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等你爱我 > 正文 > 第一章(4)
第一章(4)



更新日期:2021-10-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4

  淑女一言,驷马难追。丁乙说了"喜欢热闹",就真的喜欢热闹了。

  首先是那家人的三个女儿,虽然穿得比较破烂,手脸也有点脏,但仔细看看,长得还是挺可爱的。最大的可能六七岁,最小的也许三四岁,中间那个五六岁的样子。

  大概是被满大夫教训过,那家的父母现在都比较注意管束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吵闹,父母总是以更响亮的声音呵斥她们。很可能管束的理由都是用她做恶人,说些"别吵着人家那位阿姨"、"再吵了阿姨休息,满大夫把你们赶出去"之类的狠话,所以那几个小女孩总是怯生生地偷看她。

  丁乙想跟几个小女孩搞好关系,就给她们饼干和水果吃,开始她们都不敢接受,后来见父母同意了,几个小孩子才敢接过去吃。

  她看到那些自己吃腻了的东西,被几个小孩子当宝贝一样吃得那么香甜,喉头就起了一种哽咽,真希望这世界上不要有穷人。

  后来她总是让父母多带些吃的东西来,给那几个小女孩。可惜她不太懂那家人说的话,交流不太方便。

  她妈妈跟那家的女主人攀谈过几次,勉强听明白那女人也是阑尾炎开刀,跟她同一天动的手术,他们住在城市的另一头,因为认识满大夫,所以上这家医院来看病,但家属来回跑很麻烦,就一直待在医院。

  大概是那家人把她的慈善行为汇报给满大夫了,他查房之后,特意代表那家人感谢丁乙:"几个孩子吃了你很多东西,他们让我谢谢你。"

  丁乙谦虚地说:"都是人家来看我的时候送的,放这里我也吃不完的。"

  他对此没发表评论,写了床头的本本,就离开了病房。

  晚上的时候,他到病房来,把那一家大小除病床上的女人之外都带走了。

  那个晚上病房挺安静,她睡得很好。

  第二天查房的时候,他问她:"昨天不吵吧?"

  "不吵。你把他们带哪里去了?"

  "我寝室。"

  "那你睡哪里?"

  "值班室。"

  "谢谢你!"

  他眉毛一扬,似乎在问:"你谢我干什么?"

  她感觉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或许他并不是为了她休息好才带走那家人,而只是照顾老乡们的睡眠而已。为了掩饰,她装作不经意地问:"他们不是A市人?"

  他没回答。

  她怕他不想谈这件事,不好再问,但他主动解释说:"乡下的,超生了,躲出来的。"

  "他们在A市有工作吗?"她问完就觉得自己很傻,这不明摆着的事吗?乡下躲出来的,怎么会有工作呢?如果有工作,还叫"躲出来的"?

  还好,他没怪她傻,解释说:"女的给人擦皮鞋。"

  她心一酸:"那他们住院有公费医疗?"一问完又觉得自己很傻,这不又是明摆着的事吗?

  还好,他依然没怪她傻,解释说:"没有。很麻烦的。"

  他没具体说究竟是什么麻烦,她猜是住院费的问题,很可能是由他来想办法,要么自己掏钱把这事包圆,要么就利用手中的职权,免掉那女人的住院费,或者包一部分,免一部分。

  她由衷地说:"他们认识你,真是太幸运了。"

  他没回答。

  她发现他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如果是他愿意回答的问题,他会简单回答一下。如果是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他连礼节性应付都没一个,直接就不吭声了。

  那个女人在她之前出院,估计是因为钱的问题。她挺同情那家人,把自己所有的水果点心什么的都送给了他们。那家人走了好一会儿了,她的情绪还很低落。

  妈妈安慰她:"天下穷人太多了,你难受没用的。"

  "他们干吗要超生呢?搞得无家可归,在外面流浪,几个孩子多可怜啊!"

  "还不都是为了生个儿子。"

  "儿子就那么重要吗?你和爸爸没儿子,不是也过得挺好的吗?"

  "有些人有封建思想,觉得女儿出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生的孩子不跟自家姓,断了香火。"

  "那就让孩子跟自家姓,不就行了?"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你想让孩子跟你姓,丈夫同意不同意呢?"

  她豪气地说:"不同意,就不要他了!"

  "说是这么说,真遇到这种事了,哪能这么干脆利落?如果你很爱他,你会因为孩子跟谁姓的事跟他闹翻?"

  她还是想不明白:"他把孩子跟谁姓看这么重,我怎么会爱他?"

  "有可能是你先爱上他,后来才发现他那么在意孩子跟谁姓呢?"

  "那我一开始就问清楚。"

  妈妈笑起来:"你怎么问?你一开始就问他'将来我们的孩子跟谁姓'?"

  她也觉得那样挺唐突的。

  妈妈说:"这些事,你嘴巴硬没用的,等你遇到了,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了。不过我希望你一辈子也别遇到这种事,还是找个没有重男轻女思想的人,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你们生我的时候,是不是希望我是个儿子?"

  "想是那么想,有了你姐姐,再生一个,当然想生个儿子,儿女双全嘛。但是生出来不是儿子,也照样很高兴。"

  "那你们生姐姐的时候呢?有没有希望她是个儿子?"

  "没有。第一个嘛,生男生女都行。"

  "那你们怎么给姐姐起个名字叫'丁一'呢?那不是男孩子的名字吗?"

  "'丁一'怎么就是男孩子的名字呢?是'第一个孩子'的意思。你爸爸爱标新立异,人家给女儿起名都是花呀朵呀,他说不好,要起就起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刚好那时党中央老是开会,一开会广播里就报那些政治局委员的名字,先是按姓氏笔画排列,总是姓'丁'的打头,但姓丁的不止一个啊,就按名字的笔画排列。你爸开玩笑说给你姐起个名字叫'一',以后进了政治局可以排在前面。"

  她撒娇说:"你们偏心,给姐起了个第一的一,给我起了个甲乙丙丁的乙。我这个'乙'不就是'第二'的意思吗?"

  "给你起名'乙'也只是因为笔画少,你爸爸说汉字里面,一划的字就这么两个,你和你姐一人一个,根本没有'甲乙丙丁'那个'乙'的意思。"

  "当然有啊,不然我怎么总是赶不上我姐姐?"

  妈妈安慰说:"怎么赶不上呢?你们不都读了大学吗?你姐姐就是出了个国,但这不是时间问题吗?你迟早也要出国的。"

  "不光是出国,她找男朋友也那么顺利。"

  "你也会有男朋友的。"妈妈小声说,"那个满大夫,我问过了,还没结婚。"

  她脸上有点挂不住:"你干什么呀?又在向人推销我?"

  "哪里是向别人推销你?妈妈怎么会那么傻?我的女儿这么出色,还需要我推销?我就是随便问了一下他的情况。"

  "难道他这么老了还没女朋友?"

  "他哪里老?听说还不到三十。"

  "还不到三十?我以为他四十好几了呢。"

  "他看上去有那么老吗?"

  "他总戴着个口罩,看不清。"

  "真的呢,我就没看见过他不戴口罩的样子,不会是脸上有残疾吧?"

  妈妈这样一说,她越发想看看满大夫口罩遮着的部分了。但是很可惜,一直到出院,她都没见过满大夫的庐山真面目,他到病房来总是披挂得严严实实的,戴着口罩,戴着白帽子,穿着白大褂,搞得她起了疑心,是不是真跟妈妈猜的那样,满大夫是秃头加歪嘴?不然怎么老是戴着帽子和口罩呢?

  遗憾的是,还没等到她来得及看清满大夫的庐山真面目,她已经准备出院了。

  她磨蹭着,舍不得走,但好几辆的士迎了上来,仿佛都知道她那天出院,全都等在那里。

  妈妈叫住一辆,谈了价,扶她上车。

  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医院,然后捂住右下腹,钻进了的士。

  回到家,又休息了两天,她才回学校去上课,但心里总放不下医院和满大夫。

  有那么几次,她很想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去找他,就说要谢谢他。但她知道这个借口很拙劣,哪怕真的只是为了谢谢他,看上去也不像。

  但她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消失在他的脑海里,她想做点什么,让他记住她,想起她,可她实在想不出能做点什么。后来,她安慰自己说,如果有缘分,他应该会来找她,既然他没来找她,说明她在他心目中什么都不是,她又何必把他当回事呢?

  但他总像一个未竟的事业一样挂在那里,使她不能安安心心交男朋友。她觉得这主要是因为没看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身世,所以留下了一个悬念,让她放不下心。如果看见了他的脸,发现他真的长着一张歪嘴,或许她就彻底放下他了。又或者,他有个女朋友,甚至结了婚,那她也可以放下他了。

  问题就是她对他一无所知,这就让她比较恼火了。

  而最恼火的是,她没留给他任何悬念,他看见了她的里里外外,还知道她没男朋友,还是没有主动联系她,所以他肯定一点也不牵挂她,早就把她当作他诊治过的千百个病人一样,彻底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