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德芬郡奶油 > 正文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更新日期:2021-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听见没有?”

    看护也只得离去。

    他握住雅量的手,夫妻凝视片刻,雅量忍不住伏在他胸前,“呵尼克。“

    他轻轻说:“你是最佳情人,温柔、体贴、爱笑、慷慨,又不向男人索取任何物质。你也是最好妻子:从不使小性子,家里整整齐齐,对下人又斯文,在宴会上,你是我的荣光,你十全十美,但是雅量,你不贞。”

    雅量说:“请不要再惩罚我。”

    “你爱那小子?”

    雅量索性回答他:“我至钟爱他。”

    “你已进入变态领域。”

    雅量牵一牵嘴角,“我们都有私欲。”

    “回到我身边,雅量,让我们从头开始。”

    那天深夜,他忽然惊醒呼痛。

    看护给他服药,他把她推开,“雅量,雅量。”

    雅量自摺床起来抱住他。

    看护生气,“华顿太太,你也需要休息。”

    雅量一声不响服侍他吃药。

    他哽咽,“雅你瘦成一棚骨头,我可以数你肋骨。”

    他何尝不憔悴落形,眼珠里那点闪耀的绿色消失,只剩淡灰。

    雅量替他抹去额角冷汗,听见他说:“失去你我不知怎么办。”

    雅量轻声回答:“罢哟,光是京城已有数十万中国娃娃,您华顿先生还愁没人侍候,我不如为自己担心:年华已逝,声誉欠佳。”

    第二天醒转,他硬是要离开医院,医生再三劝阻,雅量只得说:“我在此陪你”,他方作罢。

    雅量又问:“可要叫翡丽柏他们来京?”

    他摇头:“她们在巴黎度假。”

    终于在翌晨,医生允他回家。

    雅量已经几天没睡,见他助手来了,她对丈夫说:“我先回去打点一下,你要吃什么,我先叫阿嬷准备,不可再吃鸡油炒这炒那了。”

    助手有点紧张,“大使,最新消息,王储打算秋季访华。”又回到现实世界。

    雅量轻轻离去。

    来到门口,她忽然乏力,缓缓在角落蹲下,双手掩面,隔一会才站起。

    男主人回到家,“太太呢?”

    “吩咐过家务,她在房间休息,叫我们不要吵她。”

    他一想,也真该让他休息,“叫阿忠送去理发。”

    稍后回转,还是不见妻子。

    他敲她房门,“雅量,雅量。”

    推门一看,哪有人影,床头放着一只白信封,他拆开一看,正是他给的两枚婚戒,却无片言只字,这是他爱妻一贯作风:不取一针一线。

    他比想像中镇定,但心里却似被掏空一般。

    他没留得住她,她带走他的阳光。

    过一刻他联络到助手:“查一查出境记录,不,华顿太太不用丹麦护照,应该是加拿大文件。“

    助手的答覆很快来到:“查得她用杨雅量加国护照在三小时前出境。大韩航空七O三班机,已抵首尔。”

    “请与当地同事查访她下落。”

    “大使,这话我原不该说。”

    “讲。”

    “此事不可闹大,我们在外交部已招人忌,付出绯闻更加不妥,我有海关朋友,给他一点时间,必知华顿太太去了何处。”

    尼可莱耶这才知道什么叫万箭钻心。

    他轻轻说:“我知道她在哪里,你与我立即到雍岛去一趟,找一名律师,与该市警务署长联络。”

    “尼克,我该怎么说?”

    “有人诱拐我妻子。”

    “但她是成年人。”

    “律师会晓得怎么讲。”

    助手立刻办事。

    他本来想说:“尼克,女人走了,追她回来也没意思,不如放手,缘份如要未尽,你一定见得到她。”

    但他不是当事人。

    他见过杨雅量数次,她记得办公室每个同事的名字,秀丽文雅的她亲切自然,毫无架子,最难得是她拥有英人的幽默感,说话叫人回味。

    在旁人眼中,她与丈夫似一对爱鸽,他每隔十来分钟便忍不住要亲吻她额角或是手心。

    她为何逃跑?

    当日傍晚助手与律师陪同尼可莱耶前往雍岛。

    助手对他说:“王储听说十月天气较为理想,他的意思是,除出大城市以外,他想到西北部参观,他对少数民族十分欣赏。”

    尼可莱耶沉吟,“不是说我们要到人家后园(这里有一个字不认得)茶,人家会答允。”

    “储妃对中国人的扇子尤其感兴趣……”

    尼可莱耶如坐针毡。

    第二天一早,雍岛大学文学院院长室来了几位访客,他们铁青着脸,说明来意。

    院长知道他们来意之后,也变色说:“那是十分严重的指控。”

    律师说:“请问贵校法律系学生方正在什么地方。”

    校方也有人手,法律系主任立刻说:“方同学此刻在礼堂考试,这已是第三张试卷,即是说,方正这三天自上午九时至十二时一直在试场,起码三百多人可以证明。”

    “十二时之后呢?”

    “他返宿舍温习,同房学生叫温文,他俩一起如双生儿,温文可以证明这几天内方正从未离开大学范围。”

    律师在尼可莱耶耳边说了几句话。

    警方失踪人口组警司说:“我们要传方正到警署问话。”

    “方正是本校荣誉生,品尝兼优。”

    “我们会低调处理此事,决不影响校方及方同学名誉。”

    律师低声说:“我们到警署等他。”

    尼可莱耶脸色苍白,双眼空洞,高大的他这时看上去有点可怕。

    他们在警署喝咖啡。

    不一会方正写完试卷被带到问话室,他一见尼可莱耶便大声喝骂:

    “你这——,你——,我知道你已杀死她,你把她埋在后院,公使地无人可以进入调查,你这——,你害死她,现在她失踪——”

    警察连忙按住他。

    这是方家的律师联同他父亲也赶到。

    品藻走近尼可莱耶,瞪着他:“你就是那丹麦人?你连老婆都看不住?”

    助手连忙隔开这愤怒的母亲。

    品藻说:“他是我儿子,你们有话对我说好了,他还是个学生,去年他还戴着牙箍,你们想拿一个孩子开刀?”

    尼可莱耶从来没有与女人吵架的经验,这时,他也知道事情已经闹大。

    律师在他耳畔又说了几句。

    这时,一个少女冲进来,一见方正,连忙叫:“毛哥,毛哥”,她哭着紧紧抱住他,满头满脸亲吻他。

    方正没有闪避,他也回抱她。

    P.264-P.265

    少女窈窕秀丽,凤眼细长,嘴唇肿肿,骤眼看有三分像杨雅量。

    她有一头漆黑乌亮及腰直长发,似丝锦瀑布般闪闪生光,煞是好看。

    方正把她头发在手腕上绕两个圈,拉得她更近,两人缠住不放。

    尼可来耶看得发呆。

    这时他毫不置疑,知道杨雅量并非与这少年在一起。

    有人走近他身边,“你是华顿先生吧,我是雅量的好朋友贤媛,那个少女是我女儿小捷。”

    他回过神来,看着这位相貌端庄的女士。

    “恕我直言,华顿先生,你不如撤销控诉吧,雅量这上下大概已经在北冰洋,你我都知道她为人,她说婚姻生活令她窒息,她自少独立生活,太多应酬与复杂人际关系都叫她头痛,她曾对我说:“短暂人生,最好吃不过是饺子,最舒服不过是躺著”,故此她对功名利禄,金银财宝毫无兴趣,时间除出用来赚取生活以外,她最希望拥抱爱人说笑。”

    尼可来耶静静聆听,,这位女士的声线平和温柔,叫他舒服。

    “你约束得太厉害了,她心生恐惧,你不如让她出去遛遛,她要回来,一定会自动出现,届时你愿意收复,或不,再说吧。

    尼可来耶低下头,对助手说了几句,助手松了口气,与律师细语。

    贤媛放下一颗心,朝远处的品藻点点头。

    她又说:“你看年轻多好,自私,善忘,放肆,统共没长心肝,可是我们原谅他们,故此,他们也原谅自己。”

    尼可来耶向贤媛微微鞠躬,“恕我骚扰你们。”

    “雅量与我联络过,她平安无事,你可以放心。”

    “她在何方?”

    “我不知道,稍后可能回加国。”

    这时警务人员知会他们离去,只见方正紧紧拖著小女友的手,头也不回地跟他母亲走出警署。

    266-268

    助手这时趋向前,“本国在阿尔及尔的使馆遭恐怖分子炸弹击中,一四七伤————”

    尼克莱耶沉默,他只不过是一名庸碌的公职人员,为五斗米折腰,养家活儿,生性浪漫潇洒的杨雅量不愿意受他拖累,情有可原。

    手臂还打着石膏的他叹息一声,当晚就回京工作。

    杨雅量教授在什么地方?

    她在一支叫尼罗河珍宝的船上,刚经过白尼罗河那一截,向埃及阿斯旺水闸驶去。

    那本是艘四十年代的观光船,当地旅游局将它修复,像东方号列车那般,做到古色古香,美奂美伦,该次试航,不想空船来回,故此折扣优待团体,大部分船舱被史密生研究所租用,其余两名女客,都是教授,其中一个是杨雅量。

    尼罗河珍宝并不是一艘大船,连员工在内,只可载四十人,故此特别亲切。

    史密生研究所员工是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男生比女生多,已在嘀咕:“尼罗河上空的月色与星空是多么美丽,两名女客却是上了年纪的老教授,还有一名看护。”

    杨雅量上船走斜板,看到一位老太太在她前边,她连忙上前搭住老人腰身,扶她上船。

    这是雅量多年第一次放假,一定要舒服地过,她决定睡了吃,吃完再睡。

    老人白发萧萧,可是目光炯炯,身手敏捷。

    她邀请雅量:“你与我同桌吃饭吧。”

    “我的荣幸。”

    雅量只得简单行李:几条卡其裤,几件白衬衫,若干内衣,她在当地买了一顶草帽。

    在饭桌上老人说:“我教天文物理,你呢?”

    “英国文学。”

    “那一科更闷?”

    “一日成为职业,没有更闷的了。”

    “杨教授说的对。”老人呵呵笑。

    “不敢当,宣博士。”

    “你知道吗,这支船上都是博士生。”

    “他们修什么?”

    “他们是一组生物学学者。”

    “在船上度假?”

    “他们做研究,记录尼罗河淡水鳄生态,领导是曾博士。”

    啊,鳄鱼。

    尼罗河上夕阳艳丽,天空映成橘红色,两岸的柏柏勒斯芦苇摇曳,粼粼河水,真不愧是生命发源地。

    雅量与宣博士作伴。

    两人都不喜说话,友谊与了解尽在不言中。

    从269页至结尾发在第8页70楼.

    269

    三餐她们都吃得不多,两人都特爱甜品。

    她们并无与其他乘客交谈.

    这几天过得优哉游哉.

    出乎意料之外,雅量睡得不错,她内疚减至最低,她身边已没有男人.

    船在勒梭泊岸,雅量陪宣女士上岸游览.

    老人在炎阳下问雅量:“以前可到过埃及?”

    “在罗萨泰看过那著名石碑出土之处。”

    “罗萨泰石碑现在大英博物馆。”

    雅量微笑,可不是,至死不愿归还。

    “霸霸霸,争争争。”

    雅量冰:“不关女人事。”

    宣教授说:“他们如果读天文,观宇宙,就不会作蝼蚁之争。”

    “请问阁下研究何物何事?”

    270

    “爱因斯坦的宇宙绳弦论。”

    “呵,他花了三十年时间并无结论。”

    “但是他提供不少理据。”

    她们在太阳伞下坐一会,有小贩兜售纪念品。

    “回去吧,太商业化了。”

    雅量买了一袋枣子吃,倒也清甜。

    宣女士感慨:“所有古文明保存得最完整是中华。”

    雅量点点头,她选购一些芦苇制品,然后,扶着宣女士上船。

    “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雅量不禁佩服她的明敏,看样子已近八十,仍然机灵,但不免多心。

    看护问老人:“可要憩一会?”

    “不如(口契)下午茶。”

    她们坐在甲板上观景,宣教授说:“雅量,你关怀我,是因为在我身上看到自己的未来吧。”

    P271

    雅量微笑,“那里,假使有十分之一已经够好。”

    “与你在一起,如沐春风,你何故没有男伴?”

    雅量苦笑。

    “他们叫你失望?”

    “我自幼喜欢异性,我觉得男子比女子漂亮,至今我还迷A+F季刊,女体功能太过复杂,结构影响线条。”

    宣教授仰起头笑。

    “但是,”雅量说下去:“男人没有灵魂,他们愚昧,时时令女人伤心。”

    “说得好,听,听。”

    “宣女士你从未结过婚吧。”

    “那是我的明智选择。”

    雅量感慨:“我却浪费了那许多岁月与眼泪。”

    272

    “甲板上时时有赤裸上胸的年轻男子向你注视。”

    “当真。”

    雅量并无兴趣。

    “你的男友似mancandy吧。”

    “像英国Arena杂志内模特儿,开头,大家都非常开心,渐渐,他的要求变得苛刻,要一个稳定的家与固定的关系,叫女方驯服,侍候他们生活起居,最好繁殖后代,又要她负责子女听话成材……”

    “听着都觉得累。”

    “我是逃妻。”

    她俩笑出声。

    这时有人走近她们,那是一个少女,皮肤晒成金棕,十分可爱,她低声:“杨小姐,我可以与你说几句话吗。”

    雅量抬头,“别客气,请坐。”

    273

    少女轻轻说:“朱利安营扎寨说,可否邀请你到康乐室喝一杯。”

    “谁是朱利安?”

    “曾博士的助手,他说他认识你--”

    雅量打断她,指着舱壁,平静地说:“你看到那把防火斧没有,你回去同朱先生说,他敢走过我十尺以内,我就用那把斧头把他斫成一截截,丢进尼罗河喂那些他妈的鳄鱼。”

    少女闻方顿时敬畏地站起缓缓地后退,“是,是。”

    老人家笑得前仰后合。

    雅量犹自喃喃咒骂:“永无宁日。”

    老人回舱休息,晚膳后与雅量在康乐室玩纸牌。

    有人问:“整个小时不动,她们玩什么?”

    “廿一点。”

    “那有什么好玩?”

    274

    “那么漂亮的女子……我真不懂。”

    第二天,雅量看着史密生研究人员把一条成长鳄鱼拖上甲板,蒙上它双眼,扎住嘴,做量度秤重,以及钉上追踪器,十分折腾。

    雅量不禁脱口而出:“是谁第一个想到把鳄鱼皮做手袋。”引致尼罗河鳄濒临绝种。

    做完一切功夫,他们把鳄鱼放回河里。

    那条大鳄不慌不忙像枕木似沉入河底。

    宣女士说:“听说连河马都不敢惹它。”

    “在尼罗河研究鳄鱼呢,还是到阿玛逊河找安纳达大蟒蛇?”

    宣女士答:“所以我读天文物理。”

    她们继续回康乐室玩廿一点,雅量终于输掉所有零钱。

    船向阿历山大港驶去,河上观光船渐多,可以听到美国游客在甲板大肆喧哗:

    275

    “谁会知道尼罗河分白色与蓝色支流”,“经上埃及的叫下游,经下埃及的叫上游,我都弄糊涂了。”

    深夜,酒吧快打烊,雅量进去买冰冻啤酒,忽见柜台后一瓶碧绿色酒闪闪生光,像在叫她名字,她脱口:“Absinthe。”

    酒保点点头。

    “给我一杯。”

    “杨小姐,你喝啤酒就好。”

    “你会得调制?”

    酒保经不起挑战,取现一只调酒瓶斟入绿酒,加碎冰摇匀,倒进一只小小V形杯子,接着,他用小茶匙勺起白糖,点火,把糖烤得融焦,倾入酒内,搅一搅,递给客人。

    雅量贪婪地一饮而尽,觉得那酒甜苦辣,浓得化不开,想必到明晨仍然回味,怪不得受十九世纪艺术家欣赏。

    276

    她点头:“名不虚传。”

    酒保说:“杨小姐,你回记休息吧,这酒易上头,别在甲板乱走。”

    雅量笑笑,走向船头。

    她丝毫不觉有人跟着她。

    前边不远的船上有人庆祝生辰,张灯结彩,音乐断续传来,是一种叫Jive的轻快舞步。

    雅量抬头,看到一轮银盘似月亮,不禁脱口说:“真美。”月色已照耀数亿年。

    不料远处有人轻轻答:“说得好。”

    雅量没有抬嘀咕不,她想绕去另一边回房。

    但那人却说:“杨小姐,我们一早见过面,我叫朱利安,我遵嘱站在十尺以外,可以说几句话吗。”

    雅量实在没有心情,她朝相反方向走。

    277

    “记得北大那碗豆腐吗?”

    啊,雅量讶异地停住脚步。

    她欠那人十块钱,或是,二十元。

    “我就是那名交换学生。“

    雅量纳罕,在地球上绕了半个圈子,又碰到债主。

    她一直感激那人的慷慨,她轻轻说:“谢谢你。”

    “不客气。”

    她转过头看他,月色把他照得通明,好一个高大漂亮的年轻人,穿蓝斜布衬衫已十分温文。

    他在月色也凝视杨雅量,她比他记忆中还要好看,她分明已经醉醺醺,

    手里却还握着啤酒瓶。

    “我可以走近一点说话吗。”

    278

    雅量不禁笑出声,他还介怀她的恐吓。

    他只走近两步,靠在围栏上。

    雅量想了想:“那晚,你为何在校园?”

    他有点迟疑,终于缓缓答:“我是泳池义务救生员。”

    “嗯。”

    他看着远处,“你一连两晚独自畅泳,我都坐在救生台上,你没有看到我。”

    雅量想起,不禁尴尬。

    “你一直在泳池旁?”

    “是,杨小姐。”

    “你看到我游泳?”

    有一次,她没穿泳衣。

    “你违例带着啤酒,我本想阻止你,但池边只得你一个,我不想扫兴。”

    279

    雅量说:“你应当扬声。”

    “你看上去有占寂寥,可是,随后,在水中你又显得高兴,我听见你笑声。”

    他声音越来越低,明显地陶醉不已。

    “我跟你出院子,看到你吃甜豆腐,可是忘记带钱。”

    雅量不出声。

    这年轻人已经见过她的裸体,她不禁吁出一口气。

    “之后我就到史密生研究所报到,每次在极之苦闷的阴天,我想到那一晚你自得其乐甜美笑声,我又活了下来。”

    雅量意外,“你读生物科技?”

    “正是。”

    “口的敢像个诗人呢。”

    “那日看到你上船,我以为眼花,我太幸运。”

    280-281

    雅量侧着脸看他。

    他轻轻咳嗽一声,忽然静静把衬衫钮扣解开,脱去上衣,他低声说:“现在你也看到我了。”

    雅量啼笑皆非,他们这班男生每天只穿泳裤光着上身在船上走来走去,怎可同她的裸体作交换条件。

    “对不起,我不该偷窥。”

    是她杨雅量的错,“Mybad,那是公众场所。”

    光着上身的他像在展示本钱,浑身肌肉强壮有力,深色体毛从腮边一直燃烧到胸前,然后一条线般汇合,伸延到小腹,他也是个毛孩。

    雅量低声揶揄他:“你看到的比我看到的要多。”

    他把裤腰拉低一点,去到危险地步,他轻轻说:“我不介意,但我需要一间房间。”

    雅量忽然泪盈于睫,她想说:无分国籍年龄,Y’alljustwantonething,苦苦追求,低声下气,甜言蜜语,寒夜或风中站在门外静候,毫无怨言,但是,得到之后,脸容即变,践踏她自尊感情。

    雅量身受内伤,她怕轻举妄动,随即七孔流血。

    他低声说下去:“我查入场证件的电脑记录,知道你叫杨雅量,你是英语系客座教授,你是丹麦大使的妻子。”

    雅量不说话。

    “你好似不大开心。”

    雅量告诉他:“我已同丈夫分居。”

    他走近两步。

    雅量却没有心情。

    她退后一点。

    “让我助你忘忧。”

    他伸出手想拷打雅量腮边,她轻轻闪开。

    282-283

    他微笑,“不要紧,还有明天。”

    雅量转身走回船舱,听见他在身后问:“你想念他?”

    她没有回头,“非常。”

    这是真的,她永远无法忘记大丹与毛孩。

    清晨,尼罗河忽然降雾,伸手不见五指,甲板上人影幢幢,大家啧啧称奇,船长响起雾号,暂停行驶。

    宣女士独自在餐厅吃早点,朱走近,不见杨小姐,他轻轻问:“她还未睡醒?”

    老人微笑问:“你没去敲门?”

    他脸红,“我不想做登徒子。”

    “坐下,年轻人,喝什么?”

    他要一杯黑咖啡。

    “这几天你一直盯着杨雅量,为什么?”

    “先是她美丽的脸容光焕发与体态叫我陶醉。”

    “随后呢?”

    “她的友善慷慨,以及大方自在均难能可贵。”

    “说得很好,我亦是这样成为她的朋友,小伙子,你想与她发展?”

    “我想提出,下一站我去阿玛逊流域,她有时间,或可与我一起。”

    “受伤甚深的她已经下船。”

    “什么。”他险些泼翻面前咖啡。

    老人语音清晰平淡:“杨雅量昨日凌晨下船,乘小汽艇往开罗驶去,这上下恐怕已经登上飞机往伦敦飞翔。”

    年轻人愣住,如此难以捉摸的女子。

    “她为着躲避你,如此费尽周章,你亦可引以为荣。”

    朱脱口而出,“有什么理由要避开我?”

    老人家微微笑,“也许已经受够,她实在想一个人静一静。”

    284-285

    他内效、后悔、失落,“我不应骚扰她。”

    “你也难以自制。”

    他低头不语,难得有人了解他。

    宣女士说:“英国埃及学家如卡达等人探测古物时带来英国习俗,这早餐吃得十分考究,厨房准备了德芬郡奶油及玫瑰果酱,你可要配司空饼吃?”

    年轻人双手掩着面孔,像是活不下去的样子。

    宣女士觉得可笑,“此刻已是八月。”

    他呜咽一声。

    “九月中杨雅量会回返卑诗大学任教,你知道该大学在温哥华吧。”

    年轻人把手放下,大眼睛又闪出一丝光芒。

    宣女士看着他没好气地摇摇头,“你要是想追求她,还是有机会。”

    他定一定神,“是,是。”

    “不过我警告你,她不是无知少女,你要加油。”

    “是,是。”

    这时有人大声喊:“朱利安你在哪里,曾博士找你有话要说--”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