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画皮 > 正文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1-1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可是不少奇人自学成功。”

    文昌立刻加一句:“像元婴师傅。”

    元师傅笑起来:“阿昌,你也会甜言蜜语。”

    “师傅,我明天再回来取面具,今日我还有事。”

    “你方便吗?”

    “没问题,我不外出。”

    元师傅取过面具,细细观察,以便下笔,在旁人眼中,可能是毛骨悚然的一件事,这不等于是画皮吗。

    文昌把脸上丝巾绑紧一点,回家工作。

    午夜梦回,她辗转反侧,她有遗憾吗?当然有,载满胸腔,自七孔溢出,只是她不诉苦而已。

    文昌怀念旧男友小邓强壮有力的手臂,那时,他老爱把手臂亲热爽朗地搭在她肩上,那种略为有力及温暖的感觉真好,她靠在手臂上打盹,握着它当安全毯可是此情不再,手臂已属于他人。

    天渐渐亮了,东方有些鱼肚白,但是细雨还淅淅地下,寂寞缓缓围困压逼,文昌终于落下泪来。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一定是急事,文昌抹干眼泪去听。

    “阿昌,我们大厦昨晚停电,快回公司查看电脑可有插上后备安全制,倘若图像有什么差池,我情愿自杀。”

    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共六架电脑载着的图像程序价值超过一百万及牵涉到整组人个多月工作时间。

    文昌赶快套上运动服及旧绒帽赶往公司。

    她在停车场与同事相遇,大家不发一言奔到写字楼打开大门扑进去看视电脑。

    可幸全部无恙,大家松口气,继而欢呼。

    “唉,去年阿昌花费十来万装置保险制,及火墙等设施我还觉多余,今日才知眼光够远。”

    “我们去吃早餐吧。”

    “阿昌,中或西?”

    文昌说:“你们替我带一碗皮蛋瘦肉粥,我留下工作。”

    同事一哄而出。

    文昌看到她有电子邮件:“文昌,我是刘祖光,友人托我一事,愿在电话商议,请即电。”,他留下一个号码。

    有什么急事,他没收到那盒眼珠,抑或,上次那批耳壳不符标准?

    文昌觉得燠热,摘下帽子,拨电话过去。

    刘祖光立刻来听:“阿昌,劳驾你了。”

    他的声音低沉自然,文昌十分喜欢。

    她问:“是与工作有关的事吗?”

    “半公半私,这件事很难开口,可是,又不得不开口,因为所有朋友里,只有你可以胜任。”

    “请讲,一定尽所其能。”

    “阿昌,想请你化一个妆。”

    “没问题,请知会人名地点时间,我一定会准时到。”

    “阿昌,这件事有点困难。”

    “有何难处?”

    “阿昌,你听好了:你若拒绝,我也明白;你要化妆的人,已经没有气息。”

    文昌一怔。

    “那是我二十岁表妹,因意外丧生,遗容受到摧残,父母无法见到她最后一面——”

    文昌轻轻说:“请把姓名地点时间告诉我。”

    刘祖光立刻明白,他说:“我电邮给你。”

    文昌说:“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

    刘祖光忽然哽咽,他轻轻放下电话。

    文昌恻然,这时,同事挽了她要的粥回来,加一件牛利酥。

    大家兴高采烈开始新的工作天。

    文昌这时才蓦然发觉她这天根本没有戴上面具,连丝巾与帽子都已除下。

    可是,同事们视若无睹,文昌就是文昌,不多也不少,脸上疤痕根本不值得他们大惊小怪,同事数年,他们约莫也知道文昌脸部受过重创,可是,他们更紧张工作进度,还有,文昌英明的领导。

    文昌不声不响完成手头工作,开开心心往开怀台去。

    当天的人客刚刚到,文昌一眼就把她认出,她是演技派新女星容芝。

    容小姐与美术指导及私人助手一起,她这样要求:“元师傅,这个角色肯定需要化妆帮助。”

    元师傅问:“容小姐演什么角色?”

    漂亮娇俏的容芝回答:“我演一具死尸,从头到尾从没张口说话,戏开始已经那样。”

    文昌一听,张大了嘴,啊,多么诡异,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子,要求化妆成为死尸,而偏偏那边厢,另一个已经没有气息的女子,希望化妆得像活人一点。

    文昌刹那间有了顿悟,她真正完全百分百放下脸上疮疤,她终于痊愈了。

    文昌避到小客厅,如释重负,喜泣而泣。

    她身后传来元师傅温柔的声音:“明白了?”

    文昌点点头,师傅走近她。

    “这是修理过的面具。”

    “谢谢师傅。”她伸手接过。

    面具半透明,颜色极淡,可是戴上,与底下肤色混和,较从前更加自然。

    “阿昌,跟我来学习。”

    这时只听得活泼的容芝问:“我应该躺下,还是坐着?”

    小云替她穿上白袍,把头发梳到脑后包住。

    元师傅轻轻声问:“剧本可有说,你因何身故?”

    且手愕然:“这有什么关系?”

    文昌与小云,不约而同回答:“大有关系。”

    美术指导“嗯”地一声,“师傅说得对,在剧本里,她因服毒身亡。”

    “何种毒品?”师傅问得更加详细。

    “她在一个私人宴会里,怀疑吸入过量可卡因毒,警方发现她,已日二十四小时之后。”

    小云在一边用手提电脑操作,文昌翻阅参考书籍,两人不约而同找到资料图片,

    让容芝过目。

    美术指导十分钦佩,“我这才明白元师傅为何享有盛誉。”

    小云调出一只颜色,“这种淡灰紫色将在皮肤上敷用,请问是否今日拍摄?”

    “今日拍摄特写,跟着,化妆工作由我接手。”

    师傅轻轻说:“开始吧。”

    助手看到资料照片,用手掩嘴,“哟。”

    容芝却十分豁达,“这种灰紫色正是我最喜爱的颜色。”

    小云替容芝肤色打底,文昌替她化妆双手。

    容芝轻轻说:“这次费用由我自己负担,因为我觉得扮演死者也是戏的重要部份。”

    文昌参照图片仔细做手部化妆。

    美术指导惊叹:“啊,自掌心到指尖逐渐发黑,指甲边沿颜色更深。”

    助战栗,“容芝,你看上去同真的死人差不多。”

    容芝偷窃地闭上双目,“我若再不红起来,比死人还惨。”

    元师傅微笑,“你工作态度如此认真,一定会有事业。”

    文昌留意到师傅在容芝的眼窝及嘴唇上特别用心加工。

    妆成后容芝一照镜子,吓得退后三步。

    是,她十足十的像一具僵尸,容芝与助手相拥欢呼。

    她们一行三人兴高采烈而去。

    小云问:“那是一部什么电影?”

    文昌答:“社会写真剧。”

    “看过这些图片,谁还敢以身试法。”

    文昌替师傅收拾画具,“但愿容芝不要吓坏途人。”

    元师傅习惯在这个时候吃茶吃点心,但是今午她一声不响返回寝室休息。文昌说:“小云,你去看看她。”

    小云放下手上工作,“姑姑最近说她眼倦。”

    “可有看医生?”

    “有带回眼药膏,嘱她闭目养神。”

    “食补也要紧,我立刻请教专家,我替师傅做汤水。”

    “阿昌,怪不得姑姑喜欢你。”

    文昌到市集买回来材料,教家务助理做一个明目清神汤。

    这时师傅叫她们。

    文昌连忙进去听候吩咐。

    只见师傅靠在安乐椅上,仍然气定神闲,她说:“阿昌,我左眼血压高,恐怕要做手术。”

    文昌“啊”一声。

    她已与元师傅产生深厚感觉,由衷关心她健康。

    她苦笑,“医生说,手术后与常人无异,可是,那是不够的,我恐怕要退休了。”

    小云过去靠在她身边。

    “阿昌,小云先随我学艺,她是师姐。”

    “是,师傅。”

    “阿昌,你如愿以偿,你做师妹吧。”

    阿昌却没有想像中快活,她为师傅双眼担忧。

    “不要怕,连视网膜脱落都可以修补,况且,做我们这一行,感觉比视觉还重要。”

    阿昌与小云齐齐称是。

    “这几天我没有约人客,你与小云自由活动吧。”

    “师傅,我有一个朋友……”她把刘祖光的要求说出。

    元婴听了沉吟,“你既然答允,就去吧,不过,下不为例,那是另外一个行业,我们不便捞过界。”

    “明白。”

    小云忽然说:“我是师姐,我也去。”

    文昌啼笑皆非,“我不是去游乐场。”

    师傅却说:“两个人速去速回,记住穿羊毛内衣。”

    文昌这才明白小云好意,投去感激一眼。

    她向师傅告辞。

    一个人做两份工作,时间挤得满满,连伤春悲秋的时间也无。

    她的双眼困倦,揉了揉,坐下与刘祖光通电讯。

    106-111

    “阿昌,很遗憾我工作缠身,不能亲自道谢。”

    “不必客气,工作很快就会完成。”

    文昌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小云来找她。

    这是她们第一次在开怀台以外的地方见面。

    小云十分欣赏她家居,“我一直希望有个小小公寓。”

    文昌微笑,“可是跟着自由而来的是衣食住行诸多琐呈,一天到晚应付帐单,随时发现肥皂卫生纸牙膏忘记补充,又拉开冰箱,空空如也,还有,垃圾杂物无人清理。”

    “你的小公寓多么整洁。”

    “我每天都做家务。”

    “阿昌,你文武双全,既有丰富收入又兼洗熨煮,做你男伴什么都不用做。”

    文昌早已发觉,小云只是样子长得小,实际上不止十二三岁了。

    她们带着化妆箱子出发。

    有人在停车场等她们,出乎意料之外,那人也是一个年轻女子。

    “请跟我来。”

    她把文昌与小云带到地下室,文昌一向镇定,她放下工具,女子把一张照片交给她,那是一张大头毕业照,相中人相貌秀丽。

    “这边。”女子打开盒盖,只露出头部。

    小云一看,“嗯”了一声。

    女子遗憾,“我同当事人说,实在很难修补。”

    “是车祸吗,右半边面孔下陷。”

    “不,她自十六楼堕下。”

    小云问:“为什么?”

    “好象为着感情不如意。”

    三人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女子说:“我叫立坚,我愿向两位学习。”

    “那么,请一起动手吧。”

    小云从化妆箱里取出修补材料,都是坊间美术店随手可以买到的网纱、铅丝、粘土。

    她们三人在一边的小桌子上开会商讨如何修补脸容,有伙计递上热茶及油圈饼,应该是没有胃口,可是实事求事的三个化妆师居然在这个奇突的地方吃起下午茶来。

    她们一致通过决定怎样处理,便立刻动工,三人一起穿上白袍戴上口罩,只见三双玲珑巧手很快作出成绩,尤其是小云,把事主面孔恢复肉色。

    她们松一口气,“已照着相片还原。”

    “阿昌,你来做她双手。”

    阿昌过去施工。

    立坚说:“应该可以交待了——两位,你们若愿意过档为我工作,菥水加倍。”

    文昌立刻答:“我们对目前的工作满意。”

    “你俩精密技巧叫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与你们比,我的技俩实在有亏客人,当然,他们不会抱怨,可是,我想更进一步。”

    小云忍不住笑,“我们的客人时时出声投诉。”

    文昌处理好双手,把它们交叉放在胸前,立坚过来整理头发。

    文坚轻轻说:“看,她像是随时会得醒转。”

    文昌更低声:“永不,绝不可以拿生活做赌注,一定要坚强生活下去,直至耄耋,看到你躺在这里,叫我们心痛如绞,我们不会原谅你做出如此愚蠢行为。”

    小云鼻子透红。

    这时,伙计推开门,“亲属来了。”

    立坚说:“给我们五分钟。”

    她立刻把茶具收进抽屉,熄掉大灯,清清喉咙。

    文昌说:“我们告辞了。”

    立坚指一指侧门,“从这道门通过小小祈祷室可以到停车场。”

    她们挽起化妆箱,准备离去,立坚却把一只信封交给她们。

    文昌点点头,这时,她们听见亲属饮泣声,不忍再听,连忙推开侧门走到停车场。

    两人吸进新鲜空气,揉揉面孔,小云说:“酬劳捐到奥比斯飞行眼科医院吧。”

    “那立坚真能干,承继了家族事业,做得有声有色。”

    小云问:“你猜那男朋友可有出现。”

    文昌摇头,“这种人通常已经远走高飞。”

    小云叹口气,“死了也白死,所以要活下去,不是为别人,或是给谁好看,而是为自己:勤奋做一份普通工作,努力养育一对平凡但可爱的子女,好好度过青年中年老年。”

    “小云你说得好。”

    “每个人都有伤心经历,不高兴的事,阿昌,我不止十二岁了,可是看上去,我永远是个女童,我也痛心失望。”

    文昌惨然,没想到小云会选这个时候透露心声。

    小云说下去,“我体内欠缺一种生长荷尔蒙,本来可以医治,可是家人没有及时带我给医生检验,永远失去了机会,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再升高发育。”

    文昌张大嘴。

    “我已经廿五岁,阿昌,我的确是我师姐,我比你年长,我想说的是,人我都克服身体残联如常生活,一个百分百健康美少女却轻生放弃,真叫人难受。”

    文昌把手放在小云肩上。

    “阿昌,我心智成熟,但是身体却不发育,我不能怀孕生子,帮此我没有机会组织家庭。”

    文昌紧紧握住她的手。

    平时活泼调皮的小云忍不住钦泣,文昌把车子缓缓驶离,停到公园附近陪小云看海景。

    一个冰淇淋小贩推着车子经过,文昌叫住他:“给我一个篮莓双球,我要巧克力蛋筒。”

    刚想问小云要什么,她已小小声说:“有无覆盆子?”

    小云振作起来了,文昌微笑。

    两人看着海景,不久心情平复,文昌先送小云回家。

    文昌一进大门便即刻淋浴,可是身上福尔马林药水气味好象历久不散。

    刘祖光留言:“表阿姨同我说:表妹看上去像睡着一般安详,叫她心安。”

    文昌答:“这件事已经过去。”

    他传来照片:“这是七岁的红发琳赛安德逊,还记得她吗,她的左耳由你绘制,

    她十分满意,说耳朵上雀斑与她鼻尖那些一模一样,她认为你是世上最佳艺术家。”

    文昌忍不住笑。

    “工作陆续有来。”

    文昌答:“欢迎。”

    “下月我前往东京开会或许途经贵市,可否预约见面?”

    文昌一惊,她缓缓抬起头。

    笔友要求见真人了?

    她这样回答:“真不巧,下月我要陪家母往内地探亲。”

    她熄掉电脑,上床睡觉,鼻端还似闻到福尔马林气味。

    那夜她无可避免地做了梦。

    梦见有人走近向她道谢,那股药水味越来越重,文昌看不清她的脸,但心中有数。

    文昌仍大胆训斥她:“亲者痛,仇者快,连陌生人都觉得好尴尬。”

    那女子唯唯喏喏。

    “后悔吗?”

    人家不回答。

    “你看,没有来生,只活一次,幼时妈妈一天喂你七次,稍后替你妆扮上学,略为发烧,便彻夜不寐,体贴照顾,每次考试成绩备受关注……千辛万苦,直至成年,你是怎么搞的?”

    那女子低泣。

    文昌搥胸:“最不值的是,此类失意,一定会过得去,过那么三五七载,那样的人,贴你一百万美元,硬要陪你一世,你也会说不敢不敢,唉。”

    天渐渐亮了。

    文昌越讲越起劲,口沫横飞,正想继续,不料门铃骤然响起,把她自梦中惊醒,她结束了演讲。

    门外是同事,“今晨法国白兰沁化妆公司与我们签约,我给你送服装来。”

    文昌连忙起来梳洗,同事帮她在足踝搽一点香水,“这是他们出产的大马士革玫瑰香油。”这是用来博取对方好感。

    文昌把头发整齐往后梳,用黑色丝绒带子绑好,换上同事准备的深棕色套装。

    同事称赞:“是美女吗,不见得,但的确潇洒有型。”

    文昌笑了,取起面具,轻轻罩上。

    她们在转角小店买了咖啡,一边喝一边上路。

    同事闲闲地说:“我表哥在西雅图做医生,他说:当地实验已成功培殖人工皮肤,就用你自己的细胞,在培养碟内种养,一待成熟,便可移植,因出自原身,天衣无缝。”

    “啊,我也听说过,成功了吗?”

    “可以一试,我帮你联络。”

    文昌沉默一会,“失望次数太多,而且,面部造型,疼痛不堪,你们又不嫌我,算了。”

    同事斩钉截铁说:“你即使是绿肤小怪人我们也一样爱你。”

    “我仔细考虑一下。”

    同事笑了。

    到达公司,稍后法国人莅临,对于她们作品赞不绝口,虽然美术室规模小,客人无转身之地,但是客户这样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文昌高兴到心坎里。

    他们签妥两年合同,并且邀请同事往法国鲁昂总厂参观,“我们聘请法国石油实验所出身最优秀化学家工作”,喝过纸杯盛的香槟,愉快离去。

    文昌出了一身汗。

    同事们吁出一口气。

    她们喜欢工作,不喜交际,幸亏不知怎的,客人自动找上门来,说成绩出众,好像太自大,不过却是事实。

    傍晚,文昌正在写信,姐姐带着孩子们来看望她。

    两个外甥一进屋,便打开冰箱打出可口食物大块朵颐,然后蹲着玩最新电子游戏。

    “最近忙什么,大家都挂念你。”

    “姐夫健康可有进展?”

    “已经回公司开会,精神不错。”

    文昌转过头,“真的,还有无闲杂人等骚扰他?”

    大姐的声音几乎有点遗憾,“他脑子认人部分受损,根本不记得面孔,特别是看到女性,一脸茫然,绝非假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