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迷恋2 > 正文 > 第六十九节
第六十九节



更新日期:2021-10-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是想死啊还是活腻了……“

    整整六分钟了…还是尖利的视线向着我…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的细高个儿……

    ‘你是想死啊还是活腻了……’

    ‘你是想死啊……还是…’

    我想活……

    ……成宪医院外公共电话亭前.

    …我想活…-_-从来没有这样热切地渴望过-_-…

    …我六岁时去世的曾祖母…如果您现在正躲在云缝儿里的话…请一定帮帮我啊…

    …虽然我往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手背上吐了唾沫,可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也罪不至死啊…以前奶奶的祭祀我偷吃贡果是我错了-_-…

    所以您现在一定不要袖手旁观啊…请您救救我吧…

    “哎呀……嘁你没听到我说话吗…闭着眼睛在干吗…你往别人手上吐完唾沫就睡吗…嘁你睡了吗…?……”

    …吵死了…这个嘁嘁的家伙-_-…(?誄每句话都夹个嘁字)

    我不是在祈祷嘛……啊-_-…奶…

    “该死,臭丫头!”

    “…-_-……奶……奶奶……什么…??.”(?誄被吓傻了)

    “奶…-_-.奶奶…什么.???…-_-^…(?誄正学着我的表情)…你今天是第一次见我对吗…是你往第一次见的人手背上吐唾沫…你说该怎么办.??”

    ……是让我道歉吗.

    让我道歉的话…好啊…!!有这个呢.!!!!!!!!!!!!

    “啊…!!!!!这儿!!!!!算是道歉了!!!!!…虽然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真的=_=^那…再见了!!”

    我…我从一直拎着的袋子里,掏出500元的蜜瓜口味冰棒,放到细高个儿手里…用最快的速度擦了擦他的手背…

    然后…刚要转身,

    “…喂…你把人心情弄那么糟…冰棒算什么……该死……还不是七百块一支的……”

    什么…该死…我可警告你了,那个蜜瓜冰棒就是预示着你的肋骨要喀嚓喀嚓呢…-.,-……嘻嘻…

    “…嗬…居然还笑…?笑?…虽然不知你是哪儿来的家伙…反正你是挂上号了…受打吧…”

    说着,刚才还只是瞪着我的细高个儿,活动了几下手腕,然后举起了拳头…

    …呃…!!!-.,-…!!!马上举起胳膊作X形状的我赶紧喊道…

    “别!!!!!!!!别打我!!!!!!打我的话你就会接着用婴儿尿布的!!!!!!!!!!!”

    …瞬间…犹豫了一下的…细高个儿…

    ……-_-……嘻嘻……嘻嘻…嘻嘻…

    …?^?……老鼠洞…哪儿有老鼠洞啊…

    “说什么…有病吗你…???”

    没有…没有…你不要说得这么诚恳好不好…细高个儿…?^?…

    ……就在这时……

    “柯廉啊…~~.帮我戴上这个…柯廉啊…~~~”

    大声叫喊着登场的…直让人联想到仿真娃娃的…-.,-.一个瘦瘦的女孩儿。

    和爷爷一样穿着绿豆色的病号服…向这边的细高个儿跑过来…

    …呃…??……怎么头晕啊.

    她越来越近…我越来越晕…

    …怎么回事…-0-…

    “柯廉啊!!!!!!!!!!!!!你在哪儿!!!!>_<!?帮我带上这个吧!”

    拽着细高个儿的胳膊…把手里头花儿递给他的女孩儿。

    …还以为会多漂亮呢…

    近处一看…虽然皮肤很白…可长相很普通嘛…

    …长长的头发一直到腰呢…-.,-…

    ……啊呀……这可是曾祖母赐予我的大好机会…-.,-…

    就是现在了…快闪吧…

    向着爷爷的病房…不要回头看后面跑吧…

    …一…二……二点五…

    ……三.冲啊!!!!!!!!冲啊!!!!!!!!!!!!!!

    呼哧呼哧…-.,-……!!!!!!!!!!!!

    “…嗯??…那个……跑的……是谁啊…柯廉啊…??…”

    “…不认识…不正常的唾沫妞儿.”

    “呵呵…^o^…她…真的长得很善良啊…是吧……?…”

    四○六号。

    ……咣…!!!!!!!!!!!!!!!.

    “爷爷!!!!!!!!!呼呼……-.,-……爷…爷…”

    “啊呀…晗晴啊…门都被你摔碎了…怎么了??”

    “有个…有个…!!尖细的…!!!!和我岁数差不多的家伙…问我想死吗…!!唾沫…公共电话前边……唾沫=.,=…!!”

    “唾沫…???”

    “……唾沫…唾沫…长条糕…-_-…”(译注:韩文中“唾沫”与“长条糕”中的“长条”发音相同)

    “嗯…?你想吃糕点吗……??”

    “……是…-_-”

    ……那天晚上…爷爷托护士姐姐从附近商店买回了年糕,我一边啊呜啊呜的嚼着…-.,-…一边把额头顶到睡着的爷爷的手上…

    “……玄晗晴……起来…”

    嗯……??…谁啊…是谁…

    这么随便抓我肩膀……

    谁…煜麟…????……池煜麟……??!!!!?!?!

    “…玄晗晴……我让你起来…我不说第二遍…”

    …???…=_+^这独一无二的语气。

    这僵硬的表情…池煜麟…你到底…怎么来这儿的…??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玄晗晴…现在我抱你了…”

    …嗯…??!…突然…紧紧地把我勒到自己怀里的池煜麟…

    我来不及问什么…用力抱着我的煜麟……

    “…放开你就死定了…”

    什么…??什么意思…??…

    “…因为你是玄晗晴……放开我你就死定了……”

    池煜麟……你怎么来的……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回答啊……我在问你呢……

    为什么…你为什么穿着病号服来了…

    嗖地…o_o…

    呃…呃……怎么回事…池煜麟…哪儿去了…?!?

    ……刚才……难道……我一直在做梦吗……?

    …梦……?!?!-.,-…!!该死的梦…?

    ……为什么偏做这个梦…扑通扑通…心脏不安分地跳…

    真是的…我干吗这样……

    嘁…别惦记他…那家伙现在肯定…伸开两腿正睡觉呢…

    所以…我……我…

    二十分钟后.=_=……

    我悄悄地走在漆黑的医院走廊里…

    …就好像四处觅食的土狼一样…-.,-…

    …该死的…我离开成南还有姓池的原因呢…

    现在居然因为乱七八糟的梦想给他打个问候电话…

    我疯了…的确是疯了…=_=…咯咯…

    “…那边…嗯…是人还是动物啊…??…=_=…”

    …突然…走廊那头晃着手电的警卫叔叔……看见我犹豫一下,然后走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

    …我一下红了脸…对他说借手机打一个电话-_-…

    一会儿后…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我按下姓池的手机号码…不接啊…-.,-…在睡觉吗.?

    好久好久以后…还是没接…

    白紧张了半天…干脆……挂了?……

    突然,咔哒…

    “……谁啊……”

    o_o…接…了…

    “……是谁…”

    你…先说喂的话牙上会长痤疮啊.?=_=…

    “…我问是谁…”

    “啊…我……”

    “……”

    “…啊……阿嚏…!!!!!!!!!!!!!!!!!”

    ……-.,-……

    突然打了个喷嚏,手里的手机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第二次了……因为我的喷嚏……

    …我(还有警卫叔叔=_=)一起低头看着已经关上的手机…愣愣的…张着大嘴……-_-…

    还没来得及问他有没有什么事呢…真是…

    姓池的声音…那么低沉……

    ……这时…叮咯叮咯叮咯叮咯

    四和弦的铃声回荡在黑暗的走廊里……

    “啊呀!!肯定是刚才那个小伙子!!你男朋友吧!?!?好好谈谈!!!!”

    捅了捅我的肩膀…把手电开了关关了开的叔叔…

    好天真烂漫啊…-.,-…

    …一步两步…我捡起地上发着荧光哭泣的手机…

    “……喂…”

    “……”

    “…喂…池……姓池的…??……你看了号码打回来了是吗…??看来你还是很聪明嘛…??…-_-…咯咯…”

    啊……不是这样的=_=…

    “那个……那个……你好吗,没什么事吧…”

    “你在哪儿?”

    “……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事才打电话的…我…今天吃年糕了…”

    “……你在哪儿…”

    “……本来出来想找我妈妈的…现在我在照顾爷爷…暂时不能回成南…正在考虑是不是退学进工厂呢…-_-…”

    “……你在哪儿……”

    真是…粘结剂一样执着的家伙…-_-…

    “那……你好好过吧…!!!!…挂了…”

    “不许挂……要死吗…”

    “…这点儿事儿我不会死的……”

    “…会死…我……”

    “=.,=……几天没见…你怎么变这么恶心了…”

    “你说什么-_-^”

    …-.,-……

    “反正…姓池的…我在这儿有好多事做呢…看护,没准儿连妈妈也…”

    “……不许说妈妈,妈妈的……我不要听。”

    又来了…-_-^…这孩子一听妈妈两个字就敏感。

    …暂时的沉默…

    “……玄晗晴……我数三……你来这儿吧……”

    “…不去…虽然说这话有些幼稚…反正从你把我的告示扔了那一刻起…我有点儿生气了…”

    “……所以呢…”

    “……要是你道歉就好了…^=_=^”

    “…你说的是苹果吗……?”(译注:韩文中道歉与苹果为同一词)

    “我想听的是,说我错了的时候的道歉…”

    然后……好大一会儿…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似的…-.,-……

    姓池的…出乎意料的……

    “……错了…”

    “……o_o……你应该说我错了…”

    “错我了…”

    “…不许你换字=_=…就要说我错了……”

    “……错了…我…”

    呃…=_+…要疯了…好吧…就这样吧,这个才像你……那么…

    “那么姓池的……你好好听着…现在…我……”

    “吵死了…你在哪儿…”

    “…那个…我现在挺好的…在成南因为湖静的事…我心里很乱…来到这儿…真的很舒服…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离开你后…我好像明白了很多东西.

    在池煜麟身边的时候的我…虽然会兴奋…会高兴…会快乐…

    可是……那之前却总是感觉到心痛……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总是…觉得心痛…自从池煜麟和玄晗晴约好做彼此的唯一之后……一直…都很心痛…心里总是不舒服…”

    ……我现在这是在说什么啊…天真烂漫的叔叔还在旁边呢…

    “…心里……总是…那么…”

    “……兰瞳暻。”

    ……什么……?.刚才……谁……?…

    什么…?…煜麟啊…?

    “…因为看到兰瞳暻……所以你痛苦……玄晗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