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等你爱我 > 正文 > 第五章(1)
第五章(1)



更新日期:2021-10-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五章

  1

  跟"宝伢子"处得越久,丁乙越觉得自己是捡了个宝。"宝伢子"就像一块璞玉,未经雕琢,但天生玉质,她可以随心所欲地雕琢他,想把他雕琢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但不管是什么样子,他的"玉"质不变。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好打扮,随便买件什么衣服,往他身上一穿,就很出色,带出去总能俊压群草,引来女士们嫉妒的目光。

  她不知道是自己身材长得不标准,还是中国的女装工业不够发达,总是找不到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以前参加同学聚会什么的,她大多是一个人前往,刚开始还有几个陪伴的,后来单身的女同学越来越少,她就不怎么爱参加这类聚会了,觉得没意思,压力很大。

  现在不同了,只要有同学聚会,她就很感兴趣,首先就问"能不能带男朋友",能带就去,不能带就想法推脱了不去。然后她就把"宝伢子"精心打扮一番,挎着他的胳膊去参加同学聚会,对人介绍说这是她的男朋友,外科医生。参加聚会的女同胞们那艳羡的目光,就像一个个无形的熨斗,把她心里的沟沟坎坎都熨得平平整整,让她十分得意。

  不过这种得意没持续多久,就被人泼了冷水。有个同学对她说:"喂,你知不知道彭红她们在说你?"

  彭红是她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大学不同校,但关系一直很好,很谈得来。她好奇地问:"怎么说?"

  "她们说你男朋友这么帅,怎么会看上你?肯定是因为你家有海外关系,他想出国,在利用你呢。等他利用完了,肯定会甩了你。他条件这么好,要找个比你漂亮的,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话让她非常心烦,倒不是她也认为"宝伢子"是在利用她,而是因为她最要好的朋友都认为她配不上他,这太让她伤心了。

  于是从此之后,她再也不愿意带他去参加同学聚会了,也不敢给他买好衣服穿了,怕越打扮他,两人之间的距离越大,然后被别人抢跑了。

  她不知道他对她的长相有什么看法,便旁敲侧击拷问他:"你觉得那个彭红长得怎么样?"

  他摸不着头脑:"哪个彭红?"

  "就是上次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个穿格子大衣的女孩。"

  他大吃一惊:"还有人穿鸽子大衣啊?"

  "格子大衣怎么啦?"

  "那得杀多少只鸽子啊?"

  她呵呵笑起来,知道彭红根本没入他的眼,遂换个方法拷问:"你以前的同学当中,谁最漂亮?"

  他冥思苦想,最后沮丧地说:"想不起来了。"

  "想得起来的人当中呢?不管是不是同学,只要是认识的都算。"

  他又是一阵冥思苦想,然后像讨论入党申请一样,广泛征求群众意见:"你觉得小王可以不?"

  "呵呵,你问我干啥?我在问你呢!"

  他没把握地说:"如果你觉得小王不行,那就小李吧。"

  "你在选干部啊?"

  他皱起眉头:"如果是选干部的话,那小李就不行了,她政治学习老是打瞌睡。"

  她笑昏了,拷问不下去了。

  有次她直接问他:"为什么我每次问你认识的人里谁最漂亮,你总是不知道说一声'你最漂亮'呢?是不是你觉得我长得不漂亮?"

  他很委屈:"你问的是我认识的人。"

  "我不是你认识的人?"

  他被问哑了,好一会儿才辩解说:"我以为认识的人就是仅仅认识的人,我跟你都已经那样了,怎么能算认识的人呢?"

  "好,那我再问你,你认识的人,还有你的女朋友,所有的女人,谁最漂亮?"

  "你最漂亮!"

  她不带他参加她这边的聚会了,但她又开始去他实验室玩,是他叫她去的,他好像等不到周末了,打电话央求她:"你今天来我实验室玩吧。"

  "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

  他没听出她是在用他以前说过的话讽刺他,诱惑说:"我让你玩我的仪器好不好?"

  她对他的仪器不感兴趣,但他的邀请令她很开心,她很干脆地答应了:"好,我下午过来,我们一起吃晚饭。"

  他也很开心,许诺说:"我买肉给你吃。"

  晚饭的时候,他们俩一起到医院食堂去打饭,天气有点冷,所以他们决定不端回寝室,就在食堂的饭厅里吃。她怕他买些肥肉给她吃,专门要了一个碗,一点饭菜票,准备亲自打饭。

  一路上,碰到不少熟人,只要有人问起,他就骄傲地回答说:"这是我女朋友,A大英语系的研究生。"

  听者无不惊叹:

  "啊?A大的呀?还是英语系的研究生?你哥们什么时候这么能耐了?"

  "骗人的吧?"

  "是人家的女朋友吧?"

  "小满走运了,做梦捡金子了。"

  他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路嘿嘿嘿地笑着,嘴都合不拢。

  她也很开心,毕竟人家没说"小满你怎么找这么个女朋友?"虽然她知道人家是在变相恭维他,而且太夸张了,但好听的假话也是好听的,也不可能百分之百都是假话。

  他们在食堂排队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护士,已经买了饭,端着碗从窗口挤出来,看见他俩就走上来,但不拿正眼瞧他,当他透明,只跟她攀谈:"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丁姑娘吧?"

  她觉得这"丁姑娘"特难听,特老土,但不好意思发作,只好礼貌地问:"请问您哪位呀?"

  "他没对你说过?我是小李,他科里的护士。"

  "哦,说起过。"

  "他说我什么?是不是说我喜欢他?"

  她有点尴尬,支吾说:"没……"

  又一个小护士走了过来:"这是我们满大夫的宝伢子吧?"

  她没想到她们连"宝伢子"这个称呼都知道,尴尬地说:"我叫丁乙,您哪位?"

  "小王。他没对你说过?"

  她哼哼哈哈没正面回答。

  小李向她投诉:"你们家小满才好玩呢,硬说我们跟他说话就是喜欢他,搞得我们都不敢跟他说话了。"

  她解释说:"不怪他,是我那天跟他开玩笑来着,他当真了。"

  "哦,原来是从你这里来的呀?我说呢,我们跟他都说了几年的话了,啥事没有,怎么会突然一下就想出这么一个罪名来。"

  两个小护士边吃饭边跟着她的队伍走,一直走到窗口,还不肯离开,站那里帮她支招,告诉她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基本是替她制定了晚餐的菜谱。她稀里糊涂地按照她们说的打了,三个人又一起往食堂的饭厅那边走,边走边聊,最后还在同一张桌子边坐下了。

  "宝伢子"早就等不及了,饭一打到手就开动了,等走到桌子边,碗里的饭菜已消灭了不少。他正要在她们那张桌子边坐下,两个小护士说:"一边去,一边去,我们跟丁姐说话,关你什么事?"

  他只好到另一张桌子边去坐。

  等他走了,小李体己地说:"丁姐,我们都是A市人,所以我没拿你当外人。说实话,满大夫对我们说他找了个A市的女朋友,爹妈还是A大的老师,我们都不相信。他在医院里除了业务还可以,其他方面都很糟糕,一根筋,大家都把他当笑料。"

  这话说得她心里很不爽,一口饭梗在喉咙里很难受。

  小王说:"一根筋还好说一点,就是他那个家庭,太怕人了。独生子,两个老的都没工作,没医疗保险,老了病了怎么办?肯定靠你们,那还不把你们拖死?"

  小李说:"两个老人嘛,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父母,摊上了,赡养也是应该的。但是他那些老乡呢?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弄来这里看病住院,给我们护理人员添了麻烦不说,他自己得赔进去多少钱啊!"

  这个她还没体会,因为自从他们建立恋爱关系以来,她还没听说他弄了谁到医院来看病住院。她问:"他最近没弄人来看病住院吧?"

  "怎么没有?前天还有个老乡来找过他,不过是门诊,没住院。"

  小王惊讶地说:"他这些事都不告诉你的?"

  "他的老乡,干吗要告诉我?"

  "你们都到这份上了,还分什么他的你的?他应该把什么事都告诉你,这种不诚实的人,怎么信得过?"

  她不知道"到这份上"是到哪份上了,可能"宝伢子"把他们上床的事也对人讲了。这个人真是一根筋!

  小李说:"老乡是他的,但钱是你们两个人的啊!他凭什么用你们的钱去他的老乡面前做好人?"

  她不想说两人还没把钱放一块,因为那在A市人眼里是很丢脸的事,只好转弯抹角地说:"我现在还在读书……"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你在读书,没挣钱,他花的是他自己的钱。但你是他的女朋友,他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以后结婚生孩子,不都指着他这些钱吗?他这么乱花钱,你也不管管?"

  听那个口气,真像是"宝伢子"在花小李小王的钱一样。她很想叫她们别管闲事,但她知道那样一说准得吵起来,便息事宁人地说:"谢谢你们提醒我,我会跟他谈的。"

  "抓紧谈,谈晚了,他把钱都整光了,该你倒霉。"

  临分手,小王还对着"宝伢子"撇了一下嘴:"就这德性,还怕我们看上了他!倒贴钱我都不会要!我们A市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谁会找个农村人做男朋友?"

  小王说话这么激烈,反而使她起了疑心,如果是医护关系,似乎用不着这么气愤愤吧?是不是本来心里是有那个意思的,被"宝伢子"不讲情面地回绝,心生怨恨了?还是本来跟"宝伢子"有暧昧,现在故意在她面前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