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鸢鸢相报 > 正文 > 第 61 章 除夕
第 61 章 除夕



更新日期:2022-01-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年夜饭是在宰相府家吃的,宰相府的饭菜著实好吃,尤其是饺子,那胖乎乎圆滚滚的饺子,吃得我恨不得连舌头一起吞下去。

    悲哀的是,我没把舌头吞下,我把范老夫人包饺子里的铜钱吞下了。

    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在嚷嚷著谁吃了那幸运的饺子,还吵著要沾喜气。我一声不敢吭,我总不能告诉大家我把那幸运的铜钱吞了,要沾喜气的都来摸我的肚子……

    于是,那枚幸运铜钱的行踪成为除夕晚最诡异的一个谜。

    吃完年夜饭后便大家围著吃酒,萧子云言语不多,范宰相更是寡言到人神共愤,而范天涵在他爹面前更是彻底的循规蹈矩,于是只有我与范老夫人一搭一唱地评价门□竹的声响。

    只是我心里有事,难免心不在焉,几次回范老夫人话都牛头不对马嘴,幸得她只纯粹需要个搭腔的进行她的长篇大论,至于搭腔的搭了些啥倒是一点不重要。

    回府途中,路上倒是很热闹,道路两旁摆满了各式小摊,捏面人的,画糖人的,卖糖葫芦的……当然最热闹的还是那些放炮的小孩儿,辟辟啪啪左甩一个右甩一个,好几回我都被吓一跳。

    又一个甩炮丢到我脚下,范天涵从身后拉了我一把,我转头狠狠瞪了那甩炮的孩子一眼,五六岁长得很精致的小娃娃,仰著天真无邪的小脸望著,我见他长相可人,不好意思继续端著穷凶极恶的面孔吓他,弯下身子软了声音道:「小孩儿,你这样的行为不好,会吓著路人的。」

    说著还伸了手揉他脑袋以示慈爱。

    岂知那小孩斜了嘴角笑:「阮二少我这是炸美人炮,既然炸到你了,你就从了我罢。」

    我尚且在欣慰国家的少年如此眼光独到,那阮二少已是扑上来揽住我大腿。

    我尚未反应过来,范天涵已拎了那阮二少的领子。

    阮二少被拎在空中,悬空的小短手和小短腿拚命划著蹬著,像倒翻著的乌龟,十分可乐。

    范天涵一手拎阮二少,一手拍他脑袋,教训著:「阮二少,小小年纪就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爹娘怎么教你的?」

    阮二少丝毫不软,尖叫著:「大人欺负小孩,大人欺负小孩……」

    那声音之大,引无数路人侧目,我忙冲上去抱过他,安抚道:「别叫别叫。」

    他趁机往我怀里钻,边钻边嚷嚷:「虽然你有点老,但我不会嫌弃你的,我们成亲罢,我会对你好的。」

    妾身啼笑皆非……

    范天涵在一旁逗那阮二少:「臭小子,实在抱歉,她已是我的妻子了。」

    阮二少从我怀中抬头,期待地望著我:「美人,他骗人的吧?」

    美人我不忍地点头。这男娃儿缓缓松开抱著我的双手,拉好自己的衣服正色道:「我会等你的,等你红杏一枝想出墙,等你人老珠黄被遗忘。」

    我乐不可支,拍著他脑袋道:「你真是个痴情种啊,唉,我真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他挥开我的手,道:「你少将我当小孩使,我告诉你,我在家乡可是遍地红粉知己。」

    我忙不迭点头:「看得出来看得出来。」

    范天涵笑著插话:「小子,上个妄想勾引我妻子的人,坟前的草长得已经比你高了。」

    我睨他一眼:「哪里?我想去上香。」

    阮二少不满我们忽视他,拉拉我衣摆道:「美人娘子,我得回去了,我长大后会回来找你的。」

    我露齿一笑,自觉笑得犹如春天第一朵绽开的花般娇艳欲滴,道:「快回去罢,我们有缘再会。」

    阮二少又依依不舍地拉扯了许久,最终我们总算含笑望著他走远。

    「高兴了?」范天涵突然道。

    我愣愣的啊了一声。

    他道:「你用完晚膳后便一直魂不守舍的样子,怎了?」

    我这才想起,叹了口气:「其实……我……」

    他皱眉:「到底怎么了?吞吞吐吐的都不像你。」

    我心一横:「其实我把那饺子里的铜钱吞了下去。」

    他一愣,睁大眼望了我许久,缓缓道:「你就是为这个,一整晚闷闷不乐?」

    我郑重点头,我肚子里有个铜钱耶,比有个小娃娃还严重!

    他狐疑道:「你这么副苦海深仇的模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吭声,淡定地眺望远方,叹道:「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你续弦便是了。」

    他震惊了,笑不可竭,「哈哈……莫非……哈……你以为……哈哈……吞个铜钱就能死人?」

    这事还得追溯回我是个顶著个毛毛髻的小总角时,某日我无意间发现爹将娘最喜爱的珍珠送给了五姨娘,一气之下我便冲上去夺了过来,他们俩欲过来抢,我便将珍珠含嘴里吓唬他们我要吞下去,他们反过来吓唬我言若是吞下著珍珠,便会肠穿肚烂而死,我生来怕死,便把沾满唾沫的珍珠吐还给他们了。

    而这事过后,一直并无人为我更新消息,我便一直以为吞了珍珠会肠穿肚烂而死,试想一下,那圆溜溜的珍珠吞下去尚且肠穿肚烂,可见我们的肠子与肚子是个多么脆弱的所在,而我吞了个铜钱!铜钱!那薄薄锋利的边缘一划,我的肠子就开花。

    范天涵还在笑,我很是丧气,只觉事到如今多说无益,便自顾往前走,北风呼呼吹得我心凉。

    几步之后,范天涵赶了上来,拦在我面前,无奈地笑:「又耍蛮了?」

    我哪里是在耍蛮,我是在贪生怕死。

    我绕过他继续往前走,他又赶上来,绕到我面前,倒退著随我往前走,边走边道:「好好好,是我不该笑你。」

    我瞪他一瞪,眼见他倒著走路即将撞上那酒馆前的酒旗,忙道:「当心。」

    他颈子一侧,轻巧躲过了那酒旗,还是倒退著与我讲话:「这铜钱吃了真死不了人,你不信可以去问姜溱,你若吃铜钱死了,我陪你殉情,成了么?」

    我将信将疑地望著他:「当真?」

    他重重点头,「果然。」

    我这才松了口气,回头仔细想想也觉很是傻气,挠著头问他:「那我今年还会不会有好运气?」

    也不知这话哪里击中了他的笑穴,他又哈哈笑个不停。

    回到府中,见院子中央摆了三桌酒席,府上老老少少围著吃酒掷骰子,宝儿和师父一人坐庄一摊,热火朝天得连袖子也卷上了。

    我见状十分欣喜,凑上去便嚷嚷著要分红。

    原本热闹的场景一见范天涵就歇了,所有丫鬟家丁连同李总管齐齐目不斜视端正站好,任那骰子在桌上旋转滚动。

    而范天涵此时的面色实在称不上和善。

    我见势不妙,摇著他的手大叫:「豹子豹子。」

    他望一望杯盘狼藉的庭院和桌上旋成三个五的骰子,再望望我,我忙不迭讨好对他笑。

    他再瞪我,我再讨好地笑,古诗不是有云,一骑红尘妃子笑,伸手不打笑面人。

    他面色终是趋于和缓,道:「大伙儿尽兴罢。」

    话虽这么说,还是无人敢动作,剩了师父和宝儿干干招呼著大家接著玩。

    身为体恤下人的夫人,我伸手捞了个空酒杯,斟满了酒递范天涵面前:「天涵,难得今日大家这么高兴,一起罢。」

    他冰冷地望著我,我提醒道:「快喝快喝,我手举得很酸。」

    他接过杯,一饮而尽。

    场面瞬间再次欢腾,掷骰子也好,划拳也好,喝酒也好,怎么闹腾怎么折腾。竟还几个胆肥的摇摇晃晃举著杯就到了范天涵面前要敬酒,李总管冒著汗过来挡,范天涵倒是很配合地与他们举杯。

    眼看黄汤一杯一杯下肚,我发现范天涵愈来愈不对劲,他先是沉默不语,后是傻笑,笑得忽如一夜春风来,然后春风又绿江南岸,总而言之,就是那美好的春风。

    而且这厮逮人就笑,谁偷瞄他他就对谁笑,眼神内还碧波荡漾。活生生把几个小丫鬟迷得神魂颠倒,我越瞅越不对劲,他再这么笑下去,明日这府中在宝儿的带领下对我掏心掏肺的小丫鬟们该倒戈了。

    于是我问他:「你喝醉了吗?」

    他望著我坦荡荡道:「好像是。」

    我续道:「我扶你回房歇著吧。」

    他回道:「我不要。」

    ……

    眼见他那小眼神越来越涣散,笑得越来越撩人,我只得又劝道:「天涵,咱回房歇息罢?」

    他望我一眼,嘿嘿傻笑:「娘,我不。」

    ……

    我他妈彻底不知道怎么整了,这么大的娃,我天赋再异禀也整不出来。

    不过他响亮亮一声娘倒是将这府内少女们跳跃的小心房彻底喊归位了,敢情适才他那勾人的笑是在以一颗赤子之心表达舐犊情深呢。任这些小姑娘们再春情荡漾,谁也也不想提前当娘。

    好不容易连拖带拽地将范天涵弄进卧房,他往榻上一瘫,闹上了。

    他在床榻上滚来滚去,说甚都不肯脱下靴子,我求了他许久,最终他迷蒙的眸子盯著我道:「你是我娘还是我娘子?」

    我又哄道:「你将靴子脱了我便告诉你。」

    他考虑了半晌,两脚一蹬,甩飞了靴子,后期待地望著我。

    我柔情万分道:「我是你娘子。」

    他满意地点点头:「清浅,我要睡了。」

    语毕自顾拉好被子,安然闭上眼。

    ……

    我莫名觉得被戏耍了一顿的感觉。

    次日我如厕时听到匡当一声十分结实,低头一望,那枚铜钱繁华历尽,归于粪坑了。

    而范天涵困惑了许久,为何这府内上下一见他便露出长辈般慈爱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