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都市言情小说 > > 正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10-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呵,只得一张床。”

    而且是小床。

    “我有睡袋。”

    小云双手扯住他的衣襟,用力把他推到墙角,狰狞地问:“叫我睡地下?”

    “不,不,我——”

    他还能说什么,浑身酥倒,小云不放过他,拧他脸颊,捏打他手臂。

    多美,一德心想,一个愿打,另一个愿捱。

    小云一路推拉,他退后,忽然两个年轻人齐齐倒向单人床,轰一声,小床不胜虐待,四脚松脱,床塌下。

    小云忍不住大笑。

    一德呻吟:“这件事千万不能叫别人知道。”

    小云不放过,“你看,恶有恶报,你黑心,叫我睡地下,结果你也没床睡。”

    一德百口莫辩:“冤枉。”

    “记住,但凡女生不高兴,都是男人的错。”

    “是,是。”

    小云忽然降低声音,“你就是我的床垫。”

    “明白,明白。”

    小云“霍”一声把他的皮带抽出。

    一德觉得他似置身天堂一般快活。

    当然不能没有床,他俩到家具店选购。

    服务员努力推荐双人床。

    “我那只指环仍然在裤袋里。”

    小云不出声。

    结果,他们选了两张小小单人床。

    悠悠与她的大群随扈终于驾到。

    云妈把主卧室,让给亲家,他们用小云房间,悠悠睡自己卧室。

    小云发觉幼幼一改常态,并不如想象中刁蛮,她情绪平稳,对环境反应有着十分之一秒的迟钝,仿佛灵魂要利用刹那归位。

    她四周的人包括大伟却丝毫不觉这细微差异。

    幼幼胖许多,小圆脸有点臃肿,动作缓慢,那日,她坐卧室窗前,小云把姐姐双脚搁在膝上,替她按摩足踝。

    小云问:“辛苦吗?”

    幼幼答:“妈妈嘱咐:再辛苦也不能讲,免得小云对怀孕一事有阴影。”

    “呵。”

    幼幼忽然说:“真不知道如何会走到这一步。”

    她掩脸哭泣。

    “幼幼。”

    小云急急拥抱幼幼。

    “别哭,你若伤心,胎儿亦受感应。”

    幼幼饮泣。

    “你怕什么,幼儿有四祖争着照料,还有保姆佣人司机一大堆,大不了我也加入军队。”

    幼幼不出声。

    “你即要荣升母亲阶段,从此失去幼幼地位,婴儿才是新幼幼。”

    幼幼忽然掰开妹妹手掌,去看那条白色刀伤疤纹,这时,小云才知道,幼幼并没有忘记川流。

    世上没有和平分手这件事,总有外伤内伤,恒久不愈。

    两姐妹相拥而坐。

    云妈看见,取笑她俩,“现在隔了一个肚皮。”

    更衣时小云看到姐姐变形肚皮,惊骇莫名,不敢正视。

    幼幼让她感觉胎动,她也不敢伸手。

    可怕。

    傍晚,一德轻轻同云爸说:“孟先生我有话说。”

    云爸心中有数,“请讲。”

    “我想安排两家父母见面,并且,想得到你的同意,向小云求婚。”

    云妈在一旁听见,只觉双喜临门,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咧开嘴笑。

    “谢谢两位。”

    云爸嘘出一口气,“两个女儿都送出门,大功告成。”

    连一德都笑出声。

    小云进来,“说什么那么高兴?”

    “一德要向你求婚。”

    小云微笑,“我俩已经同居。”

    一德飞红了脸,连忙掏出指环。

    小云轻轻说:“待幼幼生产后才宣布,以免她误会有人抢镜头。”

    云妈点头。

    小云把指环套上,看着一德微微笑,一德喜极而泣。

    那天晚上,小云做梦。

    她看到自己的胸膛打开,不见了心脏,小云又惊又急,找来针线,先粗略把胸口缝好,然后到处找,她去到街市,见两只黄狗争夺一团红肉,急忙探视,不,不是她的心脏。

    刚喘定,忽而看到后园有人烧烤,一股血腥味。

    小云走近,那人抬头。

    “川哥。”

    川流仍然那样漂亮英伟,却冷冷不羁看牢小云,像是不认识该少女。

    他把烤炉上半焦的肉搬到碟上,切开一片,放进嘴里,半凝固血液自嘴角滴下。

    小云惊呼:我的心!

    川流又切下一片,丢给一只狗。

    小云抢过剩下的心脏,拥在怀里。

    她既惊且怒,忍无可忍,取起一把尖刀,用力插进川流的胸膛,她是那样用力,六七寸长的刀刃完全没入川流胸膛,噗的一声,鲜血喷出。

    小云退后,大声嚎叫。

    这时一德推醒她,“小云,小云。”

    他扶起她。

    只见小云一头一脑冷汗,头发都粘在额角,脸色灰白,双目无神。

    一德心痛,“小云,做什么噩梦,快醒转,”他斟热茶给她。

    小云渐渐回过气,那沓沓梦境,亦忘掉大半。

    “可怕。”

    “什么可怕?”

    “幼幼的肚子,真不能想像怀孕生育有那么恐怖,我永远不要孩子。”

    一德不禁微笑,“生育是最自然的事,连英国女皇依丽莎伯二世也生过四胎。”

    小云打了一个冷颤。

    更可怕经历接踵而来。

    小云在演讲厅,讲师说:“孟行云,本系打算组员到阿利桑那州天文台学习一周,想你愿意参加。”

    同学们笑:“小云去,我们也去,她一定带足粮草,又谙烹饪,全组得益。”

    小云说:“英格烈去过格林威治村,她足踏零度纬线,十分神气。”

    “你们填表格参加吧。”

    这时讲师接电话:“孟行云,有一位高先生在门口等你,你家有急事。”

    小云急急走离座位,碰跌椅子,差些摔跤。

    同学连忙扶住她,“小云,为何心慌意乱?”

    小云陪笑,“我姐姐就快生养。”

    “呵。”

    果然,一德在门外等她,“悠悠羊水破穿,已往医院。”

    小云深深吸口气。

    一德看着她,“别怕,有我呢。”

    这时如果不为悠悠打气,实在说不过去,小云唯有硬着头皮上。

    进入产房,只见人头涌涌,医生、看护、双方母亲,额脸已走油浑身是汗的大伟,加上产妇,把房间挤得密不通风,再添小云,像嘉年华会。

    悠悠叫妹妹:“小云,小云。”

    “这里。”

    小云走近。

    悠悠咬紧牙关,在妹妹耳边说:“倘若我有三长两短,你要替我把约书亚带大。”

    约书亚,婴儿名约书亚?

    小云魂不附体,只能点头。

    悠悠痛得五官扭曲,但她忍住不哼一声,越发叫小云心痛。

    护士这时大声说:“悠悠,来,努力,你做得到:一、二、三、深呼吸,用力推,四、五、六、七、八——”

    悠悠说:“我不行了。”

    “别气馁,一、二、三——”

    小云看到胎发渐露,恐惧得手足僵硬,忽然之间,医生捧着胎儿的头,硬生生把他扯出,小云听到一阵欢呼,两个母亲扑进近看初生儿。

    小云只看到一大片血淋淋,她头昏脑胀,独自扶着墙悄悄走近房门。

    这时大伟痛哭:“我儿,我儿。”

    小云伏在门口呕吐大作。

    一德赶近扶住。

    小云天旋地转,终于晕厥,失去知觉。

    醒来之际只有一德扶着她微笑。

    “他们呢?”

    “都拥着约书亚。”

    小云点着头,这是新悠悠,小云已升级做阿姨。

    “初生儿浑身血污,是有点可怕。”

    “呵,简直不似地球生物,他也不乐意离开子宫,凄凉号哭,呵是,悠悠好吗?”

    “很好,抱着八磅重儿子不放。”

    小云喝罢热咖啡,犹有余怖,“我回家更衣,我今日已经受够。”她双手颤抖。

    “你还未抱约书亚。”

    “我不要碰他!”

    约书亚像所有婴儿一样,遇风就长,到满月之际,已经十多磅重,肥头,大耳,别的婴儿凭外貌一时难分性别,他就喜欢皱眉,两条小小浓眉长在突出的额上,很不和善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男婴。

    平常他穿白衬衫军佬裤,浓发被蜡到一边,还不识坐,爱靠在小摇椅上瞪着食物与大人。

    他成为至尊宝。

    大伟说:“约书亚对着我一笑,我整日快乐指数便已达标。”

    最奇的是他爷爷,读报也把他抱怀里,每隔三五分钟,用鼻子擦孙儿鼻子,然后再继续严肃阅社论。

    他们要回英伦。

    “英伦大学制度妥善。”

    小云喃喃:“都是红尘痴人。”

    一德笑:“你妒忌。”

    这也是真的,这两个月来,众人对她不闻不问,她在家出现,便当她是助手之一:“拿毛巾来”,“去看奶瓶热好没有”,“抹一抹婴儿车轮子上污渍”…….

    她不出现,也乏人问津。

    小云终于得到她毕生想要的自由。

    这是她出发到阿利桑那州前夕。

    她来向家人道别。

    屋子静悄悄,不见人。

    她走进书房,发觉保母累极靠在沙发盹着,那小小婴儿则坐在摇椅内凝视窗外拂动树叶。

    小云轻轻坐到婴儿面前,一大一小互相对视。

    小云低声说:“你,就是你,造成我家混乱,我知道你真面目,你瞒不过我。”

    幼儿挥舞四肢。

    小云发觉婴儿根本是另一种生物,他们头大无颈,直接坐在肩上,肩膀又不比头颅宽太多,双手双脚又短又胖,脚板与脚背一般厚,像一只杯糕。

    眼珠,他们的眼珠却与成人一般大,雪亮,完全不合比例,像是能够阅心的样子。

    “你长大不准忤逆,我会看牢你,我叫行云,我是你阿姨。”

    她把脸趋近。

    这时,约书亚忽然嗒动小嘴,发出唧唧声音。

    小云冷笑:“你想怎样?”

    约书亚唧唧,吐出口水,喷向小云。

    小云中招,扭曲五官怪叫,约书亚呵呵笑,手舞足蹈。

    保母惊醒,忙去抱起小小人,小云居然打败仗。

    她找到佣人,吩咐说:“他们一走,把家里彻底收拾,回复原貌。”

    第二天,一德送她到飞机场,他们器材多,提前半日到。

    一德说:“那里是沙漠,天气异常干燥,容易脱水,你要当心。”

    小云回答:“沙漠其实最不寂寞,夜间才热闹,不知多少爬虫蛇类飞鸟蜥蜴活动。”

    “还有上百种飞蛾。”

    “有毛大毒蜘。”

    “记住你研究天文,不是生物。”

    “我最喜仙人掌,天然生长,可达一二十尺高。”

    “听说猫头鹰钻洞住在里头。”

    “我会拍照传给你。”

    一上飞机便觉寂寞。

    这些日子,一德与她形影不离,他亦师亦友,又是爱侣,感情已有深厚基础,过一辈子绝对不是问题,一般人都说,最好的伴侣即最好的朋友,难得的是,他们从来不想改变对方,已经十分优秀,无须完美,婚姻不是改造所。

    她什么都可以与他说,呵,只除出川流这个过去的人。

    上菜,同学们大嚼,着服务员添面包倒咖啡,小云最近胃口欠佳,瘦许多,四肢越发纤细。

    到达当地,他们入住西班牙式平房旅舍,床上有蚊帐,一早起身,发觉墙角爬满蜥蜴。

    那座天文望远镜,已是三十多年前建造,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科学日新月异,它早已褪色,只有小云才会耐心阅读档案。

    晚间,同学到附近酒馆消遣,小云一人到旷地探察,沙漠日落在天际映出七色异彩,渐渐转为一片橘红,娇艳万分,她传真给一德:“希望你在这里。”

    忽然看到一群蝙蝠飞进高耸的仙人掌树杆,她追过去拍摄。

    第二早她已知道滋味。

    小云口渴、发热、小腿上都是麻疹红斑,她知道不妥,立刻往诊所,内心忐忑。

    医生却司空见惯,不以为奇,“这叫沙漠热,你来自潮湿阴冷的温带城市,一时水土不服,又在沙地留连,感染到真菌及其他,引致敏感,不要害怕,大多数个案无须药物过几日也会好转,我且给你退烧药及外敷药膏止痒,多喝水,多休息。”

    返回天文台,看到哈普望远镜传返最新图像,显示离地球七千五百光年的嘉琳娜星云。

    “哈普去春经宇航员修理之后的影像真清澈。”

    “这些闪烁的都是新星。”

    “这张是蝶状星云,哗。”

    服药后的小云倦得眼睛睁不开,“我回旅舍休息。”

    “喂,不行,我们的功课全靠你,小云,这是什么?”

    小云凝神看图像,背书那样:“Redandbluegiants,气云,星际风暴。”

    她伏倒桌子上。

    “真可怜,独她一个感染沙漠热。”

    “扶她回去休息。”

    小云松口气,倒在床上,握着拳头,昏睡过去。

    半知半觉,梦见同学们收拾离去,她急,“不,别留下我一个人”,辛苦非常。

    这时,好像有人用吸管喂她喝蜜水,小云吸了一口又一口,满额是汗,又继续再睡。

    这次,梦见自己逃课,连缺三堂,哎呀,如何应付测验,急得走油。

    有人把冰袋镇到她额上,小云这时肯定房内有人,但不知是谁,好生感激。

    那人轻轻替她用软巾拭抹手臂及双腿,一阵凉意,小云沉睡。

    天黑,没亮灯,那人喂小云喝麦粥,她勉强吃两口,不忘说“谢谢”,这时有同学敲门,“行云,好些没有?”

    由此可知,屋内的人不是同窗。

    莫非是一德。

    小云心酸,也只得一德罢了。

    他替她小心抹嘴,又轻轻吻她手心。

    小云心中异样。

    她知道一德,这不是一德。

    那人再服侍小云吃药。

    小云握住他的大手,抚摸他五官。

    呵,一定是做梦,小云饮泣。

    她浑身乏力。

    不久医生进来,开亮一盏台灯。

    他替小云检查,“嗯,红斑及热度已退,”像是同另一个人说话,“不必担心。”

    医生拍拍小云手臂,小云比较安乐。

    医生离去之后,那人走到窗前抬头看月亮。

    明知也许只是幻觉,小云脱口而出:“川哥。”

    那肩膀,那腰身,分明属于她最最熟悉的人。

    那人轻轻转过头,“哭娃。”

    小云撑起身子,“川哥,真是你?”

    他走近坐小云床边,大手捧着她的脸,“是我。”

    她抓得他紧紧,生怕只是梦境,“川哥。”

    他把她搂进怀里。

    “你怎么找到我?”

    “我到你学校询问,他们说你随团外访,一程飞机便找到你,地球没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