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古都探幽 > 正文 > 说五环真相大白
说五环真相大白



更新日期:2022-0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抬起甄缳父亲的尸骨离开车门,却发现周遭没有想象中那么黑。我偷偷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龙蜕是从一面墙里破壁而出,脑袋顶到了一根硕大的水泥柱子前。那柱子极为高大,顶部好似一个火炬。用这种方式制动,难怪会把我们撞得七荤八素。

    我们下了车,很快来到一条扁平宽阔的通道内,附近有着造型各异的古代雕像,每一个造型都非常奔放诡异。甄缳拿着枪盯着我们朝前走去,不时发出指示,她果然轻车熟路,很快我们就看到远处有一个洞口,泛起微微的光亮。

    我们朝着光亮走出洞口,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上有一座高大建筑,钢筋纵横,形状既似鸟窝,又像马鞍。而在四周,围绕着一圈高耸岩壁,紧紧把建筑裹在中间,形成一个天井。我一抬头,看到这天井非常深,头顶勉强可以看到一小块天空的痕迹,清晨的阳光勉强垂落下来,给整个井底带来一片光亮。

    看来这也曾经是古北京的建筑之一,后来地质变化一路下陷,硬生生在这里压出了一个天井来。而这建筑就在井底安眠到了今日。看它的气质,很像是一座神庙。

    “这莫非就是哪吒陵寝?”贝不住激动地擦了擦眼睛,几乎忘了自己的处境。“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甄缳冷冷地回答,催促我们赶紧走。

    我们走到建筑脚下,从一个小门钻进去,很快就来到了其内部。让我惊讶的是,建筑里居然是一个宽阔的露天广场,广场上铺着厚厚的一层黄土。周围一圈全是梯形看台,看台上有留有难以计数的座位。即使这不是贝不住猜测的哪吒陵寝,也一定是古北京极为重要的祭祀仪式场所,它符合目前所知的一切宗教特征。

    只是我现在无法确定,这究竟是崇拜哪吒神的,还是崇拜孽龙神的。从之前的痕迹推断,古北京应该发生过一次大分裂,真神与恶魔的崇拜者之间发生了冲突,这个宗教场所很可能是这次冲突的关键所在。

    “很快,我们终于抵达终点了。”甄缳如释重负地说。

    我们此时站在了整个广场的正中央,周围是数万个没有观众的座位。天井口的几缕阳光投射下来,把我们周身都照得金灿灿的,让这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神圣。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这到底是哪里?”贝不住问。

    甄缳微笑着道:“你的问题可真多,贝叔叔。”

    “对一个突然变成敌人的乖侄女,问题再多也不过分。”贝不住针锋相对。甄缳晃了晃沙漠之鹰,略微抬起头,让自己的脸沐浴在阳光下,过了许久她才开口说道:

    “敌人?不,你搞错了。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伙伴。”

    我们三个人听到这个词,都忍不住苦笑。大营子索性吼出声来:“有这么欺负人的伙伴吗?”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甄缳把目光收回来,神情变得肃穆,“我们是神选之子,而这里,就是我们的原魂诞生之地。你们难道没感觉到灵魂的颤动吗?”

    我们三个一起摇摇头,看向甄缳的眼神多了几丝怜悯。这姑娘,不是疯了吧?

    甄缳看我们不相信,无奈一笑,居然开口唱起歌来。这旋律我一听就知道,是那一首《北京欢迎你》。她唱完以后,开口道:“这首歌是我家族里世代相传的传承。我父亲告诉我,只有真正的北京后裔,才能领会它的精髓。”

    “什么神?”我问。

    “当然是哪吒大神!北京的守护者!”甄缳高亢地叫喊起来,“我无数次地进入天坑,连我父亲都不知道。凭借着神灵的启示,我见证了古北京的许多神迹,和他们抛弃真神所遭遇的惩罚,并最终寻找到了这里。从那时候起,我就意识到,进入天坑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远古的神灵在呼唤着我,只有听懂这首歌的人,才能去恢复神的荣光。”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封建迷信的错觉?乖侄女?”贝不住嘲讽地反问。

    “因为我们是神选之人。”甄缳目光灼灼,“贝不住、赵一敬、大营子,还有我和我父亲,合起来不正是北京欢迎你吗?”

    “你爹叫啥?”大营子怯怯地问。贝不住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怀里的甄缳父亲骸骨:“她爹的名字,叫做甄泥。”

    “可是,北京欢迎你只是歌谣吧?和哪吒有什么关系?”我皱起眉头,想不通两者的联系。

    “那不只是歌谣!”

    甄缳一抬手,冲着远处一个高出的平台开了一枪。“唰”的一声,覆盖在那平台上的一大片腐朽帷幕一下子剥落下来,露出一片壁画。壁画的色彩艳丽,线条古朴,这么多年过去了,仍旧栩栩如生。

    这壁画没有复杂的构图,上面只有五个人。五个人都是大头短身,服饰不同,摆出难以言喻的奇异姿态。壁画上覆着一层尘土,让他们的面目似乎生动起来,彷佛从古代穿越时空来到这天坑底部,俯瞰着我们。而这五个人的背后,则有五道光环浮在头顶,连缀在一起,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看到这壁画,难道你们不想膜拜吗?不想惊叹于神的伟大吗?在这壁画里,神谕说的很清楚了,五环就是北京的五环,代表了孽龙。而那五个头顶光环的人,就是北、京、欢、迎、你五个哪吒的使徒。所以当我看到你们三个的名字时,就已经意识到,神的预言近了,这才把你们引导到这里来。”

    “只凭这一幅壁画,能说明什么?”我不屑一顾。

    “一幅?你错了!”甄嬛一挥手,声音更加高亢,“我走遍了古北京天坑的每一个角落,在壁画上,在古籍中,在行进的古车纹饰上,在失落之大店的招牌上,五位使徒的身影无处不在。人们塑造了他们的造像,把他们的名字镌刻在酒杯与雨伞上。我正是在天坑的巡游中不断发现这些遗迹,才逐渐领悟到了神的感召。可惜后来古北京人因崇拜孽龙而修起了无数的地下龙穴,遭到了神的惩罚,陷入天坑,我们的使命将是重新恢复神的荣光!”

    “可这一切跟哪吒有什么关系?”

    甄嬛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放到我们面前。贝不住接过去,忍不住失声道:“这是……国朝二核中期的纸质小开本善本连环画,你居然有这等价值连城的古物?”

    “物品本身的价值,对我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圣书里传达出的信息。”甄嬛说。我辨认出封面是四个字:“哪吒闹海”,然后掀开里面。纸张已经脆黄,稍微一用力就会碎裂,所以我小心翼翼。大营子和贝不住把头凑过来,三个人一起看起来。

    这本书里的古文艰涩难懂,合我和贝不住两人之力也无法读通。好在这是连环画,画为主,文为辅,勉强能看懂意思。

    甄嬛见我们看的仔细,微微一笑:“虽然我不识古文,但通过这圣书里的图景我仍能领略到真神哪吒的事迹,一遍遍地揣摩,一次次地赞叹——这本圣书讲述了真神哪吒诞生时的异像、来自远方贤者的祝福与赠予、与东海恶龙的斗争,为了拯救全人类而毅然在城头自尽的牺牲,以及三日之后的复活。”

    在甄嬛的解说下,我们勉强看了个大概齐,都觉得小姑娘有点沉迷于自己那套理论了。

    “我还是没看出来这哪吒跟那五个使徒有什么联系啊?”大营子困惑地嚷道。

    甄嬛伸出指头,在眼角庄严地一勾:“你没发现,那五个使徒,和哪吒一样都是吊眼梢么?”

    广场上陷入一片尴尬的安静。贝不住实在无法忍受,对甄嬛用教训的口气说:“侄女,我跟你爹说过,要把你送到城里去上学,可惜他不听。你要知道,古代很多遗留下来的东西,并非我们所能想象。我们也许会用自己的想法去解读古人,但那并不代表就一定是正确的。古董界的一个原则,就是不妄加臆测。从前收藏界有一件珍品叫做电动角先生,被认为是古代女性的自慰用具,直到真正的电动按摩棒出土,收藏界才考证清楚原来所谓的‘电动角先生’,其实是古人用来修须的电动剃须刀。两者虽然都形状类似,接电又都会震动,但震动强度却是霄壤之别……”

    “砰!”

    一声巨响,贝不住的右臂被沙漠之鹰打中,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了。甄嬛严厉地瞪了他一眼:“亵渎真神,拒绝承认自己的使命,就要用鲜血来赎罪!”

    “你父亲甄泥也是这么死的吧?”我忽然问。

    甄嬛昂然道:“不错!我本来想让他觉醒,结果他却痛骂了我一顿。于是我决定释放他的灵魂,送去让真神亲自裁决。”

    “如果我们认同你的观点,是不是就不必死了?”

    “你说晚了,赵老师。”甄嬛惋惜地摇摇头,“本来我是希望给你们传达真神的意旨,与我并肩奋战。可自从裁决了我父亲以后,我发现不能依靠其他人,我只要把你们弄到这个神庙里,一一杀死,你们的力量就会集中在我身上。”甄嬛说到这里,眼神里满是狂热。

    “这孩子疯了……”大营子喃喃道,他过去扶起贝不住,用最后的药物进行紧急救助。甄嬛同情地看着他在做着徒劳的努力,把沙漠之鹰对准了我:“赵老师,要不您先走?”

    在这个生死关头,我却没有动,只是微微一笑,心中有了一个办法,一个除了我没人能做到的办法。

    谁让我是个语文老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