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机器人与银河帝国 > 正文 > 第三章 又一个后代
第三章 又一个后代



更新日期:2021-10-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嘉迪娅感到心力交瘁。曼德默斯的话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她回到卧室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太太——”达尼尔轻轻唤她。

  嘉迪娅一惊。“殖民者来了?”

  “是的,太太。”

  “你把他安顿在哪儿?”

  “在客厅里,太太。吉斯卡特正在照料他。”

  “希望他能准备好殖民者喜欢吃的午餐。”

  “吉斯卡特会做好的,太太。”

  “那我们去见他吧!”嘉迪娅起床后略微梳妆了一下。

  殖民者站起身来。“下午好,太太。”

  嘉迪娅心不在焉地回答说:“下午好!”

  殖民者蓄着又浓又密的胡子,几乎遮没了大半个脸。

  “你有没有告诉我的机器人,你午饭喜欢吃什么?”

  “太太,我什么都能吃。最近一年来,我到过20多个殖民世界,每一个星球部有其特色。商人到处跑,有什么吃什么。我倒更想尝尝奥罗拉的菜肴。”

  “你是哪个殖民世界的人?”嘉迪娅问。

  “我是白利世界人。”

  “白利世界?”嘉迪娅又皱起了眉头。

  “是以第一代殖民者的领袖取名的,他叫本·白利。”

  “是艾利亚·白利的儿子?”

  “是的。”

  “你也姓白利?”

  “是的。我叫达吉·白利。”

  他们一起进入餐厅。吉斯卡特在前引路,达尼尔跟在两人后面。桌上已摆好了菜肴碗碟。

  “达吉·白利?是什么意思?”

  “达吉是两个名字的第一个字母——达尼尔·吉斯卡特。我全名是达尼尔·吉斯卡特·白利。我们家属的每一代中,至少有一个人取达尼尔或吉斯卡特的名字。但我父亲把两个名字都给我取上了。为了方便起见,就叫我达吉·白利吧!”

  “为什么用这两个名字?”

  “那是我们老祖宗艾利亚·白利的主意。他给大孙子取名达尼尔,小孙子取名吉斯卡特。这以后就成了我们家属的传统。”

  “那如果是女孩子呢?”

  “女孩子取名杰西。你知道,这是她妻子的名字,是我们的老祖宗。”

  “我知道。”

  “他没有用嘉迪娅的名字,因为他认为世上不可能有人可与嘉迪娅比美。嘉迪娅只能是一个,是绝无仅有、举世无双的。他也不用艾利亚的名字,艾利亚也只能是一个!”

  “真有意思,听起来挺浪漫的,是吗?”

  “是的。我已是他第7代的子孙了。但你却见过他——那时他还年轻,是吗?”

  “我在7年中见过他3次。每一次的时间都非常短。”

  “我知道。老祖宗的儿子本给他写了一部传记;这本书己成了白利世界的文学经典著作了。我也读过了。”

  “是吗?我还不知道有这回事。书中怎么写我的?”

  达吉显得高兴起来了。“书中尽说你好话,真的。使我感到惊讶的是,我能见到你,过了整整7代之后还能见到你。你几岁了,太太?可以问这个问题吗?”

  “没关系。按银河系标准年算,我已233岁了。

  “你看上去只有40多岁。老祖宗是79岁死的,已是一个老翁了。我39岁了,我死的时候,你还会活着。”

  “你羡慕我吗?”

  “就个人而言,我当然也喜欢长命。但就整个种族而言,长命并非是好事。历史的发展和人类智慧的进步都将会减缓——就像你的世界那样。”

  嘉迪娅抬头说:“奥罗拉照样繁荣昌盛!”

  “我不是说奥罗拉,我是指你的星球——索拉里亚!”

  嘉迪娅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他说:“索拉里亚不是我的世界。”

  达吉说:“不,那是你的世界。我来奥罗拉看你,就因为你是索拉里亚人。”

  “如果这是你来看我的理由,那你在浪费时间了,年轻人!”

  “你出生在索拉里亚,也在那儿生活了一段时间。你可以帮助我。”

  “什么事我也帮不了你的忙,年轻人。”

  “事关重大,太太,事关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宇宙世界面临着与殖民世界战争的危险。战争一旦发生,对双方都将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而你,太太,可以防止战争,保障和平!”

  午饭吃完了。嘉迪娅冷冷地看看达吉·白利。

  她在奥罗拉已生活了200年了。索拉里亚的生活和悲剧,她己淡忘了。而这位年轻人重新揭开她心灵的伤痕……

  “你为什么一定要说我是索拉里亚人呢?”

  “你知道,索拉里亚上己没有人了。这个星球被遗弃了。”

  “我听说了。你为什么对这个遗弃的世界感兴趣呢?”嘉迪娅冷冰冰地问。

  “请允许我来解释一下。我们——或是指殖民世界的商人们——对索拉里亚感兴趣,因为那儿有生意可做,有钱好赚,并可获得整个星球。索拉里亚是一个经过改造的世界,生活十分舒适。你们宇宙世界的人似乎对它不感兴趣。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去殖民呢?”

  “那不是你们的星球!”

  “太太,你反对是因为那是你的世界吗?索拉里亚不属于奥罗拉,也不属于白利世界。谁去殖民就属于谁?”

  “你们去殖民了吗?”

  “还没有——因为它还没有完全被遗弃。”

  “你是说上面还有索拉里亚人?”嘉迪娅马上问。

  达吉笑了。“在索拉里亚人离开之前,他们只剩5千人了——这是我们的估计。人口一直在下降。5千人都离开了?我们不得而知。即使都离开了,这个星球也并非一无所有。上面有两亿多机器人——没有主人的机器人——有些机器人是银河系中最先进的型号。”

  嘉迪娅说:“就我所知,你们殖民世界不允许机器人存在,你们就不会去索拉里亚殖民。”

  “对,直至把所有的机器人都赶出去。因此我们商人先去。”

  “去干什么?”

  “我们不想建立一个机器人社会,但我们并不怕做机器人生意。一个机器人社会必然会消亡。这方面宇宙世界已成为我们的反面教材。但我们可以把机器人卖给宇宙人——他们似乎还未醒悟过来。”

  “你认为宇宙人会买这些机器人吗?”

  “我相信他们一定会买的。他们将欢迎索拉里亚那些制作精良的机器人。众所周知,索拉里亚人以机器人工业闻名于银河系。我们要价会很高,但比起这些机器人本身的价值来说,还是要低得多。因此,卖买双方都得利。——这就是生意经!”

  “那你为什么不去卖?”

  “目前我手上无货。有两艘飞船在索拉里亚着陆,但飞船一着陆就受到攻击,全体船员阵亡,无一生还。”

  “他们的最后报告是,宇宙人来了——不知是索拉里亚人,还是其他宇宙世界的人。我们只能猜想,宇宙人未加警告就发动了攻击。”

  “这不可能!”

  “这是事实!”

  “他们为什么要攻击你们?”

  “不让我们上索拉里亚。”

  “如果他们不想让你们占有索拉里亚,他们只要宣告他们并没有放弃这个星球就行了。为什么要攻击你们呢?”

  “杀一儆百嘛!至少许多殖民者这么想。现在殖民世界政府正受到来自民众的压力。要政府派出战船在索拉里亚建立军事基地。”

  “这是危险的一步。”

  “是的。这将引起战争。我们的一些好战分子正求之不得,宇宙世界的一些好战分了也想与我们打一仗。攻击这两艘商船只是想挑起不和,引发战争而已。”

  嘉迪娅感到事态严重,不得不关心起来。

  “你们有否就此事向宇宙世界联邦接触?”

  “接触过了,也向奥罗拉议会提出来了。他们要我们相信,可能是两艘商船之间自行火并之故。”

  “这两艘商船来自两个不同的殖民世界吗?”

  “是的。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大体说来,殖民世界之间从未发生过冲突。当然,他们之间有一些小磨擦,但都通过地球政府的仲裁而顺利解决了。为了避免战争,我们必须弄清事件的真相。”

  “我们?”“是的,我们——你和我!他们派我去索拉里亚进行调查。我认为,我们之所以受攻击,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索拉里亚。因此,我如果能带个索拉里亚人一起去,事情要好办得多。”

  “你是要带我去?”

  “是的,太太!”

  “这是你们政府间的事。我是个公民,此事我无能为力。”

  “你错了,你至少也应知恩报恩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老祖宗曾两度把你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嘉迪娅打断了他的话。“我和你去能帮什么忙?”

  “那以后再说。你肯不肯跟我去?”

  嘉迪娅绝望了。她想拒绝,但想到艾利亚·白利,她又难以开口。

  她说:“我肯去又有什么用?议会会同意我去吗?”

  “太太,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奥罗拉人,但他们一直把你看作索拉里亚人。所以,他们会让你去的。”

  “没有机器人,我什么地方也不去。”

  “这点我也想到了。为什么不把达尼尔和吉斯卡特带去呢?我也叫达尼尔·吉斯卡特啊?”说完,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

  嘉迪娅看看达尼尔,类人机器人不动声色,她再看看吉斯卡特——从他脸上更看不出任何反应。她不得不信任他。

  嘉迪娅说:“那好吧,去就去,带他们两个机器人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