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引 子



更新日期:2021-10-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过晚上八点,商业街上营业时间最长的中华荞麦店也打烊了,小城顿时漆黑一片,复归寂静。

 

    夏季里,商家的经营对象是从东京、大阪等地回来省亲的人们,因此,常常会有许多店铺营业到很晚。可是,自秋风初起,东北小城的夜幕就开始早早降临了。

 

    晚上十点,城边的卡拉OK快餐店也关了门。几个手握麦克风、狂唱到最后的男女客人走出来,各个怕冷似地缩着身子,一面商量着接下来去何处,一面钻进停在路边的汽车。汽车顺着小城街灯稀少的大马路飞驰而去。

 

    这是一座位于纵横交错的国道边上的偏僻小城。城中的大道一到深夜可以说是漆黑一片,几乎没有任何车辆通行。

 

    瑟瑟的秋风仿佛在追逐着远去的汽车,无意间却惊动了不知何处的招牌。招牌发出很响的“咔哒”、“咔哒”的声音,打破了深夜的寂静,令人心神不安。

 

    深夜十点已过,两个男人正沿着大马路的人行道慢慢地走着。人行道上方带有防雨雪的拱顶,以便人们在大雪天气顺利通行。

 

    两个男人都猫着腰,显得步履很沉重。借着若明若暗的街灯,可以看出他们都已不年轻。其中一个男人的身高比同龄人略高一些,体态像个工人。另一个则年轻一些,身体瘦弱,仿佛弱不禁风。

 

    “怎么样,老黑?还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吗?”

 

    年轻一点儿的问道。

 

    “真是的,完全都变了。”

 

    被称为“老黑”的高个男人停下脚步,一边环视着周围,一边说道。他好像有努动嘴角小声嘟囔的习惯。他摘下登山帽,一头如霜的白发在灯下非常醒目。那张脸孔显得疲惫不堪。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俄罗斯文学青年们常穿的大衣。

 

    “都过了三十五年了,当然有变化啦。”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中气十足。一听就知道是个在大城市里生活的人,非常谙熟虚假客套的应酬话。

 

    “可不是嘛,只有我还一成不变呀。”

 

    年长一些的男子说完,自我解嘲似地笑了起来。

 

    “咱们这是说着玩,一旦回到社会上,有一些事是你非干不可的,到那时,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精神萎靡不振也说不定呢。”

 

    “不,那倒不怕。只不过如果失去了说话做事的对象的话,问题就难办了。”

 

    “所以嘛,我一直都说若是老伙伴都去了东京,我也要去东京。老黑,你不会打算一直住在这个小城里吧?”

 

    “不,我不想住在这里了。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变化又是这么大,不能再呆下去。”

 

    “所以还是去东京!去东京干你该干的事儿。就算能力有限,我还是能帮你的。因为东京也好,横滨也好,我都有朋友。”

 

    “这个嘛……”

 

    老黑好像是走累了,在人行道边蹲了下来。

 

    “怎么搞的,老黑,精神点儿!你不是认识鸟头(一种植物,剧毒,可治神经痛。)什么的吗?带上一些,吓唬吓唬人总可以吧。”

 

    “不,我可没往那儿想……”

 

    “还犹豫什么呀!老黑的事,还不是谁都该关照的?!”

 

    “是的,这我知道,可是……”

 

    从城北到城南有房屋住家的这段路,即便是慢慢走,最多也只要花五六分钟时间。他们在那里来来回回往返了数次。不知不觉间,生他养他的故乡变得越发陌生、冷漠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之后,老黑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嘴里嘟囔了一声,“好!”随即站起身来宣布道:“去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