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迷恋2 > 正文 > 第五十八节
第五十八节



更新日期:2021-10-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玄晗晴……过来…这边…”

    “……绷带…你先告诉我你拿绷带要干什么…=.,=.”

    “…过来…”

    ……好吧…我不害怕…

    我相信你…池煜麟…-_-…

    就这样我…向着站在正门前的姓池的走过去……

    好久以后。

    “……这个…一定要这样缠吗……嗯????姓池的…”

    “是的…”

    “你就说一声嗯就完了嘛…说什么是的啊……真是…”

    “…闭上那个”(?誄那个好像是指的“嘴”=_=)

    …是啊……女高的正门前…

    我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_-…

    “……二十二…=_=.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干什么?”

    “…在数数啊-…-…我要数你还会在我脑袋上缠多少圈儿……”

    “…白痴…”

    已经十分钟了…

    姓池的一脸严肃的表情,

    一层一层地往我淤血的眼睛上缠着绷带…

    …在我脑袋上整整缠了二十九圈儿的时候…

    我的一只眼睛已经完全被遮住了。

    我还没来得及抽出的头发夹在绷带了里,真是欲哭无泪啊-_-…

    “…这个就好像…受伤的鬼子一样啊…姓池的…你让我出来就是想给我缠绷带是吗???”

    “嗯!”

    “……谢谢…谢谢你…?^?可是…现在是不是可以了啊…你打算缠到什么时候啊?”

    “…你眼睛上的淤血…看不到为止……”

    “哦…那现在就可以了啊…现在已经挡得我看不见了啊!!嗯!?!看不到了!真的,真的!!!”

    “……是我的眼睛看不到为止……”

    “…-.,-…这个…是我的伤口…就这样吧…”

    “能看到的话…我就想…”

    啊…什么…

    “能看到的话…我就想把于古静的叔叔…打成植物人…”

    煜麟啊…

    就算你把湖静叫做古静…

    可于湖静的哥哥…怎么可能是她叔叔呢-.,-

    你果然是池煜麟啊…

    玄晗晴的唯一…

    “…-.,-…池煜麟…以后九千零九十年…我会像现在这样一直喜欢你的…不会变的…”

    “……”

    “…虽然十年里就会物是人非…?^?…热乎乎的米饭会变馊变烂…十字街卖的热狗也会变成石头…可我不会变的…九千零九十年内…我眼里只有池煜麟一个…”

    ……姓池的缠绷带的手停了下来……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那我就活到九千零九十一岁再死……”

    “……-.,-……这话…听着可够恶心的……”

    啪…★★…

    突然…啊啊…眼前直冒金星…好痛啊…-.,-.

    不过是你的手背轻轻打了我一下而已啊…

    “…我走了…要是解开绷带你就已经死了!”

    “应该说死定了…我不解开…你别担心。”

    这家伙向尚高后门聚集的一堆蓝色校服走去……

    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脖子上有些歪了的…唐老鸭创可贴。

    …早上上学的巴士里我给他贴的。

    ……居然没揭下来……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影响形象…马上揭下来呢…

    “…煜麟啊!!!!!!再见!!今天过得开心点儿!!!唐老鸭会守护你的!!!!?^?…!!!!!!”

    之后。

    我克服着凌乱的头发和紧缠的绷带的压迫进了女高正门…

    “看看…~有多少!!!!你们脑袋里都灌粪了吗?!?!!!不知道室内拖鞋是室内穿的吗!?!?!!?”

    突然…远远地,我发现了抱着一大捧拖鞋向这边走来的教导主任,一步,两步…我开始后退。

    …啊啊…我脚上也没穿运动鞋,这双室内拖鞋还是从班长那儿借的呢…绝对不能被没收的……=_+

    …怎么办…

    …瞬间……

    灵光一现,出现在我脑海里的那个地方。

    连接着尚高操场和我们女高的那个地方。

    狗洞。呼呼呼呼……呼呼呼呼…-_-…

    “……呼哧呼哧……”

    尚高操场的角落处。

    狗洞所在的位置。

    一口气跑过去的我…暂时平整一下呼吸…

    什么时候…沾满汗水滚到地上了…

    这不正是煜麟牌的绷带嘛.-.,-…

    对不起煜麟啊…我看这个…还是叠起来放到我们家洗手间比较合适…=_+…

    这时。

    被生锈的铁桶遮住一半儿的……无声地欢迎着我的狗洞…

    危难时刻你总是和我相濡以沫啊…嘻嘻^=_=^…

    就是现在…我爬过去了……

    “…妈妈呀…那个是什么东东…”

    “…哇…还穿着女高校服呢……呵呵>_<“

    啊真够衰…

    我刚探出头…

    就看见一堆家伙聚在那儿嗡嗡嗡的……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盯着我的平面屁股嘁嘁嚓擦的…

    啊呦,啊呦…你们这些不是好笑不怀好意的家伙快走吧…

    现在…

    要是能来阵龙卷风把你们都卷走的话…

    让我和七十岁老头儿去夜总会跳舞我也心甘情愿…-_-…

    …该死…我得说点儿什么…让那帮家伙转移一下注意力…啊…对了…

    “……烟…!!!!!…抽烟会导致肝癌的…”

    “闭嘴…>_<本来今天就因为一个疯子把广播给砸了正心烦呢…”

    “没错……要是他被我们抓住的话……抓住的话…”

    抓住的话…你们也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我是很清楚啦…呵呵…

    “.喂…女高的丫头…你在那儿鬼笑什么…让人这么不爽!”

    “…啊啊?我……啊啊…我…那个…”

    …一把扔掉手里的烟,皱着脸向我走了过来。

    不会吧…事情严重了…我的眼前一阵发黑…

    然后…很快的…

    地上映出的黑色的影子。

    我微微闭着眼睛…传来了声音。

    意料之外的声音……

    “…不许碰她…大官啊…因为她是晗晴……”

    嗯…

    嗯…????…

    突然出现的…挡住皱脸家伙的这个人,谁啊…!!!!!!!?!!!是谁…0.,0……

    “……呃…这不是…瞳暻吗??…什么时候来的?…这个女生…你认识吗????…”

    “嗯…”

    …你…你…你是瞳暻吗…o_o…??…

    “…呃…没错啊…好高兴…瞳暻啊!!!!!”

    “……晗晴啊…^o^…你怎么在这儿…”

    “啊!嘁…这丫头名字叫晗晴吗???名字挺好听嘛!!该死…刚才我说话这丫头一副嘲笑的样子…~~让我心情很不爽!”

    马上…那个家伙手指着我提高嗓门…

    ……用力揪住那家伙的手指……瞳暻轻声吐出一句:

    “大官啊……找死吗…”

    “…什么…?…你说什么…?”

    “…这儿没有这丫头……谁是这丫头啊…这个是晗晴……玄晗晴……我的…”

    “……”

    “…我的朋友……”

    “…嘁…该死…生气了吗…?疯子……对不起。”

    …疯子…对不起???…皱脸的家伙…你还是满会见风转舵嘛…^-_-

    …所以…名字叫大官吗…姓宋吗…^=_+…(译注:宋大官为韩国著名歌唱演员)

    ……一会儿后…

    …我的眼前…瞳暻和(宋)大官的对话继续着…

    一边说着话…偶尔向我这边扫一眼的瞳暻。

    “……这儿…你要翻过去是吗?…晗晴啊…??”

    “……不是翻过去…是想爬过去-.,-.”

    “嗯…我看这儿翻过去更舒服点儿……大官会帮你的…”

    嗯…-.,-……(宋)大官他…???……

    “喂!!该死!!!?!?有病啊?!?!?!!…我凭什么帮啊!?!!!?!?”

    “…^o^…我可知道昨天……是谁把老师的西服烫个洞的…”

    “…兰瞳…兰瞳暻…你…你小子够阴^=_=…”

    “嗯嗯…”

    …瞳暻一脸调皮的样子。

    …怎么样…(宋)大官…你要是不愿意赔老师的西服的话…

    还是把我抱起来扔过围墙吧…-.,-……

    一会儿后。

    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没把我扔过去…旁边摆开的阵势是:

    …梯子……就是搭人梯了。

    尚高这群家伙吵吵嚷嚷着一个就一个的摞着…

    催着我快点儿上去…

    .-0-.

    “瞳暻啊……让你朋友做这个行吗?!???…”

    “…因为是朋友当然可以了……晗晴啊…快踩上来翻过去>_<”

    “…啊呀……那怎么行…只好这样了…=.,+.不好意思大家辛苦了…”

    我脱掉鞋子踩着最下面家伙的腿上…

    ……一点点…像爬山一样费劲儿地向上爬…

    马上这些家伙一个个地脑门儿都冒汗了…

    嘴里还骂着瞳暻家的各路亲戚…

    不会想中途把我推下去吧…-_-.

    …终于…

    我爬到了围墙上。

    ……瞳暻…

    ……我低头看着瞳暻。

    瞳暻抬头看着我……

    “瞳暻啊…真是太感谢了…多亏你…我才能这么轻松地过来.!!!!!!!”

    “嗯嗯…”

    “嗯……啊嚓…对了…你从湖静那儿要回得球儿了吗.??”

    “得球儿…落选了…”

    “嗯?”

    “鼻子太难看…她当不了风球儿媳妇了…落选了…-0-……今天早上起来我把它给隔壁奶奶了…奶奶鼻子下有胡子,和得球儿可般配了。”

    …是吗…?????……虽然没听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反正…是有点儿遗憾…是吧??”

    “……向下看…大官啊……”

    “……=.,=……?瞳…暻啊…??”

    “…嗯……晗晴啊…快下去……别看墙下面0^0跳下去…”

    “…嗯…好的……”

    ……手对我用力地挥着,脸上却带着一丝落寞笑容的瞳暻…砰…我跳到了女高这面…

    可惜啊…一个屁股墩儿…-.,-…就坐到了地上…

    这才发现裙子早就卷到了大腿,啊啊啊…

    怪不得……瞳暻让.(宋)大官向下看呢……怪不得,瞳暻…

    总是不敢看我的眼睛呢……

    …啊呀呀.-.,-…玄晗晴…你今天算是丢人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