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都市言情小说 > 画皮 > 正文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21-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科隆进来,“明朝才可喝水。”

    “王医生呢?”

    “她在休息。”

    科隆进来握住她的手,“这次,我把你的面皮拉紧,收小伤口,左右必须对称,所以两边都有伤口。”

    文昌点头,“我做了拉皮手术。”

    科隆笑,“正确。”

    “相貌可有改变?”

    “本来圆脸,此刻成为杏脸。”

    “那多好,谢谢你,医生,求之不得,终尝夙愿。”

    整个头颅在绷带内,文昌说话口齿不清。

    科隆医生说:“明日,你可以把身世告诉我,此刻你需要休息。”

    文昌看着他,“这么晚了,还在医院,家人不反对?”

    “我是专科医生,没有家庭,没有妻儿。”

    文昌点点头,闭上眼睛。

    接着几天,科隆陪她下棋,一边交换了身世。

    文昌问:“后来怎样?”

    “车房着火焚烧,波及邻居,至今那家人不肯原谅我,同我父母说见到我要打我手心。”

    “你真幸运。”

    “你也是,文昌,你是生还者。”

    文昌低头,“你说得对。”

    王医生进来,“科隆,你尚未替阿昌拆除纱布?”

    科隆有点紧张,“师傅,你来。”

    王医生取过小剪刀,拆开纱布,真好手势,绷带上几乎没有血渍,他仔细端详,露出满意表情。

    “阿昌,三星期后可知分晓。”

    文昌说:“镜子。”

    文昌看到反映中的她头脸浮肿青紫,如万圣节里面具,连忙放下镜子。

    “科隆,让文昌到你家休息一个星期可好。”

    文昌吓一跳,“如何方便打扰,我——”

    谁知科隆说:“房间已经准备妥当。”

    王医生说:“不久你可以回家。”

    文昌由科隆接走,他住在山边一间西班牙式老房子,小路一边满满攀着鲜红哀艳的棘杜鹃,环境宁美。

    文昌忽然转头问他“这些日子你在哪里,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你?”

    “我在研究院,一直到最近才回来。”

    他斟出冰茶,文昌一口气喝尽两杯。

    “文昌,我的家即你家,请勿见外,我的图书室还过得去,你可以挑些书看。”

    “我明白,你放心工作好了。”

    厨房有现成佐料,科隆是欧亚混血儿,喜欢面食。

    一连几天,文昌作了面点做晚餐,留给他一份,科隆看到,热一热,开一瓶白酒,吃得十分自在。

    他们彼此已有默契,互不道谢。

    文昌看着面孔一日比一日平复,终于,只看到新肤颜色略淡,如果补些化妆品,不容易看出。

    王医生有点兴奋,“手术成功。”

    文昌不语,还需等待一段日子呢,以往手术后也是这样平滑,但是个多月后皮肤才开始扭曲。

    镜中人与先前文昌已经不大相像。

    文晶这时闻讯赶到邻埠探访,看到妹妹,她怔一会,只说:“漂亮多了”落下泪来。

    文昌轻轻说:“这是最后一次手术。”

    不一会文晶故态复萌,“这间疗养院环境不错,什么,是朋友家,友人是男是女,男生?可又加时,多大年纪,做什么职业,王医生介绍,那即是有保人啦。他长相如何,能住到他家,既有进一步发展可能?”

    文昌只是不出声。

    “公司追你很紧,要你上班。”

    “还有无其他人找我?”

    “刘祖光打过好几次电话来,我说你出差未回。”

    “他还没有返家乡?”

    “他也许另有打算。”

    文昌说:“大姐,请带我回家。”

    文晶与王医生接文昌返家,那早,科隆在医院工作,没有出现。

    王医生吩咐:“伤口一有变化即时知会我。”

    文昌速速赶回公司应付业务。

    同事欢呼:“回来了。”

    丝毫不留意她相貌有何转变。

    一个女子的五官不复为人注意,究竟是悲是喜?

    同事们正在用照片做叠影效果:把一个精壮的男子背影重叠到胖子的肥肉上去,可是映象并不理想。

    他们又把幻灯片打到肥胖模特儿脊背,仍然不够明显。

    文昌忽然说:“让我来画。”

    “画?”同事们大为讶异。

    胖子牺牲色相,脱下衬衫,一个平滑裸背仿佛一张画布似呈现眼前。

    文昌调了颜色勾出壮男背部肌肉轮廓,同事们已经笑着叫好。

    这一幅画做了两个多小时,骤然看有点诡异:肉上有肉,人上叠人,是一只灵芝补药的广告,意思是,长期服食,可脱胎换骨。

    摄影师高兴到极点,立刻拍摄。

    同事说:“想不到如此立体逼真,阿昌,有机会帮我画一对巨胸。”

    “或是细腰,哈哈哈。”

    有人注视文昌,“阿昌,你瘦了。”

    文昌微笑,“是吗?”

    她正在洗手,刘祖光上来探访。

    文昌意外,只得找些不相干的客套话说:“你晒黑了,旅程一定愉快。”

    “的确很高兴,我们一直希望你可以同行。”

    “请坐,今日有何贵干?”

    “很想念你,所以来看你。”

    “我很好,这次,成功见到元婴师傅吗?”

    “见到一次。”

    文昌点头,“感觉可好?”

    “她很和蔼,比我想像中年轻,她请我们吃精致糕点,然后,略谈几句,便推说疲倦,我识趣告辞。”

    “她可有指点你一二?”

    “一块茯苓糕上有一只苍蝇,我暗暗伸手赶它,它动也不动,终于忍不住去捏它,原来它是画在纱纸上的苍蝇,多么有趣。”

    文昌忽然问:“师傅站着还是坐着?”

    “她一直坐着。”

    “师傅与你说话之际,小云在什么地方?”

    “小云,她在园子采栀子花。”

    “你走的时候呢?”

    刘祖光想一想,“我走到门口,才看见小云朝我走过来。”

    文昌微笑,刘祖光见到的哪里是元婴师傅,分明又是小云乔扮,师傅早已不理世事,不见人客。

    文昌不去拆穿。

    小云为着讨好祖光,故此出到这一招,由她扮师傅,大概有三成真,“那只苍蝇——”

    “在这里。”

    祖光取出一本小小笔记本,打开,露出一只米粒大小苍蝇。

    呵,确是杰作,一看就知道出自师傅之手,因为只聊聊数笔,看上去已有磨擦足部像振翅若飞的感觉,文昌又“啊”一声。

    叫她工笔画昆虫,当然做得到,边翅膀上纹路都可以丝丝绘出,但不会比这只更生动。

    “师傅用的是意笔!”

    祖光说:“这只苍蝇是最佳见面礼。”他小心翼翼收好。

    “太有启发性了。”

    “小云说元师傅有一整本昆虫像真图。”

    文昌摇头,“我没见过。”

    祖光怪羡慕,“民间多传奇。”

    “但是,元师傅却觉得稀松平常。”

    刘祖光微笑,“真正大师很少自夸是伟大艺术家。”

    文昌也笑,手术后脸皮觉得绷紧。

    刘祖光说:“文昌,你今日化妆了。”

    文昌连忙伸手揉一揉面孔。

    这时有同事进来要求文昌补妆:她要去拍护照相片,偏偏下巴长满小疮,文昌找出化妆品,用一支尖笔头,替她把瑕疵点掉。

    祖光说:“你忙你的,我们改天再约。”

    “你真的没有特别的事?”

    祖光这才坦白:“文昌,我想公司调我到本市来工作。”

    文昌轻轻说:“不走了。”

    “可是,亚热带天气潮热,教会拥护不堪,我又有所顾忌,会习惯吗。”

    文昌忽然嘲笑他:“那你要想清楚啊,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一个北美洲土生儿会否习惯?”

    文昌据实答:“看他来自哪一个城市,若是温哥华或旧金山,绝有能力适应,可是小镇出生长大,少见华裔,又是另外一个故事。”

    刘祖光沉吟。

    文昌大胆问:“你留下来,可是为着小云?”

    他猛然抬头,“文昌,你与小云都是我的好朋友。”

    文昌一怔,代小云失望,她轻轻补一句:“像是手足一般。”

    祖光连忙答:“是,是。”

    他与她们已经太过接近。

    “小云与你,都是卓越艺术家。”

    文昌微笑,“谢谢你。”

    他自背囊取出一只盒子,“对,这是你的新任务。”

    文昌拦住她,“祖光,我容易明白,小云那边,你要小心处理。”

    他答:“我决无故意误导任何人。”

    文昌不出声,那就不应与人并肩共游乡间探亲。

    他静静离去。

    文昌脸上疤痕有点麻痒,她取出药膏仔细涂抹,这往往是疤痕急增的先兆。

    下午,她学着师傅,在纱纸上画了一只苍蝇,剪出,随意贴在身上白衬衫的袖边。

    结果,每个经过她身边的同事都伸手替她赶昆虫。

    下班时候,文昌取下苍蝇,把它贴在一盏台灯上。

    第二天,小云来找她。

    精灵的她一眼就看到纸苍蝇。

    小云微微笑,她稚气的孩儿脸永不长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她说:“祖光来过了?”

    文昌答:“是,他来探访。”

    “你没有拆穿我吧。”

    文昌却说:“师傅去了何处?”

    “她与友人去了昆仑山。”

    “怪不得。”文昌点点头。

    小去说:“阿昌,你有家人,”她指着文昌与姐姐一家合拍的照片,“又有事业。”她指指文昌那群忙碌工作的同事。

    文昌一怔,只得微笑答:“真好似什么都有。”

    “师傅回家之后,你也不大到开怀台,不如,把门匙还给我。”

    文昌愕住。

    师傅明明吩咐过,开怀台由她们两人主持。

    “你认识我姑姑不过短短日子,就博得她信任,你很聪明能干。”

    “小云,你想说什么?”

    “开怀台原是我元家事业,传了好几代,你是外姓,没有理由占一份,我希望你忘记姑姑口头承诺,把门匙还我,退出。”

    文昌只得说:“我明白的。”

    “还有,阿昌,希望你不要在外招摇,说与元家有任何关系,元家的技巧,不传外人。”

    文昌只看到一个面貌天真的小女孩语气冷酷地说出这一番话,斩钉截铁,必要与文昌断绝关系。

    文昌背脊一阵凉意。

    她说:“开怀台锁匙不在这里,我一向放家中,我明早一定交上。”

    小云似乎满意了,她说:“明日傍晚不见你,我也会召锁匠更换大门门锁。”

    文昌也是年轻人,也会生气,她心灰意冷地说:“你放心,我都明白。”

    小云告辞。

    大概是心里高兴,她脚步轻快,走到大堂,忽然跳了一下,头发扬起,从后面看去,活脱像一个小孩,但,她不是小孩。

    这叫文昌毛骨悚然。

    元师傅的意思是请文昌辅助小云,既然当事人不领情,反而怕文昌占她便宜,那么,文晶只得退出。

    她有她的工作,她有她的家人。

    文昌知道,事情起端,是因为刘祖光,啊她们之间的友谊是何等经不起考验。

    下班后文昌到姐姐家,可是她们母子去朋友家参加生日会,只得姐夫一个人在露台喝啤酒。

    文昌说:“姐夫,我是阿昌,我陪你喝一杯。”

    文昌看见茶几上贴着小小字条:“啤酒在冰箱”、“我们七时回家”、“佣人今日放假”,都是大姐的字迹,可见姐夫的记忆时好时坏,靠她提点。

    杨光说:“阿昌,你面色不太好,有心事?”

    文昌振作,“姐夫,朋友误解我。”

    杨光叹口气,“朋友之间往往诸多疑猜忌,人性如此,无可避免,阿昌,你应放开怀抱。”

    “至亲之间呢?”

    他答:“像你们姐妹亲密无间,实在难得。”

    “是,我很幸运。”

    “将来,你会组织家庭,记住,要对家人赤诚。”

    文昌说:“多谢指教。”

    杨光垂下头,文昌看到他的秃顶,那光亮褐色的一搭皮肤,看上去是那样古怪奇突,真是人体上最难看的皮肤,所以最好要有头发遮住。

    这时杨光又抬起头来,疑惑地说:“你是谁,是阿晶的朋友?她出去了,傍晚才回来。”

    杨光的记忆又开始模糊。

    幸亏这时大门一响,文晶回来了,她由衷关心丈夫。

    “我不放心他,回来看看,孩子们玩得高兴,一会再去接。”

    文昌说:“你忙得不可开交。”

    “今日佣人放假,比较麻烦,”她停一停,“再说,忙些好,无暇胡思乱想。”

    文昌说:“那我走了。”

    她与大姐拥抱一下。

    文晶送她到门口,“不要笑我,阿昌。”

    文昌说:“谁敢笑你俩,我会用拳头对付他们。”

    文晶笑,她丈夫在后边问:“孩子们去了何处?怪寂寞,叫他们回家做功课。”

    文昌寂寥地回到小公寓。

    她打开抽屉,取出开怀台的门匙,她很珍惜这一份礼物,特别用一束红穗结着。

    她轻轻解开丝条,把门匙放入一只平常的白信封内,反正要还,何必等到明天。

    文昌想一想,出门去开怀台归还门匙,如果小云不在家,那就放进信箱,好让她一早看到放心。

    文昌黯然出门,到达开怀台,看到有灯光,伸手按铃。

    她等没多久,有人来开门,她真没想到会是刘祖光。

    祖光打开门,与文昌一照脸,立刻张大嘴,像看到鬼魂一般。

    “你,文昌,怎会是你。”

    文昌讶异,即使他与小云约会被人知悉,也不必恐惧,他们三人之间没有婚约,全属自由身。

    可是刘祖光指着她,又指向屋内,紧张得说不出话。

    文昌生疑,她走向客厅。

    她忽然看见自己坐在沙发上,还听见自己问:“祖光,是谁来了?”

    不错,坐在沙发上的,正是一个与文昌一模一样的女子,梳着她的发型,穿着她的白衬衫与卡其裤,只是这个文昌比真的文昌矮许多,所以她不得不坐着不动,以防拆穿。

    文昌觉得凄酸,值得吗?

    她听见自己轻声问:“值得吗,我已准备完全退出。”

    文昌把白信封放在桌子上,“门匙还你,从此之后,我与开怀台再也没有(车葛)(车寥),我俩,从来也不认识对方。”

    那个女子用双手掩脸。

    刘祖光颤声问:“你是谁?”

    文昌答:“我是文昌。”

    刘祖光指着沙发上女子,“那边,她又是谁?我与她谈了二十分钟,她自称文昌。”

    文昌忽然苦笑,“你问她好了。”

    刘祖光问那女子:“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文昌,你说你不再当我是朋友,还有,你出卖了小云……”

    文昌不想再看下去与听下去,她转头离去。

    刘祖光并不是笨人,他忽然明白,“你是小云,只有你才能扮得这么相似。”

    这时小云跳起来。

    果然,两个文昌,一真一假,真文昌比假文昌高许多。

    文昌不想与她对质,拉开大门离去。

    可是小云扑上,她伸手抓文昌的脸,“你这个疤脸,你凭什么与我抢人!”

    她手指甲尖锐,把文昌的脸抓出血,可是文昌在手术后并没有戴着面具。

    文昌奋力推开小云,小云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