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等你爱我 > 正文 > 第二章(1)
第二章(1)



更新日期:2021-10-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二章

  1

  从那以后,她就热切盼望着'五一'的到来,而且早就在父母面前撒好了谎,说'五一'要到一个同班同学家里去玩。父母知道她是个好孩子,对她很放心,没问是哪个同学。

  离'五一'还有一个星期,满大夫打来电话:"我们说好的那事,没变卦吧?"

  她逗他:"哪事?我们说好了哪事?"

  他马上着急了:"你不是答应'五一'的时候跟我回家吗?"

  "我答应了吗?"

  "你没答应?那可能是我理解错了。糟糕,就剩这么几天了,一下到哪里去找人?"

  她不好意思再逗他:"别着急,我是答应了你的。"

  "你这个人……"

  "逗逗你嘛,你怎么这么经不起逗?"

  "我这个人听实话。"

  "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三十号早晨六点。"

  "早上六点?这么早?"

  "要坐一天的车呢。"

  "好,那就六点。我们在哪里会师?"

  "长途车站。"

  她有点不快,这人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早上六点的车,五点就往车站赶?五点天还没亮呢,让一个女孩子摸黑走夜路?亏他想得出来!

  她撒娇说:"我要你来接我。"

  "上你家接?"

  "上我家不行。这样吧,我那天不回家,就待在学校,你到我寝室来接我吧。"

  "行。你把寝室号码告诉我。"

  三十号早晨,她起了个绝早,收拾了一下,就提着自己的旅行袋下楼去等他。

  五点整,他来了,没穿白大褂,穿着一件旧运动服,有点短,越发显得他腿长。他一见到她,就接过她手里的旅行袋,背在身上,说了声"不早了,快走吧",就率先往校外走。

  她一路小跑跟在后面,边跑边问:"你没骑车?"

  他没回答。

  她知道这话没问好,现在是去坐长途汽车,他怎么会骑车?骑了车待会放哪里?

  但她很不喜欢这种对话方式,就算我的问题提得不好,你也可以简单地回答一个"没骑车"嘛,怎么可以一声不吭呢?我现在是在帮你的忙,是替你装门面,你还这么不领情。把我搞烦了,我不去了,让你去哭天!

  她虽然在心里咕咕哝哝,但脚下并没减慢,还是一路小跑跟在他后面。幸好她今天先知先觉,穿的是一双轻便的旅游鞋,如果像平时那样穿一双高跟鞋,她肯定撂挑子不干了。

  到了校门那里,她以为他会叫个的士,但他没有,而是带她去坐公车。

  等一路咣当到长途汽车站,离开车只有十分钟了。他们慌忙检票进站,挤上车,车上已经是水泄不通,过道里都是人。他们两个人奋力挤了一通,才来到自己的座位跟前,又跟两个抢座位的男人吵了一通,才光复了国土。

  由于来得晚,头顶上的行李架都放满了,座位下面也塞得满满的,他们的旅行袋没处放,只好抱在手里。

  她被挤在座位的最里面,靠着窗,他在她旁边,他的另一边还坐着一个人,再加上走道上的人,挤成了一锅沙丁鱼。

  她没想到条件这么恶劣,但已经上来了,后悔也没用,只好咬牙对付。

  汽车咣当咣当地上路了,刚开始还行,过了个把小时,路就变得不那么平整了,汽车颠簸起来,车上的人东倒西歪,不时有行李从头上掉下来,十分惊险。

  虽然一路颠簸得厉害,但她看着旁边坐着的他,心情还是不错的,想想,前不久还在揣摩他长什么样,还希望能看见他口罩下面的颜面,现在一下子就挤在一起乘车了,待会还要住在他家里,说不定会跟他住一间房,睡一张床。

  她想到这些,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好像是武松他姐上山去打老虎一样。

  下午一点左右,他们到了B县城,在那里吃了点东西,上了趟厕所,换乘手扶拖拉机,继续前行。总共坐了六个人,一边三个,不像汽车里那么挤了,但那座位就是一块光板子,路又不平,颠上颠下的,真像要把屁股"墩"成两半一样。

  她问:"有没有什么可以垫一下?光板子,太硌人了。"

  他咕噜一句:"女的还觉得硌人?"

  "女的就不觉得硌人了?"

  "你们屁股那么多肉。"

  她哭笑不得,想不出什么话来回敬他,还好,他说归说,还是脱下了自己的运动衣,给她拿去当坐垫。

  一直颠到下午四点多钟,他们终于下了车,开始步行了,他仍然背着所有的包包,她空手跟在后面,充满希望地问:"到了吧?"

  "快了。"他介绍说,"这是满家沟,我家在前面,满家岭。"

  她问:"满家沟,满家岭,是不是这里的人都姓满?"

  "嗯。都姓满。但是满家沟的人跟我们不是同宗的。"

  "你叫满什么?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呢。"

  "我叫满文方。"

  她一听就咯咯笑起来:"满文芳?你怎么起个女孩子的名字?"

  他好像有点不高兴:"这怎么是女孩子的名字呢?我是方向的方,又不是芬芳的芳。"

  "但是你不写出来,谁知道你是哪个芳?"

  "我是个男的,你想也应该想到不是芬芳的芳嘛,还用写出来?"

  她觉得他是真的生气了,不敢再说这个话题,心里有点不高兴,这个人才怪呢,他当初说我的名字奇怪的时候,怎么一点也不忌讳?现在我不过是拿他的名字开了一下玩笑,他就这么不高兴,这也太"州官"了吧?

  走了大约半个钟头,他站住了,从一个旅行袋里掏出一件西服往身上穿,解释说:"刚才坐车不方便,我没穿西服,现在快到我家了,要把西服换上。"

  她不解:"到你家还需要换衣服?"

  "岭上的人嘛,以为城里人都是穿西服的,不穿西服他们瞧不起。"

  "但是我没带西服。"

  "没关系,你是女的,又是正宗城里人,你穿什么他们都瞧得起你。我就不行了,不穿西服他们以为我被医院开除了。"

  她觉得很好笑,但也积极地帮他打扮,穿了西服,还打上领带,但脚下的鞋没换,还是旅游鞋。她问:"要不要换双皮鞋,跟西服搭配?"

  "不用,穿皮鞋不好爬山,这里的人不懂搭配。"

  他身上大包小包背着,把西服领都扯歪了,她笑得合不拢嘴。

  一进满家岭的地盘,他们就成了明星,土产狗仔队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似乎个个都认识他,惊喜地喊:"岭上的方伢子回来了!"

  他一点也不怯场,也不躲避,就在狗仔队的注目礼中,背着大包小包,带着她昂然前行,身后跟着长长的一队人马。

  她好奇地问:"你每次回来都这样吗?"

  "嗯,不过这次人最多,因为有你。"

  "你女朋友没跟你一起回来过?"

  "有。"

  "她来的时候人不多吗?"

  "没这么多。"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这附近的人。"

  "难道这些人看得出来我不是这附近的人?"

  "当然看得出来,你走路姿势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你是城里人,平时不用爬山,走路膝盖是硬的,脚在地上拖。"

  "真的?"她注意观察自己走路的姿势,没觉得自己膝盖是硬的,也没觉得自己脚在地上拖。她也注意观察他走路的姿势,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满大夫发现她在研究自己走路的姿势,他解释说:"我也在城里待了好些年,走路姿势变了很多。你看后面那些人走路。"

  她转过身,去看身后那群人的走路姿势,没看出什么不同,但她觉得山里人的身材倒真是好,都是瘦瘦的,腿很长。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