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枪侠(黑暗塔1) > 正文 > 第四章 缓型突变异种(中)
第四章 缓型突变异种(中)



更新日期:2022-01-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5

    杰米正从店铺里出来,当他看到罗兰穿过练习场的院子时,他跑过去想告诉他关于西边暴乱的最新消息。但等看清罗兰的表情后,他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他们还是婴儿时就认识了,孩童期间,他们彼此挑衅过,打过,一起在共同生活的城墙内进行过无数次的探索。

    罗兰从他身边走过,朝杰米的方向瞪着,但没有看着他,脸上还是那个痛苦的微笑。他朝柯特的小屋走去,房间的帘子都放下来,抵挡着午后残忍的烈日。柯特习惯睡午觉,因为这样他才有体力在晚上钻进下城区某个肮脏的妓院尽情地满足他雄猫似的需要。

    杰米的直觉告诉他将会发生什么,他既害怕又兴奋,不知道是该跟着罗兰,还是去找其他同伴。

    接着他像是从被催眠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朝主楼跑去,高声大喊着:“库斯伯特!阿兰!托玛斯!”他的喊声在热浪中显得纤细微弱。他们知道,靠男孩特有的直觉,他们全都知道,罗兰会是他们当中第一个尝试越界的人。但,这来得太快了。

    罗兰脸上可怕的微笑让他十分震惊,这要比任何关于战争、暴乱,或是巫术的消息带给他的刺激都更为强烈,比一张缺牙的嘴对着停满苍蝇的生菜讲出来的话重要得多。

    罗兰走到老师的小屋前,一脚踹向大门。门向里弹开,撞到粗糙的石膏糊的墙壁上,又弹回来。

    他从来没进去过。站在门口,他看到一个简陋的褐色厨房,里面有一张桌子,两把站得笔挺的椅子,两个橱柜。褪色的漆布地板上,从冰箱到挂着刀的柜子以及桌子之间,都是黑色的刮痕。

    这就是这个公众人物的私人空间。这个破落的小屋里就住着这位有名的斗士,他喜欢在午夜狂欢,他训练了差不多三代人,而且把其中一些培养成枪侠。

    “柯特!”

    他猛踢了一下桌子,让它滑过房间撞到挂着刀的柜子上。几把刀纷纷从架子上掉下来,叮当声大作。

    一阵沙哑的声音从里面的房间传来,是人尚未完全苏醒时清喉咙的声音。罗兰没有往里走,心里清楚这只是个幌子;他知道在他踢开门的那一刻,柯特就已经醒来了,瞪着他的独眼站在卧室门边,只要入侵者放松警惕朝门里跨一步,他就会拧断那人的脖子。

    “柯特,我需要你,侍卫!”

    听到他说高级语,柯特猛地把门推开。站在罗兰面前的是个长着弓形腿的矮胖男人,他只穿着内裤,露出了他结实的肌肉,而且全身从头到脚布满伤疤。他挺着个将军肚,但罗兰凭经验知道他的肚子如同弹簧钢,既坚挺又充满弹性。他的头发一根不剩,头颅骨似乎都变了形,眼放怒火地看着罗兰。

    男孩按正式的规矩向他行了礼。“无须再教我了,侍卫。今天,我要给你上课。”

    “这为时过早,毛孩。”柯特很随便地回答,但说的也是高级语。“依我判断,这早了两年,还不是最佳时机。我只问一遍,你要打退堂鼓吗?”

    男孩只是微笑着,还是那个痛苦骇人的笑容。柯特曾在决定荣辱的战场上,在血流成河、鲜血都将天空映红了的沙场上见到过这种笑容——也许只有这个笑容才是惟一能让他信服的回答。

    “太可惜了。”教练叹了口气,“你可是最有潜力的学生——我得说,是近二十四年来最好的一个。想到你被击垮,不得不踏上那条流亡之路,这让人悲哀。不过,世界已经开始变了。黑暗时代已骑在马背上了。”

    罗兰仍然没有说话(即使那时柯特要他解释,他也无法讲清楚),但是那一刻,他僵直的笑脸略略放松了一些。

    “我们还是得坚持血的界线,不管西线有无暴乱。孩子,我是你的侍从。我听到了你的命令,现在我全心地表示服从——如果将来再也没有机会效忠你的话。”

    柯特,这个掌掴过他,踢过他,让他流过血,辱骂嘲讽过他的冷血教练,现在单膝跪地,朝他低下了头。

    男孩抚摸着他颈背上坚硬的肌肉,眼前这一幕让他难以置信。“起来,侍卫,以爱的名义。”

    柯特慢慢站起来,在他这张毫无表情的面具之下也许藏着痛苦。“这是无谓的牺牲。收回你的话,傻小子。我打破自己的承诺。收回你的话,再等几年。”

    男孩没有说话。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我们就这样办。”柯特的声音变得有些干巴巴,他公事公办地说:“一小时后,带着你选的武器。”

    “你带你的棍棒?”

    “我一直带着。”

    “柯特,有多少根棍子从你手里被拿走?”实际上他是试探着问:有多少男孩走进大厅后面的方形院子后,能够带着准枪侠的头衔出来?

    “今天,我的棍子不会离开我的手。”柯特缓慢地说,“我很遗憾。孩子,机会只有一次。过于心急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和那些不值一提的蠢人付出的代价没什么两样。你就不能再等等?”

    男孩想起马藤站在他面前的样子。那个微笑。他关上门后,从屋里传来的殴打声。“不。”

    “好吧。你选择什么武器?”

    罗兰没有回答。

    柯特笑了,露出了他参差不齐的牙齿。“这样的开始倒还算聪明。一个小时后见。你知道你将再也见不到你的父亲、母亲,也不会看到你的子孙了吗?”

    “我知道流放意味着什么。”罗兰低声说。

    “走吧,一个人静思一会儿,想想你父亲的面容。这会对你有好处。”

    男孩转身离去,没有往回看一眼。

    6

    谷仓的地窖阴冷潮湿,和外面烈日下相比判若两个世界。这儿有蜘蛛网和地下水的气味。狭小的窗户略高出地面,几缕阳光射进来,光柱中灰尘飞扬,但阳光并没有带进来任何暑气。男孩把猎鹰放在这里,它看上去挺自在。

    大卫再也不是空中的霸主了。三年前,它的羽毛就失去了耀眼的光泽,不过它的眼神依旧咄咄逼人。人们总说,一个人不可能让猎鹰成为朋友,除非他自己也是个猎鹰似的人物,总是独身一人,永远只是个匆匆过客,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猎鹰可不会买爱情或是道德的账。

    大卫已经显出老态。罗兰真希望自己是只年轻矫健的鹰。

    “嗨。”他柔声唤大卫,将手伸向系着猎鹰的横条。

    猎鹰踱到男孩的手臂上,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它并没有带头罩。男孩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干牛肉。大卫灵巧地从他手指间啄起肉干,一伸脖子肉干就消失了。

    男孩小心地抚摸着大卫。若这让柯特看到,他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柯特也不信男孩到了挑战他的时候。

    “我知道你今天会死去。”他继续抚摸,“我知道你今天会成为牺牲品,就像我们训练你时给你的那些小鸟一样。你记得吗?不记得?没关系。过了今天,我就是一只猎鹰,今后每年此时,我都会向长天放枪来祭奠你。”

    大卫沉默地站在他的臂膀上,没有眨眼,对它的生死毫不在意。

    “你老了。”男孩沉思了一会说,“也许你并不是我的朋友。就在一年前,你甚至都会啄出我的眼珠,而不会对这肉干感兴趣,对不对?那会让柯特大笑。但是,如果我们能够一起靠近……靠近那个戒心很重的人,近得让他来不及怀疑……那会是什么,大卫?年龄还是友谊?”

    大卫没有出声。

    男孩给鹰套上头罩,找到挂在横条末端的皮带系在鹰爪上。然后他们离开了谷仓。

    7

    大厅后面的院子其实不能算作真正的院子,只是条绿色的走廊,郁郁葱葱的灌木形成了它的四面墙。不知从何时起,成人仪式就一直在这里举行。甚至柯特和他的教练马克都不知道这一习俗可以追溯到何时,而马克就在这里,被一个过度兴奋的学徒刺死。许多男孩从东端走出去,这意味着他们成为了男人,而他们的教练总是从东端进来。院子的东部面对着大厅,面对着那个充满光亮、诱人的文明世界。但更多的男孩从西端进来,还从西端出去,遍体鳞伤,常常还鲜血淋淋,永远都无法被看作真正的男子汉。西端面对着的是农田和农田旁的棚屋;再往远处,是无人居住的森林;越过森林便是伽兰;而伽兰西边就是墨海呐沙漠。成为男人的孩子能够从黑暗中走出来,学会适应光明和责任。而失败的孩子只能后退,永远地后退。院子里的绿草地非常平整,就像游戏场地。院子长五十码,正中央是一小块除尽了草的土地,这里就是界线。

    通常,院子的边沿都会挤满挑战者紧张的亲戚和旁观者。一般人们对挑战的结果会有比较准确的预测——通常男孩们会在十八岁挑战他们的教练,迎来成人礼;那些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提出挑战的人往往沦为平庸的市井之徒,只靠些许地产维生,这些人没有胆量面对这样孤注一掷的挑战,在这里会失去一切的可能性吓得他们只能苟且偷生。而今天,院子里只有杰米·德卡力,库斯伯特·奥古德,阿兰·琼斯和托玛斯·惠特曼。他们挤在学徒入场的西端,张大着嘴,都吓坏了。

    “你的武器呢?傻小子!”库斯伯特声音嘶哑,他生气地说,“你忘了你的武器!”

    “我带了。”男孩回答。他有点好奇,想知道他疯狂的举动有没有传到主楼,传到他母亲——和马藤那里。他的父亲出去狩猎,几天内不会回来。这一点让他有些难过,因为他觉得在父亲那儿,即使不能得到准许,至少也能赢得理解。“柯特来了吗?”

    “柯特在这。”声音从院子的另一端传来,一身短打的柯特踏入他们的视线。一条厚实的皮带绑在他的前额,以防止汗水流入眼睛。他系着一条肮脏的腰带,试图保持上身挺直,手里抓着一根硬质木材做成的棍子,一端削得非常尖锐,另一端呈抹刀形,磨得很钝。按照规矩,他开始念应答祈文。在场的所有孩子,沿着他们父亲的血脉一直追溯到祖先艾尔德,人人都知道应答祈文,甚至从孩童时起就已用心背诵了每个字,以便某一天他们能抓住机会成为真正的男人。

    “你来这里的目的严肃吗,孩子?”

    “我为了严肃的目的而来。”

    “你来这里之前,是从你父亲家中被赶出来的?”

    “确实如此。”除非他战胜柯特,不然他回不了家。而如果他被打败,他将永远被放逐。

    “你来这里,带了你挑选的武器吗?”

    “我带了。”

    “你的武器是什么?”这是教练的优先权,他有调整战略的机会,不管学生用的是弹弓、弓箭,还是长矛,都不会让他措手不及。

    “我的武器是大卫。”

    柯特怔了一下。他非常吃惊,也许被弄糊涂了。这对罗兰有利。

    可能会有利。

    “那你准备好对付我了吗,孩子?”

    “准备好了。”

    “凭谁的名义?”

    “凭我父亲的名义。”

    “报上他的姓名。”

    “斯蒂文·德鄯,艾尔德的血脉。”

    “那就显一显身手吧。”

    柯特走入院子,木棍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手中。旁观的男孩们一阵唏嘘,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小领袖靠近柯特。

    我的武器是大卫,教练。

    柯特猜到罗兰的用意了吗?如果猜到,他完全懂了吗?如果他把罗兰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那罗兰就没有任何希望了。这全靠出其不意——当然也得看猎鹰能否尽力使出它的招数。当柯特拿着木棍朝罗兰劈头盖脑砸下来时,大卫会不会只慵懒地坐在他的手臂上,毫无扑腾几下的兴趣?或者,它会遗弃罗兰,振翅飞向自由的天空?

    他们越走越近,但尚未越过界线,男孩冷峻的手指解开猎鹰的头罩。它落在绿色的草地上,柯特止住脚步。他看到老斗士的目光落在大卫身上,瞪大的眼睛中充满诧异,但慢慢被会意的光芒取代。现在他明白了。

    “哦,你这个小傻瓜。”柯特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听到他这样跟自己说话,罗兰勃然大怒。

    “冲向他!”他大叫,朝大卫举起手臂。

    大卫飞起来,像一颗无声的褐色子弹,羽毛短硬的翅膀拍了一下,两下,三下,它扑到柯特脸上,鹰爪扑腾着,尖嘴啄下去。鲜红的血滴溅起来,飞扬在炙热的空气中。

    “啊!罗兰!”库斯伯特兴奋地狂叫着,“第一滴血!第一滴血,滴在我的胸脯上!”(注:在成人仪式的格斗中,有人洒第一滴血时,观众会这么喊。)他使劲敲打着自己的胸口,留下的淤青一周后都未褪去。

    柯特失去平衡,朝后踉跄了几步。他高举着木棍,毫无目的地挥打着。猎鹰只是模糊一团,羽毛被木棍形成的气流吹动着。

    同时,男孩一个箭步朝前冲去,他伸直了手臂,捏紧拳头。这是一次机会,很有可能是他仅有的一次机会。

    不过,柯特的反应实在太快。猎鹰已经挡住了他百分之九十的视线,但他又举起木棍,抹刀一端朝前。这时柯特残忍地做了惟一能扭转局势的决定。他的肱二头肌毫不留情地屈伸着,拿木棍朝着自己的脸拍打了三下。

    大卫落到地上,羽毛折断,身子都变了形。一只翅膀痛苦地狂拍着地面。猎鹰冰冷的眼睛盯着教练血流不止的脸,残忍的目光让人发寒;柯特的一只瞎眼从眼眶里突出来,毫无光芒。

    男孩结实地朝柯特的太阳穴踢了一脚。这应该能结束一切,但是没有。柯特的脸失去了生气,但只是一瞬间;很快他又猛冲起来,想抓住男孩的脚。

    罗兰急忙往后跳,但被自己的脚给绊倒了。他仰面摔在地上。他听到远处杰米惊恐的尖叫声。

    柯特随时都能朝他扑来,结束这场争斗。罗兰已经失去了他的优势,师徒俩都清楚。那一刻,他们互相对视着,教练低头看着他,左脸上仍血喷不止,瞎眼几乎睁不开了,只露出一条白缝。今晚,柯特去不了妓院狂欢了。

    有东西拼命地在啄男孩的手。是大卫,此时不管能够到什么,它都会盲目地撕咬。它的双翅都折断了,它仍然还活着已让人不可思议。

    男孩像拿石块一样一把抓起它,顾不上它尖利的喙从自己手腕上撕下一缕缕肉。当柯特像只展翅的雄鹰向他扑来时,男孩把猎鹰向上扔去。

    “大卫!猎物!”

    那时,柯特完全挡住了他面前的阳光,巨大的影子朝他砸下来。

    8

    猎鹰在他们俩之间扑腾,男孩感到有只长着老茧的拇指朝他眼眶戳来。他推开手指,同时伸出腿,用大腿骨挡住了柯特朝他大腿根部劈来的膝盖。他用手连续朝着柯特的脖子猛劈了三掌,感觉就像打在石头上。

    柯特痛苦地咕哝了一声。他的身体抽动了一下。罗兰模糊地看到有只手挣扎着去抓掉在地上的木棍,他一个屈体,伸脚把木棍踢得老远。大卫的一只爪子牢牢地抓住柯特的右耳,另一只无情地抓打着教练的脸颊,那儿顿时变得鲜血淋漓。热乎乎的血喷洒了男孩一脸,闻起来就像切断的铜块。

    柯特的拳头击中了猎鹰,打断了它的脊骨。又一拳,它的脖子断了,朝一个角度扭曲着。但鹰爪仍紧紧地抓着柯特不放。柯特的右耳已经不见了,只剩一个红色的窟窿通向柯特的头颅骨。第三拳柯特把猎鹰打飞了,终于扫清了面前的障碍。

    就在那一刻,罗兰伸直手掌对准教练的鼻梁,使尽全部力气劈了下去,打断了那根脆弱的骨头,鲜血喷涌。

    柯特出其不意地伸手抓住男孩的臀部,试图把他的裤子拉扯下来缚住他的双腿。罗兰打了个滚,挣脱了柯特。他看到柯特的木棍,一把抓起来,起身跪着。

    柯特也直起身子,跪在地上,他咧嘴笑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现在又回到界线的两侧面对着对方了,不过两人的位置已经互换,柯特此刻是在罗兰进场时的方位。老斗士的脸上满是鲜血。他的独眼拼命地挤着,想看个清楚。他的鼻子被打歪了,耷拉在一边。面颊被撕得血肉模糊,没被猎鹰扯下来的肉还挂在脸上。

    男孩举着教练的木棍,就像一个专业的棒球选手等待着投掷过来的皮棒球。

    柯特做了两个假动作,然后突然径直朝他奔来。

    罗兰早准备好了,丝毫没有被这最后一个花招蒙骗住,其实两人心里都明白这实在是拙劣的伎俩。木棍在空中滑出一条低平的弧线,正中柯特的头颅,发出沉闷的重击声。柯特应声倒下,他侧着身子看了看男孩,表情木讷,令人捉摸不透。一小口痰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不投降就是死路一条。”男孩说,觉得嘴里像是塞满了湿棉花。

    柯特笑了。他几乎神志不清了,也许接下去的一周,他会昏迷不醒,只得待在小屋里,靠人照顾了。但是此刻,他硬撑着,用尽了他无情无畏一生中的最后一点力量。他在罗兰的眼里看到他的需要,尽管隔了一层血帘,他还是能明白罗兰迫切的需要,需要他的肯定。

    “我投降,枪侠。我微笑着向你屈服。这一天,你让人们记住了你父亲和他的祖先们的面容。你创造了一个奇迹!”

    柯特的独眼闭上了。

    枪侠轻柔但坚定地摇了摇柯特。其他伙伴都聚到他们身边,他们的手颤抖着,想拍打他的背部,想把他拉起来拥抱他,但他们迟疑地缩回手,感觉到他们之间有一条新的鸿沟。但这种感觉并不奇怪,毕竟他和其他的男孩之间一直都存在着鸿沟。

    柯特的眼睛转了几下又睁开了。

    “钥匙,我的继承权,教练,我需要它。”枪侠迫切地说。

    他的继承权就是枪,还不像他父亲用的枪那么重——特意用檀木包的枪柄让它们特别沉——但枪,都是一样的。只有少数人才有权持枪。按照古老的规矩,他从现在起就得离开母亲的怀抱,到营房的拱顶下寻求庇护,带着他新的武器,镍钢做的沉重累赘的长管枪。在他的父亲成为真正的枪侠前,这种枪也伴随他度过了学徒期,而他的父亲现在已是统领——至少在名义上。

    “为何你的需要那样吓人?那样迫切?哎,我担心的就是这点。这么迫切的要求会让你变得愚蠢。然而你还是赢了。”柯特喃喃自语,仿佛在说着梦话。

    “钥匙!”

    “用猎鹰这主意真不错。不错的武器。你花了多长时间才把那畜生训练好啊?”

    “我从来没训练过大卫。我与它为友。钥匙!”

    “在我的皮带下,枪侠。”眼睛又合上了。

    枪侠将手伸到皮带下面,感到来自柯特肚子的压力,原先的肌肉现在都松弛下来。钥匙挂在一个铜圈上。他紧紧地捏在手心里,努力克制着自己疯狂的欲望,才没把钥匙高举起来,欢呼胜利。

    他站起来,这才转身招呼同伴,此时柯特的手摸索着朝他的脚伸来。枪侠害怕柯特给他最后一击,全身肌肉一下子都绷紧了。但是柯特只是抬头看着他,结着硬痂的手指招呼他。

    “我要去睡一会。”柯特平静地低语,“我要走过那条路。也许一直走到路尽头的开阔地。我不能再教你了,枪侠。你超过了我,比你父亲当年挑战我时还年轻两岁,你父亲当年已经是最年少的枪侠。但是,你还得听我一句劝告。”

    “什么?”他非常不耐烦。

    “将那个表情从你脸上抹去,傻小子。”

    这让他吃了一惊,但立即就按照柯特说的变了表情(当然,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他并不能看到自己表情的变化)。

    柯特点点头,轻声说了一个词:“等待。”

    “什么?”

    柯特十分费力地慢慢吐出几个字,这显得他好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强调着:“放手让这个字眼和这个神话先你而行。有人会死抱着它们不放。”他的目光掠过枪侠的肩头,“也许那些人都是傻瓜。让你的影子长出头发。让它变成黑色。”他的笑容非常怪异。“若有足够的时间,话语甚至会让巫师着魔。你懂我的意思吗,枪侠?”

    “我想,我明白。”

    “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教诲,你会牢记吗?”

    枪侠站直了身子,沉思的表情已经预示了他成人后的样子。他抬头看着天空。天色变深了,呈现紫色。白日的热气慢慢消散,西边传来几声闷雷,暴雨将至。天边,叉形的闪电戳刺着连绵山脉平静的侧影。再往远处,升起的是鲜血的喷泉,那里充满着疯狂。他觉得很疲惫,不仅仅是在肉体上。

    他低头看着柯特。“教练,今晚我会埋了我的猎鹰。晚些时候,我会到下城区,去告诉妓院里那些等着你的人你今天来不了。也许,我会给其中一两个些许安慰。”

    柯特痛苦地张开嘴,他笑了。然后,他闭上眼,睡着了。

    枪侠站起来,对他的同伴说:“找个担架来,把他抬回屋里。再找个护士。不,两个护士。行吗?”

    他们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仿佛都被施了魔咒无法醒来。他们盯着罗兰看,以为会看到他头上火焰形成的花冠,或他身上任何魔术般的变化。

    “两个护士。”枪侠重复道,对着他们笑了。他们也对罗兰微笑。但十分紧张。

    “你这该死的卖马的!”库斯伯特突然大叫出来,咧嘴笑着,“你没给我们留下一点肉,从骨头上都挑不出来!”

    “明天,世界也不会变得两样。”枪侠微笑着引用这句古老的格言。“阿兰,你这个黄油屁股!快走!”

    阿兰赶忙去找担架;托玛斯和杰米一起去大厅的医务室。

    枪侠和库斯伯特对视着。他们一直是最亲密的朋友——确切地说,就他们各自不同的个性而言,他们已经达到了他们可能达到的最亲密程度。伯特目光中掠过一丝沉思,枪侠想告诉他等一年或甚至是一年半后再挑战教练,不然他会被送往西方战场,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没说出口。他们一同经历过种种艰险,枪侠不敢贸然说出这样的话,他害怕自己脸上的任何表情都会被误认为是傲慢。我也开始学会谋划了,他想,有些不悦。他又想到马藤,想到他的母亲,这时他给了同伴一个狡猾的笑容。

    我要成为第一个,他第一次有这么明确的想法,其实以前也有过这个想法,但都被自己看成是痴心妄想。我就是第一个。

    “我们走吧。”他提议。

    “非常荣幸,枪侠!”库斯伯特有些调侃地说。

    他们离开了围满灌木的院子,从东端走出去;托玛斯和杰米已经带着护士回来了。她们穿着胸前有一抹红色的白色纱罗长裙,看上去像鬼魂似的。

    “要我帮你一起埋猎鹰吗?”库斯伯特关切地问。

    “好,那太好了。伯特。”

    然后,夜幕降临,同时暴风雨开始袭击;震耳欲聋的雷声卷过天空,闪电带着蓝色的火焰冲洗了下城区弯曲的街道;被拴在围栏旁的马匹都低垂着头,小股水流沿着它们的尾巴流下来。那时,枪侠正和一个女人睡在一起。

    一切进行得很快,枪侠感觉很好。然后他们并排躺着,没有说话。外面下起了冰雹,砸得屋顶窗户砰砰作响,但一阵就过去了。楼下,其他屋子里有人在用繁音拍子弹奏《嗨,裘德》。枪侠陷入了沉思。音乐声停止了,屋里非常安静,只有冰雹拍打玻璃的声音,就在他快睡着那一刻,他第一次想到也许他会是最后一个枪侠。

    9

    枪侠并没有对杰克交待所有的细节,但也许男孩自己差不多能拼凑出整幅画面。枪侠早就意识到这个男孩感觉极其敏锐,他和阿兰非常相像。枪侠记得阿兰擅长体察别人的感觉,会和别人有心灵感应,他们那时都说他有点灵气。

    “你睡着了?”枪侠问。

    “没有。”

    “我告诉你的,你都懂吗?”

    “懂吗?”男孩故作吃惊地嘲讽道,“懂吗?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没。”枪侠有些不悦。他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成人仪式,因为他对那次挑战心里还存有疙瘩。当然,猎鹰是完全没有争议的武器,但毕竟这算是耍手段,而且是种背叛,是他许多背叛中的第一次。告诉我——我真的能把这个男孩扔到黑衣人手里吗?

    “好吧。我懂。”男孩最后说,“那是场游戏,对不对?成人是不是一直得玩游戏?每件事都不得不成为另一种游戏的借口?有没有男人是真正地成人了,而不只是从年龄上看是长大了?”

    “你并不理解每件事。”枪侠说,努力克制着他慢慢升起的怒火,“你还只是个孩子。”

    “当然。不过我知道我对你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呢?”枪侠问,声音绷得很紧。

    “打牌时的筹码。”

    这让枪侠恨不得拿起块石头砸烂男孩的脑袋。但他只是平静地说:“去睡吧。孩子需要睡眠。”

    他耳边突然响起马藤的声音:出去,用你的手去。

    他僵直地坐在黑暗中,想到事后可能会深深地痛恨自己,他感到厌恶和畏惧。(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10

    他们醒来后继续赶路,铁轨的走向有些变化,他们离地下河越来越近,在那里他们遭遇了缓慢变异种。

    杰克看到第一只缓型突变异种时,吓得大声尖叫。

    枪侠专注地摇车时,视线始终注视着前方,杰克的尖叫让他朝右边瞥了一眼。车的下方,有个腐烂的磷火般的绿色物体,枪侠可以感觉到它微弱的脉搏。好长时间以来,他的嗅觉第一次开始有感觉——他闻到些臭味,湿湿的。

    他看到的绿色物体其实是张脸——如果仁慈些,那勉强可以被称为脸。扁平的鼻子上方是昆虫的节肢似的眼睛,毫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枪侠感到五脏六腑一阵涌动,连私密部位都在怵颤。他摇把手的节奏微微放快了些。

    发出绿光的脸消失了。

    “见鬼了,那是什么?”男孩问,朝枪侠靠近了些。“那是——”话语卡在了喉咙里头,因为这时他们从三个微微泛绿光的身影旁经过,它们就在铁轨和看不见的水流之间,毫无反应地望着他们。

    “它们是缓型突变异种。”枪侠解释道,“我看它们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也许它们被我们吓呆了,就像我们被——”

    正在说话间,一个身影动起来,拖着脚步朝他们走来。那张脸看上去就像个饿坏了的白痴。赤裸的身体就像棵树,所有的枝条和触须都绞拧在一块,形成无数个节瘤。

    男孩又发出尖叫,像只受惊的小狗那样抱住枪侠的腿。

    那东西一只触角似的手臂伸过来,在手摇车的平板上乱抓。它散发出阴湿黑暗的气味。枪侠放了把手,拔出枪。一颗子弹穿过了那张白痴脸的前额。它跌落在铁道上,身上沼泽磷火的光芒慢慢暗淡,就像被乌云吞食的月亮。枪弹发出的火光与他们久已习惯的黑暗对比如此鲜明,亮光似乎都刻映在了视网膜上,久久没有褪去。飘散开来的火药味火热、粗野,与这片被埋葬的黑暗显得格格不入。

    又出现些身影,数量更多。它们并没有明显的向小车发起攻击的势头,但这群丑陋的家伙好奇地伸长了头颈,无声地将铁轨包围起来。

    “看样子你得帮我摇车了。”枪侠说,“你行吗?”

    “可以。”

    “那就做好准备。”

    男孩紧贴在他身边,摆好了姿势。只有当这些变异物从身边经过时,男孩才从眼角瞥到它们,他并不左顾右盼,不想有意地找寻绿色的身影。小男孩心里的恐惧被放大膨胀,但他的本我仿佛设法从他的毛孔里钻了出来形成了一层保护膜。枪侠暗自思忖,这男孩有那种灵气倒也不是不可能。

    枪侠保持摇车的节奏,并不想加快速度。他知道,那会让变异物们察觉到他们心中的恐惧,但他怀疑即使察觉到他们的恐惧,那些变异物也并不见得就会袭击他们。毕竟,他和杰克是光明世界的产物,是完整健康的造物。它们肯定恨死我们了,他猜,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对黑衣人充满了同样的憎恨。也许不是,或许他经过这里时就像一道黑影飞过,根本没让它们察觉。

    听到男孩的喉咙底发出哽咽的声音,枪侠几乎很随意地转过头。四个变异物正踉跄着朝他们冲来,其中一个正想方设法要抓住车子。

    枪侠放开小车的把手,以同样的梦幻般随意的动作拔枪射击。他击中了领头的变异物,子弹射在它头上。变异物发出哭泣似的哀叹声,开始咧嘴大笑。它的手软绵无力,像条鱼;手指合不到一起,就像在干裂的土地中埋了很久的手套。另一个变异物死尸般的手触到男孩的脚,开始拖他。

    男孩的尖叫在石英壁形成的黑暗子宫中回响。

    枪侠打中了变异物的胸膛。它也咧开嘴大笑,垂涎黏液沿嘴角流淌。杰克已经滑到了车的边沿。枪侠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但自己也几乎失去了平衡。他没有想到变异物如此强壮。枪侠朝紧拉不放的变异物头上开了一枪。变异物的一只眼睛失去了光芒就像是蜡烛被吹灭了。但是它的手仍未放松。他俩无声地拉扯争夺起杰克扭动的身躯。这些变异物使劲地拽着杰克,就好像他是一块如愿骨(注:西方的迷信说法,两人同扯此骨,扯到长的一段的人可以有求必应。)。它们的愿望毫无疑问就是一顿美餐。

    手摇车速度慢下来。其他变异物形成的包围圈越缩越紧——有的一瘸一拐,有的也许失明了。大概,它们都在找寻耶稣,希望他能带来救赎,能将这些痛苦的生命从黑暗中拯救出去。

    这是男孩的末日,枪侠无比冷静地对自己说。这就是黑衣人所说的末日。放了他的手,继续摇车,不然拉着他,我也会被埋在这里。男孩的末日。

    他猛地拽了杰克一把,朝变异物的腹部开了一枪。在那令人窒息的瞬间,变异物的手攥得更紧,杰克又开始朝边缘滑去。这时,变异物那像裹着泥般的手指松了开来,它仰面摔倒,仍然咧嘴笑着,被减速的车抛在身后。

    “我以为你会放开我的手。”男孩开始抽泣,“我以为……我以为……”

    “抓住我的皮带。”枪侠说,“使出你的力气抓紧了。”

    杰克的手穿过枪侠的皮带,牢牢地抓住;他停止了哭泣,但身子仍不自主地抽动着。

    枪侠恢复了摇车的节奏,小车的速度开始加快。变异物被甩下一点距离,它们呆呆地看着小车走远,从它们的面目中几乎辨别不出人类的痕迹(或许它们本来就不是人类),这些脸发出的微弱磷光就像是在强大压力之下的深海鱼的光芒;这些脸上没有愤怒,没有憎恨,只有如弱智般半清醒的惋惜。

    “它们散开了。”枪侠松了口气。他的小腹和私密处绷紧的肌肉也放松了一些。“它们——”

    有几个变异物搬了石块放在铁道中央。道路被封死了。要扫清障碍恐怕不难,一分钟就应该能解决,但他们得停下来。必须有一个人得下车搬开石块。男孩哀叫了一声,抓紧了枪侠的皮带。枪侠放开把手,手摇车无声地滑向石块。小车轰的一声停住了。

    变异物们又围上来,几乎是气定神闲的,仿佛它们只是碰巧途经此地,在梦幻般的黑暗中迷失了方向,碰到小车上有人,便想借问个路。一个该死的古老岩壁底下的街角集会。

    “它们会捉住我们吗?”男孩镇静地问。

    “不会活捉的。安静一下。”

    他环视着周围的石块。当然,这些变异物明显不够强壮,它们根本搬不动这些巨石来挡住他们的道路。只可能是些小石块,只会刚够让他们停下车,让有人——“下车。”枪侠以命令的口吻说,“你必须得搬开石头。我会掩护你。”

    “不。求你了。”男孩小声说。

    “我不能给你把枪,我也不可能边搬石块边开枪。你必须得下车。”

    杰克的眼珠疯狂地转动着;那一刻,随着他想法的变化,他的身体也抖动着。然后他跳下车,捡起石块朝左右扔,他头也不抬,速度极快。

    枪侠拔出枪,观察等待着。

    两个变异物鬼鬼祟祟地徘徊着,靠近男孩,伸出生面团似的手臂去拉杰克。枪侠扣动扳机,一道红白色的强光打破黑暗,也刺痛了枪侠的眼睛。杰克尖叫着,继续扔着石块。枪侠眼前光影跳跃着,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有影子和强光留下的余像。

    一个变异物,磷光弱得几乎看不到,它如同夜魔(注:西方文化中,夜魔是鬼一样的怪物,经常惊吓孩子。)一般突然伸出橡胶似的手臂抓住了杰克。它的眼睛大得几乎占去了半个头颅,不停地转着。流出黏液。

    杰克又开始尖叫,扔下石块,转身挣扎。

    枪侠朝声音开枪了,根本没有时间担心他的视觉可能会辜负他的双手;两个头只有几英寸的距离。倒下的是变异物。

    杰克疯狂地扔着石块。变异物围成圈,慢慢靠近,再往前靠近一点就会触手可及。它们身后不断有同伙赶上来,数目不断增加。

    “好吧。上来。快!”枪侠对杰克喊。

    男孩刚挪动脚步,变异物就冲上来了。杰克跑到车边,挣扎着往上爬;枪侠已经开始摇车,车往前跑动。双枪已经插回了枪套。他们必须赶快前进。这是他们惟一的机会。

    可怕的手拍打着小车表面的金属。男孩现在两只手都攥着枪侠的皮带,他将脸紧紧地贴在枪侠的背上。

    一群变异物跑到铁轨上,它们脸上还是那种毫无思想、随意而期待的表情。枪侠感到自己的肾上腺素急速升高;小车沿着轨道飞一般冲进黑暗中。他们以全速撞飞了四五个可怜的家伙。它们就像腐烂的香蕉被人从柄上打掉那样飞出去。

    一个又一个不停地飞入无声的黑暗中。

    漫长的沉寂后,男孩抬起了脸,感受着车速形成的风。他仍心有余悸,但忍不住想了解现在的状况。枪弹的火光仍在他眼前晃动。他什么都看不见,除了周围的黑暗;什么声音也没有,除了水流潺潺。

    “它们不在了。”男孩说,突然害怕在黑暗中轨道就那么到了尽头,害怕那时他们被迫跳下车,跳入嶙峋乱石中摔伤。他坐过汽车;有一次他父亲在新泽西州高速公路上车速达到九十英里,被警察拦了下来,警察假装没看到父亲夹在驾照中的二十美元,给了他一张罚单。但是男孩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坐车经历,耳边是狂风,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前后潜存的危险让他心慌,水流的声音就像一个人的笑声——黑衣人的笑声。枪侠的手臂就像发疯了的人类工厂里的活塞。

    “它们走了。”男孩小心地说,话还没到嘴边就让风给卷走了,“你可以慢下来了。我们把它们甩远了。”

    但是枪侠没有听到。他们疾驰着驶入前方未知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