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2章



更新日期:2021-10-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霍尼每天都盼着见到306病房的病人。他名叫肖恩-赖利,是个英俊的爱尔兰人,黑头发,闪闪发亮的黑眼睛。霍尼猜他40岁出头。

  霍尼查房头一次遇到他时,看着他的病情记录表说:“你是来这儿做胆囊切除手术的。”

  “我想他们是要把我的胆囊割下来。”

  霍尼笑着说:“一回事。”

  肖恩的黑眼睛正盯着她看。“他们愿意从我身上割去什么都行,除了心脏。因为它是属于你的。”

  霍尼大笑起来。“奉承讨好会让你四处占便宜吧。”

  “我希望如此,亲爱的。”

  霍尼只要有几分钟空余时间,就会过来和肖恩聊聊。他很讨喜,也很风趣。

  “有你在身边,这手术就值得做,小乖乖。”

  “你对手术不紧张,是吧?”

  “如果是你给我做,我就不,心肝。”

  “我不是外科医生,我是内科医生。”

  “内科医生是否被允许和他们的病人一起吃饭?”

  “不。有规定不行。”

  “内科医生从不破坏规矩吗?”

  “从不。”霍尼笑了。

  “我想你真美,”肖恩说。

  在这之前还从没人对霍尼这样说过。她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谢谢你。”

  “你就像基拉尼田野里新鲜的晨露。”

  “你去过爱尔兰吗?”霍尼问道。

  他大笑起来。“没有。不过我向你保证,有朝一日咱们会一道去那儿的。你瞧着吧。”

  这是荒唐的爱尔兰式的花言巧语,况且……

  那天下午霍尼去见他时又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看见你就好多了。你考虑过我们一起去吃晚饭的事了吗?”

  “没有,”霍尼说。她说的是假话。

  “我盼望着手术后能带你出去。你还没订过婚,或是结过婚,或是任何诸如此类的蠢事吧?”

  霍尼笑着说:“还没干过这种蠢事。”

  “好极了!我也没干过。谁会要我呢?”

  很多女人呢,霍尼心想。

  “如果你喜欢吃家常饭的话,碰巧我是个大厨子。”

  “我们会领教到的。”

  第二天霍尼走进肖恩的病房时,他说:“我有个小礼物给你。”他递给霍尼一张画纸,上面是一幅淡淡的理想化的霍尼头像素描。

  “我喜欢它!”霍尼说。“你是个了不起的画家!”她突然记起巫师的话:你会恋爱的,他是个画家。她看着肖恩,显得怪怪的。

  “有什么不对头吗?”

  “没有,”霍尼慢吞吞地说。“没有。”

  5分钟后,霍尼来到弗兰西丝-戈登的病房。

  “室女星又来啦!”

  霍尼说,“你还记得曾经告诉过我,说我会爱上什么人——个画家的事吗?”

  “记得。”

  “好的,我……我想我已经遇到他了。”

  弗兰西丝笑了。“你瞧?天上的星星是从来不说谎的。”

  “能不能请你给我讲讲他的事?关于咱俩的事?”

  “那边抽屉里有几张塔罗纸牌。请给我拿来好吗?”

  霍尼把牌递给她时心里想,这太荒唐可笑了!我才不信这一套呢!

  弗兰西丝把牌摊开。她不断地点头、微笑。突然她停下来,脸色变得苍白。“噢,我的上帝!”她抬眼看着霍尼。

  “出……出什么事了?”霍尼问。

  “这个画家。你说你已经遇到他了?”

  “我想是的。是的。”

  弗兰西丝-戈登的口气中充满悲哀。“可怜的男人啊。”她又抬眼看霍尼。“我很抱歉……我实在太抱歉了。”

  肖恩-赖利定在第二天上午动手术。

  上午8时15分,威廉-拉德纳大夫到了2号手术室,开始做手术准备。

  上午8时25分,一辆运送一周所需袋装血浆的卡车在恩巴卡德罗县立医院的急救中心入口处停下。司机扛着血浆袋来到位于地下室的血库。见习住院医生埃里克-福斯特当班,他正在和一位名叫安德莉亚的年轻貌美的护士分享咖啡和牛油小甜饼。

  “这些放在哪里?”司机问

  “就放在那边。”福斯特指着一个角落。

  “好的。”司机放下血袋,取出一张表格。“请你签收。”

  “好的。”福斯特在表上签了名。“谢谢。”

  “不用谢。”司机说完就离开了。

  福斯特转身问安德莉亚:“我们刚才谈到哪儿啦?”

  “你在说我有多么可爱,让你一见倾心。”

  “对。如果你不是结了婚的话,我真会狠狠追你的。”见习医生说。“你欺骗过你丈夫吗?”

  “没有。我丈夫是个拳击手。”

  “噢。你有妹妹吗?”

  “说实话,有。”

  “她和你一样漂亮吗?”

  “比我还漂亮。”

  “她叫什么名字?”

  “玛莉琳。”

  “我们干嘛不试试哪天晚上来一出双约呢?”

  他们闲聊的时候,传真机开始响起来。福斯特不闻不问。

  上午8时45分,拉德纳大夫开始给肖恩-赖利开刀。一切进展得井井有条。手术室由一组称职的人操作,像一台上过润滑油的机器运转得很正常。

  上午9时零5分,拉德纳大夫手伸到胆囊管。手术至此做得一切合乎规范。就在他开始切去胆囊时,他的手无意中滑了一下,手术刀擦伤一根动脉。鲜血开始涌出来。

  “耶稣啊!”他尽力在止血。

  麻醉师喊起来:“血压降到95,他马上要休克了!”

  拉德纳转身对循环护士说:“再多弄点血来,立刻!”

  “马上就办,大夫。”

  上午9时零6分,血库电话铃响。

  “别走,”福斯特对安德莉亚说。他走过已经停下不响的传真机,提起电话。“这里是血浆供应室。”

  “我们需要4个单位的O型血,送到2号手术室,立刻。”

  “好的。”福斯特放下话机,走到堆放刚送来的新血浆的角落里。他抓起4袋血,放在用于这类紧急抢救的金属推车的最上层。他反复核对了血袋。“O型,”他大声说。然后就打铃喊听差过来。

  “什么事?”安德莉亚问。

  福斯特看着面前的时间表。“看上去像是有个病人够拉德纳大夫受的。”

  上午9时10分,听差来到血库。“什么事?”

  “把这些血浆送到2号手术室去,他们在等。”

  他看着听差把小车推走,然后转过身来对安德莉亚说,“跟我谈谈你妹子的事。”

  “她结过婚了。”

  “噢……”

  安德莉亚笑着说:“不过她在外面乱搞。”

  “她真是这样吗?”

  “我只是开开玩笑。我得回去干活-,埃里克。谢谢你的咖啡和小甜饼。”

  “欢迎随时来。”他看着她走开,心想,什么样的大傻瓜哟!

  上午9时12分,听差在等候电梯送他上2楼。

  上午9时13分,拉德纳大夫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减小灾难的影响。“该死,血浆怎么还不到?”

  上午9时15分,听差推2号手术室的门,循环护士赶紧把门打开。

  “谢谢。”她说着把血袋拿起来。“血浆到了,大夫。”

  “开始输血。快!”

  血库里,埃里克-福斯特喝完咖啡,还在想着安德莉亚。所有的漂亮妞儿全都结婚了。

  他向办公桌走去,经过传真机。他从机器上扯下传真信。上面写着:

  689号回收警报,6月25日,红血细胞,新鲜冻血浆。单位号码CB83711,CB80007。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华盛顿州、俄勒冈州社区血库,经反复检测,艾滋病毒呈阳性血制品已送出,速回收。

  他盯着传真信看了片刻,然后走到写字台前,拿起刚送来的血浆发票,上面有他的签名。他看了一下发票号码。号码与传真警报上的号码完全一致。

  “啊,我的上帝!”他说着一把抓起电话。“赶快给我接2号手术室,快!”

  一名护士接的电话。

  “这里是血库。我刚送去4袋O型血。不要使用。我马上再另外送4袋来。”

  护士说道:“对不起,太晚了。”

  拉德纳大夫把这个消息透给了肖恩-赖利。

  “这是个过失,”拉德纳说。“一个可怕的过失。我宁愿牺牲一切来换取不发生这种事。”

  肖恩大惊失色地呆望着他。“我的上帝!我要死了。”

  “我们要6到8个星期以后才能知道你是不是对艾滋病毒呈阳性反应。即使你是阳性反应,那也不一定表明你会得艾滋病,我们会为你竭尽一切努力。”

  “你们到底还能为我做哪些你们还没做过的事呢?”肖恩尖利地说。“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霍尼听说这个消息时,一下变得六神无主。她记起弗兰西丝-戈登说过的话。可怜的男人。

  霍尼走进病房,肖恩-赖利正在睡觉。她在他的床边坐了好长时间,注视着他。

  他睁开眼睛,看见了霍尼。“我梦见自己在做梦,梦见我不会死。”

  “肖恩……”

  “你来探望一具活尸吗?”

  “请你不要这样说话。”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哭起来。

  “有人犯了错误,肖恩。”

  “上帝啊,我不要死在艾滋病上!”

  “有些艾滋病毒呈阳性反应的人永远也不会得艾滋病。爱尔兰人是幸运的。”

  “我希望我能信你的话。”

  她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你应该相信我。”

  “我不是个信上帝的人,”肖恩说,“但我相信从现在开始我得

  233祷告了。”

  “我会和你一同祈祷的,”霍尼说。

  他一脸怪样地笑着。“我猜我们得忘掉晚饭的事了,啊?”

  “哦,不。你可别想这么轻易就赖掉。我衷心期待着呢。”

  他朝她细细打量一会儿。“你说的是真心的,对吧?”

  “我绝对是真心的,信不信由你!不管发生什么。记住,你答应过要带我去爱尔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