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不懂说将来 > 正文 > 第 81 节
第 81 节



更新日期:2021-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个星期六上午,照例是海伦去店里听电话,BENNY睡懒觉。过了一会,PANDAGARDEN那边的DAVID来了,运了好多餐馆用的东西来。等DAVID走了,老板告诉她,说PANDAGARDEN卖掉了,因为卖餐馆都是连餐馆的用品家具一起卖的,所以在转手之前,先“私运”一些到这个餐馆来,免得便宜了买主。

  她好奇地问:“PANDAGARDEN才开不久,怎么就卖掉了?”

  老板撇撇嘴:“为什么不卖?PANDAGARDEN开了多久,就亏了多久,再这样亏下去,我这边餐馆赚的钱还不够陪那边餐馆。我不想再贴钱了。”

  老板说他早就决定停止向PANDAGARDEN投资了,起初DAVID和阿SAM都不同意,说任何餐馆新开张,都有可能亏本的,只有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开始赚钱,他们几个人一分钱工钱都没领过,算是白干了这么久。如果老板现在停止投资,等于是逼着他们把餐馆卖掉,那就彻底亏了。

  但到了后来,DAVID的女朋友SUSAN吵着要回纽约去,坚决不肯在这个鬼地方白打工了,DAVID也就有点动摇了,决定把餐馆卖掉。既然三个合伙人当中有两个同意卖掉餐馆了,阿SAM就没什么好反对的了。打了一段时间广告,总算有个冤大头上了当,买下了餐馆,但只卖出五万,他们三个人一人陪了好几万。

  正说着,有人打电话进来,海伦接了电话,一听是说广东话的,就把电话给了老板。她习惯性地看了一眼CALLERID,发现是从纽约打过来的。

  老板刚接电话的时候,她听得出两个人并不认识,但讲了几句,老板就像粘在电话上一样,滔滔不绝,后来索性搬了个椅子,坐在柜台后面煲电话粥。

  她担心老板老在电话上,BENNY打不进电话来,又担心客人点餐打不进电话来,不时地就想提醒老板一下,但又插不上嘴。后来老板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叫电话那边的人给他一个电话号码,他好打过去,因为他现在用的是点餐电话。

  老板记下了电话号码,就换了一个电话,又开始煲电话粥。差不多煲了一个多小时,老板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她好奇地问:“谁呀?打了这么久?我听BENNY说店里的电话没入长途计划,打长途很贵的——”

  老板不在乎:“没什么嘛,泡妞的电话,再贵也要打。”

  “你泡到妞了?”

  “正在泡。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妞是谁?就是DAVID以前的那个女朋友WENDY,她打电话到PANDAGARDEN找DAVID,那边说他过来了,就把这里的电话号码给了她,她就打到这里来了,刚好被我接到了,我们是老乡耶。”老板眉飞色舞地说,“我以前泡包包也是这样开始的,这一次肯定又要给我泡到手,我把她的电话和地址都拿到了。”

  她一听说是DAVID以前的女朋友,就觉得这事没戏了。WENDY的电话先是打到PANDAGARDEN找DAVID,分明跟DAVID旧情未断,老板怎么好在中间插一脚?即便WENDY跟DAVID没关系了,老板跟DAVID这么熟,泡DAVID以前的女朋友,那不是很尴尬吗?男人大多数是不愿吃别人的“剩饭”的,尤其是这么熟的“别人”。

  老板叫她到WAL-MART去帮忙买个生日卡来,最好是上面有老虎和羊的,因为WENDY属虎,老板属羊。她跑到WAL-MART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既有虎又有羊的卡,只好买了一张有虎的。

  老板说:“你帮我写几句话,祝她生日快乐,要写好点,让她一看就爱上我。”

  她绞尽脑汁,写了几句,主要在虎和羊上面做文章。然后老板给了她一个地址,叫她拿到隔壁一个专管复印、传真、邮寄的小店子去寄了。

  那个星期海伦从餐馆回到B城后,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虽然BENNY没再问戒指的事,两个人也象从前那样做了爱,但她心里就是不踏实,总在担心BENNY会把送戒指的人当成她的男朋友。

  她担心了两天,就给他写了一个EMAIL,解释戒指的事。她说戒指是她的侄女送的,就是上次打电话时他听见过的那个小女孩。她把戒指的来历详细写了一下,包括怎么样购物,购物后怎么样抽奖,抽奖后怎么样买戒指,都写上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就是把女儿改成了侄女。

  EMAIL发出去后,她就不断地查他的信箱,看他看了没有,过了一天,他才看了她的EMAIL,但他没有回。她更着急了,开始想到各种可能。就因为一个戒指的事,照说他是不会生气的,他一向就很相信她,她怎么解释,他就怎么相信,几乎没有怀疑过她的话。这次怎么会这样呢?

  她怀疑李兵曾经打过电话到老板的APT去,被BENNY接到了,因为李兵上次去签证的时候,她曾经把那里的电话号码给了李兵,让他找到旅馆后就给她打电话告诉他旅馆的号码。这次李兵因为找她,往JOE那里打过电话,难道他就没往老板那里打电话?

  她马上给李兵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向那个号码打过电话,李兵说:“好像是打了的,反正我把你给我的几个号码都拿出来打过,看在哪里能找到你。”

  她着急地问:“那你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你是谁没有?还是只说了找我?”

  “我哪里记得那么多?”李兵狐疑地问,“怎么啦?是不是打到你情人那里去,暴露了你是有夫之妇?”

  她一听,就知道自己问李兵这些问题是太傻了,赶快说:“哪里有什么情人?如果是情人,我还会把号码给你?”

  这一反问似乎又把李兵问住了,没再在“情人”上做文章。但她知道李兵极有可能说了“找海伦,我是她丈夫”之类的话。

  这就比较好解释为什么BENNY这次一下就怀疑她了,而且她写了EMAIL解释,他也不回信。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向他澄清这一点,或者说要怎么样撒谎才能使他相信戒指是她侄女送的。

  她又给BENNY打电话,问他看到她的EMAIL没有,他说他看了。她问:“那你怎么不回呢?”

  “Notsurewhattosay.”

  “Whatdoyoumean?”

  “ImeanIdon-tknowwhattosayatthismoment”

  “你不相信我?”

  “IthasnothingtodowithwhetherIbelieveyouornot.”

  她惊呆了,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理解她,宽容她,她从来没见过他以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使他恢复到从前那样的态度,她也不愿对他发脾气,因为本来就是她的错。她拿着电话,好久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说:“我有电话进来,我收线了。”

  她拿着电话,听见里面嘟的一声,知道他真的收线了,她心一痛,就哭了起来,经过了那么多事,他们都安然无恙,一路走到现在,没想到两个人的感情居然毁在一个假戒指上。

  但她有点想不通,发生了假戒指的事之后,他们还做了爱的,怎么会在做爱了之后他又开始不信任她呢?难道他当时就不信任了,但他不放过最后一个做爱的机会?她无法相信他是那样的人。

  她估计这事跟李兵的那个电话有关,肯定是李兵说了是她丈夫。她冒着被李兵怀疑的风险,又给李兵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往老板那里打电话时到底说了些什么。

  李兵问:“为什么你老是问我这个?我说了什么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在餐馆打工是以学生家属身份去找工的,别人都以为我丈夫在美国,现在突然从中国跑出一个丈夫来,别人当然要怀疑我以前撒了谎。谁会愿意雇撒谎的人呢?”

  “就算是这样,你现在知道我说了什么又能起什么作用?”

  她发现李兵一旦起了疑心,脑筋也显得很好使,句句话问在点子上。她说:“我问一下,知道该怎么对付,你愿意告诉我就告诉,不愿意告诉我也没办法,随便你啦,我只不过是想保住这个工,赚点钱,好寄给你们用——”

  李兵听到钱的问题,似乎被打动了,说:“我也没说什么,就说找你,他们说你到纽约去了,我就挂了。”

  “你说没说是我丈夫?”

  “我不记得了,如果他们问了我是谁,那我肯定就说了;如果他们没问,那我就没说。我向几个地方打过电话,我怎么记得谁问了谁没问?”

  她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就生气地说:“我告诉过你,我那个星期要到纽约去,你还到处打什么电话呢?”

  “我哪里记得你说的是从哪天到哪天到纽约去?你们那些洋节,我搞不清楚。”

  她想,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于是解释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既然她不知道李兵究竟说了些什么,也就没办法对BENNY解释。如果李兵根本没提是她丈夫的事,她自己跑出来解释一通,那反而会坏事。她心烦意乱地写了很多个EMAIL,这样解释,那样解释,但都觉得牵强附会,最后又都CANCEL掉了。

  她想,BENNY这次生气,可能主要还是因为那个戒指,因为李兵的电话是在感恩节期间打的,她从纽约回来后BENNY并没有生她的气,怎么会突然为那事生气了呢?

  过了一天,她终于等来了BENNY的EMAIL。他说戒指的事不用解释,是他不对,他不该问都不问就把戒指扔到垃圾桶里去。

  她看了这一段,正在欣喜,却发现他的下一段写了这样的话:

  “I-vebeenthinkingaboutusthesedays.I-mwonderingwhenitwouldbeagoodtimeforustogooff.”

  她看到这一段,就愣住了,他说的“GOOFF”是什么意思?她的直觉告诉她“GOOFF”就是“分手”的意思,是GOON的反面,但她不愿相信他向她提出了分手,她宁愿相信是自己英语不好,理解错了。

  她慌忙火气地上网去查字典,发现GOOFF可以有很多意思,可以是什么东西突然响起来的意思,可以是“离开”的意思,可以是东西变质变坏的意思,也可以是“进行”的意思。

  她拿不准BENNY用的这个GOOFF究竟是什么意思了,就发EMAIL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两人分手,还是说他不要她了?她发了EMAIL,就忐忑不安地等回信。她已经不敢打电话问他这一点了,怕他承认是分手的意思,她会在电话上大哭起来。

  她等了又等,终于等到了他的回信,其实他当天就回了,但她因为等得心焦,就觉得他好像很久没回一样。他在回信里说:我说的“GOOFF”不是分手的意思,更不是DUMP你的意思,而是担心你因为我错过了更合适的人。

  她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一下又想到这上头去了,那次让她跟老板去纽约,他似乎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但他不是早就后悔那样做了吗?怎么过了一个多月,他又返回到那里去了?

  这句话,无论用心多么好,都说明他一直就没准备永远跟她在一起,时刻都在想着离开她,他不知道的只是什么时候离开她比较好。

  她躺在床上流了一会泪,又起来给他打电话,他一接电话,她就开始哭。他安慰了她几句,就没再说话了,只拿着电话,沉默不语。她哭了一会,对他说:“为什么你要这样说?我不要什么更合适的人,我只要你,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

  他有点沙哑地说:“现在在上班,我不想说这些——Don-tcry.Idon-twantyoutocry.Ican-tstandyoucrying——”

  她顺从地挂了电话,又躺回床上去,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事。可能他是真的希望她找个更好的人,那他为什么老觉得自己不够好呢?或者他本来是想跟她分手的,但有时他自己舍不得,有时他担心她难过,所以总是弄得进进退退,反反复复的。

  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马上就是周末了,她到底还去不去餐馆打工?如果不去的话,有没有可能BENNY又回心转意了,而因为她自己不去,他就以为她已经决绝地跟他分手了?

  如果她去的话,又该如何面对他?如果他说“现在店里不需要人了,你不用来打工了”,那她还有没有力气把车开回B城来?难道一定要弄到那么丢人了自己才能死心吗?

  她想来想去,都没办法弄明白BENNY到底在想什么,如果她肯定他已经不爱她了,那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不想去追问他了,接受命运,安于命运,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去找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如果他对她的爱还没有完全消失,那她就应该打消他的顾虑,告诉他,她只爱他,没有谁会比他更适合她了。

  她想了一会,就起来给他写EMAIL,写了很多,又发现绕来绕去,说来说去,就是她在电话里跟他说过的话。她不知道自己写了多少遍,一直到把自己都写烦了,才随便选了一个版本,寄给了BENNY。

  她在EMAIL里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不会有比你更适合我的人了。如果是你自己要找比我更适合你的人,那我理解你,支持你。但如果你是在担心你不适合我,那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只爱你,你就是最适合我的人。我愿意永远跟你在一起,但我不会强求你永远跟我在一起。如果你终究是要离开我的,那就让我陪你这一段,我不会因此错过什么人,因为我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