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1~52节



更新日期:2022-01-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艾米:尘埃腾飞(51)

  滕夫人一口一个“骚”字,听得陈霭毛骨悚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滕夫人放着“叫床”这个既简单又明白而且不那么难听的词不用,却要“骚”来“骚”去,说得又难听又不好懂,还极大地损坏了说话人的形象。莫非滕夫人不知道“叫床”这个词?

  她想不起自己是从哪里听说“叫床”这个词的了,但一想到这个词,她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就是小杜的身影,仿佛看见小杜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嗲声嗲气地叫着床,而滕教授正伏在上面忙活。

  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听到别人讲起这种事,她都是比那些犯事的人还羞愧还无地自容的,现在居然还在心里过电影一样过那些恶心的场面,看来美国真是一个黑色染缸。

  她在心里痛骂自己“下作!”,但她眼前仍然有滕教授光着身子伏在小杜身上劳作,屁股一耸一耸的画面。真是出了鬼!这是她最恶心的镜头,别说在自己脑子里过,连看电影的时候看到类似镜头,她都会掉过头去。幸好她看过的电影电视里面,很少有这种光着屁股一耸一耸的镜头,都是拥抱接吻占大头,一般吻到快要一耸一耸的时候,镜头就转到完事之后的温馨画面去了,最不济也会让人物身上盖点什么再耸。

  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两种女人,一种叫得出,一种叫不出的话,那小杜就属于那种一碰就叫得风生水起的一类,而她就属于那种打死都叫不出来的一类。这不是年龄问题,而是性格问题。小杜也不比她小多少,大家都是一个年龄段的,过了三十奔四十了,但人家小杜就可以活得像是比她小一个年龄段一样,说话穿衣都往二十那一拨靠,跟三十这一拨撇得清清的,恨不得管四十那一拨的叫奶奶,好像这样就能把自己显小一样。

  她从自身的体验和感受得出结论:叫床不是生理需要,而是心理需要,因为她腾飞那么高的时候,也没叫过,难道小杜大白天偷情,慌慌张张,又有油耗子拖后腿,还能比她一人单飞时腾得更高?她感觉她的腾飞已经到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如果飞得更高,肯定是死路一条了,如果她能做到不叫,那么人人都能做到不叫,那些叫的人不过是发嗲而已。

  她突然想到,是不是滕教授有什么特异功能,能让女人腾飞到不得不叫的地步?想到这一点,她有点愤愤不平,小杜为滕教授做过什么?为什么滕教授偏偏喜欢小杜?为什么世界上总是小杜这种女人更得男人宠爱,而那些勤劳善良的正派女人却只能做佣人或者遭抛弃?

  她很想知道下文,追问道:“那你没—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滕夫人说:“怎么没进去看呢?我当时就气得火冒三丈,一把推开门—”

  “那女的—到底是谁?”

  “我哪里好意思仔细看是谁?”

  “你连是谁都—没看清?”

  “就晃了一眼,可能是日本人吧—”

  “日本人?”这可是陈霭没想到的,不过日本人似乎比小杜更让她容易接受一些。

  “我猜的,是个旧电视,很小,看不清楚—”

  陈霭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在看录像?我还以为—”

  “看录像怎么了?骨头都在敲棺材板了,还看这种东西,老不正经—”

  “你在说谁呀?”

  “说那个老不死的—”

  “滕—教授的爸爸?”

  “不是他还能是谁?那个老不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带坏了自己的儿子不说,现在又想把孙子也带坏—”

  陈霭听说是滕父在看黄带,而不是滕教授在上演真人秀,心情顿时大好,恶心尽管恶心,但那只是出于一种公愤,主要是想到滕家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而美国学校下午两三点就放学了,如果滕父白天在家里看黄带,还把声音放那么响,要是被两个孩子看见,那像什么话?不怪滕夫人生气。

  她帮腔说:“家里有孩子,这样是不太好—”

  “家里养着这么一个混账爷爷,我两个孩子能有个好?”

  “那怎么办?”

  “怎么办?简单得很,毁了那盘黄带—”

  “那—滕伯伯没—发脾气?”

  “他还敢发脾气?他一看到我进去就从书房溜走了—”

  陈霭不解:“他怎么要—跑到书房—去看呢?”

  “就书房里有个放像机嘛。”

  “他不怕被他儿子撞见了会—骂他?”

  “哎呀我说陈大夫啊,你那个脑子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那个老不死的又不会开车,难道还能自己走路去租带?肯定都是他那个宝贝儿子租回来的—”

  “滕教授也真叫孝顺,还专门租黄带来给他爹看—”

  “你还是没转过弯来,滕非不是租来孝顺他爹的,是租来自己看的,被那个老不死的发现,趁儿子不在家偷偷看呢。”

  陈霭这一惊吃得非同小可,滕教授租黄带看?堂堂的美国大学教授,怎么会干这种—事?这还怎么为人师表?她脱口问道:“滕教授怎么会—做这种事?”

  滕夫人气哼哼地说:“谁知道?这你得去问他,我们这种正派人,哪里会知道他们那些变态心思?”

  陈霭觉得“变态”这个词还是太严重了一点,“变态”就成了一种病,但她觉得滕家两父子不是身体有病,而是思想有问题,品格有问题,低级趣味。

  滕夫人催问道:“你今天上不上我家来?如果来的话,我们吃完饭再慢慢谈。”

  陈霭推脱说:“我今天晚上还有个实验要做—”

  “现在还加班?你老板都死了,加班给谁看呀?”

  “就是因为老板—去世了,所以想赶着做完好—交手—”

  “你这工作干不长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现在拿的是老板这个项目的钱,她—过世了,项目肯定垮了,哪里还有钱给我发工资?”

  滕夫人有点黯然:“那你得回国去了?”

  “恐怕只能回国了—”

  “唉,刚跟你处熟了,你又要走了。你还别说,真舍不得你呢—”

  陈霭感动得一塌糊涂,她到美国来了这一年多,认识的人也不算少了,但真心惋惜她走的,恐怕还就数滕夫人了。滕教授上次还是显得很不舍的,但这次就没什么表示,小张这次也没提这事,大约上次她不肯跟他们任何一个人假结婚,把他们都给得罪下了。

  这让她很有点悲伤,转了一大圈,死了两个人,最终还只交了滕夫人一个“整朋友”,其他都是半个朋友,四分之一个朋友,八分之一个朋友。也许异性之间根本不可能做“整朋友”,做到半个朋友的程度了,男朋友对女朋友就有非分之想了,如果女朋友不答应,朋友就做不下去了。但同性朋友也很难做,特别是她这个年纪的,都结了婚,有了丈夫孩子,哪里还有时间精力交朋友?能做到她跟滕夫人这样,就算很不错的了。

  陈霭打完电话,煮了包快餐面吃了,真的到学校去做实验,倒不是怕滕夫人来核实她说的话,而是她有点东西做到快出结果的地步了,想赶着做完,免得交到别人手里还得解释一大通。

  她刚才对滕夫人说“做完了好交手”时,本来是临时编出来哄滕夫人的,但说完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呢。她这份工作完全是仰仗老板的这个项目的,现在老板死了,项目肯定也完蛋了,没人给她开工资了,她的工作就泡了汤。

  经过了前段时间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折腾,她已经精疲力尽了,根本打不起重新找工作的兴趣来,对回国也没有一点想法,既不热望,也不恐惧,赵亮怎么看,同事熟人怎么看,她全都不关心。她觉得自己已经大彻大悟了,人嘛,在哪里不是一活?什么面子,什么名声,什么金钱,什么感情,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为那些虚空的东西着急操心,划不来。

  第二天,大老板召集陈霭他们开会,说你们这个项目是我和Dr.T(T博士)联合申请的,她是PI(PrincipalInvestigator,科研项目的带头人,科研经费主申请人),我是co-PI(联合申请人),以前这个项目主要是Dr.T在负责,现在她去世了,就由我来负责这个项目了。你们都是这个项目的骨干份子,积累了很多经验,出了很多成果,我希望你们坚持干下去,不要让这个项目半途而废。

  陈霭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思,但看到实验室的人都很欣慰的样子,她觉得应该没会错,的确是保住饭碗了,而且不是他们求大老板保住他们的饭碗,而是大老板在求他们别找其他饭碗,这种感觉真好。

  她很庆幸这两天没为工作的事着急,不然可不就白急一场了吗?由此她得出一个结论,做人还是慢性子好,很多事情,你等它自己转来转去,说不定就把解决方案转出来了,等到实在转不出解决方案的时候,再着急也不迟,可以少急白多少头发啊!

  难怪大老板总要过问他们这个项目呢,Co-PI嘛,怎么能不过问呢?这么说来,她老板抱怨大老板管得太紧,就有点不对头了,人家是co-PI,又是大老板,理所当然应该管嘛。如果她老板不为这事生气,也就不会想到调N大去,说不定就不会出事了。她由此又得出一个结论:人还是不能太争强好胜,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自己的健康有好处。

  她在午餐桌上把保住饭碗的消息一讲,大家都觉得她吃了亏:

  “你们这个大老板太狡猾了,他又没做这个项目,说不定懂都不懂,以前肯定是仗着自己是大老板,逼着你老板让他做co-PI,现在你老板死了,他应该让你来做PI,怎么他自己就做了PI,还让你们给他打工呢?”

  “不说做PI,至少也要给你一个co-PI干干吧?这完全是欺负我们外国人!”

  “去问他要co-PI的位置,他不给你,你就走人,看他这个项目怎么搞下去!”

  “就算你语言不好,资历不够,不能做co-PI,但你可以要求加工资,不加就走人!”

  本来陈霭一点没觉得自己吃了亏,还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对大老板感激不尽呢,听众人这样一分析,也觉得自己吃了亏。有些技术,整个实验室里只有她会,还有些idea(观点,看法),都是她博览群文想出来的。如果她老板还在,那么这个项目离了她还可以转下去,现在她老板不在了,这个项目真可以说是舍我其谁。

  但她这个人生来不愿意向党要钱要利要地位,虽说她不是共产党员,大老板也不是党中央,但她仍然不习惯向他要钱要利要地位,特别是在老板刚去世的情况下,如果她以自己的技术和专长去要挟大老板给她加工资,或者让她做co-PI,她会觉得自己是在发老板的死难财。

  她跟滕教授说起这事,以为滕教授会支持她,哪知道滕教授也认为她应该跟大老板谈谈:“这是一个机会,你现在不问他要这些东西,错过了机会,就要不到了。我刚来C大的时候,就像你一样傻,他们问我年薪要多少,我说随他们给,结果他们把我的起薪压得很低,很多后来的人都比我工资高—”

  陈霭没想到滕教授也这么财迷,她一直觉得滕教授是很清高的人,没把钱当回事,现在才发现他也是个向党要钱要名要地位的人。

  低级趣味,再加上财迷官迷,滕教授在陈霭心目中连打两折。

  还是大老板最对陈霭的心思,专门找她谈了一次话,语重心长,声情并茂,谈工作,谈事业,谈他们这个项目对干细胞研究的意义,谈干细胞研究对人类的意义,但压根没提钱的事。

  最后大老板真诚地说,现在Dr.T走了,你就是我们这个项目的主力军了,很多技术都只有你会,我一切都countonyou(指望你)了。我希望你既要搞好研究,也要注意身体,千万别跟Dr.T一样,把身体搞垮了,如果你身体垮了,那我们就失去了一个treasure(宝贵财富,珍宝),我们这个项目就搞不下去了。

  一个treasure,把陈霭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人说过她是treasure,连老板都没用过这个词,以前的领导虽然对她不错,但也从来没用过treasure这样贵重的词。

  她当即表态一定要好好工作,好好休息,要把这个项目做好。本来她还想说“绝不辜负大老板对我的信任”的,但她想不起“辜负”的英语怎么说了,只好作罢。

  艾米:尘埃腾飞(52)

  第二天下午,滕夫人又打电话来约陈霭去滕家,陈霭不好意思连续两天推辞不去,而且她昨天没来得及打听滕氏夫妻离婚的事,也很想找个机会刨根问底一番,于是没再推辞,让滕夫人开车过来把她接去了滕家。

  几天没来,感觉滕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屋子里有点荒凉,好像就她跟滕夫人两人,其他人都没见着。以前她来滕家做饭时,不到吃饭时间,两个孩子和滕父一般都不会到厨房来,但总可以听见几个人的人声,而滕教授经常都会陪在厨房,如果手头有事,没空全程奉陪,他也会不时过来陪一陪。

  今天她跟滕夫人在厨房做饭,压根就没看见滕教授,她有点忍不住了,装作不在意地问:“滕教授还没下班?”

  “他有什么下班不下班的?又不坐班,想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时候下班。”

  “那—怎么没见他?我们饭都快做好了—”

  “他去给那个老不死的找房子去了。”

  陈霭一惊:“怎么,滕—伯伯要搬出去另住?”

  “他要搬出去?你以为他有那么自觉?我这里这么大的花园洋房,他才舍不得搬出去呢。是我把他赶走的,这种老不正经的东西,住这里别把我孩子带坏了—”

  “把他赶走—不太好吧?你不能跟他谈谈,让他别再看那些黄带?”

  “我才懒得跟他谈呢!老早就想赶他走了。我婆婆嘛,还能做不少家务事,我养她还值得。这个老不死的,什么都不会干,光会吃闲饭,还带坏我的儿子,我不该把他赶出去?”

  “我主要是怕—滕教授不高兴—”

  “他高兴不高兴,关我什么事?我要是管他高兴不高兴,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我主要是怕他因为这事恨你,要跟你离婚—”

  “他呀,离婚放在嘴里当歌唱都不知道唱了多少年了,结果怎么样呢?雷声大,雨点小,他不敢离婚的。”

  “为什么?”

  “舍不得儿子呗,两个儿子就是他的命。我告诉你,他说离婚,并不是真的想离婚,都是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你越怕他,他越拿这个要挟你,等到你不怕他了,他反而不敢提离婚的事了。现在我掌握了制服他的诀窍,他要离,我就辞职,一分钟的班也不上了,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离了婚该他养着我,就他那点工资,全都拿来付了赡养费,看还有谁要他—”

  “他会不会—想横了,没人要就没人要,婚还是要离—”

  “谁怕离婚吗?如果他离了没人要,我巴不得跟他离婚。”

  “这样搞得两败俱伤,又是何苦呢?”

  “两败俱伤也比光我一个人受伤好,你没听说过?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

  陈霭发现才几天没跟滕夫人聊天呢,滕夫人就已经有了这许多的新概念,新观点,新战术,新方法,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从这些观点的新鲜、强硬和混杂来看,来源应该不止一个人,肯定是滕夫人的那些同事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凑成的诸葛亮。她说:“你的同事和朋友—给你出了不少主意呢。”

  滕夫人也不隐晦:“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等我有时间了,慢慢讲给你听,如果你丈夫向你提出离婚,你就用这些战术对付他—”

  “如果我丈夫向我提出离婚,我求之不得—”陈霭生怕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来了,赶快问,“你就为一个黄带的事赶滕伯伯走,滕教授他—会同意?”

  “哪里光是一个看黄带的问题呢?他问题多得很!第一就是脏,你不知道那个老不死的有多脏,进厨房不穿拖鞋,就那么光脚踩来踩去,踩得一脚的油了,又到客厅卧室去踩,踩得地板上地毯上全都是脏乎乎的。还有他那间卧室,脏死了,我真不知道我婆婆怎么下得了脚—”

  这点陈霭倒是没什么异议,滕伯伯的确是不怎么讲究卫生,可能是以前住那种没地毯没地板的水泥地房子住惯了,进屋没有脱鞋的概念,被人提醒脱了鞋,进厨房又没穿拖鞋的概念。滕伯伯自己的卧室里也是弄得一团糟,到处都是报纸杂志,还有很多空纸盒子,都舍不得丢,把个卧室塞得满满的。

  以前大概是因为有滕母跟着收拾,所以还不觉得滕父这么邋遢,现在滕母不在了,没人跟在滕父身后收拾了,问题就变得十分突出。陈霭能理解滕夫人,但也很同情滕父,不知道这事究竟如何处理才是正道。

  滕夫人推心置腹地说:“陈大夫,我告诉你一个诀窍,男人哪,就是生得贱,你把他当人,他装个鬼吓人。你不把他当人了,他反而老实了。我老早就叫滕非给他爹妈找个房子另住,那时我是好说好商量,但他总当耳边风。这次我发威了,拍桌子打板凳地跟他吵了一架,他老实了,答应给他爹找房子—”

  陈霭动了恻隐之心:“滕伯伯那么大年纪了,又不会干家务,一个人住在一边,恐怕连口饭都混不上—”

  滕夫人笑着说:“你这么同情他,你每天去给他做饭吧。他是美国公民,你嫁给他,可以马上拿绿卡—”

  “别瞎说了,我要是真的想用结婚来换绿卡,我也用不着找他。我那个老同学,就是上次给你婆婆看病的那个小张,他就愿意跟我假结婚,帮我办绿卡。”

  滕夫人说:“那你怎么不嫁他呢?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不过几万块钱你不一定拿得出来—”

  “他说不要钱。”

  “不要钱你还不嫁?”

  “我有丈夫,哪里能嫁给小张?”

  “那倒也是。我看你跟我一样,都是正派人,干不出那种为了出国,就跟结发丈夫离婚,然后找个鬼佬办绿卡的事。我最瞧不起那种人了—”

  陈霭知道滕夫人在说谁,不好接腔。

  滕夫人又说:“他们滕家人啊,聪明都很聪明,就是品德不好,有才无德。我是绝不会让我的两个儿子走他们滕家的路的。滕非想离婚?可以,但儿子一个也不会给他。有了这一条,我看他往哪里离!”

  饭做好之后,陈霭想去叫滕父来吃饭,但不知道滕夫人的意思,很聪明地先请示一下:“我去叫滕伯伯来吃饭吧—”

  滕夫人果然很反对:“叫他干什么?你怕他饿着肚子没力气干那些丑事?让他饿,多饿几顿就老实了—”

  “万一饿出人命来不还是—我们两个人的过错吗?”

  “你放心,他不会饿死的,这几天都是他那孝顺儿子买来给他吃的—”

  “这—好像不太好一样—,一家人,两样吃—”

  “谁跟那个老流氓是一家人?我从来就没把他当一家人。如果现在我每天好酒好饭招待他爹,你以为他舍得让他爹搬出去?我就是要整得他爹在我这里没吃没喝了,他才会让他爹搬出去—”

  “但是这样一来,滕教授—会不会也跟着搬出去?”

  滕夫人胸有成竹地说:“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听说这个州有法律,夫妻分居一年以上,就可以算是自动离婚?”

  “他不敢搬出去的。我有两大法宝,一是孩子,二是赡养费。只要他敢搬出去分居,我就不让他看孩子,马上把我这份工也辞掉,让他付大笔的赡养费,看他还离不离!我保证他自己爬回来要求不离婚。”

  “但那样的话,就他一个人的工资,你这房子什么的,不都供不起了?”

  滕夫人有点黯然,但坚定地说:“房子供不起就不供了。那你说还能怎么办呢?嫁了这种丈夫,成天想的就是跟你离婚,你怎么讨好他都没用,那你除了跟他斗,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你可以给他自由,你自己也好—另寻高就—”

  滕夫人叹口气:“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了,还到哪里去—高就?你以为那些小青年会要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即使有人要,那也是暂时的,过几天新鲜劲过去了,就把你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了—”

  “找个外国人怎么样?听说外国男人不计较有没婚史,有没有孩子—”

  “外国人!外国人找的,都是那些中国人不要的女人,长没个长相,人没个人品,外国人就喜欢那样的中国女人,像我们这种—”滕夫人摇摇头,没说下去。

  陈霭无奈,只好放弃了叫滕伯伯来吃饭的念头,跟滕夫人和两个孩子一起吃晚饭。但她吃得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犯了不孝的大罪一样。

  刚吃完,滕教授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大纸包,香喷喷的,从气味来判断,应该是美国店里卖的那种烤鸡,气味香得不得了,一层鸡皮烤得金黄香脆,但里面的鸡肉经常是白生生的,不蘸作料简直没法吃。陈霭每次买了那种烤鸡,都是把鸡肉撕下来,加上青椒榨菜什么的炒炒再吃。

  滕教授看见她,好像有点吃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打招呼说:“陈大夫今天来了?我买了烤鸡和麦当劳,一起吃点—”

  “不客气,我们刚吃过了。你还没吃吧?我去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不客气,不客气,我就吃麦当劳—”滕教授说着,把买的东西放在厨房的桌子上,用盘子装了一些,一面往厨房外走,一面没有人称和主语地说:“去问问两个孩子吃不吃—”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在跟谁说话,但她见滕夫人没动,就自告奋勇地去叫两个孩子,被滕夫人喝住了:“别去!都是垃圾食品,小孩子吃了对身体不好—”

  陈霭尴尬地停住脚步,滕教授没说什么,继续往厨房外走,只听滕夫人又大喝一声:“你这是想拿到哪里去吃?”

  滕教授冷冷地说:“拿到我爹房间去吃。”

  “不行!”

  “怎么,你连这也不允许?这可是我自己买的,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也不许拿到他卧室去吃,吃得到处油腻腻的—”

  滕教授转过身,盯着王兰香说:“那你要怎么样呢?不许我爹在厨房吃,嫌他脏,怕弄脏了厨房,又不许我爹在他自己卧室吃,那你叫他去哪里吃?”

  “去他自己家里吃!叫他搬出去—”

  “叫他搬出去也得等找到房子之后才能搬出去啊—”

  “我不管这么多,谁叫你不快点给他找到房子的?”

  “你别忘了,这房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也有我一份—”

  “有你一份怎么啦?我又没叫你走—”

  滕教授语塞了一阵,问:“你准备怎么样?想把我爹饿死?”

  “你少给我加罪名。我不管那个老不死的饿死不饿死—”

  滕教授走回厨房的桌子边,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砰地一扔,指着滕夫人说:“你嘴里放干净点—”

  “我不放干净,你敢怎么样?”

  “你再说一句‘老不死’的试试看!”

  “我就说,老不死的,老不死的,老不死的—”

  滕教授忽地举起拳头,滕夫人几步冲到滕教授跟前:“你想怎么样?想打人?你有种打我试试看!”

  两个人像斗架的公鸡,虎视眈眈地盯着彼此。

  陈霭冲到两人中间挡住,大声嚷着:“都少说一句,都少说一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

  两人隔着陈霭,还虎视眈眈了一阵,差点把陈霭身上虎视出四个洞来。然后滕教授抖抖地拿起扔在桌上的食物,几大步走出厨房去了。

  滕夫人鄙夷地一笑,冲着滕教授的背影说:“你也就这点本事啊?我还以为你真有种,敢打我呢—”

  滕教授闻声又折转回来,两只眼睛像在冒火一样,陈霭从来没见过滕教授这幅凶相,吓得又冲过去,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双手用力把滕教授往外推:“算了,算了,别吵了,别吵了,快把东西拿给滕伯伯吃吧,他肯定早就饿了—”

  等把滕教授推出了一定的距离,料想他不会跑回来揍人了,陈霭赶快回到滕夫人身边,劝说道:“你也少说一句,别搞得他真的打你—”

  “他敢打我,我马上打911报警!让他蹲监狱!”

  “他蹲监狱,你挨打,自己的皮肉吃了亏,何必呢—”

  那天晚上,陈霭就住在滕家,一是滕夫人挽留她住下,二是她担心滕家两口子会打出人命来,只好驻扎在滕家,充当维和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