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1-1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为谁改变自己?”

    苏西答:“我自己。”

    “你头一个要爱你,以及接受你,你必须学会与你相处。”

    “我明白。”

    “这装扮怪怪地,不适合你。”

    苏西扮一个鬼脸。

    “见到朱立生了?你们谈过些什么?”

    “朱立生有急事去新加坡,派儿子朱启东做代表。”

    “啊,你见过启东,”雷律师十分高兴,“那年轻人真是一表人才。”

    “且甚有内涵。”

    “是,我看他长大,是名毫无缺点的年轻人。”

    “是个完人?”

    “稍有牛脾气,三岁大就到处逼长辈扮病人给他诊症,达不到目的就生气。”

    苏西骇笑,“多可爱。”

    “毕业后一直到第三世界落后地区去赠医施药,一点经济头脑也无,幸亏父亲是个成功生意人,否则空有学问抱负,生活也成问题。”

    唁,原来如此。

    “结婚没有?”

    “谁要他,你会嫁他吗?”

    苏西笑,“为什么不?”

    “他很少在家。”

    “跟他跑天下好了。”

    “小姐,他去的地方还有霍乱天花为患。”

    苏西吐吐舌头。

    “一次他给我看照片,他抱着病童的时候并没有戴手套,我惊问:‘口罩、手套呢’,当地的军人入病营都戴口罩。”

    “他怎么说?”

    “他茫然答:‘为什么要戴手套?’”

    苏西点点头。

    “他想都没想过,你说是不是神经病。”

    “他与父亲不和?”

    “咦,你怎么知道?”

    “生意人铢锱必计,恐怕不以为然。”

    “不,他们父子感情很好。”

    “那真是难得。”

    霄家振律师看到苏西眼睛里去,“还想知道什么?”

    苏西索性再问:“他母亲可易相处。”

    “父母已离异多年。”

    苏西说:“啊,同我一样。”

    雷律师笑,“说对了。”

    “离婚,可算堕落?”

    “我实在不想承认,不过,早三十年,社会风气的确如此封闭,几乎公认离婚是堕落行为之一,当事人,尤其是女方,性格上必有什么不妥之处,离婚妇人是侮辱称呼。”

    苏西耸然动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二十年前,同居而不婚,亦系堕落。”

    “哗,那吸烟可算堕落?”

    “在一些保守固执的母亲眼中,穿高跟鞋,也是堕落,那是舞女穿的鞋子。”

    “那么,做舞女应该怎么办?”

    “一直不十分确定,至今,有所谓名媛认为名牌衣物不应售予身份暧昧女性,还有,任职欢场,肯定是自甘堕落,应与麻疯病人关在一起。”

    “现在麻疯已经绝迹。”

    雷律师接上:“那么,数夜之女最毒。”

    苏西抬起头想了一想,“我还有一个问题。”

    “请问。”

    “倘若我们四人统统堕落,财产又如何处理?”

    雷律师变色,“不会吧?”

    “堕落的准则如此虚无飘渺,四人全部不及格也不稀奇。”

    “他另有锦囊,到时拆启,必有指示。”

    “苏进有否给你麻烦?”

    “他敢。”

    苏西沉吟,“他这个人――”

    “我知道,一向欺压你的是苏进。”

    苏西抬起头想一想,推说:“不记得了。”

    雷律师微笑,“苏西,假使我有一个女儿,我希望她像你。”

    苏西哑然失笑,“锗爱错爱,我既非美人,又不是天才,有什么用。”

    “是你那种绝不让任何人与事干扰你过好日子的乐观精神。”

    “是吗,”苏西诧异,“那也计分?”

    “一百分,我至讨厌怨天尤人,不住抱怨,心中没有一件好事的人。”

    秘书进来说:“雷律师,董先生已经在等。”

    苏西站起来说:“我告辞了。”

    “我们再联络。”

    苏西忽然问:“可以约会朱启东吗?”

    雷家振醒悟,这才是苏西真正要问的问题。

    “当然可以。”

    “不犯规?”

    “一点关系也没有。”

    “谢谢你。”

    苏西松口气,奔到街上,欢呼一声。

    可是天正淅淅下雨,不得了,她那把花了不少时间吹直的头发保证又会反弹。

    苏西想回广告公司去打一个转,与同事说几句。

    她走的路十分迂回,她喜欢穿过各个商场顺带看看橱窗,已是多年来的习惯。

    苏西看到一方丝巾,驻足打量,这时,她发觉身后有一个中年人。

    跟了她有一段时间了,他也佯装看橱窗。

    一眼就知道这一类衣着普通的男子对古灵精怪的女装不可能有兴趣。

    苏西不出声,她买了一杯冰淇淋,坐在广场的长凳上慢慢吃,男子消失了,也许躲在后边人群里,一直到苏西站起来,他都没有再出现。

    莫非是多心。

    她走近珠宝店,他又出现了。

    苏西叹口气,有人跟踪她。

    为什么?当然是要看她日常行踪如何,从中研究挑剔。

    这还会是谁,一定是苏进。

    苏西握紧拳头,十分气忿,新仇旧恨全部勾了起来。

    雷家振律师说得对,最会得欺压她们母女的,便是这个比她大十二岁的半兄。

    苏西属牛,他也属牛,碰巧大一号,但是苏西从没见过如此奸诈的牛。

    十多年前父母分手,也是苏进导演的好戏。

    他痛恨她们母女,认为她们破坏他家庭,恐惧父亲终于会离开他们那头家,故此从来不放过苏西母女。

    他终于等到机会。

    他派人跟踪,不,不是苏西母亲,而是他亲生父亲。

    他捉到父亲约会一个女演员的证据,把整份证据送到苏西家去。

    聘用私家侦探是苏进惯伎。

    苏西记得母亲看到录影带时十分平静,声线有点无奈:“唉呀,我这会子可难下台了。”

    本来已经十分动摇的一段关系被这条导火线完全摧毁。

    苏西回忆到这里,握紧拳头。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迁怒一个人一件事,苏西憎恨苏进。

    这个人不学无术,绝不长进,年复一年,学做生意、炒卖地产、搞日本餐馆、批发时装、电子零件、旅游公司……七十二行,几乎什么都做齐,没有一桩不亏大本,简直是无底洞。

    他最怕有人来分薄他的身家。

    事成后,苏进不住炫耀他的手段,亲友全部知道这件事,传为笑柄,日后辗转传到苏西耳中。

    她从未与母亲商议过这件事。

    父亲如此不忠,长远也没有意思。

    苏西本来想走进派出所,好警告那个跟踪者,终于改变了主意。

    她有更好的办法。

    苏西叫部车子回家,她想到了以彼之道,还诸彼身,反正她现在也有多余的钱可花。

    她正收集资料,电话铃响了。

    “我真怕你去了别处度假。”

    是朱启东,苏西心头一阵温暖。

    虽然都会人海茫茫,不过要找一个人,一定可以找得到。

    “想约你吃晚饭。”

    苏西揶揄他:“医院随时会传你。”

    他十分无奈,“所以不大有人肯陪我吃饭。”

    “我来好了。”

    “六时正接你。”

    “那么早?”

    “想早一点看到你。”

    “好,我在家等你。”

    苏西趁这个空档联络了一家郭氏私家侦探社。

    郭氏曾经是宇宙广告公司的客户。

    苏西说出她的要求:跟踪、报告、拍摄、录音。

    那是很例牌的工作。

    侦探社说:“我们需要他的照片、住址、办公地点。”

    “我立刻把资料传真过来。”

    苏西忽然想到,其实两兄妹都堕落不堪,没有一个好人。

    她有丝内疚,朱启东若知道她这另一面,可会深深吃惊失望?

    不管了,她必须保护自己,敌人已经动手,她也该准备武器了吧。

    侦探社立即有电话过来,“资料收到。”

    “拜托。”

    苏西吁出一口气。

    她刚想打扮一下,门铃已经响起来。

    果然是朱启东。

    如果对方派人守在她门下,一定知道她正在约会见证人的儿子。

    好呀,没问题。

    朱启东进来,“伯母不在家。”

    苏西笑,“她的约会比我多。”

    她斟两杯冰冻啤酒出来。

    “地方很宽敞。”

    “是呀,老房子、老家具,装修一直没变,厨房墙角还有母亲替我量度身高进展记录,最多一年高三英寸半,真厉害。”

    朱启东笑着坐下。

    苏西忽然疑心,“你为什么不问我父亲?”

    他可是已经打听过她的家事,如果有,她对他的印象一定大打折扣。

    可是朱启东莫名其妙,他说:“对,伯父也不在家。”

    苏西微微笑,“家父已经去世。”

    “对不起,我不知道。”

    苏西十分矛盾,这时,她又希望他什么都知道,省得她费唇舌解释。

    “我是庶出。”

    “兼是私生子,父母从来未曾正式结婚。”

    “一直以来,生活非常节省,必需品不缺,可是也没有奢侈品。”

    “现在好了,得到一笔遗产……”

    交待身世是天下最辛苦的事之一。

    苏西沉默了。

    朱启东说:“我从不知道坐家中喝啤酒可以这样舒服。”

    苏西笑答:“那是因为你知足。”

    他端详她快乐天使般容颜,满心欢欣。

    她为他修饰过,可是鬈发野性难驯,早已飞弹得四处都是。

    他忽然问:“你的眉毛怎么了?”

    “我修过。”

    朱启东大吃一惊,“可是,浓眉最漂亮。”

    苏西意外,“你喜欢?”

    朱启东大力颔首,“刚健、妩媚、精神奕奕。”

    苏西心花怒放,“那,以后我不碰它们了。”

    朱启东趋近一点,想说些什么,这时,他的传呼机又响。

    他一怔。

    苏西已经笑起来。

    “咦,今晚我休假。”

    呵,他为她告假。

    他取出手提电话拨到医院,告诉值班人员:“你应找上官,今晚他轮更。”舒出一口气。

    苏西说:“让我们出去吃饭。”

    “不如到舍下。”

    唔,一个无国界医生的家可能真是一间寒舍,去见识一下不妨。

    “好。”

    苏西取过外套跟他走,这才发觉,她对他,还没有说过“不”字,一直都是好好好好好。

    对别的男生可没有这样驯服,“不,我想早点走。”“不,我头痛。”“不,今明后晚都有事。”“不,我不会跳舞。”不,不,不。

    门口停着一辆蛤蟆似新式欧洲跑车,一看就知道性能超卓。

    但苏西讶异,“这是你的车子?不像呀。”

    “实不相瞒,妹妹启盈见我有约,借出跑车给我,她说,女孩子喜欢新车。”

    苏西微笑,“你本来用什么车?,’

    朱启东扬扬头,“我没有车,步行十分钟可到医院。”

    苏西笑,“步行很好。”

    “那以后我也不用改变自己了。”

    “当然不必。”

    苏西设想到他仍与家人同住。

    住宅在山上,半独立洋房,布置名贵大方,朱立生父女都不在家。

    朱启东的书房十分简洁,书桌上放着他在各国工作的照片。

    苏西仔仔细细逐张欣赏,问题多多。

    “这是什么病?”怵目心惊。

    “很可怕,叫食肉菌。”

    “啊,我听说过。四十八小时可以致命。”

    “唉,至心酸是看到儿童患一般抗生素可迅速治疗的疾病,但因缺乏药物失救。”苏西不语。

    片刻女佣请他俩用膳。

    菜式清淡可口,苏西吃了很多。

    一样是父母离异家庭,他们这一家又不失温暖。

    “有无启盈的玉照?”

    “嘿,她最爱拍照。”

    摊开照片簿,真是琳琅满目,朱启盈在一问著名法国珠宝公司任公共关系职位,人长得漂亮,打扮时髦,完全走在时代尖端。

    “这是家母。”

    苏西冲口而出:“最年轻美丽的伯母。”

    朱启东笑,“启盈同母亲一个印子。”

    “令尊呢?”

    “他不喜欢拍照。”

    苏西有点失望。

    不过她没想到看老照相簿也会那样有趣。

    “几时介绍我认识启盈。”

    “你会嫌她幼稚。”

    苏西连忙说:“不不不,我才笨拙呢。”

    “聪明人都那样讲。”

    苏西急急赔笑,“折煞我了。”

    他的手提电话又响起来。

    “对不起,我听听。上官,什么事?嗯,原来如此,女朋友的表姨妈娶媳妇,非去吃喜酒不可,我也有女朋友呀,一样走不开,吹牛?她就在我身边,不信,她同你说几句。”

    竟把电话递给苏西。

    苏西骇笑,“哪一位?”

    那边又笑又说:“你是小朱的女友?他找到女友了?你央求他代我当三小时夜更可好?他一向是我们这种有包袱之人的救星。”

    苏西笑弯了腰。

    朱启东在一边教她说:“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苏西对上官医生复述:“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那上官一直嚷:“厉害,厉害。”

    苏西笑着说:“他马上来。”

    上官说:“皇恩浩荡。”

    “你的同事都那样可爱吗?”

    “上官的确特别一点。”

    “我告辞了。”

    “对不起,原本可以去看电影。”

    “改天好了,机会多多。”

    他送她返家。

    母亲看着她,“这样高兴,去什么地方来着?”

    “同某君约会。”

    做母亲的感叹:“异性相吸,无可抗拒,人类天性如此。”

    “是,”苏西承认:“人类命运如此。”

    “现在都是明白人了,合理得多,我像你那样大的时候,我妈对我说:‘遥香,何必嫁人,你陪我出入教会岂非十分圣洁’。”

    苏西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事,不禁奇道:“外婆真的那样说?她不结婚,何来女儿?”

    黄女士答:“用诸别人身上的才叫规矩,她成为我的终身反面教材,至少,这一段母女关系,可以由我控制。”

    苏西吁出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雷律师找她。

    “苏进要求开紧急会议。”

    “有必要敷衍他吗广

    “将来,你也可以召他出席开会。”

    苏西当然知道苏进想说些什么。

    她抵达律师事务所的时候他们三兄妹已经到齐。

    苏进一见苏西进来便指着她厉声说:“你与朱立生之子朱启东来往甚密,究竟居心如何?”

    苏西不语,静静在一角落坐下。

    苏进怒不可遏,“企图私通公证人,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雷律师开口了:“你稍安毋躁。”

    苏进转过头来,“雷女士,你一直偏帮苏西。”

    雷律师也提高声音:“一个人有权结交朋友,即使这人是朱立生之子。”

    苏进气白了脸,“好,我明日就去追求朱立生之女。”

    雷律师不怒反笑:“这也是你的自由,你大可以那样做,可是如果你以为你有机会影响朱立生的判断,你就错得很厉害。”

    苏进道:“苏西已经左右了你的看法。”

    雷律师凝视他,“你也大小觑我这个长辈了。”

    苏进拍桌子:“要在这里寻公道是不可能的事。”

    “你少在我办公室大呼小叫。”

    苏进叫妹妹,“我们走。”

    然后他指着苏西,“我一定会证实你堕落。”

    苏西既好气又好笑。

    苏近与苏周两姐妹仰一仰头就跟着走了。

    雷律师没好气,“早知不接这份古怪透顶的遗嘱来办。”

    苏西问:“一妻一妾可算堕落?”

    “站在女性立场来说,是天下最荒唐的堕落行为。”

    苏西微笑,“可是,他却不准我们胡调。”

    规矩,是用来加诸别人的一件事。

    别人犯错,罪不可恕,自己的闪失,则永远情有可原。

    “苏进怎会知道你约会朱启东。”

    “他用私家侦探。”

    “卑鄙。”

    “我也用私家侦探盯他。”

    “苏西,怨怨相报何时了。”

    “我想多了解这一个大哥。”

    “你看,金钱万恶。”

    苏西笑,“可不是。”

    郭氏侦探社有人在家门口等她。

    “苏小姐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一定有重要消息。

    “请到舍下。”

    把那位郭先生请进书房,轻轻关上门。

    苏西接过一只大信封。

    打开,是一叠照片,拍得玲珑清晰。

    苏西一看,震惊,呆住,掩着嘴。

    真没想到!

    照片里两个男人,一个是苏进,另一个是――一张非常英俊熟悉的面孔,苏西认识他,她定期见这个人,他是苏西的心理医生司徒伟文。

    苏西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才好。

    天下竟会有这样怪异的事。

    她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手足无措。

    只听得郭侦探说:“他俩每星期一及五定期见面,来往超过一年。”

    苏西吞下一口涎沫。

    “两人感情很好。”

    苏西用右手不住抚摸左手臂,像是想把汗毛安抚下去的样子。

    “你没料到会发现这样的秘密吧。”

    苏西颔首。

    “潘朵拉的盒子一打开,所有邪魔古怪都飞逸出来,叫人永无宁日。”他说的是希腊神话故事。

    过片刻,苏西试探着问:“这……算是堕落吗?”

    小郭有一丝讶异,却十分平和地答:“成年人有权选择密友。”

    小郭说得对。

    “这两个人,一个是我大哥,另一个是我的医生。”

    小郭意外,“不是你的男友?”

    苏西吁出一口气,“不不,谢谢天,幸亏不是。”

    小郭如释重负,“那,我比较容易说话了。”

    什么,难道还有下文?

    “事情有点复杂,你看。”

    小郭再掏出一只信封。

    案中有案,这侦探查案好手段。

    信壳里仍然是照片,一位资深记者说过,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果然。

    苏西一看,耸然动容:“啊。”她低呼出来。

    可不是值得惊叫,这次,照片中一人是司徒医生,另一人是美貌少女,两人态度热昵,司徒的手正在抚摸少女的长发。

    苏西说:“这女孩是司徒医务所的接待员殷小姐。”

    “呵,你全认识,这三角关系对你不陌生。”

    “如此复杂!”

    “苏小姐,我正担心你也是其中一个主角。”

    苏西忍不住,“啐。”

    “既然是个旁观者,再好没有,”小郭停一停,“他们的关系日趋紧张,苏进已经起了疑心,在星期一与五以外的日子里,都出现在医务所附近。”

    “嗯。”

    “苏进是一个浮躁骄做的人――”

    “你怎么知道?”

    小郭微笑,“我藉故向他问路,得到非常不礼貌的待遇,从此得到的结论。”

    “是,”苏西点头,“他母亲宠坏他,他为人自私、自大。”

    小郭这才明白到,兄妹同父异母。

    他说下去:“我预料纸包不住火,苏进不会妥善地处理这件事。”

    苏西十分担心,“都是成年人,不会闹事吧。”

    小郭想一想,“我们走着瞧。”

    他站起来告辞。

    苏西趁母亲尚未回家,匆匆收起照片。

    一向厌恶苏进的她忽然起了怜悯之心。

    这人原来愚昧至此,他自己住在玻璃屋里,却向别人扔石头。

    这是报复的好机会。

    只要把两份照片送到大宅,苏西一看,必定面如死灰,如果想更彻底地叫他们丢脸,更可叫苏太太也收一份。

    以彼之道,还诸彼身,不算过分。

    但是,苏西却不打算那样做。

    她所失去的已经无法挽回,报复只有使她变得像苏进一般阴险,她一向看不起他,如果变得同他一样,苏西无法向自己的良知交待。

    那才是真正的堕落。

    苏西决定把这个秘密放在心中,不去揭发,说也奇怪,心内重压忽然消失得一干二净。

    也许这便是宽恕,可是,更可能是自爱。

    那家人一直踩低她,那不要紧,她可不能轻贱自己。

    苏西决定维持缄默。

    她忽然听到门外有声音。

    啊,是母亲忘记带锁匙?

    她走到大门前。

    这时,听到有人在门外说话。”

    抱怨地:“你从来不请我进屋喝杯咖啡。”

    母亲的声音:“这是我女儿的家。”

    “也是你的家。”

    母亲沉默一会儿,“希望你多多包涵。”

    “我都包涵了五年了。”

    苏西吓一跳,没想到门外的先生如此好耐心,顿时恻然。

    她是忽然下的决心,迅雷般拉开大门。

    门外两个中年人呆住了。

    苏西满面笑容,“妈妈,请朋友进来喝杯咖啡呀。”

    那位先生虽然已经白了半边头,可是精神奕奕,修饰整齐,使苏西觉得宽慰。

    更宽心的是苏西的母亲,泪盈于睫,转过头去,“进来吧。”

    苏西顺手抄起外套手袋,“失陪,我约了人看电影。”

    黄女士同女儿介绍:“这位是郑计祥。”

    苏西笑说:“郑先生,你们多谈谈。”

    她避出门去。

    母亲也是人,也需要异性的慰藉。

    为着女儿,已经回避那么久,现在苏西已经成年,她知道该怎么做。

    在苏西眼中,母亲最高贵最圣洁,她从来不会当着男友对女儿说:“叫陈叔叔”“叫林伯怕”……男友是男友,同女儿不相干。

    最讨厌是一种把男人带到家来还要命女儿出来叫爸爸的母亲。

    苏西无事可做,独自看了一套文艺片,散场后,忽然心血来潮。

    她到医院去找朱启东。

    在接待处说出这个名字,就得到礼貌待遇,由此可知,他相当受到尊重。

    不过又问了好几回,他们才告诉她,他在医生休息室。

    “小朱连续两日一夜当更,也许在休息室小睡。”

    苏西犹疑一刻才推门进去。

    朱启东躺在长沙发上,一条腿搭地上,累极人睡。

    嘴巴微微张着,有轻微鼻鼾,脖子上诊症听筒尚未除下,胡髭早已长出来。

    苏西有点意外,真未想到做西医如此吃苦。

    她不忍吵醒他,正想退出,朱启东转一个身。

    他问:“谁。”

    苏西轻轻答:“我。”

    朱启东睁开双目,微笑说:“你怎么来了?”

    苏西有歉意,“打扰了你。”

    “不,我也快下班了。”

    他并没有起身,却示意她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苏西,你是我的爱婀她。”

    隔一会儿,苏西才想起爱婀她是人体内通往心脏最大的血管,藉以维持生命。

    苏西也笑。

    片刻,她说:“待你下班后我再来。”

    他点点头,送苏西到门口。

    那么辛苦忙碌,怪不得没有女友。

    感情多半靠时间孵出来,不痛下功夫,就没有收获。

    看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便回转家去。

    果然,母亲的朋友郑先生已经告辞。

    母亲一脸笑容,正在读报。

    苏西斟杯茶坐在她面前,自言自语道:“有机会的话,好结婚了。”

    黄女士轻轻回答:“他亦有一子一女,要是结婚的话,这些人会统统被逼成为亲戚,非常荒唐,不如维持现状,清清爽爽。”

    说得十分合理。

    黄女士何需一纸婚书保障什么。

    早上,母亲推醒她。

    “小西,今早你有医生约会,如果不想去,我帮你推掉。”

    苏西睁大眼睛,她正约了司徒伟文医生。

    “不不不,有要紧事,我这就起来。”

    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苏西,这事与你无关,佯装不知是最聪明的做法。

    不知者无罪,知得大多,随时有杀身之祸。

    这个时候退出漩涡,也还来得及。

    可是苏西年轻,苏西心中有气,苏西看这个大哥的脸色,实在有段日子,积怨颇深,她也想看看他失意的样子。

    苏西准时赴约。

    世界多么小,苏西感喟,就在这间医务所里,她的大哥与一男一女攘成三角关系。

    那个秀丽的接待员殷小姐如常出来替苏西登记,神情有点恍惚,比往日沉默。

    司徒医生看到苏西,一怔,“看护没通知你今日约会取消?”

    苏西摇头,“没有。”

    “真对不起,苏小姐,今日我有事。”

    “没问题,我改天再来。”

    他吩咐助手:“加添一节时间给苏小姐,不另收费。”

    苏西从未见过年轻温文的他神情如此紧张。

    苏西到卫生间去了一趟,不过三五分钟,出来的时候,发觉候诊室空无一人。

    她听到司徒医生的房间传出争吵之声。

    接着,是家具碰撞,瓷器摔碎,有人叫道:“你于的好事!”另一人说:“我已经说清楚,我俩再也没有瓜葛。”

    苏西深深悲哀,关系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快快结束,还待何时?

    她已经推开医务所大门,预备离去,忽然之间,听到一声女子尖叫。

    那女子刺耳欲聋的尖叫声持续良久,一声接一声,跟着,有人推开了门,跌撞地冲出来,此人正是司徒伟文医生。

    他一脸恐惧,瞪大双眼,像是不置信事情会溃烂到这种地步。

    他的双手抱在胸前,开头,苏西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然后,刹那间,苏西看到鲜血自他小腹涌出。

    司徒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苏西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勇气,她立刻拨紧急电话通知派出所。

    苏西接着走进司徒医生的房间去,看到她大哥苏进呆若木鸡般站着不动。

    苏西四肢这时像风中落叶般颤抖,不知如何是好。

    司徒在地上呻吟:“此事……不名誉……影响大……快走。”

    一言提醒苏西,她顿足道:“还不快走!”

    苏进抬头,看见妹妹,也不及细想。何以她会在这里出现,听见走字,便拔足飞奔。

    这时,警察与救护车也赶到了。

    司徒尚有知觉,一口咬定,是他自己错手的意外。

    “我与女友争吵,一时气愤,自杀盟志。”

    警察狐疑地看着苏西,“你是谁。”

    苏西立刻答:“我是司徒医生的病人。”

    “你看到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我自卫生间出来,已经如此。”声音与双手都簌簌地抖。

    司徒被护理人员抬出去,门外已聚集好奇人群,警察留下苏西的地址与电话号码。

    再一次回到太阳底下,苏西的胃部痉挛,忽然之间,伏在电灯住上,呕吐起来。

    路人纷纷走避,有一两个还掩着脸。

    你看,尚未遭灾劫,世人已经唾弃,做人能不小心。

    苏西回到家,平躺着,绞紧的胃才慢慢松开来,不过,一颗心仍然跳到喉头上,全身的不随意肌全部异常活动。

    她不住呻吟。

    电话响了。

    “苏小姐,”是郭侦探,“真凑巧,你也在现场。”

    苏西只得说一个是字。

    “我已拍下苏进落荒而逃的照片,相信你必定有用,而我的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是,谢谢你。”

    小郭忽然叹口气,“苏小姐,恕我多嘴。”

    “郭先生,你是我尊重的人,请直说不妨。”

    “苏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说得有理。”

    小郭轻轻放下电话。

    苏西捧着头深深叹口气。

    傍晚,有人按铃,门外昏暗,苏西一时没把访客认出来。

    “谁?”

    “我姓殷。”

    “啊,殷小姐,请进来。”

    她仍然穿着上午那套衣服,样子憔悴。

    苏西忙问:“司徒怎么样?”

    “没有生命危险。”

    苏西松口气,放下一块大石;

    “他叫我来向你道谢。”

    “不要客气。”

    “待他康复,我们决定移民他乡,从头开始。”

    “那也是好主意。”

    她悄悄落下泪来,同那样一个人在一起,想必会终身担惊受怕:他可会故技重施,他可管得住自己?

    苏西忽然间:“殷小姐,你芳名叫什么?”

    “我叫殷红。”

    啊,叫那样的名字,感情路上,必不好走,古老人从来不会替孩子取个别致或与众不同的名字,就是怕引邪恶神灵的注意。

    她似乎仍然有一丝不放心。

    苏西一再向她保证:“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殷红静静离去。

    第二天,报纸一角,有段小小新闻,事不关己的人根本不会注意。

    大都会一日之内不知有多少不寻常的惨事发生,此类意外微不足道。

    苏西的心始终忐忑,原来保守秘密是那样辛苦的重担,始料未及。

    母亲决定与郑先生结伴乘轮船游东南亚,到达合里,上岸玩一个星期。然后转飞机返来。

    苏西真正为他们高兴。

    她也想郑先生知道她对他绝对没有反感,看到他,会娇悄地称赞:“中年人穿深色西装最好看”之类,使他高兴。

    家里只剩苏西一人。

    送船回来,还没掏出锁匙,大门边忽然闪出黑影。

    苏西吓一跳,本能地退后两步,瞪着那个人。

    这是谁?

    脸容枯槁,瘦削得仙风道骨,伸出来的手不住颤抖。

    电光石火之间,苏西喊出来:“苏进!”

    平素的嚣张、跋扈、骄傲、自大……全部丢到爪哇国,今日的他似一个晚期癌症病人。

    苏西仍怀着一丝警惕,“你怎么了?……

    他吞一口涎沫,.“你全知道?”

    苏西怕他口袋里还藏着另外一把尖刀,“我知道什么?”

    “我的事。”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多心。”

    苏进点头,“没想到你会如此宽容,是我看错了你。”

    终于承认狗眼看人低。

    苏西仍与他维持距离,温和他说:“我不明白你讲些什么,我听不懂。”

    苏进自顾自说下去:“原本你可以摊开来讲,分掉我的遗产。”

    苏西答:“我已有我的一份。”

    她又补充:“要那么多钱来干什么。”

    苏进又颔首:“说得好,钱可以买得到的东西,毕竟有限。”

    苏西加一句:“非常有限,不外是大屋大车这一类满街都是、人人都有的东西。”

    “苏西,我欠你。”

    苏西轻轻说:“兄弟姐妹,谁也不欠谁。”

    他转身走了。

    苏西连忙开门人屋,她心酸地躺在沙发上,无故落泪。

    钱可以买到什么呢,床铺被褥,两斤猪肉,几件新衣,她童年与少年的欢乐都被歧见葬送掉,永远无法挽回。

    朱启东医生找她。

    “你在什么地方?”

    “医院。”

    苏西骇笑,“一直没回家?”

    “有突发事件,走不开。”

    “什么时候有空?总也得放你们回家吃顿饭洗个澡吧。”

    “一下班我就来你处。”

    下午,他来了,站在门口不愿进来。

    他用手揉着双眼,浑身发散着医院独有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怎么了?”苏西知道有蹊跷。

    “我很累……病人不治。”

    苏西啊一声,“可怜的朱启东。”

    “情绪欠佳,我还是回家的好。”

    苏西拉住他的手。

    “我这里欢迎你。”

    两个年轻人拥抱片刻。

    苏西问:“好过一点没有。”

    他筋疲力尽地苦笑,“有一杯热可可更好。”

    “我立刻帮你做。”

    苏西捧着一大杯热饮出来,他已靠着沙发睡着,实在太劳累了,精魂与肉体分家。

    苏西替他盖上张薄毯子。

    朱启东是个好人,但是好人却未必是个好伴。

    他整个人已经奉献给研究工作,医院手术室才是他的家,他每一丝精力都被病人榨取得干干净净,作为他的家人,得到的不过是一具时时躺在沙发上的躯壳。

    苏西是个聪明人,所以她的功课与工作成绩都平平,因为她知道,做得好过人十分便需多付一百分努力,太辛苦了。

    毋需认识朱启东二十年,亦可知道同他在一起生活会十分枯燥。

    苏西叹口气。

    这时,他外套口袋里的传呼机又响起来。

    苏西开始讨厌这件装备,她把它自朱启东的外套口袋取出,一手关掉。

    一室皆静,朱启东可以好好睡一觉。

    苏西拿起一本小说,独自读了起来。

    这真是世上最奇异的约会,二人共处一室,一个看书,另一个睡觉,没有音乐,没有对白。

    以后,恐怕还有很多这样共度周未的机会。

    电话铃响,苏西连忙拎起听筒。

    “苏西?我是雷家振。”

    “啊,雷律师,有要紧事?”

    她声音十分严肃,“你马上到大宅来一趟,有个特别会议需你出席。”

    东窗事发了。

    雷律师收风也真快,没有什么事瞒得过她的法眼。

    苏西看了看熟睡中的朱启东。

    她大可以放心去开会,朱君在八小时内无论如何不会醒来。

    她换上一套整齐的衣饰出门。

    只花了二十五分钟便抵达目的地,大宅的老佣人替她开门。

    苏西感喟,少年时她来过这里见父亲,永远挺胸直行,目不斜视,因为一不留神便会看到白眼。

    今日又来了。

    那只法兰西座地铊钟仍然放在老位置,每过一刻钟便会当当敲响报告时辰。

    客厅中那盏大水晶灯永远擦得精光灿烂,缨络闪着骄傲的虹彩。

    这里叫大宅,苏西与母亲住的地方叫公馆,或是简称那边。

    他们都在父亲的书房里。

    雷律师出来说:“苏西,进来。”

    一家人齐集。

    苏西的眼光寻找苏进,只见他背着所有人面壁独坐一个角落。

    他的母亲面如死灰。

    他两个妹妹不发一言,一副蒙羞的样子。

    雷家振律师说:“我们现在与朱立生先生通话。”

    朱立生?他在什么地方?

    雷家振按下电话扬声器。

    那一头传来宏厚的男声,语气却不失婉转,他这样说:“我已看过报告。”

    苏西觉得朱氏父子声音相当像。

    雷律师说:“那么,朱先生,请给我们一个裁决。”

    那个朱先生有点尴尬,“好友竟给我一个如此沉重的任务。”

    雷律师催他:“你请说。”

    朱立生轻轻说:“一个成年人,有权选择他的伴侣。”

    这当然是在说苏进。

    “可是,当伴侣变心,他应采取平和合理的态度,伤害他人身体,于理于法都不合。”

    书房内,连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

    “对方不予起诉,警方又缺乏证据,苏进才免去牢狱之灾,不过,肯定已丧失遗产继承权,他那一份,当由三位妹妹分享。”

    雷律师抬起头来,“各位有什么异议?”

    一片沉默。

    朱立生忽然说:“案中有一位重要证人,从头到尾不发一言,我想,你们应该向她道谢。”

    苏西一听,连忙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真没料到自己演技如此到家。

    “堕落并无定义,可是苏进应该明白,纠缠、恫吓、威逼,最后伤害他人,确是犯罪行为,”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我已经讲完。”

    雷律师说:“谢谢你,朱先生。”

    朱立生挂上电话,谈话中止。

    苏进一言不发地走出书房。

    事情是如何揭发的呢?

    司徒不说,苏西也不说,苏进当然更不会说。

    雷律师像是看穿了苏西的思想,她轻轻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苏西双手一震,手袋差点落到地上。

    小时候同班同学考试作弊,被老师当场捉到,那古肃的老师自牙齿缝中迸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两句话来,十分震撼。

    雷律师站起来,“散会。”

    苏西想跟着离去。

    忽然听见有人说:“诸留步,我准备了茶点。”

    叫谁留步?

    不会是苏西吧,一定是叫雷律师。

    苏西自顾自向前走。

    可是她又听得同一个声音说:“苏西,茶点准备好了,请赏面。”

    苏西不相信双耳,缓缓转过头来。

    一点不错,说话的正是李福晋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