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 > 正文 > 第十五章向南,向南,再向南
第十五章向南,向南,再向南



更新日期:2021-12-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解决民主的弊端是再民主一点;消弭专制的问题就是再专制一些。

  《简明公共关系学教程》

  共和历前204年年初,在尤坦卡半岛盘桓了半年之久的殷商军团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他们在纽文城制造了足够的武器和辎重,然后拔起营寨,在睿智的攸侯喜指挥官率领下朝着南方的巴拿马城邦前进。前纽文国王则仍旧按照神的旨意,在潮湿的金字塔内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纽文人的人事档案,给后世考古学家留下无数难解之谜。

  汤因比将这一转变形容为文明的孤独感,他认为每一个文明都是孤独的,渴望与其他相邻文明进行接触,这是促进全球一体化的重要心理因素。玛雅文明诸城邦对此可能会感到委屈,因为他们与殷商文明之间明明隔着一个太平洋,但还是躲避不了这个恶邻的骚扰。

  至于攸侯喜指挥官,他对于所谓文明对接触的饥渴不太感兴趣,他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士兵们的性饥渴。由于哈马祖尔女王的心理阴影作祟,殷商士兵们对玛雅女性敬而远之,可是在这片大陆,不是玛雅女性的唯有齐,而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这种困境逐渐在军团内部孳生出一种奇特的危险情绪。

  意识到这一点的攸侯喜指挥官下令让那些士兵原地待命,然后分别向首席公共关系专家伊口关、大巫师丁皋和自己的爱人齐进行咨询,彼此独立的。

  齐拥有女性的天然直觉,她很快就明白士兵们的焦虑心态,但是却没有说出来。齐担心一旦说出真相,攸侯喜指挥官就会身先士卒去和那些玛雅女人乱搞,以此来鼓励自己的部下。她觉得有必要让爱人保持对其他女性的恐惧,因此她只是简单地告诉攸侯喜指挥官:这些士兵是同性恋者中的被虐狂,他们渴望被鞭打、惩罚,并从中得到快感,宣泄自己的欲望。

  性取向正常的攸侯喜指挥官将信将疑,他一想到自己可能成为男同性恋者心目中的S,就不寒而栗。为了消除自己的不安,他决定再去请教首席大巫师丁皋。

  攸侯喜指挥官找他的时候,丁皋正蹲在帐篷里烧龟甲。他每天都会烧,烧完了就观察裂隙的走向。很早以前他就注意到,没有任何两块龟甲的裂隙是完全一致,这无疑是道即骰子的最佳注脚;可是丁皋却怀疑自己的这一结论,于是他一直烧了下去,看是否有一天能发现两条完全相同的裂隙。怀疑对他来说,不是态度,而是习惯。

  攸侯喜指挥官面对着这位伟大的巫师,将士兵们的危险情绪说给他听。丁皋慢吞吞地回答:我认为这些士兵是中了玛雅人的巫术。

  这是巫师面对疑问时的标准回答,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巫术来解释,这是巫师阶层保持低失业率的秘诀所在。

  攸侯喜指挥官焦虑地问他是否知道是哪一种巫术,是否能够禳解。丁皋晃了晃头:我怀疑我是否真的知道。将军,这世界本身就是由无数的骰子组成的,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可以确定的呢?攸侯喜指挥官被玄妙的回答唬到了,他为自己狭隘的思维惭愧了几秒钟,然后不死心地追问:上天有否给出启示?

  丁皋从自己的收藏里拿出了一片烧裂的浅黄色龟甲,递给攸侯喜指挥官。

  这些裂隙说明了什么?暗示着什么?攸侯喜指挥官问。

  这些裂隙说明,没人知道。丁皋和蔼地回答,盘古在开天辟地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下一斧该劈向哪里;女娲造人的时候,也只是随意甩动沾着泥的绳子。既然这些创世的神灵都采取一种漫不经心的随机态度,我们这些人类能指望从他们那里听到什么确定性的答案?

  攸侯喜指挥官在丁皋说完之前及时退了出去,他比进这顶帐篷前知道的更少。

  真正给出建设性意见的是公共关系专家伊口关。

  当听完攸侯喜指挥官的问题后,伊口关反问道:您是希望我使用公共关系理论来解释一下那些士兵的动机?

  我只希望知道真相。

  伊口关一边逗弄着肩膀上的鹦鹉,一边从容地说:您知道,公共关系学无法对个体做出预测,但却可以推测出群体动向趋势。您说这种预测是否准确?哦,不不,那是心灵史学的范畴,公共关系学的要旨不在于预测是否准确,而在于设法让别人相信这是真的。

  好吧,我听不懂攸侯喜指挥官坦率地承认自己听得一头雾水。

  伊口关睿智地把两个食指相抵,您没必要弄懂,您只想解决这个问题对吧?

  只要那些士兵恢复正常就好了,否则会是大麻烦。

  那只要采取最简单的办法就好。伊口关露出狡黠的笑容,如果两只猴子为一支香蕉打架,制止他们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把他们都干掉。

  好吧,那么第二制止他们的办法是什么?

  拿开香蕉?

  正解,您真英明!伊口关松了一口气,攸侯喜指挥官的第一个回答实际上已经接近了公共关系的精髓所在,这说明他有做独裁者的潜质。攸侯喜指挥官后的历代独裁者对付闹事的猴子,从来都是采取这一种直截了当的办法一个好的老百姓就是一个死老百姓。伊口关目前还不希望被自己的上司领悟到这层道理。

  于是在第二天,攸侯喜指挥官下令将沿途的玛雅城邦彻底毁灭,整个城市连同待在里面的玛雅女性都被铺天盖地的飞石埋没。殷商军团潜在的分裂与不信任的种子因此消弭于无形,一场关于诚信的危机就被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解决了。

  恢复了团结的殷商军团越过废墟,继续向南行进。唯一残留的后遗症是,攸侯喜指挥官不再单独接见男性,他每次与那些人眼神接触都想到了齐的那番话。军团内部的鞭刑也被取消,理由是有伤风化,这个举措让大部分士兵欣喜万分,让少数士兵私下里秘密地表示惋惜。

  根据著名性学家海特撰写的《TheGoldensexing》一书的考证,世界上关于SM的最早记载即来自于殷商文明。海特博士说,S与M的最初来源并非英文,而是十分典型的殷商象形文字;S是鞭子的象形,而M显然是一尊向上撅起的屁股,SM的组合显示出了最早也是最基本的性虐形式:鞭打臀部。在许多殷墟甲骨文和青铜器铭文中都能找到类似的文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超人(SuperMan)的设计者宣称超人胸前字母与这一发现纯属巧合,但没有人相信。有前车之鉴,后来蜘蛛人(SpiderMan)的设计者不得不否决了在胸前缀名字首字母的构想,另辟蹊径。

  当殷商军团的南下作战持续到第二个月的时候,他们的存在终于在玛雅文明中引起了注意。这时候距离殷商军团第一次登陆美洲大陆已经足足过去了九个月,也即共和历前204年3月。

  大量的考古证据和出土文献表明,玛雅诸城邦之间确实存在着松散的联系,他们拥有一个叫作泛玛雅文明圈城邦联盟的组织。当然,这个字是后世的人按照现代官僚机构命令习惯加上去的,如果严格按照玛雅文原意翻译这事实上是不可能的近似的译名应该是叫做全玛雅毫无偏见优雅深沉的上等贵族们商讨如何更好地令玛雅文明长治久安的集会下等的部落人与土狼不得入内。

  巧合的是,它的简称也是SM(SplendidMaya)。

  泛玛雅文明圈城邦联盟的组织结构一直都是一个谜,它掺杂了极端民主的成分,也有极端独裁的特征,可以说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混合体。

  城邦联盟分为两部分:上议院和下议院。这里的上与下代表了地位的尊卑。上议院成员都是城邦,而下议院的成员都是部落。上下两院之间有严格的分隔,上议院位于巴拿马大城,面南背北,左手是太平洋,右手是大西洋。

  下议院也位于巴拿马城,但那只是理论上的存在。巴拿马大城有严格的法律规定,所有来此城的部落人都必须接受严厉惩罚,所以每到下议院召集开会的时候,与会代表们就会被拉去密林中筛沙子,最后全死在了那里。城邦联盟似乎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拿出一个举措来,事实上他们毫不关心。

  只要是拥有了金字塔的玛雅人聚居点,那么该城邦就自动拥有了城邦联盟上议院的成员资格。全盛时期的城邦联盟共计有成员一百三十二个;准确地说,这是金字塔的数量,因为有些部落为了修建金字塔磬尽了全部财力,当金字塔落成之后,整个部落就沉浸在荣升城邦的喜悦中饿死了。

  上议院的职能其实很简单,它负责把各个城邦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拿出来给所有会员讨论。讨论往往会持续几十天甚至数个月。在巴拿马的金字塔内侧记载了一则上议院议长对一位请求城邦联盟会员的谈话。那名会员说自己的城邦面临饥馑,希望其他城邦能够提供帮助。对此议长的回答是:

  饥荒的问题上议院是解决不了,不过至少我们可以把它付诸讨论,一直拖下去。拖到所有人都饿死,也就没有饥荒了。

  一直拖下去这是镌刻在上议院大堂正上方的玛雅文名言,精确地表达了上议院的职责所在,堪媲美阿波罗神殿顶端的认识你自己。

  上议院的民主表现在它健全或者说太过健全的机构设置。这一百三十二名会员共计组成了大约二百余个委员会。最初委员会只有十几个,后来有会员提出这种架构太过臃肿,需要重新予以划分,于是为此成立了委员会机能重新规划委员会,并本着民主的精神又设置了负责监督与审计的委员会机能重新规划委员会的监察委员会机能重新规划委员会委员会;又有会员提出异议,说究竟该由谁来监督监督者本身呢?于是总督监察委员会机能重新规划委员会委员会委员会应运而生。为了将这三个委员会协调起来,提高工作效率,还特意成立了协调监察总督委员会委员会委员会委员会。

  经过数十年的改革,上会院遂演变成为了今天的繁荣局面。这个趋势仍旧在持续着,最新成立的委员会名字长度已经超越过人类DNA片断描述。为了记录这些越来越长的名字,玛雅人不得不把金字塔修得越来越高,然后引发了数次大规模坍塌事件。结果城邦联盟又多成立了几个专项委员会来调查这些事件,并成立了其他一些委员会负责监视专项委员会,成立其他的其他一些委员会来监视监视专项委员会

  在其他方面,玛雅城邦联盟和现代民主制度没有什么区别,每一项提案都会付诸于公开表决,与会的会员代表每人都有神圣的一票,用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唯一与现代民主制度不同的是,上议院的议长在表决时拥有特权,他每次能投一万票。

  这使得在决定如何应对殷商军团的问题上,上议院议长拥有完全的发言权,这是民主赐予他的神圣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