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 正文 > 过一个漫长的年(2)
过一个漫长的年(2)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陈小希经他一提醒,也惊觉自己最近真的有点暴力倾向,小声地忏悔:“好嘛,对不起。”

    她的声音放低了听起来软软的,江辰忍不住又凑上去亲她的后颈。

    陈小希一声哀嚎,“还来啊……”

    等到真的起床,又是半个小时之后了,陈小希扣着衣服的袖子,不时飘过来哀怨的两眼,委委屈屈的小模样让江辰一阵心虚,不是自己的老婆么?怎么觉得自己好像禽兽……

    晚饭是在家附近的小餐馆吃的,去吃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吃一半江辰接了个电话,走出门口打了半个多小时电话也不见回来。陈小希一掏口袋,出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带。眼看店里就剩他们这一桌了,老板娘过来催了两次,态度一次比一次恶劣,陈小希也很不好意思,走到门口张望了几次也没看到江辰的身影,只好说:“我真忘记带钱和手机出门了,不然你跟我出去找他好么?”

    老板娘哼了一声,“出去之后,你们外面要是有同伙怎么办?”

    陈小希囧,这位太太,你想象力会不会太丰富了一点……

    江辰接到的电话是带他研究生的教授,教授是个严肃的老头儿,一辈子没结婚,所以过年的乐趣就是打电话折腾手下的研究生。昨天同样是他的研究生的苏医生就已经中招了,据说因为她电话背景声一片欢歌笑舞,教授问她在做什么,她一个高兴回答,大家一起喝酒赌钱呢。然后就被教授训了一顿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穷奢极欲。苏医生那个委屈啊,您说大过年的,我也不好召集全家一起号丧哭坟不是……

    江辰一看到是他的号码,立马找了条僻静的小巷,听不到烟花爆竹的声音才接了起来。教授说他交上去的一个病理分析出了问题,两人隔着电话对了好久,最后教授问他,你在做什么,他说:“我正在实地调查在外就餐肝炎病毒的传播途径。”

    ……

    教授满意地挂上了电话。

    江辰回到餐厅的时候,陈小希正被老板娘数落得头都快垂到膝盖了,老板娘见她穿着也不像有钱人,加上等久了火气大,话就越说越难听了起来,“没钱就不要出来吃饭,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姑娘,年纪轻轻随便跟了男人出来吃饭,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再不付钱我就报警了……”

    “多少钱。”江辰沉声打断,掏出钱包。

    老板娘数落得正上瘾,见这女孩的男朋友回来了,正想顺便数落,一抬头见眼前的小伙子虽然表情平淡看不出喜怒,但却莫名让她不敢再多说什么,“一百六十九。”

    陈小希拉着江辰的袖子,委委屈屈地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江辰看都没看她,拿了两张一百块递给老板娘,“不好意思,耽误您的时间,零钱不用找,请给我发票。”

    老板娘傻眼了,小地方小店,哪里来的发票?担她本来就是泼辣的主儿,立马就先声夺人开骂了:“兔崽子你找茬是吧!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我……”(以下省略脏话若干)

    江辰没有回话,拿出手机打电话,“陈叔叔新年好,是,我是江辰,是的,和您反映一件事,新德路这边有一家餐厅xxx,消费后店家拒绝开发票,您看是不是找人调查一下?好的谢谢,我会向爸爸转达。”

    陈小希和老板娘都傻眼,陈小希拉着他袖子的手改去拉他手指,“怎么了啊你?你打给谁啊?”

    “税务局局长。”他说,然后看着该老板娘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了笑,牵着陈小希的手走出了餐厅。

    走出了那条街陈小希才反应过来,立住了不动:“你骗人。”

    “什么?”

    “你没有打给税务局局长。”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那种人。”陈小希认真看着他的眼睛,“江辰不会不仗势欺人。”

    看着她认认真真的样子,江辰笑了。世间有一个人,对你是无条件信任的,想到你时都是好的,夫复何求。

    “我吓唬她的。”江辰说。只是吓唬那个人,因为看到陈小希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想到她陪自己回这一趟家也是受了不少委屈。虽然自己平时没少欺负她,而且恶趣味之一就是逗得她一脸可怜兮兮,但是别人让她受委屈了,却是不可以的。

    陈小希这才笑了,“我就知道。”

    江辰忍不住捏了一下她肉呼呼的脸,“你怎么知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切!谁相信你啊。你通讯录里就那么几个电话,哪有什么陈局长。”陈小希得意洋洋,“还有啊,你刚刚没让找钱,浪费了三十一块钱,这种行为太不对了,得检讨一下。”

    ……

    真的是,很会破坏气氛啊。

    “陈小希。”

    “干嘛?”

    “所以你查我的手机?”

    “那个……其实我觉得,你人品那么好,绝对不会仗势欺人的。”

    “来不及了。”

    “……”陈小希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画漫画的时候不知道给人物取什么名字才翻你手机通讯录的……”

    “陈小希,我们明天去我外婆家,待到过完年。”

    “为什么?”

    “我要告诉外婆你查我的手机。”

    “……”

    (四)

    陈小希喜欢江辰的外婆,以及外婆家所有的亲戚。因为陈小希在外婆家得到了至高无比的待遇,当然由于对比参照的是公婆给他她的待遇,所以外婆只要不拿棍子抽她叫她跪下,她就觉得感激涕零了。

    不过外婆真是个很好的老人,一见面就把脖子上的玉坠子解下来挂陈小希脖子上了,说什么也不让她拿下来。还夸她长得水灵,说是天仙一样的人儿。

    陈小希那一个叫受宠若惊啊,她的人生第一次被用到“天仙”这么严重的词来形容外貌,简直就觉得,外婆她……太识货了!

    屋子里做了一大堆人,都是特地跑来看陈小希的亲戚朋友,每个人换着词儿夸她,搞到最后她都觉得自己不出道真的是太对不起娱乐圈了。

    吃午饭的时候一大桌子的人,除了江辰,个个都瞪大眼睛盯着陈小希吃饭。在这种动物园式的惨无人道的围观压力下,陈小希简直不知道饭是从鼻孔还是从嘴巴吃进去的,只知道外婆不停地给她夹菜,她不停地吃,这才觉得,原来江辰自己家中,碗里被妈妈垒成一座小山也是一种负担。

    吃完饭陈小希争着要去洗碗,被广大女性亲戚们给拦住了,阻拦时语言动作之激烈,仿佛这顿碗要是让陈小希给洗了,她们就得集体切腹自杀。

    陈小希被外婆拉着坐在正中央,一群人围着她们坐成个半圈,继续围观。

    陈小希只好把腰挺直了正襟危坐,嘴角噙着得体的微笑,不时地点头。江辰被挤在离她最远的位置,微笑着看她扮演着母仪天下。

    后来不知哪个起的话头,问起陈小希说,“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换做平时,陈小希一定厚着脸皮拍着胸脯豪气万千地说:“是姐追的这小王八蛋!”,然后顺势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倒追辛酸往事,然后最后以阴谋得逞的三声仰天长笑作为结尾,整个故事感人浪漫又励志。

    但是面对着一群表情殷切憨厚的大人们,陈小希平时那套不要脸的说辞没了用武之地。还在斟酌着怎么开口,不知道是谁又自作多情地帮她回答了:“想都知道是我们江辰追的小希,想不到江辰平时看起来挺安静的,追女孩子挺有一套的啊,来来来,说一说都用的什么招数抱得美人归啊。”

    陈小希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这位亲戚,你这么乐观,好吗……

    外婆也好奇了,拉着陈小希的手说,“别害羞啊,告诉外婆,怎么在一起的?”

    江辰远远地看了陈小希一眼,笑着替她答:“没什么特别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不得不说,江辰这番回答,掐头去尾,省略主语省略宾语,胜在你以为意有所指,他却模棱两可。总之跟一千个读者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异曲同工之妙……简直可以出一本《江辰的说话之道》。

    亲戚朋友们见挖不出什么新鲜热辣骇人听闻的八卦,又纷纷转去关心一位妇女的儿子,该妇女是江辰的二姨,她儿子快考大学了,大家都表示,非常关心他的成绩。

    问成绩、问婚姻、问生育——向来是过年父母们用来折磨彼此孩子的三大法宝,无论哪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可见血封喉,插翅难飞。

    下午亲戚们都回家了,外婆带着老花眼镜在电视机看戏曲,不知道哪个地方的戏曲,依依哦哦的,百转千回。

    陈小希和江辰在厨房里择菜,陈小希情绪有一点没来由的低落。

    江辰用手肘轻轻撞一下她:“怎么了?”

    “没有啊。”

    “哦。”江辰继续低头择菜。

    ……

    “你就不能再问几次!”陈小希气愤地撕了一片菜叶丢他,黏在他脸上不下来了。

    江辰无奈地把菜叶拿下来,“你怎么了?”

    “没有啊。”陈小希说了一句,怕江辰真的不再追问,又立马补说:“我只是想到,以前你都不要我,无论我怎么跟在你身边转,你都不要我。”

    江辰一愣,摸了摸鼻子,解释:“也不是说不要……只是……”

    只是,他拒绝了她第一次表白之后,她从此就预设好立场,一头热地围着他转,却从来就再没有问过他喜不喜欢她或者要不要在一起了……搞得他,也很郁闷啊。

    “只是什么啊只是!没有只是!你就是不要我!你自己择菜吧!我去陪外婆!”陈小希把手里的菜泄愤似的一丢,擦了擦手就走了。

    这个懒鬼……

    江辰笑着继续择菜,听着陈小希和外婆在厅里聊天,声音混在外面小孩子玩炮的炮声中,忽远忽近。

    江辰的爱情

    陈小希说:“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得了绝症,要死掉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眼睛里却带着余悸,还有一点点莫名不好意思的羞涩。

    江辰是喜欢她这样的羞涩的,虽然她大多时候都是大咧咧和厚脸皮的,但是在一些莫名的瞬间,她会不经意地流落出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羞涩,那样的她特别迷人。是的,迷人,虽然不想用这样女人味的词语来形容她,但是貌似就是最适合的了,陈小希迷人,真是想到都觉得搞笑。

    她说她差点以为她就要死掉了。人,是没那么容易死的,每天都有很多想死的人,他们割腕、吞药、跳楼……然后被送来医院,然后又活着出去了。

    是的,人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健健康康活到老的人,从资料统计上看,是比突然暴毙的人是要多上许多的。

    是的,这些作为一个陈小希口中见惯“大风大浪”的医生,他都知道,但还是被她一句话吓住了。如果她不在了,那么他怎么办?

    不是没有经历过身边没有她的日子,死不了,只是无聊,只是一种无法长期承受的无聊,随时都像是看着一个有着很长导火线的炸弹在缓缓燃烧,等待着爆发的时刻。

    如果没有那几年的分离,不会知道,这个女人在他生命中有多重要,重要到让他甚至怀疑过人生的意义。“没有陈小希,人生好像没有了意义。”这样的想法曾经不小心出现过,但江辰很快地就用嘲讽的态度带过了,人生的态度不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这是不用质疑的真理。但陈小希会说,“凭什么不能,我高兴把我的人生就寄托在江辰身上,你们管得着嘛。”

    陈小希啊,对于他来说,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这样纠结的问题,足够让赵干干想上三分钟。

    不是梦想不是女神不是命中注定,是江辰的爱情。这个他从十七岁就开始爱的女人,是他曾经挣扎过是否沦陷,却终难幸免的爱情。

    陈小希就是江辰的爱情,因为他没有爱过别人,因为他爱不上别人,所以他的爱情只能是陈小希,每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他都有一种,一条道走到黑的悲壮啊。

    陈小希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哭得累了的她睡得特别沉,睡前哭久了鼻塞所以还微微有点鼾声。

    江辰伸手点开了台灯,陈小希只是吸一吸鼻子,没有转醒的迹象。灯光是黄色的,陈小希老说黄色的灯光看上去酒醉金迷,但江辰讨厌白炽光,太过明亮的感觉会让他觉得自己还身在医院,有时还会让他想起刚毕业时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没有陈小希,那个时候只有空洞的忙碌,常常在医院的值班室里累到睡着,突然醒来就对着头顶白晃晃的白炽灯发呆。陈小希问过他为什么讨厌白炽灯,他没有说,她也就不再追问,只是默默地把家里的灯都换成温暖的黄色,她不会咄咄逼人,她适时让步,这也是他喜欢她的一点。

    他有时会被别人问喜欢陈小希什么,给的答案都是没有理由,其实有很多的理由,只是不想说,他喜欢她笑起来眼睛有点水汪汪;他喜欢她头发乱糟糟时会用手指去耙然后弄得更乱;他喜欢她紧张的时候会不自觉地伸手过来掐他;他喜欢她虽然八卦但心地善良;他喜欢她虽然缠人但适可而止;他喜欢她对他无条件信任;他喜欢他喜欢她有自己的一套理论,用她的理论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很好……

    喜欢她,因为她不仅可以包容他的古怪、难以相处,他的各种打击各种冷漠、她还能乐在其中,这样的存在,要么是游戏里为他量身定做的角色设定,要么就是神经病……

    很明显,她是后一种。江辰想着就笑了,又侧头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陈小希,眼睛有点红,估计明天起来会肿得厉害,她总是这样,一哭眼睛就肿,却特别容易哭,或者说特别容易被他弄哭。

    她那个时候说:“我都好久没哭了,这次哭又是为了你。”而他现在也想不起为什么惹她哭了,都说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她的一切事情,你都能很清晰地记住,事实上那只是想象出来的浪漫,时间会让你遗忘,会让你把回忆的片段模糊,模糊到只剩一个镜头,你也许记得她眼角闪着泪花的样子,却记不住她为什么哭。

    江辰记得住那时她眼角的那颗泪珠,就夹在上睫毛和下睫毛之间,摇摇欲坠,他每次只要想起那个场面,还依然能够感觉到手指尖有一种想要伸过去弹一弹它的蠢蠢欲动。

    “我不能记住关于你的每个片段,但我有着关于你永生无法忘怀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