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可爱章



更新日期:2022-01-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秀允和运河的编外

    “相处了好久的朋友~~我深情的朋友…离别是什么…一定要走吗…T^T啊该死…”

    今天…终于今天,话多的张秀允,我的十几岁的青春时代,画上了休止符-_-

    “…T_T…嗯…呜呜…T_T…干吗要告别…”

    除了夏媛其他的同学都兴奋得唧唧喳喳的…-_-…而且只有我和夏媛是穿着校服来的…

    “…T^T…喂…我不要毕业,T^T我是工校的丫头啊…”

    “喂…你要不毕业就要叫介止哥哥了,他们学校已经毕业了…”

    “…哥哥??…-_-…啊该死…死定了”

    =_=…这时…

    “>_<喂喂!那边!我先找到了!秀允和鼻孔儿!!…”

    “啊该死…谁是鼻孔儿…-_-^”

    是运河…^o^…穿着蓝色的夹克…围着黄色的围巾…还有后面,看了三年的那个讨厌的家伙…站得歪歪扭扭的…-_-我讨厌李介止-_-…我讨厌这家伙一成不变的傲慢-_-

    “啊啊你!!!李介止!!T^T!不说要和他们去丽台的嘛!!!你不是不愿意来吗!!T^T!”

    “我什么时候不愿意来了?-_-^”

    “秀允啊,什么时候结束啊>_<”

    “=_=^…=_=…嗯?呃…呃!!!…快结束了^o^”

    “喂,你怎么回事!!想别的男人了吗!!?!”

    “…呵=_=”

    运河温暖的手调皮地抓住了我的头发-_-…我只有赶快拂掉了…因为爸爸妈妈正瞪着我往这边看呢-_-…现在只要毕业歌结束…就可以彻底脱离这魔窟了…=_=

    “呜呜…T^T…啊…不要!!不要!!!”

    =_=??嗯?我转向夏媛发出惨叫声的那边,瞬间映入眼帘的光景真是可观…-_-拧住旁边男生的脖子给摔倒了地上的李介止…就因为人家把他的电子表上溅了面粉-_-…跑到别人学校来撒野…现在夏媛恐怕连毕业证都拿不到了…啊呦…可不要殃及到我这条无辜的鱼啊-.,-

    “运河啊…我们…-.,-我们…”

    “现在…逃跑吧…”

    我拉着运河的手悄悄地出了礼堂…像小偷儿一样…-.,-呵呵…

    “…啊好冷…!!!”

    我们穿过操场,向正门走去…看着冷的缩着身子的我,运河的圆眼珠睁的更圆了…是啊,我的眼睛没你大…-_-^

    “干吗不戴围巾…这么冷…”

    “嗯…我没有围巾的,嘻嘻-_-,你也别戴了,那个颜色太刺眼了…呃?…运河啊…你看…”

    …雪…下雪了…雪花洋洋洒洒飘落着…好漂亮啊…阴霾的天空下,身边微笑的运河,今天真的好幸福啊…毕业的日子…

    “秀允啊…那个…”

    “嗯…”

    “你和我那次你过生日的时候…BYEBYE的时候…”

    “…呃…”

    “你知道那时我有什么心愿吗?”

    “什么…?^o^…”

    “…我好想我们两个人一起偷偷溜进没人的学校…o_o…烤红薯吃…吃完了打雪仗…”

    “…嗯…嗯…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谁啊…红薯吗>_<”

    “…-_-…雪花好凉啊…是吧?…”

    “嗯嗯…”

    …虽然运河紧紧抓着我的手一直在笑,可我的心好痛…虽然是可以一笑而过的事情…可我的心真的好痛…

    这样…过了一个月…???…是的是的一个月…时间过得太快了…

    “欢迎光临>_<请走这边>_<…”

    卉洛美容院…我在毫无希望的大学休了学…踏上了堂堂正正的临时工之路-_-…原来连剪子都没动过一下的…今天又要大声的招呼了!>_<!

    “欢迎光临!!柜台的糖果是免费的!!希望您尽情品尝!!-_-!”

    …-_-…啊…真是的,经理尖锐的目光向我刺了过来…

    “…秀允…-_-”

    “欢迎光临!>_<请这边>_<”

    “秀允??…-_-^”

    “…我错了,经理…=_=”

    “…给那个男学生洗头-_-^”

    那你火辣辣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差点就冲出喉咙=_=…我,向坐在沙发上正掸头发的那个家伙转过身,啊…是仁一尚高的,运河他们学校的呢…啊呦哆嗦…T^T虽然只是洗头…可只要努力我就可以成为最好的美发师的…!!

    “稍等…请闭上眼睛>_<”

    …啪啪…刷刷…>_<…我正集中精神在对付香波…

    “秀允…没想到你做的蛮好啊…?”

    没想到?=_=^又开始了…这个MISS宋丫头…=_=别烦我好不好,在那儿整理你的杂志完了…

    “可是…可是那个可爱的小孩儿…今天不来等秀允吗?”

    “可爱的小孩儿…?夏媛吗??o_o”

    “…夏媛??…不是…我不喜欢那个女孩儿,你知道吗,她每次来找你都在杂志后面撕优惠券??=_=^?鼻孔儿还一张一翕的…=_=^”

    -_-…这孩子的鼻孔儿怎么到哪儿都这么有人气啊-_-…要告诉介止吗?-_-那他肯定会领人来把美容院拆个稀巴烂的=_=…丁铃~丁铃~~…突然门开了…

    “秀允在吗…”

    这特有的明朗的声音…是运河!我条件反射地嗖地转过了身…

    “啊!!该死…眼睛…我的眼睛!!!”

    嗬啊-.,-!!!对了,正给客人洗头呢!…!

    “啊!!!啊!!啊对不起!!!我重给你洗吧!!>_<!”

    “那个…秀允你接着干活儿…我过去和他说话…>_<”

    “嗯?!…”

    “那辛苦了>_<…那边!!!你是运河吧…???”

    MISS宋丫头扭着屁股从我身边走了过去…=_=^=_=^…=_=^我忍,我还不想失业呢…

    “呵呵>_<运河您好??”

    “秀允去哪儿了…?”

    后面传来的运河的声音…好近又好远啊…要是来这边点儿就好了…该死的隔断…把我完全给孤立起来了…-_-^

    “呵呵>_<呵呵>_<出去买零食了是吗?喝咖啡吗?还是绿茶?”

    “可乐…LIGHTo_o”

    “可乐…LIGHT=_=…啊!!啊!!我也最喜欢那个的!!”

    “哦”

    “可是^o^秀允哪里好你和她来往啊?脸蛋儿吗?身材吗??>_<不对…是钱吗???钱>_<对吧?呵呵”

    气这个往上涌啊…-.,-忍…要忍啊,张秀允…头脑在升温…手也不觉加大了力度,啪…啪…-.,-…啪…!!

    “啊!!!!!!!!!啊烫死了!!!该死!!快关了!”

    “…呃…呃呃,-0-…”(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糟了,出事了…T_T,这个尚高的家伙脑袋上都直冒热气了-_-我完了…

    “对不起…T^T,我重给您洗…”

    “啊…啊呦…”

    “…T^T…请别生气”

    “该死!!!!!!我让你关了!!??????”

    啊…声音太大了,你这个蠢家伙-_-运河肯定也听到了…现在不能让他看到的…耳朵都发烫了…丢死人了,啊…真是够霉运…

    “啊呦!!秀允!!!出什么事了吗?!!是吗?!”

    MISS宋,你这个幸灾乐祸的女人-_-…脚步声越来越近…运河一定不要认出我啊…认出我这个被香波泡沫包围的人…

    “…秀允…啊…???o_o…”

    呃…赵运河…你不要问我没事吗…或者说加油这些安慰的话…也不要嘲笑我…T_T呜呜我会哭的T_T

    “…衣服…都湿了…啊呦…下来…把衣服晾干走吧…”

    “…T^T…”

    眼泪出来了,运河…运河懂我的心…好感激啊…可是-_-…忽地一只黑手抓住了我的后背-_-^

    “该死…你看看这个?就这么走?也不说一句对不起?”

    “蠢!!!啊…啊!!!…=_=…!!!我刚才…说对不起了…”

    “…重说^_^跪下来…你长得太像我最讨厌的那丫头了…跪下!!”

    说什么???-_-^没头没尾的说什么跪下~~???

    “不要…”

    “必须跪…”

    “不要…-_-^…”

    “那…你…”

    “先说好…-_--_-…美发费是不能打折的=_=^”

    “把这个,舔了…”

    尚高家伙右手食指指的…不是别的正是地上的香波泡沫,我脑子嗡了一下气上涌的同时手也直哆嗦…啊啊,我要忍…张秀允!不行!忍啊!!忍!…不能失去工作的…T_T。T_T我不想看MISS宋那廉价的…-_-…微笑啊…呜呜…T^T,真是要死了…

    “文成震…最近孩子们都像你这样吗…”

    虽然有些陌生但我能听出这是谁的声音,第一次…运河那冰冷的声音,不知怎的心像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_=我该把运河推到那边角落去的,为了保住我的饭碗!!!

    “T^T…运河啊,那边有你爱看的杂志,刚摆上的…”

    可是怎么拉他肩膀也不动的家伙,-.,-我没事的…干吗这样,T_T每次洗头都要受各种侮辱的…

    “呃…?…可是…你是运河哥吗?”

    “…他们都好吗…”

    …呃…难道…这家伙是运河的学弟吗…?

    “您是来理发的吗??”

    “不是…你呢…?”

    “不是那个该死的丫头!!!…啊!!!”

    运河一只手轻松地捂住了这家伙的嘴,运河的手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该死…?…那是什么?…什么意思?”

    嘴角在笑…却目光冰冷的运河,好陌生啊…

    运河的突然发作,让那个尚高家伙往后退了一步-_-^

    “…肚子和脸…挑一个吧…”

    “…嗯?”

    “想都挨打吗?快挑…~”

    啊…我的心已经膨胀成氢气球了…T_T,这样不行…虽然心里暗暗高兴…可不行啊…

    “好…那就打你选的脸吧…”

    运河啊…那家伙还没说话呢…=_=…真是的…经理和其他客人已经瞪着吃惊的鸡眼睛-.,-往这边看了…我的手去拦运河的同时,一声轻微却干脆的声音,那家伙的脸嗖地被打到了左侧…

    “啊…”

    “成镇,你走吧…~”

    “…那…再见…”

    要是这样就结束该多好啊…真的…可那个气愤的家伙一边往外走一边搡了我的肩膀一下,嘴里吐出的一句话成了导火索…

    “狗丫头…”

    =_=^狗丫头??????啊…啊=_=^!!!

    “…STOP…”

    “…哥…?…”

    “今天起你别再叫我哥了…我没你这种学弟…”

    啊…运河啊,不要啊…就让他走吧,会出事的,会破坏你形象的-_-^

    “撞头…”

    “…嗯?…在这儿吗?…不行的…一会儿他们也过来…”

    “那怎么了>_<”

    “他们要来…”

    “^o^那怎么了…”

    “运河…别这样…”

    “他说你是狗…是狗…生气了吧…”

    “算了…=_=蠢家伙就够可怜的了,我们就放他一马吧…”

    其实…我知道怎么挑人软处捏的,呵呵-_-…

    “哥…这丫头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所以…”

    砰,运河用一记拳头代替了回答…这家伙可能是没想到嗖地就往后倒,(地太滑了)然后…十分钟后,翻了个跟头跪在我面前的这家伙,浑身筛糠一样哆哆嗦嗦的-_-…好可笑啊…

    “救命啊!救命啊!我错了!我错了!…”

    “再说一遍…”

    “救命啊!救命啊!”

    “再说两遍…”

    运河好可爱啊…好像真的长大了好多啊…可以保护我了…可是怎么还是一副不懂事的娃娃脸啊,让你穿上校服…估计还像二年级的尚高小子-_-…

    “我错了,真的错了!!”

    “行了!!!你出去吧!!出去?!”

    地板上的毛巾和香波泡沫…洗发水瓶,泡在水里的两本杂志,往外走的客人-.,-…再也无法忍下去的经理大声咆哮着,那个尚高的家伙匆忙出了美容院,-_-好快啊,你是飞毛腿儿的传人吗…

    “秀允…”

    …

    “喂秀允!!!”

    “经理-.,-”

    “明天起…我不用再担心糖果会变少了-_-^…”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是岌岌可危的临时工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炒鱿鱼的…可是…哪里想到就是今天啊…我…

    “呃>_<运河我买回可乐LIGHT了!!过来啊!!我给你擦擦头发上的泡沫>_<”

    …我没想到会因为运河被炒掉,懵懵的站在MISS宋旁边,看着跑过去接可乐杯子的运河然后…最后看了一眼手里的吹风机…再见了…过去的快乐的日子…再见了…我可爱的柜台上的糖果-_-…

    咚咚咚咚…!

    “秀允!!喂你去哪儿???”

    “不知道,你在里面和MISS宋喝可乐吧!!=_=^!!!”

    “喂…”

    嗒…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他抓住手腕了,-_-^真是的…我气…我气我气…

    “赵运河…你真是没有变…怎么一点儿都没变呢!!”

    “…呃…?”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社会啊!!!…”

    不行…不要说了…张秀允…是你自己的错更大干吗对运河这样啊…

    “我,怎么了…秀允啊怎么了…”

    “刚才在里面那个尚高小子是你学弟可也是我的客人啊…你把客人打了…客人是上帝啊…T^T!!!”

    啊…哭出来了,这段时间我忍了那么多…就等着成为正式员工的那天呢…T_T…呜呜…

    “…他不是…骂你了嘛…”

    “什么?!…”

    “成震他…骂你了…我干吗要袖手旁观…”

    “喂!运河啊!!!T^T!在社会上这些都是基本的要忍耐的!你干吗这样!!!…随随便便就对别的女的笑…”

    “…什么…?…”

    啊,失误了…失误…

    “张秀允…现在你在干吗…嫉妒吗,嫉妒…”

    “…不知道…我不想和你吵今天我们再见吧”

    其实我…被炒鱿鱼还不觉得怎样,就是看着你和MISS宋的背影生气…所以才这样的…我好愚蠢啊…我是愚蠢的女人…

    那天晚上,十二点四十五分左右-_-要道歉的,趁夜色没消尽我要向运河道歉的!!T^T!所有的不快都是从我的嫉妒开始的!…要安慰一下运河的>_<这样我下了狠心拿起了手机…可是,Rrrrrr…~~~Rrrrrr~~突然电话铃声大作…谁呢…

    “妈妈你接啊!!!!!!”

    “妈妈睡了!-_-…”

    啊…睡了…睡着的人声音怎么还这么响亮啊-_-…没办法我从床上下来向客厅走去…

    “喂”

    “呃!是秀允吗?!你是秀允吧?!明宗哥哥的女儿!!!”

    “…o_o…您是…”

    “我是姑妈啊…PARIDA姑妈…”

    “…PARI…真的…?真的是姑妈吗??!?”

    “是啊你这丫头>_<”

    “啊!!好久没见您了!!!!!!”

    …PARIDA姑妈,就是几年前跟着德国丈夫离开了韩国的爸爸的小妹妹>_<(她本名是叫明子的-_-…)

    “姑妈我去叫妈妈来!>_<”

    “不用…!我是打电话告诉你好消息的…”

    “好消息…??”

    “秀允你不是从高中起就喜欢美容美发的嘛…”

    “^o^是啊”

    “现在这里有房间了??”

    “^o^…嗯…?”

    “姑妈离婚了,>_<来吧”

    “=_=…=_=…姑妈…你疯了吗…”

    “不是单纯让你来玩儿的,就当作是一种留学好了…嗯?你来的话,姑妈一定帮你的,怎么样想来吗?来学美容美发…”

    心脏…有反应了…开始跳…可是,可是…

    “…姑妈…我…不去…”

    “-_-!为什么!!!哎!你前几年不就想来嘛!!!>_<现在也长大了~~怎么改主意了??不喜欢美发了吗?”

    “不是…可是有比美发更重要的事…”

    “什么,那是!”

    “…赵运河…”

    丁铃~~

    “欢迎光临>_<您好>_<”

    第二天,我阿谀奉承拍马溜须了一大箩筐,把经理额头上的大痦子夸了有一千遍。才好不容易让我重回柜台-_-^…

    “呃>_<秀允我有事拜托你…今天你替我锁门吧…”

    MISS宋这死丫头一大早就开始折磨我…=_=^

    “好的…可以-_-^”

    那天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丁铃~门小心的推开了,进来的正是运河,-_-…扑通扑通心脏跳>_<…怎么这家伙一进来=_=^我的表情就控制不好呢…

    “秀允啊…昨天…!!”

    “嗯…等一会儿再说吧…”

    运河啊对不起,可经理在瞪我呢…我要干活儿啊…T^T

    “客人…您要做头发吗?-_-…”(我对运河说的=_=)

    “对…-_-”(运河对我说的-_-)

    …滴答滴答…时钟不慌不忙地在那儿散步,真急人啊,我想快点儿和运河坐到一起聊天啊…想喝可乐LIGHT啊…我想快点儿把去德国的事从脑海中抹去啊…虽然嘴里说着不去可我昨天分明是动摇了啊…

    “…秀允我走了…>_<那个…运河你现在出去吧?我们一起走吧…”

    “不…我要和秀允一起走的…”

    “-_-^啊啊…”

    呵呵=_=^MISS宋那张刻薄脸青一阵白一阵得离开了,这样宽敞的美容室里就剩下我和运河了,-.,-…夜色越来越深了,运河肯定是硌屁股了…-.,-…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这个不安啊…=_=…应该道歉的是我啊…你干吗这个样子啊…T_T真是不爱都不行的家伙…是啊…这是机会…老天给我的机会!让我道歉!!!

    “运…!”

    “秀允啊…”

    “…呃…?呃!”

    “昨天白天…对不起…是我错了…”

    “呃?…呃…”

    “可是…以后我再见到成震也还会像昨天那样的…”

    “…”

    “对不起…”

    “…”

    “对不起…”

    真的…无话可说,运河啊…是你太善良了…还是我太过分了,T^T…这么寂静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运河有些尴尬似的,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能为运河做的…

    “客人!…您做头发吗…???^o^”

    “啊…不要…好痒…”

    “呵呵…忍一会儿…做这个才容易上色的”

    空荡荡的美容室…小声说话都回音很大的美容室-0-我像对待真的客人一样把运河引到椅子上,给他头发上刷刷的喷上了水>_<

    “染成栗色的好吗…?”

    “不…我讨厌栗子色>_<”

    “那褐色…-_-”

    “嗯嗯”

    虽然我觉得有利用他的感觉…=_=^可我真的想做啊…我想亲手给运河的头发染色…

    “啊…不许往我头上扣奇怪的东西…~~我的形象啊…形象>_<”

    “嘻嘻…那怎么办…我把前面的头发给你剪剪吧…”

    “啊!不要!不剪!”

    “…我…不去的…?…”

    “…嗯???”

    “^_^…我给你剪剪吧-.,-…呵呵…”

    “啊啊!我说不要了啊!!!”

    运河啊…我不去的,不去也挺好…就这样…满足着你给我的幸福,给我的爱…我不去…不去的…不去,对不对呢…??

    一个星期箭一般地过去了,每天早上德国还是来一通说服电话…我每天早晨都要点着瞌睡头拒绝-_-…

    嘀嘀嘀嘀嘀嘀~!!!…啊,现在连手机也响了…

    “啊!!!我不…”

    -喂!!!你这死丫头!!!毕业了联系就断了!!无情无义的丫头!!!-_-

    “…=_=…夏媛啊?”

    -对!!你今天要见我…

    “为什么…=_=^”

    -我后天去塞班岛,呵呵…

    “…塞…呃?!!塞什么?!!!”

    -塞,班,岛…-_-^你耳朵有问题啊?

    =_=…=_=…恋人之间就是会互相影响啊…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那家伙的语气=_=^(再说一遍,我讨厌李介止那样一成不变傲慢的家伙-_-…)

    “机票呢???哪儿来的…?…=_=”

    -嗯,介止他爸爸寄过来的…让我们去玩儿…

    …=_=^…虽然很羡慕,我可不能表露出来哦=_=^

    “喂…李介止他妈妈不是讨厌你吗…那你也去啊??”

    -没关系~~一筒鱼子酱就搞定了…呃?!!挂吧介止来吃饭了!一会儿你来高涨吧>_<我们聚聚>_<九点!!!…呃!来了!来了!门该碎了…

    嘟-_-^…啊吵死了…

    那天晚上,我赶紧做完外出准备,捡起客厅沙发缝儿里的手机…

    “你姑妈是不是来电话了…别那么多废话…去吧…”

    “…去哪儿…我要嫁人还要等一阵子的=_=”

    “我让你去德国…去学你喜欢的美发…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你休学瞎混的样子…”

    “不要…我不去…”

    “…你…有男朋友了吧?…”

    “…我不去…!就是不愿意去…!!!”

    那天晚上好痛苦…我和妈妈大吵一架出了门…然后呆呆地地到了,高涨…运河,我,夏媛,介止四个人聚到了一起…不过一年前我们还都是十几岁的少年=_=^…可过了二十岁性格一点儿都没变的家伙还是有一个-_-^

    “喂…李介止=_=^去哪儿了夏媛啊???”

    “嗯…不知道…别找她…她是越有人找越来劲-_-…”

    “…-_-…”

    一会儿后…和平时一样给我表演筷子秀的运河…-_-…可是我的反应没那么热烈,他就开始和夏媛聊天了T_T啊…酒…我的酒…又藏哪儿去了!!!T^T!!…啊…朦朦胧胧的,就是这种感觉…感觉…>_<

    “呃?别喝了…”

    运河这小子眉眼带笑的-_-^把我面前的酒都给收走了-0-然后腾地站了起来的夏媛…

    “那个!!!那个是不是李介止的后脑勺!!!”

    “嗯??哪儿?>_<?哪儿?”

    “-_-…那边…和女孩儿搂在一起的那个…-_…该死,你死定了!”

    夏媛怒气冲冲地冲那个后脑勺像介止的家伙过去了-_-…(谁都看得出来那根本不是介止-_-)没一会儿真正的李介止>_<带着他那副招牌表情进来了,手里居然拿着一个黑色的小DV…这家伙拿出烟叼上刚要坐下…

    “呃?!刚才夏媛以为是你跟着别人出去了>_<!!一个抹布一样的家伙!!”

    …突的-_-…那家伙嘴里的烟掉了-_-…然后,我见到了世界上消失最快的男人的背影…好快啊,-0-因为夏媛脚底下着火了吧…这样…我和运河又单独…-.,-在一起了,我把弄着小DV的镜头,怎么开啊…?…时间过了好久…

    “运河啊>_<”

    “嗯嗯”

    “…运河啊!!>_<”

    “…嗯嗯^o^…”

    …啊呦…不行,意识模糊了…眼睛闭上怎么样…不行…不行>_<嘴还有话说…我的嘴还有重要的话要说…

    “…运河啊…你…”

    “嗯~”

    “…对我来说…是负担吗…”

    “…”

    吓了一跳…吓了一跳!运河的眼睛瞪大了…嘻嘻>_<我的嘴怎么自己在动啊,我控制不了啊!!!>_<!气氛…好奇怪,然后…可能喝得太多了…夏媛被介止揪着后脖领拎回来的时候,我到底还是失去了意识…

    一切都变了的第二天…感觉天亮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昨天的事早就忘到爪哇国去了…=_=眼前是一脸严肃的夏媛和李介止…还有面无表情的运河,这儿…啊这儿是夏媛家…

    “夏媛啊…你带介止出去一会儿吧…”

    “呃…呃好吧…”

    o_o…什么啊…夏媛一脸担心地看了看我…拽着李介止出去了…

    “…我怎么在这儿啊…=_=…运河你又怎么…”

    “分手吧…”

    谁说过了,离别总是突然而至…

    “…=_=…分手?…什么??你??”

    “分手吧…”

    一刹那…我觉得运河的眼睛不是运河的…因为…因为好冷啊,我熟悉的是运河调皮的目光啊…可现在运河完全变了…头脑一片混乱,情况好像不一般…

    “喂…干吗这样…我现在头疼…别开玩笑…没意思…”

    “…分手吧…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总是不变吗…那我现在变好了…我现在不要再喜欢你了…太累了…”

    “…撒谎…骗人…”

    “好累…你太自私了,秀允你好自私…因为你我觉得很累,你说的每句话…都让我好痛,现在…我不要再接着痛了…我不要了…”

    “…撒谎…骗人…”

    “秀允你对我好过吗…我们太相像了…太像的人在一起是悲剧…我们分手吧…”

    “不要…”

    我能说的只有这个了…不要…

    “你…到现在还是这么自私…”

    我没理会运河的话出了房间,因为再呆一会儿,我不是哭,就会扑到他身上,或者不自觉的点头答应的…

    “呃…?!闵夏媛,让你朋友吃了鸡蛋再走啊!”

    好悲伤,不是生气…也不委屈…只是悲伤,我没有理会厨房里的涵范,就那么跑出了夏媛的家。

    第二天,运河没有消息,夏媛发来了短信说今早和介止去塞班岛,短信最后…[你错了,重新抓住运河]…我什么错了…什么错了…怎么错了啊…

    一个星期很快就在我的苦闷中无声地过去了。要怎样…运河才会回到我身边…一如既往地对我笑啊…现在打电话运河会接吗…这样想着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就这样…今天成了昨天…明天成了今天,一直在身边的运河成了不在旁边的运河…可是一直不变的…是…我的心一直在哭泣…不停的哭泣的我的心

    “今天你姑妈又来了两次电话…德国…你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去吗…?”

    “…嗯…”

    “为什么…”

    “…嗯…”

    “…你最近怎么了…饭也不怎么吃…有什么事你倒和妈妈说啊…”

    “…我要去…”

    “什么?”

    “我要去…要…去找运河”

    真是好久没洗澡了…虽然是我自己的身体…可肯定也骂我了…怎么头发上有色拉油的味道啊-_-…

    好久没来了,市里,好久没来了,卉洛美容院…丁铃~

    “…经理…-0-好久不见了”

    “秀允!囊肿怎么样了??!!在医院切除了吗??!”

    “=_=…嗯”

    是啊,几天前经理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不上班,我说我的隐秘部位长了个囊肿-_-…

    “呃!秀允>_<今天你又站柜台了吗?太好了”

    =_=^MISS宋…与其说你想我…不如说你想来看我的运河吧…运河…运河…

    “经理…我会好好干活儿的…”

    “-_-…嗯…?好的…”

    因为…我还不相信我们已经分手…不相信…那天晚上,下过两场雨的阴沉的天空…怎么这么像某个人的心情啊-_-…现在下班了,没雨伞啊…

    “大家都辛苦了>_<”

    “-_-…秀允,你今天好奇怪…因为糖盒里没有糖果了是吗?”

    “不是的-_-…”

    腾腾腾!!!我沿着狭窄的楼梯往下走,结果把我只穿过一次的优雅的百褶裙溅上了泥水。该…死-.,-哪儿没有卖手帕的吗,我弯着身子四处张望着…?…

    一个妆浓得像魔鬼似的女人…正往这边走来,吓了一条…好吃惊…不是因为她,是因为她旁边并排走着的运河…要叫住他吗,不行…不能叫,现在我不想叫。那个女人自然地挽着运河的胳膊…运河表情僵硬地抽开了她的手,腿…没力气了,今天我为什么穿这么漂亮的裙子出来…为什么我一整天练着微笑…我就在那汪泥水前,扑通坐了下去…

    “…喂…你看那个女的…-0-好可笑啊是吧…是不是疯了?”

    浓妆魔女指着我,我暂时碰上了久违了的运河的目光,先避开的,是运河。

    “…别什么人都管走吧…”

    什么人…什么人…喂,赵运河…是你吗…?你是真的赵运河?还是把我的运河给吃掉了的怪物啊…?把我的运河还给我…快点儿还给我…魔女和运河离我越来越远了,越来越模糊了。呜呜…这么哭实在太难看了…我不要…可是哭…我不要哭…

    “现在无法接听电话,给您转到语音留言…”

    嘟-_-…嘟嘀嘀,嘀嘀嘀嘀…

    “现在无法接听电话…给您转到语音留言…”

    嘟…-_-…闵夏媛…-_-^…已经二十遍了,干吗不接啊!!T^T!我决定今天去运河家找他,可是地址模模糊糊的,没办法才想和介止通话的…可需要闵夏媛当桥梁啊…肯定在塞班岛的海边潜水呢…没办法,只能一路打听着去了,可是刚坐上公交车,没过了几站,记忆就复苏了

    啊对了…下一站下车就可以了…窗外一逝而过的风景好眼熟啊…原来和运河去吃那家的鸡排迷路了的…那天可冷了…运河把尚高的校服和马甲都脱下来给我穿…自己冻的发烧生病了…傻瓜…可现在变了,虽然想不起来我哪里错了…可运河他讨厌我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脚到了地面…到了运河家门前…天气还是这么冷…运河家里灯没开,看来是没人了…在这儿…等他回来吧…啊好冷…现在虽然快到春天了…可还是冻得直流鼻涕…啊好困…来找分手的男朋友怎么还困…啊我肯定是疯了-_-…这样…不知睡了多久…=_=

    “…你在别人家门前干吗…”

    一双男人的长腿进入视线…=_=…我刚要打哈欠,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就是运河,嗖地站了起来…一下我的后脑勺撞到了他的下巴,疼痛的运河…-_-…啊…不要,我不要这样,…-_-…眼泪要出来的…

    “你没事吗?!!!!!T^T!!!”

    “…没事…你来这儿干吗…我不住这儿的…”

    “呃?…为什么?…”

    “我…自己有地方住…”

    “呃…呃…那个…阿…嚏!=_=”

    鼻子痒痒的好像要打喷嚏…可能是感冒了,看着运河那冷冷的目光,想起原来问我干吗不戴围巾时瞪大圆眼珠的运河,心里阴沉沉的…

    “我今天来这儿…是因为…!…”

    “为了撞我的头吗?-_-…”

    “不是的!!!T^T你别误会啊!!!”

    运河扑哧笑了…啊,好久了…不可能的微笑?你知道我有多怀念你的笑容吗…?…短暂的沉默,这样看来…运河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和我闹着玩儿疯跑的运河,打他时明明有力气还啊呀啊呀装疼一副苦相的运河。

    “其实…我今天…运河啊今天,我…”

    “我们分手了…别这样…”

    运河可能…也猜到我要说什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我觉得需要知道理由就来了…”

    我居然说出了和自己想法完全不同的话。

    “…理由…我说过了…”

    “…我,没有自私…”

    “固执…=_=…你每天不都自私的嘛…=_=…我烦了…=_=…”

    “…有多…烦…”

    “…不知道…”

    “超过百分之五十了吗?…你现在一点儿也不喜欢我了吗…?”

    “…”

    “不喜欢了吗…?”

    “…明天…我去美容院…”

    “…呃??”

    “我去???”

    “真的…?”

    “…嗯”

    …我笑了,看着运河的我笑了,明天…我们明天或许…第二天…

    心脏一直哆嗦,昨夜一分一秒都没有睡着…=_=^真是的…可是好高兴,就算一直不睡到死我也高兴,一会儿我们见面的话…就可以回到原来了吧…是吧…运河啊…?…丁铃~我反射的转过身去…不是运河,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儿看着我…

    “这儿,可以做离子烫吗-_-”

    “^o^嗯你是替夫人来预约的吧…”

    “是我想做…-.,-还有焗油…”

    啊真是的…=_=…那天傍晚,伴随着清脆的铃声门开了,正擦桌子的我抬起了头,却看到了…

    “我,一定要在这儿做头发吗…?这种地方太脏了…”

    “这儿挺好的”

    好像在哪儿见过的…不是是肯定见过的,那个化着浓妆衣着暴露的…-_-^

    魔女…-_-^,可是…为什么,她和运河在一起…是我看错了吗?…

    “^_^这儿可以吗>_<”

    “嗯…?…呃…嗯…”

    会一只眼促狭着微笑的家伙只有运河的…现在那个人…肯定不是运河,是啊…这个人不是运河…不过是长得像运河罢了…运河不会在我面前搂着别的女人的肩膀的…

    “您…做头发吗…?”

    “给她做>_<她头发太乱了闹着玩儿的时候手疼…”

    “…”

    “现在…您给我做吗^o^”

    “不…不,我不是正式员工…请稍等…”

    “好^o^”

    “喂!运河…现在那个女的是不是在哭啊?…好像在哭…”

    …我把两个人扔在座位上自己快步进了洗手间…

    “呃?!这不是运河吗?!!>_<!秀允还有好多活儿要做呢!!”

    该死的MISS宋…别说这样话…别说,那不是运河,那不是我认识的,我爱的运河…

    “那个…当当…-0-”

    外面有人在敲门,是男声…(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该死)

    “等一下…还没完…”

    “好…那我在这儿等…”

    “好…”

    “好…”

    运河啊…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还想象你进来的一刻会拥抱我呢…光想象我就满足了…可是推开门,站在我面前的就是运河。

    “…让开…我要去柜台…”

    “我,要忘记你…”

    “…呃…好…那…”

    “你也把我忘记吧…”

    “不要…不要命令我…你说过我是自私的人,我想忘记的时候我会忘记你的”

    “那样我岂不是很累…”

    “为了不让你觉得累,所以就要我刻意去忘记…?你是这个意思吗?…”

    “…嗯”

    运河一点儿都不残忍的…而这个人好残忍,这个人他不是运河,就不是…

    “让开…”

    “张秀允…”

    张秀允…不再是调皮的声音,而是生硬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

    “我让你让开…”

    “那…你给我头发换颜色吧…?”

    我找染色药水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这个,没有经理许可就招呼客人行吗?秀允…虽然我不该参与…可你们分手了吗???所以才这样吗?你不说运河的栗色头发是你亲自染的吗?”

    MISS宋的问题我已经没力气回答了…我默默地找到染色药水,站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运河后面

    “黑色吗…?”

    “不…”

    “那…墨色…?”

    “嗯嗯…”

    我扑哧笑了,虽然在笑…可眼睛又酸又痛…看来真的流了好多的眼泪…

    “喂运河!你要换颜色吗?挺好看的!”

    “没什么”

    向着魔女笑的运河好陌生啊…我往运河的头上涂了药水揉着…虽然很难过可心在跳…真是矛盾…

    “那个…o_o”

    “…嗯”

    “…你一直在看哪儿…门吗…?”

    “…嗯”

    “为什么…?”

    运河一直在用敬语,可能是不想让魔女意识到我们的关系吧…

    “…为什么看门啊…o_o”

    “因为在等…”

    “…嗯…?”

    “因为我在等人…他不来的话我的心会哭泣的…他一定会来的…会来的…”

    “…不会来…”

    “会来…”

    “不会…”

    “…会来…他在路上呢…现在…正在路上呢…”

    运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苦苦等待的运河,眼睛可以看到,手可以触摸到,近在咫尺…却仍需要我继续等待的运河…

    “秀允啊,我…你…”

    “…”

    “我希望你能去我看不到的很远的地方…”

    忘记吧,忘记吧…现在忘记吧…嘴里的话如果能传到心里,心里也会接受的话就好了…现在赵运河,赵运河这个名字也该抹掉了…真的该抹掉了…丁铃~

    “再见>_<”

    “喂这是什么T_T???为什么你的头发这么好看,我的头发这么不自然!!!”

    “我长得漂亮啊>_<再见…”

    “再见…”

    再见…运河和我的最后对话…再见,再见…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我开始犹豫,现在真的开始犹豫是否去德国留学,去了有什么不行吗…不是,不是必须要去的嘛…嘀嘀…嘀嘀~!!!呃…来电显示的是“鼻孔儿少女”…是夏媛,-_-…真是的…我不想笑啊…

    “嗯…接电话了…”

    -是我

    …=_=?这是男生的声音,好耳熟…

    “谁啊…?”

    -是我…李介止…李介止,你不认识李介止吗??李介止…

    …=_=^说一遍就行了啊,难道是受唠叨鬼夏媛的影响了吗…

    “好的,你有什么事吗…-_-…这是夏媛的电话啊…”

    -你把赵运河弄哭了吧…

    “…什么?”

    -弄哭你就死定了…

    “好吧-_-^”

    真正在哭的是谁啊…

    “你打电话就是想说这个吗-_-^”

    “=_=…钥匙在我们家花盆下面…”

    “…-.,-干吗…”

    “你去看看燃气阀门关没关”

    “给你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去呗…-_-”

    “啊该死都睡了!都是一些奇怪的丫头接电话!”

    这家伙发火的声音真够怕人-.,-…我好像有点儿明白夏媛为什么一直大气儿不敢出了

    “喂,你也和夏媛睡过好多次了,干吗还这样…”(为了转换气氛了-_-^)

    …-_-…

    嘟…-_-…嘟嘟-嘟嘟-嘟嘟…-_-,电话马上挂断了,我愣了一下出了家门,好吧…去看看阀门关上没有…踢踏踢踏…走得这个没劲啊…踢踏踢踏…哭成这样泪腺也该出故障了…怎么这么抗折腾啊

    “小姐…”

    “…”

    “看看是吧…是小姐…”

    “我吗?=_=??”

    我正一个人流着泪走在市里的街上,突然肩膀被人抓住转了个圈儿,一个陌生的鼻子有点儿向左歪的可笑的家伙出现在眼前-_-…

    “小姐,我们去接着喝吧…?”

    接着喝???难道他把我当成酒吧里的小姐了吗…-_-…这个该死的歪鼻子,眼睛也长歪了吗-_-…我没搭理他继续往前走,啪嗒…

    “啊…”

    好疼…这家伙又粗鲁地抓住了我的肩膀…可不是嘛,现在正是危险的夜堕落的街啊…

    “你不放手我就喊警,警察了…”

    -_-…我一惊慌就有点儿结巴…

    “我问你去不去接着喝…嗯?”

    “不去!!!!!!放手!!!!!!放手!!!!!!”

    我用力挣扎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今天的霓虹灯怎么闪烁得这么诡异啊…忽然,我隐约地发现了对面的一群人…

    “啊啊!!!救命啊!!!!!!!!!这儿,这儿!!!啊啊!!”

    好万幸啊,就在歪鼻子伸出他那散发着臭酱味儿的手-_-^打我脑袋的同时他们转过了头来…

    “啊!!!那边该死的!!!那女的好可怜啊!!!”

    “别管了…肯定是谈对象吵架的…别掺和了…-_-”

    …对面那些人渐渐走远了的感觉,救救我啊…救救我啊…声音怎么出不来啊…可是,突然嘎的,紧急刹车声接连传来…一个人…在跑,穿过一辆辆急驰的车辆空隙,在往这边飞奔。我闭上了眼睛没有睁开,因为我知道跑过来的人是运河,如果睁眼的话…说不定在哪儿藏着的魔女又会跑出来缠着运河的胳膊…所以我害怕睁开眼睛,…砰,砰,只听到挥舞的拳头声,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都是运河的吧…歪鼻子已经倒在我旁边半天了啊…嗯没砰砰声了,歪鼻子肯定是跑掉了。

    “什么…喂…这个不是运河的女朋友嘛???哎呀…刚才该过来看看的,对不起~”

    面前响起一堆脚步声,直到这时…闭着眼睛坐在地上的我才勉强自己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刺眼的紫色拖鞋…啊!这个人就是夏媛说的仅次于介止帅的…每天称赞个不停的那个…-.,-勋卓…还有旁边的进浩…对了,进浩就是夏媛嘴里仅次于涵范的人间败类…=_=呵呵-_-…

    “喂…赵运河你这小子怎么回事…自己的女人也不好好守着,干什么了~”

    “…不是我的女人…”

    “-_-说什么呢臭小子…你最近怎么净挑没意思的玩笑开啊-_-…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勋卓一脸臭臭的表情-_-^)

    “走吧,走吧>_<时间没剩下多少了>_<我一会儿还要去看英惠呢…~~~”

    英惠…那是谁啊,魔女的名字叫英惠吗…??可是…可是运河啊,刚才不是你救的我嘛…虽然可能是我的错觉,可你为了救我…也不管车有多危险就急忙跑过来了嘛…

    “运河啊…运河啊…”

    运河向我转过身来,最后一次…我最后一次想要留住运河…

    “不走…不行吗…”

    “…我也说过了…”

    声音很小,运河好像在呢喃一样,什么意思啊…

    “…秀允啊…我有话要说…”.

    “…嗯?…呃!呃!好的!”

    =_=…好久了没听到运河这样叫我了啊…

    “我…我和你交往之前…在尚高名声一直都不好的…你不知道吧?…”

    “…可是…那有什么关系…”

    “那我让你看…我到底是怎样的…”

    说着,运河一把抓过勋卓哥旁边的一个女孩儿吻住…啊冲击,难以置信的冲击…手在颤抖,我又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后我小心地睁开的时候,运河已经被勋卓哥一伙踩在了脚下,可怎么挨打运河也面无表情,一声不吭的…

    “不要…不要打了>_<!!!!!!!!!”

    我来不及多想挡在了运河的面前…可能也打得差不多了,勋卓一伙儿往地上吐了口痰,没有再扑上去。

    “臭小子…要是有人传这丫头踹了我你就死定了…尤其是要传到我奶奶耳朵里的话,那我就真的!!!-_-你做人给我厚道点儿…以后四天内不许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勋卓哥怎么虎头蛇尾啊-_-…走了,他们消失了…只剩下运河,我,还有好像是勋卓女朋友的那个丫头,那个丫头好像已经被运河迷昏了一半儿…-_-^

    “…啊…好疼…>_<”

    “…很疼吗…?喂…~你知道勋卓脾气的干吗还在这儿吻我啊…以后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该多好啊>_<”

    我无话可说…运河也没说话,我们面对面看着…这时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丫头-_-^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的聒噪着…我看错了吗…?…现在…面向着我的运河瞳孔在颤抖吗…

    “秀允啊^o^…黄怡姐接吻比你好多了…一点儿都不生硬…”

    啊…原来是这样,眼泪出来了,心里什么东西轰然坍塌了的感觉…现在…我不要了,我不要再继续了…

    “赵运河…”

    “^o^嗯”

    “…运河啊…”

    “嗯嗯”

    “…再见…”

    “…”

    “…再见…现在我也不要了…你不说和我交往太累所以要分手嘛…我…我等你也等累了…现在我也不要了…你扔掉的碎玻璃…我到处捡来捡去也受伤了…”

    “…”

    “对不起…你不说我自私嘛…我很自私嘛…对不起,可是…我觉得有多对不起就有多恨你…”

    “…”

    什么话也没说,运河是有一点儿吃惊吗…定在了那里一样…他想什么呢…

    “我…去德国…要去德国…现在刚决定的…谢谢你…帮我下这么大的决心…”

    真的是我的错觉吗…运河的两眼黯淡了下去…虽然是很短的瞬间。转身吧…就这样转身吧…一步,呃!!>_<!那个笑声好听的丫头跑了~!!’第一次遇见运河时他的话似乎还回荡在耳边…两步…我们第一次说BYEBYE的时候,每天在我家门口和小狗儿玩儿的运河的后脑勺浮现在眼前…三步…我又转过了身,是最后的迷恋吗…我只要再看一眼…上帝,菩萨,真主…你们抢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知道吗?…请让我…再看他一样,只看一眼…让我再看一眼运河的笑脸…可是运河低着头。除了上课时打盹儿和假装祈祷的时候,也没什么事要低头的啊…啊对了…还有一个…就是哭的时候,可他也不像在哭啊…而且现在也没有哭的理由啊…那么,他是困了吗…-_-突地,周围绚烂的霓虹灯反射出的泪水,那是运河的没错…那是高兴的泪水吧,对啊!是高兴的泪水!他的话肯定会在这种情况下流出高兴的泪水的!!!!

    “你!你这个混蛋!!!”

    我是想一直按捺的啊…却不行,看来我的确是像某个人说的自私的人啊,不知道这样我哭了多久…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再见,这次真的是再见了。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收拾行李,现在对韩国已经没什么留恋了…留恋下面被捆绑的我的爱情…昨天已经死了,干脆的死掉了,没有留恋了,我决定不做留恋的女人。

    “喂…姑妈啊…嗯,是我秀允…我决定了…我去…我去,那边给我寄机票吧…?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假的吧?!”

    我高度评价了自己对于机票的执著…可能重复了九遍…-_-…然后…吞下了比九遍还多的泪水…赵运河…你和我到底还是走到了头,我们…赵运河…运河啊…我讨厌你,现在我也讨厌你…我恨你,我希望你事事不顺,希望你和别的女孩儿全都痛苦的分手,希望你重新想我想得痛苦得睡不着觉…嗯?可是…可是…其实…我想你…就是想你,运河啊,我别的什么也不想就是想你,想你,想你,现在…我想见你却见不到,恐怕这是最悲伤的事了…不对,想见却不能见更悲伤…

    几天后,日子定下了,现在只要再过十五天我就要去德国了,是把心留在这儿,还是带走呢…这个我虽然还没决定…哔哔…好久没听到了,短信的声音…

    [HELLOMYNAMEIS夏媛MIN,啊呦啊呦!你猜我在哪儿?我到日山了!!等我们见面吧!!]

    啊,夏媛啊…现在你回来了啊,啊呀…介止家的阀门儿我还没关呢,-_-…难道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真的…好奇怪,夏媛和介止,开始的时候两个人也不愿意的啊…周围又那么多的阻碍=_=…从银晓真到黄晓莹到林海秀…还有,喜欢夏媛这鬼精灵的还有公高沈泰真,银求…可是…他们一直都没分开啊,他们两个的玻璃杯一直都没碎…好羡…慕…

    这样就在出发的前一天,也没有见到夏媛,嘀嘀…嘀嘀…!!!啊,是鼻孔少女-_-…啊,颤抖

    “喂…=_=”

    -你…你!!!就这样是吗?!因为我比你先出国了就生气了?!为什么你躲着不见我,为什么!!T^T!!!!!!

    “夏媛啊…=_=…难道你哭了…?”

    -呜呜…呜呜…T^T…该死…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啊…

    “喂…干吗哭啊…现在见不就行了嘛,我是有好多要整理的才…对不起…”

    -…T^T整理??…

    “…我,去德国,羡慕吧…?”

    -去玩儿吗?!我也去!!介止啊快过来!!!!!她说一块儿去旅行呢?!!

    这丫头真是有够快的-_-…电话传到介止手中的声音…听得好清楚啊=_=…

    -是你弄哭的吗…

    “…谁…?”

    -我老婆-_-^

    该死…小家伙儿=_=…还没登记呢,你们才不是夫妻呢,真是-_-^

    -是你弄哭的吧…

    “对夏媛是因为我哭的!!可以了吗?!”

    -不是夏媛…运河…

    “…运河,怎么…”

    -弄哭了吧…

    “…是啊…是哭了…高兴得哭了…”

    -…白痴…你现在过来,要是不来躲起来的话你就死定了

    嘟…嘟嘟嘟…-_-^真是-_-^

    到了夏媛家和介止家的楼下…腾腾腾,我先去了夏媛家,可哪儿有人影儿啊,于是只有去了介止家(基本是挨着的-_-^)喀嚓,门刚开了一条缝儿一个人就用力把我拖了进去-_-^

    “介止啊…你干吗对秀允这样!!疯了吗>_<!!”

    就是除了李介止这疯子还会有谁…

    “放手…好疼啊…=_=”

    “啊该死…我朋友难受我也难受…”

    “朋友谁?…运河…?不用担心,运河才不难受呢…最近见不到…不知道…-0-”

    “白痴…还不趁我没打你赶紧走…”

    那是谁让我来的啊…=_=…你这家伙肯定要长命百岁的,经常被骂的人据说都长寿的-_-…

    “出去…”

    “喂!!!你出去!!T^T!你都不和我玩儿!!!干吗不让我朋友来!我在塞班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_=^…”

    一提塞班岛介止这家伙马上绷着脸出去了=_=…我进了客厅…

    “…塞班岛怎么了???…”

    “我们在塞班岛饭店的时候!!T_T介止老是让住在隔壁的越南人说韩国语…说不好他就发火…T_T你知道有多荒唐吗?他自己都不明白的俗语还乱教一气…把那个人当宠物耍!!那个越南人发音有点儿像了就摸人头发说说的好!!”

    “嗯…-_-…”

    短暂的停顿…夏媛好像有点儿不好意思说…

    “可是秀允啊…”

    “夏媛啊…”

    “…嗯…你先说…”

    “不…你先…”

    “那我们一起说>_<”

    这孩子…咋无聊成这个样子了呢-_-…

    “嗯好吧…”

    “好>_<一,二,三!!!”

    “我去德国,不是旅行是留学…”

    “我和介止明天结婚登记…”

    呃,我们两个同时张嘴说完又同时后退了一步,-_-…然后又同时…

    “啊你疯了!!!!!!!!!”

    …嘁嘁-_-^真是不疯怎么会和那种家伙定下百年之约啊…

    “张秀允…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

    “我看你更是…”

    “运河不可怜吗…???”

    “…什么…干吗你们都向着他…运河哪儿可怜…我说走…他都没拉我…”

    “…那当然了…”

    不觉中…夏媛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运河好可怜…”

    “不可怜…”

    “运河好悲惨…”

    “不悲惨…”

    “他…知道的…从一开始…运河都知道,所以故意这样的…”

    “…什么…他知道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不…>_<不知道别人的心…不知道什么是爱…”

    “真正不知道什么是爱的人不是你吗…?”

    “…什么?…”

    “运河他…知道你因为留学自己矛盾苦闷的事…可能你哭的时候…他也一样在哭啊…”

    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好疼…什么啊…什么啊

    啊…T^T,居然被运河看到我这个样子…心像撕裂了一样,可即使这样…还是冲我笑的运河…

    “喂!!!运河!!黄毛儿!!!!!=_=^!喂!黑毛儿!!!呵呵!黑毛儿!!!-_-!!!!!!”

    “你眼睛都肿了…啊呦啊呦>_<…好了起来吧…回家吧…回家…”

    “放手!!!我没有黄毛儿男朋友!!!-_-!!!”

    -_-…难道,夏媛说的我说了过分的话…就是指这个吗,不像啊…看看运河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可还是在笑啊,可是…是什么呢…

    “我…我想走…”

    “什么,~~>_<…起来吧…回家吧”

    “…我想走,嗯?…运河啊…我可以走吗…?”

    “现在不就走吗…我送你回家”

    “不是…不是那儿…是…好远好远的地方”

    “哪儿…?去旅行吗?秀允是要去旅行吗?>_<”

    “嗯…差不多…我可以去吗…?”

    “嗯嗯…介止和夏媛都一起吗??”

    “不是…”

    “那只我们俩?”

    “…不是…”

    “…呃…?”

    画面里运河还是没搞清我到底在说什么,啊…手…在哆嗦…

    “运河啊,你…对我来说是负担吗…?”

    “…”

    那吃惊的圆眼睛里…好像含着泪水,我好讨厌画面里的我…如果可能我真的想回到那时把我的声音给掐住…

    “是负担吗…?…是负担吗?>_<啊呦不知道…反正你总是这样…不知道变化…”

    “…你…怎么了…??…有伤心的事吗?”

    “我…我真的想去…去的话就能实现我一直的梦想…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就再也不可能了…可是…可是…你…!!!”

    说着…画面里的我,手指用力的捅着运河的左肩膀…

    “因为你…因为你…你这个!-_-!!!…”

    “…秀允…要去哪儿啊…?…”

    画面里运河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迷惑与不安,我…居然在这样的运河面前,把什么都说了出来,不想拒绝姑妈的好意,你是我的负担,我也要像沈泰真那样一百零一岁再回到你身边…等等…慢慢的运河的眼角湿润了…头也低了下去…

    “…如果去的话…什么时候回来…?”

    “…四年?…五年?…说不定也干脆不会回来-0-”

    “那么…可以…?”

    “…什么?听不清?=_=?”

    低着头的运河的声音,小的听不清…画面里的我把脸贴到了运河的脸上…

    “…不去…不行吗…”

    “…我想去…”

    “就不去不行吗…?”

    “…就想去…”

    “…为什么…”

    “他怎么知道的…闵夏媛…他怎么知道的…我去留学的事,谁说的?”

    “你…是你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啊…”

    “…呃?…”

    夏媛一句话…把我打成了傻子…

    “那天…我和介止去塞班岛之前我们聚会,你喝多了…不记得了吗…?”

    “那天…?…我怎么了?”

    “?!让我说也不合适?!那天你真的好过分,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_-…要是我对介止那样说,那个首饰肯定会当场杀人的!!你这死丫头!!!就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什么…我说什么了…我伤害他了是吗…?是吗?!”

    “运河真的够可怜…一直咬着嘴唇忍着…连我都受不了…”

    “我说什么了…”

    “真的运河…”

    “闵夏媛…”

    “…我没法说…我张不开嘴…真是的…”

    夏媛进了里屋拿出椅子在柜子上面找着东西=_=…这儿是介止的家啊…

    “啊!在这儿!找到了!!!”

    夏媛手里拿的是黑色的小DV,啊…是啊那天,介止拿着那个去的…那里面录下了我说的话吗,能看到我对运河怎么样了吗…

    “这个…借给你了,你拿去看完别再让运河伤心了…”

    我的房间,我小心的按下了DV的按钮,充满整个画面的…是刚才介止那家伙的家,客厅的天花板-_-…晃的这么厉害肯定是不会用的主人亲自录的,-_-…

    “介止吗?>_<能看到我吗?我的脸?”(画面里根本看不到的夏媛的声音)

    “就是一片白…”

    肯定了…因为天花板上没灰尘啊…=_=我无聊地盯着空白的画面好一阵,突的,画面中断后又重新打开时,出现的是运河僵硬的脸。是在高涨,画面里只有我和运河,啊…是啊…那时…夏媛去追那个长得像介止的男人去了,然后真的李介止也跟出去了…是那时…画面里的我…正一个劲儿的搔着后脑勺-_-

    “好痒…啊…好痒…!!!!!!!!!”

    运河还是低着头…声音也是低低的…

    “以后…我赚好多好多的钱…开一个用你名字命名的美容院…买一百个,一万个香波,每天招好多好多的客人…那样…你就在韩国吧…在我身边吧…”

    张秀允秀允啊…你说不去了的吧…?你说了吗…要不干脆睡着得了…

    “香波不需要一万个的>_<还有…我想做的是专业级的…你没法给我准备的>…<”

    运河的声音有些变了…

    “我可以的…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可以的…”

    “嗯…运河啊…-0-…那我们BYEBYE吧…BYEBYE吧…再见…我们快点儿说再见吧…T_T!”

    看到画面里的我居然硬是抓起眼泪汪汪的运河的手左右晃动,我再也忍不住趴在床上痛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画面里的我居然还在笑…精神已经有些不正常的我在笑,可画面里的运河在哭啊…隐约的…不要走…不要走,重复着这声音…和现在的我一样在哭,好伤心,我让运河伤心了。这时…夏媛和介止出现在画面里,与此同时运河腾的站了起来,好像若无其事的挤着笑容…可是夏媛已经觉出了不对,刚要拉着介止出去,

    “…运河啊…我可以去的是吧…?我们BYEBYE没关系的…?我们也该到了真分手的时候了…”

    画面里的夏媛,我,介止还有运河好半天都没说话,运河晶莹的泪珠一颗颗地滴落到了桌子上,李介止好像明白了什么冲我抬起了手,挡住他的…不是夏媛,也不是我…

    “该死…干吗你总是要像白痴一样…和她分手吧…”

    运河抓住了皱眉的介止…哽咽着说…

    “…你动手她会受伤的…”

    “你不知道我要动手吗?”

    “不要…”

    “你命令我吗…该死…?-_-^”

    “T^T李介止!!疯了!!你这死家伙!!!”

    “…秀允…我不想让她脸上有伤痕…秀允的脸…应该是每天都笑的…”

    “…该死…闵夏媛…喂闵夏媛!!!”

    “干吗!”

    “你以后别和她交朋友了”

    “别理秀允了!!!别惹她了!!!T^T”

    “…你刚才也在命令我吗!-_-^”

    “T^T!你先出来!!!出来!!!”

    “你…是向着她还是向着我…”

    “又是什么!!T^T!”

    “我问你掉到水里你先扔给谁草绳!”

    “…T^T!!!草绳会烂掉的!!!出来,出来!!!!!!”

    夏媛费力地把介止拉出了画面,然后运河把身上的夹克脱下来披到了我身上…我又开始搔后脑勺…运河好像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

    “你猜这是什么…”

    “专业美容院的钥匙吗?>_<给我那个>_<”

    “哈…”

    运河哭了…

    “这个…是我们两个生活的房子的钥匙…因为这个…我去赚钱…不管什么事我都认真地去做…我…秀允啊我…”

    “嗯…”

    “…我想和你一起在温馨的房子里生活…”

    “嗯…”

    “别走了…”

    “不要…”

    “…就我们两个在一起…我给你讲笑话…我给你做饭洗碗…”

    “不要…-0-…真爱的话…就要懂得放手的…哈湫!!!>_<”

    运河把自己的围巾解了下来…围到了打喷嚏的我的脖子上,眼泪已经把黄色的围巾打湿了…运河好像决定了什么似的…

    “…留学后你回来吧…我等你…”

    “嗯…?…好>_<”

    “好…那我同意…”

    “…嗯?…BYEBYE…?!>_<”

    运河凝视着我点头,默默的…就那么凝视着我…傻瓜,疯子…白痴…这种情况下…你这么痛苦…干吗还要对着我笑啊…为什么…你的眼睛那么空洞…

    画面在这里戛然停止了,不知道之后我又说了什么没有,运河是因为我才故意这样的吗…因为知道我酒醒后不会主动离开他…所以他决定先伤害自己的嘛…真正不懂爱的人,的的确确就是我啊…

    第二天,我当然没有上飞机了…然后去了运河家,可他姐姐说最近他没回家,自己在外面住。是啊…上次运河对我说过的…他自己在外面有房子…其实并不是他要自己住的…对不起,对不起运河啊,对不起…回来的路上,我一步步地向夏媛家走去。阴沉沉的天如同我的心情一样,运河啊…

    “呃…?!这是谁啊?>_<不是我死党吗?!快进来…”

    我刚按门铃夏媛就红着脸出现了…

    “你喝酒了吗?!家里父母都不在吗?”

    我有气无力地进了屋子…真是的-_-…客厅的风景真是够奇妙,夏媛妈妈正在玩儿纸牌,涵范系着围裙在那儿看怪声怪调的卡通片,介止正瞪着布谷鸟钟,最可观的是夏媛的爸爸。

    “嘿呦…嘿呦…嘿呦…嘿呦…”

    正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做上肢伸展运动呢,真不该来这儿…不该…

    “介止啊…”

    嗖地,向我转过头来的家伙目光前所未有的可怕…

    “能告诉我运河家的地址吗…我一定要见他…”

    “他没在家…”

    “嗯?”

    “没回家…他们都等三天了,可还是没消息…”

    “…呃…”

    虽然回答…可嗓子好像被堵住了,运河啊不会出什么事吧…你在哪儿…在哪儿啊现在…

    “张秀允!反正!!!你!你!你虽然是我的朋友,可你对运河实在太残忍了!!!明明都是你不对,你还总说BYEBYE!!T^T!!呜呜…运河最讨厌的就是BYEBYE了…这话最伤人啊…”

    是啊…BYEBYE,最伤人的话…这时,咔嚓,像一道闪电劈过一样,脑子里一下想起了运河的话,毕业典礼上…下着大雪的那天…那时运河说的。

    “秀允啊…那个…”

    “嗯…”

    “你和我那次你过生日的时候…BYEBYE的时候…”

    “…呃…”

    “你知道那时我有什么心愿吗”

    “什么…?^o^…”

    “…我好想我们两个人一起偷偷溜进没人的学校…o_o…烤红薯吃…吃完了打雪仗…”

    “夏媛啊!!!我爱你!!!我真的真的爱你!!!!!!T^T!!!”

    我嗖地弹了起来冲出了夏媛家,跑啊…跑啊…去学校,虽然气上不来了可我还是在跑…上次…运河啊…我从釜山回来的时候…你举着欢迎的字在车站等我…可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就回家了…后来得知后…我呼哧呼哧地又跑回了车站…那时的我在笑,现在…现在…我也在笑…可是…眼睛在哭…眼睛是不会说谎的…对不起…我也不想哭的…对不起…不知跑了多久,我在一个小商店的门口停下了,

    “阿姨!!!这儿卖红薯吗?!!!”

    一会儿我拎着一袋子红薯出来了接着跑…-_-…人行横道前,绿灯闪啊闪的可我还是跑了过去,啊…-_-…我的鞋!!!>_<我没理会甩掉的鞋接着跑啊跑…-_-…虽然脚疼,可是我还是跑,就这么死去活来地跑啊…运河啊…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你如果走掉的话…我们真的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啊…

    …不觉到了尚高正门前,我平息着急促的呼吸慢慢地走进了操场…一个男生正在运动场的废轮胎上走着…看到那个男生的瞬间…我的眼泪已经无法抑制的涌了出来,还没发现我低着头坐在轮胎上的…正是运河,虽然我好想一看见他就扑到他怀里的,可是不行…我怕被推开…我怕运河看到我不笑…我怕他让我走,自己又一个人哭…汹涌的眼泪把我变成了泪人儿,我擦着眼泪努力想看清楚运河,然后…我转过了身。我真是白痴…右脚好疼…可是我没有停继续朝校门口走去,跑的声音…后面…一个人急促的跑步的声音…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和我一样急促的呼吸…我不敢回头…回头的话…运河会怎样呢…

    “秀允啊?…”

    “…”

    “…秀允啊…?秀允啊…你是秀允吗…?”

    点头…

    “你知道我在这儿是吗…?”

    又点头…

    “…那…”

    接着点头…

    “…我…能再抱你一次吗…”

    运河的声音已经哽咽了…你也哭了吗…预料之外的结果…好意外,红薯袋子从手中脱落的同时…我的哭声再也抑制不住爆发了出来…我转身紧紧抱住了运河,运河的手颤抖着…抚弄着我的头发…时间停滞了…三十分钟吗,一个小时…运河还在抚摸着我的头发…偶尔落到我肩上的…没错是他的眼泪,没错。

    好温暖啊…运河的怀抱…

    “我…运河啊…我好怕你会推开我…我好怕你会转身走掉…”

    “…现在我只要你…我只要重视我自己的感情…现在…我不会再做傻事了…我不要让你去远方…我们要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一起…”

    “…嗯…我们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

    太阳躲起来了吗,躲到灰色的天空后面了吗,要下雪了吗…那样的话…就能实现运河的心愿了…我们就能烤红薯…打雪仗了…我和运河一起打开了装红薯的袋子-_--_-又恢复了往日的谈笑…一点儿都不尴尬…好久了…我们没有这样过了…好开心啊…

    “啊…我的脚要疼死了!?!T_T!?喂,你自己到底在那儿干吗呢!!T^T!”

    “…你看这个…~~”

    -_--_-这个有创意的家伙…居然把我的红薯在操场中间摆出了一颗心,不行…他以后肯定会一看到红薯就会这么干的,可是=_=…可我真的好高兴啊…

    “…啊…怎么了,鞋呢??”

    你问的可够快啊…

    “刚才来的路上甩掉了”

    “…啊…你非像小孩儿一样吗??…”

    …=_=^小孩儿??谁?我???不是你是我吗=_=?…运河盯着我的冻得硬梆梆的脚,然后解下自己的围巾,一层层地把我的脚包上了…-_-

    “暖和了吧现在…??”

    “可是……运河啊…这样我没法走路…-_-还有…这个围巾你也没法再用了啊-_-”

    “我背你就行了嘛…还有不用围巾也没事的…”

    “为什么!!T^T!这个还是名牌呢!不许你浪费…”

    “不是有你吗…没有围巾有你啊…”

    “嘁…不许让我哭…T_T“

    啊!啊啊!!!我也有围巾啊!我在运河来不及阻止前迅速地把围巾解了下来…

    “过来…”

    “不要…我这样就好了…”

    “我也不要…快点儿过来…>_<”

    “我说不要!!啊!!不要!!…~”

    这个这个-_-…这小子怎么不听话了-_-傲慢的家伙>_<我迅速地用围巾围上了运河的脖子…可能向我这边太用力了…我们的脸一下子碰到了一起…啪地,运河嗖地离开了…你不擅长和人接触嘛干吗这样…=_=^

    “对不起…!”

    “-_-…不是了…是我的错…运河啊…”

    “嗯嗯…”

    “我接吻…很生硬吗…?”

    “…呃?”

    运河的两颊迅速绯红…

    “过来…-0-”

    “喂>_<干吗>_<”

    我再次把围住运河脖子的围巾向我这边拉,这次是真的接吻…有些尴尬地对望,我嘻嘻笑着想隐藏红透的脸-_-…运河的脸靠近了…运河的嘴唇靠近了…然后,又一次…

    “秀允啊…”

    “嗯…”

    “秀允啊…”

    “嗯…”

    “…秀允啊…”

    “…要干吗?-_-要吵架啊?”

    “…不是…是要确定…”

    “傻瓜,什么…”

    “确定你在不在…在不在我的身边…”

    “喂…一条围巾两个人怎么围啊!!”

    “干吗可以的…这样围…”

    运河固执的时候谁也阻止不了,结果我还是在操场中间和这家伙共围了一条围巾…然后,运河最后一个问题让我不禁扑哧笑了…点着头…嗯,真的…你…真的…真的…是的…

    “…秀允啊!!!!我…可爱吗?…”

    END

    介止和夏媛BYEBYE

    运河和秀允BYE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