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我和你的笑忘书 > 正文 > 我在灰烬里等你
我在灰烬里等你



更新日期:2021-10-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看完这个故事的孩子请不要问我真或假。

    如果说曾经讲过的那么多故事让你们信以为真,唯独这个故事,我希望,它是假的。

    是永远都不曾发生过的。

    {楔子}

    我和你相差五岁,曾经我以为这是我站在你那些漂亮女友面前沾沾自喜的优势,后来才发现,那是你我无法跨越的鸿沟。

    在我认识你的这十年里,你一直在走,可是到最后,我依旧无法追上你的脚步。

    我以为这长长的一生,只要我一直孜孜不倦,生命总会赐我一个稳妥的安排。但谁会想到,浮华落尽,路途遥远,我再也无法走到你身边。

    {1}

    我很少和人谈及与你的相识,因为那个下午着实尴尬,我被学校里一群凶猛的女生追着打,跌跌撞撞闯进路旁的网吧。

    彼时我念初一,学校和家长三令五申,网吧也到处张贴“*****止入内”的告示,但当时无处避难的我已经慌不择路,像只勇猛的小兽一头扎进这个烟雾缭绕的世界。

    你是收银员,刚和一个客人结算完网费,还没来得及抬手把零钱找给客人,就被猛地冲进柜台里的我撞得个措手不及。

    我抬头看你时有些意外,因为你出乎意料的年轻,比我大不了几岁,干净的眉眼像一弯纯净的新月,与这个网吧污浊的空气格格不入。你错愕地盯着我,我瞪你一眼,恶狠狠地威胁,不准说我在。然后便猫(原版“毛”,汗,错别字哦)着腰钻进了柜台下。

    之后我便后悔了,你年龄比我大,也不是我什么人,如果你真的告诉那群女生我在,我还真不能把你怎么样。

    正在我忐忑不安,担心你把我交出去的时候,我看到你特意朝我藏的地方坐了坐,然后用袖子遮住了我竖得像刺猬一样的短发。

    我闻到你袖口有淡淡的烟草味,只不过与别的男生不同,你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像我刚看到你的眼睛,凉凉的,让人安心。

    那一瞬间,你的动作以及你袖口的薄荷香让我莫名地坚信,你肯定会保护我,不会把我交出去。

    这不是赌博式心理,而是发自肺腑的感知,是许多年后,我再也无法轻易交付于别人的一种东西。

    你真的没有把我交出去,并且直到她们走运,你才平静地喊我,她们走了。

    我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柜台下钻出来,真心地对你说了一句谢谢。你却没有回话也没有抬头,对着电脑草草地冲我点了一下头。我有些懊悔,面对你冷淡的态度想说些什么,这是听到头顶一个女声问,苏澈,这个小妹妹是谁啊?

    我抬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我眼帘,这张脸我曾在一中大大小小的会上见过无数次,一中风云人物榜的榜单里她的名字位居榜首。

    别说是整个一中,恐怕这座城市所有中学的学生,都知道她的名字,骆千寻。她弄得整个学校的老师恨不得分裂,因为她每次期末考试的成绩都是前三名,却又屡屡被划入不良少女行列。她是整个一中的希望,却又是令老师头疼的对象。

    如果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我还有疑惑,那在得知她是你女朋友的那一瞬间,我恨不得对你顶礼膜拜。

    刚升初一时我便听说了骆千寻的名字,无数男生在背后说她像一匹难以驯服的烈马,却又愿意为她前赴后继。只是她从来不愿多看一眼,因为她有男朋友。

    没想到她的神秘男友竟然是你,在意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又深深地望了你两眼。

    当时我寻遍自己脑海里的词汇,却找不到能形容你的,直到多年后,我看到一个词,矜贵,便想到了你。

    面对骆千寻的问题,你只是淡薄地望了我一眼说,一个小孩。然后拉起她的手去给她找座位。此时你的眼里盛满了温柔,与之前淡漠的你判若两人。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那种被叫**情的东西。只这一眼,让我此后跌入万丈深渊。

    {2}

    我开始留意骆千寻,并不是我故意窥探她,只是她本身属于走哪儿哪儿就放光的人。

    课间操她带领一群学生会督察时,看到我竟然冲我一笑,她说,小孩,原来你才初一啊。

    只这一句状似亲切的问候,为我省去不少麻烦。找我麻烦的那群女生看到骆千寻冲我打招呼,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没有架打的人生又开始寂寞了,我放学无事可做就晃荡进了你在的网吧。我探头探脑地进去时,你还算空闲,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又低头敲键盘。

    我扯了扯书包走过去,把钱拍在柜台上装出一副特拽的模样说,开一台机器。你抬头扫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墙上“*****止入内”的标语。

    虽然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淡漠的人,但我还是被你沉默的态度激怒了,我赌气地从背包里倒出近两百块钱,望你面前一推,理直气壮地说,这些钱够了吧。

    这下你终于正视我了,你皱着眉说,小孩,成不成年跟钱没有关系。

    谁是小孩!我有名字!我叫周小熊!我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尖叫起来,并且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包烟拍在柜台上,趾高气扬地说,看到没,我不是小孩!

    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像一个川字,我本以为你也会发怒,可是你最后竟然索性低下头不再理我。我尴尬地站在柜台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我决定跟你杠上了,倔犟地站在柜台旁,看着你帮别人开机,下机。来来回回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又听到骆千寻的声音,咦?这个小妹妹怎么又在这里?

    我一转头,就看到她像落汤鸡似的冲了进来,笑嘻嘻地走上来熟络地拍了下我的头。我对别人拍我的头的动作很抗拒,但骆千寻这个动作却让我感到很亲切,仿佛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所以我转过身便开始委屈可怜地跟她告状,我要上网,他不给我开机器!

    骆千寻哈哈大笑,趴在柜台上摸着你的脸说,给她开一台吧,跟我挨着坐。

    骆千寻的动作让我脸红,但是你却轻笑着握住她的手,用手揉着她满是水汽的手,宠溺地说,不是给你买伞了吗?

    她扬起嘴角撒娇,哎呀,我不喜欢带伞。

    最后你找来毛巾给她擦头发时,我悄悄朝角落里那个放了仙人球和栀子花的机器走过去,我已经观察过,那台机器在窗边,又有花束,所以那里很舒适,只有骆千寻才会坐在那里。我将她旁边的机器打开后,你还在给她擦拭头发,她拉着你的衣角微笑着和你说话,你们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美好的画。

    这一幕成了我萌生爱情的源头,因为太过渴望那样的温暖,所以在很久以后,想起“爱情”两个字,内心所能描绘出的就是你为她擦头发。

    那天上过网之后,骆千寻叫我回家,我看外边天色已暗,才不情愿地起身拿起书包和她回家。

    走到门口时我小心翼翼地问她,明天我还可以来吗?

    你和骆千寻都惊诧地看着我,我低下头说,我不想那么早回家。

    骆千寻问我,小孩,你怎么了?

    我低下头,反正回去家里也没人。然后拍了拍书包,让里面的钢镚碰在一起作响,无奈地笑道,我穷得只剩钱了。

    你和骆千寻对望了一眼,骆千寻拍了拍我的脑袋干脆地答应,好啦,你以后想来就可以来,不过我有个条件,考试不能退出前三名。

    我眉开眼笑地对她点头说,没问题。

    还有,一旁沉默的你补充道,周小熊以后不准抽烟。

    起初我以为你像很多男生一样,讨厌抽烟的女生,后来我去网吧的次数多了,发现你在做事时,骆千寻经常叼着烟跑去你身边,趁你不备,吐你一脸烟圈,而你每次都无奈地笑,望着她不说话,也不掐灭她的烟。

    我在心里反复想过很多次后得出结论,大概是骆千寻抽烟的姿势太漂亮,瘦骨伶仃的手指夹着纤细的烟,斜着眼睛,一副烟视媚行的模样。

    我也终于知道你的袖口为什么会有淡淡的薄荷味,因为你和骆千寻抽同样的一种叫**喜的女士烟。

    那时我对烟的认知甚少,包里即便装烟,更多是因为年少的好奇,才会装模作样的装成熟。

    网吧的二楼竟然有台球室,相比一楼的烟雾缭绕,二楼显得干净多了,你换班的时候,通常会在二楼打台球,每当这时骆千寻就扯着我跑上去,坐在旁边手舞足蹈的观战。台球室的角楼里放了一张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有很多你为她准备好的零食。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再寂寞,因为我开始围绕着家、学校、网吧三点一线的转。

    除了上网,我开始更多地躲在二楼的沙发上温习功课,看小说,因为人少,又有你为骆千寻准备的零食,所以格外舒心。

    {3}

    骆千寻是个活泼好动的女孩,接近她后发现她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凶,相反,我觉得她像一个和善的姐姐,经常给我指导功课。

    有一次她问我,小熊,你知道为什么让你留下吗?我摇头。她说,因为你和苏澈一样,都是孤单的小孩。

    那天,我知道了你的身世,骆千寻说你和我一样,父母忙着做生意,只剩奶奶照顾你,你卡上的钱永远都花不完,可是你却从来没有为此开心过。

    我奇怪地问骆千寻你为什么要在网吧做事,你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钱,不是可以到处花吗?她笑着摸了把我的脸说,因为网吧比外面干净,而且这里……有他爱的人啊。说完开心地大笑着指了指自己。我发现骆千寻特别喜欢摸别人的脸,也特别自恋。可是她的容貌,她的学业,使她说出这些话时从不会显得厚颜无耻。

    我问了她一个一直埋在心里的问题,那你毕业了,去念高中了,苏澈还会一直留在这里吗?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希望她能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毕竟你没有学业,而这个网吧又是你哥哥开的,你也有让人满意的技术。

    可是骆千寻却冲我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我和苏澈已经约定好了,我去念高中,然后他念职业学校,主修计算机网络。

    哦。我沉默地低下头,专心算着毕业的时间。骆千寻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抽着烟,歪着头,看着窗外,她在我心里美极了。她忽然抬头问我,小熊,你喜欢苏澈吗?

    我被她的问话吓得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地朝柜台边的你看了看,你站在那里像一棵挺拔的白杨树,我摆着手脸红地辩解,我才不喜欢比我老的男人呢。

    骆千寻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引来了你的关注,这么多天的接触后我发现,除了骆千寻,你的眼里根本容不下别的女生,你从没多看过别的女生一眼,即使我曾看到一个漂亮女生倚在柜台和你搭讪。你和骆千寻就像我看的武侠小说里的神仙眷侣,让我心生羡慕,心生渴望。

    很多年后,我曾问过很多人,相信年少的爱情吗?

    他们都冲我轻笑说,年少时的感情固然纯真如琥珀,却也冷却得快,那不过是过家家的游戏。

    唯独我固执地坚持,年少的爱情最伟大,如果不是,怎么会有人愿意为对方不顾一切,甚至双手将生命奉上。

    在我眼里,你和骆千寻都是平和的人。周末我上完网时,你们会叫我一起去吃夜宵。

    那天晚上,我和你们说说笑笑,走到夜市,刚坐下,邻桌就有一群人吆喝,哟,这不是骆千寻吗?

    正笑嘻嘻让我点菜的骆千寻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浑身充满防备,你也收回宠溺的目光,冷冷地看着邻桌。我朝邻桌望去,是附近经常见到的几个小痞子,大概是辍了学,所以经常在周围晃荡。为首的是个长相丑陋,头发油腻的胖子,笑起来只看到脸皮松动却看不到笑意。

    骆千寻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高傲地吐出一个字,滚。

    小痞子们面面相觑,看为首的胖子,胖子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这时你站起身拉着骆千寻说,我们换个地方把。

    我和你们一起站起身,换了远处别的夜宵摊。那天晚上我吃得很欢畅,骆千寻对那群小痞子的态度让我觉得她非常帅,使我对她的崇拜又加深了一层。

    只是当我们穿过闹市,嬉笑打闹着转弯走到回家的路上时,却在一个胡同里遇到了那群好像等待已久的小痞子。为首的胖子奸笑地看着我们,你像一只警惕的豹子,冷静地把骆千寻和我拉在身后说,你们先走。骆千寻却站在你旁边握住你的手说,不。然后冲我低声交代,小熊,你快去喊人报警。

    年幼的我虽然经常吊儿郎当,自以为是,但面对这样真实得像电视里的场面,还是禁不住脑袋一片空白,所以骆千寻说让我报警时,我便回头死命地往外跑,唯一念头就是报警,报警。

    很久之后我想到那个夜晚,便会遗憾,我当时没有像骆千寻一样站在你身边,这样你会不会就多看我一眼。当时我也明白,这不过是痴人说梦,此后那么多年我都站在你身边,你也没有多看我一眼。

    更何况在那样的紧要罐头,说不定我站在原地陪你们,反而成为你们的负担。

    在我报完警,又带了一大群人冲到原地时,你满脸的鲜血刺痛了我的双眼,我心慌得不知所措,第一次不是漠然对你,而是焦急地扑上去大喊“苏澈哥哥”,然后眼泪掉了下来。

    旁边穿着白衬衫的骆千寻身上也沾满了血,不过看她放声怒骂的架势,和牵着你的手,我想她大抵是没受伤。那群小痞子见有人来了,一瞬间便散得一干二净。

    你被众人送进医院。医生帮你清理干净伤口时我才发现,你脸上,从额头到嘴角,有一道惊心动魄的长长的伤痕。清澈的脸被一分为二,显得特别恐怖。刚刚在怒骂,在小痞子面前临阵不乱的骆千寻,看到你的伤口,突然失声痛哭。

    医生看着你的脸也摇头叹息,这么好的一张脸毁了。你们这些孩子……

    可是你却拉着骆千寻的手,温柔地说,别难过,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被别个喜欢了,我这么丑,没有人再喜欢我了。

    我不是没有听过情话,可是你这句话像是包括了全世界的深情和肉麻。

    虽然对象不是我,我却依旧为它感动。

    {4}

    听说骆千寻找了人,把那群小痞子打了一顿。那群小痞子个个被打得头破血流,可这依旧无法消除她的余恨。她开始把暴躁和狂热投入到学习中。从一开始,我对骆千寻便充满了莫名的崇拜,因为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个懂得自己要什么的人,比方说她心疼你的伤口,可是依旧没有忘记中考匆忙来临,所以专心复习,这难得的理性让我敬佩。

    功夫不负有心人,中考放榜的那一天,她的名字像一中暗地里排过的风云榜般,位居榜首。

    彼时你的伤已经痊愈,只是脸上有一道粉红色的暗疤,你并不介意这些,看到榜单的那一天,你比她还激动,去买了很多很多气球,在网吧的楼顶将它们放逐到天空中。

    那天城市里很多人看到了气球,但大家或许都以为是哪个企业开幕或是市里举办什么活动,只有我知道,是一个男孩在向一个女孩表达爱意的方式。

    但你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骆千寻选择的高中本来在本市,你选择的职业学校就在她学校旁边,但她父母为了她以后的前程,托关系把她调到邻市的一所升学率非常高的重点高中。

    有过美好约定的你们瞬间都蔫了下来,那段时间,我放暑假,期末成绩还不错,所以肆无忌惮地躲进网吧里玩,所以经常看到你们愁眉苦脸。你抽烟的次数多了,熬夜的次数也多了。骆千寻也不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她难过地问我,小熊,你说我和苏澈分开了该怎么办?

    小小的我不懂得甜言蜜语,只能实在地宽慰她,千寻姐,只不过是两个小时的车程,想见面的话可以坐车去嘛。可是这种话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却颇有难度。骆千寻的学校是封闭式的,周末她的家人又会去邻市看她和她团聚,所以你们见面的机会从之前打算的最晚一个月见一次,最后拖到,两个月,都见不上一次。

    在你们通过电话后,骆千寻偶尔也会和我讲几句话,无非是让我好好学习,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快乐,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

    忘了说了,你没有去念职业学校。没有骆千寻的地方,对你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你依旧呆(原版“待”)在网吧,只是变成了一个不爱笑的人。之前你也冷着脸,可是只要骆千寻在,你就会有和煦的笑容。但现在,只有在每周的一个十分钟的电话里,我才能看到你笑。

    你以前很少和我说话,仿佛我是个透明人,可是现在放下电话,你却忍不住和我分享关于骆千寻的一切。

    你可能实在无处发泄,开始断断续续跟我讲起你们的情事,你们的相遇,你们的缘分。

    你说你很少碰到像骆千寻这样热烈张扬,懂分寸的女孩。你说她像是一道光束,让人折服后,便移不开脚步。

    我同意你夸骆千寻的所有话,因为就连我这个同性,都不由自主的想接近她,更何况是男生。

    重点高中的男生也不是木头,不会识不得骆千寻的好。虽然骆千寻不说,但我猜都猜得出来她在那里一定非常吃得开,因为我曾偷偷登录他们学校的论坛,论坛里关于骆千寻的讨论热火朝天。

    与她一起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一个叫魏星沉的男生。他们被传是天配。

    我没有告诉你这些,因为我愿意相信这不是骆千寻的意思,她喜欢的是你,只有你。

    {5}

    可是我忘了骆千寻从来都不是一个像我这样循规蹈矩的女生,她并不在乎什么背叛、抛弃、绝情这种头衔安在她的身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她的电话都不再按时打来,你淡定的眉眼终于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像从前得知她被转去重点高中的那段时间一样,你又开始沉溺于香烟。柜台上爱喜的盒子一摞又一摞,我每次都会偷偷丢掉一些。使它们看起来不那么高,也使我觉得你不是那么忧愁。

    寒假到来时,骆千寻也回来了。她穿一身明黄色衣服着实可爱,比以前漂亮多了,还涂了淡淡的像水蜜桃一样的唇彩,你宠溺地迎上去拉住她的手,她却不着痕迹地闪躲开来。

    那天她走后,我看到你独自一人去了楼上,然后过了很久很久都没下来。我悄悄地跑上楼,里面没有人打台球,只有你躺在角落的沙发上睡着了,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你眼角有未被风干的泪痕。

    骆千寻的QQ资料里多了一个博客地址,我闯进去看,看到了她和那个男孩共同写下的日志,还有他们的照片。我想那些疯传他们是天配的人一定没见过未受伤前的你,你站在骆千寻身边,才是真正叫天配。

    我想你也看到了他们的日记,你渐渐地消沉下去,每天不是在柜台里,就是在二楼的台球室,你不再和人对打,而是经常一个人打,你的球技日渐精湛。

    你进球的时候经常会习惯性回头看沙发,我知道,你是在找曾经坐在这里为你喝彩的骆千寻。

    可是如今沙发上只剩下一个蠢蠢的只知道吃零食的周小熊。

    我在市里碰到过骆千寻一次,也在QQ上遇到过一次,我想埋怨她的狠心,但她每次都面色如常地和我说话,仿佛这并不关我的事。她真的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我想如果她稍稍有一点歉意,我也可以挟持这些歉意对她说些狠话。可是她不,即便她变了心,都变得让人无从怨恨。

    那年的冬天很长也很短,长的是时间,短的是我和你相处的光阴。

    在夏天来临的时候,你脸上的伤看起来好像痊愈了,虽然还有若隐若现的疤,但已经不影响你的容貌。时间可以治愈你的皮外伤,却无法触摸进你心底的暗伤。

    依旧有女孩靠在柜台和你搭讪,但你想从前一样置之不理。

    你开始找一些与计算机相关的书籍来看,并告诉我,你打算过完暑假去念职业学校。

    你说话时特别平静,但我却真心为你感到欣喜。我想这应该是你迈出伤痛的第一步吧。

    我相信你在学校一定和骆千寻一样受欢迎,那时你也会像骆千寻一样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吧,然后走出她所带给你的长长的阴霾吧。

    后来你真的去念书了,你哥哥的网吧请了新的网管。窗边那个曾经属于骆千寻的座位留给了我,因为我经常进出,所以你哥哥也认识我。

    他每次看到我就打趣,小熊是喜欢小澈吧?

    这个问题让我心生惆怅,想起曾经骆千寻也问过同样的问题。我笑着回你哥哥,苏澈哥哥可不缺我喜欢。

    你真的不缺我一个让你喜欢,每个月你从职业学校回来,后面都会跟着不同的女生,她们或妖艳或清纯,但她们身上必定会有一个地方像曾经的骆千寻,比方说笑起来的眼睛,抿着的嘴巴。

    并且,她们都比骆千寻喜欢你,你说的话她们都迫切听从。

    但在你的眼里,我依旧没有看到那种叫做快乐的东西。

    你看到我就会扯着嘴角说,小孩,都要高考了,你还泡网吧啊?

    我拍了拍脑袋说,我聪明着呢,不用为我担心。

    那年和骆千寻的约定我并没有忘记,现在的我跟从前的骆千寻一样,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甚至整个一中,也有了不少关于周小熊的传言,唯独不同的是,周小熊没有男朋友。

    不像那一年的骆千寻,身边有一个苏澈。

    {6}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马有失蹄。

    中考的前一天,我突然病倒了,上考场后整张试卷上的文字仿佛都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小蚂蚁,我数来数去数得头昏眼花,最后在考场上睡着了。

    成绩出来和预料中的一样差强人意,我父母希望我再复读一年,因为有复习班的老师到电话给他们扼腕叹息,但是我笑着对你说,算了,我不想再忍受地狱般的复习生活了,去你的学校学技术好了。

    彼时你搂着新女友说,还是再复读一年吧。

    我认识你的这三年里,你的身高像竹子一样拔节生长,到现在我看你时,都不得不微微仰着头,我想看清你的表情,但你已经搂着女友转身走了。

    我没有听你的话复读,反正我从来都不够乖巧。

    我去了你的学校,报了商务班。商务班男多女少,所以我在商务班格外打眼,进校一周,收到的情书比我之前十年多收到的都多。

    最后我从中选了一个看起来眉目澄澈的男孩恋爱。他会在天晴时带我出去郊游,会在风冷时握着我的手,会在我生病时给我喂药,会在篮球场上进球时冲我微笑。

    他看我像你当初看骆千寻一样,眼里满是温柔。可是我的脸在笑,内心却在每一个午夜,流连在枕边时,空荡荡地忧伤着。

    你在学校是知名人物,这么多年我没有改过口,依旧叫你苏澈哥哥。大家都知道计算机系的苏澈有个妹妹叫周小熊,两个人都优异得不像话。

    可是我们很少有交集,因为你有你的圈子,我有我的男友。

    我依旧在看骆千寻的博客,看她和男友甜蜜,争吵。不过现在写日记逐渐变成了她一个人的事。

    在我结束职高的第一年,看到她在博客上写下了最后一篇日志,她说:这是一篇告别,感谢这三年来你陪在我身边,我想我的青春是从爱你开始,如今也在毕业时画下了句点,从此以后各安天命,再见。

    我看完后,在QQ上喊她,这三年来我很少和她说话,偶尔聊也只是聊几句近况。她知道我中考失利,也为我可惜了许久,但得知我在职高也混得很好,就不再担心。

    如今我在QQ上小心翼翼地问候她,是不是和那个叫魏星沉的男生分手了?

    她说,是的,两个人选择不同,总要走向不同的地方。

    我沉默了一下问,你,和苏澈哥哥还有可能吗?

    那边过了好久才回复,小熊,我这个人,从来不会走回头路。

    不回头的骆千寻考上了一所有海的城市的大学,又开始了她的新旅程。她换了新博客,写了新日志。她买了相机,她和她的朋友时而烟熏妆,时而素面朝天地拍照,热火朝天地挥霍青春。

    而你,念了两年职高后,便出去寻找出路。你也去了新的城市,跟骆千寻所在的海滨城市相邻。

    我曾被小说里的爱感动,为电视剧里的爱情哭,可是面对你沉默的爱,我却满满的都是心疼。

    其实这几年,你不说,我不问,但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你身边的女孩走马观花似的换,不管你牵起谁的手,亲吻谁的嘴,自始至终,你心底唯一住的人叫骆千寻。

    直到现在,你也愿意为她做任何不顾一切的事。

    你走之后,我也没有再在职高混日子,而是经由父母托关系,又参加了一次中考。考入从前骆千寻所在的重点高中。

    经历过繁花似锦,经历过惊心动魄,经历过悲欢离合,高一的我像一个未老先衰的垂暮老人。

    我开始不再张牙舞爪地生活。沉淀时光,素衣简行。我经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高中三年,图书馆的靠窗的座位恐怕都被我坐出了一个洞。

    也有谈过几场恋爱,最后都无疾而终。

    我依旧在观望骆千寻的博客,观望她的生活,她像一只不知疲倦的蝴蝶,穿梭在花丛中,她还开始写书,提及那段曾经纠缠过三年的感情,所有人都为她的感情落泪,只有我在字里行间不停寻找你的影子。

    让自己彻底忽略书里的男主叫魏星沉,而不叫苏澈。

    她从来没把与你的那段感情示过众,我有些为你鸣不平。可是后来我在她博客里看到她写的一句话“说出口的伤痛都已平复,绝口不提的才触及心底”后,选择了原谅她。

    长大后的我沉静下来,谈了几场恋爱,也渐渐懂得了爱情是个奇怪的东西。

    我相信,你为她挡过的伤害,你为她放过的气球,你为她留过的座位,你为她买过的零食,会沉淀在她每一个午夜梦回的睡梦里。

    她并没有忘记,只是不言说,便更显得那段往事弥足珍贵。

    {7}

    你在另外一座城市过得好不好,我无从得知,因为你经常性消失,我会给你留言问候,但你回复的次数很少。我只是零星知道你依旧在做电脑方面的东西,从硬件到软件,好像成果还不错。

    不过不再听说你身边有别的女孩,你独自一人在外流离失所,像孤单的剑客。

    只是在我高二那年,动了一次眼睛手术,你曾主动打电话来慰问,并往我卡里打了一些钱说让我买营养品,那时我才知道你并没有忘记我。或许你只是不想看到我,因为看到我,你便会想到骆千寻,想到那段你不愿意回忆的过往。

    整个高中三年,我在一个优等生的光环下安静地生活。没有人知道我会跑到天台上抽烟,没有人知道我会跑到网吧打游戏,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台球技术精湛得无人能比。

    这些都是你曾经教会我的东西,可是我却再也找不到你。

    我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我曾在地图上画过与你的距离,相隔一千里,手指测量不过是指尖的距离,可是在现实里,遥远得像隔着整个银河系。

    骆千寻的博客上说她开始找工作,一路顺风顺雨的她就连找工作也没耽搁。有公司争相邀请她,别人都找专业对口或者是不对口也硬上,只有她,挑了自己的爱好,走马上任,好不春风得意。

    你依旧像一个鬼魅一样神出鬼没,QQ头像从来没有亮过,你给我的号码由关机变成了空号。

    我经常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看到瘦削男生的背影便觉得像你,我跟踪了数不清的男生走长长的路,有一个回头问我,为什么要跟踪他。

    后来,这个男生成了我的男朋友。

    这是我在大学里的唯一乐趣,他长得真的很像你。我以前总觉得你找的每一个女朋友都有骆千寻的影子,现在才惶然发现,我谈过的男孩,又何尝不像你。

    这个发现并没有让我惶惶不安。因为你用衣袖挡着我刺猬一样的短发保护我不被别人找到时,我就喜欢上了你。所有人问我我都没有承认,可是我欺骗不了我自己。

    虽然我一直奇怪自己爱你的方式,从来不曾企图占有,甚至会默默地想,真正的幸福,是为你的爱找到幸福。

    可是我们离散这么多年,我该如何帮你寻找?

    男友对我很好,或许从一开始,认识他的方式就和其他男生有所不同。

    所以,对他,我也一心一意,虽然偶尔会想起你,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心猿意马,因为你在我心里,已经成为一种美好的信念,一种在困境里逆生出来支撑着我的强大回忆。

    我也断断续续地从偶尔给你的留言回复里知道,你离开了靠近骆千寻的城市,去了另外一个与她隔山隔水的地方,因为这些年来骆千寻身边换过数次男友,可是如她所说,她没走过一步回头路。

    我在地图上丈量我们三个人的距离,像一个铁三角。

    彼时,我认识你和骆千寻,整整九年了。

    九年前,我们在一个烟雾缭绕的小网吧里谈笑打闹。

    九年后,我在地图上反复丈量我们的距离,依靠微乎其微的网络,才能得知对方的消息。

    我曾以为,这一生,你不联系我,我都不会得知你的消息。

    最后,在我大三毕业那年,和男友决定订婚时,接到骆千寻的电话。

    她的声音在夜晚听起来显得格外空荡,我说,在C市你……还没来得及问候完,电话里的骆千寻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除了那次你为保护她而被毁容,她大哭过外,我从没看过她这样哭过。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焦急地问,千寻姐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最后,我听到骆千寻说的一句话,突然缄默,然后眼泪吧嗒吧嗒地下来。

    她说,小熊,苏澈走了,苏澈的网吧失火……他……

    骆千寻断断续续告诉了我这些年你们的联系,原来你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给她留一个号码,你可以让所有人找不到你,甚至是你的父母,唯独骆千寻,一打电话,就能听到你的声音。

    骆千寻说近两年来,她知道你经常失眠,但是并不知道你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失火那天,因为你睡前吃了安眠药,所以没有惊醒,救火人员也只顾网吧里的顾客,直到大火扑灭,才有员工想起你这个老板还在楼上。

    等救火人员赶到楼上时,那里已经有一片被水扑灭后的潮湿灰烬。

    骆千寻抱着电话对我哭,她说,小熊,如果当年我不以那种决绝的方式和苏澈分手,他是不是就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

    她将你的死全部归咎她身上,她哭泣的声音像一个脆弱的娃娃,再也不复平时的张牙舞爪。

    可是我没有回答她,就连我都无法安慰自己,又怎能凭借薄弱的语言慰藉她。

    我挂了电话后,男友问我怎么了,为什么会哭得满脸泪水。

    我说,一个好朋友去世了。

    我没有讲你是我十年来爱慕的人,依赖的人。

    因为我知道,从此以后,你将会被我永埋心底,永远不见天日。

    苏澈,这么多年,你如闲庭信步,我企图用跑的方式都无法追赶上你。

    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年的中考,其实我是故意冲了一夜的冷水澡才病倒的,因为我不想考得那么好,我想和你念同一所学校,闻你闻过的空气,看你看过的花,坐你坐过的课桌,抽你抽过的烟。

    可是最后在我蹒跚步入你身边,你却转身离开。你的身影,一直都追随着骆千寻,可是我不忌妒。

    爱的方式有很多,伤害,占有,争吵,刺探,从一开始我便选择了远观。

    你定会说我清醒,其实我只是胆小,我害怕受到伤害,所以选择了最自保的一种方式。

    可是这一刻,我突然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选择追随。

    如果此刻我能在你身边,能陪你一起融入在灰烬里,那该是一件多么凄美的事。

    可是如今,我身边有了别的男子,我只能在他的怀里一边默默垂泪,一边悼念你。

    在灰烬里的你,是否还记得一个叫周小熊的女孩?在灰烬里的你,手臂是否摆成一个孤单寂寥的拥抱姿势,等待着一个你永远等不到的人?

    从此以后,你将会被我永埋心底,永远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