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吸血鬼阿曼德 > 正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翻译:星云

  我并没有死,无论如何都没有死。我一醒来就听到她的钢琴声,但是她和钢琴都在遥远的地方。在刚刚醒来的黄昏时分,疼痛特别剧烈,我倾听着,寻觅她的钢琴声,克制自己不至于因为无法抑制的痛楚而疯狂地叫喊起来。

  我被深埋入积雪之中,无法移动也无法视物。只能通过意志来看东西。我别无所求,唯愿一死。我只是倾听她弹奏着热情奏鸣曲,有时在幻梦中应和着她轻轻哼唱。

  在第一个夜晚和第二个夜晚,只要她一弹起琴来,我就全心倾听着她,她有时候也会停止数个小时,可能是睡觉了,我不知道。之后她就会重新开始一遍遍地弹奏。

  我听着她弹奏第三乐章,直到能够在心中默诵,她也一定是这样吧。我了解她弹奏时的种种变化,我知道她的演绎方式独一无二,无出其右。

  我听见本杰明在召唤我,他那清脆的小小声音,有一点纽约口音,异常迅速地说道,“天使啊,你还没有处理完后事,我们该拿他怎么办呢?天使啊,回来吧,天使啊,我会给你雪茄作为报答的,我有很多上好的雪茄。回来吧,天使,我只不过是开玩笑的,我知道只要你愿意,你有的是雪茄。但这确实非常麻烦啊,你把这具死尸扔在这里了,天使啊,回来吧。”

  我连续几个小时只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对其他的响动充耳不闻。我的心志还很虚弱,不能透过他们的眼睛读出他们的心思。不,那种力量已经离我而去了。

  我静静地躺在那里,知道自己全身都被阳光烧伤了,整个身体仿佛都被掏空了,意志和心灵也已经死去,只有对他们的爱还留存着。这很简单,是不是,在最黑暗的悲惨之中,爱上两个陌生人,一个疯女孩和一个淘气的城里男孩。好极了,一切都结束了。我这五百年的痛苦历史终于要落下帷幕了。

  有的时候只有这座城市在同我谈心,这笑语喧哗的纽约城,车水马龙永远如川流不息,尽管被埋葬在深深的大雪之下,我依然能够听到人声鼎沸,层层迭起,人类的生命在我上面的城市里一刻不停地涌动,在堪称当代奇观的高楼大厦里面生生不息。

  我能够感知到那些事物,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分辨它们。覆盖在我身上的雪愈来愈厚,愈来愈硬,我真不明白这样的冰雪怎么竟然能使我避开阳光的照射。

  是的,我想我必须一死。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想起莱斯特拿着的面纱,我想起他的面孔。但是我心中的热忱已经不再,希望亦舍我而去。

  我想我会死的。日复一日,我早晚会死的。

  但是我没有。

  在这城市的底层,我还听到同类们的声音。我其实并没有刻意去倾听他们,所以我听到的也并不是他们的思想,而是他们的声音。莱斯特和大卫在那里,他们以为我死了,并且为我深感哀悼。但是更大的恐惧折磨着莱斯特——朵拉把圣纱公诸于世,整座城市现在挤满了善男信女。教堂里挤满了人,场面简直要失控了。

  其他不朽者们也来了,有时是那些年轻力弱者,有时候那些最古老,最恐怖的吸血鬼也赶来这里,想要亲睹这个奇迹。他们在夜晚时分潜入教堂,混在凡人信徒之中,用疯狂的眼睛凝望那面圣纱。

  有时他们也说起那可怜的阿曼德,勇敢的阿曼德,或者什么圣阿曼德,就在这座教堂门口,他把自己奉献给了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从而永垂不朽!

  有时候他们也会做和我同样的事情。在太阳升起的时刻,我能够听到他们做着最后绝望的祈祷,等待那致命的阳光。他们比我更恐惧吗?他们也想在上帝的怀抱中安憩吗?他们是否也会在和我一样的痛苦中大声叫喊,是否也会经历那种难以忍受而又无法摆脱的烧灼,他们是否也会像我一样迷失,残骸散碎在街头小巷或是遥远的屋顶。不,无论他们的命运如何,他们只是来了又去。

  整件事情是多么苍白,多么遥远啊。我为莱斯特感到悲伤——他竟然费心为我流泪,而我还在这里等死。我迟早会死的。当我跃向太阳那一刻究竟看到了什么并不重要。我就要死了。就是这样。

  我听见电波的声音划破落雪的夜空,讲述着那桩奇迹,基督的面孔浮现在一块亚麻纱布上,它能够治愈疾病,把其他布匹放在上面,就能复印出同样的痕迹。之后又是牧师与怀疑者们展开的辩论,实在是吵得要命。

  我的意识一片虚无,我痛苦,我全身烧灼,甚至无法睁开眼睛,因为我一睁眼,睫毛就把眼球刺得疼痛难忍。在黑暗中,我只等待着她。

  或早或晚,她那美妙的音乐总会响起。每一次都有着某种全新的,令人惊异的变奏。每当音乐响起,我就什么也不在乎了。浑然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前景如何,也不介意莱斯特和大卫会怎样。

  大约是到了第七个晚上,我的感官方才完全恢复,才能够理解自己下堕的可怕处境。

  莱斯特走了,大卫也走了。教堂关闭了,我听到凡人们低低议论着说,圣纱已经被带走了。

  我可以听见整个城市里所有人的心声,一片令人无法忍耐的嘈杂。我把它们拒斥在自己的听觉之外,不希望自己的心念被任何流浪至此的不朽者得知。如果碰巧有某个陌生的不朽者来把我救出来,那可真让我受不了。一想到自己将要看到他们的面孔,听到他们提出问题,对我进行关怀或者报以无情的冷漠,我就觉得受不了。我宁愿把自己隐藏起来,蜷缩在自己破碎烧焦的肉体里面,也不能被他们发现。但是我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周围还有人类的声音,同声议论着奇迹,救赎,以及来自基督的爱。

  另外,我还得好好想想自己目前的困境,以及造成这样处境的原因。

  我正躺在一个屋顶上。自从落下来以后就一直躺在那里,但并未如我所愿,暴露在天空与日光之下。相反,我的身体落在房顶的一块金属护板后面,正好在一块破损生锈的悬梁下面,它的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积雪。

  我是怎么落到这里来的?我不知道。

  凭着我自己的意志,以及早晨的阳光在我的血液里引发的初次爆炸,我曾经向上飞升,达到了我所能升腾的极限。几个世纪以来,我已经知道应当如何高高升起,但从来没有试图挑战自己的极限。但是这一次,在赴死的热情驱使之下,我用上了全部力量奔赴苍穹。我一定是从最高的地方落下来的。

  我身下是一所废弃的危楼,空无一人,自然也没有任何灯光与温暖。

  没有任何声音从空旷的金属楼梯和破旧失修的房间里传出来。只有寒风时常吹过的声音,宛如一架巨大风琴的呼啸,当瑟贝尔没有弹琴的时候,我时常倾听这个声音,以此拒斥身下遥遥传来的,城市的嘈杂喧嚣。

  有时候也会有人来到房间的底层,这会引起我某种突如其来的痛苦渴望。或者会有什么愚蠢的人来到房顶上,让我抓住他,吸他的血,这样我就有力气爬出遮挡我的悬梁下面,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躺在这里,阳光照不到我身上。只有一束惨白的光线勉强透过积雪照耀在我的身体上,把我灼伤,然而一到夜晚,这新的伤口又渐渐痊愈。

  但是从没有人来到这里。

  死亡将会是非常,非常缓慢的。可能要等到天气转暖,冰雪消融的时候。

  尽管每一个早晨都在渴望着死亡,我也接受了现实。日复一日,我总会醒来,身上的灼伤有增无减,但却一如既往,更深地被掩埋在暴风雪之中,从上百座高楼的无数闪亮的窗口,竟没有人能够看到我,独自深埋在这废弃的屋顶。

  有时四下里一片死寂,瑟贝尔沉沉睡去,本吉也不再向我祈祷,或者站在窗边同我说话,这是我最痛苦的时刻。那些时候,我总会想起当我下堕的时候发生的那些光怪陆离的事情,因为我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忆起,我的思绪倦怠而支离破碎。

  那些事情是如此的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圣索非亚大教堂,还有我亲手掰碎的面包。我了解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事情,但是很多东西我已经不能回忆起来,而且也无法形诸言辞,即便现在,当我试图重新体验当时的感受,把我的故事叙述出来的时候也不行。

  多么真实,简直触手可及。我足下曾经踩着祭坛上的地毯,我曾经亲眼目睹美酒的流淌,那只鸟儿就在我面前破壳而出,飞向天空,那蛋壳碎裂的声音犹自萦绕在我的耳畔。我的母亲曾经对我说过话,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我实在不愿再去想这些事情了。我不愿再想了。我的热情渐渐疲弱,终于舍我而去,正如那些与主人共度的威尼斯的夜晚,正如和路易携手同游的岁月,正如夜之岛上醉生梦死的时光,正如同黑暗之子们在一起度过的漫长而可耻的数个世纪——那时我真是一个傻瓜,纯纯粹粹的傻瓜。

  我还想起圣纱,我想起天堂,我想起我曾矗立在祭坛上,亲手主持奇迹般的圣体之礼。是的,我可以想起这一切。但是整件事情实在太过可怖,而我还没有死,既没有什么蒙那克来请求我做他的帮手,也没有基督从上帝无尽的圣光中向我伸出双臂。

  还是想念瑟贝尔更能令我感到安慰,我想起她的房间铺满色彩明媚的鲜红与蔚蓝的土耳其地毯,悬挂着褪色陈旧的油画,这一切在我心中如同基辅的圣索非亚大教堂一般栩栩如生。她转过白皙的椭圆脸庞,凝视着我,蕴泪的灵动双眸突然绽放出熠熠的光亮。

  终于有一个夜晚,我的眼睛能够张开了,眼皮可以不再挡住眼球。于是我看到了覆盖在我身上的厚厚的白色冰雪,我知道自己已经痊愈。

  我试着弯曲胳膊,发现自己竟然能够轻轻举起双臂,覆盖在身上的冰微微颤动,发出龟裂的声音。

  太阳不能照耀到我,或者说不足以摧毁我身体里面超自然血液的强大力量。啊,上帝,想想看,五百年的时间里,我在不断变强,况且我本来就是吸了玛瑞斯强大的血液而诞生,那深不可测的怪物,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力量。

  有片刻时间,我的愤怒与绝望无可解脱。身体上的剧痛亦到达了顶点。

  然而瑟贝尔开始了演奏,她又弹起了热情奏鸣曲,于是一切对于我来说显得无关紧要了。

  只要她的音乐不停止,那么一切都无关紧要。夜晚开始变暖,冰雪开始微微消融。附近似乎没有其他不朽者出现。我知道圣纱已被带到罗马的梵蒂冈教庭。现在那些不朽者们应该没有理由再到这里来了吧?

  可怜的朵拉。晚间新闻里说她的荣耀被从她身边夺走,罗马方面要求检查那面圣纱。她所说的那个奇怪的金发天使的故事沦为街头巷议,她本人也已经不在此地。

  在那热血沸腾的瞬间,我的心跳随着瑟贝尔的音乐而加快。在难忍的头痛中,我施放了心灵感应术,这种感应仿佛是伸长的舌,是我肢体的一部分,让它看穿那两个凡人所居住的屋子,直视入本杰明的双眼。

  透过一片美丽的金色薄雾,我看到了他们。我看到那挂满油画的墙壁,看到了我那位美丽的女子,身穿着蓬松的白色长袍和旧拖鞋,手指在钢琴上辛勤地弹奏出流畅华美的音乐。而本杰明呢,这小小的人儿正忧心忡忡,蹙着眉头,嘴里叼着一支黑色雪茄,赤着双脚来回踱步,摇头晃脑地喃喃自语。

  “天使啊,请你快点回来吧。”

  我笑了,牵动了面颊上的肌肉,感觉疼痛有如刀割。我关闭了心灵感应,任凭自己在渐强的钢琴声中入睡。当然,本杰明也感受到了某种东西,他的心志不受西方常识的束缚,隐约感觉到了我的窥探,这就够了。

  然后我感到了另一幅景象,异常尖锐,非同寻常,令人无法弃置不顾。我仰头敲碎冰面,勉力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远处灯火闪亮的高楼。

  有些不死者来到这座城市了,他们在想念着我。他们离我很远,离那座关闭的大教堂还隔着几个街区。事实上,隔着遥远的空间,我立刻就感觉到来者是两个力量强大的吸血鬼,我认识他们,他们知道了我的死亡,并且为此深深哀悼,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

  窥看他们是很危险的事。电光火石之间,本杰明或许只会有微弱的感应,而他们却可能会发现我。但是我觉得整座城市除了他们并没有别的吸血者,我想知道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谨小慎微,躲躲藏藏。

  又过了一个小时,瑟贝尔不再弹奏,而那两个强大的吸血鬼还在忙碌,我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我把超自然视线迫近他们,发现自己可以透过其中一人的眼睛看到另一人,但这个办法在另一个人那里就行不通了。

  原因很简单,我定睛细看,发现我能够看穿的正是桑提诺的眼睛,我那罗马集会的旧主,桑提诺。而另一个人则是玛瑞斯,我的缔造者,所以我永远无法看穿他的心灵。

  他们在一座巨大的官邸之中悉心打扮,两个人都穿着时下绅士的打扮——藏蓝西装,白色翻领,丝绸薄领带,并且各自理了时尚的发型。但是他们潜入一座建筑,控制了所有企图打搅他们的凡人,但那建筑却不是一座公司,而是和医疗有关。我一下就猜出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他们漫步在这座城市的太平间里。他们在沉重的公文箱里堆满资料,还迅速地从太平间里把那些学着我的样子走入阳光的吸血鬼们的残骸从冰柜里拖出来。

  当然,他们是在清点我们族类暴露在世上的遗迹,并把它们收回去。他们是在收集遗物。他们抽出太平间里棺材般的大抽斗,倾倒不锈钢托盘,把尸体的残渣放在闪亮的塑料袋里。骨头,灰烬,牙齿,啊,是的,还有牙齿。他们把这些统统倒进小塑料袋里。还从档案柜上的一连串小格子抽屉里取出包裹塑料的遗物和残留物的样本。

  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在冰屑中挣扎,它们刺痛了我。啊,平静点,让我看看。那不是我的蕾丝,我的蕾丝吗?厚厚的威尼斯玫瑰点纱,边缘被烧焦了,还有一些酒红色的天鹅绒残片!是的,他们把我这些可怜的衣服放进档案柜抽屉,现在又落入了这两个吸血鬼的口袋。

  玛瑞斯停顿下来,我则把头颅和意志都转向一旁。不要看见我。如果你发现我并且赶到这里来,我向上帝发誓,我要……我要怎样?我现在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我连逃脱的力气也没有。啊,瑟贝尔,为我演奏吧。我一定得逃离这一切。

  但我想起他是我的主人,他不能追寻我的行迹,除非是借助他的同伴,桑提诺那微弱模糊得多的感觉。这样一想,我的心就平静多了。

  我从最近的记忆之中想念着她的音乐,想象着那些音符,想象出数个世纪以来的一些场景。我想象贝多芬正是为她写下了这曲甜美的杰作——F小调第二十三号奏鸣曲,作品第五十七号。想想吧,想想贝多芬。想想看,尽管我事实上对此一无所知,但我还是能够想象,在某个寒冷的维也纳的夜晚,他用羽毛笔潦草地写下乐章,但自己却无法听见。他生活贫苦,只靠菲薄的薪俸为生。我想着,微微地笑了,尽管这痛苦的笑使我的脸上流下了鲜血——他们给他抬来一架又一架新钢琴,只因为他的弹奏太有力了,太暴戾了,太猛烈了。

  而她呢,美丽的瑟贝尔,她定是他美丽的女儿。她那有力的手指亦令人惊怖的力度扣击着琴键,如果他能穿越时空看到她,一定会感到高兴的——在众多狂热崇拜他的弟子与膜拜者之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位特别的疯姑娘。

  那个夜晚,天气开始转暖。冰雪开始融化。是的,没错。我紧闭双唇,微微抬起右手,这样就可以移动右手的手指了。

  但我没有忘记那两个人,那对不相称的伙伴。一个是创造了我的人,另一个则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敌手——玛瑞斯和桑提诺。我还得再看看他们。于是我谨慎地将我微弱而敏感的心灵感应波送出去。有一个刹那,我看到了他们。

  他们站在大厦中心的焚尸炉前,把所有精心收集来的证据都投进火焰的血盆大口,火焰翻卷腾跃着吞噬了一切。

  多奇怪,他们难道不想用显微镜看看这些残骸吗?其实我们族类中的其他一些人已经这么干过了。但他们为什么偏要看那些已经在地狱般的烈火中被烧焦者们的骨头和牙齿,把它们放在玻璃切片上仔细观赏,为什么不从你自己苍白的肌体中取出样本呢?——你自己的手是可以奇迹般的痊愈的呀,就像我现在完全康复了一样。

  我窥视着他们,地下室的墙壁在我眼前如烟雾般缭绕,环绕着他们,他们脑中有意识微弱的波束。我集中全力透视那片薄雾,于是看到了桑提诺,那粉碎了我唯一的青春岁月的人,他的面孔柔和而充满困惑。而我的旧主则面带希冀地凝视着那团火焰。“完事了,”玛瑞斯用他那种宁静而命令式的口吻说,他们彼此用优美的意大利语交谈,“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做。”

  “我们可以闯进梵蒂冈,把圣纱偷出来,”桑提诺说,“他们有什么权利要求拥有这样一桩东西。”

  我只能看到玛瑞斯外在的反应,他猛地摇头,之后露出了他那彬彬有礼,泰然自若的笑容,“为什么?”他似乎心无城府地问道。

  “那圣纱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呢,吾友?你觉得它能让他恢复神志吗?原谅我,桑提诺,你还太年轻了。”

  他的神志,让他恢复神志。这一定是说莱斯特,不可能是在说别人。我冒着危险搜索桑提诺的心志,读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感到异常恐怖,但还是克制自己继续窥看他们。

  莱斯特,我的莱斯特——他可不是他们的莱斯特,是不是?——我的莱斯特经历了这场可怕的传奇故事之后发了疯,咆哮终日,被我们族类中的最年长者羁押起来,以便维持我们生存的平静,让他不能泄漏我们的秘密。他即将被毁灭,只有我们最年长的吸血鬼才能完成这件事,没有人能为他求情。

  不,不能这样。我辗转挣扎,感到痛苦的振颤,它们炽红蓝紫,闪耀着橙黄的光辉。自从堕落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些色彩。我的意识恢复了,怎么会这样,莱斯特即将被毁灭!他被囚禁起来,就像数个世纪之前,我被桑提诺关押在罗马的地下墓穴里一样。啊,上帝,这比太阳的烈火还糟,这比让我动了杀机的那个野蛮的兄弟痛打面颊红润的小瑟贝尔,把她从钢琴旁边拖开还糟。

  但这时我的偷窥导致了不良的后果。“我们快走吧,”桑提诺说,“我感觉有些不对头,我说不上来,好像有某个人就在我们身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好像有某个和我一样强大的家伙正在数里之外倾听我的足音。”

  玛瑞斯看上去友善,好奇而毫无戒心,“今晚纽约是我们的,”他只是说。接着他望着熔炉,面上微微闪过一丝恐惧,“除非是某个执著于生命的魂灵,依然附在他生前穿戴的蕾丝与天鹅绒上。”

  我闭上双眼,啊,上帝,让我的意识关闭,让它紧紧关上吧。

  他继续说下去,声音穿透我知觉之外柔软的屏障。

  “但我从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他说,“我们自己就是某种类似圣餐的奇迹,你说呢?我们保有这命定的身体,从而成为某位神秘神祗的肉体与鲜血。这红色的发丝与烧焦破烂的蕾丝说明什么呢?他业已溘然长逝。”

  “我不能理解你,”桑提诺温和地承认,“但如果你认为我从不曾爱过他,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走吧,”玛瑞斯说,“事情都做完了,所有遗留的痕迹都已经被抹去。但是你要以你那古罗马天主教的灵魂起誓,你不会去偷那面圣纱。此刻上百万双眼睛正牢牢盯着它呢,桑提诺,况且任何事情也没有因此而改变。世界仍是这样的世界,天堂之下,世界的每个角落仍然都有因饥饿而孤独死去的孩子们。”

  我不能再冒险了。

  我转过视线,像探照灯一样在夜色中搜寻,寻找可能看到他们离开那座建筑的凡人,借此得知他们的消息。但是这两个人的撤退异常迅速隐秘,没有人看到他们。

  我感觉到他们已经离开。很快,他们的呼吸与脉搏就消失了,仿佛乘风而去。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让自己逡巡的视线回到他们曾经呆过的那个房间。

  四下里一片静寂,只有那些被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白色幽灵用咒语魇住的技师与守卫们,他们不得不停止手上可厌的工作,头晕目眩地呆在那里。

  一到早晨,人们就会发现这两个窃贼偷走了不少东西。朵拉的奇迹就会遭到致命的中伤,从而在这个现代世界里迅速失去光环。

  我感到痛苦;但我的双眼流不出眼泪,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干嚎。

  透过微微闪光的冰面,我看到了自己的手,已经成为奇形怪状的爪子,更像是某种被去皮烧焦的东西,黑色的表面反射着光泽。

  之后我想起一件神秘的事情。我是怎样杀掉了我那可怜的爱人的那个歹毒的兄弟的?这难道不是幻觉吗?我向清晓的太阳直直升去,之后又堕落下来,却竟然在那短暂的瞬间里执行了可怖的正义?

  但是如果这一切难道没有发生,如果我不曾亲口吸干那可怕的,复仇心重的兄弟,我的瑟贝尔和那小小的贝都因人,难道都只是梦境?啊,不,这难道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夜色深沉,最糟糕的时刻来临了。教堂彩绘的房间里,钟声模糊地响起。车轮吱吱嘎嘎地碾在积雪上。我又抬起自己的手击打冰面,使它们噼啪破裂。我在碎玻璃般的冰渣中苦苦挣扎。

  纯净的群星璀璨地闪耀在我头顶。多么可爱啊,这些卫士般的透明星体,把它们金色的璀璨光芒径直倾泻下来,照耀四方,刺穿了冬夜弥散在空气里的的冷寒黑暗。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冲过楼顶这片小小的冰晶峡谷——在这张被忽略的小床上还躺着一个被世界遗忘的魔鬼,他那伟大的灵魂与鬼鬼祟祟的眼睛犹自偷窥着从云端照射下来的勇敢光亮。啊,小小的星啊,我曾经多么仇恨你们,嫉妒你们竟能在那静寂如死的虚空中还能保持顽强的决心,把目标贯彻到底。

  但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恨。我的痛苦净化了一切无谓之事。我仰望着空中反射星辉的云朵,在那个静寂美好的瞬间有钻石般的华光,我望着那纯白柔软的氤氲雾霭,在城市上空无边无际地延伸,万家灯火柔和地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照在从空中静静飘落的雪花上。

  大雪飘洒在我的面孔,触到我伸出的手,薄薄的雪片一落在我身上就融化为水滴。

  “这一次太阳即将降临,”我低声说,仿佛有个守护天使已经抱紧了我。“尽管我蜷在这个遮阳的罐头盒子,阳光一定会穿透被我击碎的顶棚,把我的灵魂带到更加痛苦的深渊。”

  一个声音抗议般地叫了起来,仿佛在祈求这一切不要发生。我想,这当然是我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了,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呢?一想到还要再一次忍受那我曾自愿承受德阳光烧灼的难言痛苦,我简直都快发疯了。

  但那不是我的声音。那只是本杰明在祈祷,我用意识的眼睛看到他跪在房间里,而她则卧在柔软凌乱的床褥间沉睡,宛如一只成熟多汁的蜜桃。“啊,天使,恶魔,帮助我们吧,恶魔,你曾经来过一次,那就再来一次吧。你总是不来,我都生气了。”

  离太阳升起还有多久,小家伙?我对着他那小巧如海贝的耳朵低语,仿佛我真的不知道一样。

  “恶魔,”他叫道,“是你,你终于对我说话了。瑟贝尔,醒醒,瑟贝尔。”

  啊,但是弄醒他之前,你要好好想一想。这是个可怕的差事。我不再是你曾经见到的那个华丽灿烂的生灵,曾经为着她的美丽与你的欢乐,一口就吸干了你敌人的鲜血。如果你决心前来报答我,就会看到一个怪物,或许只会刺伤你无邪的眼睛。但是,小男人,如果你赶来帮助我,救援我,我将会永远属于你。因为我的意志离弃了我,我孤单一人,我就要恢复了,我无法抑制自己。之前的岁月都算不了什么,我感到非常恐惧。

  他爬起来,透过窗户凝视着远方,正是透过那扇窗子,我曾在短暂的梦中看到他那双凡人的眼睛。但他却不能通过那扇窗子看到我,我可是躺在远处的房顶上,比他们两个住的地方要低很多。他挺直肩膀,一本正经地蹙起好看的眉毛,看上去真像是从拜占庭壁画中走下来的——一个比我还小的天使。

  “说吧,恶魔,我会赶来帮你的!”他宣布,握紧了小小的右拳,“你在哪里,恶魔,你在害怕什么我们不能克服的困难?瑟贝尔,醒来,瑟贝尔!我们神圣的恶魔回来了,他需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