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等你爱我 > 正文 > 第五章(8)
第五章(8)



更新日期:2021-11-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8

  丁乙的孕吐不厉害,又放了暑假,不用上班,每天想起就起,想睡就睡,自由自在。爸妈也放了暑假,经常过来为她做好吃的,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她家有两个卧室,她和"宝伢子"住那间大卧室,小卧室以前准备用来做书房,但她和"宝伢子"在家都不做什么学问,也没多少书,那间房一直处于半闲置状态。现在爸妈经常过来,天气太热,乘车跑来跑去不方便,就把小卧室收拾出来给爸妈住。

  "宝伢子"这段时间忙上了,白天上班,晚上做实验,周末出去走穴,每天都搞得人困马乏,一上床就睡着了,一睡就睡到大天亮。

  怀孕的头几个月,她见《孕期保健手册》上说,前三个月做爱可能引起流产,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她还专门把这段念给"宝伢子"听过,怕他轻举妄动。

  他说他知道,也的确没轻举妄动。

  过了前三个月,她旁敲侧击地提醒了他一下,但他好像没听明白,还跟前三个月一样,一点不碰她。她有点担心,怕他像人家说的那样,嫌弃怀孕的妻子身材走样,跑到外面去打野食。

  她劝他说:"周末别去走穴了吧,就在家里陪我。"

  "你不是有人陪么?"

  "我爸妈?你是不是觉得我爸妈过来次数太多了?"

  他连忙声明:"不是,不是。"

  "如果不是,你干吗一到周末就躲出去?"

  "哪里是躲出去?我是去挣钱,你马上不是要生孩子了吗。"

  "生孩子要什么钱?我们单位全报销。"

  "还要养他呢?"

  她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现在养个孩子多贵啊,不多赚点钱,怎么能让孩子吃好穿好上好学校?她夸奖说:"你想得还挺远的呢。"

  他自吹自擂:"我连他娶媳妇的事都想到了。"

  她觉得他的表情挺诚挚的,应该不是撒谎,的确是为了赚钱。

  但她还是不放心,有次她打听到C县那边有小车来接他过去主刀,便跟着跑去了,结果发现一点也不好玩,他整天都在手术室,她自己到外面去逛,C县城太小,比A市差远了,她逛了一下就没了兴趣,后来就再也不跟他去走穴了。

  周末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她就查他的夜岗,一连几个晚上打电话到实验室去,每次都是他接电话,问他实验室还有谁,他总说只有他一个人。

  她不相信,提议说:"我晚上到你实验室去玩吧,一个人在家,怪无聊的。"

  他不同意:"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你在家多休息吧。"

  见他不让去,她越发疑神疑鬼了,有天晚上,装作散步的样子,就散到他实验室去了,发现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在忙活。

  她先声夺人:"我在家待着怪闷的,就出来散散步,散呀散的,就散到这里来了。我想反正到了这楼下了,干脆上来歇歇脚。"

  他似乎很高兴她的到来:"你来得正好,帮我翻译资料吧。"

  "但是我不懂你那些专业术语。"

  "我教你。"

  于是她帮他翻译资料,不懂的专业术语就问他,慢慢也摸出道道来,就那些词,用法也简单,记住词义就行了。

  她原本是去实验室侦查他的,并不是真的想替他翻译资料,所以去了两次就打了退堂鼓:"你还是把资料带回来,让我在家里翻译吧,我坐那里怪难受的。"

  他马上照办,把资料拿回家来让她翻译。

  她怀孕之后,就慵懒得很,不想动脑筋,也不想久坐,歪在床上翻译了几个字,就觉得累了,于是自我放假,躺下看电视看杂志。奇怪得很,她看这些东西,倒是一看半天也不觉得累,她担心地想,要是这孩子学习上是个懒虫就糟糕了。

  有一两个白天,她也逛到他科里去查岗,结果也没发现任何异常行为,还被那些小护士狠狠羡慕了一番。

  小王说:"看不出来呢,满大夫这个人还这么受教,婚一结,就把钱袋子上缴给你了。早知道是这样,我们这些近水楼台一早把他拿下了。"

  这话说得她又得意又恼火,得意的是"宝伢子"最终是被她拿下了,恼火的是小王那个口气仿佛在说"如果我愿意要他,哪轮得到你",这也太小瞧人了吧?

  她不想跟小王吵架,所以只能装傻,对小王的话不置可否。

  但小李听出来了,反驳小王说:"其实我倒不在乎他把钱拿来养父母,那个是我们做子女的天经地义该做的,但他像个冤大头似的,不管什么人问他要都给,就太过分了。"

  小王抢白说:"人家现在还在做冤大头吗?自从找了我们丁姑娘,人家就再没搞那些乡下人来住院了。"

  小李不服气:"这个你放心,只是暂时的,先把小丁骗到手再说。不信咱们走着瞧,他还会搞人来住院的。"

  她也不是百分之百反对"宝伢子"帮那些老乡,于是打圆场说:"该帮的,还是可以帮的。"

  小王对小李说:"听见没?这就是诀窍,对付满大夫这样的人,就要这样打一粑,摸一粑。像你那样全都是打,人家自然不会喜欢。"

  两个小护士忙着内讧去了,她也趁机告辞,心情大好,不管那几个小护士怎么说,她们曾经打过"宝伢子"的主意是不可否认的,但都因为功利心太强,怕吃亏,因此没得手。现在看见她嫁了"宝伢子"并没吃亏,还把他收服了,她们就开始后悔了。

  她越想越高兴,迈着情场胜利者的步伐回到了家。

  怀孕五个月的时候,他对她说:"明天去做个B超吧,我已经跟B超室的胡医生说好了。"

  "现在就做B超?上次去孕检的时候,周医生说现在还早,做B超可能因为胎儿较小、一些组织看不清而白做。"

  "不会白做的。"

  "你干吗叫我去做B超?你是不是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嗯。"

  "知道了怎么样?"

  "放心些。"

  "放什么心?放心是儿子?"

  他高兴极了:"你也感觉是儿子?"

  "我没这么感觉。"

  他立即紧张起来:"你感觉不是儿子?"

  "我的感觉起什么作用?怀的是什么就是什么,不会因我的感觉而改变的。"

  "还是去做B超吧。"

  "如果查出来是女儿,你想怎么样?"

  他脸色都变了:"怎么会是女儿?查出来肯定是儿子。"

  "既然你这么肯定是儿子,那还查什么呢?"

  他支吾说:"我都跟人家说好了。"

  "又不是我叫你去说的。你以后少自作主张,你不经我同意联系的检查,我不会去的,到时你别怪我不配合。"

  最后她犟赢了,没去做B超。

  后来,公公婆婆亲自到A市看她来了,据说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二次到A市,第一次是"宝伢子"参加工作后,把爹妈接到A市来开眼界。哪知道两个老人都不服A市的水土,一来就上吐下泻,浑身皮肤发痒,吃不得,睡不得,只好匆匆离开A市。据说一踏进满家岭的地界,两个老人的病症就全都消失了。

  这次两个老人是冒着生命危险二进A市,打的旗号当然是来看她的。但直觉告诉她,两个老人是来看未来孙子的,或者说,是来鉴别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男是女的。

  她婆婆一看见她,就欢呼说:"肯定是男仔!"

  他喜笑颜开,把老妈的话翻译给她听。

  她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肚子是尖的。"

  她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知道婆婆说的"尖"是什么意思,因为在她看来,肚子不像圆锥,更像西瓜。

  婆婆又转到她身后看了一番,更肯定了:"肯定是男仔!"

  这次她不用翻译就听懂了,又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后腰是空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腰,不明白什么叫"空"的,以为他翻译错了,核实了一遍,他还是这么翻译:"我妈就是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想大概是说她腰那里的弧线还在,没变成平板一块吧。

  公公婆婆高兴归高兴,但仍然不服A市的水土,当晚就开始拉肚子,到了半夜情况加重,上吐下泻,两人川流不息地往洗手间跑。"宝伢子"只好到医院拿了止泻药和葡萄糖盐水回来给两个老人挂上,才算缓解了症状,但不能吃任何东西,一吃就拉肚子。

  两个老人在A市待了两天,就输了两天液,什么也没吃成,什么也没玩成,但仍然很开心,因为隔着肚皮看到了未来的孙子。

  这下她可背上沉重的思想负担了,两个老人这么想孙子,如果到时候生出来的是孙女,岂不要把两个老人郁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