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22-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方倍点点头,邓融神通广大,迟早知道这事。

    邓融看着她,就这个小女生,这上下仍然与她平起平坐,其余人见到她,都当见到太婆,邓小姐,这边,邓小姐,那边,说来说去,是因为她今日有财有势。

    邓融对方倍另眼相看,因为方倍对她坦诚。

    她问:”为什么好奇?”

    方倍答:”因为从你处,我得知非父母亲生。”

    邓融笑,”我查你,所以你反过来查我,可是报复?”

    方倍说:”你对我,似有特殊兴趣。”

    邓融答:”这点我与你看法相同,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

    方倍看着她:”我是一个平凡女子。”

    邓融笑起来,”你的生命才刚刚萌芽。”

    “我不认为有会有奇遇。”?

    ???邓融看着方倍,”你以为我蓄意遇到柏尔曼?不不,是柏尔曼看到我才真。”

    方倍轻轻问:”请问你找到妹妹没有?”

    “仍在寻找。”

    “ICQ。”

    邓融笑:”你说得对不过,寻找范围已经收窄。”

    这时,方倍注意到,有两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在她们坐的长凳两头驻守,他俩肯定是邓融的保镖。

    方倍微微笑,依世俗标准来说,邓小姐真是嫁得非常好。

    邓融说下去:”我找到三个有可能的年轻女子,可是还不能确认是哪一个。”

    方倍意外,”验一下去氧核糖核酸不就行了。”

    邓融笑,”是呀,可是,怎样请人提供样版呢?”

    “清心直说。”

    “她们年纪还小,仍在读书,我怕打扰她们正常生活。”

    方倍欷噓,”对我,你仿佛没有那么体贴。”

    邓融欠欠身,”对不起,方倍,王氏夫妇的商业骗局实在叫人生气。”

    方倍无奈,”一朝醒来,忽然发觉身份、父母,他们的学历,全是假的,真正惊怖莫名,没有人比我更不幸。”

    邓融却说:”有,怎么没有。”

    一个售卖冰琪琳的小贩就在附近,邓融示意,保镖还没有行动,方倍已经走过去,买了两只蛋筒卷,再走回来。

    “覆盆子,抑或巧克力。”

    邓融选了巧克力,”好久没吃蛋筒卷。”

    “今日您老吃任何甜点都有佣人拜着银盘上。”

    邓融轻轻说:”可是晚上做噩梦,看到自己才八九岁大,拖着更幼小的妹妹四处窜跳,终于一脱手,不见了她,人海茫茫,到今天还未寻获。”

    方倍测然。

    邓融说下去:”我有一个朋友,成年之后,蓦然发觉父亲仍然生还,但是,他已做妥转性手术,变成一个女人,并且,嫁了人,另外有家庭,领养着数名子女。”

    方倍骇笑。

    “还有一个朋友,身世奇异,母亲并非生母,她由代母怀孕所生,介是,卵子却不属代母,由第三名不知名女子捐赠。”

    方倍用双手掩嘴。

    “你母生产后交由养母抚育,她至今不知真正母亲是何人。”

    方倍发怔,”这么说来,我身世还不算复杂。”

    “有一个人一直以为与姐姐生活,最后发觉,真实身份是姐姐的私生女儿。”

    方倍完全无语。

    邓融说:”你愿意访问她们吧?”

    谁,访问谁?上述那些身世奇异的人种?

    邓融说:”我已找到三名有可能性的年轻女子,请你做访问,可以吗?”

    方倍说:”当然可以。”

    邓融松口气,”我还以为你不接受编辑部干涉写作题材。”

    方倍微笑,”不致于如此。”

    “我叫人把资料给你,请你查探蛛丝马迹。”

    “她们都住在本市?”

    “她们没有一个住在本市,你得乘飞机到处去,我派私人飞机给你。”

    方倍立刻站立,”小的不配。”

    “你乘过私人飞机没有?”

    方倍摇头。

    “试一试,很有趣,不受时间拘束,方便得多。”真正私人飞机,与租用小型飞机,享受又不一样。

    方倍一味拒绝:”坐成习惯,可怎么办,上楼容易,下楼难。”

    邓融笑,”你这孩子。”

    这时,司机轻轻走近,说了几句。

    方倍说:”你是大忙人,我们已经谈了很久。”

    邓融忽然说:”方倍,叫我一声姐姐,我与你是如此投机,我愿做你姐姐。”

    方倍凝视她,却不愿冒昧。

    这时,邓融的秘书也走近。

    方倍取笑她:”趁柏氏兵团没出动之前,你请回吧。”

    邓融依依不舍。

    只有方倍会挪揄她,另人,不是不敢,而是认为划不来,何必越位?最佳态度是敬鬼神而远之,邓融生活寂寞。

    方倍看着她被手下簇拥着离去。

    方倍回家做功课。

    这一写就到深夜,正觉肚饿,冯乙有电话,他要送资料给她。

    方倍请他顺道带一碗牛肉面。

    天气凉了,一碗热腾腾香气扑鼻的牛肉面足够收买一颗女子的心。

    方倍边吃边谈,翻阅冯乙带来资料。

    她心情甚佳,笑说:”看,老总送外卖,如此优待,叫写作人汗颜。”

    冯乙既好气又好笑,方倍聪敏,少人能及,可是她至今未明冯乙心意。

    有哪个老总会给作者送资料?

    只听见方倍说:”嗯,三个廿一岁命运相似少女,这一个住在加州,叫安德信百合,领养好的是一对歌加索白人夫妇,她自幼已知道并非亲生。”

    “打她谈谈一定很有意思。”

    “她们三人,均是浙江人。”

    冯乙忽然吟道:”何时同看浙江潮。”

    方倍问:”什么?”

    “这是苏曼殊词句,你不知道此人也就算了。”

    “很出名,像李白杜甫?”

    冯乙只是笑,一边摊开双手。

    方倍对他说:”我会读好中文,待我取到这张文凭之后,我会专修中国文学。”

    “世上无难事,有位摄影师一日拍摄手术室脊椎矫型实录,突然觉得人体奇妙,于是在四十四岁高龄考进大学读医科,今年已经毕业。”

    “啊,他是我的灵感,此君亦值得访问。”

    “我会把他姓名地址给你。”

    方倍说:”百合读音乐,演奏小提琴。”

    “噫,是名艺术家,我喜欢她们的独特气质。”

    “家里一定十分有条件,而且宠爱她。”

    “养父母的功德至伟。”

    方倍承认:”是,不知该如此报答他们。”

    冯乙的答案很简单:”做一个健康快乐人,勤学勤工,服务社会,即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方倍感动,”冯乙,你说得真好。”

    冯乙看着她,“开始工作吧。”

    真得加倍用功,否则,亏欠许多人,包括养父母在内。

    方倍联络到加州蒙特里室乐团,约见百合。

    她一走出来,方倍便知道她不是邓融的妹妹。

    百合气质灵秀,有张白晳小脸,五官清丽得像是画中人,同邓融完全不同类型。

    方倍约莫知道室乐团共四名成员,另外有一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及一只大提琴。

    她第一个问题是:”前途光明吗?”

    百合笑,”问得真好,我们通常在商场,鸡尾酒会及婚礼演奏,你说呢?”

    方倍笑,”既然喜欢,也无话可说。”

    “你讲得对,我也教授学生,那比较开心。”

    方倍渐渐说到正题上去:”可有遇到歧视?”

    “我最后在音乐学校的一个教授,说韩国人与中国人的提琴音响似二胡,那算不算是种族歧视?”

    方倍想一想:”那只是井底之见,夜郎自大。”

    百合大声笑,”我怎么没想到,你说得真好。”

    “父母看样子种爱你。”

    “来,到我家喝下午茶。”

    方倍意外,”他们是英裔?”

    百合笑不可仰,”连乔治华盛顿都原本来自英国,他是地产炒卖专家,北美洲的土著是红印第人,强以一颗玻璃珠代价将曼赫顿出售给白人。”

    听百合口气,自幼也吃过一些与养父母不同肤色的苦。

    果然,她说”自五六岁懂事时起,在公众场合,我就听见有人窃窃私语;”真幸运,那女孩真幸运。”我问妈妈何解,家母这样答”他们说爸妈幸运,拥有一个漂亮乖女儿。”“

    方倍一听,立刻说”介绍我认识安德信先生太太,那是我的荣幸”

    到了家,安太太亲出,招呼方倍

    原来她自幼让百合熟识本国文化,百合的中文程度不错,一般听讲写不成问题。

    百合最先学会的字句是”马路”和”中秋节”,接着学会曹冲称象和孔融让梨等故事。

    安氏夫妇环境小康,但是仍努力培养女儿。方倍看到百合房中有一套自小到大的提琴。最小那只才八分一尺寸,在百合三岁时用。

    百合感喂说”这套琴足够他俩轮船环游世界一周,琴老师永远抱怨学生的琴不合水准,越贵越好”

    方倍问”是名师吗”

    “自称海滨丝徒弟,一小时课教费80美元”

    方倍突然说”我的养父母也深爱我”

    百合诧异”你也是领养儿?”方倍点点头。

    “你可觉异样?”

    方倍答”爱如己出”

    百合说”我觉我俩都十分幸运,不是那么多人生命中有第二个机会”

    方倍问”你可有男朋友”

    “他是乐团指挥”

    “志同道合,多么理想”

    百合笑”连我都觉得生活顺利,事事称心”

    方倍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一会说”所以这篇访问很难写的好看”

    百合遗憾”真是,非得悲惨不幸才算动人故事”

    方倍终于问”你可听过邓融这名字?”

    百合摇摇头,”我应该知道此人吗?”

    方倍再问:”邓这个姓字,有无唤起任何加快?”

    百合摊开双手。

    安太太这时叫她们:”请用茶点。”

    方倍与她说到难教授英语难处,两人十分投机,稍后,她们翻阅照片簿,一切都用摄影机清晰记录,从手抱开始,一直到今日为止。

    方倍发觉百合是兔唇婴儿,可是一抵加州立即做手术缝合,完全看不出痕迹,百合堪称重生。

    吃罢点心,方倍告辞。

    走到门口,安先生刚巧自邮政局下班加来,他棕发棕眼,半秃头,相貌十分平凡,却有那样大爱心。

    “记者?”他诙谐地说:”哟,大家说话当心。”

    连笑话都如此老套,但是,却有那样大心胸。

    方倍留下名片。

    她向邓融汇报。

    “不是她,你肯定?”

    “我取得她梳子上头发样本,你可以验一验。”

    “我派车子接你。”

    方倍意外,”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比华利山,你还没来过我这个家吧,我来此陪柏尔曼开会。”

    这间豪宅,看上去似建筑文摘介绍的大屋,美奂美仑,却不是方倍那杯茶。

    屋顶风向计是一颗大卫之星,显露了柏氏犹太裔身份。

    方倍问:”孩子们呢?”

    “在纽约读书,我从不让她们四处游荡。”

    “不是说越早见识越好吗?”

    邓融微笑,”让她们少点见识好了,要怪怪我。”

    看,邓融至今维持这点倔强。

    方倍问:”你如何发现妹妹失踪?”

    “一日,亲戚交给我两角钱,叫我到市集买油豆腐与黄豆芽,我步行来回,需要半小时,回到家中,小妹已经不见,哭问,无人回答,过几日,我也被送进孤儿院。”

    方倍忍着难过,”父母呢?”

    “将我俩放在亲戚家中,付了一笔生活费,说是三个月内一定回来,可是一年后音讯全元,再过一年,妹妹便告失踪。”

    “是什么亲戚?”

    孔融答:”表姨。”

    “你可记得父母样子?”

    邓容忽然微微笑:”像电影中最慈祥夫妇模样。”

    “他俩去了何处?”

    “我不知道,据说是凶多吉少。”

    “你日后没有去向表姨查询?”

    “她已辞世。”

    方倍跌脚,不住在樱桃木地板上踱步,半晌她问:”你怀疑他们卖掉妹妹?”

    “或是送到孤儿院去。”

    “你可恨他们?”

    “大家都是穷人,家里忽然多了两口,如此养活?”邓融猛然改变话题:”来试试我家的生煎馒头,很多人以为这小包子逐只煎熟,其实用滚油淋熟才香脆好吃。”

    方倍与邓融越来越亲昵。

    她终于愿意乘坐柏氏私人飞机往西雅图。

    飞机故意绕过标盖兹在列蒙区的住宅,邓融笑说:”看到没有,那才是有钱人。”

    “听说他仍然吃汉堡穿卡其裤。”

    “世界上首富,做什么都一样潇洒。”

    方倍忽然问:”嫁有钱人可好?”

    邓融微笑:”一个女子能穿多少吃多少?老头说我最大优点是对物质并不虚荣,我并不拥有一百卡拉钻石。”

    “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

    “有钱当然方便,我雇用好几名私家侦探为我寻人,我又可以收入集各地华文报作为消遣,最大得益人是我的子女,他们不必为求学求职烦恼,不管才智高低,都是柏尔曼承继人,母需竞争。”

    “柏氏成年子女可难应付?”

    “我们不会与他们争,世界那么大,退一步想,海阔天空。”

    方倍说:”我为你骄傲。”

    邓融深深叹气,”努力寻找妹妹,不过想尽一分力,我会尊重她的意愿,希望她与你一样,活泼乐观健康,心中毫无阴影。”

    方倍连忙说:”她一定比我优秀。”

    私人飞机可坐十人,连地毯上都织着六角型大卫之星。

    方倍最后问:”你与柏氏相爱吗?”

    “我一生都敬爱他。”

    “如何应付歧视目光?”

    邓融答:”不要去看他们。”

    方倍大笑,一心以为答案是”化敌为友”,”尽量忍耐”之类,没想到是如此消极有效的方法。

    “何必希望他人认同,我不耐烦争取欢心。”

    飞机上吃法国菜,她们悠然看着舱外蓝天白云,邓融接了两通电话,都是女儿打来。

    方倍在西雅图下飞机,邓融折返接她的老头子回纽约。

    方倍深深吸口气,租辆车,驶到指定地址。

    她早到十分钟,因此摊开报纸阅读,方倍既不看大小新闻,也不管伶星消息,她翻到分类广告,仔细寻找。

    “你单身寂寞?想乘邮轮渡假?不成问题,本旅游公司帮你寻找理想伴侣,不设服务费用。”

    方倍眼睛亮起来,多么吸引。

    这是另类男女介绍所吧,值得研究一下如何运作。

    她拨电话到指定号码,一个年轻女子接电话,方倍说:”我单身,寂寞至死,请帮忙。”

    对方浅笑,”你请等一下,我叫积克与你详谈”,一会,一个愉快的男子声音传来:

    “我是积克,向你介绍服务,我们有详细章程,随时寄上,你亦可观看我们网址。”

    “请问该名伴侣随我上船;抑或在船上认识?”

    “我也请问你多大年纪,想往欧洲还是到加勒比海,长程抑或短程服务?”

    方倍接着问:”服务费用是否昂贵?”

    “请放心,服务费用绝对公道。”

    方倍说:”我看到网址再与你们联络。”

    又是一间变相伴游社,方倍欷嘘,这次专为邮轮客人服务,为类人客多数是中年人,有点积蓄,时间太多,子女已成年离巢,最最寂寞。

    服务费用可大可小,真的可以买到理想游伴吗?见仁见智。

    时间到了,方倍决定回家才查阅网址。

    她去屋前按铃,看到一排树,修剪成蘑菇模样,十分可爱。

    一个女子抱着婴儿出来应门。

    方倍连忙自我介绍,女子笑答:”我就是袁怡。”

    “没想到已结婚生子。”

    “呵不,这是我姐姐袁安的孩子,她公事出差,我前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