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丑剑客 > 正文 > 第十四章 神秘少年
第十四章 神秘少年



更新日期:2021-10-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宫仇与盟主诸葛瑛话别之际,忽听门外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原来堂堂近卫长便是‘丑剑客’!”

  宫仇勃然变色而起,沉声喝道:“谁!”

  谁字离口,已还快地拉开房门,门边赫然是近卫长首凤陈素珍。

  近卫六凤,二凤与五六两凤,死于“天狼尊者”之徒东方雷的“摧心破血掌”,三四两凤,毁于“索血书生”,首凤是硕果仅存的一名女近卫。

  宫仇冷眼一扫陈素珍,俊面涌起一片杀机。

  首凤陈素珍既已识破他的行藏,只有杀之灭口。

  诸葛瑛移步到门边,目光一瞥首凤,首凤垂下头去。

  宫仇缓缓扬起手掌……

  诸葛瑛骇然道:“你想做什么?”

  宫他冷冷地道:“我不想第三者知道我的身份!”

  首凤惊怔的抬起了头,可能她已听出宫仇话中之意。

  诸葛瑛一拉宫仇,随手带上房门,道:“我的居处难道还有人敢窃听,首凤与我情同姊妹,她早知道内情了!”

  “哦,那是我莽撞了!”

  “你说你今后仍要以‘丑剑客’的面目出现?”

  “是的!”

  “本盟将倾力对付你?”

  “我不在乎!”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宫仇坦然把两年前绝谷之中的一幕,说了出来,然后道:“就是如此,我不能取消对死者的诺言,‘丑剑客’将永远不死!”

  诸葛瑛幽然一叹道:“那只好由你了,只是……唉……你还是先离开此地吧!”

  她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眉宇之间,幽怨之色更浓了。

  突地

  宫仇想起了一件事,几经踌躇之后,道:“瑛妹,丐帮中支分帮掌门人的信物是否在你身边?”

  诸葛攻一愕,道:“你怎么知道?”

  “丐帮大典之日,孙平章乘机劫夺绿竹仗与竹符,你是一盟之主,当然……”

  “怎么样?”

  “我必须得回!”

  “为什么?

  “我已答应丐帮‘胖瘦”二长老,代为取回!同时,这也是上代分帮主‘斑衣神丐邓十五公’的临死重托,我不能不完成?”

  诸葛瑛面现极度为难之色,沉声道:“这是本盟全盘计划之中的一部分,我身为盟主,也不能违反!”

  “并吞江湖帮派的计划?”

  “你为什么这样说?”

  “事实如此!”

  “武林春秋,与朝代更迭并无不同,雄则霸……”

  “那只是野心家进行弱肉强食的藉口。”

  “仇哥,我是身不由己,任盟主一职,是父命难违!”

  “我们不谈这些,瑛妹,丐帮信物在你手中,而我志在必得……”

  诸葛瑛沉思了片刻,面上突现坚毅之色,向门外发话道:“素珍?”

  “弟子在!”

  “到我房中把放在壁厨上层的那两件东西拿来!”

  “遵命!”

  不多时,近卫首凤陈素珍把竹权竹符取到,送入房中,向宫仇投了神秘的一瞥,退了出去,诸葛瑛把东西交与宫仇,道:“你拿去吧?”

  宫仇接了过来,道:“我代丐帮向你致谢!”

  宫仇藏妥竹符,用布裹起竹枝,黯然道:“我走了!”

  诸葛瑛满面依依之色,咬紧香唇,点了点螓首,低沉地道:“愿你珍重!”

  宫仇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叹息,那可以预见的结局,使他不寒而栗,但,事实的演变是如此,靠人的力量是无法回天的。

  他缺少再看她一眼的勇气,匆匆开门出去,象是逃避什么似的,身后,传来诸葛瑛幽长的一声怨叹。

  在盟主尚未宣布解决他近卫长职务之前,在总盟之内,不但可以畅行无阻,而且地位仍受尊敬。

  他滞留“金剑盟”的目的,是为了便利索仇,现在,他把希望放在一月后的君山大会之上,届时,“太上”必然会参与的。

  离开了总盟,他下意识地感到一阵轻松,但随着另一个问题闪上心头,使他感到极度的惶惑,那取走他的面具衣物的人是谁?从对方的行为来判断,动机可能是为了救自己,目前,他唯一的希望是那人主动现身,然而这想法是杳茫的。

  如果对方别具用心,以“丑剑客”的面目去……

  意念及此,不由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颤。

  另一方面,诸葛瑛幽怨的神情,仍清晰地浮漾在他的脑海中,情与仇,恩与怨,给他带来莫名的困扰,虽然,这方面他已有所决定,但总是情难自遣。

  由是,他想到万凤真。

  想到父母生前指腹之盟……

  他下意识地伸手抚向胸前,这一摸之下,使他大感震惊,那面玉锁不在了,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那是他自小随身之物,也是唯一腹盟的信物,如果丢失了,岂不终生抱憾,他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那玉锁是在与“武林一老”动手之时遗落,抑或是被那取走自己面具剑衫的神秘人给一并拿走?

  那人是谁呢?

  他仅是从诸葛瑛的话语中,知道有人化身“丑剑客”移转了孙平章等人的追逐目标,至于那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目的何在,他根本无从想象。

  他必须急切的找到那人,但,从何着手呢?

  除了那人主动现身,他毫无办法。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狼狈和烦燥。

  如果万一对方是敌非友,那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心念之中,冷汗涔涔而下。

  在神思不属的情况下,也不知奔行了多少路,奔向何方,只是本能的展动身形,一阵暴喝之声,把他从迷茫的境地中唤回,刹势侧耳一听,声音传自官道左侧的林中,他暗道了一声:“不相干!”正待举步离去……

  蓦地

  他发现道旁横陈着三具尸体,两具是丐帮人物,另一具却是“金剑盟”属下的一个弟子,不由心中一动,弹身便朝林内掠去。

  林中,激斗方甜,战况惨烈无比。

  宫仇身形似魅,无声无息地欺到了斗场外围,隐身树丫之间。

  场内

  丐帮北方总舵“胖瘦”二长老双战“金剑盟”所属的“白旗坛主唐开山”,势均力敌,“白旗坛”属下剑手,与数十丐帮帮众混战在一起,白旗剑手占了上风,丐帮弟子死伤已不在少数。

  另一边,四个老丐围攻一个高大狞猛的独眼白发老丐,那白发老丐,赫然是欺师灭祖,投靠“金剑盟”的“独眼丐乐天民”。

  四丐已各出全力,但仍被乐天民迫得团团转。

  宫仇一看情况,心中已明白了大半,显然是丐帮不惜劳师动众,缉拿叛徒乐天民,“金剑盟”出面阻止。

  一声栗喝,换以两声惨哼传处,围攻乐天民的四丐已有两个人受伤倒地,另两丐却跳出了战圈。

  乐天民冷笑一声,扑向那两丐只,三个照面,两丐先后栽了下去。

  一声虎吼,“白旗坛主唐开山”剑势陡紧,迫得“胖瘦”二长老连连倒退。

  白旗剑手死伤并不多,而丐帮弟子却不断减少,照此情形发展下去,不出半个时辰,丐帮弟子势将无一幸存。

  惨号声!

  喊杀声!

  剑杖交击声!

  交织成一首疯狂而恐怖的乐章。

  “独眼丐乐天民”口中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跃入人丛,出手之间,丐帮弟子非死即伤。

  宫仇看得目毗欲裂,即使不受“斑衣神丐邓十五公”之托,他也不能袖手,但一个意念,使他踌躇不前,自己虽然已被诸葛瑛解除近卫任之职,但可能还没有通告。如果此时现身出手,势将为诸葛瑛带来严重的后果,而且诸葛瑛还违冒盟规,把丐带的信物交给了他。

  他不由暗恨那取去他面具衫剑的神秘人物,否则现在他大可以“丑剑客”面目出现,一切都毋庸思虑。

  就在此刻

  一条人影从林外疾射入场,赫然是一个“红毛”老丐。

  “胖瘦”二长老一见这老丐现身,同时一振。

  金剑弟子中,有人高呼出声:“那是红毛丐!”

  “红毛丐”目光如电,一扫现场,直奔“独眼丐乐天民”。

  乐天民似乎极度震惊,弹身就朝场外飞掠……

  立即有四名金剑手,联手截住了“红毛丐”。

  乐天民一个起落,已到了林边,无巧不巧地正在宫仇隐身树下,宫仇连想都不想,伸指弹出一缕指风,“凌虚截”是“一元宝策”所载神功,何等玄奥,乐天民一意图遁,却想不到树顶上会有人出手阻截,连哼都不曾哼一声,倒栽下去。

  一旁树身之上,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道:“兄台好指力!”

  宫仇这一惊着实非同小可,想不到近旁还隐得有人,以自己的功力,竟不曾发觉,循声望去,只见两丈外的一根树梢上正端坐一个面目黧黑的少年,正对自己微微而笑,不由问道:“何方朋友高人?”

  黝黑少年露出编贝也似的玉齿,盈盈一笑道:“高人不敢当,你是否宫仇?”

  宫仇心中暗惊,随道:“正是,敢问……”

  黝黑少年道:“我正要找兄台,想不到在此巧遇!”

  宫仇更是奇怪,道:“要找在下?”

  黝黑少年道:“正是!”

  宫仇道:“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黝黑少年道:“你是不是不方便出手?”

  宫仇闻言不由一窒,骇异莫名,不知这黑少年是什么来路,竟然会知道自己的姓名,连心中所想也被猜中,而自己对他,却一无所知……

  心志未已,只见丐帮执法长老“红毛丐”手中打狗棒运转如飞,三招两式,把四名金剑手打得一死三伤,一个弹身到了树下,朝躺在地上的乐天民瞥了一眼,老脸微微一变,抱拳朗声道:“是哪位朋友助本帮截住叛徒,请出来一见!”

  宫仇心头怦的一跳,看来是非现身不可了……

  一条人影,飘然下树,赫然是那神秘的黝黑少年,有上斜背一柄带布套的长剑。

  “红毛丐”一看对方竟然是个二十不到的少年,心中骇异对方竟有这般身手隔空点穴,制住了功力不弱的乐天民,当下重新一抱拳道:“老化子先致谢意,小友如何称呼?”

  黝黑少年调皮地一笑道:“江湖无名小卒,不敢当阁下功问,我姓陈!”

  宫仇心中的骇异,简直无法形容,这黑少年不但知道他不便现身出手,而且竟然替他认了这笔账,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怪事。

  黝黑少年所为,决非是偶然,但,他的动机是什么呢?他说有事要找自己,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红毛丐”略一检视乐天民的穴脉,红眉一杆,道:“小友的点穴手法,高明极了。”

  黝黑少年坦白地道:“雕虫小技,不足以当大长老法眼!”

  “小左忒谦了,老化子算是开了眼界!”

  “大长老不介意在下伸手介入战端吧?”

  “这……当然……”

  黝黑少年蓦地弹身射入斗场,所至之处,惨号之声迭起,“金剑盟”属下弟子,一个接一个栽了下去,而且无一活口,出手之狠辣,令人毛骨惊然。

  宫仇不由看呆了。

  “白旗坛主唐开山”一看情况逆转,心神略分,立被“胖瘦”二丐抢去先机,一轮疾攻之下,迫得他手忙脚乱,险象环生,掌中剑几乎把持不住。

  黝黑少年疯狂攻杀,顷刻工夫,场中的白旗剑手,已十去其八。

  丐帮弟子精神大振,三四人对付一人,白旗剑手伤亡殆尽。

  蓦地

  “红毛丐”暴喝一声道:“住手!”

  声若旱地焦雷,场中人全部停下了手。

  丐帮方面,伤亡的弟子为数不下百人,现在的约三十之数。

  “金剑盟”这面,由于“红毛丐”和那黝黑的神秘少年先后现身参战,由绝对的优势变成了绝对的劣势,此刻剩下的剑手,除坛主之外,仅有三名双剑弟子。

  “红毛丐”一把提起乐夭民,直至场中央,向唐开山道:“本帮不愿赴尽杀绝,朋友可以上路了!”

  “白旗坛主唐开山”怨毒至极地用目光一扫丐帮三长老,恨声道:“贵帮厚赐,本盟会加倍答谢的!”

  “红毛丐”哈哈一阵狂笑道:“朋友,老化子代表本帮接下你这句话!”

  就在此刻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唐开山,你别不要脸,既然饶你不死,你还不换紧尾巴滚,‘金剑盟’妄想制造丐门不屑之徒乐天民为傀儡,以控制中支分帮,乘早别做这个梦,丐帮千秋万世的基业岂是幸致的……”

  丐帮三长者与残在的弟子们,个个面现惊愣之色。

  宫仇一听那声音,心头到别直跳,暗忖:她怎么也来了?

  “白旗坛主唐开山”面孔成了猪肝之色,暴喝一声道:“住口,与老夫滚出来!”

  那娇脆的声音道:“唐开山,如你还要命的话,闭上你的嘴快滚!”

  话声中,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一个明眸皓齿,美赛天仙的少女俏生生地站在场中。

  她,正是刁钻慧黠的万凤真。

  下久前曲州火神庙丐帮大典之时,他尚是男子装束,化名冯真,所以丐带的人一个也不认识她。

  “白旗坛主唐开山”一看对方竟是个黄毛丫头,更是火星直冒,厉声道:“丫头,你是何人门下?”

  万凤真冷笑了一声道:“你知道我是何人门下之后,又能怎样?”

  “宰了你再找你师门算账!”

  “配吗?”

  “丫头,老夫教训教训你!”

  挟着喝话之声,唐开山放身上步,劈出一道排山劲气……

  万凤真素手一圈一引,如山掌劲,竟被引得向旁边滑去。

  所有在场的高手,齐齐面露骇色。

  唐开山怔了一怔,脸上杀机大炽,身形闪电一挪,右手曲指如钩,向万凤真左肩抓去,这一抓不但快逾电光石火,而且诡异至极。

  “红毛丐”手中竹枚一横,正待……

  万凤真竟然不闪不避,反而迎了上去。

  唐开山一把抓实,突地惊叫一声,抽身暴退。

  一只手掌,已然鲜血淋漓,双目似要喷出火来,瞪视着万凤真道:“逆鳞宝甲!好,丫头,等着瞧吧!”

  说完,一挥手,带着三名仅存的白旗剑手,狼狈奔窜而去。

  万凤真望着唐开山的背影,不屑已极地嗤了一声。

  那“独眼丐乐天民”穴道被制,但人却清醒,自知落回丐帮手中,将受严厉的帮规制裁,面上的神情,骇怖之中带着恨毒,没有一丝悔意,看来这独自老丐已经是积恶难返了。

  执法长老“红毛丐”凝注了万凤真片刻,道:“白石岛万掌门人与姑娘是什么称呼?”

  “是家父!”

  “哦!老化子失敬了,令尊大人好?”

  “托福!”

  “胖瘦”二长老也上前与万凤真见礼寒暄,足见“万老邪”的名头确是不小。

  “红毛丐”朝远远站在树下的那皮肤黝黑的少年一指道:“那位是……”

  他认为那神秘少年与万凤真是一路的。

  万凤真秀眸一转,道:“不认识!”

  蓦在此刻

  一个俊美飘逸的黑衣少年,如飞絮般落在众人之前。

  万凤真先是一愕,既而喜之不胜地娇唤了一声:“仇哥哥!”

  这黑衣少年,正是隐在树上的宫仇,他原来的青衫,已被那化身“丑剑客”的人换走,是以万凤真乍见之下,为之一愕。

  三长老及在场的丐帮弟子,并齐一震,想不到场外还隐得有人。

  丐帮弟子之中,有一人突然惊叫道:“他是‘金剑盟”的近卫长!”

  此语一出,众丐莫不变色,三长老立即采取戒备姿态。

  宫仇挪步到了万凤真身边,柔声道:“真妹,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你?”

  万凤真笑逐颜开,梨涡浅浅,秀眸中射出情有独钟的少女所特有的光辉,嫣然道:“仇哥哥,我也很感意外!”

  “你见到令尊没有?”

  “还没有!你的事办妥……”

  “停会儿再谈,我先交代点事!”

  声落,转向“红毛丐”与“胖瘦二丐”,一抱拳,道:“三位长老请了,在下宫仇!”

  “红毛丐”眼中隐隐露出敌意,道:“小友有何见教?”

  那穴道被制,倒在地上的“独眼丐乐天民”到现在还不知道栽在谁的手里,一见宫仇现身,想及宫仇在“金剑盟”的地位,登时面露喜色,以为可以有救了,独目闪闪发光,直盯住宜仇。

  宫仇目注“胖瘦”二丐,沉声道:“二位认识‘丑剑客’否?”

  二位面上立现惊容,“胖丐”感然不解地道:“小友因何有此一问?”

  万凤真却已会过意来,知道心上人这一问必有用意,及至注意到宫他手中所待的布包杖形之物时,心中更了然十分。

  宫仇淡淡地一笑道:“胖长老只说认不认识?”

  “老化子认识!”

  “可否记得火神庙贵帮大典时,‘丑剑客’所作的诺言?”

  “哦!小友是……”

  “在下受‘丑剑客’之托,完成当日的诺言!”

  三长老面色又是一变,敏感地把目光扫向宫仇手持之物。

  宫仇撕开布片,露出那根晶莹碧绿的竹杖,又从怀中取山竹符……

  在场的丐门弟子,一阵欢呼之后,齐齐俯首躬身。

  三长老面色肃然,“红毛丐”拱手道:“敝帮永感‘丑剑客’大德!”

  宫仇俊面湛然,肃声道:“贵帮中原分帮舵主‘斑衣神丐’与‘丑剑客’交相莫逆,这些须之事,倒不足挂齿,只是邓帮去遗命传位给‘七巧丐’并要新舵主清理门户……”

  “红毛丐”立即接话道:“老化子身为总舵执法,这两件事决遵邓分舵主遗言办理!”

  宫仇把竹符与竹枝递与“红毛丐”,道:“在下算是已完成‘丑剑客’之托,就此别过!”

  “请小友寄语‘丑剑客’,敝帮永铭他的大德!”

  “在下会转达的!”

  “独眼丐乐天民”做梦也想不到事情的变化是如此,他想不到堂堂“金剑盟”的近卫长,何以要为“丑剑客”效力,而且对他视若无睹,老脸颊呈死灰,一丝刚燃起的生之希望,在刹那之间熄灭了。

  宫仇向众丐一拱手,转向万凤真道:“真妹,我们走!”

  万凤真一把拉住宫仇的手,道:“仇哥哥,现在你不会再撇开我了吧?”

  一句话,直刺进了宫仇的心窝,万凤真哪里知道这短短的别离,宫仇的思想已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两次受盟主诸葛瑛救命之恩,也承受了山高水深的情,而诸葛瑛却是他仇人之女,恩与仇是对立的,丝毫没有妥协的余地,他不能不报仇,但又不愿忘恩负义,于是,他暗中决定,待仇消恨了之日,一死以酬诸葛瑛,这可怕的决定,诸葛瑛也不知道。

  一股黯然的情绪,涌上心头,当然,他是无法向万凤真解说的,但,那无声的痛苦,却已跃然面上。

  万凤真机伶过人,粉腮微变道:“仇哥哥,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什么!”

  “你骗我?”

  “我……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突逢意外,永远地离开了你……”

  万凤真面色一沉,毫不假以思索地道:“我马上就死,我决不独活在世上!”

  宫仇心头大震,勉强装出笑容道:“说着玩的,我们走!”

  两人手携手走了一段路,刚到了林边,宫仇突地一摔万凤真的手,道:“啊呀!我竟然忘了!”

  万凤真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直盯在宫仇的面上,道:“什么事大惊小怪?”

  宫仇回转身,目光四处游走,不答万凤真的话。

  万凤真急了,大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仇惶然道:“他……他……”

  “他是谁?”

  “方才那肤色黝黑的少年!”

  “怎么样?”

  “他说有事找我,可是……”

  “可是他已经走了!”

  “不,我必须找到他!”

  “为什么?”

  “他现身得非常突然,而且言语行动也充满了蹊跷,那不是偶然的!”

  “但他为什么又悄没声地离开了呢?”

  “不知道,但我要找到他!”

  话声中,人已向林中奔去,万凤真也只好跟着追去。

  这时,场内丐帮三老正指挥门下,清理现场,埋死扶伤。

  另一边,林木阴翳之中,一双夜星也似的眼,正凝望着宫仇和万凤真渐去渐远的身形,发出了一声怨艾的叹息,随后,长身起立,向同一方向掩去,这身影,正是那皮肤黝黑的陈姓少年。

  且说,宫仇与万凤真在林中穿行了盏茶工夫,仍不见那姓陈的黝黑少年,宫仇心中困惑不已,他既说有事要找自己,为什么又悄然离去呢?

  正行之间,只听一声断喝道:“站住!”

  声音不大,但却入耳惊心。

  宫仇与万凤真双双止住脚步,目光所及,距两人约三丈之处,站着一个身躯伟岸的黑袍老者,一部虬髯,已现灰白,双目青光闪烁,慑人心神,前额被一道凹槽一分为二,看来是一记剑创,使形貌变得极为狰狞可怖,那疤痕从鼻梁直达发际。

  疤面老者语意森森地道:“你就是宫仇?”

  宫仇心头一震,但表面上仍持一贯的冷漠,道:“不错,阁下何方高人?”

  疤面老者目中青光陡炽,令人目眩神夺,答非所问地道:“宫仇,你好大的胆子!”

  宫仇一愣神,道:“阁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竟敢背叛‘金剑盟’!”

  “背叛,此语何解?”

  “哼,丐帮信物由何而来?”

  “这……”

  宫仇全身一震,答不上话来,他不能说出是诸葛瑛私下给他的,但又说不出任何借口,丐帮信物,被该盟首坐护法孙平章劫取,留放总盟,由盟主亲自保管……”

  疤面老者重重地一哼,道:“说!”

  宫仇俊面一沉,冷冷地道:“这关阁下什么事?”

  “老夫要知道!”

  “可是在下无可奉告!”

  “你找死?”

  “未必!”

  宫仇口里答话,心中却在急转着念头,这老者来得突兀,话也问得突兀,却又不肯出示身份,看来对方可能是“金剑盟”高手之一,“金剑盟”之中,除神秘的太上之外,还有八大护法,其中孙平章他认识,第八第四两护法,业已死在他“一剑降魔”的绝招之下,其余的,他连见都没见过,可能当前的老者会是护法之一也说不定。

  心念之中,只见疤页老者狞笑一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儿,你就试试看!”

  看字声中,随手挥出一掌。

  这一掌看去轻飘飘的毫不着力,简直有同儿戏,宫仇正在揣测对方的虚实,一股万钧潜劲已撞上身来,急切中运功相抗,右掌斜拍了出去……

  轰然一声,尘土飞扬,枝叶漫卷,宫仇当堂被震退了五六个大步。

  万凤真也被同时震得斜荡了开去。

  随手一挥,竟有这大的劲道,这老者的功力,怕已到了深不可测之境。

  宫仇不由心头巨震,他测出这老者的功力,比之孙平章等,不知高了多少。

  万凤真腮帮子一鼓,娇斥道:“老头,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疤面老者嘿地一声冷笑,道:“丫头,你不配问,老夫今天毁了你,这笔账由‘万老邪’来算好了!”

  话声中,举掌向万凤真挥去,一挥之间,劲风雷动,势可撼山栗岳,较之方才劲道暗藏的一掌,截然不同。

  宫仇可看出这一击势非小可,万凤真决挡不了,毫不思索地一掌横里推去。

  焉知这势若万钧的一掌,竟然是虚招。

  “砰!”然巨响声中,双方劲气互激四散。

  疤面老者的左掌,却在第一掌与宫仇劲气相触之前的瞬间发出,待宫仇发觉,巴然不及出手了。

  万凤真自恃“奇门派”的独门武功,竟然不闪不避,双掌一圈一引,想把对方劲力引开,但,她估计错了,疤面老者的功力高出她太多……

  排山劲浪狂卷之中传出一声闷哼,万凤真飞栽一丈之外。

  宫仇疾逾星射地弹了过去,一把抱住道:“真妹,伤得重不重?”

  万凤真粉腮煞白,但仍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内腑没伤!”

  宫仇这才放了心,他知道是“逆磷宝甲”的功用,否则非重伤不可,当下放开万凤真,回身放向疤面老者道:“阁下是想故意伤人?”

  疤面老者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宫仇,老夫如果要她死,她就活不了!”

  宫仇面上涌现一片杀机,冷冰冰地道:“阁下就出手试试看?”

  疤面老者重重地哼了一声,举步朝万凤真欺去……

  宫仇咬了咬钢牙,功集双掌,脚步随着挪动,脑海中飞快地转着念头,如果他要从疤面老者手下救万凤真,势非使用“一元宝-”上的武功不可,但这样一来,岂非暴露了他以往“丑剑客”的身份?如果不用神功,决无法与对方匹敌……

  心念之中,疤面老者在距万凤真八尺之处停下身来。

  宫仇在倚角方位上止步。

  场面呈现空前的紧张。

  如果疤而老者出手,宫仇无疑的将不顾一切后果施出致命的一击。

  万凤真粉腮一片铁青,厉声道:“老头,你该报出身份!”

  疤面老者目光一扫宫仇,竟然被宫仇面上呈现的恐怖杀机惊得一窒,老脸抽动之下,牵动了前额的疤痕,丑恶狰狞之状,令人不寒而栗。

  宫仇目不稍瞬的注定对方,伺机出手。

  疤面老者突地开声道:“宫仇,凭你救不了她!”

  宫仇冷冰冰地道:“阁下一试便知!”

  “如果老夫毁了她呢?”

  “在下把你碎尸万段!”

  “如果老夫连你也毁了!”

  “你办不到!”

  “你有这自信?”

  “可以这么说!”

  “她对你这般重要?”

  “不错!”

  疤面老者面孔抽动了数下,沉缓地道:“宫仇,你既如此看重‘万老邪’的女儿,对诸葛瑛如何交代?”

  这话使宫仇透身冰凉,下意识地退了一个大步,栗声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万凤真的表情可就不同了,秀眸之中顿现幽怨之色。

  疤面老者道:“你不必问老夫是谁,只回答老夫的问话?”

  “无可奉告!”

  “你不怕自食其果?”

  “如此看来,阁下是‘金剑盟’的人了?”

  “就算是吧!”

  “阁下何不说出真正的目的?”

  疤面老者逼近了两步,道:“宫仇,坦白地讲,谁是‘丑剑客’?”

  宫仇寒声道:“丑剑客就是丑剑客!”

  “绝对不是?”

  “随阁下去想吧!”

  “宫仇,你奉‘丑剑客’之命,送回丐帮信物?”

  “有这回事!”

  “丑剑客是你什么人?”

  “师父!”

  “哦!‘丑剑客’现在何处?”

  “无所不在!”

  “你不说?”

  “已经说了!”

  “别对老夫要花招!”

  “信不信由你?”

  “你真的不肯说?”

  “无可奉告!”

  蓦在此刻

  一个冰寒至极的声音道:“丑剑客在此!”

  三人同感意意外的一震。

  只见一个面目奇丑的剑士,幽然出现。

  万凤真骇然望着宫仇,以她所知,“丑剑客”是宫仇的化身,现在,居然会又跑出一个“丑剑客”来?

  宫仇心中的激动,就非笔墨所能形容的了,他必须立刻揭开这个谜底。

  疤面老者突地发出一阵震动林樾的狂笑,笑声中充满了无穷的杀机。

  宫仇方才承认自己是“丑剑客”门下,现在要想说话也无从开口了,他不能向冒充他的人称师父,又无法当“疤面老者”之面揭穿对方的行藏,至少,对方在他与“武林一老”相并而为“血指追魂”所伤时,移转了“金剑盟”的追杀目标。

  他是谁呢?

  是旧识?抑是陌生人?

  是善的?抑是别有图谋?

  万凤真忍不住向宫仇身边靠近,悄声道:“仇哥哥……”

  话才出口,便被宫仇止住。

  “丑剑客”目光一连在宫仇面上转了数转,从目光中,宫仇看不出对方是敌是友?

  他只觉得那目光十分异样,令人困惑。

  疤面老者敛住笑声,目中青芒暴射,罩定了“丑剑客”道:“丑剑客,今日此时能与阁下碰面,的确是三生有幸!”

  “丑剑客”冷漠至极地道:“朋友,如何称呼?”

  宫仇注意倾听疤面老者自报名号,但他失望了。

  疤面老者嘿嘿一声怪笑道:“丑剑客,阁下功力不弱,手段也够辣,你能接得下本人三招,再报名号如何?”

  “丑剑客”不知是有意,抑或无意,目光先朝宫仇一瞥,然后道:“可以!”

  这下可急煞了宫仇,第一,他不愿让别人替他挡灾,因为疤回老者指名要索的“丑剑客”是自己。第二,如果对方功力不敌,“丑剑客”之名将受损害。第三,对方固可冒“丑剑客”的形貌,但武功是冒不来的,势非当场被拆穿不可……

  疤面老者低沉阴冷地喝了一声:“亮剑!”

  “丑剑客”大刺刺地道:“对你还毋须本剑客亮剑!”

  疤而老者嘿了一声,道:“那你死定了,如果用剑,或许能勉强接老夫三招!”

  “丑剑客”双掌一错,道:“出手!”

  宫仇可为难到了极点,不知是出手好还是不出手好?

  心念末已,疤面老者已上步欺身,双掌奇诡无伦地划了出去。

  “丑剑客”斜身出掌,完全是进手招数,对来招既不拆解,也不封闭。

  疤面老者面色为之一变。

  宫仇与万凤真却惊得呆了,为什么这“丑剑客”一上手就是拚命的战法,只攻敌而不自保,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啊,这种打法,如果功力悬殊,那是准死无疑。

  就在双方掌势,就要达到攻击部位之前的电光石火之间,“丑剑客”的左手,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抓向疤而老者腰胁要穴,奇诡狠辣,世无其匹。

  宫仇看得心头一寒。

  疤面老者右手招式业已递实,回救无及,闪让势亦不能,在这种任何高手都无法应付的情况之下,左掌闪电般横斩“丑剑客”颈项,以攻应攻,以杀手对杀手。

  如果“丑剑客”不变式,势必两败俱伤,而就事论事,他一抓未必能致对方于死地,但对方横掌这一斩,他却非送命不可。

  万凤真已然忍不住轻“哦!”了一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丑剑客”的身形,突地一个踉跄。

  这一来,情势完全改观,“丑剑客”攻出的一招一抓,全告落空。

  疤面老者却因这突然之变而抽身暴退。

  宫仇大惑不解,“丑剑客”何以会在此时,发生这种现象?

  疤面老者一声怪笑道:“妙极了,‘黑白双尸’的‘勾魂爪’竟然出现在你‘丑剑客’的身上?”

  提到“黑白双尸”,宫仇心中一动,莫非“丑剑客”刚才那一抓,便是所谓的“勾魂爪”?那他到底是谁呢?莫非……

  疤面老老话声才落,双掌已一先一后劈了出去,分用了两种不同招式。

  双掌在同一时间之内,施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招式,可谓武林奇迹,所谓心无二用,高手出招,全赖心意神气相通……

  双手分招合击,等于同等功力的两人,同时出手,其威力可想而知。

  “丑剑客”双掌一场,但到了中途,突地虚弱地下垂。

  宫仇与万凤真同时惊呼了一声:“噫!”

  “砰!”然一声巨响,挟以一声惨哼,“丑剑客”蹬蹬蹬连退了十来步,一股血箭夺口射出,足有一丈之遥,身形幌了几幌,栽了下去。

  疤面老者一弹身,伸手去抓“丑剑客”的面具……

  “住手!”

  暴喝声中,一道排山掌力,挟雷霆万钧之势,卷向了疤面老者。

  疤面老者业已抓出的手掌一翻一划,如山劲流竟然被消却于无形,但人已退了一步,额上的疤痕,红得怕人。

  宫仇岳峙渊停地站在五尺之外,俊面冷若凝霜。

  万凤真机智超人,江湖阅历极深,可是就始终看不出疤面老者是什么来路,在她记忆中,从未听说过这一号人物,武功高得难以想象,不由皱起了双眉。

  疤面老者恶狠狠地道:“宫仇,你敢向老夫出手?”

  宫仇寒声道:“为什么不敢?”

  “老夫目前还不打算杀你?”

  “阁下大言不惭!”

  “你不要激老夫改变主意?”

  “阁下问姑试试看?”

  疤面老者怒哼一声,拍出了一掌。

  宫仇双掌一场,硬接了下来。

  “有种,再接一掌!”

  名虽一掌,其实等于两掌,一阴一阳两道劲气,绞扭暴卷而出,掌风未至,暗劲已告压体。

  宫仇咬了咬牙,双掌挟以毕生功力猛然劈出。

  一声山摇地动的巨响过处,四周枝叶纷飞,砂石激流成柱,旋起数丈之高,声势骇人听闻。

  万凤真被劲风余波,带得娇躯连幌。

  躺卧在地的“丑剑客”翻滚出两丈之外。

  疤面老者兀文原地不动,但满面俱是骇然之色。

  宫仇只觉气翻血涌,退了三个大步,这说明了疤面老者的功力较他高了一筹。

  疤面老者阴森森地道:“宫仇,原来你是深藏不露,嘿嘿嘿嘿,你的内力修为,当今之世已少有敌手,看来老夫非毁你不可了!”

  宫仇不明白对方所说的“深藏不露”是何所指,他与对方素昧生平,这话从何说起?他自信他的秘密除了万凤真父女,诸葛瑛,与武圣“见性大师”之外,别无人知,而这几人,都不会泄他的底,除非对方深知他的过去……

  心念之中,疤面老者黑袍鼓涨如球,目中青光炽烈,虬须蓬起如猬,向前连跨了两个大步,看样子,他要下杀手了。

  宫仇一横心,功集双掌,准备全力施展“旋乾转坤”这一招以图背水借一。

  万凤真粉腮白里透青,杀机隐隐,双掌贯劲,伺机出手援助檀郎。

  场面紧张得无以复加。

  只有那不知谁何的“丑剑客”静悄悄地躺在三丈之外,死活不知。

  这一刻,象是一年那么长久。

  宫仇是第一次逢到功力比他还高一筹的劲敌,虽然竭力镇静,仍有忐忑之感,他想不透的是对方的来路和目的,糊里糊涂地较上了生死。

  当然,迷糊的只是他,疤面老者肚里雪亮。

  疤面老者脸色一连数变之后,终于暴喝一声道:“接掌!”

  一股撼山栗岳的回旋劲气,以排山倒海之势匝地卷出,挟着震耳的雷鸣之声。

  宫仇双目尽赤,一招“旋乾转坤”,封了出去。

  这一招“旋乾转坤”,奇奥无方,既可攻敌对招,也可分式拆解以拚掌力,在“一元宝-”所载三掌之中,是最后也是最具威力的一掌,际此生死关头,宫仇以毕生修为发出,其势之强猛可想而知。

  万凤算也在同一时间,从斜里劈出一道劲流。

  一声惊世骇俗的巨响,撕空裂云而起,四外林木,有如疾风中的小草,爆出一片继折之声,十丈之内,昏天黑地,伸手不见五指。

  劲气消失,场内复趋明朗。

  万凤真粉腮苍白,娇喘吁吁,停身两丈之外。

  疤面老者胸部急速地起伏,双足下陷半尺。

  宫仇跌坐八尺之外,口角鲜血殷殷,俊面赤红如火。

  万凤真弹身近前,惶然道:“仇哥哥,仇……”

  宫仇面露一丝苦笑,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声音依然那样的平静,道:“我没事!”

  疤面老者瞪视了宫仇半晌,才进出一句话道:“小子,你居然不死?”

  宫仇哈哈一笑道:“不错,阁下非常失望,是吗?”

  突地,俊面浮现一抹痛苦之色,额上渗出了大粒的汗珠,显然他内伤不轻。

  疤面考者目中杀机再现,举步向宫仇欺去……

  万凤真厉喝一声道:“老匹夫,你敢……”

  疤面老者单掌一挥,劲风卷处,万凤真跌跌撞撞地退了开去,娇躯摇摇欲倒,显然方才的一击,她也受伤不轻。

  宫仇目中几乎喷出血来,狠盯着疤面老者渐渐移进的身形,心里却在想着那旷世无涛的一招“一剑降魔”,如果此刻有刻在手,鹿死谁手尚难逆料,然而,想终是想,他明白己不堪再受对方的一击了。

  疤面老者在宫仇身前伸手可及之处停下身形,右掌缓缓扬起……”

  万凤真尖叫一声,弹身扑了上来。

  “砰!”挟以一声闷哼,她在疤面老者左手一挥之下,倒泻回去,坐地不起。

  疤面老者扬起了手掌,久久不曾击下。

  宫仇拚聚了残留内力,准备临死一拚,虽说是多余,但他不甘束手待毙。

  蓦地

  疤面老者上扬的手垂了下来,转身向“丑剑客”躺卧之处走去。

  宫仇猛一咬牙,踏着不稳的步子,追了过去,朝“丑剑客”身前一站,道:“你准备把他怎么样?”

  疤面老者额上的疤痕又现红光,杀气腾腾地道:“宫仇,你一定要找死?”

  宫仇抗声道:“我问你准备把他怎么样?”

  他为什么不计生死维护这根本不知其所自来的假“丑剑客”,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疤面老者的行为激起了他潜意识中的恨,也许,他自己也是“丑剑客”的化身?也许,他认为这“丑剑客”可能是救他保全了秘密,不落入“金剑盟”首座护法孙平章之手的恩人,总之……

  疤面老者嘿地一声怪笑道:“对了,你说过与‘丑剑客’是师徒关系,宫仇,老夫很佩服你这一份傲气,不过,告诉你,他死定了,老夫只是要看看不可一世的‘丑剑客’,究竟是由哪一位武林朋友来扮演而已!”

  宫仇心中起了一阵疙瘩,看来江湖很多人都不相信日下的“丑剑客”是数十年前,以剑术称尊的那“丑剑客”,当了栗声道:“什么,他死定了?”

  “不错,你很惊奇是吗?”

  “丑剑客永不会死!”

  他这话是别有用意而发,疤面老者当然听不出来。

  “小子,可是事实上他不会再活了!”

  “何以见得?”

  “没有人能在老夫‘九宫掌’之下逃生,他五腑业已离位,神仙难救了!”

  宫仇切齿道:“有一天找会要你尝尝死的滋味!”

  疤面老者不屑地一哼道:“你知道你能准活?”

  宫认栗声道:“如果我不死,这话会兑现的!”

  他面老者沉声道:“小子,凭这句话让你活下去!”

  “你不后悔?”

  “哈哈,后悔?小子,老夫没有后悔可言!”

  “你敢留名?”

  “这……”

  “怎么,不敢?”

  “你方才接不下老夫三掌,‘丑剑客’也没有走出三招,老夫没有留名的必要,不过,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老夫自会找你!”

  “好!”

  “不过老夫仍须揭开这个谜底!”

  “办不到……”

  宫仇喝声才出口,疤面老者的手掌虚空一抓,“丑剑客”的面具应手而揭。

  “呀!”

  三声惊叫,同时传出。

  面具之下显现的是一张黝黑的少年面孔。

  难道他就是年已近百的“丑剑客”?

  宫仇心中的激动莫可言宣,他,正是那神秘的陈姓少年,想不到不久前自己被“武林一老”以“血指追魂”突袭重伤,昏卧林中,假自己的化身,引开孙平章等人的可能便是他,怪不得他说有话要跟自己谈。

  三人中,只有他清楚来龙去脉,但这姓陈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来路,目的何在,他仍然无从猜测。

  疤面老者目瞪如铃,迫视着宫仇,道:“他……‘丑剑客’?”

  宫仇冷冷地道:“不错!”

  “他到底是谁?”

  “丑剑客!”

  “小子,‘丑剑客’早死了……”

  宫仇忽地想起“丑剑客”临死前说过的一句话:“……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见到老夫真面目的人……”由此看来,武林中根本没有人知道“丑剑客”的真面目,于是冷冰冰地道:“谁曾见‘丑剑客’死了呢?”

  “武当玉虚老道!”

  “玉虚真人呢?”

  “据说也死了!”

  “不错,玉虚真人死了,还有数十个当今各派的剑手,但,‘丑剑客’没有死!”

  “真话?”

  “信不信由你!”

  “他就是年已近百的‘丑剑客’本人?”

  “也许!”

  “也许,什么意思?”

  “在下也无从奉告!”

  “你承认是他门下?”

  “这与真正面目无关!”

  “从现在起江湖中没有‘丑剑客’其人了!”

  宫仇要想说什么,又忍住没有说出来,口风一转,道:“阁下目的已达,何不请便?”

  疤面老者狞笑一声,挪步向“丑剑客”尸前……

  宫仇一闪身迅快地把原来佩在陈姓少年身上的剑取到手中,一抖,栗声道:“阁下还想打算什么?”

  疤面老者阴阴地道:“宫仇,你当看得出来?”

  宫仇寒声道:“看出什么?”

  “丑剑客之死!”

  “不错,‘丑剑客’在应战中途,突然失去了抵抗力,所以阁下得以轻易遂了心头,也就是说阁下毁了一个没有抵抗力的人……”

  “老夫事后才警觉!”

  “这没有什么,在下已记下这笔债了!”

  “老夫说这话的目的,只是告诉你明人不做暗事,至于他的死,坦白讲,是还债,老夫心中便无不安!”

  “请便!”

  “宫仇,下次见面老夫不会容情了,记牢?”

  “阁下也记住,下次见面,我两只有一个人留在世上!”

  “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疤面老者一幌而没,快捷得有如鬼魅。

  宫仇这才回身向怔立一旁的万凤真道:“真妹,你伤得如何?”

  万凤真慰然一笑道:“仇哥哥,轻伤,不打紧,你恐怕……”

  宫仇立即道:“现在好多了,轻穴无损!”

  “吃下这个!”

  “什么?血豆蔻!”

  “嗯!虽非稀世灵丹,也算武林至品!”

  宫仇接过来纳入口中,然后俯身探视这神秘的黝黑少年,触身冰凉,不由黯然道:“死了!”

  万凤真秀眉一蹩,道:“死了?”

  “不错!”

  “他到底是谁?”

  “他这一死,只怕永远成谜了!”

  “他怎会假冒……”

  “我也无法判断!”

  说着,把自己与“武林一老”搏斗,大意受重伤,等等经过说了一遍。

  万凤真低头想了一阵道:“论当时情况,他是为了救你,可是你与他连一面之识都没有,他这样做若非受人之命,便是另有目的!”

  “可是……那想象中的人是否就是这黑少年本人呢?”

  “是他!”

  “何以见得?”

  “他替你换上的黑衫,与他的身材一样,显见是他从身上脱下来的!”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宫仇陡地一震,只见那黑少年眼帘微动,鼻息丝丝可闻,死人复活,这确实是件不可思议的怪事,急忙伸手去探他的胸口,一摸之下,惊呼一声,如中蛇蝎般的直跳起来。

  神色大变。

  万凤真也吃了一惊,急声道:“怎么回事?”

  “他……”

  “他怎么样?”

  “是个女的!”

  “女的?”

  万凤真秀眉一挑,伸手摸去,激动地道:“不错,是女的,但她活了!”

  就在此刻

  那女子的双眼,竟然睁了开来,先是一料茫然,既而眼神慢慢聚合,目光竟停留在宫仇的面上,久久,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宫仇弄得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好,因为对方是个女的。

  万凤真却抢先开了口,道,“姐姐,你到底是谁?”

  这算解了宫仇的窘。

  那女子的目光,微微向万凤真一瞥,然后仍停留在宫仇的面上。

  宫仇忍不住开口道,“姑娘,你是谁?”

  那女子双眼一闭,挤出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宫仇更加迷茫奠释了,他自问了十几遍:“她是谁?”但,记忆中,根本找不出这皮肤漆黑的少女影像,甚至连相似的也没有。

  万凤真轻轻一触宫仇,悄声道:“她是谁?”

  宫仇苦笑一声,双手一摊,道:“问她!”

  “可是她好象认识你?”

  “我也觉得十分不解!”

  “先想办法救她再说!”

  万凤真又取出了一粒“血豆蔻”,塞入那女子的口中。然后伸掌……

  宫仇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真妹,你做什么?”

  “助她一臂之力!”

  “你忘了你的伤?”

  “已经不碍事了,在你与那老头缠夹之时,我已乘机疗伤服药。”

  “还是让我来!”

  万凤真摔脱了宫仇的手,运自把掌心贴上那女子的“天突”大穴……

  盏菜工夫之后,那女子面色趋于红润,呼吸调匀,万凤真适时收手,已是香汗淋漓,粉腮煞白了。

  宫仇爱怜地瞥了她一眼,却没有开口说话。

  那女子这时开了口,但声音是微弱的。

  “万家妹妹,谢谢你!”

  万凤真一愕,她怎知自己姓万?随即道:“姐姐是……”

  那女子凄然一笑,闭上了眼,皮肤的颜色,开始在变……

  变淡!

  变黄!

  转白!

  宫仇骇然惊呼道:“这是‘先天大化易色’之术,她莫非是……”

  说到这里,倏然顿住。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肤白胜雪,如花似玉的少女。

  她,正是“黑白双尸”的女儿陈小芬。

  宫仇俊面布满了惊愕骇异之色,但掩不住欣喜之情,颤声道:“陈姑娘,是你!”

  陈小芬精神似乎振作了些,声音也稍微变大,嫣然一笑道:“想不到吧?”

  “真的想不到!”

  “还……还允许我叫你仇哥吗?”

  宫仇自与诸葛瑛发生了那场恩怨情仇的纠葛之后,心理上起了极大的转变,他要报仇,但他不能负义,他决定仇了怨消之日,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全“武道”恩怨分明之义,是以对于儿女之情,已经淡漠了,无可,亦无不可,当下一颔首道:“随你的意思吧!”

  陈小芬笑了,那笑是甜蜜的,但却带着几分凄凉的情味。

  陈小芬的母亲“白尸”,对宫仇有输功赠笈之德,所以他对她在道义上有一种无可脱卸的责任,这责任感的产生,是基于报恩的心里,至于陈小芬的一片痴情,他倒没有认为是感情上的负荷,因为他并没有接受这份柔情的打算。

  “芬妹,你认识那疤面老者吗?”

  “不认识!”

  “你能从死里复活,可算是一大奇迹……”

  “这不是奇迹!”

  “那是什么?”

  “我根本没有死!”

  “可是你刚才的情况……”

  “我自闭经久……”

  “武林失传的‘龟息’之法?”

  “不错!”

  “那你的伤……”

  “极重,正如那疤面老者所说!”

  “什么,你……”

  陈小芬凄惋地一笑道:“仇哥,我真高兴还能和你说话,在我的生命之火熄灭之前。”

  宫仇心头大震道:“什么意思?”

  “我不会活过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

  “是的,最长!”

  “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

  “我五腑离位,生机已绝,现在我能开口说话,多亏了万姑娘的‘血豆蔻’,和那一点输入的真元……噫,万姑娘她……”

  “怎么样?”

  “走了!”

  “走了?”

  宫仇一跃而起,目光瞥扫之下,果然不见万凤真的踪影,他想不透地为什么突然悄悄地走了?他呆在当场,手足无措。

  这时,在数十丈外的林中,万凤真象是受了极大委曲似的倚在一株树身之上,频频试着泪水,宫仇与陈小芬之间的称呼和热络情状,深深地刺伤了她的芳心,她认为地纯真的感情受到了侮辱,她心目中唯一的偶像竟然另有爱人?

  一个最聪明的人,主男女感情上有时表现得最笨拙,万凤真就是这样。

  她一气之下,悄然离开,但,她又希望宫仇能追上来给他有所解释,毕竟宫仇是她处女芳心中唯一的主宰,也是世间唯一所爱的人,除了她父亲之外。

  陈小芬激动地道:“仇哥,我不行了,别管我,去找她,别使她伤心!”

  宫仇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不!”

  “为什么?”

  “目前救你要紧,找她有的是机会!”

  “不能为了一个即将辞世的人而影响了你们之间的爱!”

  “你认为我这样自私?”

  “不,是我的意思!”

  “不,我必须想办法救你!”

  “不中用了!”

  “我要尽力?”

  “神仙也难为力了,我不单是受了掌伤,还中了……”

  “中了什么?”

  “慢性剧毒!”

  宫仇大惊失色,转身回到陈小芬身前。

  那边,万凤真怀着一颗破碎的心,跺跺脚真的走了。绝望,痛苦,使她的脚步象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显得有些飘浮不稳,她感到这世界变了,不再象她想象中那般美好,眼里所看到的,是一片灰白……

  宫仇在刹那之间,心回百转,他想,就让她这样走了也好,反正这爱是没有结果的,为了要报诸葛瑛两次活命之恩,痴爱之情,他除了一死之外,别无他途可走,大丈夫恩怨分明,亲仇不共戴天,他决不能放弃向诸葛瑛的父亲索仇,这确实一种残酷的安排,让这份爱永伴自己长眠吧!

  思念虽是如此,但他的心是痛苦的。

  陈小芬从头畔拣起那张面具,又从颈上摘下那取自宫仇身上的玉锁,道:“仇哥,还给你!”

  宫仇黯然接了过来,关切地道:“芬妹,什么剧毒?”

  陈小芬眼睛一亮,激情地道:“我已报了亲仇!”

  “哦!恭喜你……”

  “我三闯生死庄,终于搏杀了‘黑心国手’那老毒物,你给我的三颗‘辟毒丹’也正好用完,我割下‘黑心国手”的头,到‘张仙祠’祭奠先父母,岂知这老毒物遍身皆毒,在‘辟毒丹’的效力消失之后,我仍然被人头上的毒所伤,初时没有感觉,仅只胸隔之间稍有不适,我不以为意,及至数日之后,经脉不畅,我感到不妙了,曾化了极长的时间迫毒,但那毒并非普通之毒,既无法迫出,也无法使之聚于一点……”

  “以后呢?

  “我曾访了几位疗毒圣手,均告束手无策!”

  宫仇心里感到一窒。

  陈小芬略一喘息,又道:“于是,我对生命已感到绝望,那天,你力拚‘武林一老’,我也在场旁观,之后,你被‘血指追魂’所伤,我跟了下去,你昏倒林中,我一念好奇,揭开你的面具,才知道‘丑剑客’竟然是你的化身……”

  陈小芬声音逐渐微弱,目光也黯淡下去。

  宫仇心中大急,额上渗出了汗珠。

  陈小芬顿了片刻,又道:“我正打算为你疗伤,‘金剑盟’的高手追踪而来,我知道你在盟中的地位,如无破绽露限,你必获救,所以我取了你的行头,化身‘丑剑客’,转移了他们的目标,以后……”

  声音渐至不可闻。

  宫仇伸手按上她的“脉根穴”,从指尖逼出真元,缓缓注入……

  陈小芬精神又振,接着道:“我想知道你的下落,所以在附近探查,恰巧碰上丐帮这挡事,知道你不便现身,所以替你出面,一番剧斗,使毒力加速发作……”

  宫仇眼圈一红,颤声道:“芬妹,我万分歉疚,是我害了……”

  “不!那毒迟早要发作的,早发作,早结束痛苦,听我说,你与万姑娘离开之后,我又暗中跟上,发现那疤面老者追踪‘丑剑客’,我想,以我将死之身,为你做件有意义的事岂不更好,于是……”

  “哦,芬妹!”

  “听我讲,于是我现了身,岂知在两个照面之后,毒伤大发,真气涣散……经过的情形就是这样,我重伤之后,龟息假死,目的是使疤而老者不再施杀手,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她已无法再说下去,粉腮已现青紫之色,眼皮下垂……

  宫仇全身簌簌而抖,指力再加二成,急声唤道:“芬妹!芬妹!”

  陈小芬闭上的眼,再度睁开,声如蚊纳般地道:“因为……我想在死前能向你说一句话,我……爱……你!”

  说完,眼帘重新闭上,喉间涌起了一阵痰声。

  宫仇收回了手,木然望着这即将消失的生命,泪水滚滚而落。

  他只觉脑海里空荡荡的,任何意念都已不复在。

  耳畔,仍响着那断肠的声音道:“……我……爱……你!”

  就在此刻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小子,她也许死不了!”

  宫仇陡地一惊,从极度悲哀中清醒过来,举目一望,身前八尺之处,站着一个须发虬结,身高不及三尺,加七八岁小孩似的奇矮怪老头,双目炯炯,凝视着他。

  陈小芬喉头“国嘟!”一响,螓首偏向一边,死了。

  宫仇肝胆俱裂,大叫一声:“芬妹!”

  眼前一黑,身形幌了两幌,几乎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