:“阿弥陀佛!”接说双手朝头顶一阵削摸,满头银发,纷纷坠落地上。

  众人由悚然一惊。

  云中龙立即将自己遇见三戒和尚的经过谈了一遍,听得众人神然向往,喷喷称奇不已哩!

  突听席伏蚊哈哈一笑,道:“云大侠!”

  “阿弥陀佛,请岛主呼贫僧的法号《无名》吧!”

  “这……”

  云盼盼唤句:“爹!”立即伏在云中龙的身上痛哭!

  “盼儿,爹昔年年轻气盛,惹下无端的恶因,幸运三戒大师开导,始有今日之幸运,你不该再令爹牵挂。”

  “爹,孩儿从今以后,无爹又无娘,势必孤苦无依……”

  “痴儿!阿啦会照顾你的,你可要与席姑娘,还有黄衫会那位洪姑娘,钱姑娘好好的相处!”

  众人闻言,纷纷投向舒啦。

  舒啦羞得娇颜通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可以钻进去。

  云中龙含笑道:“是缘,非孽,静待时间的安排吧!岛主,贫僧无名,方才打断了你的话,请说!”

  “大师我打算将梦幻岛稳定下来之后,也跟你出家,行吗?”

  “阿弥陀佛,善恶全在一念之间,岛主有此一念,天下苍生甚,还是静待时间的安排吧!”

  “这……”

  “阿弥陀佛!贫僧从今以后,誓必行遍四海八荒,救治人间疾苦。岛主著能在此经营一片人间净土,其功德岂输出家!”

  “这……有理!夫人,待会儿咱们就向他们宣布此事,愿留者留,愿去者,每人发给他们一千两银子路费。”

  “是!”

  “阿弥陀佛,岛主既有此宏图,贫僧定会竭力替你接妥右腿,且让贫僧去尸体中找截右肢吧!”

  说完,悄然离去。

  席伏蛟惊喜万分的道:“啦儿,可能成功吗?”

  “哇操!安啦!大师以前曾经替一个人接过左小腿,那是装上生钻,那人至今还走得好好哩!”

  众人闻言,不由大喜!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云中龙拿着一节右小腿贪笑走了进来,道:“请岛主回房吧!阿啦,你来帮忙!”

  舒啦立即扶着席伏蛟回房。

  咱们撇开左艳芳率领其余诸人一一询问岛上诸人是否愿意离去之事,来谈谈云中龙及舒啦替席伏蛟接肢之事吧!

  只见云中龙将小青及小欢送来的纱布、木板放在床边,接守那盆温水仔细的清洗那节右肢。

  清洗妥后,由小青持着它放近席绣绣的伤处寸余外。

  只听他沉声道:“阿啦,划破脉,接三碗血。”

  小青及小欢不由神色一变!

  席伏蛟忙道:“大师,这……这太伤啦儿的元气了吧!”

  “无妨!他服过不少的历药,更服过白仙怪蛇之内丹,对于你的续骨接肢甚有助益,只要调多三四天,即可复原了。”

  在他说话之中,舒啦已经以指力划破左腕,接了三大碗的血。

  云中龙将血倒入木盆中,令小欢持妥置于席伏蛟的伤处下方之后,吩咐舒啦先服药调息。

  只见他取出一把锋利小刀、道句:“岛主,请忍着点!”之后,立即在他的伤口仔细的削刮着!

  鲜血及肉屑纷纷坠落于小欢所持的木拘中。

  他又仔细的在那节右肢削刮一阵之后,立即朝小欢吩咐道:“你以这支小枸桃起木拘中之鲜血淋浣在岛主的伤处。

  说完,倒出三粒历药含入口中。

  半晌之后,只见他盘坐在床内沉声道:“贫憎先替岛主接合右肢,阿啦若醒来,吩咐他注意岛主的脉象。

  “小欢、小青,你们二人轮流淋浣缝合之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非经我的允许,不准停手,知道吗?”

  二女立即颔首应喏。

  “岛主,你忍着点。”

  说完,将那节断肢浸向席伏绞的伤处,疼得他连哼出声,不但冷汗立即迸出,而且全身颤抖着。

  小欢立即开始在接合处洗完鲜血。

  小青则小心意意的戒备着。

  云中龙双手分按那节右肢,及席伏蛟的右腿,将全身的功力,缓缓的输入接合处之附近。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满头大汗了。

  焦急万分的小青一见舒啦醒转,不由神色一喜,立即低声道:“公子,大师访你查探岛主的脉象!”

  舒啦颇颔首,搭上席伏蛟的右脉,默察半晌之后,欣喜的道:“爹,恭喜你,气机已经通了三分之一啦!”

  说完,轻轻的走到云中龙的身后,右掌贴上他的“命门穴”,立即缓缓的将真气输送过去。

  云中龙神色一喜,进度立白更加顺利了。

  黄昏时分,云中龙将药粉追抹于席伏蛟的伤处,架上木板,绑上纱布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席伏蛟感激的道:“大师,我真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的谢意?”

  “阿弥陀佛!只要岛主仰体天心,广行善事,贫僧足慰矣!岛主,你服下药,休息一下吧!”

  说完,将三粒药丸送入他的口中。

  只见房门一开,左艳芳及席绣绣。云盼盼鱼贯行人,三女朝云中龙颔首致意,立即走向沫前。

  席凉场欣喜的道:“夫人,我好幸运!”

  “相公,妄身亦有同感!”

  “夫人,你问过她们了吗?”

  “问过了,他们皆要留在此地安分守己的过日子!”

  “大好啦!太好啦!”

  “相公,你休息一下吧!妄身会吩咐小云来侍侯你的!”

  舒笑趴在棉褥华被的宽松床上,享受着小青及小欢的马杀鸡,全身的热血一阵阵佛腾起来!

  别人享受马杀鸡,会飘飘然的想睡觉,舒啦却反而热血沸腾,那灸热的目光令小青及小欢惊喜交集。

  尤其是小欢,更是感受深刻,她上回为了好奇偷听舒啦“办事”,结果被抓进房内杀得“哇哇叫!”

  这种先苦后柑飘飘欲仙的感受,令她永生难忘,因而,此时一见到舒啦的目光,她立即又兴奋万分。

  舒啦一听她的呼吸急促,立即轻声唤道:“小欢!”

  “小婢……在!”

  “乱说:应该说《小妾在》!”

  小欢欣喜若狂的颤声应道:“小妾在!”

  “嗯、很好!小青!”

  “小婢在!”

  “胡说!改口!小妾在!”

  “这……不太妥吧?”

  “哇操!你难道不愿意吗?”

  “我……小婢与少侠的名份未定,而且又无夫妻之实,这……”

  “哇操!我明白了!小欢,你待会再进来吧!”

  小欢羞涩一笑,答应一声:“是!”立即雀跃而去。

  舒啦坐起身子,含笑道:“小青,这些日子以来,一……辛苦你了,委屈你了,皇天不会辜负有心人的,来吧!”

  小青身子一颤,羞涩的道:“相……公……你的身子未复……”

  “哈哈!早就金光锵锵滚啦!”

  说完,含笑瞧着小青。

  小青羞涩的背转过身子,低头宽衣解带。

  半晌之后,一具迷人的身体缓缓的走到面前了!

  舒啦抚摸着她的酥肩,任她替自己宽衣解带,含笑说道:“青妹,让你屈居为妾,我实在甚感心疼!”

  “相……公……你别如此说,小妾能有这个福份侍候你及姑娘,小妾已经感恩不尽,崖敢再奢求其它呢?”

  舒啦将她搂入怀中,轻声道:“青妹,你可要改口啦!再开口姑娘,闭口姑娘的,早日改唤大姐吧!”

  “是!多谢相公的教导!”

  “青儿,你好令人心疼哟!”

  说完,贴上她的樱唇热吻着。

  小青似小岛依人般任由心上人爱抚,尽管兴奋万分,却自认身份,不敢随意的发出“无礼的噪音。”

  小青知书达礼,这些年来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精神及多少行动,此时一得到放纵的机会,立即一发不可收拾!

  小青那野性的呼唤,立即唤来了云盼盼及席绣绣,她们碍于身份,不便出面,不过,纷纷暗佩舒啦罩源源此小。

  小欢一见到席、云二人入厅,立即羞涩的上前行礼,请安。

  云盼盼含笑扶起她,低声道:“欢妹,下回别如此的行礼,知道吗?”

  “是!谢谢大姐!”

  “嗯!青妹怎么啦!”

  “这……相公一时兴来,他先找上青姐,还令小妹在此等候!”

  云盼盼娇颜一红,道:“那就辛苦你啦!”

  “这……大姐,我好紧张啦!”

  云盼盼含笑道:“舒弟挺体贴的!不会有事的!”

  “可是,青姐她……”

  小青今日实失常了!

  小欢重温旧梦,感受更深,情不自禁的以生硬的动作“还手”,房内的温度陡然增高不少!

  小青洗净身子。穿妥衣衫之后,一听那激烈的战况,她不敢多瞧一眼,立即踉跄的步出房外。

  她尚未走到大厅,立即看见席、云二人笑嘻嘻的迎了过来,她不由羞涩的唤句:“大姐!二姐!”说完,就欲行礼。

  云盼盼心知她行动不便,立即含笑道:“青妹,别多礼了,来!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免得伤了身子!”

  说完,扶着她坐了下来。

  三人立即坐在椅上低声“交换心得”。

  过了好半晌之后,突然传来舒啦的呼叫声音道:“盼姐!”云盼盼身子一惊,那张绝世佼容立即一红!

  席绣绣低声道:“盼姐,他越来越强了,成全他吧!”

  云盼盼羞涩的点点头,立即低头走去。

  他刚入房,立即被舒啦搂住,那张樱辱亦被封住了!

  云盼盼低应一声,立即抓住他的身体。

  衣衫似长毛小鸟般纷纷的飞离她的身子。

  半晌之后,床上战鼓重响,久久不歇!

  原来,舒啦在云中龙的有计划栽培及奇缘深遇之后,体内贮畜不少的“库存品”.非经外力激发,无法发挥效益。

  此次替龙来及席姐姐疗伤,表面上耗损不少的功力及鲜血,可是,事实上,却激发了更多的“生力军”。

  因此,他才能在连克小青及小欢之后,继续征服云盼盼。

  云盼盼低唤一声,唤句:“舒弟!”立即紧搂着他。

  日子在平静之中又过了半个月,梦幻岛再度恢复盎然生机了!

  席伏蛟可以下床行走了,虽然无如纵跃如飞,却也令他欣喜万分了。

  云盼盼不但与舒啦在床上应招,更与他在演练场中应招,她在发现自己的功力及招式皆陡增数倍之后,几乎乐坏了。

  最乐的人还是岛上那些高手,因为云中龙不但在入岛处替他们布下严密的阵式,并教他们一招“扰海翻天”。

  那招“扰海翻天”分成三式,既可单独应敌,又可应手,而且随着人数的增加,威力亦成倍数增加。

  这一天,风和日丽,晌午时分,岛上突然鞭炮齐鸣,消烟冲天,接着岛上突然传出一阵震耳的欢呼声音。

  舒啦、云盼盼、席绣绣、小青及小欢,在众人欢呼及祝福之下,拜完亲;进入了洞房哩!

  四位新娘分别住在四个新房内,舒啦默默的脱下礼袍,换上一件兰衫,边扣衫边走向席绣绣的房内。

  席绣绣正由两位婢女替她脱去礼袍,一见舒啦进来,以为他急欲“找”自己,她不由一阵紧张。

  舒啦嘻道,“绣姐,别紧张,请带上房门,该让咱们的小自由活动了吧?”

  “呸!你呀!只关心孩子,也不担心别人会不会笑我不管啦!我要慢慢的放松,让别人不会起疑……”

  “好!好!同意!完全同意!我可怜的孩子呀!不是爹不爱你,是你娘怕别人笑呀!你以后不能怪我呀!“

  席绣绣白了他一眼,立即伸手欲打他的大脸。

  舒啦哈哈一笑,一把搂住她,不客气的亲吻着。

  两位婢女捂嘴一笑,立即离房而去,

  席绣绣温顺的换上一套大红宽袍,双手捂着那微鼓的肚皮叹道:“你说老实点!这样子会不会很难看吗?”

  “哇操!美极了!充满成熟、妩媚及纯洁的光辉!”

  席绣绣双目一亮,道:“真的吗?”

  “哇操!千真万确!走!让大伙儿作见证!”

  席绣绣低嗯一声,立即依偎在他的身于行了出去。

  云盼盼及小欢三人早已在厅中就坐,当舒啦及席绣绣出现之时,众人纷纷起立鼓掌欢呼着!

  凭心而论,若非席绣绣在中原因祸得福认识了舒啦,如今的幻梦岛一定是满目沧桑,面目全非了!

  今日众人,见他们这付恩爱的模样,立即热烈的欢呼着。

  席绣绣欣喜万分,热泪立即盈眶。

  舒啦大大方方的朝众人颔头致意,就座之后,立即起身,举杯道:“无限的感激,谨以此杯酒向各位致谢!”

  说完、仰首一饮而尽。

  众人悄然欢呼,立即纷纷斟酒干杯。

  于是,喜宴立即开动,场面立即热闹起来。

  云中龙虽然坐在首席,可是由于他已自动剃度,因此,厨房替他准备三道素菜及一壶清茶,他也食之如抬。

  酒过三巡以后,岛上高手开始过来敬酒了。

  席伏蛟足伤未愈,不能喝。云中龙出家不能喝,左艳芳及四位新娘只能浅酌几杯,重担就全落在龙泰及舒啦的身上。

  龙泰身为介绍人,当然有义务要饮酒了,可是,六七十名酒鬼的“人海攻势”,岂是好惹的,一个时辰之后,他被醉回房了。

  左艳芳及四位新娘不由暗暗担心着……

  舒啦早已调匀真气,因此,起身哈哈一笑,道:“哇操!排队!排队!咱们一人一大碗,省时又省力如何?”

  众人当然应好了!

  于是,十二罐陈年美酒自地窖中被抬出来了。

  闻金花及龙来负责来回的在六个大碗中斟酒。

  舒啦右手取碗干杯,左手将空碗放在桌上,半个时辰之后,立即将那六十余人所敬之酒全部接下了!

  似这种毫无中断的灌酒,别说是酒,即使是白开水也是令人吃不消的,因此,那六十余人立即傻眼了!

  “哇操!大婶!阿来,再麻烦你们一阵子,方才是他们敬酒,现在我代表岛主及夫人再回敬一下,开始吧!”

  于是,众人又排队干杯了!

  这一圈敬下来,已有十余人溜出去了!

  舒啦哈哈一笑,又道:“各位,刚才是岛主及夫人回敬各位,现在是由在下代表新郎、新娘再回敬各位,开始吧!”

  众人暗叫:“我的妈呀!还要干呀!只好硬着头皮排队了!”

  这一圈敬下来,留的留,坐回原位的坐回原位,每个人哪敢再提喝酒之事了,乐得龙来频竖姆指不已。

  舒啦微微一笑,坐定之后,四女纷纷投以关注的眼光。

  云中龙呵呵一笑,道:“阿啦,恭喜你神功大成了!”

  说完,朝他挤挤眼。

  舒啦轻应一声,朝地上一看,不由轻咦一声。

  原来,他以玄功将酒自右脚心逼出,按理说,地上应该遍地是酒水才对,可是,此时一瞧却是干巴巴的!

  只见云中龙呵呵一笑,斟了一杯清茶在杯中,然后将右掌朝杯口一按;立见一股轻烟自他的指缝飘出。

  当他的右掌收回桌下之后,那杯清茶已消失无踪了!

  好精至的内功,众人不由悄然叫好!

  舒啦立即含笑道:“哇操!大师!谢啦!难怪方才会有阵阵的酒香,怪不得他们会醉得那么快!”

  说完,哈哈人笑着。

  众人正在欢叙之际,突听远处传来一阵螺响,众人不由神色大骇,席绣绣伸手示意众人禁声,倾听着螺响。

  半晌之后,螺响突然收音,席绣绣沉声道:“黄衫会派来三人,指名要见啦儿,啦儿,你行吗?”

  “哇操!没问题!盼妹,咱们走吧!”

  说完,两人已并肩掠出厅。

  席伏蛟沉声道:“对方虽然以礼相见,咱们不可不防,各位请各就各位,大师,请你为啦儿掠个阵,如何?”

  “阿弥陀佛!固所愿矣!”

  说完,立即缓步离去。

  且说舒啦及云盼盼掠到海边之际,立即看见桃花婆婆及钱幕兰神色肃然的盘坐在海边两块巨石上。

  另有一位身若枯嵩,掌若鸡爪,年约七旬的黄衣老妪,手持一把八尺长的寒铁龙头拐仗倚立在海滩上。

  海风劲急,吹得她的那头银发不住的飞扬,那身黄衫亦“刷刷”作响,可是,知未见她动弹一下。

  那对泛着明光的阴森双眼紧紧的盯着逐渐走近的舒啦和云盼盼,看得出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平及恨意!

  舒啦低声朝云盼盼道句:“待会若要动手,这个老人就交给我,你负责对付桃花婆婆及钱姑娘。”

  云盼盼低应一声,道:“此老功力深沉,似练过毒功,你可要小心些!”

  说话之间,二人已站立于老妪之对面。

  只听老妪说道:“你就是舒啦?”

  “是的!”

  “听说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

  “是的!”

  “你认识洪佩丽姑娘吗?”

  “是的?”

  “你曾欺负过她吗?”

  “是的!”

  “你曾答应过要去看她吗?”

  “是的!”

  “你知道她已经有孕了吗?”

  “不知道!”

  “你为何不去看她”

  “钱姑娘知道原因?”

  “胡说!”

  “不对!”

  “你……你真坏!”

  “不对!”

  “说!你为何不去看他?你可知道她为了你,受了多少的苦吗?想不到你却在此成亲,令人好恨!”说完,立即扬起那把寒铁龙头拐杖——

  只听钱幕兰大叫一声:“奶奶!住手!”

  声音未歇,她已掠到老妪的身前。

  老妪突然止势,喝道:“兰儿,让开!”

  “奶奶!求求你冷静些!”

  “冷静?你已经劝奶奶几次了?咱们已经等多久了?你仁,这小子已经成亲了,你们述在等什么劲!”

  说完,左袖一甩震开钱幕兰,扬仗欲砸!

  只听舒啦安喝道:“住手!”

  中气十足之一声,立即震得老妪收杖冷哼出声。

  舒啦双目神光炯炯的盯着老妪,大声道:“老前辈,梦幻岛席岛主放弃称霸武林的雄心,所以晚辈答应与席姑娘及云姑娘成亲,洪会主若亦放弃稍霸的雄心,在下一视同仁,将令孙女及丽佩娶为正室。”

  说完,注视着老妪。

  钱幕兰身子一震,双目媚光强盛,紧盯着舒啦。

  舒啦陡觉一股无形劲气突勇而来,立即运功护身,双目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的双目,神情一片肃穆!

  两人立即似两具石人般凝立不动。

  云盼盼缓缓的移开身子,绕了一大圈之后,含笑走到钱看兰的身前五尺外,传音道:“兰姐,小妹冒昧进入贵岛,企祈怒罪!”

  “云盼盼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立即走到她的身前,右手一伸,牵着她的左掌,低声道:“兰姐,咱们到那儿去谈谈吧!”

  钱幕兰低应一声,立即,随她走上一块巨石上。

  两人立即坐在石上二边瞧向舒啦二人,一边低声细语着。

  桃花婆婆瞧得心潮起伏不定,神色亦捉摸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