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机器人与银河帝国 > 正文 > 第十一章 计划与女儿
第十一章 计划与女儿



更新日期:2021-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200年前,法斯托尔弗博士被迫公开了设计和制造类人机器人的奥秘。这算是阿曼蒂罗博士唯一的胜利。机器人学研究院制造了一批类人机器人,但奥罗拉人不喜欢类人机器人。奥罗拉社会不能容忍这些类人机器人的存在。他们被推进了储藏室。

  现在,阿曼蒂罗正陪着曼德默斯向储藏室走去。他们走出电梯,走进一条阴暗的走廊。每个人后面都跟着一个机器人。

  “很少有人到这儿来,”阿曼蒂罗说。

  “我们在地下多深了?”曼德默斯问。

  “大约15米。地下分为好几层。类人机器人就储藏在这一层。

  他们来到一道门前。在暗淡的灯光下,可以看出这道门是十分坚固的。门两边各站着一个机器人,但只是普通的机器人,而不是类人机器人。

  阿曼蒂罗提高了一下嗓音说,“我是凯尔登·阿曼蒂罗。”

  两个机器人的眼睛红光一闪,立即向门两边一站,门无声无息地自动开启了。

  阿曼蒂罗领着年轻人进了门,同时命令机器人,“门开着,调整一下室内光线。”

  他们进入了一个宽畅的、洞穴式的大房间,里面的墙壁和天花板立即变得明亮起来。

  “好吧,你看看,曼德默斯博士,你需要的就是这些机器人吗?”

  曼德默斯视了一下,不胜惊讶。“啊,真不可思议,”他终于说。

  一群类人机器人站在那儿,看上去比一般的塑像更有生气,但比睡眠中的人又略少生气。

  “他们怎么都站着?”曼德默靳嘟哝着。

  “这样占地面积要少得多。”

  “但他们已经站了快150年了,还能用吗?”

  “当然还能用,即使有的部件不灵了,可以替换新的嘛!”阿曼蒂罗耸耸肩说。

  曼德默斯说,“看来一人一相,高度、身材也不一样。”

  “是的。你感到奇怪吗?”

  “是你自己亲自设计的吗?”曼德默斯问。

  “不,说来可笑,这是法斯托尔弗的女儿瓦西丽亚的杰作。她与他父亲一样,是个出类拔萃的机器人学家,也许比他父亲更具天赋,因此父女俩闹翻了也可以理解。”

  “关于他们父女俩的事我也听说过。你手头有没有这儿每一个机器人脑电路的设计图?”

  “当然有。”

  “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只要有正当的理由,当然可以。”

  “为了我们的目的,对这些机器人需略作调整。你看,瓦西丽亚肯不肯帮助我?”

  “当然需要调整,但我不知道瓦西丽亚愿不愿意插手。再说,她现在也不在奥罗拉。”

  曼德默斯不禁一惊。“怎么,她在哪儿,阿曼蒂罗博士?”

  “好吧,你已见到了这些机器人了。再有什么问题,我们到办公室去再谈吧。”

  一进入办公室,曼德默斯就迫不及待地问,“能告诉我瓦西丽亚博士到哪儿去了吗?我马上把我的计划告诉你。”

  “瓦西丽亚正在旅行,她访问了每一个宇宙世界,考察他们机器人制造业的进展情况。她认为,自从我们奥罗拉建立了机器人学研究院之后,我们能在研究工作中互相合作,得益匪浅。因此,如果能建立星际合作,我们也许会进展更快!”

  曼德默斯哈哈大笑。“这不大可能吧!难道他们会自愿进一步加强奥罗拉在宇宙世界的领导地位吗?”

  “说不定。目前殖民世界的情况使大家都感到担忧。”

  “她现在在哪儿?”

  “我们有她的旅行日程。”

  “想办法把她叫回来,阿曼蒂罗博士。”

  阿曼蒂罗皱起了眉头。“恐怕叫不来吧。据我所知,她父亲不死,她就不想回奥罗拉。”

  “为什么?”曼德默斯吃惊地问。

  阿曼蒂罗耸耸肩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你有话快讲吧。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曼德默斯说,“好吧,就地球而言,还有一点与其他星球不同的地方——”

  他侃侃而谈,简炼清晰。阿曼蒂罗越听越人神。

  曼德默斯讲完后,阿曼蒂罗竭力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尽可能平静他说,“我们不一定需要瓦西丽亚。我们研究院有的是人材。我们可以立即动手,曼德默斯博士”——阿曼蒂罗博士的声音中表露出对这位年轻人明显的尊重。“我们马上按计划进行吧。我想,我做议长之后,研究院院长的职务当然非你莫属了。”

  曼德默斯淡淡一笑。阿曼蒂罗往椅背一靠,满意地笑了。

  阿曼蒂罗和曼德默斯相遇之后的第7年,法斯托尔弗博士逝世了。噩耗一经宣布,震惊了宇宙世界、殖民世界和地球。

  瓦西丽亚听到这消息,心情十分矛盾。她终究是自己的父亲,但又是自己的政敌。她甚至与父亲“不共戴天”,因而在他在世时离开了奥罗拉。

  她又想到了与自己相貌相似的嘉迪娅。200年中,嘉迪娅取代了自己的地位。成了法斯托尔弗的女儿。给老人送终的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是索拉里亚女人嘉迪娅。

  她失去了吉斯卡特。吉斯卡特曾经一直是她瓦西丽亚的机器人,而老头子把他给了嘉迪娅。这使瓦西丽亚愤愤不平。他把这尼尔也给了嘉迪娅。这她倒不在乎。使她耿耿于怀的是,老头子把吉斯卡特给了嘉迪娅,吉斯卡特应该永远是属于她的!

  现在法斯托尔弗死了,她要回来了。她要夺回吉斯卡特。她下定了决心!

  阿曼蒂罗对瓦西丽亚的回来,心情颇为矛盾。一方面,他欢迎她回研究院,以加强力量,尽速实现他和曼德默斯的计划;另一方面,他知道,瓦西丽亚是一个难以驾驭的女人。阿曼蒂罗既是真心真意,也有点假心假意地欢迎了瓦西丽亚。

  “瓦西丽亚,很高兴能看到你回来。你的报告我看过了。你大概没有把所有的情况都写在报告里吧!”

  “几乎都写进去了。每一个宇宙世界都担心殖民世界的扩张和强盛。他们急切希望奥罗拉领导宇宙世界击败他们。”瓦西丽亚说。

  “如果我们不出来领导呢?”

  “那他们就只好自顾自了。他们将各自发展自己的科学技术,你休想从他们那几获得任何资料。”

  阿曼蒂罗说,“恐怕他们不可能赶上奥罗拉吧!”

  “现在还没有,但以后会赶上来。譬如说,不少宇宙世界都在研制核聚变增强器,但没有一个宇宙世界已达到了实际应用的阶段——我是指小型的能装在飞船上的核聚变增强器。”

  “如果我们能制造这种武器,我们可以在一夜间把殖民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我刚才听你说‘几乎都写进去了’,那还有什么没写进去?”

  “索拉里亚!”

  “啊,这个最年轻、最古怪的宇宙世界。”

  “我在索拉里亚呆了整整一年,是我呆得时间最长的星球,但获得的情况最少。

  “首先,我从未直接见到过任何人,看到过任何我要参观的实物,一切都通过立体电视。但从零零星星所获得的印象看,我推测,他们已成功地制造出了小型核聚变增强器;还有,他们也已成功地制造出类人机器人。”

  “你说,这些只是你的推测吧!”阿曼蒂罗有些不安了。

  “是的,但我相信我的直觉,尽管根据不足,”瓦西丽亚说。

  “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似乎发展了思维感知的技术。在一次电视会见中,我见到一位机器人学家画在黑板上的正电子脑电路的模式;这个模式我好像看到过,而且知道,它是一种读心术的模式。”

  “你越讲越玄乎了,瓦西丽亚。”

  “是的,我承认。但我一看到那模式,就立即想到‘新灵感应’或‘读心术’一词。不知是为什么?”

  “就我所知,想制造有读心术本领的机器人,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此外,还有什么吗?”

  “还有一点,从种种迹象看,索拉里亚人似乎准备离开他们自己的星球。”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人口本来就不多,最近几十年越来越少了。也许,他们想在消亡之前到其他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怎么样的新生活?到哪儿去?”

  瓦西丽亚摇了摇头。“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阿曼蒂罗慢条斯理他说,“很好,你所说的我都会仔细考虑。你讲了4件事:核聚变增强器、类人机器人、具有读心术本领的机器人和索拉里亚人准备离开自己的星球。现在,我想你可以先休息几星期,习惯一下奥罗拉的阳光和生活,然后就可以回来工作。”

  “慢,我还有两个问题必须提出来,”瓦西丽亚在椅子上安坐不动。

  “还有什么问题?”阿曼蒂罗看了一下时间,显得有点不耐烦了。

  “那个年轻人是谁?他像个万事通似的,好像他在领导和管理着这所研究院。”

  “他是个有才华的年轻人,是个优秀的机器人学家,且知识广博,物理、化学、行星学,样样在行。”

  “他多大年纪了?”

  “不到50岁。”

  “你想把他提拔为院长吗?”

  “我寿命还长着呢!”阿曼蒂罗笑了。

  “这不是回答。”瓦西丽亚厉声说。

  “这是我唯一的回答。”

  瓦西丽亚说,“凯尔登,我是下一任院长,这事早就讲定了的!”

  “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想多讨论。你的第二个问题呢?”

  瓦西丽亚怒气冲冲地凝视着阿曼蒂罗,然后大声说,“吉斯卡特!”

  “那个机器人?”

  “当然是那个机器人。难道还有别的吉斯卡特?”

  “那又怎么样?”

  “他是我的。”

  阿曼蒂罗不由吃了一惊。“他是——他以前一直是法斯托尔弗的财产。”

  “我小时候吉斯卡特就是我的。”

  “按照法斯托尔弗的遗嘱,他和达尼尔一起,成了嘉迪娅的财产。”

  “他应该归我!”

  阿曼蒂罗发火了。“瓦西丽亚,你知道,我无法改变一个奥罗拉公民的遗嘱,更不要说奥罗拉议长的遗嘱。现在法斯托尔弗死了,他的政治势力也将日趋衰落。我完全可能成为下一任的议长。我决不会为你的吉斯卡特冒我政治生涯的危险。这你懂吗?你不可能再要回吉斯卡特!”

  瓦西丽亚站起来气愤他说,“我们等着瞧吧!”

  “你想威胁我吗?我劝你重新考虑一下吧!”

  “我并没有威胁你,”瓦西丽亚说,边哭边走出了房间,她的机器人紧跟着她也走了出去。

  实际上,危机——或者说一系列的危机——几个月之后才发生。一天,马隆·西西利一早就进入办公室向阿曼蒂罗报告说:

  “索拉里亚停发了一切无线电波,头儿!”

  “一切无线电波?全部无线电波?”阿曼蒂罗惊讶得目瞪口呆了。“全部,头儿!要么他们都死了——要么他们都走了。像我们这样技术高度发展的世界上,不可能没有电磁波发射!”

  阿曼蒂罗一挥手让西西利静下来。瓦西丽亚谈到的其中一点——第4点——说索拉里亚人似乎准备离开他们的星球。在当时看来,这几乎是荒唐的。事实上,阿曼蒂罗当时认为,瓦西丽亚谈的四点都是荒诞不经的。

  “他们会到哪儿去呢,马隆?”

  “没有人知道,头儿。”

  “那么,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也没有人知道,头儿,这消息今天早晨才传到这儿来的。索拉里亚的无线电波非常弱,几乎难以分辨。”

  “谁首先发现的?”

  “一艘纳克桑星球的飞船,头儿。”

  “怎么发现的?”

  “那艘飞船为了修理,不得不绕索拉里亚的太阳飞行。他们发去了电文,请求批准,但一直没有回答。他们没有办法,只好继续绕太阳飞行,进行修理。但没有受到任何干预。在离开前,他们再次检查了通讯记录,结果发现,不仅没有收到回电,连任何电波都没有记录下来。人们不知道他们何时停发了电波。我们最后收到的索拉里亚的电讯,还是两个月之前的事。”

  阿曼蒂罗不禁想到了瓦西丽亚其余的3点推测,自言自语说,“那她说的其他3点呢?”

  “你说什么,头儿?”

  “没什么,没什么!”阿曼蒂罗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