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激情与迷茫 > 正文 > 第81-92节
第81-92节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81

    利用半年的时间,人们可以做许多事,当然,也有的人则一件事也没有做,毫无疑问,赵宇属于后者,当然,还有柳燕,要说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那也不太客观,他们至少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们慢慢地习惯了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方式。

    82

    有人说所有的超市都一个样,那当然,因为逛超市的人也彼此相差不到哪儿去,他们在

    一排排堆满货物的货架之间留连,就像赵玫与柳燕一样。

    此刻,赵玫推着一个装满日用品的小车在走,柳燕跟在旁边,手里拎着一个小筐。两人一起转了一个弯,来到一架食品前。

    补充介绍一下,赵玫是柳燕的大学同学,家境不错,婆婆妈妈,性情随和,心地善良。

    "要牛奶吗?"赵玫问。

    柳燕摇摇头。

    "你应该每天喝一杯牛奶,瞧你瘦的。""没关系,再说我也不爱喝牛奶。"柳燕说,两人接着走,向着货架的纵深处走去。

    "我也不爱喝,可喝惯了,你知道,在我们这年纪,如果再不漂亮,那可就完了。""我早就完了。"柳燕笑着说。

    "其实是我早就完了――你――你差远了。""你还有什么买的,我在外面等你――我可懒得再走了。"柳燕说。

    "你以前不是最爱逛商场吗?""我以前还想飞呢――""我也不转了――走吧,一起走吧。"两人一起来到收款台边上,排进队伍。

    赵玫把柳燕放在地上的购物筐放进自己车里。

    柳燕说:"付账的事,还是我自己来吧。""不用――我这儿有卡,我爸公司的――"柳燕抓住筐的手松开了,赵玫笑了笑:"一会儿去我们家吧?"柳燕低下头:"我还是回家吧。"赵玫:"那多没劲。"柳燕转过头去,目光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货架。

    83

    赵玫家位于北京近郊,是一处私家别墅,看起来很漂亮,赵玫把车停下,对柳燕说:"天天逛商场,北京的各大商场都快成我们家了。""你就不是那种上班的人,在家呆着等人把你带走就行了。""那可不行,我还有人生价值呢!""值多少?""现在价钱很低,以后就不知道了。""以后会更低。""你怎么知道的?""我是说我自己呢。"

    自动门升起后,赵玫把车缓缓驶进车库,她叹了口气,对柳燕说:"走,到我们家看看吧,正好我爸也在。"柳燕:"算了,我不进去了,还得打招呼。""要不咱们就呆车库里吧,我烦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在这里听音乐,你觉得怎么样?""挺好的,我还没在车库里呆过呢。""喝什么?""我喝可口可乐。"赵玫拿了车钥匙,然后从前门出去,来到车尾,把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拿了一包零食,一筒可乐,一筒牛奶回来。她把东西放下,然后打开音响,音乐声响了起来。

    "不错吧?"赵玫问。

    "是你哥约会你们家保姆的好地方。"柳燕笑着说。

    "真巧呀,我竟然在超市遇到你。"赵玫也笑了。"你要是逛得再狠点,还能碰到更多的人。""我们有一年多没见了。""是啊――一年多了。""美国那种地方,讨厌就讨厌在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做决定――我做了几次错误决定后,就回国了。""后来呢?""后来――"赵玫叹了口气。

    "怎么了?""后来就怀孕了。""后来呢?""后来――后来就到现在了――""这不是挺顺的吗?"柳燕乐了。

    "我突然想到,难道一生就这么过去吗?""这件可怕的事儿,我也想过――""你有办法吗?""没有。""那怎么办?""不知道。""你还和赵宇在一起吗?""最近不在了。""要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吵架。""那不叫吵架,叫翻脸――当初,为了他,你跟疯了似的――""你还不是一样――""其实,真像疯了一样的人是他――我想我得摆脱他,建立自己的生活――""真的?""真的。""什么生活?""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你是说赵宇吧?我觉得他好像青春期还没过完呢――""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他就像一个敌人一样。"忽然,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84

    神使鬼差,在一个夜晚,赵宇又来到了柳燕家楼下,他喝多了,眼睛盯着柳燕的房间的窗户,从兜里掏出手机,拨出柳燕的号码,他听到熟悉的"喂"的一声,确认是柳燕的声音,然后,他对着电话说:"我是赵宇,我又到你楼下了,你的窗帘还是那么漂亮,我只想看看你的窗帘,别往下泼水啊。""那就看吧――别再打电话了,太晚了,我父母都睡了,你打电话会吵醒他们的。"柳燕不耐烦地说。

    "所以,你最好下来,我有话对你说。""我不想听――我真的不想听――我累了一天了――你也喝多了。""那你什么时候跟我一起吃日本菜啊――""等我有空了,情绪好点了再说吧。""那我怎么办?""你几岁了?""我――柳燕,你听着,没有你――"柳燕皱皱眉,"啪"地把电话挂了,然后迅速关了灯,上了床。

    电话又响了,柳燕摘了电话,放在一边。

    黑暗中,电话传出赵宇的声音:"柳燕,我想你――下来吧――你在听吗?说话呀!――你知道,我每天到你楼下等什么吗?我想象着,有一天,你会下来,下来,跟我说话,跟我说话,叫我不要再着急,叫我能够心情平静,叫我能够睡着――你在听吗?你一定烦我了――是吗?你告诉我,是不是?好吧――我走了――妈的一切就像大梦一场――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真够烦的――"赵宇收起电话,叹了口气:"太没劲了――"

    85

    酒吧里,音乐声大的叫人受不了,赵宇穿过一桌桌的人,一直走到吧台边上,在与柳燕的关系上,有时候,他觉得是柳燕冷酷无情,有时候,他又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这得视他的心情而定,比如今天,他就觉得柳燕冷酷无情,他正对此感到难过,却接到赵小姐一个电话,于是再次冲回酒吧。

    侍者正在调酒,赵宇伸出两根手指头:"要双份龙舌兰,加冰。"侍者点头,为他拿酒。

    赵宇的目光望向别处。忽然,一双手蒙住他的眼睛。

    赵宇转过头,发现赵小姐站在他旁边。

    "我快吗?"赵小姐问。

    "够快的。""我只能呆一会儿,马上就得回去。"赵宇的声调却明显地不耐烦起来:"你怎么不早说?"赵小姐一下气坏了:"你――"侍者过来,把赵宇的酒给他。侍者问:"小姐要什么?""一杯橙汁。"赵小姐说。

    "我问你,我跟你说过的事儿你想好没有?"赵小姐把头转向赵宇。

    "怎么了?""去那边说吧。"赵小姐把赵宇拉到不远处的一张空桌边,两人坐下,赵小姐看着赵宇,赵宇却一口把一杯龙舌兰酒全部喝干了。

    "你慢点喝。"赵宇却把另一杯也一口喝干了。

    "你干嘛呀?"赵宇把目光投向别处。

    侍者过来,把一杯澄汁端过来,赵宇付了账。

    赵小姐看一眼澄汁,然后对赵宇说:"我跟你说话呢――"赵宇仍没有什么反应,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太乱了,走,到外面去说。"她拉着赵宇走向酒吧外面。

    赵宇靠到邻街的栏干上,眼睛看着过往的汽车。

    赵小姐拿着刚才那杯澄汁跟过来,站在他旁边。

    "我已经拿到签证了。""你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了。""我以为你没听见。""我听见了。""你有什么打算?""我没想好。""我已经订了机票,十天以后的。""不错,这样,对咱们都好。""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祝你一路顺风。""你不想去美国了?""我不是说过吗,我没想好。""你什么意思呀!你不是说过,你喜欢去美国吗?你说你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想上哈佛商学院,然后去华尔街――你那么聪明,将来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来的。""我还想过驾着飞船,到太阳系以外再找一个星球,把它变成天堂呢!""可是,去美国是可能的呀!我们可以一起报考哈佛商学院,学费我们也可以想办法――这是现实的目标呀!"赵宇转过身,看着赵小姐:"你替我想了那么多,谢谢你了――你走吧,到美国去过干干净净的生活吧――这样对你最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叫你离开这里,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到美国去重新生活,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用为我考虑――""那咱们俩的关系呢?"赵宇不回答,把目光投向不远处。

    "你告诉我,咱们俩以后怎么办?""咱们俩没有以后,今天你就不该来――还想听什么?""那以前呢?我们以前一起做的事,说过的话呢,你都忘了吗?""那是以前,跟现在和以后都没关系。""你觉得那可能吗?""当然――""那你以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咱们能不能说点别的?你要走了,干嘛在一起找不痛快?我去叫杯酒,算为你送行,我祝福你,这总行了吧?"赵小姐一把拉住他:"你――你怎么这么说话!"赵宇低下头:"你到底想听什么?说我会跟你一起走,说我爱你,我离不开你,你走以后我会天天想你――是吗?你还想听什么,告诉我,我说给你听――"赵小姐生气地哭了。

    "你回去吧,好好收拾一下行李,跟朋友们道个别――"赵小姐突然把一杯橙汁泼在赵宇脸上:"你是个骗子!"赵宇重又转回头去。

    突然,从旁边的酒吧里往外飞出一把椅子,一个服务生跑出来,把椅子捡了回去,这吸引了赵宇的目光。

    赵小姐见赵宇连看也不看她,更生气了:"你是个混蛋!"赵宇不耐烦地看了赵小姐一眼。

    "你一直在利用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停了停,赵小姐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巾包,抽出一张纸递给赵宇。

    赵宇把脸上的橙汁擦干了。

    "回去吧――""你是不是喝醉了?""回去吧。"赵宇冲赵小姐挥了一下手。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赵小姐提高了声音。

    赵宇突然针锋相对地叫道:"滚蛋!"赵小姐愣了一下:"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滚蛋!"赵宇说。

    "你从一开始就利用我。""滚蛋!""你太无耻了!""滚蛋!"赵小姐看着赵宇,然后突然把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

    "流氓!""滚蛋!"赵小姐转身跑了。

    身后,又有一把椅子飞了出来,侍者出来捡,赵宇长吐了一口气,他看到赵小姐跑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开走了,然后他转过身,看着一个侍者捡起被扔出来的椅子回到酒吧,他往前走了几步,来到酒吧的门外,却发现喝得大醉的小芳正用脚比划着踢侍者要摆的椅子,小芳一个朋友过来,从侍者手里接过椅子,另一个朋友劝小芳,突然,小芳又把刚刚放好的椅子踢了出来,赵宇走过去,把椅子捡了起来。

    小芳看到赵宇,笑了:"过来,你过来。"

    86

    赵宇走到小芳身边,放好椅子,坐在上面。

    "好久不见了――要什么酒?"小芳问。

    "我刚喝过。"小芳忽然高兴起来,她甩掉身上披着的上衣,转过身,对后面大喊:"拿酒来,我有朋友来了,快点。"一个侍者过来,递过酒单,小芳胡乱翻着。

    赵宇笑了:"你比我喝得还多。"小芳看了赵宇一眼:"你怎么知道的?""你把酒单拿倒了。"赵宇说。

    "人家就是要倒着看嘛――给我一杯威士忌,给我的朋友一杯马蒂尼――"小芳的一个朋友在旁边劝:"别喝了――别喝了――她喝多了――""你管得着吗?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赵宇,帮我老公挣了一百万,是我的朋友――你们也是我的朋友,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小芳用抽着筋儿的舌头说。

    "你该回家了,小芳――别闹了――"大家仍在劝她。

    小芳伸过头来对赵宇说:"赵宇,给你介绍一下,他们都是我朋友――他,她和他,他老约我出来喝酒,喝完酒还不付账,一点出息也没有――"小芳一指赵宇,"瞧瞧人家,比你小十多岁,跟人家学着点儿――""小芳,那我们走了,你和这位一起喝吧――"小芳的朋友说。

    "你们走吧,走远远的,别回来――"几个人要走,赵宇也站起身,小芳一把拉住他:"你别走――机灵鬼儿――酒还没喝呢!"侍者过来,赵宇拉住他:"把账结了。"侍者点头回去。

    赵宇看着小芳,小芳也看着他。

    "你是不是觉得碰见我特倒霉?"小芳忽然说。

    "我们换个地方吧。""你说去哪儿?""先出去再说――"赵宇说。

    "那我听你的――你可不许离开我――我告诉你,我最近心情特不好――你知道,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点办法也没有――你知道吗?"侍者过来:"一共是五百四。"赵宇从兜里掏出钱包付账。"等会儿,再要一瓶红酒,我带着喝。"赵宇又往侍者手里加了两百块钱:"再去拿一瓶红酒来。"小芳拉赵宇:"不用你付账――""我们把这杯喝了吧?""太好了――"小芳说,话音未落,一口便把整杯酒喝了,然后看着赵宇,赵宇也喝了。

    小芳高兴地叫道:"真是太好了!"

    87

    酒吧外的马路上停着一排排的轿车,宿醉未归的人们仍未回到车上,浓重的夜色使路灯显得暗淡,赵宇和小芳一前一后地走着,小芳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拎着一瓶酒,赵宇走上几步,便得回头等小芳。

    小芳走得时快时慢,她已经完全大醉了,忽然,她蹲下了。

    赵宇来到她身边站住,小芳歪过头看赵宇。

    "到了。"小芳说。

    "到哪儿了?"小芳慢慢歪倒在地上。

    "我的包儿呢?"小芳问。

    "你后背上。"赵宇说。小芳在后背上摸了几下,把包拿下,用手在里面找着什么,半天,小芳找到一把汽车钥匙,用手一按,赵宇身边的车叫了一声,中控锁开了。

    小芳把钥匙扔给赵宇:"你开吧――我不行了。"赵宇并没有接,钥匙一下消失在黑暗中了。

    赵宇坐进车里,小芳爬到副座上。

    小芳说:"开吧。"赵宇看着她:"没钥匙。""我给你了。""你给扔了。""我扔哪儿了?""我没看见。""真的?"赵宇点上一支烟,不理她。

    小芳忽然乐了:"你看!"只见小芳用一支小手电照着自己的脸,做出一副怪相。

    赵宇笑了。

    "你等着。"小芳说,她下了车,用手电照了几下,然后趴在地上,几下便钻到汽车底下。

    赵宇吸了一口香烟,感到一阵恶心。

    一会儿,小芳又从车下钻了出来。小芳上了车:"看,在这儿。"赵宇接过钥匙,打着火,继续抽烟。

    小芳:"走吧。"赵宇看着小芳。

    小芳:"我醉成这样,好笑吗?"赵宇笑了。

    小芳说:"他们都说我喝多了,特好玩。""是吗?""你带我走吧――""去哪儿?"小芳开始开那瓶红酒:"哪儿都行――你帮我把这瓶子打开好吗?""你回家再喝吧――你们家在哪儿?"小芳专心地开着酒瓶子:"回家也没用。""怎么走?""你帮我把这瓶酒打开行吗?"小芳忽然哭了,开瓶器和酒瓶子一起掉在车里。

    赵宇把她的头拉起来,看着她。

    "我想喝酒――你知道,现在想喝多少就能喝多少。""一会儿一起喝。"小芳点头:"你把车倒出去,向那边走。"小芳的手机响,小芳接。

    电话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在哪儿?""在车里。""你能回家吗?""用不着你管――"小芳把手机关了,扔回包里。

    88

    汽车慢慢地行驶在夜色里,一盏盏路灯顺着前风挡玻璃上向后飘去,赵宇把车开得有些摇晃,但他仍能看清方向。小芳拉下遮阳板,对着上面的镜子在补妆。

    "鱼头最近怎么样?"小芳张了张嘴,最后说:"不知道。"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你天天都这么喝吗?""这是第五天――向左,前面就是了。"

    汽车向左转去。

    89

    汽车进了一个住宅小区,停在鱼头家楼下。

    小芳把灯打开,然后点着一支烟:"到了。""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我先走了。"赵宇说。"没用――你把我送回来也没用。""怎么了?""鱼头和一个野模儿在里面――""那怎么了?""我早就不住这儿了――所以――你送我回来没用――我不想上去。"赵宇也点着一支烟。

    "要不你陪我上去?"小芳笑了。

    "我不想上去。""要不你走吧,"小芳说,顺手从座位下面把那瓶拿出来,"帮我把那瓶酒打开再走。""你呢?""我喝完了在后座睡觉。""这主意不错。""我昨天就是这么睡的。"赵宇摇了摇头。

    "前天也是。"小芳说。

    赵宇把抽了一半的烟头扔出车外。

    "大前天也是。"小芳又说。

    90

    赵宇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兜着圈子,车里酒气熏天,小芳终于打开那瓶酒,可惜全洒了。赵宇仍在开车,小芳坐在旁边,她戴着一个墨镜。

    "要不你睡会儿?"赵宇说。

    "我不睡,跟你说话。""没事儿,你睡吧。""我不睡,我一睡你马上就会睡着,咱们就会撞车。""我就是睡着了也不会撞车。""我上次撞车就是因为旁边有人睡觉。""你上次撞车是什么时候?""就是你给鱼头炒股票的时候。""后来呢?""什么后来?""你撞车以后。""鱼头找人修车,我住医院。""后来呢?""后来撞折的两根肋骨长好了,我就出院了。""后来呢?""后来我就跟鱼头吵翻了。""为什么?""我想自己开个酒吧,他不给我钱。""后来呢?""后来他就搞上了这个野模儿。""后来呢?""你到底想听什么?""想听你说话。"小芳停了一下,她摘下墨镜,看着赵宇:"你真好。"赵宇没有说话。

    小芳笑了:"你现在敢戴着墨镜开吗?"

    91

    小芳的汽车驶过空荡荡的大街,车内,仪表盘闪烁着,喇叭里传出音乐声。

    赵宇戴着小芳的墨镜在开车,小芳坐在旁边,对着灯涂指甲油。

    赵宇看到汽车两边的向后的移动的建筑。

    小芳按动电钮,玻璃放了下来,小芳的头发飞起来。

    赵宇看了她一眼。

    小芳显得很漂亮。

    小芳把头抽回来。

    "你在前面停一下。"透过车窗,赵宇看见,前面是舞蹈学院大门口。

    赵宇把车停下。

    "瞧。"小芳说。

    顺着小芳手指的方向,赵宇看到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手在接吻,然后男孩走了,女孩冲他的背影招手。

    赵宇摘下墨镜:"你以前的学校?""20岁以前我一直在这里学跳舞,除了跳舞,什么也没学会。""那不是挺好吗?""可我现在连跳舞也不会了。"赵宇低下头,不知说些什么。"你知道,从这个门进去,往里走,向右边一转,有一个秋千,上学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比我荡得更高,我一上去,下面就会有很多人看,我荡到最高的时候,好多人都在下面叫,可我一点也不害怕――"小芳说。

    停了一会儿,赵宇说:"是吗?""现在,我什么都害怕。""害怕什么?""害怕会永远这样下去,又害怕会有什么改变――"赵宇拉住小芳的手:"别怕――"小芳的手在赵宇手里放了一会儿,小芳把手抽出来。

    小芳说:"我们走吧。"

    92

    叶青打开门时,小芳对她说:"我又走投无路了。""欢迎走投无路的人――进来吧――"小芳说:"这是赵宇,这是叶青。"

    叶青家的客厅里灯火通明,叶青正和另外三个人打麻将,她回到自己位置上。

    "你们玩吗?"叶青问。

    "我们累了。""那你们就洗洗睡吧。"叶青接着玩麻将,小芳和赵宇走进里面一间屋子,小芳把门关上了。

    小芳坐到床上。

    赵宇站在门口,点着一支烟。

    "叶青是我同学,她嫁了一老外,是荷兰人――她说,荷兰人都是渔民,他们就爱出海捞鱼,也不管吃得完吃不完,捞到了,就往岸上一扔,然后就接着出海,他们喜欢那样――"

    "叶青说的?""是,她说的。"赵宇看着小芳:"她还说过什么?""以后你问她吧――"赵宇笑了。

    小芳问:"你喝水吗?"赵宇摇摇头。

    "你想洗个澡吗?"赵宇再次摇头。

    小芳慢慢倒到床上,伸直身体。

    "你把灯关上吧。"赵宇愣了一下,然后,他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再把手伸到开关边上,看了一眼小芳,小芳却转过身去。

    赵宇的手把灯按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