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机器人与银河帝国 > 正文 > 第十七章 零位守则
第十七章 零位守则



更新日期:2021-11-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凯尔登·阿曼蒂罗感到浑身不适,心情也特别坏。地球的环境对他不合适。引力太大了点,空气太密了点,声音太噪了点,气味太浓了点——总之,没有一样能使他感到爽快的。

  太阳已经出来——太阳又太亮了点,气温就会上升——那就又太热了点。

  “你说,今天你就能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是吗?”阿曼蒂罗问。

  “这不是一个数学问题,因此我很难保证。”曼德默斯不冷不热他说。“现在,分布在各个点的机器人正在向我汇报。但是,机器人终究是机器人。本来我应该亲自对某几个点进行检查。可是,由于你愚蠢的谋杀计划,现在看来已没有时间了。”

  “那没有问题,”阿曼蒂罗说,“机器人决不会泄露我们的秘密。大不了我们损失一个机器人而已!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给机器人输入的程序。”

  曼德默斯不再理睬阿曼蒂罗,径自去检查自己的仪器了。他与第6号和第7号中转站重新联系后,发现总是有点问题。

  早晨,嘉迪娅一起身,还未来得及梳洗,达尼尔就说,“太太,我有话要和你说。”

  嘉迪娅犹豫了一下。“这么急干嘛?今天是正式欢迎日,是最重要的一天。你也知道,达尼尔,过一会儿我就要开始会见客人。”

  “我要和你商量的正是今天的安排,太太,”达尼尔说。“在这重大的日子里,如果我们不陪你,一切才能顺利。”

  “你说什么?”

  “地球人不希望看到你有机器人陪来陪去。这会大大损害你在地球人心目中的形象,太太。”

  “我怎么能没你们陪着?”

  “太太,你必须习惯单独行动了。我们一跟在旁边,地球人一下子就意识到你是宇宙人,你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

  “我需要保护,达尼尔。难道你忘记昨晚发生的暗杀事件了吗?”

  “给你说实话吧,太太,昨晚刺客要暗杀的不是你,而是吉斯卡特!”

  “为什么是吉斯卡特?”

  “机器人不可能用来杀人,这一点很清楚,机器人刺客要杀吉斯卡特当然有一定的原因的。因此,如果我们和你在一起,你反而不安全。昨晚的事一定会泄露出去了。当地球人知道刺客是机器人,今天他们又看到机器人和你在一起会有什么反应呢?这是不难想象的。他们不仅会反对我们,甚至还会由此及彼而反对你。所以,今天我们最好不要陪你。”

  “你们要离开多久?”

  “直至一切公开仪式结束。船长会陪你的。他了解地球人,也深受地球人的尊敬。他完全能保护你!”

  “让我考虑考虑!”嘉迪娅说。

  “我们要去见一下白利船长,太太,”达尼尔说,“跟他谈谈这件事。”

  “去吧!”嘉迪娅说。

  达尼尔问吉斯卡特,“她愿意吗?”

  “完全愿意,”吉斯卡特说。“我在身边她总是不大自在,因为我外型太背时了。对你,她又很矛盾。因为你外型完全像扬德尔,所以她既爱又恨!我只稍稍鼓励了她一下而已。”

  “那太好了,”达尼尔说。“我们去找船长吧。”

  达尼尔和吉斯卡特穿过一条条的走廊,乘上电梯,又穿过一条条走廊,来到达吉的房门口。一路上人们好奇地看着他俩,有的甚至露出仇恨的目光,这特别使吉斯卡特不舒服。

  达尼尔敲了敲达吉的房问。

  达吉开门了,他看着他俩爽朗地笑了。然后,他向走廊两边看了一下,笑容立即消失了。“你们怎么没陪嘉迪娅来?她——”

  达尼尔说,“她很好,船长。我们可以进来吗?”

  达吉手一扬让两个机器人进房。他声色俱厉他说,“你们怎么可以让嘉迪娅太太一个人呆着?”

  达尼尔说,“她很好,也很安全。你如果等一会儿问她,她会告诉你,在地球上的地下城里,机器人非但不能保护她,反而给她制造麻烦。她认为,只有你在这儿才能给她提供最好的向导和保护。我们相信,这就是她现在的想法。她什么时候要我们回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到她身边。”

  这下达吉笑得可欢了。“她需要我的保护,是吗?”

  “此时此刻,船长,我们相信,她需要你去陪她,而不是我们!”

  “好,我准备一下马上去。”达吉高兴他说。

  “还有一件事,先生,”

  “什么事?”达吉问。

  “我们想对昨晚机器人刺客的问题弄个水落石出。”

  “难道今天还会有机器人来行刺嘉迪娅?”达吉紧张地问。

  “不,绝不会再发生这类事。昨天,机器人行刺的对象不是嘉迪娅,而是吉斯卡特。”

  “为什么是吉斯卡特呢?”达吉皱起了眉头,表示迷惑不解。

  “这正是我们要弄清的问题。为此,请你打电话给能源部副部长奎塔娜太太,告诉她,为了地球政府的利益,为了整个殖民世界的利益,希望她同意马上接见我们。”

  “她是个大人物,我没有把握让她同意接见两个机器人。”

  “她也许会同意的,你可以代表白利世界政府提出要求,如果必要的话,”达尼尔说。

  “还有什么事吗?”

  “叫辆地面交通车,把我们送到她那儿去。”

  “好吧,我去试试,你们在这儿等我。”

  两个机器人呆在房间里。达尼尔问,“是你使他改变主意的吗,吉斯卡特朋友?”

  “不,达尼尔朋友,”吉斯卡特说。“他坚决不想给奎塔娜太太打电话,也坚决不同意我们去见她。我无法改变他的意愿。只是我略略加强了他单独陪嘉迪娅太太的迫切愿望,他才改变了主意。”

  “你真行,吉斯卡特。我可办不到!”

  “你很快就能办到的,达尼尔朋友。”

  达吉回来了。“信不信由你们,达尼尔。交通车马上到——你们越快离开越好。我得马上到嘉迪娅房间去!”

  两个机器人走到走廊里去等车子了。

  吉斯卡特说,“他很高兴!”

  “是的,吉斯卡特朋友,”达尼尔说。“但困难还在后面哪!”

  地面交通车把两个机器人带到能源部大厦,副部长奎塔娜接见了他俩。她不愿多看吉斯卡特一眼,但对达尼尔却表现出一定的兴趣。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奎塔娜问。“好吧,请先坐下说话吧!”

  “奎塔娜太太,”达尼尔开始说,“你记得昨晚上机器人刺客的事吧?”

  “当然记得。那又怎么样?”

  “太太,那个机器人在地球上有一个基地。我必须找到这个基地。我从奥罗拉来地球,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基地,以保障各星际世界之间的和平。”

  “你去基地?不是船长去?也不是嘉迪娅太太?”

  “是我们,太太,”达尼尔说。“吉斯卡特和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全部情况。但我可以告诉你,那个机器人刺客是整个阴谋计划的一部分。假如有人试图引爆和增强地壳内铀和钍的裂变反应,哪儿可能成为他们最理想的基地?”

  “最理想的地方也许是一个废弃的铀矿。可我不知道哪儿有这种铀矿。你知道,地球人早就不开采铀矿了,核能在地球上讳莫如深,不仅没人愿意提起,连书里也很少提到,对我们来说,这是个忌讳!”

  达尼尔说,“还有一点,太太,昨天我们审问机器人刺客时,他最后讲了‘哩’这个词。你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奎塔娜慢慢地摇着头。“我不知道。”

  达尼尔说,“有人告诉我,‘哩’是古代长度的单位,比‘公里’长一些。”

  “这有什么关系,”奎塔娜说,“怎么,一个奥罗拉机器人会知道地球上已废弃的语言呢——”突然她停了下来,眼睛睁大了,脸色也变得煞白。

  她说,“这可能吗?”

  “什么可能吗,太太,”达尼尔问。

  “这是一个地方的名字,”奎塔娜说,“没有人再会提起这个地方,在地图上也没有标出,那儿曾发生过可怕的核事故。那地方叫‘三哩岛’。”

  “那一定是个人迹罕至的偏僻地方了。对了,太太,一定是那个地方。请告诉我们,从这儿怎么去三哩岛?”

  “那好,我陪你们一起去。我可以用空中交通车把你们载去。”

  “太太——”

  “稍等一下,我马上作好安排!”

  奎塔娜像一阵风似地奔出了办公室。

  达尼尔望着她的背影,对吉斯卡特说,“这又是你在起作用了,吉斯卡特朋友?”

  吉斯卡特说,“稍稍起了点作用。”

  奎塔娜把空中交通车停在大楼前的平台上。有两个机器人马上过去检查和加油。

  她指了一下右边。“就是那个方向,沿萨斯奎哈纳河上溯几英里。今天真热。”

  “这次我们执行的任务非常危险,也没有成功的把握。你最好留下来吧,奎塔娜太太,”达尼尔说。

  “好吧,我等你们。那一带没有路。既没有人去,也没有机器人去。而且,确切地点在哪里,地图上也没标出。”

  “谢谢,我们得马上出发了,太太。”

  达尼尔跳上空中交通车,吉斯卡特随后跟上。他们立即向北方飞去。这时已近中午,阳光照在吉斯卡特身上闪闪发光。

  达尼尔说:“发现有问光的金属,必定是基地所在地。这儿不应有其他人在活动。”

  曼德默斯咕哝了一声,抬头向阿曼蒂罗笑了一下。

  “真了不起,”他说,“情况完全令人满意。”

  “你是说,每个中转站工作都很正常?”

  “是的,阿曼蒂罗博士,”曼德默斯得意地说。

  “那你就可以引爆了?”

  “只要我计算出w粒子到达一定的密度就行了。”

  “要多长时间?”

  “15~30分钟。”

  阿曼蒂罗紧张地等待着,曼德默斯终于说:“好了,我计算好了。我定下2.72密度。这样,150年之后,地球上就只剩几小块没有核辐射的地区了。我们只要等150年,各殖民世界将分崩离析,足可让我们宇宙世界瓜分了。”

  “我不可能再活150年了,”阿曼蒂罗缓缓地说。

  “我为你深感遗憾,先生,”曼德默斯干巴巴地说:“但我们现在谈的是奥罗拉和宇宙世界。其他人将继承你的工作。”

  “譬如说,你?”

  “你答应过我继承你机器人学研究院院长的职位。你看,我以自己的工作赢得这一职务。因此,我也完全可能在将来成为议长,并且,我将坚持肢解殖民世界的政策。”

  “看来你过分自信了。如果你开动w粒子流后,在150年中可能会有人关闭它,那你怎么办?”

  “这不可能,先生。一旦开始这个过程——释放w粒子流的过程是不可逆转的。”

  阿曼蒂罗说:“曼德默斯,你说你已赢得了院长的职位。但决定谁当院长的是我!”

  曼德默斯寸步不让。“不,先生。整个计划的技术细节只有我知道,你并不清楚,你也不可能获得这些技术细节的资料。”

  阿曼蒂罗说:“你不可能强行从我手中夺取院长的职位!”

  曼德默斯说:“现在是谈论政治的时候吗?刚刚你还在催我尽快引爆呢!”

  “啊,我们不是在研究调整w粒子流问题吗?你要调整在2.72的密度,是吗?我不知道这是否合适。整个装置可调整的密度范围是多少?”

  “从0~12,但2.72是最合适的,误差不超过0.05——这你该满意了吧。14个中转站都调整到这一密度。”

  “但我认为,正确的数字应该是12。”

  曼德默斯瞪眼看着对方,露出惊恐的神色。“12?你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我知道。在10~15年内,人类在地球将无法居住,在这期间,几十亿人将死亡。”

  “这就必然导致殖民世界与宇宙世界之间的战争!难道你希望发生这样的灾难吗?”

  “我再次告诉你,我不可能再活150年了。我要活着看到地球的毁灭!”

  “但战争将使奥罗拉到处是断垣残壁,满目疮痍。你并不真想要发动战争吧!”

  “不,我就要!我要报仇!为我200年的失败和屈辱报仇!”

  “这200年的失败和屈辱,是汉·法斯托尔弗和吉斯卡特造成的,而不是地球造成的。”

  “不,完全是一个地球人造成的!他就是——艾利亚·白利!”

  “他早就死了,死了160年了。对一个死人进行报复,这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想再与你争论了。我们做笔交易吧!我马上把院长的职位让给你。我们一回奥罗拉,我就提出辞呈,并提名你任院长。你把密度调到12。”

  “不,我不想用几十亿人的生命来换取我院长的职位。”

  “是几十亿地球人!好吧,你不愿意动手那我自己亲自动手!告诉我怎么调整,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一回奥罗拉,我马上辞职,提名你当院长。”

  “不,总之,还是几十亿人的生命,还可能加上几亿宇宙人的生命!阿曼蒂罗博士,我希望你能明白,任何条件我都不会接受。而没有我,你什么也做不成!开动这一装置必须用我的手印!”

  “我再次请求你!”

  “你一定疯了!”

  “曼德默斯,这是你个人的看法罢了!如果我疯了,我不会把四周的机器人都打发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杀死我?”阿曼蒂罗简直不能相信。

  “对,如果必要的话。”阿曼蒂罗从口袋里拔出了喷气手枪。“信不信由你,马上给我调整到12,要不就一枪毙了你!”

  “你不敢!我死了你没有办法调整!”

  “你是个大笨蛋!你死了,手还在!我可以用你的手来调整,易如扭开一个水笼头!现在,我给你30秒时间。一——二——三——”

  曼德默斯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曼蒂罗,惊恐万状。阿曼蒂罗继续在数数,并举着喷气手枪对准了对方。

  曼德默斯声音嘶哑,低声说,“把枪拿开,阿曼蒂罗,我们都要完了。”

  但这已经太迟了。真可谓比闪电还快,一只手伸过去夺过了阿曼蒂罗的喷气手枪。

  达尼尔说:“很抱歉,阿曼蒂罗博士,使你受惊了。但我不能让你用枪对准另一个人。”

  阿曼蒂罗无言以对。

  曼德默斯冷冷地说,“你们两个机器人,我看身边没有主人,因此,我就是你们的主人。我现在命令你们离开这儿,永远不能回来。现在,没有人有危险,所以你们必须服从命令。立即离开!”

  达尼尔说,“尊敬的先生,我们没有必要隐瞒我们的身份和能力,因为你们都知道了。我的朋友吉斯卡特可以探测你的感情和思维。——吉斯卡特朋友。”

  吉斯卡特说:“在我们来的路上,我很远就注意到,你,阿曼蒂罗博士怒气冲天,而你,曼德默斯博士惊恐万状!”

  “如果说阿曼蒂罗博士怒气冲天的话,”曼德默斯说:“那是因为两个陌生的机器人闯了过来。如果说我惊恐万状的话,也是由于你们的到来。因为,你们中的一个机器人,可以扰乱人的思维,而且,他对瓦西丽亚博士已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你们没有理由来干预我们的工作。现在,我们再次命令你们离开!”

  达尼尔说:“对不起,曼德默斯博士,我们会遵循你的命令的,如果这儿的人不存在任何危险的话。但我们到的时候明明看到,阿曼蒂罗博士拿着喷气手枪对准了你,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

  曼德默斯说:“他正在解释喷气手枪的用法。他正准备放下手枪。”

  “那么,我们走之前,我把枪还给他好吗,先生?”

  “不,”曼德默斯毫不犹豫他说:“这样,你们可以借口保护我们而留下来——不,你可以带走!”

  达尼尔说:“我们知道,你们现在呆的这个地方,是禁止人进来的——”

  “这是风俗习惯,而不是法律!我们是奥罗拉人,而不是地球人,因而我们不必遵守这个风俗习惯。而且,按照风俗习惯,机器人也不能来这儿。”

  “我们是由一位地球政府的高级官员带来的,曼德默斯博士。我们知道,你们来这儿是执行你们的阴谋计划——提高地壳内放射性元素的放射速度——从而对本星球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不是——”曼德默斯说。

  这时,阿曼蒂罗第一次插话了。“你们有什么权力盘问我们,机器人?我们是人。我们发出的命令你们必须服从。”

  他威严的语气使达尼尔抖动了一下,而吉斯卡特已开始转身了。

  但达尼尔说:“对不起,阿曼蒂罗博士。我没有盘问你们。我只是想确认,如果我们服从你们的命令的话,你们是否会安全无恙。我们有理由认为——”

  “你不必重复了,”曼德默斯说。他侧转身说:“阿曼蒂罗博士,请允许我来回答。”然后,又对达尼尔说:“达尼尔,我们到这里来,是搞人类学的实地调查研究。我们想弄清楚人类的各种风俗习惯对宇宙人行为的影响。而要追根究底,必须到地球上来。”

  “你有没有获得地球政府的批准?”

  “7年前我与地球政府的有关官员商量过,并获得了他们的同意。”

  达尼尔低声问:“吉斯卡特朋友,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吉斯卡特说:“从曼德默斯的思维模式看,我知道他是在说谎!”

  “他在说谎话,是吗?”达尼尔进一步问。

  “我相信他在说谎话!”

  曼德默斯镇静自如。“这是你的看法,但看法归看法,看法不是事实。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看法而不服从命令。这我知道,你也知道!”

  吉斯卡特说:“在阿曼蒂罗的思维模式中,他的怒火与目前你们从事的阴谋计划有关。这种怒火随时会爆发出来。”

  阿曼蒂罗大叫起来:“你和他们多胡扯些什么啊,曼德默斯!”

  曼德默斯也高声叫喊起来:“你别再插话了,阿曼蒂罗!你会落入他们的圈套的!”

  阿曼蒂罗不理睬他:“你和他们多胡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也毫无用处。”他大发雷霆,摔开曼德默斯的手臂。他们什么都知道!那又怎么样?——机器人,我们是宇宙人。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奥罗拉人,来自制造你们两个的世界。还有,我们是奥罗拉的高级官员,你们必须用机器人三守则对待人,对待奥罗拉人!

  “如果你们现在不服从我们,你们就侮辱了我们,伤害了我们。你们就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守则和第二守则。我们在这儿执行的任务是毁灭地球人,大量的地球人,但这与机器人三守则毫无关系。现在,我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你们给我马上离开!”

  但最后一句话咕噜了一下,阿曼蒂罗就眼睛突出,瘫倒在地上了。

  曼德默斯大叫一声,扑倒在阿曼蒂罗身上。

  吉斯卡特说:“曼德默斯博士,阿曼蒂罗博士没有死,他只是昏倒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叫醒他。但他将永远记不起他的阴谋计划,即使你再讲给他听,他也不会理解。因为他刚刚承认,他要杀死大量的地球人,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同时,我也许使他永远丧失了记忆和思维的能力,对此,我表示遗憾,但也别无选择。”

  达尼尔说:“你看到了,曼德默斯博士,不久前,在索拉里亚,我们碰到了机器人,在他们的程序中,人的定义被限定为索拉里亚人。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同的机器人,输入了不同的人的定义的程序,那不乱了套了吗?这肯定会造成极大的危害。所以,要我们接受人只是指奥罗拉人就行不通了。我们认为,凡是人类中的一分子,都是人,包括地球人和殖民世界的人。而且,我们认为,保护人,首先要保护一群人,或整个人类集体,其次才是保护人类个人。”

  曼德默斯气喘吁吁他说:“机器人第一守则不是这样的!”

  “我称之为零位守则,高于其他一切守则。”

  “你不会被输入这种程序吧!”

  “我给自己输入了这一程序。我们一到这里,就发现你想搞破坏,你就无法命令我们离开,也不能阻止我们伤害你,因为零位守则高于其他一切守则,我必须拯救地球。所以,我请你——志愿——加入我们的行列,破坏这些仪器。否则,我不得不动手,到时你受到伤害就来不及了。”

  曼德默斯说:“等一下!等一下!听我说完,我要解释一下。你们使阿曼蒂罗博士完全丧失记忆,这太好了!是他要毁灭地球,我没有要毁灭地球。所以他才用枪对着我。”

  达尼尔说:“但正是你想出了这个阴谋计划,设计和制造了这些仪器。否则,阿曼蒂罗博士也不会逼你到这个地步了。他会自己动手,也不会要你帮忙,对不对?”

  “对!对!吉斯卡特可以探知我的感情和思维,他知道我是不是在说慌。我制造了这些仪器,并准备使用这些仪器。但我不想按阿曼蒂罗的计划使用这些仪器。我说得对吗?”

  达尼尔看了看吉斯卡特,后者说:“就我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我当然说的是实话。”曼德默斯说。“我的做法是,逐渐增强地壳内放射性元素的裂变反应,这样,在100~150年的时间内,地球人可以移居到其他星球。这会增加目前殖民世界的人口。这样,就会永远消除地球对宇宙世界的威胁,同时消除殖民世界对地球的盲目崇拜。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吉斯卡特说:“就我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如果我的计划成功,将会维护和平,并使银河系成为宇宙人和殖民者的家。这就是我为什么制造这个仪器——”

  他用手指了一下仪器,把手指放在按钮上,并高叫:“站住!”

  达尼尔向他走去,但中途停住了。吉斯卡特立在原地。

  曼德默斯转过身,气喘吁吁他说:“现在指针指在2.72。一切都完成了。你们已无法使反应停止。一切都将按我的计划进行。你们也不能作证控告我。这样你们就会引发战争,这违反了你们的零位法则。”

  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曼蒂罗,露出鄙夷的神情。“你这笨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