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枪侠(黑暗塔1) > 正文 > 第五章 枪侠与黑衣人(下)
第五章 枪侠与黑衣人(下)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5

    宇宙(他说的)包罗万象,而且存在着一个深奥的矛盾,人们凭有限的思维难以把握这个矛盾。就像活着的大脑不能想像一个非存活状态下的大脑——尽管它会认为它能够设想到——有限的思维无法理解无限的事物。

    仅仅是宇宙的存在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打击了实用主义者和浪漫主义者的气焰。曾经有一个时代,那至少是在世界开始变化的几百年前,那时的人类掌握了足够的科学技术,能让他们从现实这根巨大的石柱上敲凿下来一些碎片。即使是那样,科学创造的假光(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称之为知识)也只照耀着少数几个发达的国家。一个公司(或叫做阴谋集团)在这方面就是个楷模;它管自己叫北方中央电子。尽管人们掌握了的表面上的现象日益增多,但几乎没有任何对现象背后的洞察理解。

    “枪侠,我们的祖先,不知多少代之前的先人,他们征服了会让人或器官腐烂的疾病,那时这叫做癌症;他们几乎能让人永葆青春;他们登上了月球……”

    “这我可不相信。”枪侠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对此,黑衣人只是微微一笑,他回答道:“你不用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发现或创造了其他几百个神奇的小玩意儿。但是这些充分的信息并没能让他们产生任何深层的理解。没有一首永世传诵的颂歌写给人工授精创造的奇迹——那是用冰冻的精子培育婴儿——也没有颂歌是描写用太阳能作动力的汽车。几乎没有人认识到现实中最真实的原理:新的知识总是将人们引向更为恐怖的奥秘。对大脑的生理上的知识掌握得越完全,灵魂存在的可能性就越小,但研究的本质又让它存在的可能性变大了。你懂吗?当然你不明白。你已经到达了你的理解能力的极限。不过,不要紧——这和我要讲的主题关系不算密切。”

    “那你的主题到底是什么?”

    “宇宙最大的一个奥秘不是关于生命,而是大小。大小尺寸包围了生命,而塔楼则包围了大小尺寸。一个孩子,即使总是待在家里都会有无穷的好奇心,他问:爸爸,天空上面是什么?父亲会说:黑暗的太空。孩子问:太空外面呢?父亲说:星系。孩子问:星系外面呢?父亲答:另一个星系。孩子问:那一个星系外面呢?父亲说:没有人知道。

    “你看到吗?大小让我们无可奈何。对一条鱼来说,它生活的湖泊就是它的宇宙。如果这条鱼被钩着嘴离开了银色的有限存在,来到一个新的宇宙,那里空气会让它淹死,光线是疯狂的蓝色,它会怎么想?为什么那些不长鳃的二足动物要把它塞到令它窒息的盒子里,还替它盖上潮湿的水草来夺去它的性命?

    “有人可能会截下一段铅笔尖,把它放大观察。这时眼前呈现的事实会让他目瞪口呆:铅笔尖并不是实心的;它由几百亿个不断旋转运动着的原子组成,这些原子就像是宇宙中的星球。在我们肉眼看来实心的东西其实就像一张松弛的网,所有组成它的物质由引力吸引在一起构成了网状结构。如果以原子的实际大小为标准,这些原子之间的距离就有几里格(注:①里格,长度名,在英美约为三哩。),有的就像深渊,甚至望不到边际。原子本身是由原子核、旋转着的质子和电子组成。我们甚至能够进一步分析亚原子微粒。再下去会是什么呢?超光速粒子?不存在任何物质了?这当然不可能。宇宙中的万物都拒绝这“没有物质存在”之说;试图找到终点,证明物质到这一点就再也不可分了,这是最大的荒谬。

    “如果你向宇宙外围飞去,到达了它的极限,你会不会看到那儿挂着一块牌子说:尽头?不会。也许你会看到圆形的硬质物体,就像小鸡孵化出来前,从内部看到的鸡蛋那样。如果你啄破那层物质(或许你会找到一扇门),怎样的强光会奔涌穿透过你在宇宙尽头打开的缺口?当你朝缺口外面张望时发现,我们的整个宇宙只不过是一叶草上一个原子的一部分,这有没有可能?你会不会突然想到烧掉一根嫩枝的同时你其实是焚毁了无穷无尽的存在中的一个?具有这样一种存在方式的无限物并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有无限个。

    “也许你看到了我们的宇宙在一系列的物质中所占的位置——就像一叶草上的一个原子一样。我们所能看到的一切,从显微镜下的病毒到遥远的马头星云,所有这些会不会都只是位于一叶草之上,而这叶草只能在时间长河中存在短短的一季?如果这叶草被镰刀割断了,那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如果这叶草开始枯萎,它的腐烂会不会渗透到我们的宇宙和我们的生活中来,让我们世界中的每样东西都变得焦黄干枯?也许这已经开始发生了。我们总说世界开始变了;也许我们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它开始干涸。

    “枪侠,想一想,这种概念让我们变得多么渺小!如果真有一个上帝看到这一切发生,他真能为这无穷种蚊子中的一种主持正义吗?当一只麻雀比漂浮在深邃太空中的一个氢原子还要小时,他的眼睛真能看到这只麻雀掉落吗?如果他的确能看到……那这位上帝又该有怎样的特性?他能住在哪里?他又怎么可能居于无限之外?

    “想像一下墨海呐沙漠的沙子,你曾经穿越那片沙漠找我,假使有万亿个宇宙——注意不是世界,而是宇宙——存在于那里的每一粒沙子中;而且每个宇宙里又有无数个世界。从刚才一叶草的角度出发,我们就像是巨人俯身看着这些宇宙;你只需甩动一下你的靴子,便会将十亿百亿个世界踢进黑暗中,而这条锁链永远找不到尽头。

    “大小,枪侠……大小……”

    “然而再进一步设想。假设所有的世界,所有的宇宙都在惟一的一个连结点、惟一的一座塔门、一座塔楼里汇合。在这座塔楼里面,有阶梯一直通往神性。你敢顺着阶梯爬到顶吗,枪侠?在无穷无尽的现实之上,某个地方会有一个房间,你觉得这可能吗?……”

    “你不敢。”

    在枪侠耳边,这句话不断回荡着:你不敢。

    6

    “不过,有人就敢上去。”枪侠说。

    “那会是谁?”

    “上帝。”枪侠轻声回答。他的眼睛闪着光芒。“上帝就上去了……也许你说的那个国王……也许……房间是空着的,预言者?”

    “我不知道。”黑衣人脸上掠过恐惧的阴影,像红头兀鹰的翅膀那样柔软黑暗。“而且,我不会问。那可能不太明智。”

    “害怕被当头劈死?”

    “也许害怕的是最后的清算。”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这一夜特别漫长。银河清晰可见,十分壮观,但星与星之间的黑暗没有光亮能够填补,深邃得让人心惊。枪侠不知道若此时漆黑的天空一下子被劈开条裂缝,强光涌进来,他会有何感受。

    “点火。”他说,“我有些冷。”

    “你自己搭火,管家今晚放假休息。”黑衣人浅浅一笑。

    7

    枪侠打了个盹儿,醒来时发现黑衣人看着他,目光贪婪、病态。

    “你瞪什么呢?”这是柯特常说的话,“看到你妹妹的臀部了?”

    “我当然是看着你。”

    “别这样瞪我。”他松了松木柴,让火烧旺些,但破坏了完美的象形图案,“我不喜欢别人这样看着我。”他朝东方望去,想知道是否有日出的迹象,但黑夜没有尽头。

    “你等不及看到亮光。”

    “我生来就习惯光明世界。”

    “啊,对啊!我竟然忘了你来自哪里,我真无礼啊!但我们还有很多要谈,你和我。因为这是我的主人,我的国王交给我的使命。”

    “那个国王到底是谁?”

    黑衣人笑了。“就你和我,我们还是开诚布公吧。别再撒谎了。”

    “我以为我们刚才讲的都是实话。”

    但黑衣人仍坚持强调他的观点,好像没听到罗兰说了什么。“我们就坦诚相见吧。不像朋友那样,而是两个相互匹敌的对手。罗兰,这样的条件可是很难得的。只有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对手才会讲真话,我一直就这么认为。朋友、爱人之间只有永无止境的谎言,他们完全陷在照顾彼此感情的罗网之中。那多让人头疼啊!”

    “我不想让你厌烦,就让我们讲真话吧。”这一晚,他可没少讲话。“那你先告诉我你用妖术到底是要做什么。”

    “魔法,枪侠!我的主人用了魔法,来延长这一夜,直到我们谈话结束为止。”

    “那要多久?”

    “很久。我没法给你答案,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黑衣人站起来,低头看着火堆,余烬的火光映在他脸上,光影变化形成各种图案。“你可以提问。我会尽我所知来回答你。你追上了我。这很公平;我以为你永远赶不上我。但是别忘了,你的征途才刚开始。提问吧。这样我们很快就能转入正题。”

    “谁是你的国王?”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但你一定要见他。但在你见到他之前,你必须得先会会‘永生的陌生人’。”黑衣人的笑容里毫无任何歹毒的怨艾,“你得杀了他,枪侠。不过,在我看来,没人会乐意接这个担子。这不会让你好受。”

    “如果你从来没见过你的国王,你的主人,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他总是来到我的梦中。我曾住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那时我贫困潦倒,他化做一个年轻人来到我的梦里。几十个世纪之前,他就让我明白了我的职责,而且允诺给我诱人的回报。在我能羽化登仙之前,在我年轻时以及成人以后,我帮他做了许多事。你是让我登峰造极的任务,枪侠。你是我的顶峰。”他笑出声,“你看,有人很把你当回事呢。”

    “这个‘陌生人’,他有名字吗?”

    “噢,人们给他起过名字。”

    “那他叫什么?”

    “莱尚。”黑衣人的声音很轻,东边山脉所在的地方有一阵岩滑,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又有一只美洲狮像女声般的尖叫划破了寂静。枪侠打了个颤,黑衣人也缩紧了身子。“不过我知道这也不是你想知道的。做长远的打算可不是你的天性。”

    枪侠知道下一个问题想问什么;这个疑问啃噬了他整整一晚上,而且在过去的几年里也一直折磨着他。字眼已经在唇边滚动,但他又咽了下去……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个‘陌生人’也是塔楼的仆人?就像你一样?”

    “是的。他使一切变得黑暗,他会变色。他存在于所有的时间当中。然而,还有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

    “是谁?”

    “别再问了!”黑衣人大叫一声。他的声音变得十分冷峻,但转而又变成了哀求的口吻。“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谈论末世界的事物会导致一个人灵魂的毁灭。”

    “过了‘永生的陌生人’就是塔楼,和塔楼里面存在的所有东西?”

    “是。”黑衣人像耳语般低声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你不该问的。”

    这是句实话。

    “好吧。”枪侠说,然后问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一个问题,“我会成功吗?我能走到底吗?”

    “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枪侠,你会杀了我。”

    “我早该杀了你。你自己招的。”他的双手落在磨光了的枪把上。

    “这些枪打不开门,枪侠;它们只会让门永远地关上。”

    “我必须往哪里走?”

    “朝西边。到海边去。世界的尽头正是你应该开始的起点。曾经有人教导过你……那个你在多年前就打败的人——”

    “是,柯特。”枪侠不耐烦地插嘴。

    “他对你的忠告是等待。这个主意真糟糕。其实那时,我已经开始实施颠覆你父亲的计划。他把你派出去,等你回来时——”

    “我不想听你讲那段事。”枪侠打断他的话,而他耳边突然出现了母亲的歌声:孩儿宝贝,孩儿亲,孩儿带着你的篮子来。

    “那就听我讲这些事:当你回来时,马藤已经往西边去了,加入了叛军。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说,你也就这么相信了。不过,他和某个巫师给你设下了一个陷阱,你中了他的计。好孩子!尽管那时马藤早已离去了,有一个人会时常让你想起他,不是吗?这个人穿着僧侣的衣服,剃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个忏悔者——”

    “沃特,”黑衣人话音未落,枪侠就反应过来了。尽管这一晚上他已经听了无数干奇百怪的事,这个赤裸裸的真相仍让他吃了一惊。“是你,马藤就根本没离开过。”

    黑衣人笑了:“听候你的吩咐。”

    “现在,我应该杀了你。”

    “这就不大公平了。再说,那一切都已经是历史了。现在我们就应该心平气和地谈谈往事。”

    “你从没离开过。”枪侠仍难以接受这一事实,“你只不过是换了样子。”

    “坐下。”黑衣人做了个手势邀他坐到身边,“我会跟你讲一些故事,你愿听多少我就讲多少。我想,你自己的经历可要丰富得多了。”

    “我不讲我自己的事。”枪侠喃喃自语。

    “但今晚你一定得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

    “理解什么?我的目的?这你是知道的。找到塔楼就是我的目的。我发过誓。”

    “不是你的目的,枪侠。你的思维。你对过去有倔强的记忆,那些往事一直慢慢地刺激着你的记忆神经。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也许在天地万物的历史上都找不到像你这样的人。”

    “现在是时候让我们谈谈了。到了回顾历史的时候。”

    “那你就开始讲吧。”

    黑衣人抖了抖长袍宽大的袖子,一个锡箔包着的包裹抖落出来,皱褶形成了多个表面,折射着余烬的光芒。

    “烟草,枪侠。你想抽几支吗?”

    他能够拒绝兔肉,却无法抵挡烟草的诱惑。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锡箔。里面有切得很细的烟叶,还有卷烟用的绿色叶片,仍然十分湿润。过去十年里他都没看到过那么上等的好烟。

    他卷了两根烟,在末端咬了一口来释放烟草的香味。他递给黑衣人一支。他伸手接过,两人都从火堆里抽出一根仍有火焰的枝条。

    枪侠点燃了烟,深深吸了一口,一股芬芳直入心肺。他合上双眼,享受着烟叶带给感官的愉悦。他长长吐了口气,感到心满意足。

    “这烟怎样?”黑衣人问。

    “非常好的烟叶。”

    “好好享受享受。也许这是你在将来很长一段日子里抽到的最后一根烟了。”

    枪侠对这话并没上心。

    “很好。那就开始吧。”黑衣人的兴致也不错。“首先,你得理解塔楼一直就矗立在那里,而且总有不少男孩都知道塔楼的存在,并向往能找到它,他们的这种渴望比得到权力、财富和美女都要强烈得多……这些男孩始终在寻找能通向塔楼的大门……”

    8

    他不停地讲着,讲了一夜。只有上帝才知道他还有多少故事没讲完(或者他讲了多少真话),但后来枪侠也记不起他讲过些什么……就他实际的思维来判断,黑衣人讲的话没有多少是有意义的。黑衣人又一次强调他必须走到海边,向西走上二十里就能到了,在那儿,有人会为他注入一种神力,他会将一些人从其他世界吸引到身边。

    “不过,这样说也不完全准确。”黑衣人把他的烟蒂揿在篝火的灰堆里,“没有人会为你注入任何一种力量,枪侠;这种力量就在你体内,我不得不告诉你,是因为你牺牲了杰克,而且因为这就是我们的法则;万物的自然法则。水肯定是朝山下流,而你必须知道这一点。你身边会多出三个人,我知道……但我其实不在乎,而且我也并不想知道太多。”

    “三个。”枪侠念叨着这个数字,想起了森林中的神谕。

    “那以后,你会有不少乐趣!不过,到那时,我也早已不存在了。再见,枪侠。我的任务到这里就完成了。锁链仍然在你的手中。当心,别让锁链缠住你自己的脖子。”

    好像周围有力量驱使着他,罗兰突然说:“你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对吗?”

    “是。”他笑望着枪侠,目光深邃,他向枪侠伸出一只手,说,“让这里充满光亮。”

    于是光亮驱走了黑暗。这时,光的出现让枪侠感觉很好。

    9

    罗兰醒来时,发现自己还躺在篝火的残迹旁,但他已经老了十岁。鬓角边的黑发变得稀疏,那里出现了几缕如同秋天的蛛网一般的灰发。他脸上的线条刻得更深,皮肤也更加粗糙。

    他曾经捡来的木柴变得就像石头,而黑衣人则变成了一具咧嘴笑着的骷髅,身上的黑袍也腐烂了,就像块破布,让这个尸骨遍野的地方又多了一些骨头、一个头颅。

    难道这真是你吗?他想,我还有些怀疑,沃特·奥·迪姆……我对你可不敢全信,你曾经不是也变成过马藤嘛。

    他站起来,环顾四周。突然,他将手伸向前一晚还是他的同伴的遗体(如果这真是沃特的遗骨的话),那一晚之后,不知为何一晃十年就过去了。他打碎了头颅,拿起微笑着的颚骨,塞到牛仔裤后面左边的口袋里——用这块来代替遗失在山下黑暗中的颚骨,再合适不过了。

    “你跟我说了多少谎话?”他问。他敢肯定,黑衣人说了许多谎话,但他能原谅这些谎言,因为和它们搀杂在一起的还有不少真话。

    塔楼。在前方的某个地方,它在等他——它是时间的连结点,是大小的连结点。

    他开始向西边走,背对着喷薄而起的红日,他意识到他走过了生命中一段重要的历程。“我爱你,杰克。”他大声喊了出来。

    他的关节开始变灵活,步履加快了。到了那天傍晚,他已经来到了大地的边缘。他坐在海滩边,荒凉的海滩向左右延伸,望不到尽头。波浪不断涌来,拍打着海岸。夕阳沉下,为水面镶嵌了一条宽宽的金边。

    枪侠坐在岸边,抬头望着变得黯淡的光亮。他想着自己的梦魇,看着繁星出现在天际。他的目的没有改变,他的心也未动摇;他的头发现在变得稀疏,两鬓灰白,被海风吹乱了;父亲留下的镶包着檀木的双枪服帖地挨着他的臀部,只有铁硬的质感提醒着这双致命武器的存在;他有些孤独,但并不觉得孤独是种可耻的感觉。夜幕降临了,世界仍向前变化着。枪侠等待着黑衣人所说的那一时刻的到来,那时自己身边会增添几个生命。他做着长长的黑塔之梦,有一天,他会趁着暮霭逼近那座塔楼,吹响他的号角,进行一场让人难以想像的最后的决战。

    枪侠(黑暗塔系列·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