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五霸图 > 正文 > 第十五章 雪仇恨大快人心
第十五章 雪仇恨大快人心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上官素文也轻叹一声道:“但愿如此。”

  灰衣老僧忽然岔开话题道:“上官姑娘,你们武扬镖局,是否已准备向‘七杀令’称臣了呢?”

  上官素文怔了一下道:“据晚辈所知,咱们镖主还无此打算。”

  灰衣老僧接问道:“那么,你们明年元旦,也不一定去夏口赴会了?”

  上官素文笑了笑道:“去不去夏口,晚辈还不曾听到咱们局主讨论过。”

  她微顿话锋,又含笑反问道:“大师,晚辈有一句冒昧的话,不知该不该问?”

  灰衣老僧笑道:“如果你觉得不该问,那就不问为妙。”

  上官素文娇笑道:“可是,把问题闷在心里,是多么难过啊!”

  灰衣老僧微微一笑道:“那就问出来解解闷吧。”

  “好!”上官素文含笑问道:“大师同吕公子,是何渊源?”

  灰衣老僧神秘地一笑道:“可以说渊源很深,也可以说,还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渊源。”

  上官素文一蹙秀眉道:“大师,您这话不是太相矛盾了吗?”

  灰衣老僧幽幽地一叹道:“有一天,当你明白其中因果后,就不会觉得老衲的话有甚矛盾。”

  接着凄然一笑道:“这一天,也许很快会到来,也许还要等很久很久,也许永远不会到来。”

  上官素文苦笑道:“大师,您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可使我更加迷糊啦!”

  灰衣老僧也苦笑道:“姑娘,这些,你本来就不该问的。”

  上官素文道:“可是,晚辈是惟一和您谈过话的人,如果吕公子问起来……”

  灰衣老者飞快地接道:“就照老衲的话,回答他好了。”

  接着,又神色一整道:“佛门弟子,戒打诳语,老衲方才所说,可句句都是实情。”

  不等对方接腔,又立即打了一个手势,向前面一指道:“注意那厮的行动……”

  原来这时天色已经黎明,而他们也于不自觉之间,跟踪到了城墙脚下的一条小巷前。

  晨光曦微中,但见前面的青衫文士,突然回过头来,向后面扫视着。

  由于灰衣老僧与上官素文二人,因谈话而微微疏神,以致一时之间,来不及闪避。

  幸亏双方距离远达十五六丈,天色刚刚黎明,那青衫文士的回头一瞥,不可能看清他们的外貌,而更巧的是,刚好这时由一条横巷中,穿出一位赶早市的小贩,算是无形中帮了他们的大忙。

  因为,已经天亮了,小贩赶赴市场,大街上有了行人,也就不足为怪。

  也许那个青衫文士,的确是这种想法,他扭头匆匆一瞥之后,并未多加考虑,立即转入一条横巷之中。

  灰衣老僧连忙低声说道:“快跟上去,我这个老和尚太惹眼,不能再前进,只好退回去向吕公子报讯了。”

  上官素文一面快步跟进,一面点头道:“好的,好的。”

  灰衣老僧又盯上一句:“吕公子未来之前,不可躁进。”

  上官素文娇应道:“知道啦!”

  等她赶到那青衫文士消失的巷口时,不由怔住了。

  原来那条小巷,既窄且短,而且又是颇为高级的住宅区。

  她约略估计,这小巷约莫有三十来户人家,由于天刚明,整个小巷,都是静悄悄的,不见一丝人影,当然也没法知道那青衫文士,究竟是走进哪一家去了。

  她蹙眉苦笑之间,忽然心头一动地暗忖道:“方才不是听到犬吠声,那犬吠声显然就在这巷口的三五家之内……”

  不错,她念转未毕,一声冷笑,已由右边第五家的大门内传出:“上官姑娘,既然来了,就大大方方地进来坐一会儿吧!”

  上官素文一挑秀眉道:“你是谁?”

  那阴冷语声道:“在下申文炳,咱们也算是老朋友啦!”

  另一个娇甜语声笑道:“上官姑娘,还有一位呢?”

  随着语声,大门“呀”然而启,申文炳、闻人玉两人缓步而出,含笑拱手作肃容状道:“上官姑娘请!”

  上官素文冷笑一声道:“你们好大狗胆!”

  申文炳故意讶然问道:“上官姑娘,此话怎讲啊?”

  上官素文沉声说道:“无敌堡的势力,早已逐出湖南地区,你们居然还敢在这儿逗留……”

  申文炳截口朗笑道:“小妞儿,自说自话,也得看看是什么场合啊!”

  上官素文有自知之明,凭她目前的身手,应付对方一个人,自是不成问题,但目前对方是师兄妹两人,而且,可能室内还另有其他高手,因此,她不得不特别忍耐,闻言之后,冷然注目问道:“姑奶奶懒得同你们噜嗦,快叫西门锐那老贼出来领死。”

  闻人玉冷笑一声道:“西门总寨主就在室内,小妞儿有本领能通过我这一关,自然可以见到他。”

  上官素文撇唇一哂道:“你好像认为你很了不起。”

  申文炳暖昧地一笑道:“区区是否了不起,一试就知。”

  闻人玉“哼”了声道:“三师兄,别只顾口头上占便宜,这贱人显然在故意拖延时间。”

  申文炳道:“依你之见呢?”

  闻人玉冷然接道:“顺我的意思,就给我杀了她!”

  申文炳连忙“哗”的一声,腰间单刀已出鞘,直指上官素文,含笑问道:“小妞儿,亮兵刃!”

  上官素文早已解下了她的三绝铜琶,闻言之后,冷笑一声道:“我看,最好是你们这一对狗男女都一齐上吧!”

  申文炳哈哈一笑:“小妞儿年纪不大,胃口可不小呀。”

  一顿话锋,才正容接道:“姑娘请!”

  “请”字尾音未落:“铮”的一声,蓬细如牛毛的毒针,已由上官素文的三绝铜琶之上,激射而出。

  双方距离很近,上官素文又是心愤对方口齿轻薄,而有意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地一声不响的猝然发难,因而尽管申文炳身手甚高,一时之间,即也弄了个手忙脚乱。

  上官素文可得理不饶人。

  当申文炳挥舞着单刀,格拒他的淬毒细针时,她却已挥舞三绝铜琶,欺身进击,配合着她左手那奇幻无匹的掌法,展开一连串抢攻。

  由于申文炳大意轻敌而失去先机,居然被她一串疾风骤雨似的抢攻,迫得一时之间没法扳转过劣势。

  但他难因一时轻敌而被迫采取守势,口中却仍然不忘轻薄地笑道:“哟哟……小妞儿冲劲十足,我可吃不消呀!”

  一旁的闻人玉冷笑一声,也是扬手一把淬毒钢针,向上官素文背后射来,钢针已经出手,才怒叱一声:“贱婢照打!”

  上官素文虽在全力对付申文炳,但他对闻人玉可并未放松戒备。

  因此,闻人玉的淬毒钢针出手,她立即以铜琶护身,作了回旋,那些淬毒钢针,居然全部被她的三绝铜琶吸住了。

  原来“辣手仙娘”辛玉凤的三绝铜琶所以称为三绝,系因其招式精奇,而且如果内家真力够火候时,还能以音响伤人于无形。

  至于另外两绝,因为发射暗器一不着痕迹之间,而其本身又因特具磁性,能吸收对方暗器。

  不过,它本身所用的淬毒钢针,是经特别处理,不受磁力影响的。

  上官素文虽然以兵刃的特性,接下了闻人玉的偷袭,但两个高手搏斗之间,争的是一瞬间先机,就当她分神接下闻人玉的暗器之时,申文炳却已把握住这个良机,扳回了均势,并哈哈大笑道:“见面胜似闻名,三绝铜琶,果然是不同凡响,只可惜你丫头的火候还不够,如果由令师使将起来,那必然是更为精彩了。”

  上官素文年纪虽轻,但她算得上已经历尽沧桑,遍尝了人世间的辛酸滋味,因此,忍耐功夫,也特别高人一筹。

  她深知目前的情况,只能坚守待援,稳札稳打地,全神对敌,如果要分神去斗气,那就很可能会等不到援兵赶来,而先行陷入险境了。

  因为如此,不论对方的话,好听不好听,她是抱定宗旨,听若罔闻,全神贯注地将自己周身,防护得风雨不透。这情形,尽管申文炳使尽浑身解数,却也没法奈何她。

  这时,一旁的闻人玉忽然“咦”了一声道:“这贱人怎么会使我们的‘降魔掌法’的?”

  申文炳笑接道:“对了,我也正在这么想法。”

  接着,向上官素文笑问道:“嗨!小妞儿,你是在哪儿偷学到我们的掌法的?”

  上官素文哼了一声,没接腔。

  申文炳笑道:“怎么不说话呀?”

  接着,又“嘿嘿”淫笑道:“哦!对了,此时正是无言胜有言的,已经进入佳境的时候,一说话就会影响情调……”

  这时,双方激战已百招,却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的胶着局面。

  一旁的闻人玉,似乎已不耐烦了。

  她不等申文炳说完,立即截口接道:“嗨!三师兄,你究竟有没有把握收拾这小贱人?”

  申文炳打了一个哈哈道:“没问题,没问题……”

  闻人玉道:“已经天光大亮了,行人会越来越多,我看还是咱们联手宰了她吧!”

  申人炳微微一怔道:“这个……”

  闻人玉已挥剑加入战圈,并截口冷笑道:“怎么你舍不得了申文炳苦笑道:“四妹,你歪缠到哪儿去了,我是怕授人以‘以众凌寡’的把柄呀!”

  闻人玉笑道:“宰了这贱人,就一了百了,谁还能传话哩!”

  闻人玉的用心,固然狠毒,而其手底下的剑招,也是既狠且辣。

  上官素文独战申人炳,本来可以维持平局的,如今加上一个和她身手在伯仲之间,而出手又辛辣的闻人玉,其处境的艰危,自是不难想见。

  但她却仍然是闷声不响地,咬牙奋战,而且不时发动她那三绝铜琶内的淬毒钢针,迫使对方退避以争取自己喘息的机会。

  这情形,使得闻人玉怒声喝道:“三师兄,你可得收拾起怜香惜玉的心情才行呀!”

  申文炳苦笑道:“四妹,这是急不来的事啊……”

  他口中说着,手上的招式也更形辛辣起来。

  看这情形,敢情他方才还真是藏了私哩!

  不过,这样一来,上官素文所受的压力剧增,连防守的章法都乱了。

  在极端劣势之中,又勉强撑持了十招,上官素文不但已失去招架之力,而且已退到一个两面都是围墙的死角,算得上是危殆万分了。

  不过,也因为已到了绝境,使她将一切都豁了出去,而存下要捞点本钱的决心,因为招式方面也放弃防守,而使出与敌偕亡的拚命招式。

  这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么一来,倒反而使她能暂稳定下来。

  这情形,使得急欲速战速决的闻人玉,又急又气地怒叱着:“贱人!看你还能顽抗多久?”

  一声苍劲喝声,遥遥传来道:“上官姑娘沉住气,吕公子来了。”

  上官素文已分辨出,正是那位神秘老僧的话声,这情形,自然使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闻人玉却紧接着笑道:“吕正英来了正好,免得我们另费手脚。

  一道人影,有若天马行空,疾射而来,人未来,劲喝先传:“住手!”

  “锵”的一声金铁产鸣过处,那舍死忘生的恶斗,立即中止了。

  不!是被吕正英的长剑,将申文炳、闻人玉二人的刀剑给架住了。

  吕正英有若天神下降似的,架住对方两人的刀剑之后,朱亚男也紧接着泻落当场,吕正英并冷冷一哼道:“好意思!”

  吕正英这一蓦然插手,所显示的超绝功力,不但使申文炳、闻人玉二人怔愣出神,连上官素文也为之呆住了。

  吕正英却不理会对方的反应,一顿话锋之后,又沉声接道:“亚男,快同上官姑娘到里面去,当心西门老贼会乘机开溜。”

  朱亚男“哦”了声道:“对了,上官姐姐,我们快走……”

  这当口,吕正英却向那刚回过神来,显得有点茫然,分别抽回被自己架住兵刃的申文炳、闻人玉二人,冷笑一声道:“无敌堡的招牌,就是这样闯出来的。”

  闻人玉这才撇唇一哂道:“你如果不服气,也可以多找几个人来。”

  吕正英淡淡地一笑道:“我想,用不着那么费事吧!”

  申文炳哼了一声道“由于方才你架住我们的兵刃时,所显示的功力,足证你这几个月的功夫,没有白费……”

  吕正英截口笑道:“多承夸奖!”

  申文炳脸色一沉道:“四妹,发信号。”

  闻人玉探手人怀,吕正英哈哈一笑道:“你们尽管发出信号,吕正英决不拦阻,我倒要看看宝庆府中,究竟还隐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魔子魔孙。”

  “飕”地一声,一枚信号火箭冲天而起,在百多丈外的高空爆出三声脆响之后,现出一朵色分红和绿、紫三色的彩云来。

  吕正英人目之下,不由撇唇一哂道:“看起来,倒是蛮好玩的呀了只听大门内传来朱亚男的妖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咱们在这儿又碰头了。”

  一连串震耳金铁交鸣声中,传出一声冷笑道:“丫头,今天我是来收账的,你可得小心了!”

  朱亚男语声娇笑道:“我要提醒你,可别将仅剩的左手也丢掉,那才不合算哩!”

  那阴冷语声道:“上一次,我算是大意失荆州,却也不过如此而已。”

  接着,又“格格”地娇笑道:“我再提醒你一声,今天,你将失去的,可不再是荆州,而是你的项上人头。”

  “放屁!”

  “锵”地一声大震声中,传来了朱亚男的娇笑道:“不错呀!比上一次是强多了。”

  那阴冷语声“嘿嘿”淫笑道:“丫头,大爷的真功夫,还没有使出来哩!等会,准有你痛快的就是了……”

  纯洁得像一张白纸的朱亚男,根本还没领会到对方那意在言外的淫邪之词,但大门外的申文炳、闻人玉二人,却禁不住同时发出一串会心的微笑。

  吕正英脸色一沉道:“里面那厮是谁?”

  申文笑道:“那是咱们的一位小师叔。”

  吕正英一怔道:“就是那个被咱们二小姐断去一条手腕的呼延柏文?”

  闻人玉点头接道:“不错啊!”

  吕正英道:“剑底游魂,有甚了不起的,我还以为你们找来了什么有力的靠山哩!”

  只听朱亚男的话声,扬声唤道:“正英哥,快到里面去,上官姐姐可能被他们缠住了。”

  不错,吕正英也听到了内宅中传来了金铁交鸣之声。

  但朱亚男的话声一落,申文炳已冷笑着接道:“此时此地,已容不了你们做主!”

  微顿话锋,又沉声喝道:“四妹,咱们截住这小子……”

  话时已刀剑齐挥地,双双飞身而出,将正待向大门内飞射的吕正英截住。

  吕正英心急上官素文的安危,尽管他目前还不愿泄露自己武功的深浅,但他奋力一击之间,却不自觉地,发挥了他那无比强劲的内家真力,使得对方两人,于“锵”然大震声中,脸色大变,踉跄后退。

  而他却已乘这当口,飞射院内,并向朱亚男问道:“二小姐,要不要我帮忙?”

  朱亚男娇笑道:“不必,应付这些酒囊饭袋,再加上一两个也不在乎……”

  吕正英截口接道:“好,那我到里面去啦!”

  话声未落,人已向内宅中飞射而去。

  在吕正英的神功未大成之前,朱亚男是七杀令门下的第二大高手,因此,尽管前次在无敌堡的鸿门宴中,呼延柏文因大意轻敌而被朱亚男削断左腕,但严格说来,纵然当时的呼延柏文不大意轻敌,也不是朱亚男的对手。

  目前,朱亚男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情况之下,那就更不消说啦!

  随后赶来的申文炳、闻人玉二人,一见呼延柏文已处于下风,不由双双发问道:“四师叔,要我们帮忙吗了呼延柏文笑道:“不必,你们也到里面去吧!”

  说着,并向他们两人投过令人难以费解的一笑。

  这时,因见到信号,赶来支援的无敌堡高手,也纷纷赶到。

  同时,由于是大白天,又是在闹市的边缘,一些爱看热闹,却又惹火上身的闲人们,也在远远地围着凑热闹,而且,那些维持治安的官府巡逻队,也闻声赶来。

  吕正英一进入后宅,只见上官素文正与水湘云二人,恶斗方酣。

  由于水湘云是自己人,所以尽管她们表面上打得如火如荼,却不过是表演逼真的一场假戏而已。

  吕正英一到场,立即向上官素文扬声道:“上官姑娘,看到西门老贼没有?”

  上官素文扬声答道:“西门老贼在第三进中……”

  吕正英不等她说,人已向第三进飞扑,急得上官素文连忙接道:“吕公子且慢!”

  吕正英停身扭头问道:“上官姑娘有何见教?”

  上官素文道:“看目前这情形,无敌堡方面,显然是以西门锐为饵,诱使我们入井。目前,敌众我寡,吕公子可得特别当心!”

  吕正英心知上官素文这话,是水湘云暗中透露的消息,但是他艺高胆大,并未将对方的暗算看在眼中,闻言之后,一轩剑眉道:“纵然是龙潭虎穴,刀山剑林,为了洗雪亲仇,我也得闯一闯!”

  上官素文扬声说道:“还有,请莫忘了那西门老贼,也是我的杀父仇人。”

  吕正英笑道:“我知道:待会我让你也给他补上一刀就是。”

  “不!”上官素文切齿接道:“我要提那老贼到府中去,挖出他的心肝五脏来,祭奠先父在天之灵。”

  吕正英接道:“好的,我一定帮你完成此一志愿……”

  话没说完,人已射落第三进的天井中。

  他的射影一落,立即被四个灰衣老者围住,刀剑齐挥地向他击来,厅堂中并传来一声娇笑道:“吕正英,怎么现在才来啊?”

  话声中,传出一串惨号,四个灰衣老者已倒下两双。

  吕正英本来不会如此嗜杀的,但他因已看到西门锐端坐厅堂之内,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因而使得那四个也算是具有二流身手的灰衣老者,首先作了西门锐的替死鬼。

  那发出娇甜语声的人,是无敌堡堡主淳于坤的夫人古飞琼。

  目前,吕正英所显示的功力,似乎有点出她的意料之外地,惊“咦”一声道:“你小子可真不简单……”

  话声未落,吕正英已振剑射落厅堂之前,径向西门锐扑来,并大喝一声:“老贼,纳命来!”

  厅堂内,至少有二十来个无敌堡中的高手,吕正英身形一落,又陷入对方的围攻之中。

  紧接着,雷闪电掣,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响成一片,刹那之间,厅堂中已横尸十具以上。

  这情形,可急得西门锐脸色大变,古飞琼促声大喝道:“通通闪开!”

  喝声中,她自己已挥刀将吕正英截住。

  古飞琼既然是淳于坤的夫人,其身手,自非等闲。

  吕正英一招硬接之下,不由脱口赞道:“好身手,报上名来!”

  古飞琼冷笑一声道:“老娘古飞琼,你该听说过吧!”

  吕正英虽然不曾见过古飞琼,却早已听说过,当下哈哈一笑道:“哦!原来是无敌堡的堡主夫人真是见面更胜闻名。”

  对话之间,两人已交手三十招以上,居然是秋色平分,难分高下。

  目前这情况,可使他们双方都感到作难了。

  在古飞琼这一方面,自己以堡主夫人之尊,如果连对方一个后生晚辈都收拾不了,传出去。自己还有何颜面?

  同时,因她身份的特殊,又未便叫人帮忙,而事实上,目前这厅堂之中,也没人能帮得上忙。

  吕正英这边,他自信力量可以收拾古飞琼,但这么一来,武功的深浅,将立即被泄露出来。

  这时,无敌堡方面的援手们,已纷纷赶到,其中并有人扬声问道:“堡主夫人,要不要属下来帮忙?”

  古飞琼哼了一声道:“没你们的事。”

  接着,又扬声问道:“外面情况如何?”

  人群中人答道:“外面是一片混战,水姑娘已受伤退下,但那个上官素文也被我们包围住了。”

  一声冷笑划空传来道:“上官素文岂是被人转得住的人!”

  话到人到,上官素文已偕同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眉目如画,身着紫色劲装的少女,赶了过来。

  而且,身形未落,又立即沉声接道:“吕公子,这边交给这位小妹,咱们先杀西门老贼要紧。”

  那紫衣女郎却是不等上官素文说完,已飞身插手,将古飞琼截住,并向吕正英娇笑道:“吕公子忙你的复仇大事去吧了吕正英与古飞琼的战况,是何等激烈,功力略次的人,别说插手参战,连想接近斗场也不容易。

  可是,目前这位紫衣少女,却不但轻易插手,也很轻松地将古飞琼接了下来,而且,她使的剑招也居然与他同一路数。

  这情形,自然使得吕正英为之一愣。

  就当他微微一愣之间,前院中已传来一片震天杀声,也不知是哪一方面的援手又赶来了。

  吕正英一蹙眉峰,却听得上官素文扬声喝道:“吕公子,是我们武扬镖局的人赶来了,嗨!老贼留下命来!”

  话声中,已飞身向厅内扑去。

  原来西门锐一看眼前情况不妙,已然悄然开溜了。

  上官素文这一嚷,吕正英却是后发先至,一下子将西门锐截住,并冷笑道:“老贼,你也会有今天!”

  话落手起,一剑当胸直刺而前。

  吕正英初出道时,西门锐已非其敌手,目前吕正英的身手,比起三个月以前来,可以说是高出不可以道里计了。

  但西门锐处此生死关头,却仍然是不加考虑地挥刀格拒。

  “咔喳”一声,西门锐的钢刀,一与吕正英的剑锋相触,立即断成两段。

  紧接着,吕正英的长剑,直贯西门锐的前胸,而上官素文却也临时抓了一把敌尸上的长剑,由西门锐的背后,奋力刺入。

  两支长剑,前后夹攻,西门锐这个罪孽满身的强盗头儿,就在这双剑贯胸的情况之下,惨呼了一声,当场毙命。

  上官素文仰首悲呼道:“父亲大人英灵在天,孩儿已替你报仇了。”

  接着,一挫银牙,向吕正英说道:“吕公子,我必须砍下这老贼的狗头,并挖出他的心肝五脏,去祭奠先父在天之灵,你不反对吗?”

  对吕正英而言,西门锐不算正凶,只不过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刽子手而已,因此,他能手刃亲仇,也算是这身积怨略消。

  但对上官素文来说,情况就不同了,西门锐不但是杀她满门的正凶,还杀过她的救命恩人,而且她这些年所受的屈辱和辛酸,也完全是西门锐所间接造成。

  因此,尽管西门锐已死,她却仍然不肯放过,而要砍头挖心,才消心头之恨。

  吕正英深知上官素文的过去,也了解她的心情,因而闻言之后,连连点首道:“上官姑娘,尽管自行处理……”

  “多谢吕公子!”上官素文截口说道:“外面情况很混乱,吕公子快去接应朱二小姐吧!”

  吕正英连忙接道:“好!我先走了!”

  话声中,人已由天井中飞射而去。

  那紫衣少女,年纪虽轻,武功却高得出奇,古飞琼虽然是无敌堡的女主人,却是敌不住这么一位女娃儿,而被逼连连后退。

  这情形,使得古飞琼又惊又急地扬声问道:“嗨!你这女娃儿,是哪一方面的人啊?”

  紫衣少女娇笑道:“我是观音大士身边的龙女。”

  古飞琼啼笑皆非,接问道:“你为何要多管闲事?”

  紫衣少女道:“我高兴呀!”

  这位紫衣少女不但武功高得出奇,动作也出奇得很,她的武功分明是在古飞琼之上,但她却仅仅是以灵猫戏鼠的姿态,将其缠住,既不伤人,也不杀人。

  这时,上官素文已用预先准备好的一块大油布,将西门锐的人头和心脏包好,走了过来,她一见目前情形,不由扬声叫道:“小妹,快点将这妖妇杀掉啊!”

  紫衣少女娇笑道:“不行!我爷爷不准我随便杀人的。”

  古飞琼苦笑道:“小姑娘,你爷爷是谁啊?”

  紫衣少女哼了一声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还是识相一点,自己早点走吧!我虽然不杀人,但要是惹火了我,我也会给你苦头吃的。”

  古飞琼自然不会被她吓走,但这样打下去,却是够窝囊的,这位平时不可一世的无敌堡堡主夫人,此刻,可真是够难的了。

  且说吕正英一赶到前院中,刚好碰上呼延柏文正在发出一串好笑道:“丫头,现在,你已经知道区区的厉害了吧!”

  原来呼延柏文被朱亚男削断的左腕,已装上一只假手,他存心要洗雪断腕之恨,在这只假手上,费了很大的心血。

  那假手,全部为精钢所制,不但在对敌时,可当兵刃使用,也能抓住对方的兵刃,而且,那五根手指还可当暗器使用,手指内并藏毒粉,算得上是妙用无穷。

  试想,当两人短兵相接时,拥有这样一只假手的人,对方而言,那是多么危险。

  这,也就是方才申文炳、闻人玉二人经过他身边时,他拒绝他们帮忙,并投过令人费解一笑的原因。

  由于武扬镖局方面的高手们大量增援,使得本已空下来的申文炳、闻人玉二人,也陷入混战的重围中,而没法向后面的古飞琼等人及时增援,使得前后院,都是一片混战。

  呼延柏文身为无敌堡堡主的师弟,身手自是不凡,朱亚男的武功固然高过他,但一时之间,要想将其杀伤,已没前次那么容易了,因为呼延柏文已加强了戒备,而且,正在处心积虑地,伺机予以致命的一击哩!

  朱亚男毕竟是临敌经验不够,当她久战无功,又担心后院中的情况会失利时,就不免烦躁起来,于是呼延柏文的机会来了。

  他觑准朱亚心神微分之际,猛然左手一扬,便行向她的剑叶上抓去。

  朱亚男已经知道对方的左手中钢制的假手,不畏刀剑,自然只好中途撤招。

  但呼延柏文抓剑是假,乘机将假手指当暗器发出才是真。

  因而当朱亚男撤招变势之间,但觉锐利惊魂地五只钢指,成梅花形,向着她疾射而来,威力所及,整个头部与上半身,都被笼罩住。

  变出意外,双方距离又近,饶是朱亚男武功奇高,应变神速,在嘴咬、剑格与闪避同施之下,左臂上仍然被一只钢指划破一道血痕。

  同时,那随着钢指发出的毒物,也给她吸进了不少,因而大吃一惊,飞纵丈之外,戟指骂了一声道:“卑鄙无耻的东西!”

  这些,也就是呼延柏文说出的那句“丫头,现在你知道区区的厉害了吧”的原因。

  咋延柏文话声一落,吕正英也正好有若天神下降似的,泻落当场。

  他身形一落,朱亚男立即促声喝道:“闪开!这儿有毒。”

  吕正英骤闻之下,未经考虑地,疾射丈外,但旋即哈哈一笑道:“亚男,你中毒了。”

  朱亚男脸色肃穆地点点头道:“是的……”

  呼延柏文嘿嘿淫笑道:“丫头不用怕,区区还舍不得让你死哩!”

  朱亚男促声说道:“正英哥,快制住那厮,逼他交出解药来。”

  呼延柏文一面向朱亚男身前走去,一面哈哈大笑道:“小丫头呀,你只要叫我一声柏文哥,我立刻给你解药。”

  吕正英截口一声怒叱:“站住!”

  话声未落,人已到了朱亚男身边,并含笑接道:“亚男,你忘了我们身上有抗毒的灵药……”

  朱亚男截口苦笑道:“那恐怕只能抗拒普通的毒质,这厮所用……”

  由于吕正英已到达朱亚男身边,呼延柏文不敢继续逼近,这时,却截口笑道:“对了,方才我施放的毒粉是特制的,中了之后,没有我特制的解药,就只怕死路一条。”

  吕正英冷笑道:“怎么我没有中毒呢?”

  呼延柏文道:“我施放的毒粉,是专门向这丫头喷的,份量不多,又已被风吹散,自然你不会再中毒。”

  接着,又阴阴地一笑道:“如果,你有种来试试,我也可以让你开开眼界。”

  吕正英冷笑道:“我没工夫同你噜嗦,快拿解药来!”

  呼延柏文左手上的钢指,显然不止一套,方才发射的一套并未检回,此刻,他的手上,居然又是五指齐全了。

  他冷笑着反问道:“凭什么?”

  这一问,可将吕正英给问住了。

  本来,这问题是很容易解答的,因为,谁都知道:武林中所凭借的,自然是力量,谁的拳头大,胳臂粗,谁就有理。

  这道理,吕正英很明白,而且,他也自然有力量可以将对方制服。

  可是,目前却是形势不饶人,使他没法蛮干。

  因为,由于无敌堡方面,是谋定而后动,人手既多,大都是精选出来的高手,而吕正英、朱亚男却仅仅是两个人,纵然加上上官素文和那位不知来历的紫衣少女,也不过只有四个人而已。

  如非是武扬镖局有大批援兵赶来,尽管这四位都是以一当百,当代武林中的顶尖儿人物,情况也可能会更坏。

  由于朱亚男已经中毒,她那本来是白里透红的俏脸,已变成一片铁青,而武扬镖局增援的人,质量方面,都赶不上无敌堡的人,经过一阵战之后,已死伤过半,剩下的更是岌岌可危了。

  这时的吕正英,孤掌难鸣,他既不敢离开已经中毒的朱亚男,也不能坐视武扬镖局的人惨遭屠杀的,因此,他不但没法向呼延柏文逼取解药,连呼延柏文那句满含嘲弄意味的话,也答不上来。

  呼延柏文得理不饶人地,冷笑道:“说呀!凭什么向我要解药?”

  接着,又阴阴地一笑道:“我这特制的毒粉,半个时辰之内不服解药,连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吕正英一挫钢牙,扭头向朱亚男说道:“亚男,我只好把你背在背上了。”

  朱亚男点点头道:“好吧!我一切听你的。”

  蓦然,一位高大的老僧,泻落当场,向吕正英促声说道:“吕公子,快向这厮逼取解药,朱小姐由贫僧来照顾。”

  这位及时赶来的老僧,正是左鼻翅旁有一颗黑痣的神秘老僧。

  吕正英人目之下,不由心头一喜道:“偏劳大师,小可先谢了!”

  灰衣老僧笑道:“别客气,快向那厮要解药吧!外围的情况不要紧,上官姑娘和那位紫衣小姑娘马上就要出来了……”

  他的话声未落,一声清叱,已划空传来:“挡我者死!”

  只见上官素文背上背着一个油布包,一马当先地射人外围的混战圈中。

  紧接着,那紫衣少女左手提着古飞琼,右手长剑左右挥洒,有若滚汤泼雪地,长驱直入,口中并娇笑道:“对不起!对不起!”

  他口中说得客气,手中可一点也不含糊,只见他所经之处。

  一片惨呼地粉粉退让。

  但她正是坚守她那不杀人的宗旨,那些伤在她手中的人,都是被她的剑叶平拍所伤。

  她一路“分花拂柳”似的,直向吕正英这面冲了过来。

  申文炳、闻人玉人见状之下,双双飞身拦截,但却被她轻描淡写地逼退了,并且一举手中的古飞琼,娇笑着问道:“嗨!你们两个认识她吗?”

  这一问,可使申文炳、闻人玉二人傻眼了。

  同时也使吕正英直皱眉头地心念电转着:“这位小姑娘的身手,恐怕比我还要高明得多,她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那紫衣少女一句话问住了申文炳、闻人玉二人之后,又向她手中的古夫人笑道:“堡主夫人,说话呀!”

  古飞琼这才向申文炳苦笑道:“文炳,叫他们不要打了。”

  申文炳一怔之后,才震声大喝道:“师母有令,通通住手!”

  申文炳这一声断喝,倒还真能管用,所有的混战,都立即停止了。

  紫衣少女娇笑一声道:“唔!这才乖。”

  接着又向古飞琼说道:“堡主夫人,快叫你那位四师弟,交出解药来啊!”

  古飞琼苦笑道:“你总得让我站着才行呀!”

  原来古飞琼仍然是被紫衣少女兜胸抓住,提在手中。

  紫衣少女笑道:“对!这倒真是我的不是了!”

  话声中,已将古飞琼身躯提起,让她立了起来道:“现在,你可以堂而皇之的发号施令了。”

  古飞琼目注呼延柏文,长叹一声道:“柏文,我们认命了,将解药交出来吧!”

  呼延柏文蹙眉接道:“交出解药,她就能放你?”

  古飞琼点点头道:“是的,她曾经承诺过。”

  呼延柏文接道:“她说的话算数吗?”

  紫衣少女一挑秀眉说道:“混账!你师父见了我,也不敢说不相信我的话,你居然胆敢不相信我吗!”

  吕正英不禁暗中在笑道:“人小,口气可大得吓人……”

  古飞琼轻叹一声道:“柏文,这小姑娘说话是可靠的,你还是快点交出解药来吧!”

  呼延柏文注目问道:“大嫂知道她的来历吗?”

  紫衣少女抢先笑道:“她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

  呼延柏文接道:“好!在下正恭聆着。”

  紫衣少女笑道:“你师父叫我姑奶奶,你说,你对我该怎么称呼呢?”

  此语一出,不但使呼延柏文为之气结,连吕正英、上官素文二人。也不禁为之“噗嗤”出声。

  呼延柏文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之后,才冷笑一声道:“好!现在由你狠,希望你以后莫犯在我的手中。”

  紫衣少女娇笑道:“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还是乖乖地,先将解药交出来吧!”

  呼延柏文冷笑一声,却是目注古飞琼,眉峰蹙地说道:“大嫂,今天这个跟斗,栽得太大了,回去之后,如何向堡主交待?”

  古飞琼脸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人多势众,却栽在对方几个年轻人手中,太没有面子了?”

  呼延柏文苦笑道:“大嫂,事实上却是如此啊!”

  古飞琼沉声问道:“今天,是你做主,还是由我做主?”

  呼延柏文道:“自然是大嫂,你做主呀!”

  古飞琼道:“是由我做主,则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你还有什么顾虑的!”

  呼延柏文连声恭应道:“是,是,小弟马上交出解药来。”

  紫衣少女笑说道:“我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样,我必须等朱二小姐完全恢复之后,才能将人质交还的。”

  呼延柏文冷然接道:“你尽管放心就是,今天我不会玩花枪,但错过今天,那就很难说了。”

  “行!”紫衣少女含笑接道:“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呼延柏文不再接腔,只是探怀取出一只小玉瓶,倾出一黑色药丸,向吕正英一抛道:“接着。”

  吕正英接过药丸,注目问道:“如何服法?”

  呼延柏文道:“清水送服,盏茶工夫,就可完全解除。”

  上官素文立即向武扬镖局的一位镖师挥挥手道:“唐兄,劳驾去内宅取一碗清水来。”

  这同时。吕正英却“咦”了一声道:“那位大师,怎么不见了?”

  原来那位一来扶持着朱亚男的灰衣老僧,已悄然开溜了,而朱亚男却是跌坐在地下,闻言之后,苦笑了一下道:“当混战停止时,那位老前辈就走了。”

  吕正英一怔道:“那位大师有什么交代?”

  朱亚男摇摇头道:“没有。”

  吕正英星目向那紫衣少女一扫,苦笑道:“奇怪?今天,怎么尽碰上一些神秘的人物?”

  紫衣少女笑道:“吕公子的意思,是说我也是神秘人物了?”

  “是啊!”吕正英苦笑道:“我们谁都不认识你,可是你却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紫衣少女娇笑道:“你们不认识我不要紧,只要我认识你们就行了!”

  接着,又神秘地一笑道:“至于我究竟帮了你吕公子多大的忙。别人可能不清楚,你我各自心中有数就是。”

  这几句话,可更使人莫测高深了。

  因为,平心而论,只有吕正英对自己武功的成就不保密,纵然朱亚男中了毒,他也毋要人帮忙而有力量自行料理。

  但这情形,只有吕正英和朱亚男二人心中明白。

  就当吕正英微微一怔之间,呼延柏文却忽有所忆地讶然问道:“怎么?你们竟然是事先不认识?”

  紫衣少女娇笑道:“你不相信?”

  这时,那位唐姓镖师已取来一碗清水,交给吕正英,吕正英立刻帮助朱亚男喂服解药。

  呼延柏文苦笑道:“我相信,只是,他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他们?”

  紫衣少女笑道:“我高兴。”

  呼延柏文蹙眉问道:“你和无敌堡有过节?”

  紫衣少女娇笑道:“无敌堡算什么玩意。也配同我有过节。”

  她虽然是带笑说的,但其语气之大,想想足以令人气炸肚皮。

  也因为如此,呼延柏文也索性不问什么。

  现场中沉寂了少顷之后,朱亚男已欠身而起,向那紫衣少女裣衽一礼道:“多承这位姐姐搭救,小妹这厢有礼了。”

  紫衣少女连忙还礼道:“二小姐请莫多礼,我不过是一个顺水人情呀!”

  不等对方答腔,又注目问道:“二小姐请运气试试看,体内的毒质,是否已全部解除?”.朱亚男含笑接道:“多谢姐姐关注!方才小妹已运气试过,已经完全好了。”

  一口一声姐姐,叫得可怪亲热的。

  这情形,使得那紫衣少女显得很开心地,嫣然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接着,才正容向古飞琼说道:“方才,我所说过的话,你都记得吗?”

  古飞琼点点头道:“记得……”

  紫衣少女娇笑道:“记得就好,我不妨再重复一遍,明年元旦,‘七杀令’令主所订的约会前,同时也是吕公子与朱二小姐到达夏口之前,不论是明是暗的,我都不许你向他们二位下手,因为你是无敌堡方面,对此一行动的实际负责人,所以,以后如有违犯,我惟你是问!”

  古飞琼冷冷一笑道:“还有吗?”

  紫衣少女笑道:“暂时是没有了,带着你的人,快点走!”

  古飞琼气得俏脸铁青,连场面话也顾不得交待一句,转身挥手,沉声喝道:“咱们走!”

  这批人,算得上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遗下数十具尸体,带走一肚子闷气。

  无敌堡方面,那一批凶神恶煞似的人一走,宝庆府的官差也出头了。

  来的是宝庆府的捕头胡忠,他目光一扫那尸本狼藉的现场’向吕正英等人,蹙眉问道:“诸位中是哪一位做主?”

  吕正英抢先答道:“公爷,这是江湖中事,你们最好是不要过问。”

  上百素文连忙接道:“不!这也是官府中事,且由我来出面。”

  接着,目光移注胡忠问道:“胡捕头,府台大人也来了,是吗?”

  胡忠点点头道:“是的,目前的案子,实在闹得太大,府台大人不得不亲自前来镇压。”

  上官素文哦了一声道:“这事情,可真难得……”

  一顿话锋,才脸色一整道:“劳驾去请府台大人来,我有话同他说。”

  胡忠不由一怔道:“这个……”

  上官素文截口笑道:“我这种口气,也许使你觉得为难,但我不妨坦白告诉你,我虽是江湖人,以前却也是官府千金,请你转告刘大人,我请他来,决不辱没他,也无损他的官威,而且还对他的前程有好处,快去请刘大人吧!”

  这语气,可使那位阅历丰富的胡捕头,也弄不清她究竟是什么来历,而不得不将信将疑地,点点头道:“好的请姑娘等一等。”

  抱拳一礼,转身疾奔而去。

  紫衣少女笑问道:“上官姐姐,你要叫那位府台大人前来,究竟玩什么花样啊?”

  上官素文轻叹道:“我是有正经事,待会你就知道了。”

  接着,又欣然一笑道:“你叫我姐姐,我真是高攀啦!”

  紫衣少女截口娇笑道:“没有的话,谁的年纪大,谁就是姐姐呀,方才朱二姐叫我姐姐,我不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吗?”

  直到这时,吕正英才向她正容说道:“姑娘,我想,怎么说你也该将姓名来历,告诉我们一声才对。”

  紫衣少女笑道:“吕公子,不是我故意装神秘,我是奉命行事啊了“奉命?”

  吕正英蹙眉接道:“奉谁的命令?”

  紫衣少女笑道:“这些,以后你会知道的。”

  她微顿话锋,又神秘地一笑道:“其实,我们是曾经见过面的,不过,你吕公子贵人多忘事,想不起来罢了。”

  吕正英蹙眉如故地道:“我们曾经见过面?”

  “不错。”

  “姑娘能否提醒一下?”

  紫衣少女娇笑道:“你还是自己慢慢地去想吧……”

  胡捕头和八位兵勇的簇拥之下,知府大人进入院落中,紫衣少女与吕正英二人的对话,也暂时停止了。

  上官素文向着刘大人裣衽一礼道:“难女上官素文参见大人。”

  刘大人一蹙眉锋道:“上官素文?这名字好像在哪儿见过?”

  上官素文接道:“刘大人记忆力很好,是的,这名字您是见过的。”

  刘大人注目问道:“上官姑娘这话的意思,是”

  上官素文平静地接道:“我的话,没有恭维,也没有讥讽,而完全说的是实情,因为……”

  微顿话锋,又正容接道:“作为一个地方官,对于多年未结的前任所遗档案的一个小女孩的姓名,能有那一点印象,那委实是难能可贵啊!”

  刘人人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就是本官前两任在府衙中殉难的上官大人的千金。”

  上官素文凄然笑道:“是的。”

  刘大人蹙眉接道:“难道说,方才那批强盗,也就是恶虎沟来的?”

  上官素文取下背上的油布包,将里面那西门锐的人头向着刘大人,冷冷地接道:“刘大人可能对此人没有印象,但胡捕头是应该认识的……”

  她的话没说完,那位胡捕头已是一声欢呼道:“啊!西门锐这个强盗头儿,已被上官姑娘杀了。”

  刘大人似乎还有点不相信地,讶然问道:“真的?”

  胡捕头道:“大人,这就是西门锐的人头啊!”

  刘大人这才显得颇为激动地向上官素文说道:“上官姑娘,恭喜你手刃亲仇,并为地方上除掉一个大害,本府当立即拨发奖金白银五千两,同时,并将姑娘事迹,申报朝廷……”

  上官素文截口接道:“大人容禀,难女不要奖金,也不可向朝廷申报,但请大人接受我两点不情之请。”

  刘大人微微一怔道:“姑娘有话,请尽管说,只要是本府权限以内的事,本府一定不使姑娘失望就是。”

  “那么,难女先谢了!”

  上官素文又是歙衽一礼,才正容接道:“难女现任职于武扬镖局,今天这一战,本局伤亡镖师,共达六人之多,所以。奖金白银五千两,请大人拨给本局,和为伤亡镖师之抚恤和医疗费用,如果大人能格外体恤民难,看在他们为地方除害的份上,于奖金之外另拨抚恤金若干,则难女更是感同身受了。”

  她微顿话锋,才轻叹一声道:“这是难女的第一个要求。”

  刘大人连连点头道:“行!行!至于另外拨发抚恤金一事,本府在权责范围之内,也必有尽力促成。”

  “多谢大人。”

  上官素文正容如故地接道:“先父在衙中,因公殉职了,现在,元凶已经授首,所以,难女斗胆,请大人格外通融,暂借府衙大堂,让难女一祭先父在天之灵,这是难女第二个请求。”

  刘大人含笑接道:“这更没问题,本府完全接受。”

  上官素文裣衽一礼道:“多谢大人!难女这厢有礼了。”

  刘大人一面还礼,一面笑问道:“姑娘准备几时前往府衙?”

  上官素文道:“我想,等这儿善后工作告一段落后,立即就去。”

  刘大人道:“那么,本府回去后,马上派人布置一下。”

  上官素文接道:“还有,请大人派胡捕头率人在这儿帮助办理善后……”

  刘大人截口接道:“好的,胡忠,你留在这儿帮助上官姑娘办理善后。”

  胡忠恭声应“是”间,刘大人已步出大门,打道回衙去了。

  紫衣少女禁不住娇笑道:“人家都说做官的人,最不好讲话,我看这位刘大人,倒是蛮通情达理的呀!”

  上官素文长叹一声道:“任何一个行业中,都有坏人,也有好人,这位刘大人,总算是不错的,小妹,你别看我的要求,好像有点过分,其实,我们杀了西门老贼,这对他而言,那是天上掉下的来功劳……”

  紫衣少女讶然问道:“怎么?他也会有功?”

  上官素文笑道:“是的,这就是官场,所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你想想看,西门锐名气有多大,为害民间又有多久,像这样一个历经数任,多年来没法解决的案子居然在他的手上就解决了,这是特大的一件功劳哩!”

  紫衣少女点首笑道:“所以,他对你的要求,答应得这么爽快。”

  上官素文接道:“所以,我必须借机替殉难的同仁们,向他多要点抚恤金。”

  这时,吕正英也正在忙着办理善后的事宜,紫衣少女忽然向他招招手道:“吕公子,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吕正英匆匆走过来道:“姑娘有何见教?”

  紫衣少女嫣然一笑道:“我要走了,我想,先将我的姓名告诉你们,横直告诉你们了,也不知道我的来历,但以后见面时称呼起来也方便一点……”

  吕正英含笑接道:“是啊!在不等都洗耳恭聆。”

  紫衣少女佯嗔地白了他一眼,才低声说道:“我姓周,名君玉。”

  吕正英不禁脱口赞道:“好名字!”

  周君玉似笑非笑地,白了他一眼,才向上官素文、朱亚男二人,正容说道:“二位,我有几句不大好听的话,但却不能不说,还得请二位多多谅解才好。”

  朱亚男、上官素文同时一怔道:“不要紧,周姑娘有话,请尽管说。”

  “再不好听的话,我们也忍着点就是。”

  就那么一句话,似乎突然之间,使双方的距离拉远了不少。周君玉含笑接道:“二位且莫紧张,不论我的话怎样的不好听,对我们的友谊,是不会有何影响的。”

  “是吗?”

  上官素文蹙眉接道:“我们都正在聆听着。”

  周君玉笑道:“我的话,乍听之下,有点矛盾,也很令人费解,但是只要略加解释,也就没甚费解了。”

  一顿话锋,才注目问道:“上官姐姐与朱家妹子之间,二位也承认有交情吧!”

  上官素文、朱亚男二人,茫然地点点头道:“不错。”

  周君玉立即接道:“那么,二位的顶头上司,我是说七杀令令主与武扬镖局局主之间,是否也有友谊呢?”

  上官素文、朱亚男二人同声说道:“这个……”

  周君玉截口笑道:“这个,二位不说,我也知道:他们之间,不但谈不上友谊,而且还在暗中互相勾心斗角的对头冤家。”

  朱亚男、上官素文二人同时发出无言的苦笑。

  周君玉又含笑接道:“那么,我与二位之间的关系,也和二位相互之间的关系大致相同。”

  上官素文哦了…声道:“这是说,周姑娘的上司。也是有意问鼎武林霸主的绝代高人了?”

  周君玉娇笑道:“上官姐姐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上官素文截口笑问道:“是哪一半说对了呢?”

  周君玉道:“是最后面的那几个字说对了。”

  接着,她声容庄重地说道:“不错!我师父可的确算得上是一位绝代高人,但他老人家早已勘破名利,不会再来逐鹿武林霸主了。”

  朱亚男接问道:“那么周姐姐所指的那位要逐鹿武林霸主的是谁呢?”

  周君玉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娇笑道:“就是区区在下。”

  周君玉的这句话,不但使上官素文、朱亚男二人为之一愣,就连吕正英也不禁脱口讶然问道:“真的?”

  周君玉道:“当然是真的,不过……”

  略为一顿话锋,才神秘地一笑道:“不过,我是暂时客串,以后会另外有人正式出面。”

  上官素文笑道:“真是越说越神秘了。”

  周君玉却是俏脸一整道:“现在,我要说那不好听的话了,诸位都知道:目前的武林,无敌堡、七杀令、武扬镖局、黄山派等四大势力,都是在各显神通,暗中扩充实力,企图一举消灭其余三派,而独霸武林,诸位以为然否?”

  吕正英等三人同时点首道:“不错。”

  周君玉含笑接道:“目前,加上区区在下之后,就形成一个五霸争雄的局面,是也不是?”

  吕正英心中苦笑道:“应该说是六霸争雄才对。因为,还有区区我也必须要插上一脚哩!”

  但他口中却仍然是抢先说道:“是的,而且,以周姑娘的超绝身手而言,将来一统武林的必然是非你莫属……”

  周君玉截口笑道:“我谢吕公子夸奖!其实,我也有此信心,只可惜我是依人作嫁,争的盟主宝座却是别人的。”

  上官素文笑问道:“那位幸运的盟主是谁呢?”

  周君玉神秘地一笑道:“这个请原谅我暂时卖一个关子了。”

  接着,脸色一沉道:“二位,现该说正文了,二位回去后,请转告七杀令令主,和武扬镖局局主,最好是和我合作,否则。

  武林中将没有他们立足的余地。”上官素文禁不住脸色一变道:“会有这么严重?”

  周君玉正容接道:“我绝对不是故意危言耸听,所以,希望二位回去后,能将我的话,据实转告贵上,并在贵上面前。多多发挥影响力。”

  上官素文、朱亚男二人,同时漠然点首道:“好的,我一定据实转报。”

  周君玉才展颜一笑道:“当然!不论未来情况如何演变,今天,咱们这些人,仍然都是朋友。”

  上官素文轻轻一叹道:“但愿如此……”

  周君玉向吕正英含笑道:“吕公子,有一件事情,我几乎忘了告诉你。”

  吕正英一怔道:“什么事啊?”

  周君玉笑了笑道:“就是那水姑娘与蜂郎君二人,已经给我收服了,以后,如果碰上他们两人,请你不要再为难他们。”

  吕正英连连点首道:“好的、好的……”

  朱亚男娇笑道:“周姐姐算得上是眼明手快啊!”

  “好说,好说。”周君玉笑接道:“好了,上官姐姐还要去府衙,我也要走了,咱们就此分手吧!”

  她倒是说走就走,歙衽一礼之后,也不管大白天惊世骇俗,飞身跃登屋顶,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