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21-1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一通重要电话打进来的时候,苏西正在开会。

 

    她只是宇宙广告公司的中等职员。

 

    秘书轻轻说:“苏小姐,一位雷家振律师找你,一定要亲自与你讲话。”

 

    上司老陆立刻发作,“叫他留言,苏西你稍后复他,我们正忙呢。”

 

    苏西不是个不识相的人,可是一听是雷律师,立刻说:“这是我一个重要电话。”

 

    竟不理老陆弹眼碌睛,自管自站起来走出会议室。

 

    “雷律师,我是苏西。”

 

    “苏西,他们决定下午四时到我办公室听遗嘱内容,你准时到。”

 

    果然是等了近一个月的消息。

 

    “苏西,假如你得不到什么好处,请勿失望。”

 

    苏西吸进一口气,“我明白,我原本不贪图什么。”

 

    雷律师笑,“我很了解你。”

 

    苏西回到会议室,披上外套,抓起手袋。

 

    老陆急问:“喂,你又开小差?”

 

    “我真有要事。”

 

    老陆蹬足,“苏西,我记你大过。”

 

    苏西停住脚,转过头来,“家父遗嘱今日公布,我非第一时间知道内容不可。”

 

    老陆耸然动容,他约莫知道苏西的身世,“那你速去速回。”

 

    苏西赶了去。

 

    银行区步行比乘车快,她走了十五分钟便到雷律师事务所。

 

    雷家振是好人,这些年来,从来未曾小觑过她们母女,你要是知道看低一对孤苦的母女是何等样容易,你就会佩服雷律师为人。

 

    苏西早到。

 

    雷律师亲自迎出来。

 

    她一脸笑容,上下打量苏西。

 

    “去梳好头,补一补妆,一会儿他们整家会来。”

 

    “是。”

 

    雷律师脱下她戴着的钻石耳环交给苏西,“这会使你亮丽。”

 

    苏西轻轻叹口气,真是个好心人,不想她太过寒伧。

 

    她到化妆间照镜子,荆钗布裙的她浓眉大眼,若有时间金钱大肆修饰,想必另外有一种味道,可是早上出门,已经劳碌了整日,此刻外型有点野性难驯。

 

    苏西梳好一把天然鬈发,这把头发一遇潮湿,即时失控,好比海藻。

 

    她戴上钻石耳环,抖了抖衣服,走出去。

 

    他们一家已经到了。

 

    浩洁荡荡四个人,母亲与一子两女。

 

    年纪都比苏西大,端坐雷律师对面,苏西推门进去,他们只佯装听不见。

 

    他们连头都没抬,只当苏西透明。

 

    多年来苏西都承受着同一待遇,气馁之际也十分气恼,可是这种感觉已随父亲辞世而烟消云散。

 

    她丝毫不介意,挑后边角落一个位子坐下。

 

    雷律师咳嗽一声。

 

    “人都到齐了。”

 

    没有人应她。

 

    雷律师开启了一只棕色大信封。

 

    “这份遗嘱,立了有三年,一直存在我这里。”

 

    她取出文件。

 

    办公室里连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

 

    苏西感觉有点悲凉,上一代恩怨已随着生命结束消逝,今日即使一无所得,她也无所谓,当然,他们会笑她,但她并非一个敏感的人,她有更实际的事情需要料理。

 

    雷律师轻轻读出遗嘱:“我,苏富来,是一个小商人,经营电子零件生意,娶一妻一妾,妻李福晋生一子苏进,两女苏近、苏周,妾黄遥香已离异,生一女苏西。”

 

    雷律师读到这里停了一停。

 

    一个人的一生,原来用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交待。

 

    苏西轻轻叹息一声。

 

    在静寂的办公室里,吁气声清晰可闻。

 

    众人动也不动,苏西坐在他们后面,觉得他们似石膏像。

 

    雷律师读下去:“李福晋及黄遥香生活细节早另有安排,不劳我再操心,因此,我将财产平均分为四份。”

 

    此言一出,苏太太李福晋第一个霍地转过身子来。脸色如锅底般黑,怒不可遏。

 

    苏西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大意外了,父亲并不喜欢她,几次三番,同她说话,往往头也不抬,眼睛看着别处,令她难堪。

 

    可是到头来,他办事公允,苏西泪盈于睫。

 

    雷律师读下去:“承继我的遗产,还有一个条件,你们四人,不得堕落。”

 

    听到这里,不要说是苏西睁大双眼,莫名其妙,连雷律师都露出些微狐疑之色。

 

    他们四人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最大的堕落,便是怀疑我这份遗嘱的真实性,违者立刻失去继承权。”

 

    他们马上静下来。

 

    “由今日起算,一年之内,由雷家振律师及我好友朱立生公证,凡有行为堕落者,遗产即被充公,分予其他子女。”

 

    这时,苏西实在忍不住,冲口而出:“什么叫做堕落?”

 

    只听得苏近与苏周也问:“对,堕落有什么标准?”

 

    “在这一年内,各子女可支遗产的利息使用,我财产不算丰厚,每人约可分到一千万美元。”

 

    遗嘱已宣读完毕。

 

    苏进霍地站起,“这张遗嘱有问题,我会找律师来研究,家父生前,明明向我暗示,财产将分两份,我是家中唯一男丁,占一半,两个妹妹分剩下那一半。”

 

    雷律师忽然拉下了脸。

 

    苏西从来没见过她这般凶神恶刹样,只听得她一字一字说:“苏进,你若对亡父的意愿一点尊重也无,我会与你周旋到底。”

 

    苏近也大怒,推翻了一张茶几,“那三几厘利息,叫人如何运作?”

 

    雷律师斩钉截铁地说:“或者你可以考虑学苏西那样,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

 

    苏进一阵风似刮走。

 

    苏西端坐不动。

 

    苏近与苏周扶起母亲,走出办公室,走到门口,母女三人一起转过头来瞪着她。

 

    她们终于走了。

 

    雷律师说:“来,喝一杯庆祝一下。”

 

    苏西定一定神,抬起头来,接过香摈,一饮而尽。

 

    “什么叫做堕落?”

 

    雷家振微笑,“触犯法律,也就是堕落了。”

 

    “吸毒呢?自杀呢。”

 

    “别担心,虽无一定准绳,社会总有公论。”

 

    苏西又问:“苏进会不会搞事?”

 

    “他若轻举妄动,你的财产便会增加。”

 

    “假使我们四个人都堕落呢?”

 

    “那,有几间大学的奖学金会因此得益。”

 

    “这一年内,我该如何循规蹈矩?”

 

    “苏西,做回你自己就很好,现在,回家把好消息告诉你母亲。”

 

    “谢谢你,雷律师。”

 

    苏西先回广告公司。

 

    老陆迎出来,“怎么样?”

 

    苏西笑着反问:“你说呢?”

 

    老陆端详她,“呵,”他喊出来,“苏西,你已是个富女了。”

 

    “可不是。”

 

    “你要辞职?”

 

    “不,我会做下去。”

 

    老陆堆上笑容,虚伪的诚意自他的皱纹里涌出来,“那真是我们的荣幸,你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客户。”

 

    “首先,我要告假。”

 

    “当然当然,处理财产是非常棘手的事。”

 

    苏西开着小小日本车赶回家去。

 

    母亲坐在露台上看风景,声音有笑意,“分到你那份了?”

 

    “雷律师已知会你?”

 

    “是,她很满意安排。”

 

    “妈,你呢?”

 

    “一个女孩手边有妆奁总是好事。”

 

    “妈,从此以后我可以罢买日货,置欧洲跑车了。”

 

    “恭喜你。”

 

    “妈,你高兴吗?”

 

    “我替你开心。”

 

    苏西追问:“你自己呢,母亲,你自己呢?”

 

    她哑然失笑,“现在你经济独立,不劳我挂心,下个月我可以乘轮船去环游世界。”

 

    苏西开怀地笑。

 

    “可是,苏西,你要小心,你不能堕落。”

 

    “不会,堕落也不是易事。”

 

    “苏西,你太天真了,一个人甚易堕落。”

 

    “我不相信。”

 

    “嫁人为妾,即十分堕落。”

 

    苏西不语。

 

    她母亲苦笑,“去,去选购欧洲跑车。”

 

    她站起来,身段高挑,同苏西一个式样。

 

    “我约了人打桥牌,晚上不回来吃饭。”

 

    “你不想知我得到多少?”

 

    “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你也是他的女儿。”

 

    她出去了。

 

    苏西知道母亲想藉故静一静,今天这件事勾起大多回忆,她一定感慨万千。

 

    累了一天,在雷律师处喝的香摈又冒起泡来,苏西躺到长沙发上去,不消片刻,已经熟睡。

 

    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

 

    因为担心,也与心理医生谈过梦境。

 

    开始的时候,梦见她自己走进一个客厅。

 

    苏进苏近与苏周都已经坐在那里,这不稀奇,可是突兀的是,他们是成人,她却还是小孩。

 

    她尴尬地站在一个角落,不知道为什么来,也不知道需见什么人。

 

    忽然听见苏近与苏周咕咕笑。

 

    当然是笑苏西。

 

    苏西本来不叫苏西,父亲叫她苏迪(内“西”),一样有一只撑艇,只是少了一点。

 

    母亲在填写出身证明文件的时候,沉默地、固执地只写了一个西字。

 

    自此以后,连名字也成了笑柄。

 

    苏近与苏周是那样喜欢取笑人,事实上,她们的嘴至今尚在原来位置上而没有笑歪,堪称奇迹。

 

    苏西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梦,不久她会醒来,可是仍然难堪羞愧到极点,梦与现实何其接近。

 

    只听得苏近笑道:“浑身都是毛,简直似只动物。”

 

    梦中,她们每次取笑讽刺揶揄的题目都不一样,内容却保证一般精彩。

 

    “你看她那头发眉毛,简直黏在一起,手手脚脚黑墨墨,一看仔细,也是汗毛,哈哈哈,是个毛孩。”

 

    无论她们说什么,苏西总是开不了口,承受着无限屈辱。

 

    她试过在梦中挣扎张嘴,可是只能发出哑哑之声,似只乌鸦,急得她热泪直流,于是引起更多耻笑。

 

    心理医生同她说:“你已经长大,不必理会出身,鼓起勇气,开始自己的生活,庶出有什么关系,你一旦耿耿于怀,自卑不已,这噩梦终日会折磨你。”

 

    真是分析得好。

 

    苏西叹一口气,正想自梦中走出来,忽然之间,她看到自己的手脚身体迅速长大拔高,在数秒钟内变成一个大人模样。

 

    噫,苏西不再是七岁,苏西已是二十三岁。

 

    接着,她呀地一声,发觉会得开口说话。

 

    她指着苏近,“你!”

 

    苏近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她,这是谁、什么时候进来、怎么会得站在门角。

 

    “哎呀,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我叫苏西,”她一字一字说出来,“苏──西。”

 

    她踏前一步,握着拳头。

 

    苏近与苏周害怕了,姐妹搂作一团。

 

    苏西甚有快感,想挥舞拳头,作一次大突破,可是铃声大作,甚为吵耳。

 

    刹那间,她醒了。

 

    哎呀,这是一个好梦,她真不愿醒来。

 

    第二天一早,她去探望司徒医生。

 

    司徒是个英俊温柔的年轻人,现代译梦人,而且会替客户坚守秘密。

 

    他听完苏西叙说,想一想,“你已得到释放,不再自卑。”

 

    苏西很安慰,“我相信如此。”

 

    “不过,一个真正不介怀的自由人,不会做这种梦。”

 

    “这个我也懂,从今以后,轮到他们梦见我挥舞着拳头分掉他们四分之一财产。”

 

    司徒耐心他说:“不,也不是那样。”

 

    苏西静下来,“应该如何?”

 

    “应该心胸里完全没有那一家人,你才会得到真正释放。”

 

    苏西释然,“这是至高境界,明镜本非台,向来无一物。”

 

    司徒也笑。

 

    “不,我恐怕会永远记得他们。”

 

    “那么,你心中永远有创伤。”

 

    苏西承认,“可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伤疤,人生怎会十全十美。”

 

    “说得很好,有没有想过遗产怎么样用?”

 

    “我不懂投资,也不会做生意,我想,会慢慢使用利息。”

 

    “已经可以令你舒服地过一生。”

 

    同一天,雷律师找她:“你得见见朱立生。”

 

    “谁?”

 

    “请勿掉以轻心,这朱立生与我同样是你的品格评选人。”

 

    “我可不知家父有这位老友。”

 

    “你一向知得很少。”

 

    这是真的,她从未踏进过大宅的门,过年过节,父亲只来稍坐一下,看看她就走,像个有特权的客人,一次,约七八岁模样吧,她忽然客套地同他说:“谢谢你来看我们。”她记得父亲笑了。

 

    又有一次,他带来一个朋友,送苏西一套栩栩如生的西游记人物玩偶,苏西珍藏至今。

 

    苏西懂事的时候,父母已经分开,他把她生活安排得相当好,房子、车子、每月支取零用及家用。

 

    中学毕业,替成绩不是上佳的苏西找了几间小大学,苏西挑美国加州是因为当时一个小男朋友也要到西岸升学,结果到了彼邦,两人只见过三次面。

 

    苏西并没有读得名列前茅,是,她是庶出,那边永远看不起她,但是她却没因此患出人头地及扬眉吐气情意结。

 

    那太吃苦了,何必付出巨大代价去令看不起她的人对她刮目相看呢。

 

    她的身份是不可转移的事实。

 

    毕业时,父母同来参加她的毕业礼,那帧照片她一直珍藏。

 

    想到这里,雷律师打断她的恩绪:“明日下午六时,你到美国会所德萨斯厅见他。”

 

    “遵命。”

 

    父亲病发的一段时期,她应召去看过他,苏进他们十分不放心,再忙也有一人抽空坐一旁监视,毫不避嫌。

 

    苏西认为他们欺侮病人,十分愤怒。

 

    可是她其实并不认识病中的父亲,他从来都是个陌生人。

 

    与一般病人不同,他并没躺床上,也不穿睡袍,照样穿西装在书房中工作。

 

    每次见到苏西,总是很宽欣。

 

    “你来了。”他说。

 

    除此之外,没别的话。

 

    有时也说:“来,替我把这份资料储入电脑。”

 

    通常,那个监视人会露出极度不安的神情来,像一只猫被人扯住尾巴倒吊一样。

 

    渐渐他瘦下去,考究的西装与衬衫越来越大,似只空洞的壳子。

 

    然后,他进了医院。

 

    晚上六时,德萨斯厅。

 

    一走进去,便看到一大瓶黄玫瑰,她精神一振。

 

    她向领班说出她约的人,恃者连忙带她到一张空桌坐下。

 

    苏西想喝酒,可是太阳还未下山。

 

    她听人说过,日落之前喝酒,是堕落行为。

 

    苏西嗤一声笑出来。

 

    她不知身后已经站着一个年轻人,津津有味看着她。

 

    等到发觉身边有一道影子,才转过头来。

 

    她十分讶异,这不可能是朱立生,这人不过三十,不不,甚至不超过二十六岁。

 

    果然,他伸出手来,一边说:“家父有事临时赶往新加坡,他失约了,叫我来招呼。苏小姐,我叫朱启东。”

 

    苏西反客为主,“你好,请坐。”

 

    “家父说抱歉,改天再请苏小姐。”

 

    因本来见的是他父亲,苏西不禁老气横秋、视朱启东为晚辈,顺口问道:“读书还是做事?”

 

    那朱启东有点迷惑,这个一头鬈发的年轻女子与他一般穿白衬衫蓝布裤,他从未见过女子有那样旺盛的毛发,一转过头来,他看到天然浓眉,小扇子似的睫毛,与一双炯炯大眼。

 

    朱启东有点失魂。

 

    他故意必恭必敬他说:“已经在做事了。”

 

    这时,苏西已经知道语气不对,有点造次,可是一时下不了台,只得死挺,轻描淡写地问:“干的是哪一行?”

 

    朱启东顺她的意,诚惶诚恐地答:“我是一名小儿科医生。”

 

    啊,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笑意自他眼角飞溅出来,沾到苏西脸上。

 

    “怎么会有空?”

 

    “我正放假。”

 

    “你时时放假?”

 

    “不,刚参加无国界医生组织到蒙古乌兰巴托回来。”

 

    苏西探探身子,“去干什么?”

 

    “我负责帮助当地儿童医治缝合兔唇裂颚。”

 

    苏西凝视这个年轻人,肃然起敬,可是嘴巴仍然问:“没有薪酬?”

 

    “是志愿行动。”

 

    “自备粮草?”

 

    “正确。”

 

    “乌兰巴托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夏季白天气温升至摄氏四十五度,可以把柏油路晒至龟裂。”

 

    苏西耸然动容。

 

    她不出声了。

 

    朱启东知道他面试已经及格,松一口气。

 

    半晌,苏西试探地问:“我可以叫一杯啤酒吗?”

 

    “当然。”

 

    太阳落山了,金光射到苏西毛毛的鬓角上,把她白皙的脸衬托得似安琪儿。

 

    朱启东听见他的心在说话:这是一见钟情吗?

 

    他看着她贪婪地喝起冰冻啤酒来,天真地呀一声,眯起眼,情不自禁地表示享受。

 

    物质世界里,有这样平常心的女子已绝无仅有。

 

    父亲叫他招呼她,他却已决定追求她。

 

    她是谁?不知道,也不重要。

 

    朱启东心思荡漾。

 

    只听得苏西问:“你可拥有诊所?”

 

    “不,我在大学医学院任职。”

 

    呀,他不急急替孩子治伤风感冒赚钱。

 

    苏西十分纳罕,这样的年轻人在都会中实在见少,怎么可能在她面前出现,她运道转了。

 

    她微笑,“这好似一个盲约。”

 

    朱启东承认,父亲回来时非得谢他不可。

 

    今早还想藉故推辞。

 

    “启东,你替我到美国会所去见一个人。”

 

    “爸,叫秘书替你改约会日期岂非更好。”

 

    “不不不,故人之后,不可将她在约会日历上推来推去,你去见她。”

 

    “我不认识她。”

 

    “是一浓眉大眼的年轻女子。”

 

    “我没有空。”

 

    “我说你有空,你就有空。”

 

    朱启东看着他父亲,“爸,所以我经济一向独立,否则真要被霸道的你支使得团团转。”

 

    现在,他反而要感激他,父亲的秘书一定有苏西的电话地址。

 

    正想让苏西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口袋里的传呼机响起来。

 

    朱启东第一次觉得有人比他那仅一岁的换心病人更重要。

 

    苏西很了解,“医院找?”

 

    “是,我需即刻赶回。”

 

    “你不必理我。”

 

    “我可否再约你?”

 

    “当然。”

 

    “不能送你,抱歉。”

 

    苏西笑着拨动双手,“快走快走。”

 

    朱启东匆匆忙忙离去。

 

    有些男人空闲得会蹲在美容院里陪女友熨头发,不不不,这不是苏西心目中的男伴。

 

    她独自坐在那瓶黄玫瑰前,直至天色缓缓暗下去。

 

    真舒畅。

 

    原来父亲一直对她一视同仁。

 

    她从来不知道,直至今天。

 

    好几次,当她还小的时候,不知多想伸手去握父亲的大手,却提不起勇气,她怕他会推开幼小的她。

 

    后来,父母分手,更加看不到他。

 

    苏西羡慕那些可以在父亲怀中打滚的同学。

 

    被爸爸一把揪起,扛到肩上坐着看球赛,居高临下,无比尊贵。

 

    吃冰淇淋时毫不经意,糊得一嘴一脸一身都是,由父亲擦干净……

 

    她一直以为父亲已经忘记了她,直至今日。

 

    苏西长叹一声,回家休息。

 

    他为什么不早点有所表示呢,原来他一直把这个小女儿放在心底。

 

    半夜,苏西听见外头悉悉响。

 

    开了灯,出去看到母亲替她收拾书房杂物。

 

    “妈妈,”母女俩紧紧拥抱。

 

    在这刹那,苏西觉得她什么都不缺乏。

 

    这间书房原本属于父亲,他走的时候并没有把东西搬走,都还留着:笨重迟钝的第一代私人电脑、参考书籍、钢笔、手表……

 

    苏西相信两个可能:要不,母亲未能忘记他,故此一切都留着,书房像间纪念馆。

 

    要不,真正忘记了他,所以属于他的东西就像其余家私杂物,扔在那里懒得收拾。

 

    苏西知道母亲已经忘记了他。

 

    记惦他的只是苏西。

 

    母亲睡了,苏西却醒着。

 

    她坐在宽大的花梨书桌前,翻翻这个,动动那个,消磨失眠之夜。

 

    一颗田黄石印章上雕着小篆“几许温柔”四字。

 

    小时候问母亲是什么字,她说:“不知道”,语气干脆决绝,后来,苏西把图章印出来,去问人,才知道刻的是什么,只觉荡气回肠。

 

    苏西对他们的事一无所知。

 

    感觉上父亲一直在找温柔体贴的女伴,一次又一次失望。

 

    负心人可能不是他。

 

    母亲后来也有男朋友,她处理得很好,他们从来没有在苏西面前出现过。

 

    至多将车驶到门前接她,被苏西在窗口看到。

 

    “那是谁?”

 

    “妈妈的朋友。”

 

    “是亲密朋友吗?”

 

    “不,吃顿饭,解解闷的朋友。”

 

    “会结婚吗?”

 

    “放心,没可能。”

 

    母亲说过话倒是算数的。

 

    这样的男伴好似换过三四个,到了十六八岁,苏西十分鼓励母亲出外寻欢作乐。

 

    她等她门。

 

    男伴永远不进屋来,为此,苏西感激母亲。

 

    为什么要子女叫她的男伴为叔叔呢,多么突兀,什么地方钻出来如此怪异的雾水亲戚。

 

    最近,母亲已经很少出去。

 

    苏西很担心她会寂寞。

 

    眼皮渐渐抬不起来,伏在桌子上睡熟。

 

    回来,发觉身上盖着毯子,母亲已经外出。

 

    她手中还握着那方田黄闲章。

 

    摊开手,几许温柔四字端端正正盖在她手心之中。

 

    苏西笑了。

 

    她洗把脸,淋个浴,出门。

 

    到了相熟的美容院,老板娘珊珊走出来招呼,“咦,今日怎么有空?”

 

    “珊珊,帮帮忙。”

 

    “什么事?”

 

    “替我熨直这把头发,还有,眉毛修得细一点,你看,我腿上汗毛又长出来了。”

 

    抱怨完毕,她颓然坐下。

 

    人家老板娘微笑起来,“心情欠佳可是?”

 

    “有人笑我是毛孩。”

 

    “不知多少小姐太太上门来要求熨一个大蓬头。”

 

    “我今日非洗直剪短不可。”

 

    “不要与你的天然发质斗。”

 

    “老板娘,你有钱不赚,认真可恶。”

 

    “我做生意凭良知。”

 

    “快动手吧。”

 

    师傅过来,笑笑,只梳了两下,称赞道:“这头发羡煞旁人。”苏西的气仿佛已经消了一半。

 

    师傅又说:“今日换个花样,我帮你拉直,明日又卷曲,你说好不好?”

 

    “不好,不如换个头。”苏西已经平静下来,所以女性统统爱上美容院。

 

    “我不能改变客人,我只能使客人看上去整齐美观精神。”

 

    苏西只得扬扬手,“动手吧。”

 

    话虽那样说,离开的时候,照照镜子,也差点不认得自己,眉毛明显细了,头发伏贴光滑,嘴上汗毛已经淡不可见。

 

    苏西十分满意。

 

    她到雷律师事务所去归还耳环。

 

    雷律师不在,她把耳环交给秘书。

 

    刚好在这个时候,主人家回来了。

 

    她提着鲜红色公事包,神气十足,从前哪里有这样漂亮的中年女性。

 

    她一见苏西,立刻一愣,“这是谁?”

 

    苏西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