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心碎你好 > 正文 > 第201-210节
第201-210节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201

    在情感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暴,要是知道每一个陌生人内心深处对生活的感受,定会叫人百感交集,听秦筝说话,叫我感到时空错位,她好像是一种活化石,人在现在,情感方式却不随时间而转变,她用怀旧的口吻向我谈起一种献身的快乐,“现在有谁还懂得这种快乐?”

    “哎,都商品社会了,献什么身呀,在物质上好行了,感情跟着物质走,就会有安全感。”

    “安全感没用,我去年和我老公离婚了,就是因为安全感太强了。”

    我们说起她老公,我也认识,是她所在班的班长,共认的老好人。

    “是,那个人,人人都说他是好人,他确实好,可是令我讨厌,他好得味同嚼蜡,只要他一张嘴,我就知道我不会原谅他,在他面前,我从来没有激动过,也不可能与他有什么争执,我对他点头说是的时候,就是觉得就这件事没什么必要再说下去,后来我发现,我总是对他说是,后来我离开了他,他很伤感,很久以后,还对别人说我温柔善良,真愚蠢!我怎么能算得上是温柔善良?我只是冷漠地对待他罢了,而且,我一点也不同情他,更不自责,我不认为我错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爱过,我了解那感觉,我认为爱过的人是幸运的,但也因此会毁了以后,毁了那些没有爱情的日子,就像你吃了一段时间的美味,而再次长期面对难吃的食品,你会如何呢?无非是缺乏热情罢了。”

    202

    真诚的女人对感情所抱的幻想总是叫人同情,从秦筝身上,我似乎竟能看到袁晓晨的未来,当岁月把姑娘们的爱情及希望带走以后,她们还拥有什么呢?

    当一个作家,经常有机会客串一个听众的角色,太多的人与事从心头掠过,叫你简直就不知该说什么,特别是一想到正是这些故事,才构成了某些人的人生,你就不会轻视这些故事了,我听着秦筝说着她的事情,尽量不使她把话题拉到我们之间,这样我就始终能当一个旁观者,从而轻松一些。

    我不时插一句嘴:“我知道。我觉得回忆过去可能有时会叫人感到忧伤。”

    “是的。但忧伤也是需要有点热情的,我觉得我已很久没有忧伤过了。”她笑了笑,那笑容在我眼里是那么迷人,尽管她话里话外充满了对感情生活十分缺乏的抱怨。

    与我的现实相对比,真叫人觉得,无论有情还是无情的人生,其滋味都不太好。

    我们尽顾着说话,牛排也没怎么吃,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个多小时,可气的是,就在这时,我看到袁晓晨和四五个年轻的商务人员走了进来,她看见我,眉毛一挑,片刻,毫不犹豫地在我们这一桌边上停住了:“介绍一下,这些是我的同事,这位是我男朋友,这位是——”她目光落到秦筝脸上。

    “这是我大学同学,秦筝。”

    “我们去那边吃。”袁晓晨干巴巴地说。

    “我们刚好吃完。”秦筝说。

    “我跟你说句话。”袁晓晨对我说,然后冲秦筝点点头,做出一副很有礼貌的笑容。

    我站起来,跟着她往前走了几步,她的同事就在她身后探头探脑,品头品足,袁晓晨凑近我耳边,小声说:“比我们公司还讲排场啊——照你这个速度,我看养老院那帮老太太都来得及,一个都拉不下。”说罢,狠狠在我脚上跺了一下,转身离去。

    203

    我回过身,走回秦筝身边,她已叫来侍者,付了账单,我们一起出来,她显出担忧的神情,漂亮的门在我们背后关上了,似乎把我们的谈话也一起关在里面,我们的前面是一条宽阔而喧闹的大街,她的后背挺得笔直,走路的姿势也变得紧张起来,不像刚才那么松弛,就像一个演员从后台走上舞台一样。

    我们一起走到饭馆前面的停车场边,她说:“我的车在那一边,你回去陪你女朋友吧,她好像有点不高兴。”

    我说:“没事儿的,她就那样。估计是她们公司的客饭,我也掺合不进去,我也走了,车在那边。”

    她点点头,我们彼此对视一眼,知道再也无话可说,可我还是说一声“再见”。

    秦筝走了,我感到她的背影像一个牢靠优质的机器零件。

    我站在车边,心里直说倒霉,怎么那么大一个北京,那么多饭馆,竟能叫袁晓晨撞见呢?

    204

    刚发动汽车,我就接到大庆的电话,说与一帮朋友在幸福花园酒吧里聚着,问过不过去坐坐,我便茫然地把车开到那里,一进门就感受到一片酒酣耳热的热闹气氛,在这里,诸多生活里的不快与压抑,就随着酒精释放出来,往人堆儿里一坐,心情就会放松,一种爱谁谁的混账豪情就会凭空而起,这是我爱呆的地方,没有生意,没有男人女人,有的只是朋友,哥们儿和姐们儿,以及酒后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也许这是北京惟一自由的地方。

    隔着桌子,一对酒友在震耳的音乐声中,喝几口酒便学着美国电影,一方出奇不意地指着另一方大喝一声:“你完蛋了!”似乎经他一指,对方真的就完蛋了一样。

    好笑的是,另一方总是不屈不挠然而也是没完没了地回答:“我没完!”

    随后,众人便给予一阵例行公事似的大笑。这个笑话使用了半个小时,他们仍不觉得无聊,真是比无聊还无聊。

    事实上,他们俩谁也没完,倒是周围人快被他们吵得完蛋了。

    一位喝得烂醉的青年作家一把搂住我:“哎,我跟你说啊,最近哥们儿特崩溃。”

    “怎么啦?”我随口问道。

    “我媳妇叫人给办了。”

    “那又怎么啦?你不是平时也没闲着吗?”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我最好一哥们儿干的。”

    “那又怎么啦?这跟让陌生人办有什么区别吗?”

    “可哥们儿不知为什么就受不了这个,觉得特郁闷。”

    “没看出来,你丫占有欲还挺强的。”

    “是。是。是。是。”他不住地点头。

    “那怎么办?”

    “我也没办法——哥们儿还是哥们儿,媳妇还是媳妇,你说是不是?”

    我点点头。

    “哥们儿最近一直特崩溃,特崩溃。”他喃喃自语道。

    对面有人哄着跟他干杯,他站起来一口气给干了,我趁机站起来,坐到别处。

    我坐到一位女作家兼诗人身边,她上身穿一件开口很低的T恤,没带胸罩,Rx房几乎一览无余地露在外面,她长得又黑又瘦,尖嘴猴腮,酒后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我一言不发地伸着脖子盯着她的胸部看,看得我直眼晕,再看下去,估计我的眼球恐怕会努出来,掉进她的乳沟,再从她的裤腿儿里滚出来。

    女作家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嘿,人渣。”

    我点点头,她问我对她新出的小说的意见,我一听来了精神,问她:“你平时乱搞完洗不洗澡?”

    她瞪大眼睛,惊奇地说:“你问这干嘛?”

    “问问又怎么了啦?”

    “这还用说。”

    “到底洗不洗?”

    “废话!当然洗啦。”

    “那么劳驾,请你也在小说里添上这一笔行吗,又不费几个字儿?”

    这句刻薄话说完,不出所料,女作家不理我了,她本来挺活跃,眨眼间便叫我给灭没声儿了,我反正就图一嘴上痛快,至于礼貌什么的,管它呢。

    一位女诗人感叹现在的姑娘太物质,为了钱,十六七岁就不是处女了,总之是不纯洁。

    我随口想反驳——“为什么说处女纯洁?你非这么说,我还觉得没得过盲肠炎的盲肠更纯洁呢!纯洁之处,也不过就是指二者都拥有一个没被使用过的人体器官而已。”

    话到嘴边,又觉加入这种抬杠没意思,就咽下肚去。

    我回头望向一位编辑,他的头发上面全黑,下面全白,顶上干脆全秃,他不与别人说话,只是一味喝酒,也不知有什么心事儿,酒后目光狠巴巴的,似乎再使点劲就能使五米以内的一切物质全部碎裂。

    我走到台球案子边,坐上去,放眼望去,大家都在那里大声喧哗,痛饮啤酒,我心乱如麻,跟大家一起痛饮可口可乐,听着不着边际的酒后之言,直到膀胱像一颗将被引爆的倒计时的水雷,才突然起身跑到洗手间小便一次。

    夏夜漫长而令人郁闷。

    205

    半夜,我回到家,袁晓晨已经睡下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愣,我知道,喝了太多的饮料,就是睡下也得不停地起来小便,索性就在客厅里呆着吧。

    我从沙发里起来,走到书房的书架上,挑了几本世界名著,走回到饭桌边,借着头

    顶上的灯光,把一本本世界名著翻了又翻,对于故事,我看个大概,以便以后与别人谈起时能略知一二,而对于里面的黄色描写,我一字不漏,细读三遍。正看得津津有味,卧室里传出声响,接着,一丝不挂的袁晓晨走了出来,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抓着头发,就站在我面前。

    我冲她点点头,她问我:“几点了?”

    “三点多吧。”

    她点点头,走向厨房,一会儿,从里面抱出半个西瓜来,坐在我对面,用勺子一口一口吃。

    我低着头接着看书。

    “在外面疯得来劲吗?”她没话找话,心虚地问我。

    “还行吧。”我说。

    袁晓晨吃了一会儿,讨好地把一勺西瓜送到我嘴边,我吃了下去,接着,她又一勺接一勺地喂我,“都摆冰箱里三天了,再不吃就坏了。”

    我放下书,看着她:“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

    “噢。”我重新拿起书来看。

    她伸手抓住我的书,轻轻地从我手里抽,直到全抽出来,又轻轻地放在一边。

    “想说什么明说,别吞吞吐吐的。”我说。

    “你想问我什么就明问,用不着含在嘴里反复咀嚼。”

    “我没什么想问的。”

    话音未落,袁晓晨“噌”地站了起来:“我早就知道,你对我就是无所谓!”

    我再次拿起书,她一把抢过来,扔回桌上:“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

    “我怎么样你都无所谓,是不是?”

    我把目光转向别处,不看她。

    “回答我!”她大叫起来。

    “你怎么了?”我问。

    “我挺好的。”

    “那有什么可说的?”

    “有!”

    “说来听听?”

    “你今天晚上找谁去了?”

    “朋友。”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男女都有。”

    “是单找的,还是混一块儿找的?”

    “混一块儿找的。”

    “我那天晚上就是下楼跟我们经理说点事儿,你跑什么跑?”

    “我怕影响你们,行了吧?”

    “你把门钥匙带走了,叫我去哪儿?”

    “你们俩一起把我锁车外面了,叫我去哪儿?”

    “你严肃点,不许油嘴滑舌。”

    “我靠!我怎么不严肃了?你才油嘴滑舌——深更半夜的,穿那么一点儿,就在我眼皮底下幽会经理——这严肃吗?”

    “那也比你约会老太太严肃。”

    “那当然了。”

    “哟,我问你,你夜不归宿多少次,数得出来吗?我再问你,你和姚晶晶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真的?”她忽然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怎么了?”

    “我猜也没什么事,最近你们俩一个电话都没打过,和王芸的联系也断了,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的?”

    “我花几块钱,就能把你所有电话的明细单子打出来。”

    “你够有本事的。”

    “废话,我小白领当那么多年白当的?”

    “我回头也把你电话明细单子打出来看看。”

    “不用你打,我自己给你打出来,你查查看,我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

    “你跟你的老上级兼前男友的关系是不是男女关系?”

    “哟,真看不出来,醋劲儿那么大,是不是跟你的身高成正比啊?”她更来劲了,“我就知道你受不了,我就是想叫你尝尝嫉妒的滋味!”

    “你是不是尝过,觉得味道不错,所以推荐给我?还是杂志上学的?”

    “我还不至于那么没水平!”

    “噢,知道了。可以继续看书了吗?”我迅速接口道。

    “不行!过来,你过来!”她冲我招手。

    “干嘛呀?”

    “结束我守活寡的日子呗!”她扭动了几下腰身走向卧室,还闪了一下肩膀,回过头来对我做了一个媚眼,样子又滑稽又可爱。

    206

    然而我知道这些乍冷乍热全是装出来的,内心深处的怀疑令她无法解脱,在床上,一切都暴露无疑,我们开始做爱,一忽而,我觉得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对我充满柔情蜜意,于是我的动作也更好一些,但她同时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动作开始机械僵硬,一副事不关己、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地完成了,她以一种无法掩饰的失望迅速起身,冲进洗手间,我听到水声大作,且时间很长,空调里的冷风吹得我后背发僵,我不知她在洗手间里干了些什么,总之,我希望她不要与我呕气,水声停了,她回来了,几乎是飞身从我面前越过,身上还带着水珠儿,一看便知没有仔细擦洗,她跳进被子里,背向我,用被子把自己深深裹住,然后就一动不动。

    “搞起自我保护来啦——学我!”我推了她一下,逗她。

    她就像是木头一样,仍旧一动不动。

    “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要不再来一次?”

    她很快地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行呀行呀,你来呀!”

    说着话,把被子一下子掀到地上,双腿分开,两手一摊,眼睛一闭:“快点!说话算话!”

    不知为什么,她的动作激起了我的性欲,我们又开始了,这一次,像是搏斗,激烈而紧张,中间我吻了她,不料她深深地回吻我,眼泪也流了出来,淌了我一脸,那是委屈的泪水。

    “你怎么了?”

    她变本加厉,失声痛哭。

    “到底怎么了?”我直起身问她。

    “别停别停,快点快点,少废话!”她哭着催促我,并且,哭得更厉害了。

    我继续,她强烈地反应着我,比我给她的更多,后来,她索性翻到上面,动作快得令我吃惊,片刻,她靠自己完成了。

    “你怎么了?”她刚一停住我便问她。

    她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不说话,只把脸扭向一旁。

    我直了直身体,想让她下去,她没有动,我只好拉过一个枕头垫在脑后:“到底有什么事儿吧?”

    少顷,她像是刚刚听到我说话一样回过神儿来,看了看我:“你那一半还没完呢。”

    “我无所谓。”

    “那好。”她一闪身便跳下床去,不久,洗手间里又传来水声。

    我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207

    我抽到第三支烟她才出来,我不知跟她说什么,起身去洗手间洗澡,回来后见她似乎作沉睡状,于是关了灯,把被子拉到身上,我的腿刚一触到她的腿,她便哆嗦了一下,然后是黑暗及寂静,我叹了口气,翻身睡去,此刻,耳边突然传来她的声音:“除了操我以外,你觉得咱们俩之间还有什么?”

    我屏住呼吸,不回答她的问题。

    “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

    我仍旧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翻过身来,抱住我:“可是我爱你,受不了你操别人,带着避孕套也不行,我只想你操我,什么时候操都可以,难道我真的不能满足你吗?”

    我吻她,再吻她。

    “前天,我喝了好多酒,跟我的前男友上了床,我觉得一点意思没有,还没开始就想结束。可是我想到你,想到你背着我找王芸、找姚晶晶、找我不知名字的姑娘,我把自己想像成你,我觉得一点也不快乐,你呢?”

    “我不想说这件事。”

    “现在也没别人,你说说,我想听。”

    “说什么?”

    “女人之间有何不同?她们真的比我好吗?”

    “别说这一类问题,没什么意思,不管我说什么,咱们都会争吵。”

    “我觉得她们全是假高xdx潮!”

    “可能吧。”

    “我是真的,刚才就三次,每一次都是真的,即使我恨你的时候,也是真的。”

    “祝贺你。”

    “别跟我开玩笑,我说正经的呢。”

    “那我说什么?”

    “你对我还有性欲吗?”

    “有。”

    “还能持续多久?”

    “坏问题!不回答!”

    “说!”

    “很久。”

    “你爱我吗?”

    “爱。”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操别人?”

    “我——”

    “别骗我,我知道,你操了,绝不会少于三次。”

    “不止三次。”

    她骤然转过身,用后背狠狠地撞了我一下,两下,三下。

    我一动不动。

    “你真恶心!”说罢,在黑暗里扭头向我脸上吐吐沫,不过都吐在枕头上了。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候的约定吗?”我在黑暗中问。

    “记得,记得,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能再遵守下去了。我心里难受。”

    “那好吧。”

    “什么好吧?是不是想分手了?”她警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没有。”

    “是不是想叫我给你点空间什么的——这些话我都对我以前的男朋友说过。”

    “算了吧,别说了。”

    “你不爱我。”

    我没回嘴,免得又引发争吵。

    “我爱你,你不爱我,因为我只想操你,你还想操别人,就这么简单,没什么可说的。”过了一会儿,她干脆地总结道。

    208

    天亮了,她沉沉睡去。

    我试着凑近她,搂住她,用我的前胸贴住她的后背,与她一起睡去,我们贴得那么紧,但我却觉得无论如何,不像以前那样紧了。

    209

    深夜的打闹令我失眠,令我感到忧伤,就像在冰冷的冬夜,一丝夜寒钻进被子里一样,我听着她的呼吸,我知道她已睡去,在我旁边,就我们俩,孤零零地,一个睡去,一个未睡,然而窗外却是夏天的早晨,我瞪着眼,窗帘上的阳光被晃动的树枝搅乱了,就像我的生活,淡淡的,却不能说是没有滋味的,那是一种中年人的苦涩,我认为我已开始了下坡路,正从顶点悄悄滑落,我仍不时回过头去,对着意犹未尽的青春频频回顾,我一再地感到,那已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将是一种安稳的生活,我的收入会提高,我会恰当做人,对亲人尽责,但却不再有激情了,即使偶然会有,也会被我像掩饰一种不正当行为一样掩饰过去,也许这样最好,对我好,对别人也好。

    忽然,我又记起我们最初见面的那一天,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回答,我不告诉你。从这句话中,我知道她喜欢我,所以努力讨我喜欢,我希望,在我之后,她还有机会对别的男人说这同一句话,而不是有礼貌地说出她的名字,而一旦她对别人笑着说“我不告诉你”时,那就表示她又要恋爱了,她喜欢恋爱,像别的姑娘一样喜欢,我认为,在恋爱中,她找到自己最可爱的一面,她自己更喜爱那一面,因为那一面能给她带来美好的感受,比平淡的梦还要有趣,像言情小说一样浪漫,凭着这种浪漫,她可悄悄而快乐地享受自己的青春。

    210

    我推推她,对她悄声说:“我们结婚吧,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我不再想冒充年轻人了,我不去瞎尝试了。”

    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她睡着了,没有听见。

    我把这番话在心里对自己又说了一遍,再说一遍,我希望自己能够坚定起来,说到做到。

    事实上,这番话叫我感到悲凉,我知道,再过个一二十年,接下来的话便是:“我老了,没什么用了,我快死了,没什么办法,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