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都市言情小说 > > 正文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1-10-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小云与三五七岁时没有太大分别。

    一次,她侧睡,胸脯被压在一起,轻轻随呼吸起伏,真是可爱,从此川流不再看粗糙恶劣色情影片。

    他默默悄悄注视这一朵会走路的云,她是他生命中亮光。

    他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他想得到她吗,他渴望与她热亲吗,当然,但又不止这样,他与小云有一种鸳缘。自小到大,他钟爱这个明敏的小女孩,她知道他,比任何人多。

    叫他在车房睡。是颇大的牺牲。

    自该天起,员工女友送午餐,只能在门口放下。

    有人瞪视大川背影,这样说:”神经病。”

    人客知道他在店里,半夜带美酒宵夜探访,与他谈到天亮。”“大川,你一个人过夜?”不置信,”你没有甜心?””甜心在家。””什么,她是稚女,不足龄?””我们谈别的。””大川,这种事上,你要当心。””哈哈哈。”

    小云很快到十八岁,届时,她可自主!投票,申请护照、工作、注册、结婚她是社会独立个体。

    川流温柔地想:他会与小云结婚否。

    爱一个人又与伊结婚,那是终身重担,但他渴望有一大堆像足行云的幼婴,稍不如意,不管青红皂白,动辄张嘴大哭,大颗眼泪落下脸颊那样,人生也许不那么苦涩,缓口气,又可以活下去。

    像行云的幼婴

    他记得她会走路,也要云妈抱着,胖胖小手抓紧妈妈肩膀,没有再可爱的小孩了。

    他不是众人想像中的见色心起,色,以他年龄身份外形,要多少有多少。

    他朦胧入梦。

    忽然听见哭声呜呜响,他立刻醒觉,但一时不知是什么缘故,一怔,才驚觉那是防盗铃:有人闯入!

    接着,玻璃碎声,重物坠地爆炸,火警钟也响起,自动洒水器启动。

    这些事故都在数秒内发生,川流还来不及驚嚇,已经弹起,车房内多少易燃物品!火种往往飞速蔓延,非同小可,这是所有车房的噩梦。

    川流跑到大堂,只见一扇斜口天窗已被击破,纵火者自铁杆空隙掷入摩鲁托夫汽油弹,落在机器堆,已惹起融融火头。

    川流即时找来厚厚救火毯,盖向火焰,然后取过车匙,打开车房门,把正在装配的一辆五三年标域百灵鸟驶出街上。

    他再度进入车房,发觉火势无从阻挡,已经蛇般蔓延,他再驶出过几日就要交货的六二Shelby响尾蛇跑车。

    这时,邻居已开始聚集,救火车呜呜声传来。

    整间车房瞬息化为火海,火头聚集屋顶吸取氧气,像具生命的妖魔般飞舞。

    川流不顾一切,三度奔进火场。

    有人拉住他,”不,不,你疯了!”

    川流不顾一切,挣脱跑进,旁观者顿足,”那些都是身外物!”

    消防员赶到,他们大叫:”里边有人,里边有人。”

    穿着笨重防火衣氧气樽的英雄立刻抢进。

    旁观者屏息,半响,两个消防员挾着一个人逃离火场,众人激动鼓掌。

    那人正是川流,明显炎伤,可是活命,他手里死命扯着两布袋自火灾场抢出的工具及文件。

    这时,大水喉架起,向车房灌射,车房頂轰然塌下,川流转头看他这几年心血数分钟化为灰烬,黯然无言,也不顾半边身子已烧得像焦炭,皮肉血随着衣料落下。

    不知是什么地方痛得让他大叫一声,昏厥过去。

    他一直没有醒转。

    送到医院,灼烧部医生赶来抢救,即时决定用药物导病人昏睡。

    洗净伤口,又庆幸没有想像中那么坏,不过左臂肩都得植皮。

    一个看护说:”他真幸运,十只手指无损。””那么多创伤,烧伤最痛。”

    另一个看护沉默。”你不认同?”

    那看护叹口气,”烧伤病人都很勇敢,在先进医疗设施帮助下大多可望复元,但失恋不同遭欺骗与遗弃,灵魂永远受到创伤。”

    她们不再说话。

    片刻警员进来,”这是一件纵火及企图谋杀案子。火警列为二级,五十名消防员到场灌救,恐火势蔓延,伤者如何?”

    看护回答:”他暂时无生命危险。”

    警员说:”从医院窗户都能清楚看到窜上天空数十尺黑烟。””病人几时甦醒,通知我们进行问话。””明日这个时候也许。”

    警员退出。

    基翁、凯撒与其他员工赶到车房附近,只听见蓬一声爆炸声,震耳欲聋,接着又一连串蓬蓬蓬。

    真讽刺可是,可不就叫蓬蓬蓬车房。

    他们叹息顿足挥拳,接着赶到医院,两人得到答案,与警员相同。

    基翁说:”我守这里,凯撒,你十二小时后来轮更。”

    凯撒答:”大川拼命把两架车自车房撤出,百灵鸟与响尾蛇都无恙。””他也真傻。””换了是我,我也会那么做,这是我们生计。”

    凯撒说:”我去善后,知会顾客。”

    护士问:”你们之中,谁叫基翁?”

    基翁站起。”伤者说,请基翁叫小云来一见。””他已甦醒?””他在手术前如此吩咐。”

    基翁颓然,心中喃喃咒骂:临死还念念那小精灵。

    他点点头,”我去叫她。”

    他是大川左右手,自然知道何处可以找到行云。

    他先到孟宅。

    只见是本市古典住宅区,躲在前园后园里的一间小平房,大门前丢着车子,园工正忙操作,女佣闻声出来应门:”小云在学校”,基翁心想,这一个小女生得这么些人服侍,怪不得看上去像公主般秀丽。

    基翁找到学校,鸟语花香的校园广大无际,他在校务署打探,工作人员用电脑查到:”孟行云同学在新力研究所四五一号课室,我替你把图示打印,你按图找去便行。”

    基翁一路看到踏自行车、滚轴溜冰、甚至滑板的大学生,有女生剃平头,有男生长发披肩,优游自在,都是社会精英栋梁,与他们车房仔是两个世界的人。

    基翁忽然心酸。

    川流向往这个境界?

    他好不容易找到课室,自玻璃门看进去,只见三两个学生在说笑,对牢荧幕指指点点,又用笔不知记录些什么,一个女生半身伏在桌上,露出小蛮腰,与男友调笑。

    基翁心里有气,这就是精英?

    他忽然看到小云。

    她穿旧运动衣裤。全神贯注在图表上做记录,长发梳辫子挂脑后,是日小云戴一副粗黑框近视眼镜,更显得稚气清纯。

    基翁默默凝视,他好友淘伴川流爱的就是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女生。

    他推门进去,立刻有管理员警惕,前去询问。

    小云抬头,看到基翁,放下功课,讶异上前相认。

    基翁简约地说了几句话。

    他预期小云会受惊痛哭,但是她叫他意外,她镇静地听完,立刻回位拾起背囊,向同学交代数句,与基翁赶往医院。

    基翁没想到小女生如此勇敢,不禁另眼相看。

    也许,大川爱她,并非无缘无故。

    绒线帽下的小脸端庄坚强,像是可以承担的样子。

    她轻轻问:”你见过手术后的他没有?”

    基翁眼红红摇头。

    小云疑心,他内疚,为什么?”你知道什么人纵火?”

    基翁点头。”可有证据?”

    基翁又颔首。”谁?”

    基翁答:”待大川醒转才发落。””医生怎么讲?””医生觉得头脸心脏仍存已是万幸。”

    到了医院,也只能隔着玻璃看视。

    看护说:”要替他换药了,相当残忍,不宜一些人观看。”

    基翁忽然说:”她不怕。”

    看护点点头。

    川流仍然昏迷,鼻喉插着管子,脸容无损,头发烤焦,一脸胡须渣。

    医生解开他肩背纱布,筋肉像剥了皮的兔子一般,粉红色,异常可怕,基翁别转脸。

    他听到小云低声说:”这是男女永远不能平等之处,你看,川哥受伤,大家毫不担心他以后可还嫁得出去,只希祈祷祝他早日康复,换转是女生,那有这样便宜。”

    小云竟如此达观,兼添上三分幽默,基翁受她宽阔胸襟感染,顿时觉得希望不滅。

    这朵云确有过人之处。

    基翁对她另眼相看。

    他朝她点点头。

    不一会,凯撒带着其他伙伴赶到。

    众男气急败坏聚在一堆隔着玻璃观看躺在病床的大川。

    他们全部高大英伟,穿着皮夹克,剃平头留胡须渣,乍看像煞一组电影工作人员,叫女看护们侧目。

    小云在阳光下看清楚他们,其实,连基翁与凯撒在内,全不过是大男孩,平均年龄二十二岁。

    凯撒轻声说:”车主听到消息跳起,原来他已经把车子登记拍卖。又不好意思只问车不问人,故此急得撒尿,我立刻告诉他大川拼命救出车子,他呆半响,没声价道谢,最奇是大川连电脑及他一套随手工具与若干重要合约文件也一并救出,可是伤成——唉。”

    另一伙计说:”我已物色得新址,一个亲戚愿意暂借车房予我们营运”

    凯撒说:”我已报知保险公司。”

    看护出来:”医生只予一名亲人进去见他。”

    大家看向小云。

    看护说:”请换保护袍及口罩。”

    连鞋子也得脱去换上胶布套。

    小云轻轻走近。

    大川微微睁眼,微微牵动嘴角,”嗨,哭娃。”

    小云握住他的大手。”可有哭得眼珠掉出来?”

    小云轻轻答:”头脸哭得肿如猪八戒,故此遮在口罩下。”

    他抬头看到玻璃外众手足,朝他们点头。

    各人装出各种手势安慰问候。

    川流忽然问:”仍然爱我?”

    小云不加思索,”永远”。

    她隔着口罩吻川流浮肿脸颊。

    看护连忙上前阻止,”朱丽叶,不可,只怕罗密欧受到感染。”

    她着令她离去。

    警务人员在问外等候。

    基翁忽然紧张,他着其余兄弟离开。

    警员作简单问话。

    基翁只见大川轻轻摇头,他又紧张又感激,接着,是心酸。

    稍后警员出来,一人说:”跑江湖就是这点凶险,根本不知道得罪什么人。””会不会是妒忌的行家.]”同行如敌国,朝这条线查一查。””车房外装置闭路电线眼——””兄弟,烈火融融,化为灰烬,还有什么剩余证据。””你可有见到那辆复修后的响尾蛇?哗,我的梦幻车。”

    警员离去。

    基翁垂头。

    小云都看在眼里。

    她给他一杯咖啡。”你知道是谁?”

    基翁轻轻答:”你聪明到不行,一定也知道是什么人,没想到大川如此大方,没招出名字。””你不是一直叫他与女生分手,至要紧做得漂亮?””我——””第一次有贼撬门,他没去报警,那是给她一条生路。”

    基翁低头,”她太过分,没想到他仍然眷顾她。”

    小云微笑,”基翁,这次火海逃生,大川一言不发,照顾的不是女人,是兄弟。”

    基翁猛然抬头瞪眼。”基翁,你一直喜欢素西可是,他成全你。”

    基翁电光石火间被小女生点破真情,怔住涨红面孔。

    呵,他到这时才恍然大悟。

    看护上前,”病人要休息,你们先回去。”

    走到医院大堂,小云忽觉腿软,然后,她感觉肺翼像漏气足球,提不起呼吸,一直喘息,眼前发黑,撑那么久,终于崩溃坐倒在地。

    基翁陪她坐着回气。

    稍后,他送他返家。

    小云斟啤酒给基翁。”你们的男性情谊,兄弟间默契,有时真痴缠得惊人。”

    基翁觉得小云说得真澈。”告诉我,小女孩,天文物理说些什么。”

    小云微笑,”你不会想知道。””说一说。”

    小云说:”速度最高是什么车子?””林宝基尼君达,随意快到时速二百公里,公路上似一支箭,无车能及。””那算是很快了,但在浩瀚的宇宙,光速最快,人类所知,没有比光更快的了,光每秒钟跑三十万公里,我们每朝所见第一线阳光,其实已经跑了八小时。”

    基翁讶异:”你研究光线?””不不,我所学只是天文物理科中一枚螺丝,因为宇宙大得难以想像,只能以光年估计,我们在望远镜所见,都是历史旧迹,有些行星爆炸,经过亿万年,光线才传至地球,你说,宇宙面积,是否不可思议。”

    基翁凝视小云。”基翁,人类生命短暂,不过刹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恨得那么凄厉?”

    基翁说:”我明白你想说什么。””基翁,请与该人说,大川已不想追究,他一切损失,当作赔偿她的创伤,彼此相忘,可以吗。”

    基翁由衷说:”我与她讲。””谢谢你,基翁。””小云,你那么年轻又如此通情达理,是因为时时凝望无涯星空吧。””不,”小云调皮地挺胸,”因为我天性聪明。”

    基翁哈哈大笑。

    他已经十分明白好友大川迷恋小女生的因由。

    他心服口服地告辞。

    小云沐浴休息,躺下没多久,又弹跳起床,更衣往医院,她特别打扮一下,薄施脂粉,好使伤者振作一些。

    见到大川,他正咬牙切齿咒骂呼痛,大发脾气,为难替他换药的看护。

    一见小云俏脸,他忽然噤声,双眼润湿。

    看护也看到访客,好气又好笑,斥责他:”太迟了,你那丑陋狰狞一面,她已通通见到,自此对你改观。”

    小云却微微笑,”他一早告诉我,他是一只黄鼠狼。”

    看护拿着药物离去。

    小云走近,吻川流双手。”哭娃——”他哽咽。”嘘,嘘。”她伏在他胸前。

    小云这时忽然看到川流大部分毛发被火舌捲得焦黑断落,胸前一片光秃,她掩住面孔笑得跌倒。

    川流的阴霾被她一扫而光,悻悻说:”我起得了床就揍你。”

    小云把脸在他胸上揉,川流觉得酥痒,把肉身痛苦忘却大半,他深深叹气。”去,回学校去。””我读报给你听。”

    小云打开到娱乐版:、,哈哈哈,不知关市民什么事,、、

    川流也骇笑,”不是真的。””全部白纸黑字印出。”

    看护进来替病人注射,忽见川流刹那间自悲忿到欢喜,全因一个少女,不禁叹口气,年轻真好,恋爱万岁。”我明日再来。”

    他拉着她的手,”没有疑问?”

    小云摇头。

    她一人回到家,霍然看到她的大伟哥坐在家门口等她。”大伟!幼幼可有一起?”

    大伟脸色郑重,跟小云进屋。”哭娃,我已知悉一切。””啊,大哥你拥有allseeingeye.””小云,做咖啡,加一勺拔兰地。”

    他观览左右,”大川住在这里,你俩同居?”